“访谈录”的存档

路透社:中国启动新的清理互联网行动;更多的网站被屏蔽

2019年6月15日星期六

中国官方媒体星期三说,中国已启动一项清理其互联网的行动。在这新一波当局审查行动中,有更多的外国媒体网站被屏蔽,国内社交媒体账号被封杀。

 

官方的新华社报道说,这项“整治”工作由中国国家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和市场监督总局在5月启动,将持续到今年年底。

 

它说,这次联合行动的重点是,对未备案或备案信息不准确的网站进行清理,对攻击网站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严厉打击,对违法违规网站进行处罚和公开曝光。

 

这项行动之前,有一系列网站和社交媒体账号被封杀和屏蔽。

 

几个北京没法控制的外国媒体,例如《华盛顿邮报》和《卫报》,从上周末起就没法上,加入了包括路透社在内的被屏蔽网站名单。

 

中国财经消息网站“华尔街见闻”(Wallstreetcn.com)星期一说,应当局的要求,他们将其网站和手机应用程序下架,但是没有说明他们违反了当局的哪些规定。

 

从那些发表政治敏感材料到发表财经新闻的社交媒体账号也被封。

 

去年11月,官方称他们关闭了9800个被认为提供敏感、恶俗和政治有害内容的新闻账户。

 

上海网信办星期三在一份声明中说,它和上海市场监督局约谈了百度上海分公司的负责人,批评该公司投放有恶俗内容或标题过于敏感的不道德广告。

 

声明说,当局责令该搜索引擎整改其广告业务,清理这些做法。声明引用百度代表的话说,该公司将会做出必要的改变。

 

被问到对此有何评论时,一名百度代表重复了上述声明中的说法,不愿做进一步评论。

 

最近几年,中国当局定期开展网络清查活动,关闭一些网站,社交媒体账户和手机应用程序。

 

“清理的目的不纯粹是政治性的。许多,甚至可能是多数,这些网站很可能有发送垃圾邮件、淫秽或平台已清楚地说明不想要有和不欢迎的其他内容,”澳大利亚海峡政策研究所的分析员Fergus Ryan说。

 

“问题是,在那些被合理清除的账号之中,有些是因为政治原因被清除的。”

 

由于批评电信巨头华为公司在中国受到舆论审核的科普作家方舟子说,他在星期二发现他的所有中国社交媒体账号都被封了。

 

生活在美国的方舟子说,一些读者告诉他他们看不到他的帖文了,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平台管理员不愿告诉他为什么他的账号被封。

 

“我的猜测是,从现在开始任何有影响力的自媒体账户都不会允许有,不管它们是不是政治性的,”方舟子在电子邮件中告诉路透社。

 

“自媒体”一词主要在中国社交媒体使用,指那些有原创内容但是没有正式向官方注册的独立新闻账户。

 

“中国互联网寒冬将至,”方舟子说。

 

China launches new internet cleanup campaign; more websites blocked

 

JUNE 12, 2019 / 4:52 AM

 

BEIJING (Reuters) - China has launched a campaign to clean up its internet, state media said on Wednesday, amid a fresh wave of apparent censorship by authorities that has blocked more foreign media websites and shut down domestic accounts on social media.

 

The “rectification” effort was launched in May by the 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the information technology ministry, the public security bureau and the markets regulator and will run until the end of the year, the official Xinhua news agency said.

 

The campaign will punish and expose websites for “illegal and criminal actions”, failing to “fulfill their obligation” to take safety measures or the theft of personal information, it added.

 

The campaign follows a series of shutdowns and blockages of certain websites and social media accounts.

 

Several foreign media beyond Beijing’s control, such as the Washington Post and The Guardian, have not been accessible online since last weekend, adding to a list of blocked sites that includes Reuters.

 

Online Chinese financial news publication Wallstreetcn.com said on Monday it took its website and mobile app offline at the authorities’ request, but gave no details of the rules it may have broken.

 

Social media accounts ranging from those publishing politically sensitive material to financial news have also been shut.

 

Authorities said in November they shut 9,800 accounts of news providers deemed to be posting sensational, vulgar or politically harmful content.

 

The Chinese internet regulator’s Shanghai office said in a statement on Wednesday that it and the markets regulator’s Shanghai office summoned representatives from Baidu Inc and criticized the firm for unethical advertising using vulgar content or overly sensational titles.

 

The authorities ordered the search engine operator to rectify its advertising business to eliminate such practices, according to the statement, which quoted a Baidu representative as saying the firm would make necessary changes.

 

When asked for comment, a Baidu representative referred to the remarks in the statement without commenting further.

 

In recent years, China has regularly campaigned to police its internet, shutting down websites, social media accounts and mobile apps.

 

“The cleaning drives are not purely political. Many, possibly even most, of those accounts were probably spam, porn or other types of content that the platforms have made clear are undesirable and unwelcome,” said Fergus Ryan, an analyst with the 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The problem is that in among those legitimate removals are accounts that are removed for political reasons.”

 

Shimin Fang, a popular science writer who drew public scrutiny in China for critical comments about telecommunications giant Huawei Technologies Co, said he found out on Tuesday all of his Chinese social media accounts had been taken down.

 

Fang, who lives in the United States, said he did not know what had happened until some readers told him they could no longer find his postings and that the platform operators would not tell him why his accounts were shut down.

 

“My guess is that from now on any influential self-media accounts will not be allowed to exist, no matter (if) they are political or not,” Fang told Reuters in an email.

 

The term “self-media” is mostly used on Chinese social media to describe independent news accounts that produce original content but are not officially registered with the authorities.

 

“The Chinese internet winter is coming,” Fang said.

 

Reporting by Huizhong Wu; Additional reporting by Josh Horwitz in Shanghai; Editing by Se Young Lee, Clarence Fernandez and Frances Kerry

 

 

樱花本来就是日本的

2019年4月3日星期三

这个冬季南加州雨水异乎寻常的多,春天一来,野花超级盛开,蔚为大观。我经常在网上晒我拍摄的南加州野花照片,居然也打碎了某些人的玻璃心,纷纷晒“大中华植物”要来媲美。中国当然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原产植物,但这些人晒出的却全都是从国外引进的栽培种或入侵植物:东京樱花、波斯菊(原产南美)、美洲的丝兰、巴西野牡丹、南美的蒲苇……有好几个人晒出贵州樱花种植基地的花海,那是人工种植的,而且种植的也是从日本引进的樱花。

 

我这么说有人不乐意了,翻出了百度百科,说樱花起源于喜马拉雅山东部,唐朝时候从中国传到日本,中国才是樱花的原产地,怎么能说那是日本樱花呢?据说这是日本一本叫《樱大鉴》的著作里面说的,连日本人都承认了。但《樱大鉴》虽然提到樱花起源于喜马拉雅山东部,却没有樱花在唐朝时候从中国传到日本的说法,这是某些中国人意淫出来的,仿佛日本所有的“好东西”都是唐朝时候从中国传过去的。

 

既然樱花起源于喜马拉雅山东部,能不能说日本樱花来自中国呢?不能,因为这里的“樱花”并非特指某种植物,而是蔷薇科李属樱亚属所有种的统称,多达上百种。确切地说,应该称为“樱”(樱当中人工栽培用于赏花的品种才叫樱花),所谓“樱花起源于喜马拉雅山东部”指的是野生樱的起源。按《樱大鉴》的说法,在中国、朝鲜和日本还连成一片的时候,樱从喜马拉雅山一路向东传播到了日本。那是几百万年前的事,那时候中国、日本都还没有人呢,要靠动物来传播。等日本有人类的时候,日本已经有野生樱了,而且有大约十种,其中有一种(大岛樱)是日本特有种,别的地方没有。樱花就是日本人主要用日本自己的野生樱培育出来的(有的品种可能用到了其他国家的野生樱作为材料,但不是主要的)。例如种植最多的樱花品种“染井吉野”就是用大岛樱和“江户彼岸”这两种日本原产的野生樱杂交培育出来的,其中大岛樱还是日本特有种,不可能从中国进口。樱花的栽培始于日本,今天世界各地(包括中国)种植的樱花,追根溯源都是从日本引进的。

 

日本的赏花文化(“花见”)源于奈良时代,但当时受唐朝文化影响,主要赏的是梅花。之后从平安时代开始,日本人逐渐改为赏樱花,“花见”就等于赏樱花。平安时代与唐朝有重叠,赏樱花会不会受唐朝文化的影响呢?不会,因为唐朝乃至整个中国古代,都不存在赏樱花的习俗。

 

中国很早就开始种植樱树,但中国古代种植的樱树不是樱花,而是樱桃,更确切地说,是“中国酸樱桃”,和现在从国外引进的“欧洲甜樱桃”不是一个种,和樱花更不是一个种。中国古人提到“樱”,指的都是樱桃:《说文解字》:“樱,果也。”说这是果树,而不是花树。在古籍中偶尔会提到“樱花”,指的也是樱桃的花,而不是现在说的樱花树。

 

中国古人种植樱桃的主要目的,当然是为了吃它的果实,是当果树种的。樱桃因为是果树中结果最早的,在古代地位很高,作为贡品、祭品。《史记·刘敬叔孙通列传》:“孝惠帝曾春出游离宫,叔孙生曰:‘古者有春尝果,今樱桃孰可献,愿陛下出,因取樱桃献宗庙。’上乃许之。诸果献由此兴。”皇帝也经常用樱桃赏赐百官,甚至开樱桃宴。唐朝时宴请新登科进士的宴席要摆上樱桃,所以也叫樱桃宴。

 

果树当然也可供观赏,例如种桃树、梨树除了吃它的果实,还可观赏桃花、梨花。但是在中国古人看来,樱桃树的观赏价值不在于它的花,而在于它的果实鲜红可爱。据南唐尉迟偓《中朝故事》,唐朝每年樱桃成熟时,左右神策军要设宴恭候皇帝行幸,吃喝玩乐之余,观赏樱桃果实:

 

“宫苑之间,八节游从,固多名目。每岁樱桃熟时,两军各择日排宴,祗候行幸,谓之‘行从’。盛陈歌乐,以至尽日,倡优百戏,水陆无不具陈,在处堆积樱桃,以充看玩也。”

 

唐人吟咏樱桃,着眼点都在于其果实鲜红、圆润。李世民《赋得樱桃》:“华林满芳景,洛阳遍阳春。朱颜含远日,翠色影长津。乔柯啭娇鸟,低枝映美人。昔作园中实,今来席上珍。”王维《敕赐百官樱桃》:“芙蓉阙下会千官,紫禁朱樱出上阑。”杜甫《野人送朱樱》:“西蜀樱桃也自红,野人相赠满筠笼。数回细写愁仍破,万颗匀圆讶许同。忆昨赐沾门下省,退朝擎出大明宫。金盘玉箸无消息,此日尝新任转蓬。”全都强调的是樱桃果实的“朱”、“红”。

 

白居易倒是有一首诗提到了赏樱花:“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行便当游。何必更随鞍马队,冲泥蹋雨曲江头。”(《酬韩侍郎、张博士雨后游曲江见寄》)这是对韩愈寄诗的答复。韩愈原诗《同水部张员外籍曲江春游寄白二十二舍人》:“漠漠轻阴晚自开,青天白日映楼台。曲江水满花千树,有底忙时不肯来。”

 

韩愈说,曲江有繁花千树(没说是什么树的花,应该是杏花,因为当时曲江有杏园,早春时文人去那里观赏杏花),你在忙些什么不愿一起来游玩?白居易回答,我宁愿一个人在自己家的花园看樱桃花权当游玩,也不愿冒雨游曲江凑热闹。可见这是以观赏樱桃树来表示自己特立独行,说明在当时观赏樱桃花还是一件比较独特的事。

 

在李属植物中,中国古人欣赏的是梅花的高雅、纯洁,连桃花都被认为俗气,何况樱桃花,更何况花期那么短、果实还不能吃的樱花。是日本人把赏樱花变成了一种习俗,培育出了众多樱花品种,而且赋予了欣赏短暂的绚烂的文化内涵,这种内涵是中国传统文化里不曾有的,中国古人对短暂的绚烂只会感到惋惜、觉得可怜,“昙花一现”并不是好词。今天日本之外的其他国家的樱花名胜,都与日本脱不了关系,或者是当年日本侵略者种植的(例如武汉大学校园),或者是日本出于友好赠送的(例如美国华盛顿国家广场),目的都是要传播日本文化。有那么多比樱花更好看的花可看,为什么要扎堆去看樱花,还要搞樱花基地?还不是因为受日本的影响?所以赏樱花本来就是一种“亲日”行为,有人要穿着和服去拍照,无可厚非。据报道武汉大学有规定禁止穿和服赏樱花,一方面要靠当年日本侵略者种植的樱花及其后代赚人气,一方面却不许人们在赏樱花时表现出“亲日”,这是什么样的矛盾心态?如果要“仇日”,靠意淫“日本樱花原产中国”或谎称“当年的日本樱花都绝种了”是不行的,何不把日本樱花都砍了,改种中国樱桃?

 

2019.3.28.

 

 

普通话不是“满州人的蹩脚汉语”

2019年3月6日星期三

在前面的文章中,我谈到了减少多音字是大势所趋。有人说,普通话是在清朝的时候被北京的满族人搞乱的,因为普通话是以北京话为基础的,而现在的北京话不是正宗的汉语,而是北京满族人讲的混合了满语的蹩脚汉语。这种说法近年来我们经常在网上看到,过一段时间就会出来“历史发明家”痛心疾首地述说普通话的悲惨历史,例如前不久有一篇题为《“普通话”的真相:满州人的蹩脚汉语》的文章就在网上刷屏。

 

这些“历史发明家”以为时间机器还没造出来,没人能够穿越到明朝去听听明人怎么讲话,所以就可以信口开河胡编汉语发展史。明朝没有录音机,明人怎么讲话,我们当然是不可能十分确切地知道了。但是明朝留下了大量的语言文献,通过研究这些文献,我们是可以基本搞清楚明人是怎么讲话的。关于明朝时期的北京话,很重要的一份语言文献是万历年间一个叫徐孝的北京人撰写的《司马温公等韵图经》,记录了当时北京话的语音系统。这个资料已经被古汉语学家们研究了几十年,从中可以知道,晚明时期北京人讲话和现在的北京人讲话已经非常接近,差别很小,如果当代中国人穿越到晚明,用普通话和当时的北京人交流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觉得会有点口音。那时候满人还没有入关,无所谓受满语的影响。

 

“历史发明家”们当然不知道有什么《司马温公等韵图经》这种专业资料,知道了也会不以为然的,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有理由相信北京话混合了满语。我们就来看看这些理由能不能经得起推敲。

 

他们的第一个理由是,南方方言没有翘舌音,zi、ci、si和zhi、chi、shi不分,而北方方言有翘舌音,就是因为受了满语影响。我不懂满语,满语是不是有翘舌音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虽然汉语以前没有翘舌音,但是至少在明朝万历年间,汉语就有了翘舌音了。这个证据非常强。当时耶稣会传教士罗明坚、利玛窦编过一本《葡汉词典》,以帮助入华传教士学习汉语,这本字典用罗马字母给汉字注音。利玛窦自己还留下了四篇用罗马字母注音的汉字文章。利玛窦学的可能不是北方官话,而是南方官话,例如南京话。但是从这些注音可以知道,当时的官话已经有了翘舌音,可见汉语演变出翘舌音并不是受满语影响。

 

“历史发明家”们的第二个理由是,汉语本来是有入声的,但是北京话等北方方言没有入声了,也是受满语影响。但是从《司马温公等韵图经》我们知道,晚明时北京话已经没有入声了,徐孝说有些入声字读起来如平声,所以他另外创了一个声调,就叫做“如声”,相当于现在说的阳平,而以前的入声字被徐孝分别放进别的声调了。关于北京话在明末没有入声,还有一个很强的证据。明末清初高僧道忞禅师写过一本《北游集》,记载他与顺治皇帝的对话:“上一日持一韵本示师,曰:‘此词曲家所用之韵,与沈约诗韵大不相同。’师为展阅一过。上曰:‘北京说话独遗入声韵。盖凡遇入声字眼皆翻作平上去声耳。’于是上亲以喉唇齿舌鼻之音调为平上去入之韵,与师听之。”道忞禅师见顺治皇帝,是顺治十六年的事,离清兵占领北京不过十六年,这么短的时间内是不可能让北京话发生根本改变的。人们学讲话是从小开始的,成年人的口音基本定型了。即使北京婴儿从清兵入关那天起才开始学讲没有入声的北京话,到这时候也还没成年呢,怎么可能成年人讲话都没了入声呢。顺治在学汉语音韵时发现北京话和古人用的诗韵不同,没有了入声韵,把这当成奇事讲给广东人道忞禅师听,可见北京话早就没有入声了,才会让学汉语的顺治觉得奇怪。

 

“历史发明家”们的第三个理由是,北京话有很多儿化,也被认为是受满语影响。其实汉语北方方言的儿化现象最迟在元朝就已经出现了。元杂剧、散曲里有大量的儿化,我随便举个例子:

 

“想人生最苦离别,三个字细细分开,凄凄凉凉无了无歇。别字儿半晌痴呆,离字儿一时拆散,苦字儿两下里堆叠。他那里鞍儿马儿身子儿劣怯,我这里眉儿眼儿脸脑儿乜斜。侧着头叫一声行者,阁着泪说一句听者,得官时先报期程,丢丢抹抹远远的迎接。”(刘庭信《折桂令·忆别》)

 

短短一段一下子出现了九处儿化。有人可能会说,有“儿”字不一定就是像现在的北京人那样读r音啊。“儿”的古代发音的确不读er,但是在元朝时北方官话已经把“儿”读r了,这也是有很强证据的。在《元史》里,用汉字音译外语人名、地名,里面多处出现的“儿”对应的就是外语里的r音,例如国名“马八儿”对应Maabar,地名“起儿漫”对应Kerman,族名“畏吾儿”对应Uighur。《元史》是明初根据元朝文献编写的,可知在元朝时“儿”读r了,儿化音的读法和现在是一样的。

 

总之,“历史发明家”们用于攻击普通话的理由是没有一条站得住脚的。普通话的发音是汉语自身演变的结果,与外语无关。当然,我们不能指望“历史发明家”会因此改变看法,因为他们要的是符合自己“反清复明”政治意图的“发明”,并不是真的尊重“历史”。

 

2019.2.22.

 

做转基因科普是有风险的

2018年12月16日星期日

(在第六届新语丝科学精神奖颁奖会上的发言,根据录音整理)

 

见到大家感到很亲切。我现在大部分时间在国外,所以网上就经常看到有人说:你敢不敢回国?你不敢回国,回国就会被抓起来。在微信上时不时可以看到有人传“国家彻查方舟子”。前几天还有人转给我一篇,题目就叫《方舟子完了》。但是,我每年还是至少要回来一次,就为了我们这个新语丝的颁奖。现在回来了,可以证明回来还是不会被抓起来的。但是请大家还是等过一段时间再发我回来的消息,这不是怕国安和公安来抓我,而是担心人身安全的威胁。特别是像崔永元的那些粉丝,现在特别的狂热;而且崔永元已经对我下了追杀令,说“方舟子必须得死”,说我手上“至少有100条人命”,所以必须死。所以,我就要提防一下那些特别狂热的崔卫兵,崔卫兵知道我回来以后,说不定就要对我怎么样。

 

接下来介绍一下新语丝科学精神奖的情况,可能有一些人还不太了解。

 

新语丝网站是我在1994年创建的,历史可能比在场有的人年纪都大。那是我还在留学的时候创办的网站,主要是作为留学生交流用的。当时以文学为主,发表的主要都是文学、历史方面的文章;也做一些科普,但在那个时候科普还不是主要的。一直等到六年以后,到2000年的时候——我当时主要时间在美国——通过互联网可以及时了解到国内的信息。没有互联网的时候,是很难知道国内的情况的。当时了解国内情况就是通过一份报纸——人民日报海外版,上面看到的都是好消息,看不到什么负面的新闻。但是,等国内有了互联网以后就不一样了,才发现国内造假的那么多,伪科学那么猖獗。所以,我们才慢慢地把新语丝网站从一个文学网站变成了一个揭露伪科学、揭露学术造假、做科普的网站,这是从2000年开始转型的。后来,文学方面反而变成了比较次要的东西,只是每个月还出一期文学月刊,每年还办一次网络文学奖,已经办了十几届了。后来改成隔年一次:一届网络文学奖,一届网络科普奖。

 

办了十几年奖后,到了2013年,瑞士有一家学术期刊的出版公司来找我,说希望能够赞助新语丝搞另外一个奖。网络文学奖和网络科普奖都是奖励作品的,他们想赞助一个奖来奖励个人,每年奖一个人,奖给什么样的人由新语丝来决定。我说那就奖一个在科普方面做得比较好的,他们愿意每年出1万美元作为奖金赞助新语丝。

 

2013年就颁发了第一届新语丝科学精神奖。第一届的得主是大家很熟悉的何祚庥院士,表彰他长期以来在揭露伪科学、反对特异功能方面做出的贡献。

 

第二届奖给北大的饶毅教授,是因为那个时候他在科普转基因。当时是2014年,崔永元已经闹得很凶了,而科学界敢于站出来直接反击崔永元的不多,饶毅是其中一个,所以我们就把这个奖颁给饶毅了。不料颁奖后引起了一些麻烦:崔永元的粉丝太多了,开始攻击这个奖,去抹黑瑞士那家学术出版公司和它的出版人。其实很多都是谣言。但各种各样的谣言一出来,那家公司就有点顶不住了。2015年第三届的时候,他们就不想再赞助了。这时就有另外的人把这个赞助给接过去了,但是提了一个条件,就是不要透露他是谁。我觉得很可悲,本来是奖励具有科学精神的人的,但是却要冒风险。所以我一直说在中国做科普是有风险的,不仅有人身攻击的风险,还有人身威胁的风险,甚至有生命的风险。所以从第三届开始就换了另外一个赞助人,但是他要求保密,我们就不说赞助者是谁了。

 

第三届发给了黄大昉老师,也是表彰他科普转基因的。那段时间刚好是崔永元传播转基因的谣言、反转基因最凶的。

 

第四届给了纪小龙大夫。他今天刚好到外地去了,不然他也会来。大家也比较熟悉他,主要是奖励他在批评中医、做医学科普方面的贡献。

 

再接下去就是去年的获奖者申振钰老师。她跟何祚庥先生一样,主要是在揭露伪科学、揭露特异功能方面做出了贡献。

 

这一届我们决定奖给王大元先生。王老师以前也是做科研的。他是中国水稻研究所生物工程系的第一任系主任。他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已经在做植物的生物工程了,可以说是我国农业界、生物技术界的老前辈。那时候还没有转基因呢,还在细胞水平上弄来弄去的,他就已经在研究怎么样通过生物工程的方法改良水稻。当时他还从洛克菲勒基金会拿了一笔钱,每年20万美元,这在八十年代初的时候是很大一笔钱。他是中国第一个会找国外要一大笔科研经费的人,这很难的。他跟我说过当时怎么去要钱:他当时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看到了菲律宾国际水稻研究所找洛克菲勒基金会要钱的资金申请报告,就复印下来,拿到国内来改一改就去向洛克菲勒基金会申请了。当时国内的人都不知道怎么申请,格式都不知道的。王老师后来转行去搞药物研发,就不再做农业育种、生物工程这一块了。本来是研究植物的,后来变成研究人了,研究新药了。

 

我们这个奖不是奖励他在科学方面的贡献,奖的是科普方面、帮助公众理解科学方面的贡献。王老师退休以后,最近这几年主要的就是在做转基因方面的科普。转基因方面的科普我也做了很多,写了很多文章,但是跟王老师比起来,篇数可能还不如王老师。我查了一下,光是在基因农业网上面,他就发表过80多篇转基因方面的文章。我的文章总数可能比王老师要多,但是因为我涉及的面非常广,转基因方面的文章没有王老师多。他在转基因科普的工作量、花的精力可能比我还大。

 

回头来看,新语丝奖到现在总共六届,第二届奖给饶毅是关于转基因方面的,第三届奖给黄老师也是因为做转基因方面的科普,现在给王老师也是因为他在做转基因方面的科普。所以我们现在颁发了六届,有一半是发给转基因科普。我们这个奖还会一直往下颁发。我想,以后还是很有可能再颁发给转基因科普做得比较好的,也许比较年轻一点的。因为在目前,科普转基因是中国科普工作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科普可以有很多很多的领域,但是在现在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转基因的科普,这在中国目前来说尤其显得迫切,而且是一个长期的任务。在其他的国家很难见到转基因像在中国这样被妖魔化得这么厉害,而且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改变的。转基因的问题本来是一个科学技术的问题,在中国却变成了一个社会问题,甚至变成了一个政治问题。牵涉到社会的问题、政治的问题,那就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改变的。如果只是单纯的科学问题、技术问题,那么科技界说了算;但涉及到社会问题、政治问题,那就不是科技界说了算的。科学家们说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可以吃,但是政府部门不让你上市,不让你吃,那就没办法了。

 

这是一个长期的工作,而且还会越来越严峻。崔永元最近因为跟冯小刚、范冰冰掐架,涉及到明星的偷税漏税问题。这本来就像碰瓷的碰上了一个醉驾的,随便抓一个明星都有可能挖出偷税漏税来,却一下子成了崔永元的功劳了,变得形象特别高大。跟前几年相比,他的粉丝就增加了很多,他一下子成了什么“中国的良心”、“民族英雄”、“中国的脊梁”。形象变得高大以后,他继续把矛头对准转基因。他其实针对娱乐圈也就那么一段短时间,就捅了一下,可能自己觉得也许牵扯到的利益太多,所以马上又回头,主要还是在骂转基因、骂我。这个时候,因为他已经获得了一定的道德光环,站在了道德的高度,信他的人多了很多,他又时不时地做出很悲壮的样子。前几天我看到他发了一条,说现在是“最后的斗争”,转基因主粮明年就要批了,所以要做最后的斗争,把他的粉丝都煽动起来。其实我觉得它有点耸人听闻了。我不相信转基因主粮——他主要指张启发的转基因水稻——有可能在短期内会批的,这个不太可能的。按照农业部制定的“三步走”,转基因主粮是最后一步,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崔永元故意说这种话,把粉丝的情绪调动起来。如果真正到了最后的斗争阶段倒是好办了,因为如果真正发生了最后的斗争,胜利肯定是属于我们的。但是我没有那么乐观,现在本没有到最后斗争的阶段。而且,做科普工作也不存在一个最后斗争的阶段。这不是两军对垒跟打仗一样,哪方打赢了这件事就一了百了的,没有那么简单的事。

 

做科普是一个长期的工作,是要逐渐地改变人们的看法,要扭转舆论的。现在转基因已经被妖魔化得特别厉害了,要把这个扭转过来是很难的,而且是要把各界人士的看法都给扭转过来:官员、记者、各界名人,这些人很难改变。人只要有了一定的名气,有了一定的地位,他的思维方式基本上是固定的,他的看法也基本上是固定的。你想去转变他,他还觉得很丢面子,一般是不会转的。所以需要一代人的时间。等这批人过去了,没有权力和影响力了,换一代人上来也许就好了。所以我们做了很多工作,实际上是在为下一代人干活,替他们铺路。既然这是一个长期的工作,那么就需要有一个长期的思想准备,就需要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刚才王老师跟我说,他这一代已经过去了,要指望下一代了。我说,那我们颁发的这个奖就相当于终身成就奖了。其实,我觉得像王老师他们这一代人还没过去,只是退休了。退休了以后,更有时间做科普。退休就有这些好处:第一,时间多了;第二,你做科普,别人就很难说你是个既得利益者。如果你还在做科研,特别是搞农业研究,搞生物技术研究,就说你是因为自己办了什么公司,想来推广转基因、想要赚钱。王老师你根本就没有公司,对吧?所以你做转基因的科普,崔永元还不好骂你是为了推广转基因赚钱。当然,他只能造谣,可能说你拿孟山都的钱。可是他说过,我已经拿了孟山都一个亿了,应该不会再给你一个亿,孟山都没有那么多钱。所以退休了做科普,是有优势的。

 

当然了,我刚才说了,做科普是有风险的,包括遭受人身攻击的危险,所以我们现在颁发这个奖给你,实际上也是给了你一定的压力的。崔永元以前就时不时地骂过你,以后可能就会把你当成一个主要的敌人。黄大昉老师获奖以后就成了崔永元的一个目标,他提到黄老师的时候,前面会加一个定语,叫做“得过骗子方肘子颁奖”的黄大昉。以后再提到王老师的时候,肯定也会加上一个定语,“得过骗子方肘子颁奖”的王大元。王老师有这个心理准备吧?有?好,就把这个奖颁给你!

 

2018.12.1.

 

 

罗永浩究竟是不是“精日”“汉奸”?

2018年5月20日星期日

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几天前发表了一篇长篇声明,号称要澄清一下关于“汉奸”、“精日”的谣言。罗永浩是在四、五年前大量发表媚日辱华言论的,为什么突然现在要来撇清自己呢?他说是因为“我现在是企业负责人,对公司形象负责,不能放任谣言传播”,这个原因经不起推敲。罗永浩发表那些媚日辱华言论并遭到批评的时候,他已经创办了锤子科技,怎么当时就没想到对公司形象负责呢?几年来,罗永浩这些媚日辱华言论时不时地被人翻出来,罗永浩怎么从不澄清,“放任谣言传播”呢?

 

事实上,直到今年3月15日,罗永浩还不把这些“谣言”当回事。当时有人在微博上问他:“罗老师,最近网路上爆出好多你以前微博发言截图说您是个‘精日’分子你不气吗?”他不仅不气,还对自己的那些言论非常地自豪,如此回答:“感觉到时代进步了,过去因为类似的事情,他们会说我是汉奸,现在就以他们的智力,也知道这个好像有点说不通,就改说精日了……按这个速度,再过十几年他们应该也会知道,我是一个难得的好中国人。”

 

怎么才过了两个月,他就换了一副嘴脸,斥责别人“造谣”呢?很可能是因为他那些媚日辱华言论最近被他的金主——比如在他资金链断掉濒临破产时给了他六亿元投资的成都政府——注意到了,命令他要给个说法,他才不得不发表“澄清”声明,否认自己是“精日”、“汉奸”:

 

“我不是精日。虽然我觉得即便是也没什么(毕竟一个人,可以是精神上的任何一国人),但我凑巧不是。我只是非常喜欢日本的很多文化而已。”“我不是汉奸。目前还没有人出价要我卖国。即便有人出价,我也不会卖国,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当然,我也没这能力卖国,感谢那些高估我的人。”

 

“精日”是网上对“精神日本人”的简称。现在罗永浩否认自己是“精神日本人”,然而在几年前,他明明白白地说过日本是其精神故乡,不是精神日本人是什么?不信,请看他在2013年9月4日发的微博:

 

“作为西奴榜上的知名非汉族汉奸,今天终于站到了日本的土地上,看起来一切都是完美的,远胜我的另一个精神故乡美帝。太君威武,我死也瞑目了。”

 

这条微博明明白白地说了他有两个精神故乡,日本和美国。所以他不仅是“精日”,还是“精美”。那么别人说他是“精日”,不过是根据他的自述,怎么成了“谣言”了呢?他既然觉得即便是“精日”也没什么,怎么就不敢承认呢?至于“汉奸”,那也是他以前骄傲地自诩的,现在怎么觉得自己没有当汉奸的资本呢?现在中国并没有遭到侵略,他的确没有当汉奸的条件。如果他早生80年,看他如此崇拜“太君”的媚态,当汉奸那是没跑的,算是当汉奸而不得的准汉奸吧,他自称“汉奸”是高抬自己了。

 

罗永浩现在轻描淡写地说“我只是非常喜欢日本的很多文化而已”,把自己等同于那些喜欢日本料理、动漫、歌曲等等的普通人,实在是太谦虚了。实际上他和其他“精日分子”一样极端地崇拜日本。在上引微博中,他声称日本“看来一切都是完美的”,忍不住高呼“太君威武”,觉得自己去了趟精神故乡“死也瞑目了”。类似的媚日言论他还发表了很多:

 

罗永浩在声明里说自己不爱中国,但是他反复地、明白地说自己爱日本国,不只是爱日本的文化,爱日本的所有东西:“爱,我爱日本国。从文化、艺术、科技、工业、经济甚至政治上,日本都堪称亚洲之光。”(2012年10月6日微博)“这情怀……我爱日本。”(2014年2月8日微博)“我没去过日本的时候就这么爱日本了,正所谓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2014年2月8日微博)

 

声称日本是亚洲唯一值得一提的国家:“随便一个店的门脸都这么有气质,走在马路上,由衷地感到,没有日本的话,亚洲是不值一提的。”(2013年9月5日微博)

 

计划去日本养老,把骨灰撒在日本:“因为赶着回去工作,在日本只待了不到48小时,但我已经决定退休后要在这里养老了,下次来旅游时,我会找个适合撒骨灰的景点。如果不是为了把手机卖到全世界,我都懒得去美国开公司了。”(2013年9月6日微博)

 

自称理性狂热崇拜日本:“以前看那些盲目狂热崇拜日本的人说日本的干净都是靠日本人自觉,总觉得不可思议。作为一个理性狂热崇拜日本的人,我发现这也是靠规则实现的。”(2014年2月9日微博)

 

当然,他还像抗日战争时期汉奸尊称日本侵略者那样,一再地把日本人称为“太君”,不停地高呼“太君威武”、“太君真TM威武”,真是恨不得早生80年。

 

和其他“精日分子”一样,在崇拜日本的同时,还仇恨中国,恨自己是中国人,不停地用最恶毒的语言辱骂中国和全体中国人,像日本军国主义者那样把中国人骂为“支那人”、“支那猪”、“支那小猪猪”。例如:

 

“中国可能是地球上唯一一个具有浓郁的傻逼岛国气质的大陆型国家,狭隘、无知、脆弱和二逼的程度直逼大夜郎民国(即韩国)。作为一个棒裔中国人(或中籍棒人?),我经常感到无论在这两个国家中的任何一个地方生育后代,都是罪孽深重的事情。”(2011年7月20日微博)

 

“嗯,支那猪。什么?没有幽默感?不够亲昵?好吧,支那小猪猪。”(2012年3月2日微博)

 

“我有多讨厌中国人,就有多讨厌韩国人。作为一个棒裔中国人,备感到了双倍血霉。”(2012年10月29日微博)

 

“韩国人整体是很傻逼,但我觉得还是略胜中国人一筹。”“如果你讨厌听真话,那好,钓鱼岛是中国的!”(2012年9月22日微博)

 

“我改什么邪?入了傻逼中国籍?”(2013年1月24日微博)

 

“真他妈自信啊,模糊?朗朗上口?好听?好吧,支那小猪猪。”(2013年6月28日微博)

 

“支那人不好好学习,光跳脚骂娘是没用的……”(2014年2月8日微博)

 

罗永浩在声明里说:“我是一个中国人,我不为此自豪,也不为此自卑,我只是凑巧是一个中国人。我是一个朝鲜族,我不为此自豪,也不为此自卑,我只是凑巧是一个朝鲜族。”他不因为是中国人、朝鲜族自豪是真的,但说不因为是中国人、朝鲜族自卑则是假的,他自卑到甚至认为中国人、韩国人生育后代都是罪孽深重的事情。

 

罗永浩在声明里如此为其辱骂中国人狡辩说:“有时候,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看到中国人恶劣的一面时,我会忍不住说一些自嘲挖苦的话或是类似的气话,但这些话的尺度,远不如我年轻时的偶像鲁迅来得激烈。”

 

认为中国人生育后代是罪孽深重、中国人整体都是很傻逼、当中国人是倒了血霉,这哪是“自嘲挖苦”?他还好意思自比鲁迅,鲁迅什么时候用如此恶毒的语言辱骂过中国人?什么时候全盘否定过中国、中国人?鲁迅有对中国丑恶现象、中国国民劣根性的激烈批评,也有对中国美好现象、中国仁人志士的热情赞美: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鲁迅《且介亭杂文·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

 

“华土奥衍,代生英贤,或居或作,历四千年,文物有赫,峙于中天。”(鲁迅《且介亭杂文·河南卢氏曹先生教泽碑文》)

 

罗永浩在声明里如此为其使用“精日”语言狡辩说:“以前我听到有些中国人大咧咧地用‘鬼子’、‘棒子’、‘老毛子’、‘阿三’来称呼外国人时,就会忍不住用‘支那’、‘太君’之类的词来反讽这些人,试图使其明白这类不当言行的自我中心和荒谬之处。但结果常常是被理解能力有问题的人误会,和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给企业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

 

罗永浩在此反过来指责批评他的人是“理解能力有问题”、“别有用心”,那么我们就来分析一下究竟是谁的理解能力有问题、别有用心。罗永浩说他使用“支那”、“太君”这些词是反讽。所谓“反讽”,意思是“从反面讽刺;用反语进行讽刺”(《现代汉语词典》),也就是说反话。那么罗永浩在恭维“太君威武”时难道是在讽刺日本人,谩骂“支那人”、“支那猪”时难道反而是在赞美中国人?当然不是。显然,自以为理解能力高超的罗永浩连“反讽”一词的意思也没有理解,错误地把它当成了“反过来嘲讽”的意思了。网上很多人把罗永浩叫做“罗太君”,那才是真正的反讽。

 

有些中国人大咧咧地用“鬼子”、“棒子”、“老毛子”、“阿三”来称呼外国人,罗永浩就理所应当地可以用“支那”、“太君”之类的词吗?并不。用“鬼子”等等这些蔑称来称呼外国人当然是不对的,是有种族歧视之嫌的不文明表现,但是这些蔑称的恶毒程度和“支那”、“太君”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因为“支那”、“太君”这两个词语有着中国人惨遭日本侵略者蹂躏的历史背景,如果不是对当年日本侵略者暴行无动于衷甚至欣赏的人,根本不会想到用这两个词语来刺激中国人。其次,罗永浩也知道,用“鬼子”等等这些蔑称称呼外国人的只是“有些中国人”,并不是所有中国人都如此,而罗永浩骂“支那人”、“支那猪”时,却并不只是针对那些中国人,而是针对所有中国人。这就好比罗永浩发现了有些中国人在当小偷,就“反讽”所有的中国人都是强盗,这不是在辱骂中国人是什么?有的网友不过是劝罗永浩没有必要对印度人被某些中国人称为“阿三”小题大做,他就辱骂劝架的网友是“支那猪”。按照罗永浩的逻辑,如果有台湾网友认为没有必要对罗永浩叫“支那人”小题大做,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辱骂这些台湾网友是“日本鬼子”呢?

 

罗永浩不仅自比鲁迅,还自比白求恩。他在声明里这么说:“虽然我爱的人里,中国人最多,但我不是一个爱国主义者。我是一个国际主义者,如果有必要,白求恩能做的很多事情,我也能做。”

 

罗永浩的逻辑大概是,爱国主义者和国际主义者是相互冲突的,他是一个国际主义者,所以就可以理直气壮地不爱国了。一个连自己的祖国都不爱、甚至还要辱骂的人,怎么会反而会去爱全世界呢?实际上一个国际主义者往往首先是一个爱国主义者。白求恩首先就是一个爱国主义者,当然,他爱的是加拿大。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国王(同时也是加拿大国王)向德国宣战的当天,白求恩在多伦多参加了爱国游行,而且出于爱国激情,第一批报名参军上了前线。战争结束后他长期在加拿大军队当军医。白求恩被视为国际主义者,不是因为他不爱加拿大,而是因为他到西班牙、中国等战乱国家救死扶伤,最终在中国殉职。罗永浩除了在中国赚粉丝的钱,对世界人民做出了什么贡献,何德何能,也敢自称国际主义者?也敢自比对现代医学(发明移动血库和多种外科器械)和反法西斯运动做出杰出贡献、2004年被加拿大人评选为“最伟大的加拿大人”之一的白求恩?也敢夸口“白求恩能做的很多事情,我也能做”?

 

我们当然没有权利强求每个人都爱国,就像没有权利强求每个人都爱父母。但是在任何一个地方,爱父母、爱国都被视为美德。例如在罗永浩的另一个精神故乡美国,小孩从小就要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公立学校定期(例如一个月)要搞一次升旗仪式、对着国旗念誓词,体育比赛之前要全体唱国歌。如果有哪个美国企业家敢于公开声称自己不爱美国,甚至辱骂整体美国人,早就被抵制得破产了。然而公开声称自己不爱中国、辱骂整体中国人的中国企业家,却能让被他骂做“傻逼”的粉丝乖乖地进贡,还能得到地方政府的巨额投资让他避免破产,这是中国的特别国情,就凭这一点,罗永浩也应该对中国、中国人无比热爱——我这是反讽,免得理解能力无比高超的罗永浩理解不了。

 

2018.5.17.

 

 

牛顿为什么有两个生日?

2018年1月2日星期二

    有一年的圣诞节,我发过一条推特,是从美国科学家尼尔·泰森那里翻译过来的,全文是:很久以前的今天,一个小孩诞生了,他到30岁的时候,改变了世界。生日快乐,伊萨克·牛顿,生于1642年12月25日。

 

    这个当然是在开圣诞节的玩笑。但是有人查了百度百科,说我搞错了,牛顿的生日不在圣诞节这一天,而是1643年1月4日。那么我和尼尔·泰森都搞错了吗?没有,这两个生日都对,这是因为它们用的是不同历法,12月25日那个用的是儒略历,1月4日那个用的是格里历。

 

    儒略历是古罗马独裁者儒略·凯撒在公元前46年发布的。儒略历是阳历,把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圈的时间也就是回归年定为一年,但是回归年按天算的话并不是一个整数,而是365.2422天。儒略历把一年设为365天,比一个回归年略少,为此每四年设一个闰年,闰年366天,这样平均下来每年是365.25天,和回归年相比,多了0.0078天,这样的话每400年就要多出3天,用了1500多年以后,就要多出10天,所以在1582年,教皇格里高利就颁发了命令,那一年少算10天,1582年10月4日后的一天不是10月5日,而是10月15日。同时改变闰年的设法,凡是年数能被4整除的是闰年,但是年数后边是带两个“0”的“世纪年”时,必须能被400整除的年才是闰年。这样平均下来一年有365.2425天,比回归年多了26秒,过3000年左右才会有1天的误差。这个新历法就被叫做格里历,也就是现在用的公历。

 

    按照史学界惯例,在1582年之前日期还按儒略历算,并不换算成格里历,1582年之后的才按格里历算。牛顿出生于1582年之后,那么是不是就应该按格里历算呢?不是的,这是因为格里历颁发以后并不是所有国家都立即采用。英国不是天主教国家,不听教皇的命令,一直拖到1752年才改用格里历。也就是说,牛顿出生的时候,英国用的还是儒略历,所以在英文文献中,就习惯用儒略历来算牛顿的生日,也就是1642年12月25日,那一天英国在过圣诞节,而那些已经改用格里历的国家,圣诞节在十天前就过过了,对那些国家来说,牛顿是在1643年1月4日出生的。

 

    还有很多国家使用格里历的时间比英国还晚。俄国是一直到1919年才从儒略历改用格里历的。俄国十月革命发生于1917年11月7日,但是为什么叫十月革命呢?因为那时候俄国还在用儒略历,那一天是儒略历1917年10月25日。但是在改用格里历之后,俄国等国的东正教教会还在坚持使用儒略历,所以在这些国家,实际上是在公历1月7日过圣诞节。

 

(头条号首发)

 

2016.1.2.

 

 

圣诞节是个什么节?

2017年12月31日星期日

圣诞节到了。我看到有报道说,中国年轻人现在也流行过圣诞节,但是不会过。比如说,很多中国年轻人选择在圣诞节这天结婚,西方人就不这么干。听上去好像圣诞节有什么标准的过法似的。其实即使是在那些传统上就在过圣诞节的国家,也有不同的习俗,即使是同一个国家,过圣诞节的习俗也一直在变。比如说,以前圣诞节的宗教意味是比较浓的,因为在那些有基督教传统的国家,这个节日是为了纪念耶稣的诞辰。但是现在圣诞节的宗教意味越来越淡,甚至没有了。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曾做过调查,发现美国人越年轻,越认为圣诞节是一个文化节日而不是宗教节日,到最年轻的千禧年这一代(大致相当于中国的90后),认为圣诞节是文化节日的人数超过了认为圣诞节是宗教节日的人数,有44%的人认为圣诞节是文化节日,而只有32%的人认为圣诞节是宗教节日,剩下的要么不过圣诞节要么不在乎它是什么样的节日。

 

你可能觉得奇怪,圣诞节既然是纪念耶稣诞辰的,怎么不是个宗教节日呢?其实耶稣并不是一个历史人物,并没有任何确切的史料能够证明历史上存在过耶稣这个人。关于耶稣的说法全部来自基督教圣经中的福音书。福音书并没有说耶稣是哪天出生的,按照里面的描述,耶稣也不可能是在12月份出生的,因为里面提到,在耶稣诞生时,有天使向夜间牧羊的人们报喜。十二月份的巴勒斯坦很冷,牧羊人在那时候根本不可能在晚上出去牧羊。

 

后来的基督徒把12月25日当作耶稣的生日,实际上这本来是异教徒庆祝的太阳神生日。这一天跟冬至有关。冬至日一般都在12月21日到12月23日这三天之间,在冬至这一天,北半球白天最短,过了这一天,白天开始逐渐变长,所以古罗马人选在12月25日这天庆祝太阳神生日。在基督教变成罗马帝国的国教之后,太阳神生日就变成了耶稣的生日,其实它本来和耶稣没有关系的。圣诞节的一些习俗都是来自于异教徒的传统,例如圣诞树其实就是来自于异教徒的树木崇拜。

 

    所以,消除圣诞节的宗教意味,让它回归文化意味,是在正本清源。就我个人的感觉,即使是美国这种有很浓厚的基督教传统的国家,圣诞节的确宗教味越来越淡了。比如在圣诞节期间问候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不说“圣诞快乐”(Merry Christmas),而改说“节日快乐”(Happy Holiday)。比如越来越多的人在平安夜不去教堂礼拜,而是在家里和家人团聚。美国过圣诞节很重要的一个习俗是几乎家家都会张灯结彩,所以我开玩笑说这是个灯节。现在彩灯、户外装饰也很少有宗教含义了,我注意了一下,我的美国邻居中只有一两家在圣诞期间摆的户外装饰有纪念耶稣诞辰的主题,其他都是雪人、雪花、动物、圣诞老人、星星、拐杖糖之类的非宗教主题。美国人过圣诞节还提倡要有圣诞精神,意思是要与人为善、助人为乐,这也很好,中国完全可以借鉴。

 

(头条号首发)

 

2017.12.25.

微访谈:方舟子回答关于“普洱茶含致癌物”的问题

2017年9月25日星期一

(2017年9月13日11:00-12:30今日头条)

 

@亚凯林:#方舟子微访谈#方老师,既然市面上大多数普洱茶都含霉菌,有什么处理办法吗?是不是必须把含霉菌的普洱茶都要销毁掉?

 

方舟子:普洱茶如果污染了有毒霉菌,是去除不掉的。你可以把它卖给那些替普洱茶洗白的院士、教授、“科普专家”、记者,或者卖给方黑。

 

@蓝冰天雪:#方舟子微访谈#工程院院士陈君石拿数据说:正常条件下生产的普洱茶中,是不会产生黄曲霉毒素的。可能造成的肝癌风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能因为普洱茶可能被黄曲霉毒素污染,就说“普洱茶不能喝了”,这个结论是不成立的。因为不少食品都可能含有致癌物,难道熏肉、烤鸭都不能吃了,酒也不能喝了吗?如果只要有一点风险就取消一类食品,那么最后我们就没有食品可以吃了。——这个论断,方老师怎么看?

 

方舟子:陈院士说普洱茶在正常情况下不会污染黄曲霉素是无稽之谈,理论上不成立,实际检测也发现不管是生普熟普湿仓干仓,普洱茶都普遍含有黄曲霉素,有的含量高得吓人。我从来就没说过某类食品含有致癌物就要取消,我文章中说得很清楚:“含有致癌物的食品不一定就一点都不能碰,只不过需要了解其风险,在美味和健康之间做出权衡。”何况有些含致癌物的食品有别的好处,比如少量喝酒能降低心血管疾病风险、红肉富含某些营养素。对那些对健康没有好处的,或有更安全的替代品的,尽量少碰。普洱茶就属于这一类,因为它即使含有对人体健康有益的物质的话,其他茶叶品种完全可以取代它。

 

@段勇宾:#方舟子微访谈#你说普洱茶生产环节会产生黄曲霉素而致癌,那到底具体是哪个生产工艺环节产生呢?

 

方舟子:在食品发酵过程中,既不严格控制发酵条件,也不接种有益菌群让其大量繁殖抑制有害菌群,靠“天然”发酵,必然容易污染有害真菌。茶叶是很好的微生物培养基,更容易污染。不仅是普洱茶,任何后发酵茶(所谓“黑茶”)都存在同样的问题。

 

@用户67577115:#方舟子微访谈#没听说普洱茶协会和你辨论,我知道老罗要和你辨论,你答应了吗。

 

方舟子:普洱茶协会要跟我辩论,我答应了他们又不干,是中间人传达的。罗永浩要跟我辩论,有四个平台联系我,我答应了,他们去联系罗永浩,他却装作没这回事了。

 

@玫瑰玫瑰红的要命:#方舟子微访谈#央视的这个报道你怎么看?[今日-青岛]方舟子:普洱茶易污染强致癌物黄曲霉素

 

方舟子:这个报道明显是为普洱茶商洗白、站台的。“专家”说只有湿仓普洱茶才会有黄曲霉素,干仓不会,这是无稽之谈。湿仓是人为做旧、加速发酵、陈化过程,既然湿仓会有黄曲霉素,干仓储存时间久了同样也会。实际检测结果,不管湿仓干仓,不管生普熟普,全都查出黄曲霉素。

 

@魅阁服饰搭配:#方舟子微访谈#既然有这种质疑,交给实验室研究化验不就能得出结论了吗?感觉这种事都是不懂的人纷纷站队争吵撕咬。甚至怀疑、攻击提出质疑者的动机。毫无意义

 

方舟子:已经有多家实验室查出普洱茶普遍含有真菌毒素特别是黄曲霉素。除了我在文章中引用的两篇国内期刊论文,我还查到两篇国际期刊论文,一篇是云南农业大学副校长徐昆龙实验室抽查了云南15家茶厂的生普和熟普各15份样品,用酶连法全都查出黄曲霉素,用HPLC法绝大部分查出黄曲霉素;一篇是中国农科院油料所抽查市场上几种食品,其中普洱茶样品共5份,用HPLC法全都查出黄曲霉素,最高达59ng/g,高得吓人。

 

@obthinsacter:#方舟子微访谈#说发酵后的东西都含致癌物亚硝胺,不知道酱油中含亚硝胺吗?谢谢

 

方舟子:酱油在发酵过程中也会产生亚硝胺。酱油还能被黄曲霉素污染。按陈君石院士、洪广玉记者的逻辑,酱油里那点黄曲霉素不会致癌,比普洱茶更无所谓,应该取消调味品检测黄曲霉素的国家标准。

 

@辣椒酱要飞啦:#方舟子微访谈#方老师好,喝茶是不是先倒点开水洗一下倒掉再开始泡呢,这样能减少农药残留吗

 

方舟子:喝茶前先“洗茶”是不可能洗掉农残和真菌毒素的,只是一种习惯和提供心理安慰。

 

@洪东波:#方舟子微访谈#方博士,茶届泰斗陈宗懋院士刚刚发文反驳喝普洱致癌说法,还专门点名回复“某先生”的质疑。

他说,判断的关键应该是饮茶时有多少黄曲霉毒素进入人体,从科学上来讲是摄入量多少。因为饮茶和吃食品不同,人们在消费稻米、蔬菜、肉、鱼、蛋、水果时,这些食品都从口进入人体,因此这些食品中如果有污染物时便可能随着食品也同时摄入体内, 但饮茶时人们只喝茶汤,而茶叶并不摄入体内。因此人体通过饮茶摄入的黄曲霉毒素的量,需考虑下列3个因素:1.茶叶中的黄曲霉毒素B1的残留量;2.黄曲霉毒素在水中的溶解度;3.消费者的饮茶量。等等三部分解释,对此你怎么回复???

 

方舟子:我在文章中批评的那个茶叶院士就是指这个陈宗懋院士。茶叶饮用安全问题上是不能听茶叶院士的,利益决定的。他为普洱茶做的狡辩,我在文章中都已做过驳斥。例如我文中引用了一个因喝普洱茶摄入黄曲霉素导致急性肝损伤的病例,就说明了普洱茶中的黄曲霉素是可以进入茶汤被人体摄入造成伤害的。连急性伤害都能造成,更不要说慢性伤害了。

 

@路人甲1459213:#方舟子微访谈#我们喝新做出来的生普洱茶会致癌吗? 或者生普洱茶做出来在什么条件下 多长时间会产生黄曲霉素你调查过吗? 做过实验吗?

 

方舟子:根据云南农大副校长徐昆龙实验室的抽查结果,茶厂里的生普也都能检测出黄曲霉素。理论上,存放的时间越长,受黄曲霉素污染的可能性越高、越严重。

 

@704505202:#方舟子微访谈#方老师,看到你的帖子谈到云南普洱茶协,翻到他们副会长 包忠华发的微头条,你怎么回复——————他说:方舟子醉翁之意不在酒,表面是炮轰、抹黑普洱茶,实际目的是枺黑中国茶。见了吧!云南、四川、广西、湖北、湖南、安徽全国主要产茶省七成未能幸免,还有贵州、浙江、福建三个较大的产茶省被他手下留情。不过手下留情只是时间问题,但我想福建可以不必太担心,哪里毕竟是方大师的出生胞衣之地,总得网开一面吧!

 

方舟子:这个普洱茶协会副会长是自己惯于为商业利益站台,就以为别人也都和他一样吧。我只是说这些省产的后发酵茶(所谓黑茶)都容易污染真菌毒素,并没有批他们产的绿茶、红茶,他们产的滇红、祁红、六安瓜片等等我都认为是好茶,怎么能说我是在反对除了福建以外的所有中国茶呢?

 

@其实生活有点假:#方舟子微访谈#茶叶陈院士说,我国并没有制订和颁布茶叶中黄曲霉毒素的允许残留标准。请问方先生,这个标准有可能制定吗,有多大必要?

 

方舟子:为消费者健康着想,制定茶叶中黄曲霉素和其他真菌毒素的检测标准当然是很有必要的。但是一旦茶叶开始检测黄曲霉素,普洱茶等后发酵茶大都得下架,所以为了保护茶商利益是不能有这个标准的。中国出口茶叶是要求检测黄曲霉素的,国内自己喝的就没要求了,反正中国人命在这些院士眼里不如外国人值钱,对吧?

 

@magadan:#方舟子微访谈#方老师 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为什么致癌物没有安全值或者没有剂量一说?看到几个院士都还在谈黄曲霉素剂量的问题。

 

方舟子:致癌物没有安全剂量,因为理论上只要一两个致癌物分子就可能引起致癌的基因突变,并不是说要达到一定量才会引起突变,只不过剂量越大风险越高。这是癌症生物学常识,希望这些院士、教授去回炉学学教科书,例如李云主编《食品安全与毒理学基础》第236页:“WHO等权威机构规定,对于经流行病学确认的已知致癌物,在制定食品中最大容许量标准时不必考虑最大无作用剂量,而是容许量越小越安全,最好为零含量。”

 

@薰衣草207767337:#方舟子微访谈#方老师,请问1.红茶这类半发酵茶为何可以喝,是因为发酵时间短,还有增加高温这个工艺吗?2.市场上买的密封包装的红茶有的看不出生产日期,如果室温避光储存保质期一般是多久?3.绿茶,红茶买来放在冰箱负20度冷冻应该可以延长保质期吧。谢谢

 

方舟子:红茶虽然俗称“发酵茶”,其实是不经过微生物发酵的,而是由茶叶本身就有的氧化酶氧化,是氧化茶。如果红茶发酵了,就是变质不能喝了。红茶、绿茶、乌龙茶储存时间长了都不能喝,密封、抽真空、低温保存可以延长保质期。如果觉得有异味特别是有霉味,不要喝。

 

@hczsh6050:#方舟子微访谈#记得之前教授周红杰的团队通过模拟发酵实验,发现在普洱茶的发酵过程中,虽然初期黄曲霉能在茶样中生长繁殖,但在后期黄曲霉的生长明显受到抑制,发酵终止时,不产黄曲霉毒素。 想知道后期黄曲霉有得到抑制吗?如果没有它的生长条件到底是怎样的呢

 

方舟子:既然别的实验室包括云南农大别的实验室都在各种普洱茶中普遍查出黄曲霉素,就说明周红杰实验室的实验结果是不可信的。

 

@燕北闲人:#方舟子微访谈#普洱茶除非保存不善,否则很难出现黄曲霉毒素,而且,就算出现,也是含量极低。行内不是有句话叫做“谈到致癌物不谈剂量,都是在耍流氓。”

 

方舟子:云南农大副校长徐昆龙实验室查出云南15家茶厂出的生普熟普全都含黄曲霉素,你说云南茶厂全都保存不善?农科院油料所查出普洱茶中黄曲霉素含量高达59ng/g,比花生中的黄曲霉素含量还高得多,你说是高是低?“谈毒性不谈剂量是耍流氓”是云无心发明的为奸商洗白伪科学口号,才是在耍流氓。国际公认:致癌物不存在安全剂量。

 

@于冠华:#方舟子微访谈#普洱茶在上市前并没有做过黄曲霉素的测定,怎么知道品质优良的普洱茶就不含黄曲霉素?

 

方舟子:为普洱茶商洗白的人把查出黄曲霉素的普洱茶全说成是劣质普洱茶,目的是要让大家去买高价“优质”普洱茶。其实普洱茶号称越老越优质,理论上应该是越容易受真菌毒素污染。

 

@赏茶社:#方舟子微访谈#方舟子这次事件是非常有意义非常重要,一个否定或质疑,让云南跳起来了,中华几千年茶文化,云南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对普洱茶没信心或者普洱茶本来就有着很严重的问题?什么时候给老百姓一个交代?而不是针对质疑的人。

 

方舟子:说得对,我质疑了一下普洱茶,就给我扣了一顶反对中国茶文化的帽子。普洱茶这种十几年前才被港台茶骗子炒作起来的变质茶啥时候成了中国茶文化的代表了?我自己就喜欢喝中国茶,乌龙茶、绿茶、红茶都喝,真正的好茶我很欣赏,比如滇红。

 

@腹黑的小忧郁王子璇:#方舟子微访谈#普洱茶因为检出有黄曲霉素能致癌?这不是2012年就已经用实验反驳过的问题吗?

 

方舟子:2015年云南农大副校长徐昆龙在国外学术期刊发表论文,所有普洱茶都查出黄曲霉素,你拿2012年一篇明显为普洱茶商洗白的论文来反驳?你刚从火星回来?

 

@月亮再亮丶終究冰涼:#方舟子微访谈#所以我们应该听说的到底 麻烦告诉我们一下 求回复

 

方舟子:中国农大著名水货朱毅的无稽之谈就别当回事了。她胡说普洱茶能查出黄曲霉素是因为免疫法导致的“假阳性”。人家现在查出黄曲霉素用的是精确得多的HPLC 法好不好?这是个什么方法,水货懂吗?

 

@xiaole898:#方舟子微访谈#我国饮用普洱茶已有上千年的历史, 普洱茶消费较多的云南省未见有大比例肝癌发病率增加的报道,这是最可靠的流行病学调查结果

 

方舟子:肝癌的最主要风险因素是乙肝,食品中的致癌物是次要因素,所以只是简单地看肝癌发病率是看不出致癌物的危害的。但是黄曲霉素是已知的致癌物,普洱茶普遍含有黄曲霉素,那么经常喝普洱茶就会增加癌症风险,这个推断在理论上是肯定成立的。

 

@爱吃栗子的令狐秀俊:#方舟子微访谈#谈癌色变,很容易引起大众的恐慌。现在腌制食品这么多,貌似都会有致癌物质,是不是都不吃了??怎么样理解这个致癌风险

 

方舟子:腌制食品尽量少吃,实在喜欢腌制食品愿意多吃,那是个人的选择,但是要了解其致癌风险,不能因为喜欢吃腌制食品就自欺欺人否认致癌风险,跟那些普洱茶枪手一样。

 

@霍小姐的八卦炉:#方舟子微访谈#方舟子,你打算反诉“云南省普洱茶协会”吗?

 

方舟子:我评的是普洱茶,不是普洱茶协会,我不认为普洱茶协会有资格代表普洱茶来起诉我。如果他们真敢起诉,我会把这作为科普的机会让更多人了解普洱茶真相。如果普洱茶协会认为自己能代表普洱茶,常喝普洱茶的肝癌患者是不是可以向他们索赔?

 

@张明强谈紫砂收藏:#方舟子微访谈#方先生,我看到一位茶叶收藏家,花了300万元从台湾的茶商手里买了一饼据说是上世纪初的老茶,当时我还拍了照,上面有一层白霜,这白霜是不是黄曲霉素?

 

方舟子:“白霜”肯定是霉菌,是不是含有黄曲霉就不好说了。黄曲霉素只是比较著名,其实还有很多霉菌也能产生毒素。通过测序和代谢物分析发现,普洱茶中的真菌至少有390种,细菌至少620种。

 

@孙建好3:#方舟子微访谈#支持方舟子的科普!现在大家都不信科学信官员,科学争论要法院判决,其实唯有科学才是我们健康的保护神!缺乏科学依据或精神道义的科普是会害死人的,相信方舟子一定会给你带来不一样的人生!谢谢方舟子在中国这个假大空的社会氛围中给我们带来科学的清新曙光,我们为有您的科普滋养感到骄傲和自豪!

 

方舟子:在中国做科普是要冒着风险的,特别是针对巨大商业利益的时候,风险更大。我生命风险都冒过了,诉讼风险怕什么呢?谢谢支持,大家一起努力。

答记者问:纸质阅读还有未来吗?

2017年9月15日星期五

(《北京晨报》的采访。同期还刊登了师永刚的相反观点)

 

对我来说,电子书最大的优势是携带方便,而且不存在运输、储存问题。2009年我决定回国时,最头疼的就是有那么多藏书要处理,中文书都卖掉了,英文书舍不得,装了三十多箱海运回国,费了一些周折海关才放行。后来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不得不再搬到加州,藏书只好再次装箱、海运一次。如果是电子书,再多也只要一个移动硬盘,就不用这么折腾了。所以有一段时间我是尽量买电子书避免买纸质书的。

电子书还有一个好处,检索方便,输入关键词就能找到想要的资料,不用像纸质书那样一页一页地翻。以前整理、归纳某部古籍中某个字词出现的位置和次数也是一门学问,现在有了电子书,这门学问就消失了,想要知道某个字词在书中的情况,搜一下就全出来了。

电子书还有别的好处。阅读的时候看到不认识的词,或想要知道相关的资料,搜索一下就有了。另外电子书不费纸张不砍树,很环保。

纸质书市场的萎缩是必然的。美国电子书的销售已经超过了纸质书。但是我不认为纸质书能被电子书完全取代。至少在现在纸质书也有其优势。如果只是要浏览一本书,随意翻翻,纸质书更方便。我从小就被当做读书多,其实我只是翻的书多,翻到某一页看到某个内容某句话,记住了,有时在文章、谈话中用上,就被误会为看过那本书,而其实我对那本书的全部印象可能就那个内容那句话。像我这样的读书习惯,显然离不开纸质书。

纸质书具有电子书不可能有的收藏价值。印刷精美的纸质书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特别是大型的画册,是电子书无法替代的。所以纸质书适合作为礼品送人。如果要获得作者的签名,当然也只能用纸质书。书籍自古以来就有摆设、装饰功能,摆上一墙的书,特别是摆上大部头,显得很有品味,虽然未必都读。电子书就没法作为身份的象征,总不能摆上一墙的电子阅读器吧?以前个人藏书主要是为了搜集资料便于使用,这项功能在网络时代已经消失了,想要什么资料上网搜索更方便、更丰富。但是图书作为艺术品、文物的收藏功能是会一直存在的。网络反而为图书的收藏提供了便利,我很多的二手书都是从亚马逊二手书市场淘来的。纸质书看过了可以二次利用,卖旧书或转送别人,这个功能显然也是电子书不具有的。

所以纸质书不会消失,但是会变得越来越高端,越强化其收藏功能。年轻的一代可能不像我们这一代有藏书的习惯,但是如果书能印得很精美,也是能吸引到年轻人的。廉价版的纸质书倒是有可能完全被电子书取代。

我本人是既买电子书又买纸质书。电子书是用来看和研究的,纸质书则还带着收藏性质,所以我更喜欢买印刷精美的硬皮本。以后不准备再搬家了,又收集起纸质书了,包括二手书,比如英美出的英语大词典我就搜集了很多种版本。《牛津英语大词典》在1991年出缩印本的时候我就很想买,但当时居无定所,不敢买这种大部头,直到去年三月才从网上买了一本二手的,只花了125美元,几乎是新的,非常值。我还连邮费共7美元买了《韦氏第三版新国际英语词典》,厚厚的三大册(美国最大型的英语词典)。历年出版的各种生物学教科书我也搜集了很多。这种淘书的乐趣是买电子书所没有的。

其他的媒介,比如有声读物,我不习惯用。我可能是属于那种有照相式记忆的人,看书容易记得住,听书则印象不深。

 

(《北京晨报》2017.8.30)

微访谈回答关于韩春雨、罗永浩、崔永元等各种问题合集

2017年9月3日星期日

(2017年8月30日11点~12点30分今日头条)

 

@JIDIJI:#方舟子微访谈#韩春雨的论文,你咋不去打假呀

 

方舟子:我是最早实名质疑河北科大韩春雨的基因编辑论文造假的,写过几篇质疑文章,也曾经实名向国家自然基金委员会举报韩春雨(没有得到回音)。当时我还因此受到很多攻击,虽然后来国内媒体报道韩春雨事件时不提我,也不能因此说我没对他打假吧。

 

@x819969731:#方舟子微访谈#罗永浩在微博跟你喊话,要跟你面对面直播对怼? 你会回应他吗?

 

方舟子:罗永浩不点名地回应要跟我辩论锤子手机获得成都投资6亿元的事,我为让成都纳税人有知情权,欢迎。罗永浩当然也可以问我问题,比如他念叨多年我也回答过无数遍的打假资金问题。倒是从来没见他回答过成都投资的问题。罗永浩提了四个条件,我只提两条:一、辩论不是比嗓门大的吵架,按惯例要有主持人控场。二、我人在美国,如果在国内的平台,我只能是通过连线。如果罗永浩坚持要面对面,欢迎他到美国的平台辩论。头条、百度、斗鱼、北美新浪的直播平台都已联系我,还要去联系罗永浩,就看他答不答应了。

 

@德约科维奇Novak:#方舟子微访谈#如果转基因是好的为什么有人要给崔永元两亿封口费呢?

 

方舟子:如果真有人要给崔永元两亿封口费的话,崔永元怎么不把证据晒出来?他号称那么有勇气,怎么不敢点名道姓说是谁要封他的口?我不相信有谁会傻到要给崔永元封口费,如果谁想封他的口让我们没笑话看,我第一个不答应。

 

@无名指很长:#方舟子微访谈#方先生,新浪微博为什么至今没有恢复您的 ID @方舟子?央视、省电视台以后还会不会邀请您做节目?

 

方舟子: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有两年的时间我在国内的自媒体账户都消失了,去年才逐渐恢复,只剩下新浪博客、新浪微博没有恢复,他们大概也知道即使恢复了我也不会再去给他们涨人气的,虽然这不妨碍他们还在通过黑我来涨人气。央视、省台一直在邀请我做节目,不久前央视农业频道才邀请我讨论有机农业,不过我现在基本在美国,对这些邀请都只能推掉了。

 

@小洁:#方舟子微访谈#想具体了解一下打假基金的事

 

方舟子:大约十年前我因为揭露肖传国造假,被武汉法院判决赔偿肖传国精神损失三万元,网友们要捐款给我我不接受,才由何祚庥院士等人发起成立打假资金接受捐款用于支付我因为打假引发的诉讼费用。我只是该资金的受益人之一(还有别的受益人),不参与资金管理,如果对该资金的管理有疑问,应该去找资金管理人。你如果对希望工程有疑问,会追着得到希望工程资助的小孩追问吗?不要被罗永浩一忽悠,就当了他的复读机。

 

@手机用户59063685465:#方舟子微访谈#请你说一下你老婆的学术造假事件,为何你在学术打假上搞双重标准。

 

方舟子:2011年我揭露罗永浩英语培训造假,罗恼羞成怒要打我老婆的假,我当时就回答过他的“打假”,后来也回答过很多次。既然罗粉到现在还对此跟复读机似的喋喋不休,我就再集中回答一次:一、我妻子的硕士论文不存在造假。二、我妻子的硕士论文是十多年前写的,当时国内学术普遍不规范,她的论文按现在的标准有不规范的地方,例如存在过度引用的问题。三、我一向认为硕士没必要写学位论文,从来没有揭露过普通硕士论文的造假(官员的硕士造假揭露过),不存在双重标准。四、退一步说,即使我妻子论文有假,我也没有打的义务。古人说“亲亲相隐”,西方人说夫妻特免权,逼人“大义灭亲”是不人道、没人性的。

 

@第壹印象:#方舟子微访谈#我想说的是,我认识你是因为当年你黑韩寒,对于韩寒那件事,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方舟子:我不是“黑韩寒”,而是有根有据地揭露韩寒作品造假,为此写了几十篇考证文章,充分证明了韩寒的主要作品都不是他写的。从那以后韩寒就不再当作家,没再发表过作品,而是按我指点的去混娱乐圈了,那么孰是孰非不是很显然吗?

 

@開在荊棘裏的花–:#方舟子微访谈#我们应该尊重每一个人的梦想和想法不是吗?你是不是还歉“诺贝尔哥”一个道歉???

 

方舟子:引力波是爱因斯坦预言并被科学家证实的,跟那个只是听说了一个名词就乱用的“诺贝尔哥”没有关系。你看到嘉宾不让他说话是节目剪辑的结果,在现场他还是有很多发言机会的。他当时就说要搞“长生不老药”,现在又说要拉投资搞“北斗七星五日游”,对这种梦想值得尊重吗?关于该期节目的录制情况,我写过一篇文章《谁欠我一个道歉》,在我的头条号可以找到。

 

@大牛无形:#方舟子微访谈#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你能够多打一些与民生相关的假,因为这些才真正是和我们百姓息息相关的呀

 

方舟子:我揭露的很多假,比如假药、假医、假保健品,都是与民生相关的。我个人更关注中国学术界的造假,那其实也和民生有关,免得造假者打着科学招牌骗人。其实我现在更主要是在做科普,让民众提高识别能力,这可能比揭假还重要。

 

@交流障碍2:#方舟子微访谈#方老师,您的朋友或熟人中有没有信教,信中医的?您是怎么处理这种差异的?

 

方舟子:当然有。我一向主张学术要严格,生活要随和。亲友信教、信中医,不听我的也由他们去了,没必要因此把关系搞坏。

 

@冰雨8807560:#方舟子微访谈#方老师您好!请问你的推特,今日头条状态都一样,都是你本人自己更新的吗?还是有人带写?

 

方舟子:都是我自己更新的。大部分相同,不完全一样,比如在推特上的有些内容没必要发到头条来,在头条上回答网友的问题也未必都发到推特。

 

@皢夜:#方舟子微访谈#回答下你那个用安保资金诈骗普通网名的事实真像吧

 

方舟子:央视前记者王志安因为其朋友朱毅被我揭露造假,就造谣诽谤我“用安保资金诈骗”,已经被我起诉,法院拖着还没判决。安保资金是在2010年我遭到肖传国雇凶袭击后,为了保护我成立的,因为涉及安保细节,募集时已说明不公开支出账目。我不参与安保资金管理,从不过问其使用情况。去年安保资金换管理人员,内部做了审计,发给我过目,我才第一次看到内部账目,没有发现问题。按常识想想,安保资金是为了保护我的,如果被滥用,我应该最着急对吧?

 

@八桂阿全:#方舟子微访谈#奇怪,在这个页面刷不出我的提问,倒见某些方黑刷屏和小白拿陈年老谣质问。两个问题,一个是您的新译作,在可预期的未来会出版吗?比如《达尔文的危险观念》甚至《物种起源》。第二个是知乎体,就是您作为全中国被谣诼兼误解最多的人(谣言至少数以千计),是怎么样的体验?

 

方舟子:自从我在2000年开始揭露造假,就知道这是得罪人的事,对各种打击报复早有心理准备,对各种谣言抹黑早就习惯了,有人还天天抹黑我坚持了十多年写了几百万字黑材料呢,又能把我怎么着?造谣抹黑总比雇凶好吧。我相信历史会是公正的,现在的这些造谣抹黑不过是过眼云烟。《达尔文的危险观念》要换出版社,如果顺利还是会出版的,毕竟大部分翻译好了。

 

@胡马依北风18:#方舟子微访谈#想问一下老方,你的文章在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媒体发布,众多网友都免费阅读、下载、转发,这是否会影响你今后的新书销量?要知道,一个科普作家以写字为生,如此做是否损害了自己的利益?

 

方舟子:对图书的销售会有影响。不过我没有发财的欲望,目前的版税、稿酬和节目录制劳务费已经足够我过体面的生活,收入受影响也无所谓。科普首先是公益事业,对回报不要过于计较,想要借科普发财的还是改行的好。

 

@有邻:#方舟子微访谈#什么时候出一本指导小学生的科学类小实验?市场上缺乏这块书籍,期待方老师出一本可以用来教娃了。

 

方舟子:我在家里建了实验室,指导女儿做实验,计划以后把过程记录下来出书。

 

@路人201511:#方舟子微访谈#关于转基因科普,能否写一本系统一些的书,在国内发布,现在大众被小崔搞得听到转基因就恐慌,希望您的科普书多举一些科学的例子和数据,民众了解了就不会妖魔化转基因了

 

方舟子:少儿出版社十年前出过我一本小册子《餐桌上的基因》(再版时改叫《食品转基因》),因为是面向少儿的,篇幅不长,我计划再写一本。

 

@袁青旺:#方舟子微访谈#微博上的“方谎子直播间”这个账号是怎么回事,竟然这样公开侮辱你? 粉丝都这么多了,该不会是渣浪恶意打压吧

 

方舟子:这个是方黑为了便于骂我,设了机器人自动转发我的推特,用的名称纯属侮辱我。我授权今日头条去帮我维权。

 

@育儿路上奔跑:#方舟子微访谈#看到韩春雨的论文被撤,不知道被奖励的职务和奖金有没有收回?如果没有的话,对于一些爱造假、没有自尊和尊严的人,是乎没有打击力度呀!

 

方舟子:韩春雨造假涉及到两个多亿的利益,河北科大、一些官员和学界大佬的利益和名声都和他绑在了一起,就不要指望他会受到处理了。揭露中国学术造假,一定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才不会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