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的存档

P图技术谁最高?中国院士曹雪涛

2019年11月26日星期二

南开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曹雪涛是我国著名的德艺双馨、又红又专的科学家,最近双喜临门:当选总部设在莫斯科的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这是表彰其艺、专;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2019年全国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宣讲教育报告会上,为大家上了一堂生动的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课,这是将他作为德、红的榜样。

 

在上述报告会上,曹校长教育学生们“要系好学术的第一颗纽扣”,他自己当学生时这第一颗纽扣就是系得完美无暇。据报道,曹雪涛“26岁时毕业于第二军医大学,因硕士论文优秀被直接授予博士学位”。他硕士期间一项重大课题是研究“气功外气的抗肿瘤作用及增强免疫功能”,用实验证明了气功外气对体内抗肿瘤转移、阻止肿瘤生长、延长荷瘤宿主存活期及提高机体免疫功能的作用,真的太优秀了,应该直接授予诺贝尔医学奖才对。

 

曹雪涛这第一颗纽扣系得好,以后就平步青云了。曹雪涛获得博士学位两年后,就破格晋升为当时我国最年轻的医学教授,32岁晋升为博士生导师,33岁担任全军免疫与基因治疗重点实验室主任,36岁担任第二军医大学免疫学研究所所长、免疫学教研室主任。2001年,37岁的曹雪涛参评中国科学院院士,本来是有望成为中国最年轻的院士的,却被揭发他搞贿选,收买有投票权的院士。现在贿选院士已是常态,但在当时还是新鲜事,于是曹雪涛落选,让另一个学术巨骗贺福初捡了便宜,当选成为最年轻院士。

 

曹雪涛虽然闹出贿选丑闻,却不妨碍其继续高升,2004年成为第二军医大学副校长,授专业技术少将军衔。但要再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没希望了,在2005年改选中国工程院院士,成功当选,成为最年轻的工程院院士。有了院士头衔,官就越做越大:2010年任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副校长,2015年任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2017年任南开大学校长。

 

这几天春风得意的曹校长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国外揭露论文造假的网站在一篇篇地晒曹雪涛实验室的问题论文,引起了世界性围观,到该网站因为访问量太大宕掉时,已晒了53篇。网站恢复后上升到64篇。这些论文的共同问题是用PS代替实验,实验结果图是从别的图片复制、粘贴而得,并非真实的实验结果。这个PS大法是我国生物医学界的秘密武器,无数科研人员都在使用,包括众多院士,例如我以前揭露过的原第四军医大校长樊代明院士、原四川大学副校长魏于全院士、华中科技大学马丁院士、海军军医大学孙颖浩院士的实验室都有多篇论文是这种造假论文,但曹校长实验室至少有53篇论文是这类造假论文,创下了世界纪录,是无可争议的PS大法世界第一高手。

 

这种问题一被发现,常见的辩解是放错了图片,然后换一张图蒙混过去。但曹校长实验室的这些论文图片有的并非简单的复制粘贴,而是还做了旋转、反转、裁剪之类的加工试图掩盖复制粘贴的迹象,说明是有意造假,而不是放错了图。有的加工得非常粗糙,例如有一张图在裁剪-复制-粘贴之后甚至懒得抹去边缘,出现了一群细胞排起方阵的奇观。说曹校长是PS大法第一高手仅是指数量多而言的,其实其PS技术的活做得并不仔细。

 

另一种辩解方式是怪给学生造假,自己只是负有监督不严之责。曹校长关于此事的声明就是这么自我批评的。曹校长当然不会亲自PS,实际干活的是学生,例如这几天就有一些研究生在网上骂我把这种事捅出来增加了他们写论文的难度。但是曹雪涛实验室的这些问题论文发表时间从2003年到2019年,跨越16年,论文的主要作者除了曹雪涛之外都基本不同,说明这不是个别学生所为,而是该实验室的传统、常态,没有曹雪涛本人的“指导”,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有曹雪涛的前学生向我反映,如果实验结果不理想,曹雪涛就会暗示编造实验结果。曹雪涛在当学生时就已掌握了编造实验图的技术,例如他证明气功外气能够抗肿瘤、延长寿命的实验结果图,很明显就是编造出来的,那时候还没有PS技术,想必画图画得很辛苦。有了PS,省事多了。PS技术真是中国科研人员的福音。

 

前面提到,曹校长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但也只是小麻烦而已。这事的结果,不过是给论文换一批图片,能撤几篇稿就算不错了,最多是再处理几个学生。至于曹校长,这不妨碍其继续官运亨通。不信,看看以前被揭露的那些校长、院士,有哪个被处理了?这样的结果,真的是“为大家上了一堂生动的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课”。

 

2019.11.17

 

 

为何“我国原创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不可信

2019年11月9日星期六

11月2日,国家药监局批准上海绿谷制药公司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九期一”(甘露特钠)的上市申请,“用于轻度至中度阿尔茨海默病,改善患者认知功能”。九期一通过优先审评审批程序在中国大陆的上市为全球首次上市,填补了这一领域17年无新药上市的空白。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生产该药的上海绿谷是靠“抗癌保健品”灵芝宝起家的,由于做虚假宣传被揭露过了无数次。主持该药研发的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耿美玉也被发现有多篇论文造假数据,擅长用中国生物医学研究人员最擅长的用PS大法代替实验。这样的公司、这样的研究人员研发出的全球首款新药,让人难以相信。

 

这个新药的成分是寡糖化合物,中国市场上有无数的号称能治疗多种疾病的寡糖类保健品,只有这一个变成了新药。为什么它就能治疗阿尔茨海默病呢,其研发人员不断地改变说法。一般认为阿尔茨海默病与大脑中贝塔淀粉样蛋白聚集有关,该药研究人员以前就说它的药理是能够透过血脑屏障进入大脑,与贝塔淀粉样蛋白结合,抑制其聚集。后来关于肠道菌群的研究变得时髦,有研究称阿尔茨海默病可能与肠道菌群失调有关,尽管那不过是没有得到公认的一家之言,该药研发人员却又将其药理修改成了调节肠道菌群失调,是“国际首个靶向脑-肠轴的阿尔茨海默病药物”。甚至干脆说它是多靶向的,不管以后阿尔茨海默病被发现是什么原因引起的,都能对其起作用。像这样药理不定,连药物发生作用的器官都不定,时而在大脑时而在大肠,跟着别人的研究“与时俱进”的新药,也让人难以相信。

 

阿尔茨海默病发展缓慢,一种试图治疗它的药物是否对其有效,需要长期服用、观察才能确定。国际上做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三期临床试验通常要让试验对象服药长达二、三年,而“九期一”的三期临床试验居然只做了9个月(36周)就认定有效了。其宣传材料声称该药“极其显著地改善老年痴呆患者的认知功能障碍,治疗第4周即出现显著疗效,且持续稳健地改善”,其使用的判定认知功能改善的方法是非常主观的,而且从其图表看,服用安慰剂组也是在治疗第4周即出现显著疗效,且持续稳健地改善,保持了24周,到36周时安慰剂效应突然消失,才使得服用“九期一”的效果差异刚好达到有临床意义的2.5分,然后赶快停止试验获得批号。有这么神的安慰剂,还有什么临床试验效果做不出来呢?

 

一种新药走优先审评审批程序,通常是因为发现它对治疗某种致命的急性病有很好的效果,为了救人缩短了程序。但是阿尔茨海默病是病程进展缓慢的慢性病,有什么必要仅仅做了9个月的临床试验就通过优先审评审批程序批准上市?国家药监局批准时留了一条尾巴:“国家药监局要求申请人上市后继续进行药理机制方面的研究和长期安全性有效性研究,完善寡糖的分析方法,按时提交有关试验数据。”可见国家药监局也知道该药没有完成必要的研究,仓促批准其上市,让中国患者去当其小白鼠,必然是受到了非科学因素的干扰。

 

一个可悲的事实是,中国药监局实际上并不具有独立性、专业性和权威性。所以,对中国药监局批准的“全球首次上市”药物都不要信,尤其是这种临床试验连一年时间都不到、优先审评审批的药物。理由很简单,阿尔茨海默病并非中国特色病,其药物的全球市场极其庞大,如果真的有效,就会去申请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批准走向全球市场,而不会只想着只赚国内患者的钱。

 

2019.11.4.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校长王焰新究竟有没有学术腐败?

2019年10月31日星期四

几天前我收到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的通报,是一份文件的扫描,全文如下:

 

       关于王焰新等同志邮件情况的通报

 

9月26日至10月2日,校内外多个单位和个人受到群发电子邮件。邮件内容侵犯了王焰新等同志及家属的名誉和身心健康,干扰了学校的正常工作秩序,对学校声誉和安全稳定产生了不良影响。

公安机关经立案、调查取证,向学校通报如下情况:邮件系胡斌(曾在地大任教,2017年因违纪离职)以“方周子”“Ke Xing”“michael jiang”“Zhouzi Fang”“Han Wu”等邮箱名发出,胡斌承认邮件内容为捏造事实。10月13日,公安机关已依法对胡斌实施刑事拘留。

特此通报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保卫处

         2019年10月16日

 

落款处盖着通红的印章,真实性不容怀疑。中国地质大学(武汉)之所以给我发这份通报,是因为新语丝网站在今年9月30日刊登了《2019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候选人、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校长王焰新的学术腐败》。该文没有署名,但公安机关的神探还是很快查出作者是胡斌,而且据说胡斌承认文章内容为捏造事实。胡斌是不是真的这么承认了,不得而知,毕竟,电视上亲口认罪的事都不可轻信,何况是文件上的一句话。但文章内容是不是捏造事实,却是可以根据公开的资料核实的。胡斌对王焰新的最主要指控是:

 

【王焰新作为通讯作者(第二作者),指导的博士生张彩香(现为环境学院教授、博导)在 2005 年11 月《首届全国农业环境科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发表了《盐酸水解纤维渣和煤混合燃烧污染物排放特性研究》,排列的作者是张彩香、王焰新、阎喜凤(中国期刊网上可以公开查询到)。在时隔两年后的 2007 年 2 月,又在《环境科学与技术》第 30 卷第 2 期上重复发表,只是将题目中的纤维渣改为残渣;煤混合燃烧改为煤混燃,论文摘要、整篇内容、图、表、数据、曲线(只是换成了彩色)等完全雷同,基本没有改动,照抄发表。作者却悍然换成了:张彩香、王焰新、鲍建国、刘慧。标注的基金资助都是王焰新负责的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40425001)、国家 863 计划课题(2004AA01050),也没有改动。这种学术造假、学术腐败、虚增论文数量的恶劣行径完全玷污了中国科学院院士候选人和大学校长的职务。甚至不配做一名教师和学者,培养的学生也是投机取巧之辈,让人汗颜。】

 

胡斌在文中还提到王焰新还有多篇论文属于类似的重复发表以及自我引用的问题,不过没有具体举证,难以核实。我们只来看上述具体的指控是否捏造事实。这两篇论文在胡斌说的中国期刊网已经找不到,不过在别的中文论文数据库还能找到,如下:

 

盐酸水解纤维渣和煤混合燃烧污染物排放特性研究

张彩香 王焰新 阎喜凤

中国地质大学环境学院

摘要:在试样的质量及其他试验条件基本相同的情况下,对不同温度下单一的煤、渣、1:1渣与煤的混料及其做成的有型燃料随温度变化污染物排放特性进行了研究,渣和煤混燃或制成有型燃料燃烧能大大降低HCl、SO2和NO2气体的排放。结果表明,混合燃烧盐酸水解纤维渣和煤的有型燃料,不仅解决了大量纤维渣给环境带来的固体废物污染,而且能综合利用废物和煤炭资源,降低锅炉燃烧中污染物的排放。 

关键词:纤维渣 ; 煤 ; 混燃 ; 污染物 ;

基金: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40425001); 国家863计划课题(2004AA01050);

会议名称:首届全国农业环境科学学术研讨会

会议时间:2005-11

会议地点:中国湖南长沙

分类号:X78

 

盐酸水解残渣和煤混燃污染物排放特性研究

张彩香 王焰新 鲍建国 刘慧

中国地质大学环境学院中国地质大学环境学院 武汉430074

摘要:在试样质量及其他试验条件基本相同情况下,对不同温度下单一的煤、渣、1∶1渣与煤的混料及其做成的有型燃料随温度变化污染物排放特性进行了研究,渣和煤混料或制成有型燃料燃烧能大大降低HCl、SO2和NO2气体排放。结果表明,混合燃烧盐酸水解残渣和煤的有型燃料,不仅解决了大量残渣给环境带来的固体废物污染,而且能综合利用废物和煤炭资源,降低锅炉燃烧中污染物的排放。 

基金: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40425001); 国家863计划课题(2004AA01050);

关键词:残渣; 煤; 混燃; 污染物;

DOI:10.19672/j.cnki.1003-6504.2007.02.008

分类号:X701

环境科学与技术

Environmental Science & Technology

2007年02期

 

的确如胡斌所言,除了把“纤维渣”改成“废渣”,把“煤混合燃烧”简称“煤混燃”,两篇论文一模一样,完全雷同。那么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公安机关为什么要说胡斌是捏造事实,胡斌为什么要承认捏造事实呢?

 

第一篇论文是会议论文,第二篇论文是期刊论文。论文先在会议上发表,再拿去期刊上正式发表,这种做法本来问题不大。然而蹊跷的是,两篇一模一样的论文的作者署名却不一样。在第二次发表时,作者少了阎喜凤,却多了鲍建国、刘慧。这是为什么?如果阎喜凤对论文没有贡献,为什么要在第一篇论文署名?如果对论文有贡献,为什么在第二篇论文却没有署名?鲍建国、刘慧又做了什么贡献,让他们得以在第二次发表时把名字加进去?难道他们的贡献是把“纤维渣”改成“废渣”,把“煤混合燃烧”简称“煤混燃”?所以这不是简单的重复发表,而是涉及论文署名的弄虚作假,严重多了。

 

我从事揭露学术造假20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因为揭露学术造假被刑事拘留。且不说胡斌并没有捏造事实,即使捏造了,那也是民事纠纷,犯了什么罪?难道又是寻衅滋事?现在是连遇到下雨道路泥泞上网发句牢骚都能被认为“辱国”而拘留的时代,何况是揭露校长造假,更何况该校长正在选院士,不动用公安机关抓你,怎能显出当校长的威风?武汉司法机关保护学术造假是有传统的。当年我揭露同样要选院士的华中科技大学肖传国造假,他去武汉法院起诉我,武汉法院以“获奖者名单中找不到肖传国的名字不等于肖传国没有获奖”、“国内学术期刊也属于国际学术期刊”等离奇理由判我败诉。不过,肖传国虽然后来胆子大到敢于雇凶袭击我,却没想到还能出动公安机关跨省抓捕我。这倒算得上王焰新校长的一大创新。现在我也认定王校长造假,不知他会不会派出国际刑警对我跨国抓捕?

 

2019.10.24

能否用基因疗法治疗自闭症?

2019年9月29日星期日

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仇子龙(网上自称“仇导”)近日做了一次题为《基因治疗:在自闭症迷雾中探到一缕微光》的演讲,果壳网发表其演讲实录时,用了一个吓死人的标题《我希望用基因治疗破解自闭症,让全世界来中国治病》,而实际上仇子龙的演讲内容大部分谈的都是基因测序和治疗其他疾病的基因疗法,与自闭症扯上了关系的,是他简单地提到他在研究瑞特综合征,希望以后能用基因疗法治疗。他说这是自闭症谱系障碍的一种,于是就成了用基因疗法治疗自闭症了。

 

虽然瑞特综合征的早期症状与自闭症相似,但是并不是自闭症,也不属于自闭症谱系障碍的一种。以前,美国精神病学会将瑞特综合征与自闭症、阿斯伯格综合征、童年瓦解性障碍、未特定的广泛性发育障碍一起归为广泛性发育障碍。但是该学会在2013年发布的《心理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中,把广泛性发育障碍改叫自闭症谱系障碍,却把瑞特综合征从手册中剔除,因此瑞特综合征从来没有被归入自闭症谱系。这是因为瑞特综合征早就被发现是一种叫MECP2的基因发生突变引起的,是单基因遗传病,连精神疾病都算不上了。

 

相反地,自闭症谱系的遗传因素非常复杂,涉及的基因已知的就有一百多个。而且自闭症的发生,不完全是基因导致的,还有环境因素和表观遗传因素。仇子龙在接受采访时,曾断言自闭症完全是基因导致的,不存在非基因的因素,说明他非常不熟悉自闭症的研究进展。

 

对于像瑞特综合征这种单基因遗传病,是有可能用基因疗法治疗的。美国AveXis公司(后来被诺华制药收购)几年前就已开始研究,今年8月宣布已完成临床前研究,准备申请临床试验。而仇子龙的基因疗法还只停留在嘴上,却幻想着全世界都来找他治病。

 

但是对于涉及很多基因的自闭症谱系障碍,目前是没法采用基因疗法的。仇子龙反驳说:“虽然有上百个基因导致自闭症,但是一个病人身上一般只有一个重要的基因突变,为什么不能基因治疗?瑞特综合征能基因治疗,其他自闭症当然也能。”仇子龙似乎不知道有多基因遗传。目前已知自闭症谱系障碍只有极少数涉及单基因突变,绝大多数涉及多基因共同作用,在一个病人身上就有多个基因突变与自闭症有关,怎么治疗?自闭症的遗传非常复杂,超出了仇子龙的想象。

 

瑞特综合征是罕见的遗传疾病,每一万人左右才有一例,而自闭症谱系障碍非常常见,在人群中的比例为1%~2%。因此就不难理解仇子龙为什么非要说瑞特综合征就是自闭症,这是为了抬高其研究的重要性。如果只说瑞特综合征,有多少人听说过这种罕见的遗传病?说成自闭症就人尽皆知了,也便于申请经费和推销自己。

 

想当初,河北科技大学韩春雨的基因编辑技术遭到质疑,很多人都重复不出其结果时,仇子龙却宣布他重复出来了韩春雨的结果,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声称能重复出来韩春雨结果的。仇子龙对瑞特综合征的研究,不知是否和他对韩春雨基因编辑的研究一样的可靠、可信?还是说,只是为了申请经费和推销自己,顺口那么一说?当然,我们不能排除,仇子龙从韩春雨那里得到了真传,其对瑞特综合征的研究,和韩春雨对基因编辑的研究一样,都有不能让外人知道的“学术秘密”。

 

2019.9.20

惊闻胡总编翻不了墙

2019年9月24日星期二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昨天发了一条微博,我在推特上嘲笑了几句。几分钟后,他把这条微博删了,不过我已复制下来,全文如下:

 

“国庆节快到了,上外网极其艰难,连环球时报的工作都受了影响。我个人觉得这有些过了,在此提点意见,希望得到倾听。

 

走群众路线,相信群众很重要,我们人民群众的绝大多数人都爱国爱党,有强大的政治分辨能力,立场坚定。这个国家并不脆弱。建议还是要在我们的社会和外网之间多留出一些缝隙,这将有益于中国舆论场的强大和成熟,有益于科学研究和对外沟通,有益中国国家利益。”

 

每到敏感时期,翻墙就变得极其艰难,原来用惯的梯子都不好使了,这并非新闻。有的梯子公司干脆发公告宣布暂停服务一段时间。我以前一直以为胡总编是被特许到墙外发推特影响华尔街股市的,有特殊的通道,不必翻墙。现在才知道原来胡总编也和广大人民群众一样也是要搭梯子才能翻墙的,看来级别还不够高。然而就在不久前,胡总编在香港接受采访时为内地建墙辩护,理由之一是只要想翻墙的都能翻出去(参见方舟子《胡总编的建墙神逻辑》)。话音刚落,胡总编就抱怨起翻墙极其艰难,不知胡总编自打脸觉得疼不?

 

此前胡总编为建墙辩护的另一条理由是,西方势力很强大,为了维持中国社会稳定不受西方舆论影响,就要建墙。言下之意是广大人民群众很容易受西方舆论影响。然而现在胡总编却说,“我们人民群众的绝大多数人都爱国爱党,有强大的政治分辨能力,立场坚定。”“这个国家并不脆弱。”既然如此,西方舆论就不会影响到中国社会稳定,那么为什么还要建这道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墙呢?胡总编现在实际上是在质疑建墙的必要性了。

 

如果胡总编有特别通道,看到别人抱怨翻不了墙,大概是要嗤之以鼻的,饱汉不知饿汉饥,会翻墙的哪知道翻不了墙的痛苦。只有当他自己的梯子也被抽走,发现自己也成了广大人民群众一员,“连”自己的工作都受到影响,才会跟着抱怨起来。胡总编现在体会到了墙的存在会影响到他的工作,是否知道墙的存在也影响到了在墙内的其他人的工作和生活?是否明白了墙的存在让中国大陆成了信息世界的孤岛?不知以后胡总编还好不好意思为墙辩护?

 

2019.9.18.

 

要“赛先生”还是“神先生”?

2019年9月17日星期二

饶毅主办、潘建伟主编的网刊《赛先生》近日刊出一篇长篇大论《400年前,他为中国带来了赛先生》,声称西方传教士在400年前把赛先生带到了中国。文章称:

 

“现代科学大约在476年前诞生于西方,说具体点儿就是:现代科学是1543年在波兰佛伦堡的哥白尼塔上诞生的。”

 

“当哥白尼老爷爷刚刚敲响现代科学的晨钟没多久,科学之光还没有完全照亮欧洲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把赛先生带进了中国。第一个把赛先生带进中国的应该是1583年来到中国的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利玛窦带来赛先生的时候,《天体运行论》刚发表40多年。此后的几十年、上百年又陆续来了很多传教士,除了意大利的,还有德国的、法国的、美国的等等,而且几乎每一位传教士都不同程度地为中国带来了赛先生。”

 

该文认定赛先生(现代科学)诞生于1543年哥白尼发表《天体运行论》之时,而为了强调赛先生来到中国时间之早,反复强调“科学之光还没有完全照亮欧洲的时候”、“《天体运行论》刚发表40多年”,赛先生就已被利玛窦第一个带到中国,此后又有很多传教士都不同程度带来了赛先生。看了这样的叙述,你肯定以为利玛窦等传教士迅速把哥白尼的日心说带到中国了吧?错了。

 

在《天体运行论》发表之后的60年间,日心说并没有被欧洲天文学界普遍接受,只有少数天文学家接受它,大多数天文学家仍然坚持地心说。利玛窦等传教士连天文学家都算不上,能介绍到中国的当然只有地心说。之后,由于开普勒、伽利略等人的研究,日心说逐渐成为天文学界主流,但是却被天主教会认为是与基督教《圣经》相违背的异端邪说,《天体运行论》被列为禁书。来中国传教的这些传教士都是天主教的,他们就更不可能把日心说这样的“异端邪说”带到中国了。

 

这些传教士引进到中国的天文学是建立在地心说基础上的,他们介绍到中国的其他知识,例如欧几里德几何学,也都是在哥白尼发表《天体运行论》之前就有的,或者说都是在赛先生诞生之前就有的,跟赛先生没有关系,怎么能说他们把赛先生带到了中国?难道能因为当时欧洲已有了赛先生,就认为这些传教士不管带来了什么,即使与赛先生无关,就都是带来了赛先生?

 

哥白尼发表《天体运行论》,引发了科学革命,但是不等于就有了科学。按照爱因斯坦的说法:“西方科学的发展是以两个伟大的成就为基础的:希腊哲学家(在欧几里得几何学中)发明了形式逻辑体系,以及(在文艺复兴时期)发现通过系统的实验有可能找出因果关系。”也就是说,只有在发现了科学方法——通过系统的实验有可能找出因果关系——之后,才有了科学。哥白尼并没有做出这个发现,做出这个发现的是伽利略。赛先生的诞生,还得从伽利略开始做系统的实验算起。然而当时伽利略却因为坚持日心说而被天主教会囚禁。传教士们当然也不会把伽利略的科学思想体系介绍到中国来。

 

明末清初的这些传教士,为了满足某些中国文人的好奇心以便于传教,向中国引进了一些西方的数学、天文学、博物学等知识,对中西文化交流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是,尽管他们引进的这些知识与中国原有的知识相比要先进得多,却全都是现代科学诞生之前的知识。他们也没有把科学方法带到中国,更不可能把与其宗教信仰相冲突的科学精神、科学思想带到中国。中国人最多只是了解了一些西方前科学知识,不知道科学方法、科学精神、科学思想,也就不知道科学为何物,怎么会有赛先生?

 

《赛先生》以前吹捧过“佛先生”、“古先生”(参见方舟子《要“赛先生”还是“佛先生”?》《要“赛先生”还是要“古先生”?》),现在又吹捧西方传教士给中国带来了赛先生,甚至声称德国传教士汤若望不仅为中国带来了赛先生,还为在中国传播科学而死(其实是因为修历法之争失败被清廷判绞刑,后来赦免,病死),简直把一名卷入宫廷斗争的传教士吹捧成了布鲁诺、伽利略一样的科学烈士,打着“赛先生”的招牌传教,我看《赛先生》又该改名叫《神先生》了。

 

2019.8.18.

 

 

胡总编的建墙神逻辑

2019年9月6日星期五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近日前往香港,接受当地电视台的采访做了一期节目。胡总编像政府部门的新闻发言人那样妙语连珠,最有趣的是他为中国大陆给互联网建墙的辩护。

 

胡总编说,大陆互联网建了防火墙,但是有VPN,VPN可以花钱安装,只要你想翻墙,都能够翻得出去。由于工作需要,他经常要翻墙去看国际新闻。《环球时报》所有的人都能够翻墙。为什么要建防火墙呢?这是因为西方势力很强大,为了维持中国社会稳定不受西方舆论影响,就要建墙。但是如果你真想了解外面的情况,总是有各种渠道,一定可以了解到。

 

胡总编关于这个问题讲了大约5分钟,其基本意思就是这样。

 

众所周知,全世界只有中国大陆为互联网建立了严密的国家防火墙,按胡总编的意思,其他国家或者不担心西方势力影响,或者虽然担心西方势力影响但没能力建墙,全世界只有中国大陆既担心西方势力影响又有能力建墙,称得上与万里长城一样的奇观,只不过长城是为了防止外敌入侵,防火墙则是为了防止本国民众出去。胡总编说建墙是为了防止西方势力长驱直入,这是不准确的,防火墙并不能防止墙外的网民进入中国网络,只是为墙内的网民上墙外网络设置障碍。

 

但是胡总编又说,只要花钱安装VPN,想翻墙都能翻出去,墙内网民想要了解墙外的事件,总有各种渠道可以了解到。那么对这部分想要翻墙、想要了解墙外情况的人,墙的存在阻挡不了他们,他们还是会受西方势力的影响的,墙对他们不起作用。剩下的那些不想翻墙、不想了解墙外情况的人,他们本来就不想受西方势力的影响,只在墙内活动,有没有墙跟他们没有关系。

 

墙内无非就这两种人,想翻墙的和不想翻墙的,既然墙阻挡不了想翻墙的,又对不想翻墙的没用,那么为什么还要建这道既无效又无用的墙?是为了让卖梯子(VPN)的赚钱,还是为了帮助翻墙网民健身?请胡总编在翻墙出来不停地向美国政府递石头让其砸脚的休息时间好好想想这个问题。

 

2019.9.3

 

 

上海交大医学院院长想要制定多少套治疗标准?

2019年8月11日星期日

中医虽然经常吹嘘中医药如何走出国门扬威世界,但又声称中国人是特殊人种所以才应该用中医药。据上海《文汇报》报道,中科院院士、上海交大医学院院长陈国强也和中医一样把中国人当成特殊人种,还为此找到“科学依据”:

 

“不能再把国人的健康寄托在他国的治疗标准或指南上了。”“我们中国人跟西方人遗传背景不同,生活方式不同,拿西方人的治疗标准来医治国人,合适吗?”

 

陈院长不愧是中科院院士,一句话就证明了中国人是特殊人种,要为中国人制定不同于西方人的治疗标准。然而陈院长的思想还是不够大胆。“中国人”是政治概念、文化概念,并不是一个有相同遗传背景和生活方式的单一群体。中国境内官方认定的民族有56个,这56个民族的遗传背景不同、生活方式不同,拿“中国人”的治疗标准来医治他们,合适吗?是不是还要制定56套针对不同民族的治疗标准?每一个民族也并非铁板一块,特别是人数众多的民族。例如汉族,南方汉人和北方汉人的遗传背景不同、生活方式不同,是不是也要制定不同的治疗标准?

 

把汉族分成南方人和北方人还是太简单化了,还应该继续分下去。例如福建人和广东人虽然都是南方人,但是遗传背景不同、生活方式不同,是不是也要制定不同的治疗标准?都是福建人,闽南人、闽北人、闽东人、闽西人的遗传背景不同、生活方式不同,是不是也要制定不同的治疗标准?都是闽南人,厦门人、漳州人、泉州人的遗传背景不同、生活方式不同,是不是也要制定不同的治疗标准?都是漳州人,各市、县乃至各乡镇、村庄的遗传背景不同、生活方式不同,是不是也要制定不同的治疗标准?

 

等陈院长为中国所有人群制定好了治疗标准,任务也还没完,还得想想为海外华人制定治疗标准,因为他们的遗传背景、生活方式也是不同的。做完了这项工作,还得考虑为世界各国、各民族、各地区制定医疗标准。陈院长以“西方人的治疗标准”作为对比,想必以为“西方人”是一个整体。其实不是。就不说移民了,陈院长心目中的西方人应该就是欧裔吧?但欧裔中也有很多民族,遗传背景、生活方式也不同,是不是也要有不同的医疗标准?世界上除了中国人、西方人,还有很多遗传背景、生活方式的人群,是不是也应该给他们制定不同的医疗标准?

 

陈院长也许会说,我只管中国人的治疗标准,外国人的管不着。但是在中国境内并不只有中国人,还有来中国工作、生活、旅游的外国人,他们也是会生病的。他们万一在中国生病了怎么办?用什么标准治疗?用中国人的标准,还是不管来自什么国家都统一用西方人的标准?这样做岂不是“虐待”外国友人?所以还是得给他们制定不同的治疗标准。陈院长究竟要为中国人民、世界人民制定多少套治疗标准?

 

陈院长是因为上海交大医学院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关于新药、新治疗方案的论文说这番话的。但是按照陈院长的理论,中国人是特殊人种,在中国医院研究出的新药、新治疗方案只对治疗中国人有价值,对治疗其他人并无价值,研究出来的结果给中国人看就够了,陈院长为何要把论文拿到国外期刊发表呢?如果陈院长的中国人特殊论能够成立,外国研究人员就应该彻底无视上海交大医学院的这些论文,陈院长为何又吹嘘《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影响因子有多高、在上面发表论文意味着“在国际重大新药研发、新治疗方案上有话语权”呢?

 

2019.8.4.

 

从复旦大学中山医院的狗血剧看中国科研怪相

2019年8月9日星期五

最近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上演了一出狗血剧,其内分泌科研究员、硕士生导师陆炎服安眠药自杀,自杀前发帖揭露说三年来他给该科室的一名女博士生送车、送房、送珠宝、送硕士论文,还送了5篇SCI论文,结果还是被抛弃。陆炎自杀未遂,据说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看了这则消息,我才知道中国医院现在有了专职做科研的研究员。医生的首要职责本来应该是行医,如果有兴趣、有能力再顺带做点科研。但是中国的医生要评职称、获得奖励都要求有论文,这就逼得医生都要去做科研、发论文,科研也成了医生的主要工作,没有能力、没有时间做科研的医生就只好去造假论文或买论文,这是中国学术造假泛滥的一个因素。所以我一直认为应该取消对医生的论文要求。那么,医院有了专职做科研的研究员之后,医生是不是就不用做科研了呢?我到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内分泌科的网页看了一下,那里的医生从主任医生到主治医生,其介绍里都列出一大堆论文。看来有了研究员,并没有让医生从科研任务中解脱出来。医院设研究员的目的,想必主要是为了能够更多地申请科研经费。这家医院申请到的科研经费想必不少,所以研究员的待遇也很高,一个年轻的研究员在上海那种地方居然送得起房子给情人。

 

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陆炎说他送了这名女博士生5篇SCI论文。那名女博士生才是二年级,科研刚刚起步,做生物医学研究是有实验和发表周期的,如果没人送她论文,怎么可能短时间内就有5篇论文呢?所以陆炎所述应该是实情。所谓SCI论文,指的是被SCI这个论文索引收录的期刊的论文,中国科研机构特别强调SCI期刊论文,以表明不是在野鸡期刊上发的论文。被SCI收录的期刊档次有高有低,我看了一下陆炎说的那5篇论文,档次最高的,是去年在英国《自然·通讯》上发的这篇论文:

 

Proteome-wide analysis of USP14 substrates revealed its role in hepatosteatosis via stabilization of FASN

Bin Liu, Shangwen Jiang, Min Li, Xuelian Xiong, Mingrui Zhu, Duanzhuo Li, Lei Zhao, Lili Qian, Linhui Zhai, Jing Li, Han Lu, Shengnan Sun, Jiandie Lin, Yan Lu, Xiaoying Li & Minjia Tan 

Nature Communicationsvolume 9, Article number: 4770 (2018) 

 

有趣的是,这篇论文有3个第一作者,3个通讯作者。陆炎是3个通讯作者中倒数第3个,那个女博士生是3个第一作者中第3个。大家可能觉得奇怪,第一作者不就是排最前面的作者嘛,怎么冒出三个第一作者呢?生物医学论文的第一作者,本来是指主要做实验的人,该论文的实验大部分是他做的。有时候一篇论文涉及很多个实验,有多人都参与做了实验,其中有两个人很难说哪一个实验做得最多,这时候就会在论文里注明这两个人对论文的贡献相等,都作为第一作者。但是一篇论文有三个第一作者就不可思议了,难道这三个人都分不出谁做的实验多?

 

至于通讯作者,本意就是起通讯作用,让编辑、读者找得到人,一般就由课题负责人来当联系人,因此通讯作者就演变成了论文的负责人。这篇论文声明了负责人是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的谭敏佳,那么由他担任通讯作者就可以了,但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李小英、陆炎却也都是通讯作者,难道是怕编辑、读者联系不上谭敏佳,有两个备份?

 

当然不是。中国科研人员发表的论文之所以经常出现多个第一作者、多个通讯作者,与中国特殊的考核制度有关:一篇论文,只有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才算数,其他的共同作者都不算。所以论文作者都要争当第一作者、通讯作者,第一作者、通讯作者的数量就膨胀了。一篇论文有3个第一作者、3个通讯作者已经不算多了,我见过有4个、5个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的,最夸张的有一篇论文13个作者全部都是第一作者(注明“所有的作者贡献相等”),当然这都是中国科研人员的杰作。多年前我就预言过,以后中国科研人员发表的论文,前面一堆第一作者,后面一堆通讯作者,其他作者没了。

 

我原以为这么干只是为了对付考核,现在才知道,原来还便于送论文。以前送论文的都是送挂名作者,不实用了,要送就送第一作者、通讯作者,反正第一作者、通讯作者想要几个就可以有几个。在这方面,中国科研人员的智慧是无穷的。

 

2019.7.26

 

 

四川大学魏于全院士造假比预料的还大胆

2019年7月12日星期五

我发出《四川大学魏于全院士造假越来越大胆》后,收到一名读者来信,向我反映魏院士团队近年来发表的论文还有4篇也存在用PS代替实验的造假情形。经我核实,反映属实。这4篇论文是:

 

Cell Death Dis. 2016 Oct 20;7(10):e2428. 

ZNF32 contributes to the induction of multidrug resistance by regulating TGF-β receptor 2 signaling in lung adenocarcinoma.

Li J, Ao J, Li K1, Zhang J, Li Y, Zhang L, Wei Y, Gong D, Gao J, Tan W, Huang L, Liu L, Lin P, Wei Y.

 

其Fig.2B b第1行第1张图和Fig.3B e第2行第1张图截取自同一张图,Fig.2B b第2行第2张图和Fig.3B e第2行第3张图是同一张图,Fig.2B b第3行第2张图和Fig.3B e第2行第4张图是同一张图。这是不同实验,不可能出现一模一样的结果图,所以是靠复制图片造假(下同)。

 

Sci Rep. 2015 Mar 19;5:9288. 

ZNF32 inhibits autophagy through the mTOR pathway and protects MCF-7 cells from stimulus-induced cell death.

Li Y, Zhang L, Li K, Li J, Xiang R, Zhang J, Li H, Xu Y, Wei Y, Gao J, Lin P, Wei Y

 

Fig.1D d第3行第1张图和Fig.2D d第4行第2张图截取自同一张图。

 

Sci Rep. 2016 Aug 10;6:31408. 

Menopause-induced uterine epithelium atrophy results from arachidonic acid/prostaglandin E2 axis inhibition-mediated autophagic cell death.

Zhou S, Zhao L, Yi T, Wei Y, Zhao X.

 

补充材料Fig.6b 第2行第2张图和第3行第2张图是同一张图。

 

Sci Rep. 2017 Sep 6;7(1):10737. 

Cholesterol-modified Hydroxychloroquine-loaded Nanocarriers in Bleomycin-induced Pulmonary Fibrosis.

Liu L, Ren J, He Z, Men K, Mao Y, Ye T, Chen H, Li L, Xu B, Wei Y, Wei X.

 

Fig.4A a的第2行第1张图和最后1张图截取自同一张图。

 

这种拙劣的造假一旦被发现,造假者的借口都是放错了图。例如魏于全团队的这篇论文:

 

Sci Rep. 2015 Sep 23;5:14421.

A whole-cell tumor vaccine modified to express fibroblast activation protein induces antitumor immunity against both tumor cells and cancer-associated fibroblasts.

Chen M, Xiang R, Wen Y, Xu G, Wang C, Luo S, Yin T, Wei X, Shao B, Liu N, Guo F, Li M, Zhang S, Li M, Ren K, Wang Y, Wei Y

 

国外揭露论文造假的网站pubpeer曾在2017年揭露这篇论文的补充材料Fig. S2的第2行第3张图和第3行第3张图是同一张图。魏于全当时辩解说是放错了图片,更换了图片。但是最近pubpeer发现魏于全换上的新图片同样是靠图片造假制成的,只不过巧妙了一点,复制后做了180度翻转,不容易看出来了。不知魏于全对此又有何辩解?换错了图片?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第3篇造假论文,魏于全和其妻子赵霞是共同作者,赵霞是通讯作者;第4篇造假论文,魏于全和其女儿魏霞蔚是共同通讯作者。真是造假世家,PS大法是其传家宝。

 

魏于全之所以造假越来越大胆,越来越拙劣,因为十三年前的风波已让他知道即使被揭露出来也不会被追究,更有同一利益集团的人主动出来为其洗白。他们对揭假者的愤怒远远超过对造假者。我前面的文章发表后,就有一些人出来替魏于全辩护,怒斥我“外行”、“炒作”、“碰瓷”。这种洗白方式一点儿也不新鲜。十三年前我揭露魏于全造假的时候,不仅有饶毅“山上的朋友”120人联署公开信认为我们无权揭露魏于全,更有一个饶毅“山上的朋友”嘲笑我脱离科研太久所以看不懂魏于全的论文,愿意向我提供实验室空间让我学习新技术呢。难道是要我去学习PS技术?这种以PS代替实验的技术,是中国科研人员为世界科学做出的最大贡献,的确是我不懂的。

 

201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