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8

小沈阳最低俗是因为观众最低俗

————感于美国周刊称小沈阳是“最低俗的中国人”

文/天路客

俗话说,啥样的地结啥样的果,什么样的土地长什么样的庄稼。我一直非常反感小沈阳这个人,但仔细想一下,他低俗固然低俗,被美国《新闻周刊》7月23日刊发一篇文章成为“中国最脏的男人”。(The Dirtiest Man in China),可话说回来,小沈阳其实没啥错,他只是在这个市场经济条件下迎合观众审美趣味而已,对这些“民间艺人”你还能指望什么呢?狡黠精明才是他们的本色,他(她)们只是一群特别能够适应社会的一群人而已,赵本山曾经说过,一个民间艺人耍起滑来,十个教授也没辙。(一次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的节目,大意。)

小沈阳能够在盛世愚乐也是因需而供,很符合经济(供求)规律嘛,毕竟,观众是需要这样的人的,什么样的观众造就什么样的“艺术”,这个相辅相成的道理并不难懂,是最脏的观众们造就了“最脏的小沈阳”,骂小沈阳就是骂你们自己,边骂边看的“高雅”观众们是怎样的一群人呢?!毕竟,只有从来不看的才有资格骂,小沈阳上了《美国周刊》也算为国“争光”了。

Jul 26

 生意人和妓女和医生

 

    作者:天路客

 

    “回头客”应该是生意场上的用语吧?生意人标榜回头客多无非是说自己服务号,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什么的,宗旨标榜自己不是奸商。但用在别的场合却也能够理解,只是不是那么舒服,譬如竟然有的“风尘小姐”也标榜自己的回头客多,其中的玄妙则只有风尘小姐或者嫖客才会懂得。

 

    上学时经常听有些老师说他(她)的病人回头率多少多少,我当时就不明白,病人回头说明你没给人家治好,回头率高竟然成了一种骄傲?理应回头客少了才是骄傲嘛,是不是搞颠倒了?在医院,永不再回头才好,说明你的医术高把人家的病治好了,所以在医院一般不会说“再见”,多不吉利啊,如果一名医生听到病人对其说“下次见”会不会认为病人是在骂他?就像民国时侯的一位“名医”被人家送了一块“功同良将”的牌匾,还不敢不挂起来,当然,我这里不是想说医生必须一次就把病人治好的意思,有意见的不要抓着这个胡搅蛮缠。

 

     离开学校很多年后,倒多少有些理解了,原来,医生们一直比较谦虚,舍不得把自己位置抬得太高,舍不得把自己水平吹得太高,故而也就不那么严格要求自己,舍尔求其次了。可能不宰人(医生宰人可是不见血的,吃人也不会吐骨头的,你会有苦说不出,用药对症不对症是否合理你如果没学过你是不会懂得,和你比起来他(她)们可是“专家”,除了不再照这个人看病,把它列入很名单你毫无办法,当然,也有个别被砍死的)就算好医生了吧,至于能不能治好病倒在其次,这样,就解释的通了。

 

    于是,我有了些理解,当然了,这样的事只会发生在神州。

Jul 24

一处小错误

天路客

新到《唐骏“学历门”后 方舟子再曝地产大鳄禹晋永造假》:“在方舟子的微博上,他贴出一张禹晋永同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杨长乐的合影,他说只是想讽刺一下,没有其他意思。”((XYS20100724))

此处的“杨长乐”应为刘长乐。

 

Jul 22

云南白药多年来一直扯着“国家保密配方”的幌子在自我炒作

 
■ 天路客

    近期,一则新闻爆出云南白药牙膏涉嫌虚假宣传,称其功效不符其宣传。使得市场在食品安全后,又一次将关注热点转向消费安全的问题,再次引发市场热议。据媒体报道,南京玄武区人民法院已经在7月15日正式受理此案。那么云南白药牙膏是否真能像其广告词中说的那样“选一支好牙膏,给自己加一份健康保障”呢?

 

    据悉,南京一消费者经常牙龈出血,看到云南白药牙膏“抑制牙龈出血、修复口腔溃疡”、“国家保密配方”等宣传和濮存昕代言的广告后,便在一月前至超市购买了该牙膏。认真使用一周后牙龈出血未减轻,反而不得不因为牙龈酸痛前往医院进行治疗。而后,其怀疑自己是使用云南白药牙膏后,使得口腔问题加重的,之后在索赔无果后,将云南白药集团、其代言人濮存昕以及零售该牙膏的超市告上法庭,要求三名被告赔偿并道歉。

    明星代言本来就不靠谱,这已经被无数案例证明了的,至于人们为什么要相信娱乐业所谓明星,我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会相信一个既无专业背景也不可能是任何专业的科学家的娱乐人。

    据某网站做的一个名为“你相信市面上所谓功效牙膏(美白、抗敏、止血等)的疗效吗?”的小调查显示:不相信的占61.88% 1,904人;相信的占 23.89% 735人 ;无所谓 的占14.23% 438人,可见大部分老百姓心中也是有数的,只是较真的不多而已,否其类似官司会打不完的。

    其实,“云南白药”多少年来一直打着“国家保密配方”的幌子在招摇撞骗,不公布全部成分,甚至成了战略物资,搞得神秘兮兮的,象多么高端的技术似的,因为这样更容易蒙骗不明真相的大众,不公布临床试验数据(假如做过的话),着实养活了一批闲人懒汉,云南白药的神奇伟大功效就是可以养活一大批靠它吃饭的闲人奸商而不是止血,至于所谓明星代言不值一驳,我懒得说了。

    简直就是坑蒙拐骗,现在有较真者爆出了“功效门”也是情理之中预料之中的事,只不过大多数人发现无效忍了而已,厂家抓住了消费者的这个心理,做起广告来也就愈加肆无忌惮,想到了孔方兄良心早就扔到一边去了,岂不知,常在河边走早晚要湿鞋,也是一个教训吧。

 

    云南白药远没有被炒作的那么神奇,遑论牙膏?!

 

  “我想说的是,我们在产品中已经标注,此产品不可替代药物。”云南白药市场业务负责人黄女士表示。

 

  那么,作为正规企业对于国家对牙膏产品的包装说明或者是标注应该都有一定的标准的。“云南白药牙膏是目前国内第一支有说明书的牙膏。”黄女士说, “并且在说明书上清晰的描述,内含云南白药活性成分,具有帮助解决牙龈问题,修复黏膜损伤,营养牙龈,改善牙部健康的作用。”而据她介绍,该功效牙膏的主要成份为云南白药活性成份。

 

    显然,这个事件已经沦为扯皮!

Jul 22

唐骏神话:“成”也媒体败也媒体

 

■ 天路客

 

    感于唐骏事件,俺的感觉就是“成”也媒体败也媒体。

 

    被揭发被去神话了的唐骏,再也不能理直气壮的做皇帝了,但如果没有媒体,唐骏不会如此难看,至多悄悄下野了事,要知道,唐骏当初也是被媒体推波助澜才登基的,唐骏也傻乎乎的,果真放心地做起了皇帝,恍然不知自己其实就是个傀儡,是媒体利用的工具,一个道具。

 

    最希望有神话的就是媒体,最希望神话破灭的也是媒体,因为造神与神的破灭倒掉都具有很大的“新闻性”,他们都可以拿来作为炒作的材料,他们关心的不是谁做皇帝,而是有没有皇帝,当皇帝被拉下马时,他们再踩上一只脚,比谁都更加无情,当那个说真话的小孩说唐骏没穿衣服嘛,媒体群体而起:“唐骏就是光着腚嘛,早就看出来了!”

 

    对唐骏来说,真是“成”也媒体,败也媒体,真不知道他对这个制造他这个皇帝的媒体是爱还是很,也许是爱恨交加吧,唐骏的可悲之处就是把虚拟当成了真实,思维绝对的决定了存在,成了完全是第一性的东西,而不是相反,又写书又作报告还当院长做教授,真正的折腾起来,这一招,阿Q是他的老师,此时的唐骏一点都不必阿Q高明。

 

    我诛心一下,对唐骏来说,媒体就是个无耻小人,一开始推波助澜把俺捧上天,现在俺倒了你们就踏上一只脚,真是婊子都不如,冯小刚说中国的电影界娱乐圈就是个婊子行业,这时的唐骏肯定觉得中国的媒体也是个婊子行业。

 

    “新闻妓者”,他(她)们关心的不是事实与真相、正确与错误,而是事件本身有没有炒作性有没有愚乐性,在这一点上,他(她)们的鼻子比狗都灵,好人大概干不了这活儿。

Jul 20

4b44e2b1t8bcee72c7b21690.jpg【天路客按】“瓜菜代”:一场广泛采集野菜、树叶、根茎以代替食品填充肚子的群众性运动,“瓜菜”没有了,于是“瓜菜代”演变为“代食品”,“代食品”指一切可以认作充饥之物的东西。

Jul 19

【天路客按】喜欢道德飚车的易老师越来越不甘寂寞了,且看白平如何脱下易中天的裤衩。

白平:易中天,你给大家认个错吧

评易中天的一篇谈认错的文章

网易的首页上推出了易中天先生的《我们为什么不认错》,便点进去看了一下。一个简单的“认错”问题,被他东拉西扯,生拉硬扯,神拉鬼扯地写了一大篇,没啥意思。但文章中有表述欠妥之处,不得不提出来说一说。

1.《论语·子张》:“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这里的君子指的是管理社会的贵族们,他们地位高贵,万众瞩目,几乎没有了隐私,一言一行都影响着国家和民众的利益,所以总是社会关注的焦点。普通人有了错误,不会引起人们普遍的关注和评论;统治者有了错误,则会被社会盯着不放,形成波及面很广的恶劣影响,就像天上的日食和月食一样,谁都能看得到,谁都会评论。统治者如果改正了错误,表现出良好的行为,同样关乎国家和民众的利益,会受到人们普遍的欢迎,获得社会的普遍敬仰。谁都不会没有错误,谁都应该改正错误,但相对于普通人而言,统治者所犯的错误具有更为恶劣的影响,而他们改正错误的行为也比普通人有更大的积极意义,所以应该比普通人更加自律和勇于改过。

这本来是一则很正常的材料,却被易中天作为论据,说是“认错曾经要资格”。谁能从子贡的那段话中看出这样的意思来呢?纯粹是胡扯。

2.易氏说:“在孔夫子的时代,君子首先是贵族,……最低一等,也是家君(大夫)之子。这就是‘士’,也叫‘士君子’。”照他的说法,孔子时代的“士”都是大夫之子,这纯粹是胡扯。他又说“士”也叫“士君子”,把两个不同的概念等同起来,纯粹是胡扯。

3.易氏说:“至于‘小人’,则根本就不存在认不认错的问题。他们只有一条出路,就是‘伏法受刑’,没资格‘自裁免辱’。这就叫‘礼不下庶人’。”这段话有四个错误,其一是将“出错”和“犯法”混为一谈,其二是说小人没资格认错,其三是说小人没资格自裁免辱,其四是说小人伏法受刑而不能自裁免辱体现的是“礼不下庶人”。这些纯粹都是胡扯。说小人没资格认错,这没人信。说小人没资格自裁,这也没人信。将出错和犯罪混为一谈,这也一眼就能看出来。说“礼不下庶人”剥夺了平民认错和自裁的权利,这得费点口舌澄清一下,不能让他把人蒙了。

“礼”是个多义词,在不同的语境中所指不同,“礼不下庶人”中的“礼”是指“礼仪”而言。一涉及到礼仪,就有花钱的问题。对于富人来说,花钱不是问题,所以就要求他们在礼仪方面中规中矩。穷人没有钱,在许多需要花钱的礼仪面前就会很尴尬。所谓“礼不下庶人”,说的是对衣食不足的庶人不能用礼仪的规范去苛刻地要求,对于他们执行礼仪方面的不足之处要理解和谅解,其根据就是“衣食足而知荣辱”。东汉的郑玄为《礼记》中的“礼不下庶人”一句作注解说:“为其遽于事,且不能备物。”唐代的孔颖达进一步解释说:“为庶人贫,无物为礼,又分地是务,不暇燕饮,故此礼不下与庶人行也。”他们的意思是说,庶人劳务很繁重,没有时间摆排场应酬;又很穷,没有钱备办礼物,所以对他们不能用礼仪的规范去苛刻地要求。

比方说你老易家境不错,儿子办婚礼,当官的亲戚都来祝贺,礼金也都很丰厚。但娃他三舅是穷农民,他来了一看礼单,当二舅的县长上了三万块的礼,他该怎么办?舍命陪君子?也随个三万?就算他只掏了一百块,你也不会笑话他吝啬寒酸吧?更何况他还得为参加这个婚礼专门买身西装,跟人借双皮鞋。即使他明明收到了请柬,也借口推托不来,大家也能体谅他的苦衷吧?其实你当初就应该不给他发请柬,事后告诉他说请柬发了,可能是邮局寄丟了,大家都省事。这就叫“礼不下庶人”,因为庶人玩不起“礼仪”这样的游戏,对他们不能强求。常言说“礼缘人情”,古人的许多做法往往有其道理可言,所谓“礼不下庶人”的规则就很合情合理,很人性化。

归根到底一句话,“礼不下庶人”和“认错”之类的事情一点关系也没有。

4.易氏说皇帝下罪己诏是表演,名为认错,实为表功;名为自责,实为标榜。这是以老易之心度古人之腹。古人是相信鬼神的,皇帝认为他的命运是掌握在“天”手里的,你认为灾害怪异等是自然现象,但皇帝则会认为那是天对他的警告,罪己诏是在对天认错,不是为了让臣民喝彩。说皇帝认错是表演,纯粹是胡扯。

5.本来“认错”只是属于个人的品行修养问题,易氏却说逼人检讨也是搞垮别人的手段,谁都担不起认错的风险,“对怀疑他人动机的被批评者,还是留有一份理解和同情”云云,让人听着总觉得味道不对,好像不认错的行为倒还有了数不清的理了,纯粹都是胡扯。

6.易氏说中国人的心理很奇怪,往往不能容忍别人出错,更不能容忍别人挑错。还说中国人的思维习惯,往往是反着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道德批判就先开始了。这样一来,谁还敢认错?只怕连账都不敢认。

动不动就说中国人这样长,中国人那样短,其他十三亿中国人不知道怎样想,反正我得表示抗议:你纯粹都是胡扯,我才不是那样的人呢。

说起“认错”,我就想起昨天和一位记者谈《于丹〈论语〉心得》中错误很多的事情,我说道:这本书的原文只有不到五万字,各类错误达五百条以上,其出错的情况到了令人不能忍受的地步,是出版史上的一个空前绝后的“奇迹”。该书可谓出版物的错误大全,标点不对,用词不当,句子不通,知识谬误,说理荒唐,逻辑混乱,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样的劣质出版物依附了《论语》这样一部重要的典籍而广为传播,其危害是综合性的,其性质非常严重,如果不召回销毁,势必继续造成对人们学习传统文化、学习语文、学习伦理等的深度戕害。

我忽然想到,这本书的序不就是易中天先生写的吗?其中说道:“于丹为我们讲述的就是这样的孔子,一位链接了多彩世界的灰色孔子。……这是我们的孔子,大众的孔子,人民的孔子,也是永远的孔子。我们需要这样的孔子。我们欢迎这样的孔子。”

把这样一本千疮百孔的破玩意儿如此高调地推荐给读者,纯粹都是胡扯。你亏心不亏心?你恶心不恶心?为于丹作伥,这不能不算是一个错误吧?这一错误的性质不可谓不严重吧?易中天先生,上文列举的六点是错不是错,咱就“见仁见智”了,这最后一个错,你认不认呢?我觉得你先别管皇帝的罪己诏是不是表演,还是先写篇罪己文,好好检讨一下自己的错误吧。

Jul 17

【天路客按】老方成了高级五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黄雀后面有猎人,猎人后面有庄子?

 人心叵测至此!谁更像五毛?

 

夏小强:唐骏到底得罪了谁?

 

近日,前微软中国公司总裁唐骏的学历“造假门”事件闹得纷纷扬扬,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一种观点认为英雄不问出处,唐骏的成功与文凭真假关系不大;另一种持相反观点认为事关诚信,必须一查到底,给公众一个交代。人们关注的焦点大都集中在唐骏是否造假的事实真相上,但是很多人都忽视了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唐骏到底得罪了谁?为什么有人拿唐骏开刀打假?此举的目的何在?

唐骏“学历门”被热炒的时间正是日前中国媒体被新一轮整肃的背景下发生的。相关部门7月13日下令在网上传播新闻禁令的媒体人将被追究,而各省宣传部门下发通知,不但重申不允许异地监督采访报导,连行之已久的与外地媒体交换稿件也被喊停。同时,微博客近一年来一直是众多大陆媒体人的集散地,有大批官方不准见报的新闻在这里被浓缩成小道消息公诸于众,也包括那些禁令。继中国部份门户网站受压暂停微博后,搜孤网站7月14日同时封锁近百个博客。

 

在这种肃杀的环境和气氛中,关于唐骏造假的新闻似乎一枝独秀,多个门户网站都开设了唐骏“学历门”专题,各种深入报导、评论一涌而上,信息流动异常通畅。试想,在中宣部对中国媒体的严控下,任何一个聚焦的比较大的新闻事件可以像唐骏“学历门”这样公开报导,很大可能是受到宣传部高层的默许首肯甚至怂恿,同时也一定有其利益的考量。

 

正如有人指出,文凭造假之风,是中国官府带头吹起的。近20年来,中国忽然“人才济济”,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硕士、博士授予国。其中很大部份是授予各级官员的。打开各级公权部门的网站,可以看到主要官员的简历,几乎人人都是硕士、博士。中国几乎所有大学,都为这些官员发放过文凭,授予过学位;包括最有名的清华、北大。同时充斥整个中国大陆的各级党校,就是自上而下的系统性“野鸡大学”。照这种情况,比唐骏更“假”的各级中共官员多了去了,为什么不去打而打唐骏?

 

下面再看看唐骏简历。唐骏在微软从一名技术员做起,花了10年时间,成为微软中国公司总裁。他虽然早在2004年就离开了微软,但他获得微软公司历史上唯一的终身荣誉总裁称号;他在2004年到2008年担任盛大网络公司总裁,让盛大从200名员工的企业,成长为拥有四家上市公司的企业;2008年,唐骏出任新华都集团总裁兼CEO,获得的“转会费”高达10亿。此前,唐骏在担任微软中国总裁的时候,年薪就超过1亿元;在担任盛大总裁的4年,收入超过了4亿,被称为中国IT界的“打工皇帝”、“中国身价最高的职业经理人”。

 

和那些官财双全的太子党和有高官背景的成功商业人士相比,已经加入美国籍的唐骏可以说是无权无势的,是靠个人奋斗成功的典型。唐骏的无权无势,打其假后不会引起太大麻烦或许是唐骏被选中的原因之一。那么,唐骏到底得罪了谁?

 

首先,功成名就的唐骏比较“高调”,高调的讲述如何通过个人的努力奋斗、发挥聪明才智取得事业的成功,成功的结果全靠自己,没有充分体现出国家的培养、党的教育,也就是没有做到像体育总局的副局长于再清对冬奥冠军周洋说的:“感谢你爹你妈没问题,首先还是要感谢国家。”

 

再者,看一段唐骏跟奥运开幕式假唱女孩林妙可的对话可能对大家有所启发:在北京电视台的“名人堂”一档节目上,唐骏给林妙可颁奖。唐骏问林妙可:“你每天上课开心吗?”她说:“很开心。”唐骏问:“你得了这个奖,想说一点什么呢?”林妙可说:“我感谢祖国、感谢胡爷爷,感谢所有的一切。”唐骏问:“这是你说的,还是你妈说的?”林妙可说:“是我们老师教我的。”唐骏问:“你想对胡爷爷说一点什么呢?”她说:“老师没有教我。”

 

唐骏这样评价林妙可说:“你看她(林妙可)的那种笑,假笑,可怕啊!一个小孩都学会假笑。这是什么呢?我们的教育,真的是填鸭式的教育在里面,就是灌输人,你不会我教你,教到你会为止,没有自我了,现在的小孩根本就没有自我了。”

 

唐骏打假打到了当局忌讳莫深的奥运造假,戳到了当局的心病和伤口,唐骏怎能不“被打假?”

 

总结如下:一些靠所谓“打假”为生并换来名气和地位的“高级五毛”,他们迎合着当局宣传部门的旨意,或者在宣传部门的授意下,发起了对唐骏的学历打假,目的之一是配合当局营造媒体网络宽松自由的气氛和假相,同时把当局厌烦的人搞臭。

 

所谓的唐骏“学历门”事件整个就是这样的一场闹剧,随着事态的发展,可能结果会出乎始作俑者所料,他们的丑态也将曝光于天下。

Jul 16

    强电弱电不能这样分

     作者:天路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e2b10100kcs2.html

    看到面朝大海网友《唐骏是“电气工程博士”》(XYS20100712),里面说:“电气工程属于能源类,俗称“强电”,相关的概念主要有:电力公司、供电局、电网、火电厂、水电厂、核电站、变电站、开关站、输电线路、配电房、发动机、电动机、变压器、照明等等。

  电子工程属于通信类,俗称“弱电”,相关的概念主要有:邮电、通讯、电信、计算机、网络、电台、电视台、电子商务、电话、手机、传真机、电视机、收音机、打印机、复印机、MP3等等。”

 

    这个说法不确切,电力(气)工程专业里面分一次回路、二次回路(二次回路指的是控制回路,如一次设备的控制回路,属于自动控制的范畴。)其中的二次回路属于弱电(安全电压以下)。

 

    譬如,电气工程的电力系统继电保护专业,并不涉及“强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唐骏是“电气工程博士”

http://xys4.dxiong.com/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1/tangjun91.txt

Jul 13

80位国际知名学者共汪晖上演滑稽戏

 
 ■ 天路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e2b10100kagg.html
 
80位国际知名学者联名给清华大学校长写信,担保汪晖绝无抄袭剽窃,用词绝然:

“None has found any indication of plagiarism no matter how loosely this word is defined.”

这仅仅就是个结论或者判断嘛,不知道这80位学者支持这一结论的论据在哪里,这些国际知名学者们连求证的功夫都忘了(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