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1

  “神医”乱世的背后乱相

   作者:天路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e2b10100j7hu.html

    昨天CCTV-2经济半小时有个节目,是关于最近红遍全国的“神医”张悟本及其团队的。

   节目从一个名曰“媒体恳谈会”的记者招待会开始。

   主办者首先公布了一个“权威的”食疗效果调查:

    “这份报告是中医科学院中医药可及合作中心按照国际社会统计学SPSS分析法,随即抽取样本6668份,合格样本584份,痊愈87份,占比14.9%;显效156份,占比26.7%;见效171份,占比29.2%;无效154份,占比26.3%;恶化16份,占比2.7%”(发布会上展示的PPT原文)。

   随后,一主持的女人口放狂言:“相信在一些科学的数据前面,一些无端的指责和一些无中生有的谎言会不攻自破”。

    到底是谁不攻自破?说实在的,这些所谓的“样本”有没有我是很怀疑的,我做最大胆的设想,权作有吧,那么,为什么样本是是6668份?怎么算出来的?调查时考虑过“病人”相关的多少个变量?什么是合格样本?为什么是584份?合格不合格的标准是什么?

    什么叫做“按照国际社会统计学SPSS分析法”?任何有点统计学尝试的人都知道SPSS是一个统计软件的名称,SPSS(Statistical Product and Service Solutions),最初该软件叫Statistical Package for the Social Sciences(社会科学统计软件包),随着SPSS产品服务领域的扩大和服务深度的增加,SPSS公司已于2000年正式将英文全称更改为“统计产品与服务解决方案”,标志着SPSS的战略方向正在做出重大调整。

    显然,SPSS不是统计方法而是统计工具,一份连这都分不清楚的“数据”,它的可信度有多大?明显就是为了应付检查不知从哪里找了个“二把刀”拙劣的制造出来的,要找你们也找个“高明”点的嘛。

    “痊愈、显效、见效、无效、恶化”的标准又是什么?节目看到最后,终于知道了答案,原来是其标准是顾客自己陈述(这是那个所谓的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可及合作中心总经理回答记者采访)那么中医科学院中医药可及合作中心是个什么机构呢?原来中医科学院中医药科技合作中心是隶属于中医科学院的一个三产机构,张悟本就是在这个三产机构的的“中研健康之家”“坐诊”,与他们合作分成利润,一个这样的下三滥机构有什么权利发布数据?

    由于张悟本在发布会完毕后再不露面,记者辗转反侧才找到了他,记者问他真实的张悟本是什么样的时,张悟本回答:“真实的张悟本就坐在面前,就一个非常活生生的人嘛,就是下岗以后通过学习把一些学到的知识想尽办法运用到生活中,很简单的一个人嘛,”

    记者问到外界是否对他误解是他说“误解肯定有,当一个新事物创出来时,会很多反对你,但是我认为,你要坚定你这个道理是对的,受点委屈很正常的,对吧,不要怕受委屈嘛,因为事实胜于雄辩嘛,也许过多少年以后,我这套理论就没准成为了最主流的,对吧?那是多么伟大的事情,所以受点委屈很正常的,我能承担的”

    当张悟本的所谓学历、中医世家、营养师的幌子掉落地下时,  其人是骗子是神医的真相好像也浮出水面。

    记者问他是不是神医时,张悟本回答:“世界上哪有神医啊,其实大家都看我就以普通人,我不是神医,食疗胜于药疗”但对“民以食为天”做了精妙的解释,为其“食疗”张目。

    记者问他是不是骗子时,张悟本回答:“我要是骗子还敢在这里坐着吗,那个骗子敢在大街上坐着,但是你说有可能有些误解,这是可以理解的”

    此时,他引用了一条他所说的“古训”:“”美誉天下必谤满天下”,历朝历代皇帝与近现代为人他都是各占一半嘛,这很正常的一个事情。”

    当被问及其他事情时,张悟本说“去问领导去吧,都是他们办的  我也不管”。

    被问到他的悟本堂停业后干什么?张悟本回答:“休息,努力学习,大家反映绿豆偏贵,我也正在趁这点功夫赶紧从书上查,从老师那也在跟很多专家沟通,怎么来找一个更便宜的东西,更让老百姓受益的东西,在发掘一个东西来替代它,正在努力去做。”

    据媒体报道,张悟本身后的的多家公司分别担当不同的策任务,从出版光盘 发行图书 到开设讲座,座谈座咨询,每个公司都从中获得不菲的收益,张悟本的讲座出场费已高达20万元,六分钟完成的养生咨询,挂号费高达2000元,这样的号已经排到了2011年3月。普通号300元,已排到了1012年3月。

    被问到利益分配时,张悟本回答说:“这个问题太简单了 税务局去查就行了”。
    被问到是否缴税时,张悟本回答说:“肯定上税,开公司能不上税嘛”。

    到此时,卫生、工商部门对张悟本一愁莫展,还无法立案。

    这些游走在法律边缘编造神话的人,驱动他们的是神话背后的利益。学会钻法律空子是他们的必杀技,那个所谓的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可及合作中心总经理说:“法无禁止就是许可的”,记者重复了一遍问他,他说:“是的”。

    张悟本现象背后还有出版商的参与,一个号称中国民间出版第一人的图书策划人,据说曾成功推出汪国真、孔庆东等“文化名人”,专门为张悟本策划了一本书,这就是火遍全国《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

    当记者问这位牛X的出版商是否负责任时,该出版商说“不相信吃绿豆吃长条茄子就能吃死人,希望中国的专家出来做个科学鉴定,我愿意做样品,我愿意每天吃五金绿豆,吃五个长条茄子,如果是有毒我愿意承担”

    看到这里忍不住想问这位万能的出版商,啥叫样品?他要做什么样品:)

    综上可见,制造张悟本想想也不难,做到这几条就够了:

    大胆、无知、刁钻、无耻。

May 29

此君是在扇自己耳光吧?

天路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e2b10100j5jn.html

大学不应该是一种简单的服务站,不是社会需要什么,你就在低水平上提供什么。
——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表示,大学应该在坚守学术研究的基础上,为社会提供高水平服务,为社会、国家甚至整个人类提供解决问题之道,而不是市场需要什么就提供什么。他认为目前中国的学术精神有所消解,对学者也会被市场经济异化为经济的机器感到担忧。 (2010-05-27)

http://xys4.dxiong.com/dajia/yangyuliang.html

杨玉良事件

——————————————————————————–

10.04.22, 董正葛、寒江雪《冒充获德国科学大奖必须受到处理—评杨玉良院士六个月的沉默》
10.01.26, 蓑笠翁《也来晒晒为什么杨玉良如此庇护张世永?》
10.01.18, 寒江雪《为什么杨玉良如此庇护张世永?》
10.01.02, 董正葛《请中央和上海调查“杨玉良获Leibniz奖”假履历在他晋升中的作用》
09.12.11, 董正葛《呼吁中央彻查“杨玉良涉嫌冒充获得Leibniz奖”事件》
09.12.01, 董正葛《“杨玉良获得Leibniz奖”的神话到底有多少种版本?》
09.11.08, 寒江雪《复旦计算机学院的乱象——根子在杨玉良》
09.11.06, 董正葛《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院士不能躲开对他所谓获Leibniz奖的质疑》
09.10.19, booksbooks《再评杨玉良院士对leibniz奖的“贡献”》
09.10.17, 董正葛《对复旦大学关于质疑“杨玉良获Leibniz奖”所作表态的声明》
09.10.14, 《华商报》专访方舟子:复旦大学校长履历有假
09.10.14, booksbooks《杨玉良院士工作对莱布尼兹奖的“贡献”》
09.10.13, 归去来兮《替杨玉良校长出招》
09.10.13, 小草《唉,中国的造假问题啊!》
09.10.11, 约客《学者老实玩不转,院士不少靠忽悠——评杨玉良院士的第一桶金》
09.10.11, ott《德国教授Spiess涉嫌鲸吞院士杨玉良的科研成果》
09.10.11, 复旦大学校长中科院院士杨玉良说:坚守我们的道德,这就是我们的使命。
09.10.09, 方舟子《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的第一桶金》
09.10.09, 德国学子《关于《请问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院士:您什么时候得过Leibniz奖?》的补充与修正》
09.10.09, suiji《杨玉良院士介绍里的Leibniz奖的说法有点过分》
09.10.07, 董正葛《请问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院士:您什么时候得过Leibniz奖?》

May 23

    中国的知识分子有良心吗

    作者:天路客
http://blog.sina.com.cn/shixueqian

    有裂痕的东西在最轻微的撞击下也会破碎(原文为拉丁语)。
    ——奥维德

    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心还是应该是社会的良心?

    在西方世界,多年来有一种挺流行的说法“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心”
   
    在中国世界,听说学者钟敬文先生曾经说过“知识分子应该是社会的良心,是社会的中流砥柱。”这样的话。

    知识分子在西方是社会的良心,知识分子在中国则应该是社会的良心,什么都与世界接轨,为什么“知识分子”迟迟不与世界接轨?个中曲折值得体会。

    5月22日新到有两篇文章:张功耀教授《对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研究生培养质量的质疑》,广州中医药大学朱泽伟《中医科研论文套路和批判(一)》,说的貌似是两件不同的事情,但在我看来则完全是一码子事:教育的失职与无能,良心的缺失与道德的泯灭。

    先说张教授的文章中说的事,文中说:

    “节目制作单位组织了同济大学医学院的学生来挺我。可是,我从他们的提问和发言中体察到了这些学生在科学精神培养、医学思维方法训练和医学常识方面传授的严重缺失。这样的研究生毕业出去,恐怕不能适应社会的需要,不能完成应该承担的医学科学任务。”、“同济大学医学院的研究生,连上述这样的医学常识和医德基础都不具备,要社会怎么能够相信这样的研究生走出校园以后能够承担起发展我国医学科学事业和治病救人的科学责任和社会责任呢?”(张功耀《对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研究生培养质量的质疑》(XYS20100522))

    “1994年,… …一个研究生来我们学校求职,人事处约我参加对这个学生的面试。我发现他的研究生成绩当中“西方马克思主义”打了85分。面试的时候我打算就这个85分,采取由浅入深的提问方式,看看这个学生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究竟知道多少。”、“遗憾的是,这个来面试的研究生,居然第一个问题就卡壳了。连一个代表人物的名字也说不出。顿时,整个面试场面非常尴尬。于是,不但这个学生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成绩值得怀疑,而且这所大学的学风状况也使我们倒抽了一口冷气。”(引文同上)

    “医学史”之类的课程,应该是医学院校本科生开的课程,当然研究生阶段也可能有专题方面的选修安排,但即使有也不会得到重视,老师不重视学生也不重视,他们只重视“有用的”,甚至有的学校根本就不开设,中医院校则只开设《中国医学史》(实际上就是一部中医史)。

     看得出,张教授的失望溢于言表,但其实却一点都不奇怪,这两个例子虽然貌似荒谬但却是“合情合理”。拿医学院校(“西医”)来说,本科就不说了,只说前些年(现在的情况不清楚)的研究生招生考试,只有一个尺度,“分数”(政治、外语、西医综合、专业、专业基础),就拿这五部分考试项目的分数高低来决定取舍(初试),面试有等额差额(这里面名堂很更多,不细说了)。实际上就考的一个记忆力,谁记忆力好谁就考得上,与考历史地理并无分别,虽然记忆力也是智力的一部分。

    这样的大环境下,赵教授似乎没有理由要求同济大学医学院的学生们素养特别高,能力特别强,虽然他们“挺”张教授很不得力:)但只单方面的责怪学生似乎也不公允,孔子不是说“教不严师之惰”嘛,张教授也有一部分责任的:)

    我就见过不少可以把一本厚厚的《内科学》翻烂的“好学生”,说倒背如流有点挖苦的意思,可什么内容在哪一页则是可以张口就来,只有这样的“飚桌子腿”者才能有考得上的绝对把握。入校以后,“科研思路与方法”之类的课程的开设也只是近些年的事情,虽然有,也大多是选修,实际上大多数学生不愿意“浪费时间”去选修,这些从学生们的“方法学”如医学统计学临床流行病学素养有多么的烂当可管中窥豹。

    至于那个去面试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就更不奇怪了,背了个高分而已,实则狗屁不通,根本不值得一提。考试范围以外的东西多一点他也是不会看的,也不会兴趣去了解,对于这类人,虽然学的文科,假如你让他考生物化学,只要划定考试范围,告诉他“标准答案”,他照样给你考个高分,来个“完美”,至于什么是生物化学,不是他们关心的事,也没兴趣关心。
     
    广州中医药大学朱泽伟《中医科研论文套路和批判(一)》一文,说的都是实情,这就是现状,即便是文中所说的那些垃圾,拿“数据”说话也只不过是近几年的事情,起码有数据了,虽然是假的:)。

    前几天看电视剧《手机》,黑转头告诉他奶奶手机多么好用,可“奶奶”就是不信,当场给在北京的白石头打电话验证,就是打不通,总是不在服务区(白石头卸掉了电池),于是,奶奶不相信手机好用,黑转头则只好“有口难辩”,这位“奶奶”的觉悟与素养与以前的他(她)们比较起来素养都是高的。

    几千年前的管仲曾经说过“不为不可成,不求不可得,不处不可久,不行不可复”(“错国于不倾之地,积于不涸之仓,藏于不竭之府,下令于流水之原,使民于不争之官。明必死之路,开必得之门。不为不可成,不求不可得,不处不可久,不行不可复。错国于不倾之地者,授有德也;积于不涸之仓者,务五谷也;… …《牧民·第一》)我曾经开玩笑说过貌似管仲已经懂得了RCT了?连可重复可验证都说出来了:)就是在今天,却还有这样的人,这是我在一个论坛看到的话,粘贴过来出处隐去:“当年俺也在死人身上找穴位,结果一无所获,最后拿活人做实验,才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天路客按:你找到活人的穴位了?你还拿活人做实验?你怎么做的说出来听听呵呵,啥叫穴位?请教 :))

    我曾写过一篇小文(天路客《中医院校培养不出有研究能力的研究生》XYS20091022),老师如此学生亦如此,反之亦然,不赘述了,顺便打听个事情,不知道广州中医药大学的校长徐志伟的“”博士”论文案”了结了没?处理结果是什么?赖文和吴丽丽两位老师可无恙?

    本人见识有限,自觉称不上“知识分子”,但愿意看到“知识分子”们担当起应该担当的社会责任,不但要会“著文章”,还要有勇气“担道义”。

    上述两文涉及的这些林林总总,虽然不一定称得上是所谓“知识分子”,但总还是被认为或者号称“读书人”,虽然“知识分子”的定义都还没个定论,但我还是愿意那知识分子的“标准”来看待他们,希望他们是社会的良心,而不是应该是社会的良心。
 
    最后的疑问:现在的中国有知识分子吗?

   2010、05、23

May 22

一个龌龊网站“转载”篡改我的文章

 
作者:天路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e2b10100j04s.html

 
天路客按:虽然大家都知道,我国“西医”的问题也很大很不少,但我这篇文章主要不是批评西医的。

 
这个龌龊网站转载我的文章不但不通知还明目张胆的篡改我的文章题目与内容,不知道该“转帖”篡改者出于何种动机与心理。

简直是没有道德更没有良心可言。

http://www.51chati.com/topic/2026/63763.html#http://www.51chati.com/topic/2026/63763.html#?2010-5-23.laixi.tk/?

May 23 10:47:51 UTC+0800 2010

捕获

我的原文:
http://xys4.dxiong.com/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1/zhongyi2754.txt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e2b10100izvf.html

May 21

这样的中医是否有道

    作者:天路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e2b10100izvf.html

    老婆对我说,她的一个的病人(罹患肿瘤<是何肿瘤我未细问>,入院时已是晚期,>)突然向其咨询起中药来,她说不清楚,于是病人及其家属先是中医科,后是打听江湖神人的秘方,我说,你劝他及家属不要相信这些东西更不要吃,安心治疗。结果还是弄来一大堆花花草草,黄绿黑白,煞是好看。

 
    我说:他们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做法却不可取,他可能把这些东西当做最后的稻草了。

 
    俗话说,盗亦有道,有些“中医”则往往盗都不如,明明不能治,却大包大揽,只为病人口袋里那可爱的“天圆地方”的孔方兄。病人无知,相信江湖传言也就罢了,但作为正规医院的中医科的“医生”不但不加劝阻,反倒推波助澜,甚至火上吹风,则就是良心问题了,岂不是盗都不如?

 
    大把的“正统”“大家”,或学院派或“江湖名门”,男男女女夸夸其谈,大谈养生长命之道,俨然生命的主宰,你方唱罢我登场,茫茫然不知何处是故乡,热闹异常,有点常识的人应该看得出,实乃是“秃子头上的虱子”了。

 
    病人损失金钱是小事,如果只是使病人损失点钱财他(她)们的罪过还小点,如果因为他(她)们耽误了治疗(虽然现代医学也不一定治得了),岂不是图财害命,盗亦无道甚至算得上是明火执仗了?

 
    一个几十年前响应毛主席号召被学院派的“名中医”,几十年来“培养”研究生若干,甚至后来其“研究生”也成了“名中医”,“治愈”病人无数,都留下了“妙手回春、效如桴鼓”的好名声,有一天他自己得了肿瘤,然而只有与其弟子们呼天抢地抱头痛哭的份,最后被老天爷收了去了事,岂不是绝妙讽刺?

   
    也许他(她)们当真有道,猫有猫道狗有狗道嘛,可以上“大讲堂”,可以写“书”,这些都是道,只不过此道非彼道,乃生财之道,非生生之道。

    无论中医西医,先做个有良心的人;

    无论罹患何种疾病,先做个明白的病人。

    这个世界也许会美好许多。

 
    泰伦斯说过:“当思想疑惑不决时,极轻的分量也会使它倒向一边或者另一边。”

 
    看来,大家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但要有准备,也许这些工作并不寂寞。

May 20

国产电视剧《五号特工组》片尾曲《天亮之前》歌词:

抹一把夜色在脸上
为我做掩藏
漂洋过海
我悄悄上路
消失在迷幻的洋场
扯一片霓虹披在身上
化作迷彩装
天亮之前
我屏住呼吸
埋伏在敌人的心脏
亲爱的人啊
请不要悲伤
临别时来不及儿女情长
让那万家灯火的安详
转告你此行的真相
亲爱的人啊
请不要悲伤
露出笑容为我壮胆量
朝着仇恨路过的方向
悄悄的打出背后一枪
悄悄地天快蒙蒙亮
地平线上阳光就要唤醒梦想

May 18

答《批判》的批判

作者:天路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e2b10100iwkc.html

本来想把题目叫做“对《对《朱家皇帝批判》的批判》的批判”,太拗口了,干脆叫“答《批判》的批判”。

claudius朋友在《对《朱家皇帝批判》的批判》一文给我的文章《朱家皇帝批判》的质疑主要集中在三点:1、关于“孤臣孽子之心”;2、朱熹是否主张摧残妇女;3、关于“因果”。且罗列了数条罪状:“误解经典,不讲证据,主观臆断,宣扬迷信,和科学精神是直接相悖的。”(《新语丝》2010年5月号),在此之前,我在论坛也看到了(http://xys.cnhub.net/bbs/read.php?id=675204),因为是非正式文章,就没有答复,现在,claudius既然把文章发到了五月号,我觉得有解释两句的必要。

首先,新语丝现在虽然是个科普网站,但还保留了文学部分,月刊就是收录这部分内容的,我也很喜欢,有时间我会经常浏览一下,只要条件允许我也会积极参加举办的活动,刚才就为“第十届“PSI-新语丝”网络文学奖评选”活动投了三篇稿件不为中奖,意在参与与支持。

我在原文引用了孟子的话: “明朝三百来年来的政权之所以如此阴暗完全是朱元璋的前因后果,从小孤苦的原因,朱元璋看人看社会完全是一片悲惨残忍的心理。孤臣孽子之心昭然若揭,正如孟子所说:“人之有德惠术知者,恒存乎疢疾。独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虑患也深,故达。””,我既然引用了,不可能不知道这句话的“正统”解释,就算按你的评语,“这里“天路客”把“孤臣孽子之心”认定为“悲惨残忍”,和孟子的意思,相差不啻十万八千里。”,你又如何判定这两者不会发生联系呢?

claudius罗列的几条罪状之意有一条是“误解经典”,我的文章哪里说是广大妇女被摧残是朱熹的《四书章句》的问题了?我没说朱熹主张错残妇女吧?我的逻辑还不至于混乱到了有人杀了人我会去责怪刀的程度,(“从“天路客” 的这段话看,似乎“广大妇女”被“极尽摧残” ,朱熹的《四书章句》难辞其咎。可是朱熹在《四书章句》里面,对妇女究竟发表了何种见解呢?我们来看:”)( 对《朱家皇帝批判》的批判),你没看到我湖面还有话吗?(“实在不能怪孔孟,否则真是冤枉了儒家文化,这一切实乃因朱元璋之流不学无术无知曲解圣人之书而致。”天路客《朱家皇帝批判》)怎能如此断章取义?到底是我误读经典还是你误读我的文章?

关于因果,claudis则简单的以“宣扬迷信”来作结(“从“天路客”的这段文字看,“天路客”的因果观是,“朱元璋和尚出身,刻薄寡恩,杀戮过重”,作孽深重,以至他的子孙也被报应,成了出家人。这样的认识,对於相信佛教的人来说,也许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发表在《新语丝》这样倡导科学的网站,却是不折不扣的迷
信。”(对《朱家皇帝批判》的批判)),我不得不说,claudis完全混淆了文学与科普的界限,即使科普文章也不能简单的“一刀切”,神啊佛啊都不能提吧?

最后,欢迎批判(“ 总之,“天路客”的短文,《朱家皇帝批判》,谬误多出,主观臆断,宣扬迷信,本身就应该受到批判。”(对《朱家皇帝批判》的批判))),既然你批判,说明你读了文章,天路客在此表示感谢,另外,对claudis朋友的认真探究精神表示由衷的敬佩。

文学作品虽然不能信口胡说,但有时不要太“理呆”,否则会失却很多兴味。

再次对claudis朋友表示感谢。
2010、05、18

May 17

“从狼耳就能看出狼与狗的区别,威风凛凛的狼耳挺拔、坚韧,而狗被人驯服后,耳朵便耷拉下来,半个耳朵遮住耳窝,远不如狼耳有气势。

据说远古的人类不喜欢狗的野性,于是经常拧狗耳朵,耳提面命,久而久之,狗的耳朵拧软了,就没有了“骨气”,狗最终变成了人类俯首帖耳的奴仆。”

节选自姜戎《狼图腾》

May 05

我与父亲有代沟

作者:天路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e2b10100impw.html

今年春节,老头从英国回来过年,新闻联播,本地新闻是必看的,我说,看这个东西干啥,都是假的不可信,可老头却充耳不闻,只当没听见,也不反驳我,该看还是看。

既然他看,有时我也陪着看,看了就难免发表点意见,发表完意见无一例外的是“吵架”。

老头在英国收不到国内电视信号,就用电脑看国内新闻,照样是新闻联播,“本地”新闻,外加天气预报。

想想老头也很可爱,我就不和他吵了,愿看啥看啥。

再过几年,我的孩子也该与我有“代沟”了。

我孩子说:爷爷,我们从来不看新闻联播的,你也别看了。
老头就说,好不看了。

过不了两分钟,肯定又换回来。
新闻联播完了换四台。

争吵的次数多了,我给老头留了个反社会的印象

同事到家里来看他,谈话的时候他说
“怎么你们一个都观点呢”

同事就说:叔叔你离开的太久了。

May 02

     天路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e2b10100ik18.html

    看到这里差点笑喷。

  “而且只有李均之研究的应力突跳才能测到这种信号。一般的应力仪器都测不到”,这位老人家连可重复可验证的基本原则都否认了,遑论地震预告!他已经离开科学太远了,老方还和他谈什么幂律分布,谈什么自组织临界现象。

还有那个地震局首席预报员孙士鋐,明目张胆的说美国的数据与中国的不一样,这个可以做两种解读,一种解释是由于某种原因某种考虑谎报瞒报歪报,另一种解释就是他也与孙振球一样,否定可重复原则。

4b44e2b1t85a884f2a4d469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