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2

夫三端之妙,莫先乎用笔;六艺之奥,莫重乎银钩。昔秦丞相斯见周穆王书,七日兴叹,患其无骨;蔡尚书邕入鸿都观碣,十旬不返,嗟其出群。故知达其源者少,闇于理者多。近代以来,殊不师古,而缘情弃道,才记姓名,或学不该赡,闻见又寡,致使成功不就,虚费精神。自非通灵感物,不可与谈斯道矣!今删李斯《笔妙》,更加润色,总七条,并作其形容,列事如左,贻诸子孙,永为模范,庶将来君子,时复览焉。

笔要取崇山绝仞中兔毫,八九月收之,其笔头长一寸,管长五寸,锋齐腰强者。其砚取煎涸新石,润涩相兼,浮律耀墨者。其墨取庐山之松烟,代郡之鹿角胶,十年以上,强如石者为之。纸取东阳鱼卵,虚柔滑净者。凡学书字,先学执笔,若真书,去笔头二寸一分,若行草书,去笔头三寸一分,执之。下笔点画波撇屈曲,皆须尽一身之力而送之。初学先大书,不得从小。善鉴者不写,善写者不鉴。善笔力者多骨,不善笔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谓之“筋书”,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多力丰筋者圣,无力无筋者病。一一从其消息而用之。

一“横”如千里阵云,隐隐然其实有形。

、“点” 如高峰坠石,磕磕然实如崩也。

丿 “撇”如陆断犀象。

乙 “折”如百钧弩发。

∣ “竖”如万岁枯藤。

? “捺”如崩浪雷奔。

勹 “横折钩”如劲弩筋节。

右七条笔阵出入斩斫图。执笔有七种。有心急而执笔缓者,有心缓而执笔急者。若执笔近而不能紧者,心手不齐,意后笔前者败;若执笔远而急,意前笔后者胜。又有六种用笔:结构圆奋如篆法,飘风洒落如章草,凶险可畏如八分,窈窕出入如飞白,耿介特立如鹤头,郁拔纵横如古隶。然心存委曲,每为一字,各象其形,斯造妙矣。

永和四年,上虞制记。

Mar 22

天路客闲谈:宗教

宗教(Religion)是什么?古罗马的西塞罗(Cicero)认为宗教源于“再聚会、组合、思考、深思”等与忽视相对之意,也就是重视。“宗教”这个概念是从日本传过来的,中国有“宗”也有“教”,唯独没有“宗教”这个概念(我说的是概念),从汉语的意思来看,宗乃是宗奉、尊奉祖宗的意思,所谓“祖有功,宗有德”,教就是教化的意思了,直且为人,将反于宗(庄子《知北游》)。可见,宗教就是关于无线、本体的探索和教化。有意思的是中国有“道”也有“德”的概念,唯独没有“道德”这个概念。还有人认为“宗教”来自“使之牢固、阻止不前之意”,总之,愿意在于强调对“对象世界”的审慎思虑。

按照佛教的说法,宗是佛弟子说的话,而教呢,是佛祖说的话(也就是经了),佛教就是Buddhism,而Buddha就是菩萨嘛,菩萨就是觉悟的意思。

神是什么?神是由人创造并支配人的生产方式与生产关系。基督教说神是什么呢,神是道路、真理、生命(John 14:6 Jesus answered, “I am the way and the truth and the life. No one comes to the Father except through me.)。神是超越有限的无限,是至善、完美,是追求、获得永恒终极目的的运动形式。伊斯兰教从来不为神画像,为什么?有形的东西是不完美的,神不能用有限的形式来表示,你是神?你是神吗?先问问自己你拉屎吗?你有肚脐眼儿吗?仅这两点你就不完美了,所以你不是神,你大概是抽疯吧?:)所以,要远离“邪教”,其实,邪教这个词儿不好,再邪他也是教啊,其原意本是Destructive Cult.更要远离巫术巫蛊,这个无非欺世盗名,骗钱骗物骗社会而已,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大都是文盲半文盲的伎俩,当然了,大的可以反政府,这个在中国古代很多例子,这些货虽然未必知道“天命玄鸟,降而生商”,但小招数还是有的:诱之以利、警之以祸、示之以威或者搞一些谶纬之言。有心人有常识的人不难识破。

那到底什么事宗教呢?泰勒斯说万物有神是宗教,释迦牟尼否认任何主宰一切的神祇,也是宗教。关键不在于有神无神,而在于又不是关于有限无限的思考,是否超越有限无限的二元对立,归心自我的是宗教,在万般无奈中祈求上苍也是宗教,可见宗教与有神无神没有关系。

康德说,宗教就是道德。当我们把所有道德责任都看做神圣的命令时,道德就是宗教。意识到它是责任,所以变的神圣,他实际上否认人格神的存在,只是把上帝视作至善(当然,现实中这是不可能达到的)、至美的绝对统一,这是伦理学界定的宗教。

费希特不同意康德,他说宗教是知识,它给人一种能力,从而使人类自身对自我有明澈的洞察,因而解答了人类最高深的问题,给思想灌输了绝对的圣洁。也就是超越有限达到无限洞察一切了:)这应该是从科学上界定宗教。

马赫说宗教就是依赖,是绝对的依赖意识,这种依赖的意识是主宰而不被主宰。但黑格尔不同意,他说依赖是宗教的话,狗最有依赖性,那狗最有宗教:)这是人性的界定。

黑格尔认为宗教是自由,是圣灵通过有限的精神,并使之变成不折不扣的自我意识。是摆脱了不自由的自由。其实就是庄子那种自由,个体主体本体为一了,这就是一种终极之境:)这个显然是哲学的界定。

费尔巴哈与孔德则说宗教是人类之爱,它的每一页都写着爱。就是说超越你我超越分别超越有限人都变得一样,人就是我我就是人没有了分别烦恼痛苦冲突也就没有了,就像佛教说的世界的一切不安定都是因为有了分别造成的。当然这种爱是无限的爱,不是你那卿卿我我,你那个在激情燃烧再无私也是有限的:)
这算情感、人际关系界定?

恩格斯说,谋事在人成事在神,他说神是由人创造的,却反过来支配人的生产关系。一切宗教都不过是支配者人们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虚幻反映(马克思这句话经常被所谓“无神论”人们拿来做文章,注意哦,这个虚幻可不是贬义词,宗教本身就是超现实的),人们其实都有一种阿Q精神,否则以你的有限、偶然、匮乏,你还活不活?所以人们都要找个理由或者说信心活下去,事实上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活着”且活的很有劲儿,活得很好:)若你不活了,要自杀,那这是个哲学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了(真正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自杀。判断生活是否值得经历,这本身就是哲学的根本问题。

胡适说,我的宗教就是不朽。:)这还是个无限的问题,但表述也不准确有失胡博士水准,在很大的意义上,所谓不朽也是有限的。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所谓三不朽,有人说王阳明是“三不朽”的圣人,但他真的不朽了吗?:)所以,所谓不朽不是个人的不朽。“大德高僧”肉身不坏不朽了吗?:)所以说,所谓不朽也逃不掉因缘和合。

宗教是一种思想实践、宗教是理性的,宗教与科学相一致,均是建立在对无限的追求基础上的,只是手段不同而已。就像爱因斯坦说的:没有宗教的科学是跛子,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瞎子(Science without religion is lame , religion without science is blind.)。

以马克思结束扯淡:

宗教是那些还没有获得自己或是再度丧失了自己的自我意识和自我感觉。
—— 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