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31

作者:天路客(听过、复述)

所以,我们从今以后,不凭着外貌(原文作“肉体”)认人了。

——哥林多后书5章16节

4b44e2b1t7743d6103461690.jpg

      有一位妇人穿着褪色的条纹裙衫,踏出波士顿火车站,她的先生穿着起了毛球的西装跟在后头,他们四处张望,慢慢地走向了哈佛大学,来到校长办公室的外厅。秘书一眼便看出这对夫妇来自乡下,他们显然与这间最高学府毫不相配,应该是找错了地方吧!那位先生缓缓地说:“我们想见校长。”   秘书想要把他们打发走,就回答说:“他一整天都很忙!”这位妇人回答说:“那我们可以等。”几个钟头过去了,秘书没有理他们,希望他们会不耐烦的自动离开,但是,他们并没有走。最后,秘书沉不住气了,只好向校长通报,他对校长说:“可能他们跟您见个面后就会愿意离开了。”校长叹了一口气,同意见见他们。

      像他这样重要的人物显然不可能为他们而浪费时间,不过,他不愿意让褪了色的裙衫和起了毛的西装破坏校长办公室外厅的形象,他板着脸,昂首阔步地走向这对夫妇,这个妇人对他说:“我们有个儿子在哈佛读过一年的书,他很喜欢哈佛,在这里他很快乐。可是,一年前,他出了意外过世了。我们夫妇想为他在校园里立个纪念。”校长略感意外,但他并未被打动,旋即不耐烦地回答说:“夫人,我们不能为每个上过哈佛而过世的学生立纪念碑。如果这样做,校园就会象墓园一样了。”妇人赶紧解释说:“不是的,不是的,我们不是要立一个石像,而是想送一栋建筑物给哈佛。”  

      校长一面打量这对穿着褪色裙衫、起毛西装的夫妇一面大声地说:“别傻了,你至少要捐五百万美金才够。”这位妇人沉默了一阵子,校长颇为自得,以为这下子可以让他们知难而退了。没想到老太太转向先生,小声地说:“办大学只需要这一点点钱吗?那我们何不自己来办一所呢?”她的先生对她点点头,而校长则是满面错愕,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史丹佛夫妇站起来走了出去,后来他们到了加州,用自己的名字盖了一所大学,这座建于一八八五年的名校是为了纪念一位哈佛所不在意的学生。

    任谁都知道“人不可貌相还是不可斗量”的道理,但是以貌取人却是人的习惯,我们也常常如此被对待。谁是看内心的呢?我们要学习如此的看待他人。

                                                                                                                            二00九年十一月一日

Oct 30

来源:光明日报(刊发时间:2009-10-29 08:00:09 )

走进北京中医药大学

高思华:中医药几千年来维护着中华民族的生命和健康,至今仍然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防病治病作用。然而,20世纪初新文化运动后中医药受到了较大的冲击,虽然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给予中医药很大的扶持,中医药机构建设和中医药教育办学规模发展到了有史以来的最好时期,但中医药乏人乏术的局面仍然存在。尤其是近年来又出现了取消中医的杂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同学们的学习积极性。

王绵之教授将中医药应用于载人航天,为航天员进行飞行前、飞行中和返回后的保健。神六航天员执行飞行任务的前3个月,无论是炎热酷暑、周末节日,他都一趟趟地前往航天城,为航天员们精心调理。他让中医药与现代航天科技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xin_0210062904240312756932.jpg

全文见:

http://www.gmw.cn/content/2009-10/29/content_1001242.htm

Oct 29

 读潘正伯《做一个正直的中国人最需要坚韧 ——读普思《浙大海归博士自杀深层次原因》有感》有感

    天路客

    自从知道涂博士的事情,心里也是颇不宁静,有千言万语想说,却不知道如何有对谁说起,又觉得说了也是白说,于是就终于没有说什么。

     看了29日新到资料潘正伯的文章《做一个正直的中国人最需要坚韧 ——读普思《浙大海归博士自杀深层次原因》有感》,决定说两句,潘的文章语言朴实无华,简短而不冗长,却说出了一个做学问的的人的“处世之道”:

    首先保护好自己:如果命都没有了就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任它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所以,从这个意义上,从一个俗人的角度我是不赞成自杀的做法的。


    坚持抱定的理想:这是一个知识分子必须要有的良心,这是这个社会还有救的前提,一个社会必须要有这样一批人,任凭社会再“残酷、无信、无情”,我自有我的信念,高贵的性格,正直的良心也是区别于市侩权归奴才之鲜明特质。

    涂博士已做古人,再评论也无益,不如让他安息,惋惜的同时,希望大家珍惜生命,想想家人也想想自己,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不要让悲剧不停的重演。

   一个扭曲的的社会迟早要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二00九年十月三十日

Oct 29

  作者:天路客

       严格説来《黄帝内经》本来不是什么专门讨论医学的书,乃古人对世界(天文地理,人文术算等等无所不包)的朴素认识。是以黄帝与歧伯的问答形式写成,分上下两部(上部《素问》、下部《灵枢》)。应该说在当时是有积极地进步意义的,代表着人类认识世界的努力。

      事实上,不只是中医,在中国好多行业都曾经掀起过研究讨论《黄帝内经》的热潮,例如天文界等,当时大有全民皆“研究”《黄帝内经》的势头,只是后来大多都没有从中得到过什么有价值的成果,其实任何一个清醒的人本来就应该预料到会有这样的“前途”,事实上也正是这样,只是中医界到现在都还没有觉悟而已,到现在还在搞所谓的“多学科研究”。

      《黄帝内经》成书以后,通过王冰等人的注解加上随意的发挥(王冰还根据自己的想象作了补充,构成了其着名的“七篇大论”,已经游荡中医界千百年了,再加上一些古代其他医家,譬如所谓的医圣张仲景与其所着《伤寒论》与《金匮要略》对《黄帝内经》的阐述(号称“以经注经”),以《黄帝内经》为所谓理论上的指导加上所谓来自于医学实践的经验性的的解释,使这本早已发了黄的老古董上升到了理论高度,也才奠定了《黄帝内经》这本书在中医界不可动摇的至高“理论”地位。,俨然成为了“最高指示”,不可随意妄动乱改。

      在这里没有必要诽谤古人,也没有理由诽谤古人,但是我们的先祖缺少“面向蔚蓝色”(《河殇》语)的勇气却是不争的事实,除了极个别的优秀人物(譬如张衡、祖冲之等)在自己的领域做出过杰出的贡献外,大多数人缺少科学探索的精神,只是坐在书斋里做些冥想、臆测、猜想、估计。至多结合几个看过的所谓病例有所发挥而已,实际上既缺少理论上的论证也缺乏经验上的有力支持。曾经有位中医药大学的挺有名气的教师告诉我说:张仲景看病时,给病人用药后如果感觉有效就留着底方,作为后来看病写书或编制方歌(方歌,中医特色!)的依据,如果无效或者病人吃了药死了或者病情更加严重了,就扔进垃圾桶,不再使用,难怪中医粉丝们振振有词的说:“我们中医都是拿人做实验做出来的,难道还不如你们西医(这个词他们用得对不对就不说了,事实上,西医也包括西方的传统医学,这里用“现代医学”比较确切)的老鼠兔子管用?非要老鼠来说话吗?”如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医也确实是那人做实验作出来的,可谓说法不虚。我想说的是,即使用同一张方子看好(好的标准是什么?不知道他们怎样解释)一万个病人,就能说是有效吗?就能说是你的人体实验(So terrible!)是成功的吗?从现代统计学的角度来说,照样没有统计意义,个案而已。

     自从张仲景写出了《伤寒杂病论》(这个名字是否正确,现在还待考,有人说应该是《伤寒卒病论》),对其注解的医家从成无己第一个开始就很难数得过来了,是为所谓的“伤寒学派”(现在的中医院校“伤寒”仍旧是一门专业,一个研究方向,从事这方面的“教授”、“博导”也是如过江之鲫、都吃着老祖宗饭),古代比较着名的有俞家言,柯琴等人。现代也有不少所谓的名家,就不多说点名了,免得难为情。

       不扯这么远了,再回到《黄帝内经》上来,据说其实不只有《黄帝内经》,还有《黄帝外经》,据说是失传了,现在找不到了。幸亏早没了,否则岂不是更麻烦,也许不但有“内经派”,再弄出个“外经派”来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吃饱了没事就喜欢臆想,拿自己脑袋里的想当然来代替科学研究与事实,这一点从历史上一些着名的医家的来历就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大多不是什么科学家,实践家,而是一些所谓的大儒,文人,所谓“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想想都可笑,把救人生死的生命科学与诗词歌赋搞到一起也确实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事实上,很多人没有成为良相也没有成为良医,反倒成了“韩信大夫”,他们的业绩倒是“功同良将”,良将者,善于杀人者也。

      还有个奇怪的现象,中医院校竟然有一门课程叫做《中医各家学说》,真理只有一个,搞什么各家学说?历史上已经证明是错的已经被证伪的就该毫不留情地抛弃,对的就大胆发扬才是正路,为什么搞一个各家学说呢?各家学说只能作为发展史来研究才对,留给历史专业岂不更好?我想事实应该是这样的,大儒们玩文字游戏,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都说在《黄帝内经》里能找到依据,只是后来人也搞不清楚到底谁是对的,索性都留下来吧。这一点从中医教科书上面就看得出来,通篇文字游戏,近乎扯澹,实际上什么也没说,等于什么也没有解决。。套用一句好玩的话就是,“中医是个筐,什么杂碎都往里装”,简直是《西游记》里的无底洞,只进不出是也,可西游记是神话,中医是现实。
     
     《黄帝内经》既然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能留下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外经》不就失传了吗?)我们应该保留,免得有人说我们数典忘宗,但保留下来做什么用呢?我建议作为文字课来研究一下还是不错的,或者作为训诂来研究,例如《伤寒论》不就有人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吗?绝对比作为“医学经典”、作爲生命科学“经典”圭臬来让人们学习更爲有用処的多,否则难免愤世加偾事,就很不好了。

    任何事物都要给它找到正确的位置,这也是科学研究的前提,也是必要的。
   《黄帝内经》现在看来已经如此不堪,在中医院校同样作为一门专业的中医基础理论只不过《黄帝内经》的一篇绪论而已,能有什么出路呢?

    《黄帝内经》如果作为文学课作为历史课来研究的话,相信会比较恰当。

     谢谢阅读

Oct 29

    天路客

    这是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个最坏的时代。

    近闻医院为防所谓“医闹”雇佣黑社会看家护院,听完无语良久。

    古书有言:

    《放翁家训》有云:“世之贪夫,欲壑难填… …”

    《史记·货殖列传》亦有云:“刺绣文不如倚市门。”意即你勤勤恳恳地做,远不及一个娼妓。

    不过,话又说回来,《南宋市长四记》里面说的“靓装迎门,争艳卖笑。”的青楼少女,贞节当然已丧失殆尽,人格也严重污染,但良心则未必出卖,比起卖友求荣,卖国图贵的不齿于人类之徒,尚许耀高尚清白一筹。

 

    当今中国,那些所谓“医生”、所谓“教师”、无良记者、愚乐戏子或喝人血、或出卖灵魂等不齿于人类者亦不在少数,,并非皆为良医、并非皆良师,药物回扣、红包、贪污科研经费等揩病人、贪国家那点油水比妓女更可怜,比戏子更可悲,尚不如上面的青楼女子,医患关系、师生关系等等关系糟糕至此,实乃世界各国之罕见、也算一方神奇的土地。

 

    上述性格下贱之人类当负主要责任,该被砍死的就被砍死吧,不能一股脑的全怪所谓“医闹”,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自己清清楚楚,良心摆的堂堂正正又何必与“黑社会”同流合污?何必雇黑社会保你安全?

Oct 27

 

4b44e2b1t76ba317e2c13690.jpg

这首词最早发表在《人民文学》一九六二年五月号。
     注释:
    【重阳】阴历九月初九叫“重阳节”。一九二九年重阳节是阳历十月十一日。这年秋天,红四军在福建省西部汀江一带歼灭土著军阀,攻克了上杭,所以词中说“战地黄花分外香”。黄花指菊花,我国古代菊花的主要品种是黄的。《吕氏春秋·季秋纪》:“季秋之月:……菊有黄华(花)。”古人常于重阳赏菊。

Oct 27

      作者:天路客

      关于26日资料中siyu网友说的想了解浙江大学“为了充分发挥中医药在预防流感中的作用,进一步有效控制流感疫情,保障全校师生的身体健康,维护校园的稳定”而对全校生生员使用的“疫苗”的临床试验情况以及是否副作用,siyu只提供了“桑菊防感汤”的名称,初一看还以为是中医治疗温病的传统中药“桑菊饮”的加减,事实上,中医也经常用“桑菊饮”来治疗感冒“咳嗽”以及一些中医所谓的“血症”(见任何一本《中医内科学》)。看了组方成分后,发现包括了“桑菊饮”的桑叶、菊花、甘草三味药。

      关于该处方,目前为止没有查到任何有价值的临床试验方面的资料。查到该中药“疫苗”的处方及用法:“该处方为桑叶、菊花、白术各6克,防风3克、生甘草2克,加水500毫升浸泡30分钟,煮沸15分钟后取汁口服,每天两次,成人每次100毫升,小儿酌减,一般服用5~7天。”、“专家还建议说,有条件的学校可按照该处方,煎汤饮用,供学生及教职工预防服用。据悉,这是我省首次针对甲型H1N1流感公布预防中药处方。”对于“桑菊防感汤”“市民反应比较平淡,也没有出现“非典”时期抢购板蓝根等类似的现象。”“中药处方“桑菊防感汤”仅供健康人群预防,特别是易感人群,包括密切接触者、在校学生服用,不作为治疗用方。”

       浙江省卫生厅应急办主任严德华说:“从前期临床试验和北京初步的接种情况来看,疫苗是安全有效的,卫生部对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接种做了大量工作,制定了详细的方案。我们对接种点有严格要求,一旦有不良反应,就有急救措施。”

      看来已经有了高尚的北京人民试用了“疫苗”,浙江人民放心便是。

      这里面做有问题的还是个甘草问题,关于甘草见方舟子文章(XYS20090913):


      ““这里最成问题的是“生甘草2克”。大剂量服用甘草的危害,国内外医学界早已知道,中外文献上有大量的报道,对此没有什么异议。甘草的主要成分是甘草酸,它具有和人体肾上腺皮质产生的激素醛固酮相似的作用,因此长期或大剂
量服用甘草可引起“假性醛固酮增多症”:由于尿量减少、体内水分储存量增加,导致水肿;身体积存过量的钠引起高血压;血钾流失过多引起低血钾症,导致心律失常,肌肉无力。电子显微镜观察表明甘草能致心肌损伤。

      甘草有类似雌激素的作用。孕妇服用甘草能导致早产。儿童服用甘草甜素片能导致乳腺发育。甘草能降低男子血液中睾酮的含量,导致阳痿、睾丸和阴茎萎缩。(具体文献见方舟子《常用中成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

      根据实验和临床的证据,为避免出现不良反应,甘草甜素(甘草酸的钾盐和钙盐)的可接受量为每日每公斤体重0.015~0.229毫克。另一项研究认为甘草酸的可接受量为每日每公斤体重0.2毫克。根据后一项研究,一个体重60公斤的人,每天服用的甘草酸不应超过12毫克,甘草酸占甘草的含量大约是5%,即每天服用的甘草不应超过0.24克。按照北京教委提供的药方,其甘草用量高达成年人可接受用量的大约9倍,更何况是给未成年人喝的。

      通俗地说,甘草是一种类似激素的药物,大剂量服用对少年儿童的危害更大。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个“漱饮中药”能对任何流感起到任何预防作用,最多只是起到安慰剂作用。但是做为安慰剂,首先必须没有任何毒副作用。北京教委组织中小学生服用已知有严重毒副作用的激素类药物,实际上是在毒害少年儿童。学生家长们为了自己的孩子的身体健康,应该加以抵制。””

Oct 26

希腊罗马神话25个常见名称对照表

米辰峰编纂(2006-09) 

 

希腊神名

罗马神名

身份职责或业绩

 

阿克琉斯

Achilleus

阿克里斯

Achilles

特洛伊战争中最勇敢强大的英雄,杀了赫克托尔;密尔弥冬人的国王佩琉斯与海仙忒提斯之子

阿佛罗狄忒[女神]

Aphrodite

维纳斯[女神]

Venus

希腊神职司美丽与性爱,罗马神增加了园艺和丰产职责;宙斯与狄奥涅之女

阿波罗

Apollon

阿波罗

Apollo

早期职司预言、医疗、射艺;晚期演变为太阳神;宙斯与勒托之子

阿瑞斯

Ares

马尔斯

Mars

战神, 宙斯与赫拉之子

阿尔忒弥斯[女神]

Artemis

狄安娜[女神]

Diana

早期职司狩猎、森林,晚期变为月亮女神;宙斯与勒托之女

雅典娜[女神]

Athena

米涅瓦[女神]

Minerva

早期职司艺术、手艺,帮助英雄;晚期变为智慧女神,女战神,雅典保护神。宙斯与墨提斯之女

阿特拉斯

Atlas

阿特拉斯

Atlas

大力神,因反叛宙斯被罚肩扛天球和地球,后指称地图集;一说乌拉诺斯与伊阿佩托斯之子

克罗诺斯

Cronus

萨图恩

Saturn

第二代天父,初司农业,后为黄金时代宇宙统治者;罗马神仅负责农业;乌拉诺斯与盖亚之子

德墨忒尔[女神]

Demeter

切勒斯[女神]

Ceres

粮食女神,第三代大地母亲神;冥后佩尔塞福涅之母;克罗诺斯与瑞亚之女

狄奥尼索斯

Dionysus

巴库斯

Bacchus

[葡萄]酒神,植物神;宙斯与塞墨勒之子

埃罗斯

Eros

库比德/丘比特

Cupid

爱神,调控性欲,一说卡奥斯Chaos之子

盖亚[女神]

Gaea

特拉[女神]

Terra

第一代大地母亲神,卡奥斯Chaos之女

哈得斯

Hades

普路托

Pluto

冥府之王,死人之主;克罗诺斯与瑞亚之子

赫菲斯托斯

Hephaestus

武尔坎

Vulcan

火神及工匠之神,宙斯与赫拉之子

赫拉[女神]

Hera

朱诺/尤诺[女神]

Juno

婚姻与生育女神,已婚妇女的保护神,诸神之母后;克罗诺斯与瑞亚之女

赫拉克勒斯

Herakles

海格立斯/赫尔库勒斯

Hercules

力大无比之神;宙斯与阿尔克墨涅之子

赫尔墨斯

Hermes

墨丘利

Mercury

通讯神,门神,保护工商、发明、旅游、盗贼;宙斯与玛亚之子

赫斯提亚[女神]

Hestia

维斯塔[女神]

Vesta

灶神,国家和家庭保护神;克罗诺斯与瑞亚之女

许普诺斯

Hypnos

索姆纳斯

Somnus

睡眠与梦幻之神,夜神尼克斯Nyx之子

奥德修斯

Odysseus

尤利西斯

Ulysses

《奥德赛》主人公,足智多谋伊达卡国王,设木马计结束特洛伊战争

波塞冬

Poseidon

尼普屯

Neptune

海神,地震之神,克罗诺斯与瑞亚之子

瑞亚[女神]

Rhea

奥普斯[女神]

Ops

第二代大地母亲神;克罗诺斯之妻,诸女神之母;乌拉诺斯与盖亚之女

乌拉诺斯

Uranus

乌拉诺斯

Uranus

第一代天父,12提坦之父,盖亚之子

宙斯

Zeus

朱庇特/尤比特

Jupiter

第三代天父,奥林匹斯12神祇之王,职司风雨雷电;克罗诺斯与瑞亚之子

 

                                                                                                          (天路客转自米晨峰博客)

Oct 26

诗/杰克·伦敦    文、摄影/天路客

“Old longings nomadic leap,    Chafing at custom’s chain;
 Again from its brumal sleep    Wakens the ferine strain.”

豆豆者,封号:第一猛犬。豆豆走失很久了,我经常想起他。

也许被人害了,有些人真TM坏!

下面这张照片是豆豆

Cry

4b44e2b1t720909b1f0e6690.jpg

Oct 25

 作者:天路客

  借口比谎言更可怕,因为借口是设了谎的谎言。

4b44e2b1t76c594b8374569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