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6

去蔽与遮蔽
 
天路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e2b101017xwv.html
 
 

     最近在某论坛看到一则“八卦”:犯罪心理学家李玫瑾,近日被爆涉嫌学历作假。来自中国警察网和百度百科的简历显示,李玫瑾1977年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而人民大学在1970年—1977年被迫关闭,1977年根本不存在人民大学。(搜狐文化)

 

     这条消息被人转载没有引起丝毫波澜,大概是大家对愚乐、专家、教授、神医这样的词汇早就免疫了,这原因应该探讨。

 

     现象学家、后现代解构主义大师海德格尔说过,事物的显现过程是一个去蔽的过程,遮蔽去除了,事物的本来面目就显现出来了。

 

     但是,从上面现象我们不难看出,有时候,过度去除遮蔽恰恰是构成了另一种遮蔽,这不能不说是一件非常吊诡的事情,是人们变得麻木迟钝了吗?以致连炒作自己的那些“戏子”们也在不断地翻新花样,一次比一次生猛?

 

     这段时间拐卖儿童,煤矿事故、学术造假、学历造假等等煞是热闹,不能不说是有很多人在关心,在关注,毕竟,方舟子也还在进行着他的伟大的事业,在这里,且不论动机论爱好者们的诘难,我一直认为,方舟子绝对不会是这个社会的一个害虫,而恰恰相反,他是一只社会的益鸟,一只啄木鸟。

 

    事物而发展有自己的逻辑,事物总是在否定自己中前进,我相信海德格尔没有错,事物在发展,事物在逻辑,方舟子的努力也没有错,我相信大多数人是有良心的,被社会遮蔽也只是暂时现象,光明还是有的,但是对曲折程度一定要有充分的估计。

卢梭说过爱你的同类,孟子也说过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我们都要爱我们的同类,我们都要对社会有信心,支持老方,直到“方舟子现象”消失的那一天。

 

   愿我们每个人都能早一天找到那条海德格尔的“林中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