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01

海德格尔的乡愁

天路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e2b10102dsis.html

哈代《还乡》卷首

Thomas Hardy

THE RETURN OF THE NATIVE

——————————————

Macmillan &.Co., London,1924.

我向“愁烦”,

  说了一声再见,

本打算,把她远远地撇在后边;

  奈她绸缪缠绵,

  笑语欢,笑语欢,

眷眷拳拳,情那样重,心那样坚。

  我想把她欺骗,

  和她隔断牵连,

啊?抛闪?她情那样重,心那样坚.①
____________________
①引自济慈《恩第敏》第四卷一七三行以下.

海德格尔在他的《存在与时间》中为了说明人的这种“忧虑”,引用了一个古罗马神话寓言故事,故事如下:

从前有一天当女神忧虑(Cura,Sorge)渡过一条河时,瞧见一地的黏土。她若有所思地从中取出一块来,动手塑造它。当她自己还在思量这个所造之物时,朱庇特(Jupiter)靠了过来。忧虑女神请他将灵魂(Geist)赋予给这块成形的黏土。朱庇特欣然将灵魂给了它。但是,当她接着想要把她自己的名字赋予给她的这个形塑物时,朱庇特却不准她这做,并要求必须被赋予他的名才行。正当忧虑与朱庇特为名称而争执之际,土地神泰鲁斯(Tellus)也冒了出来,亟欲这个形塑物被赋上她的名,因为是她提供给该物一块她的躯体。这些争执者找上农神沙图恩(Saturn)来当仲裁。然后沙图恩给予他们如下显然公正的判决:朱庇特,你因为给了它灵魂,所以你就在它死时理应接收该灵魂;大地,你因为赠与它躯体,所以你理应接收它的躯体。然而,由于忧虑首先形塑出这个生物,所以只要它还活着,忧虑就可以拥有它。不过,既然对于命名有所争执,那它不妨就叫做“homo(人)”吧,因为它是用“humus(土)”做成的。

海德格尔抛开苏格拉底,抛开柏拉图,但把我们自己也抛到了这个世界上,他的哲学充满着乡愁,难怪他要在荷尔德林的诗里面寻找家园,在他的哲学里,人们注定要返乡,但上帝死了,我们到哪里去呢?毕竟,诗意的栖居并不那么好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