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6

      稗官野史

       作者:天路客

       引子:中土教育部门就是衙门,假如某君所作有小有成就的话,奖励的方式方法就是给个官做,从教育部到大学甚至到中小学莫不如此,固有“新四化”之说,当不了官也就没了盼头,事业嘛,事业是什么? 就像有人 说的,退了休下了台也就是告别糊口的饭碗而已,至于事业,那是无论如何不会也不该有的东西。

 

       S君年龄到了,要退休了,S君的老婆也不得不从国外“学成”归国了,尽管年龄也不小了,难道可能也许大概应该算是“大器晚成”之类?出去干啥谁知道呢?!S君是校长,S君是大学校长,S君还是211大学的校长。

       尽管副校长有十几位,但大多不管教学,唯独W君因平时也算主管教学,名声也还算不错,以衙门的标准来看也算小有成就,且是863(这个数字组合也许有误,你随便组合一个数字好了,一般不会出错)课题组首席科学家,故接班希望较大,事实上W君自己也这么认为,故,大有意气风发之架势。

       忽一日,雨;常言道:山雨欲来风满楼,也该此君仕途不顺,不测之事虽只有可能发生,所谓“庙小阴风大,池浅王八多”。

      W君私下听说上峰要从外地调一个G君来任校长,心里虽然觉得是捕风捉影的事情,但心里不免暗自担心,心情毕竟不爽,很是郁闷,很是郁闷了一些日子之后,后来的事情果如传言所说,没有多久,G君风光上任,W君只好歇菜。

       既然仕途无望了,果真就此歇菜可不是W君的作风,他还有一条路可走,还有院士一条路可走,当时国内入选院士据说有两个条件,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或者某课题的首席科学家,人总要找理由活下去,对谁都一样,可毕竟没当上校长的懊恼愤恨之情还是挥之不去,总感觉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于是采取了行动,忍不住做了一个小动作,一封电子邮件飞出副校长办公室,飞出学校院墙,进了教育部有关部门的办公桌上的电脑里,邮件内容为:“!@#¥%……&”,只要在中土国混过,不需要太多见多识广你就完全可以推测出这些内容,混到衙门里的人们也非仙人,绝非性格特别高贵者,也是肉体凡胎,与平头百姓无异,就像那首歌唱的:人与人都差不多。

       不知是什么原因,这封邮件进了各高校校长的电脑里,与原件完全一样的Copy,这下子,W君彻底歇菜,首席科学家也没有为其挣来院士头衔,从此混日子,不知所终,也算W君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抑或算作利令智昏;利益当前,智商销蚀。

      特为此文为W君殇。

     以上Tale江湖野史,如有雷同,实属巧合,如若哪位大侠看了郁闷,本人概不负责,勿行追杀之事。

Oct 25

 作者:天路客

  借口比谎言更可怕,因为借口是设了谎的谎言。

4b44e2b1t76c594b83745690.png

Oct 25

去做失败者不愿意做的事

    作者:天路客

    先讲个故事。

      话说有一群雁鸭,在旅途中飞过一个四合院要停下来稍微休息,四合院庭院里的家鸭见到客人到访,立刻非常高兴的上前迎接,一群鸭子兴高采烈的聊成一堆,一些家鸭七嘴八舌地说道:“哎呀,给位这样每每天挥动翅膀累不累啊?”其他的也说:“就是说嘛,要不留下来住个一年半载,明年再飞走也不晚啊”。其中的一只雁鸭听完以后觉得有道理就留了下来,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这天他抬头望天,忽然看见一派人字形的鸟队飞过,原来,一年已经差不多了。他的同伴又飞经了这儿了,于是,他拍拍翅膀,准备飞上去跟着队伍,但是他却发现,自己怎么飞也飞不高,根本就飞不上天。这只可怜的雁鸭从此就跟着那群好逸恶劳的家鸭一起被养在庭院里,再也无法展翅高飞了。

4b44e2b1t74482411cfa1690690.jpg

(照片取自于新语丝论坛cornbug网友帖子,恕毋通知)

      这个时代有一个新鲜的现象,就是很多人会花时间去探索,询问那些名人怎么成功,这当然不是坏事,但其实,想成功还有一个更简单的方法,那就是去做失败者不喜欢做的事。很多学生书念的不好,为什么?因为他们不肯花时间、不肯下苦功夫、不愿意牺牲玩乐的时间,如果要把书念好,就去做他们不喜欢做的事,比如,多花时间下苦功夫,减少玩乐的时间,有些人做人失败,为什么?因为他不愿意付出,不懂得联络人,联系感情,或者,从来不愿意吃亏,如果期待拥抱友谊,就去做不喜欢做的事,比如,在群体之间,多给少拿,多表达关心,不要单求自己的益处。有些人创业失败,为什么?因为好高骛远,不喜欢涉猎新知,抓不到机会,或者因为性格而导致四面楚歌,如果想成功,就去做不喜欢做的事吧,比如脚踏实地、努力学习、把握机会、放下身段去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

 

      现在可以好好想想了,你身边还有哪些方面的失败者呢?他们为什么在这些方面失败呢?他们最不喜欢做的事有哪些呢?找一张纸,好好写下来。在每一个失败者的身上都是值得反思的、值得观察的。你希望你自己展翅高飞吗?你经常懊恼,摸索不到成功的法则吗?很简单,只要下苦功,去做失败者不喜欢做的事吧!你就会在无形中让你自己展翅飞翔。

 

                                                                             二00九年十月二十六日

Oct 23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晏子春秋·内篇杂下第六》)。

      新中国60年来教育的实践证明与昭示:教育体制不改变永远不会有希望,不改变就是死路一条。在现有体制下,中国是绝难培养出好学生的,几乎不可能,不只是因为好学生无法生存更因为好老师无法生存;现有体制下,更培养不出真正的科学家、培养不出技术人才,只能产生钻营拍马之徒、蝇营狗苟之辈。现有体制只能使创造性人才逐渐凋亡,使真正的人才慢慢被销蚀。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中国不是在办教育,而是在办衙门,而且是个坏衙门,坏衙门里的不是科技人才,而是投机者、取巧者、争名逐利者,是衙役、捕快、师爷等。
                                                                                                                                                                                                              ——本文题记 

      可悲的新中国“大学”及“大学教育”

       作者:天路客

       我这里所说的大学是广义的说法,即不但指实际上的高校也包括研究院等科学研究单位。很多年前,我曾经在一个生物医学论坛带着点情绪地说过:“中国从来就没有过大学。”当时我的说法大约是:中国古代的教育是只注重于知识的传授而略于对事物原因的推究,也就是对事物的原因不做或很少做研究,造成了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窘况,使很多人养成了很不健康的学风,即使出了许多所谓的“大儒”,大多对社会进步没什么作用。

      “现在呢则是不但不注重于学生人文精神的培养,也不重视科学精神的熏陶,总之现在的学校不象是教育人的,不象是培养人的,以至于对什么东西是科学的问题到现在还在讨论得热火朝天,有院士有教授有老师有学生,这很难说不是中国教育的失败。不要再奢谈什么是科学,先搞懂什么是科学精神吧,包括教育者自己,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如果你只懂得一些蝇营狗苟,钻营投机,只研究“厚黑学”而不是研究科学,你的境界就是如此的话谈什么都是言不由衷,谈什么都是扯淡!”

      近期有两件事情,讨论的似乎是热火朝天,不亦乐乎。一件事是关于“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新闻系拟从2010年起在教学计划中删除毕业论文,而以在报上发表新闻作品等有具体篇目及质量要求的毕业设计来代替”的消息,成为网络热帖,一是关于“本科毕业论文存废”的问题再次成为焦点。后又从四川大学了解到,之前的有些信息“是错误的”,学校不会取消本科毕业论文,只会优化毕业论文设计。另一件事情是关于成都媒体报道的电子科技大学之“计算机学院·软件学院”出台的新规,取消了硕士生获得学位必须先发表论文的硬性规定。有的教育工作者甚至说“这真是一个好消息!实际上,这个规定,一直遭人诟病甚至痛斥。据说,每年“两会”,都有代表、委员提出这个问题。惜乎教育当局充耳不闻,众多高校执行不误,遗患之重,令人切齿。现在,终于有高校毅然决然地把它给废了。这就有如当年雷峰塔的倒掉,让人拍手称快、欢欣鼓舞为何如!然而,让人不爽的是,官员和媒体,都把该院的这一举措,称之为“探索”。这就未免搞笑。废除一项错误的规定,怎么叫“探索”呢?只能叫“知错就改”嘛!看来,文过饰非,乃是官员的职业本能;用词不当,则是媒体常犯的错误。当然,他们也可能其实心知肚明,只不过投鼠忌器,不能不委婉其词。”

      既然是争论讨论、只要是本着务实的精神、健康的和建设性的讨论问题,其观点态度对错且不说,对于讨论问题的人我还是尊重的,要尊重人家说话的权利。至于上面提到的那位教育工作者针对“硕士研究生是否该发表论文”还说的“可见这是一项“税外收费”的规定。同时,也是一项“逼良为娼”的规定。当然,还是一项“导致腐败”的规定。”针对现状说的虽然有些道理,我觉得却也未必尽如此,有些极端了,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

      关于以上两件事,既然是争论就有赞成不赞成两派意见,否则也就没有争论,事实上也不乏长篇大论者,但是我认为其实本科生是否要写毕业论文,硕士生是否要发表论文都没有关系,问题不在这里,有什么可讨论的呢?培养科学精神,诚实做人,注重伦理学教育,这些才是大学的任务。如果连院士、教授、大学校长都坑蒙拐骗、抄袭成风的话还怎么要求学生们怎么样怎么样?这样的人怎么做的表率?被新语丝揭露出来的造假者处理了几个?这些不改变,这个国家没有希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讨论空中楼阁没有意义。大家可以在一个大的尺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国家投入的科研基金都出了些什么成果?为什么诺奖从来与中国无缘?难道不值得反思吗?当然,我不是说诺奖有多重要,但这折射出的问题太多了,一切有良心的人们不该反思吗?居然还在热火朝天的讨论本科生是否应该写毕业论文、硕士生是否应该发表文章!问题在这里吗?一大批所谓教育者自己都没有得到真正的教育,我的个人意见中国教育60年来事实上是很失败的,因为连教学生怎么诚实做人都没有做到,科学精神都没有培养起来。

      如果不讨论这些,只不痛不痒的在皮毛上面做文章没有意义,讨论个什么劲啊!21世纪的新中国教育体制,再不改变就来不及了。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面提到过;“现有体制下,中国培养不出好学生,培养不出科学家,培养不出创造性人才,只能产生钻营拍马之辈,使真正的人才慢慢被销蚀掉!中国目前不是办教育,而是办衙门,衙门产生的不是科技人才,而是投机者、取巧者、蝇营狗苟者,医疗、教育等等各行各业莫不如此,事实上,60年来的教育很失败,不改变永远不会有希望。”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晏子春秋·内篇杂下第六》)。学术环境不一样,学术土壤不一样是比也会出现不同的结局,无论你多么热血,多么有激情。

       前不久,曾经有位人大的教授说过:   ”关键是学者在衙门里头都变成奴才了,你都是衙役,你听说奴才去搞创新的嘛。”、 ”官大学问就大,你官大自己学问就大了,为什么呢?权利给他的学问,你就是这样的,你现在开学术讨论会,首先第一个讲话的是大官,大官讲完之后,我们得学习大官的精神,得引用一下。”、这个学问里面(天路客按)”产生拍马术,反正中国也盛产。”、“掐指算来,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的华人,已经有了8位,但没有一个有中国国籍。有人统计,这8位某籍华人,只有一位曾经在1950年短期在中国大陆的中学读过书,剩下的,全是在外面受的教育或者受的是过去的教育。其实,明白人都知道,1950年的大陆教育,还没有改制。” 、“我们有句成语,叫做“橘越淮北而变枳”,却不知人越过某个界限之后,也会发生好的变化。诺奖令国人悲哀,最大悲哀是,不是中国人无能,而是我们现行的教育,根本培养不出获得诺奖的人才。”

       中新社近期出台的数据简直让人摸着不着头脑:“教育部、卫生部联合举办国庆60周年成果发布会。教育部副部长郝平介绍,目前中国高校科研能力世界第五。郝平说,创建世界一流大学计划启动以来,中国高校的科研能力不断提升,按科技论文数排序,中国自2004年以来一直排在世界第五位,论文数排在世界前四位的是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看到这样的数据我不知道大家有何感想,反正我是觉得让人哭笑不得。

      中国科协发布的一个调查报告,这里边讲,55%的科技工作者表示,确切知道,确切知道自己周围的研究者有过至少一种学术不端行为。分别有43.4%、45.2%、42.0%,这都接近一半,科技工作者认为当前“抄袭剽窃”、“弄虚作假”和“一稿多投”现象相当或比较严重,认为“侵占他人成果”现象相当或比较普遍的比例高达51.2%,这就是咱们论文发表数世界第五。” 上面提到的人大的那位教授认为这说太保守了,他说”这个其实他们也是比较谦虚,其实调查的时候,我估计很多人不愿意说实话,如果真说实话的话,不撒谎的话,我觉得比例高达80%。就我知道的科研生态就这样的,怎么才百分之四十三点几,开玩笑五十几不可能的,八十几我已经很保守了,说实在的。” 他还总结了目前中国教育的”新四化”:”学术行政化、大学官僚化、校园衙门化、学者奴才化。”他说学校都是衙门,学校领导都是官员而不是教育工作者。

       方舟子前段时间应邀写过一篇文章《未来十年的中国科技图景》我认为写得很好,基本上概括了国内科研领域的现状和未来。其中说到;“中国的科研经费基本上由国家提供,而且重大的科研项目大多由政府部门先立项再由科研人员申请,政府如何资助科研项目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中国科研的未来走向。”、“这份长达4万多字的纲要几乎涵盖了科学技术的所有领域,当前科研前沿的问题都没有遗漏,紧跟世界科技潮流,并不具有多少中国特色。如果把其中关于发展中医药的寥寥几句剔除掉,也可以把它当成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规划纲要。”、“这些目标如果能够全部实现,甚至只要部分实现,中国在10年后就会成为在各个科研领域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科技强国。但是,制定雄心勃勃的规划是一回事,能否实现则是另外一回事。中国许多科技官员的思维仍然停留在计划经济的时代,认为科技发展是可以精确、定量地规划,按部就班地实现的。然而,这种类似于工程建设的做法,只适用于某些技术应用项目,这些项目的科学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也已具备了比较成熟的技术,只要有足够的经费和人手,就基本可以得到想要的结果,其实现只是个时间问题。这份规划列举的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重大科技成就,例如“两弹一星”、载人航天、杂交水稻、陆相成油理论与应用、高性能计算机等,都属于此类。”、“ 中国与发达国家差距最大的,还在于科研体制的落后。现在的科研体制仍然在沿用计划经济时代的官本位体制,学术权力掌握在行政官员手中。一批非专业出身或已脱离专业研究的行政官员决定着重大项目的资金分配和成果评估。在这种体制下,科研经费的发放就可能成为关系户的分钱游戏,有时到了荒谬的地步。”… …

       现在回到学生方面来,记得曾经有专家撰文,说要注重研究生能力的培养,其中谈到大约有这么几条:应该注重培养研究生献身科学的精神、注重培养研究生获取信息的能力、注重培养研究生的科研创新能力、注重研究生科研实践能力的培养等,我觉得这还不够,还应加上注重怎样做人的培养、注重科学精神的培养、注重科学良心的培养。

       吴冠中先生曾经写过一篇题目为“就是一个体制问题”的文章,其中的一句话很值得我们的大学深思,他说:“文化水平低决定了大学只能培养出工匠,培养不出艺术家。”这里我还要加上一句,做科研除了要有文化水平之外,还要有科学精神,还要有良心,“学术者,天下之公器也”,这里良心其实显得很重要。

       已故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1931年在清华的就职演说:“一个大学之所以为大学,全在于有没有好教授。孟子说:所谓故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我现在可以仿照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大学不在大楼而在大师、真正的大师;离开教育者自身建设、离开对学生的科学精神、离开伦理学的培养,大师从何而来?大学培养的不应该是投机取巧者,不应该是小市民,不应该是市侩,离开这些谈别的都是扯淡,浪费笔墨、徒费口舌而已,没有实质意义。

 

                                                                             二00九年十月二十四日于北京

Oct 18

钻营和贪利和傻子

天路客

【天路客按】这场小戏剧中人物的取名是按照他们的谈话以及谈话中他们各自的做事态度我给他们取的,因为我不认识他们,不可能知道他们的名字,我这样取名字也是有根有据,前辈们早就这样玩过,例如英国的约翰·班扬(见其《天路历程》)、乔叟等。同时想起了鲁迅在《野草》中的一篇杂文《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所以这样取名除了直白点感觉没什么不妥,另外,说明一点,从他们的谈话中,我了解到钻营与贪利是夫妻。按说,我偷听他们谈话有些不道德,但这实在怪不得我,因为他们说话的声音实在太高,使我无法不听见,反正我也是一个人喝酒,正郁闷着呢,索性听听解解闷。

交代完毕,演出开始。

时间:二00八年六月(这个月份或者再早些时候,一般是学生们找工作的时候)。
地点:北京
人物:钻营 (男)、贪利(女)、“傻子”(男)。

场景:北京某高校旁小饭店餐桌。

钻营:(端起酒杯面向傻子)其实你这个事情很简单,一句话:“有钱出钱,没钱脱裤子”。
贪利:(附和说)就是就是,现在都这样。
钻营:(看一眼贪利,喝一口酒,然后转向傻子)你既不想花钱又不想脱裤子,还想找到工作?!要不你把三万块钱给我,我给           你摆平,三万块钱已经算少的了。
贪利:(面向钻营)三万块钱行吗?!

傻子:(莫名其妙状,惶惶然看着钻营与贪利),哦?不会吧?怎么会这样呢?我有个不错的朋友去年博士毕业,就找了个不错         的工作,还在北京落了户口,还是个女的,人家就怎么没花钱,也绝对不会脱裤子!
贪利、钻营:(相互对视良久)这怎么可能?再说,她脱不脱裤子也不一定告诉你不是?
贪利:(看一眼傻子)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傻子:(大口大口喝酒)不可能的,你们就不要胡说了。

钻营:(得意状)我还没有办不成的事,本来就是相互利用嘛,我给他钱他给我办事,也算我利用他,他替我办事。这叫上善若         水,你看,我解决我老婆的工作问题就没遇到什么麻烦,傻帽,怎么说你都不明白呢?
傻子:(无语状)来来来,喝酒。
          … …
          … …
钻营:(志得意满状面向傻子)听我的没错,反正主意我是给你出了。
          … …
傻子:(转向柜台呼叫服务员)服务员,买单了,结账!
          … …
钻营、贪利、傻子尾随出门,去了哪个方向我不知道,因为我低着头。

         我的酒还没有喝完。
                                                                                      
                                                                                                            二00九年十月十八日

Oct 05

     天路客

     看了新到资料周方舟对《诺贝尔基金会评出史上最受尊敬的诺奖得主》一文的质疑,才发现还有这么档子事。

     既然知道了就不免有点想法:是记者不学无术还是我等无知?“爱因斯坦因其有关“光电效应”的论文,即狭义相对论而获奖。”??搞不清楚就查查文献嘛,查不了文献或者不会查文献就问问知道的相关人士嘛,既不清楚又不问还要凭想当然有把握状写成通讯稿就大有问题了!

     就像该文作者在文中所说的;”稍有高中物理常识的人都知道“光电效应”与狭义相对论完全是两码事,奇怪的是这则新闻在中国大陆和港澳等新闻网上以简繁字广为流传。不知这则新闻的原始出处在哪里。”

     “光电效应”与“狭义相对论”不但不是一回事,并且,爱因斯坦获奖时,狭义相对论甚至甚至未被提及:爱因斯坦因在光电效应方面的研究,被授予192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在瑞典科学院的公告中并未提及相对论,原因是认为相对论还有争议。(Rosenkranz Z. 李弘奎译,《镜头下的爱因斯坦》,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年 )

     新闻稿虽然不是学术论文,但也不能瞎忽悠,看来加强职业道德建设,加强科普建设实在是必要且紧迫啊!

Sep 30

zhong1.jpg

虽然月亮上面没有嫦娥,还是祝福新语丝的朋友们仲秋节快乐!

Sep 27

那年冬天

天路客

时间:冬天   地点:北京   人物:我、她,还有人群。

北京的冬天 很冷,
站台,安静却热闹。

我等待神迹的出现,随时有可能进入我视线的那趟特快,
期待火车进站的那一声长鸣,我,忘记了温度。

激情的日子过得很快,
我又来到了那个站台。

站台,寂寥且空旷,
隔着窗户通过电话说完了最后一句话。

目送火车消失在铁轨的远处,我回转身,
哦,天真冷,泪很热。

200908201622152659.jpg

Sep 22

         天路客

       写博客偶尔写写还行,每天都写,还得有内容就不是那么好玩了,因为没有那么多的积累,会感觉有压力(当然,能力强博学多闻经历丰富者除外、愚乐明星也除外),如果是转别人(无论是古人还是今人)的东西太多就是去了博客的意义,所以我还是原创为主,原创无论质量如何都应该受到鼓励。

     今天大体写写邓恩和他的诗歌,凭记忆、凭童子功随便写写,多年未接触他的诗歌了,近年来是否有新的研究进展还真是不了解,也懒得检索文献,唉,就是懒,很懒!

     约翰·邓恩是我挺喜欢的一个诗人,英国人,生活于16/17世纪,据说是一位神童,11岁进入牛津15岁进入剑桥,学法律做军人写讽刺诗,后来据说做牧师做到圣保罗教堂的教长一直到死。

     邓恩的诗是所谓“学人之诗”,特别运用了许多别具匠心的暗喻幻想隐喻之类描述,有时很新颖有时感觉牵强难解荒诞不经。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描写请人相对凝视的句子。

                                                                     对着一望,我们的眼睛

就穿在一根双股的线上。

(Our eye-beams twisted,and did thread

Our eyes upon double string.)

    但只要他想写,还是能够写出很好的诗,有一首著名的《黎明》(Break of Day),这里不引用了,也背不大出来了。

    Donne有许多的追随者,差不多采用同样的方法写诗,所谓“玄学派”诗人,Donne算个创始人呵呵。这些诗总起来说是书斋里的诗,是为少数人写的,从他们的诗歌里面,可以闻到书斋的气味。

   

附:《黎明》

且慢,亲爱的,不要起床,
发亮的不是晨光而是你的眼光。
夜幕未破,我的心却破的难受,
因为你和我啊,必须分手。
且住,否则欢乐就会消亡,
就在襁褓中消亡。

不是我翻译的,也不知道谁翻译的呵呵。
翻译了就没意思了,韵律节拍很难体现出来。

Sep 16

 朱家皇帝批判

                             ·天路客·

   “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 

                                    ————(路加福音23:34)

    明朝三百来年来的政权之所以如此阴暗完全是朱元璋的前因后果,从小孤苦的原因,朱元璋看人看社会完全是一片悲惨残忍的心理。孤臣孽子之心昭然若揭,正如孟子所说:“人之有德惠术知者,恒存乎疢疾。独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虑患也深,故达。”

    朱元璋既没有汉高祖刘邦的豁达大度也没有唐太宗李世民的雄才大略。

    更谈不上福国淑世了。

    明朝无论是比唐朝还是后来的清朝,其文治武功都黯然失色,但比宋朝强一些,因为明朝无论如何也属于一统山河的帝制政权,但三百年来,一直是朱家与宦官(太监)共有天下。

    朱元璋开始,科举兴起,规定教材朱熹的《四书章句》,后延续至清朝六百余年未变,对广大妇女极尽摧残之能,实在不能怪孔孟,否则真是冤枉了儒家文化,这一切实乃因朱元璋之流不学无术无知曲解圣人之书而致。

    朱家子孙十五六个职业皇帝,除了被太监宫女们玩弄于掌骨之间以外,几乎找不出一个对历史对社会有贡献的,朱祁镇、朱翊钧、朱由校三位皇帝倒是具有可能成为专门人才的潜质,譬如做生意搞建筑呵呵。

    朱元璋和尚出身,刻薄寡恩,杀戮过重,但其最大的缺点乃是不学无术,于治国安邦文治武功一道,措意稍少。所以朱允炆被永乐逼迫出家,最后,崇祯的断臂公主也出家为尼,也算了却了一段因果,正所谓:

   “佛门一粒米,大如须弥山;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