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ie@新语丝

Recent News

Archives

存档:7月, 2009

7月 19, 2009 @ 4:10 pm

在美国出书:自行出版

前文说到作者如果想抛开出版社自费出版自己的书,可以通过一些网上服务公司比较容易地做到。但这些服务公司收费不菲,如果出的书销量不高的话,作者几乎没有盈利的空间,甚至可能赔进不少银子。实际上,这些服务公司本身并不经手书籍的印刷和发行,他们自己不过也是一个中间商,卖的是他们对出书渠道的知识(know-how)。如果作者自己掌握了这方面的知识,就不需要这个中间人了。

也就是说,这些自费出版商的存在把传统的出书过程中的主链条(作者–经纪人–编辑人员–出版商–印刷厂–批发商–零售商–读者)削减为(作者-服务公司-印刷厂-批发商-零售商-读者)。但在今天的互联网技术基础上,作者有另一条出书途径可循,能把上述环节进一步削减,变成(作者兼出版社-印刷厂兼批发商-零售商-读者)。

 

作者兼出版社比较容易理解,就是作者一切自己动手(DIY),不仅是写书,而且要学会编辑、排版、设计封面、制作脚注索引、获取书号等等技术活,或者自己全权请人代理这些工作。同时作者自己应该注册一个公司以便于印刷厂联系沟通。

 

那么什么印刷厂兼批发商呢?这是美国出版业一个不怎么公开的秘密。在美国绝大部分即时印刷的书籍,包括前文所列的那些服务公司代出的书,都是通过一家公司印制的。这家公司的名字叫做“闪电源”(Lightning Source)。这个在外界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业务很简单,就是接受任何出版社提交的成书文件,为出版社提供即时印刷服务。文件存储在该公司的数据库里,订书单来一个,它就给你印刷装订一本,按照订书单地址发货,简单快捷,而且收费低廉。是一个纯粹的印刷服务公司。

碰巧的是“闪电源”又不是一家完全自己独立的公司,它隶属于另一家在美国鼎鼎大名的母公司:Ingram Books。这个Ingram图书公司非同小可,是美国最大的图书发行公司或批发商,在行业里具有近乎垄断的地位。美国甚至世界各地的图书零售商,从Amazon到各地书店,都依赖该公司提供书单和发行。

因此,印刷厂和批发商在这里就合二而一了。

 

更加微妙的是,Ingram多年来已经摸索出一整套电子商务的自动化处理程序。一本新书一旦进入“闪电源”的数据库,就会自动地标志位新书出现在Ingram的书单里。零售商在一两天内就能看到这本书的标题、内容简介和封面画面,它们可以因此决定是否订购。

Amazon的做法在这里有更是与众不同。做完没有实在店堂货架或存书的特殊零售商,Amazon并不需要事先决定是否向Ingram订购,它的电子程序自动地把Ingram的所有新书全部接收过来,自动在网站上为每本新书产生一个网页,Viola,一本新书就这样面世了!

奇妙的事,在这个过程中,除了“闪电源”需要先印出一本样品与作者核对保证质量以外,其他的各个环节都没有人工参与。事实上,一本书这样上市时,Ingram和Amazon都并不知道这本书的存在。他们只是一如既往地在传递数据而已。

 

由于砍去了中介的服务公司,这样的程序就给予作者相当大的盈利空间。当然,这个盈利是作者兼出版社的总盈利,是作者通过额外劳动换来的。在计算机技术发达普及的今天,作者自己做出版社工作已经不那么费劲了。以俺自己出的书为例,前面说过如果通过服务公司,或者得交付很大的起始资金,或者不得不把书价定得很贵,或者则几乎没有盈利的可能。通过上述的途径出书,投资便很微薄,书价不需要定得太高,而每卖一本书基本上能得到接近10美元的回收。虽然现在(希望是暂时的;))市场尚未打开,销量不高,没有实现多少真正的收入,但至少也可以说劳有所获,不至于白白地被各种中间人盘剥。

当然通过这个渠道出书仍然还有众多细节需要追究,这个且容后再叙。现在网上帮助作者自行出版的书籍、网站和博客等也有很多,但在英文中,“自费出版”和“自行出版”经常因为共用一个“self-publish”的词而混淆,需要仔细分辨。在这里推荐一本书Aiming at Amazon,是俺研究和出书过程的主要依据。对此感兴趣的读者不妨去买一本仔细研究。

发表于 出版业 · 5 Comments »

7月 17, 2009 @ 7:38 pm

龚小夏竞选来信

龚小夏正在竞选弗吉尼亚州的州议员,这里是她最新来信:

 

各位朋友:

自从今年初我开始投入弗吉尼亚州议会的竞选以来,一直得到来自朋友们的鼎力相助,的确令我非常感动。在大家的支持下,选举已经开始出现了有可能取胜的迹象。最明显的标志,就是上个星期这里的主要地方报纸Alexandria Times在头版刊登了关于我的经历以及选举的长篇报道,整个报道的调子非常正面,据说这种情况过去在共和党候选人那里基本没有出现过。另外,有一批民主党的地方积极分子也与我见过面,表示了他们的支持。本地的各个公共图书馆将在九月份安排我的书展,并对公众作演讲。我是以作者的身份被邀请到这些公众场合的,我的民主党对手——一位黑人女律师——并没有得到类似邀请。全国性的报纸,比如《华盛顿邮报》,上面也出现了关于我参选的报道。不久前,共和党关注地方候选人的机构GOPAC将我列为今年的六位聚焦候选人之一。

在最重要的接触选民的工作上,我和一批义务工作者已经上门去访问了大约六、七千位选民,其中大概有一半是我亲自去的。在我的选区内十二个投票站覆盖的四万六千多合格选民里面,我计划起码上门访问一万五千家。根据往年的经验,投票率一般是百分之三十五至四十。也就是说,我必须要争取到至少一万两千票才能赢。

曾经阅读过我的文章或者书的朋友们知道,我在美国政治中历来是个中间派,对两党的极端派都不认同。从参加竞选一开始,我就对共和党地方和州的委员会表示,我关注的要点,是如何限制政府的滥用选民的税金。同时,作为一个教育界人士,我最希望能够参与改革现在的教育制度,特别是中学和大学的教育。这些年来,在各种以“政治正确”为宗旨的条条框框之下,美国的教育质量在下降。学校学生的分数缩水,中学毕业生基本上找不到好的工作;大学生在校所学习的也有许多根本没有多少用处的课程。总之,整个教育体系还留在二十世纪,与二十一世纪面临全球化挑战的工作市场日益脱节。这种状况要是不改革,美国的未来令人担忧。虽然每个地区学校教育的管理由地方校董会(School Board)负责,但是州议会能够通过设定教育标准等方式来左右普通教育。在高等教育方面,州议会对于本州的公立大学的拨款和管理有决定性的影响。

到目前为止,除了争取到共和党选民的全力支持之外,我也得到了不少民主党选民的认可。我之所以能够获得来自两党的选民的支持,主要有这样几个原因。

首先是选民尊敬工作努力的人。我每天下午只要有时间,不管刮风下雨还是朗日当空,我都会出门去找选民谈话。每星期六和星期天,我会与前来帮忙的义务工作者一起逐门逐户去拜访选民。我的对手则只在酒会、公共庆祝活动等场合出现。

其次,不少选民对议会里面律师比例太高(超过一半)很不满意。弗吉尼亚的议会一年只有两个月开会,剩下的时间议员们都在自己选区内,另外有工作。绝大多数有工作的人很难一年拿出两个月的时间去开会,这对于律师来说就比较容易,而且律师们通过进入议会来为自己的律师行争取更多的生意。这样,就使得议会中懂经济的人不多,懂教育的人更少。

最后,越来越多的选民对政府开支无限制地扩大表示担心。经济不景气依旧持续,政府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并没有奏效,国家债台高筑,持续而来的各种社会改革计划又必然会导致增税的结果。我的限制政府的信念在选民中引起了许多共鸣。

如果我能够在今年十一月的选举中获胜,我将成为弗吉尼亚州议会的第一位华裔议员。这是美国最古老的议会。美国国父中的弗吉尼亚人,包括华盛顿、杰佛逊、麦迪逊、梅森等等,都曾经是这个议会的成员。

即便这次竞选不能成功,我也希望就此为亚裔移民更多地参与政治和政府决策趟出一条道路。亚裔移民介入政治——尤其是地方政治——与其他族裔比较实在太少,在地方选举时,亚裔移民的投票率往往是个位数。这也就使得亚裔移民的声音在政府决策中得不到多少反映。举例说,人们都知道亚裔关心子女教育,但是却极少看到亚裔——特别是移民——参选地方的校董会。要知道,校董会对于学校教育的课程设置和管理起着关键的作用。

我希望在这次的选举中,我能够得到华裔选民的支持。首先我希望大家能够踊跃去投票。登记投票非常容易,到自己地区的驾驶执照和汽车登记处填写申请表就行。在多数地区,每年的选举日是十一月的第一个星期二。有些地方选举则在不同的时间。这都可以到本州的选举委员会的网上查到。一个群体的投票率越高,就越容易得到关注。

另外,美国的选举的确非常贵。像我这次地方选举,以最节省的做法(包括所有的宣传材料都找最便宜的印刷厂,甚至自己制作),也需要花上十五万美元。这些钱花的地方大概是这样一个预算:

(1)      竞选经理工资:$3,200/x8=$22,400。政府另外就工资征社会保险税$438.0。共29,104

(2)      印刷宣传材料(两万份英文材料,六千份各种文字材料,五百个公路标语牌,四万个挂在门上的宣传牌,一万两千封信,一万两千个明信片,一万两千个信封),$21,000

(3)      邮费,$40,000

(4)      印刷机、电脑设备、办公用品,$2,800

(5)      政府登记和法律手续费用,$2,000

(6)      选举日监票与动员投票费用,$4,360

(7)      募捐活动经费,$12,000

(8)      交通、办公、电话、互联网等经费,$11,000

(9)      报纸、电视广告,$12,000

(10)  专职新闻发布、稿件写作人工资:$1,500/x2=3,000

(11)  义务工作者午餐、饮料:$400/x6=$2,400

总计:$14,7624

这里有几个项目需要稍微解释一下。

邮费——根据以往的调查,候选人需要与每个选民用不同的方式接触五次以上才能成功地拿到这张选票。我的选区内一半选民都住在大公寓楼里面。这些地方不允许候选人进入,只有通过寄信才能够接触到这些选民。在我开始竞选的时候,有经验的人告诉我说,邮费至少需要八万美元。我将多半的邮件变成了明信片,这样能省一些邮费。另外,我也通过支持者的安排,进入到一些大楼去参加各种活动,从而减少了邮费。

选举日监票与动员投票费用——美国最新的投票技术,是利用黑莓手机,到选举日逐个将选民叫出来投票。每个储存了所有投票资料的黑莓手机一天的费用是三百六十美元。我的选区内有十二个投票站,每个票站需要用一台手机。

募捐活动经费——在选区内的募捐活动主要目的其实不是募捐,而是吸引选民前来参加。来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往往只捐十元二十元,但是却会感到自己对候选人进行了投资。组织这些活动需要饮料、食物、租用地点等等。每次活动能够做到收支平衡就很不错了。

候选人虽然需要投入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是一般却是不从自己的竞选运动中拿工资的。

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募捐非常困难。迄今为止,我只募到了需要的款项大约四分之一。为了不在最后关头因为缺钱而无法竞选,我已经预先印好了绝大部分需要的材料,包括路标(yard sign)、汽车保险杠贴(bumper sticker)等等。这样做的结果当然是目前出现暂时的经费枯竭。我的竞选经理已经表示可以暂时不领工资,义务工作。有两位国会议员以及前州长也表示要帮助我募捐。不过,七、八月份美国人多在休假,有效的募捐活动要等到九月份才能真正展开。我希望各位华裔朋友们在这个关头上能帮忙,无论多少,大家集腋成裘,共同为亚裔移民参政开出新的道路。

我的竞选网页上有捐款的专页,大家可以用信用卡捐款。网页是www.sashagong.net。点击Donate的图标就可以到捐款网页。或者直接上https://sashagong.civichq.org/index.php?option=com_civicrm&view=Contributions&Itemid=12。如果用支票,请寄到 PO Box 23362, Alexandria, VA 22304。支票抬头写Friends of Sasha Gong

谢谢!祝各位家庭幸福、事业有成!

小夏

 

发表于 社会参与 · 1 Comment »

7月 11, 2009 @ 8:46 pm

在美国出书:自费出版

作者在无法获得正式出版社青睐的情况下仍然希望让自己的书面世,自然就得自己动手了。大多数作者在考虑自己出书时,想到的基本上是自费出版,即自己出钱让出版社印刷、发行、销售书。在一二十年前,这样做至少需要好几千美元,不是一般人负担得起。而且作者往往最后会看着一大堆印出来却卖不出去的书犯愁,没法处理。

这些年的科技发展大大改善了出书的经济考量。即时印刷的技术就在印刷成本上为作者省了一大笔。互联网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也为作者提供了自行宣传、销售的渠道,剩下的就是写作、编辑、成书和印刷这些具体的事宜了。但自费出版虽然不再至于让人倾家荡产,要想通过这一途径实现盈利,做得经济上自立则还是困难重重。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很多在网上针对作者的“出版社”公司也开始活跃起来。这些公司大体只需要作者自己把写好的书稿上传给他们的服务器,他们便可以帮助作者印刷并将成书运送给销售渠道。自然,他们会从中收取服务费用盈利。而作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成本和盈利需要自己为书定价钱。

 

这样的公司的收费通常有两种形式,其一是打包的服务,即作者选择一定的服务项目,一次性地付一笔钱。比如这方面很大的iUniverse公司就有一系列的服务组合供作者选择,从600美元到2000美元以上不等。(另一个类似的公司Xlibris最贵的服务达到13,000美元)。交了这样一大笔钱后,每本书即时印刷时就只收成本费。这样的服务对于不可能卖出很多册数的作者是一个很大的经济负担。走上自费出版这条路的作者基本上都是被出版社因为缺乏市场或质量很差等原因拒绝过的,自费出版便也不可能成为畅销书,最多是在亲戚朋友间卖上可怜的几本,为此付出几百甚至上千美元的代价实在说不过去。

另一种收费方式便是在每一本书上抽成。比如号称是低成本出书的Lulu公司,便基本上不收这样的起始费用,而作者每卖出一本书时收取一本书的费。这样作者如果没有卖出很多本时也不会太吃亏。但Lulu当然也不是吃素的。在那里印书出版成本便会高很多。比如俺自己出的那本Standoff at Tiananmen,全书316页,黑白印刷,纸质封面,如果交给Lulu出版,用他们网上的计算器便算出单册印刷成本就10.82美元,再加上其它费用,如果同样地将书定价设为18.95美元(该书现在的定价,在Amazon购买时另有折扣),算下来每本书作者只能拿到大约1.6美元。这和正式出版社给作者的稿酬差不多,但如果自费出版的作者卖不出几本的话,自然很不值得。(正式出版社一般会给作者预付相当的预订金,至少保证作者一定的最低收入。)

那么,希望自己出书的作者是否还有另外的选择呢?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抛开所有这些中间人,自力更生,完全自行出版。

 

顺便提一下,虽然这些协助作者自费出书的公司收费不菲,对于正式出书不算是最佳途径,他们,尤其是Lulu,却也在特定的情况下很有用处。比如现在大家同学聚会常常希望能写一个班史或类似的文件供大家分享并保存留念,大一点的家族也可以出版家史留给子孙。这些书销量不大,大约一二十本左右,大家也不会太在乎多花几块钱买上一本,这样的“出版”模式在Lulu那里就会水到渠成、得心应手,省了很多麻烦。

 

发表于 出版业 · 1 Comment »

Categories

Links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