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01

连老毛都不晓得自由为何物,请看他的《反对自由主义》都说了些啥:)
国人认为的自由就是为所欲为,“不服天朝所管”,想干啥就干啥,无视他人权利。
自由女神自从踏上中国就是水土不服的。

西方自由主义的神圣概念freedom 和 individualism, 一如在日本当译进中国时保留了任性胡为这样一种含义,它们成了人人为自己这一信条的附庸,正经的儒学中人对此避之唯恐不及,这里,西方个人主义的美德成为了一种无责任感的自私放纵。
——费正清《剑桥中华民国史》

专制制度的唯一原则,是轻视人类,使人不成其为人。
——马克思

其实留学过大英的严复说的很精辟,他在翻译密尔(以前译作穆勒)的《论自由》(On Liberty)时,译作“群己权界论”,咱们语言里没“自由”这个词儿,:)
搞清楚群体与个人的界限,这就是自由的精髓。

Jun 01

在我斗胆写下拿破仑生平历史的第一句话时,一股神圣的感情油然而生。这部史书谈的是自
凯撒以来最伟大的人物。他的超人之处完全在于他能义令人不可置信的速度找到新思想,完
全理智地对它们进行判断并以无与伦比的意志力加以实践。

——司汤达论拿破仑(1816年)

我想奖赏600法郎以鼓励能增加我们对电的了解的人。我要敦促物理学家们将精力集
中在物理学的这个分支上,因为依我之见,它是通往伟大的发现之路。
(指一座有几位从乳房喷水的仙女的喷泉):“把这些奶娘们拆掉。仙女是处女”
(1811年)

那个女人(指德斯塔尔夫人)教从来没想到过要思想的人或者已经忘却怎样思想的人去
思想。(1800年左右)

——波拿巴(1802年)

拿破仑理解时代的精神。作为德国人,我一直是他的最大的敌人,但是实际情况已使我同
他重归于好。他懂得艺术和科学,鄙视无知。

——贝多芬(1820年左右)

Apr 25

记得我听过一次百家讲坛,名字好像是“汉代风云人物”,传道者是河南大学文学院的王立群教授,
说到叔孙通这个名字的时候(可能是怕人家不懂?)还加了句“姓叔名孙通”(大家若不信,可以找找这段资料验证。),知道我接下来的动作是什么吗?生气地关掉电视,
不懂装懂,还不懂得藏拙,不但误人子弟还显得更加愚蠢:)

 

Apr 08

qq.jpg

Male ruff in breeding plumage,Norway.

 

Mar 12
天路客闲谈:立宪与新政

立宪,其实在当时的中国亦无可能,别看康、梁被冠以保皇党的帽子,搞得跟共和势不两立的局面,共和派如孙文流也把他们做敌人(当然,孙与梁貌似还是有些私人的交情),其实,他们也是非常激进的,他们要立的不是日本天皇,而是英国女王,但是,中国人哪里有过尊重“虚君”的传统呢?向来讲究要现钱的,在台上怎么样都行,下了台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在台上的时候叫爹都行,下了台那就成了落地的凤凰。

就是太监们也是这个德行,西太后死后,李莲英也跟着完蛋了,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安德海侍奉新太后了,这时看到李莲英(以前安德海在李莲英面前也绝对像条狗一样的)也会踹几脚,在新主子面前邀功。

后来的“新政”大有皇家被忽悠的成分在里面,因为厉行新政的前提是皇家“世袭罔替”,想想,在中国,有这个可能吗?

《论语.子路》: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孟子.尽心下》:“言不顾行,行不顾言,……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愿也”“非之无举也,刺之无刺也。同乎流俗,合乎污也。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洁。众谐悦之,自以为是,而不可与入尧舜之道,故曰:德之贼也” 。

朱熹《朱子语类》六十一卷“乡愿是个无骨肋的人,东倒西擂,东边去取奉人,西边去周全人,看人眉头眼尾,周遮掩蔽,唯恐伤触了人。”

谭嗣同在《仁学》:“二千年来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二千年之学,荀学也,皆乡愿也。唯大盗利用乡愿;唯乡愿工媚大盗 ...

Mar 12

天路客闲谈:乡愿

孔子认为乡人皆好之”的人不是好人,真正的好人是“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论语.子路》)。孔子对乡愿极为反感,正言厉色地斥之为伤害道德的人(“乡愿,德之贼也。”《论语·子路》)乡愿虚伪矫饰,言行不一,表面上来忠厚廉洁,实际上笑里藏刀,没有道德原则,是偏离“中行”最远之人。

很多人都知道孔子对乡愿的描画,殊不知孟子也为乡愿画了像:

“言不顾行,行不顾言,……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愿也”,“非之无举也,刺之无刺也。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洁。众皆悦之,自以为是,而不可与入尧舜之道,故曰德之贼也”(《孟子.尽心下》)孟子对乡愿是咬牙切齿的。

其实,乡愿也不是中华之独有,大可不必妄自菲薄,《圣经》中就有乡愿这一号,非要对号的话,那就是被耶稣称为毒蛇的种子的法利赛人(Pharisee),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Canterbury Tales)里面也有这一号(smoothman),只不过在中土更普遍一些基础更广泛而已:),以我的观察,区别仅仅在于中土是鼓励乡愿的,因为这样的人总是能够捞到好处,而在别处这样的人多次碰壁以后会慢慢改掉这个德性。

...

Mar 12

在西方古典作家笔下的人是那么的无趣,他们对人的态度(或者说定义)是那么的冷酷:

不渴而饮;四季发情。

Feb 28
全书以章回小说形式,再现了民国史,比较详细地记述了辛亥**、孙中山下野、袁世凯称帝、蔡锷讨袁、张勋复辟、五四运动、孙中山改组国民党等等重大历史事件的始末。

蔡东藩(1877-1945),浙江萧山人。1890年(光绪十六年)考中秀才。1910年赴北京朝考得中,分发福建,以知县候补,因不满官场恶习,于1911年称病归里。其后长期以写作和在小学教书为生。抗日战争爆发,他不愿意在日寇的刺刀下生活,辗转避难,颠沛流离,逝世于抗战胜利前夕。 

清朝末年,严复、夏曾佑等人看中小说的巨大社会教化作用,企图借小说宣传变法维新思想;戊戌政 变后,梁启超流亡海外,创办《新小说》杂志,提倡“小说界革 命”。自此,小说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包括“历史演义”在内的各种小说风起云涌。民国时期,此风相船,小说创作日趋势繁荣。蔡东藩是个爱国者,他为武昌起义、共和初建兴奋过,欢呼过,但不久即遭逢袁世凯窃国。蔡东藩幽愤时事,立志“借说部体裁,演历史故事”,以历史小说作为救国工具。 

自1916年至1926年的10年间,他夜以继日,笔耕不辍,陆续写成中国历代通俗演义11部,1040回,以小说形式再现了上起秦始皇,下讫民国的2166年间的中国历史,加上另撰的《西太后演义》,总计约七百余万字,成为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历史演义作家。出版以后,迅速风行,多次再版。

由于蔡东藩重视历史的真实性,反对虚构杜撰,因此,这套演义虽然通俗,但却有较高的史学价值。

...

Oct 03
啥叫国学?

天路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e2b10102dyi3.html

周予同先生早就说过,“读经”是僵尸的出祟,

胡适也说过,经学已死,经学万岁,随着科举制度在1905年的废除,不用说所谓“国学”了,经学作为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已经死了,死了归死了,毕竟它主宰过古老中国意识形态两千多年,还是可以研究的,研究的话少数人就够了,提倡所谓“读经”办什么学校就是祸国殃民了。

所谓国学(我仅指其原始意义,现在到底是什么意义我也不晓得:))最早讲的所谓国学是日 货而不是国货,所谓国粹也不是主张恢复中国固有的东西,而是借此名义宣传中国要想有出路,必须学习西方,可见,所谓国学、国粹的意思与那些不学无术的家伙(无论是谁,教授也罢、院士也罢、瘪三儿也罢)的想当然的理解正好相反,你以为所谓国学就是你家的“好”东西吗?:)

这期间涉及到的人物有:梁启超、章太炎、黄遵宪等,或者勉强再加个康有为,书或杂志有:《国学报》(实际上这个报纸< 或杂志>从未存在过)、《国粹学报》、《国故(这里的国故就多了:儒学、道学及诸子学说,所以所谓国故的意识形态色彩比较淡)论衡》等,各位“知识分子”都是考试高手,有兴趣的可以去查资料,这里也不可能说的非常清楚,我也没兴趣打字太多,但我的线索已经足够了,拿出造假“论文”的劲头儿,搞清楚不是难事儿:)

总之,国学不等于儒学,也不等于孔子传统,事实上,这也不是中国传统的主干,所谓国学绝对不是现在那些“国学”提倡者(譬如北京师范大学的所谓“教授”,娘们儿于丹等)讲的那一套狗屁东西,到底 ...

Jun 13
鲁迅的国学与西学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e2b10102dwyl.html

1956年10月1日刊《新港》第4期

署名周遐寿

收入《鲁迅的青年时代》

这篇文章的题目本来想叫作“鲁迅的新学与旧学”,因为新旧的意义不明了,所以改称“国学与西学”,虽然似乎庸俗一点,但在鲁迅的青年时期原是通行的,不妨沿用它一下子。

鲁迅的家庭是所谓读书人家,祖父是翰林,做过知县和京官,父亲是个秀才,但是到了父亲的那一代,便已经衰落了。祖父因科场案入狱多年,父亲早殁,祖传三二十亩田地逐渐地都卖掉了。在十八岁的年头上,鲁迅终于觉得不能坐食下去,决意往南京去考当时仅有的两个免费的学堂,毕业之后得到官费留学日本,这样使得他能够在家庭和书房所得来的旧知识之外,再加上了新学问,成为他后来做文艺活动的基础。现在我们便想关于这事,说几句话。

鲁迅的家庭虽系旧家,但藏书却并没有多少,因为读书人本来只是名称,一般士人“读书赶考”,目的只是想博得“功名”,好往上爬,所以读的只是四书五经,预备好做八股而已。鲁迅家里当然还要好些,但是据我的记忆说来,祖传的书有点价值的就只是一部木板《康熙字典》,一部石印《十三经注疏》,《文选评注》和《唐诗叩弹集》,两本石印《尔雅音图》,书房里读的经书都是现买的。鲁迅在书房里读了几年,进步非常迅速,大概在十六岁以前四书五经都已读完,因为那时所从的是一位名师,所以又教他读了《尔雅》,《周礼》或者还有《仪礼》,这些都是一般学生所不读,也是来不及读的。但是鲁迅的国学来源并不是在书房里,因为虽然他在九经之外多读了三经,虽然旧式学者们说得经书怎么了不起,究竟这增加不了多少知识,力量远不及别的子史。鲁迅寻求知识,他自己买书借书,差不多专从正宗学者们所排斥为“杂览”的部门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