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蔟如是说

Recent News

Archives

存档:10月, 2008

10月 30, 2008 @ 8:52 pm

美国政治的练门

如果不出意外,再过一个星期,举世瞩目的美国大选即将落下帷幕。如果还不出意外,半白半黑的奥巴马会破天荒地成为第一位黑肤色的世界上最有权力的政治家。

尽管依然时隐时现,种族歧视在美国毕竟完成了从庙堂贼和山中贼到心中贼的转换。

仍然高踞庙堂、张扬山野并顽固于心的,是美国政治的练门——宗教。

如果你赞叹于奥巴马那如簧的巧舌,你应该去欣赏一下令万人如痴如狂的现代福音布道师们。如果你无暇也无兴趣于福音布道,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总该在练英语听力时听过吧。那激情、那技巧、那忽悠,没替上帝放牧过许多信徒的人,是很难领悟和掌握的。

在马丁路德金牧师告知美国人民他的梦想之后45周年之日,奥巴马在丹佛接受了美国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提名。在他的讲演中,他运起马丁路德金般的巧舌,不仅引用圣经里的词句,而且还多次使用教会中教友们亲密的互称——兄弟姐妹——来称呼某些他试图拉拢的美国选民们。这次美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是近几十年来宗教气息最浓的一次,不仅包括许多给铁杆宗教人士出头露面机会的论坛,也包括在一些分会场让福音布道师做开始和结束的祷告。整个大会闭幕时,也由一位信众甚多的福音布道师祝福。从没熄灭过的宗教势力干政的野心,在这次大会上再一次得到充分的暴露。

据奥巴马在美国宗教大本营——南部各州散发的辟谣的小册子,他本人是个虔诚的基督徒,而且坚信祈祷的威力。他那华而不实、哗众取宠、忽悠多于逻辑和事实的讲演嘴法,与其说受了哈佛法学院的熏陶,不如说受了他二十年如一日去参加礼拜的芝加哥的三位一体联合基督教堂中周复一周非理性渲泄的感染。马丁路德金就是在类似的环境中,完善了牧师必备的煽动技巧。

这样的一个人,即将成为美国的总统。在让智力水平公认不那么高的小布什当了两任总统的美国,这一点也不稀奇。小布什能当总统,除了他代表的利益集团的怂恿,强大的宗教保守势力也罪不可没。

就像当下缺乏纠错机制的中国文化令造假骗人者如鱼得水一样,美国积厚的宗教文化令兼备聪明与诚实品质的人在政治上基本无出头之日。

在2002年著名的TED讲演中,著名英国科学家道金斯对美国评论道,

“我们看到这样一个令人惊讶的处境:美国知识界和美国选民之间巨大的鸿沟。美国顶级科学家中的绝大多数人——可能也包括整个美国知识界的大多数——关于宇宙本性的意见(主要指对进化论的认可和支持),是如此地令美国选民们讨厌,以至于没有一个候选人敢在公共选举中公开支持这些意见。如果我没有搞错,这意味着世界上最伟大国家的高级政治职位是与最够格担任这些职位的人——知识人士——无缘的,除非他们(知识人士)准备在他们的信念问题上撒谎。毫不客气地说,美国的政治机会,是基本不会青睐那些既聪明又诚实的人的。”

道金斯不在美国混饭,所以不用看美国政客的眼色行事(当然美国的真正的科学家,也可以在宪法和永久教职的保护下,不大看政客的眼色),也不用顾及美国人的脸面。他的话,犀利地指出了美国政治的练门所在。

敢于角逐总统副总统职位的美国人,是不可能同时既聪明又诚实的。

奥巴马看起来够聪明。

麦凯恩看起来够诚实。

奥巴马的竞选伙伴拜登是个天主教徒,但同时又支持堕胎。不知道他是如何把这矛盾的一对儿,统一到他的脑袋瓜中的。

麦凯恩的竞选伙伴,则离聪明或诚实都颇远。

上帝保佑美国!

发表于 杂感 · 12 Comments »

10月 24, 2008 @ 8:18 pm

共产主义的道德基础

如果马克思在天有灵,他大概会对最近席卷发达国家的金融海啸耸耸肩摊摊手歪歪头:“扮演先知实在是很无聊的一件事情。我一百好几十年前就告诉你们了。”

马克思是个唯物主义者,所以他的灵魂既不在天堂,也不在地狱。按鹰派无神论者道金斯的说法,他的灵魂(或用马克思自己的话,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以觅母(meme)的方式游荡在人类的共同记忆中。金融海啸重新唤醒了人们对共产主义幽灵的兴趣。马克思的追随者们同时也看到的新的希望——一位专营共产主义文献的德国书商欣喜地发现《资本论》在2008年前九个月里的销量是三年前年总销量的三倍,一个从500到1500的量变飞跃。当然,这个量变能否、如何、何时、何地导致质变,辩证法是不屑告诉我们的,否则就不是颠扑不灭、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了。

大部头的《资本论》超出了我的认识带宽,但一万余词的《共产党宣言》(英文版)我还是能够拨冗的。不读读这个深刻地影响了我的命运的纲领性文件,实在是对不起伟大的革命导师。

随着向那文采与激情四射的文本深处挺进,除了被辩证法武装了的哲学家的自信外,我还感受到了浓浓的道德正义情感。

在马克思战斗和生活的那个时代,有钱人——或曰资产阶级(布尔乔亚)——实在是一群不讨人喜欢的人。

看看马克思罗列的资产阶级道德败坏的罪行吧。

“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总而言之,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摘自《共产党宣言》官方中译本)

乖乖隆地冬,连“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还将“……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真是焚琴煮鹤,有辱斯文,当的起“冷酷无情”、“没有良心”、“无耻”等恶名。说起焚琴煮鹤和有辱斯文,马克思还有证据:“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呵呵,雇佣劳动者,总比被工农兵等无产阶级压在身下踩在脚下的“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臭老九”强多了吧。

可是,“田园诗般的关系”、会“神圣发作”(英文版为 the most heavenly ecstasies,更像是说吸毒后那种如仙如幻的快感)的“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又是些什么东西呢?把这些神经兮兮的东西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泡泡,有什么不道德的呢?另外,“贸易自由”(英文版为 Free Trade,自由贸易)如何能“没有良心”?

“贸易自由”,便是马克思对资产阶级自由的全部理解,那些导致了科学和工业革命的思想自由,大概是不在资产阶级自由范畴内的。因为对“贸易自由”的厌恶,马克思在他的“伟大”的社会制度蓝图中,全面禁止贸易的具体表现形式——买和卖。按马克思的逻辑链条,“买卖一消失,自由买卖也就会消失。”自由买卖一消失,自由贸易便消失,然后依赖贸易的资产阶级就自然而然地消失,从而达到“共产主义要消灭买卖、消灭资产阶级生产关系和资产阶级本身”的神圣使命。

有幸生活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华夏子孙,不会忘记“投机倒把”和“资本主义尾巴”曾不仅是丑恶的不道德的行为,而更是违法的行为,是要被无情打击、被割去的。这,当然是在伟大革命导师的理论体系指导之下理直气壮地发生的。那么黑白分明斩钉截铁的论断,人们怎么会误解和歪曲。

基于道德判断前提的逻辑链条,往往会指向一些令人匪夷所思啼笑皆非荒诞但又活生生的人间大戏的。

大概是人性使然,一个人一旦对一些人或事的某些方面产生了强烈的道德反感,那些人或事在他眼里就会全面变得面目可憎,几乎一无是处。我们伟大的革命导师也不例外。在回击反动派们对共产主义会导致家庭消亡和共产共妻的污蔑和指责时,马克思忍无可忍,义愤填膺,道德引擎转到极点:“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现代的、资产阶级的家庭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呢?是建立在资本上面,建立在私人发财上面的。这种家庭只是在资产阶级那里才以充分发展的形式存在着,而无产者的被迫独居和公开的卖淫则是它的补充。”“资产者是把自己的妻子看作单纯的生产工具的。”“我们的资产者不以他们的无产者的妻子和女儿受他们支配为满足,正式的卖淫更不必说了,他们还以互相诱奸妻子为最大的享乐。”

在男女关系上,有位中国智者总结得好:男人一有钱就变坏,女人一变坏就有钱。当然,这句话在统计意义上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这背后有很深的XX染色体和XY染色体博弈的生物根源。但是的但是,总有例外不是。不是所有的有钱男人都坏,都会把家庭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把自己的妻子看作单纯的生产工具”、“以他们的无产者的妻子和女儿受他们支配为满足”、“以互相诱奸妻子为最大的享乐”的。马克思那个时代离我们太久远了。就我们生活的时代来看,比尔盖茨的家庭就很和睦,他夫人也不大象单纯的生产工具,也没听说他调戏过哪个下属的太太。杨振宁也算是个小资产阶级(由炸药资本家设置的诺贝尔奖可不是无产阶级的东西),他的8228已经成为千古佳话,令广大无产阶级向往不已。

另外,反动派的指责也不全无道理。比如这个:“私有制一消灭,一切活动就会停止,懒惰之风就会兴起。”这里,“一切活动就会停止”有点夸张,但“懒惰之风就会兴起”则正中要害。如果不是因为“大锅饭”、“铁饭碗”不那么好吃,怎么会有后来的改革开放?

马克思无疑是个道德感极强的人。在他的时代,他看到了太多的丑恶和黑暗。出于对同类的同情,他在寻找丑恶和苦难的根源以及消除这丑恶和苦难的解决方案。但是,他强烈的道德情感,模糊了他本来就不是很强的理性的双眼。囿于时代的限制,他并不具有很多可靠的关于人类本性的科学知识,来做他思维的起点。同时,他过于信任和依赖廉价而不可靠的哲学工具(尤其是辩证法)。他的阶级斗争理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粗旷双极划分,无产阶级革命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等),明显有辩证法的对立统一规律(Law of Opposites)和否定之否定规律(Law of Negation)的痕迹。因为缺乏现代科学知识(尤其是生物学知识),他对人类的自私天性显然认识严重不足。

如本文开头所说,在《共产党宣言》中,伴随着强烈的道德正义感的,是马克思对自己思想的自信。他坚信他发现了人类社会丑恶和苦难的根源,那就是私有制;而消除这丑恶和苦难的解决方案,就是斩钉截铁毫不妥协的“消灭私有制”。

余下的,如公有制、计划经济、无产阶级专政,都是细节,都是“消灭私有制”的符合逻辑的推论。

不是“消灭私有制”的自然逻辑推论的,是他美好的最终理想——“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发表于 杂感 · 37 Comments »

10月 10, 2008 @ 11:32 pm

被推进静脉中的愚昧

人体,如地球上其它生命一样,是一架精巧复杂的生存机器。这架机器时刻不停地与环境做着物质与能量交换,以保证维持生命的众多环环相套的物理及化学过程的正常进行。这架机器不停地受到这样那样的扰动,但漫长的进化过程使得它有了种种机制,来抵御扰动,以保证生命活动的基本稳定。

有的时候,扰动是无法抵御的——比如说,当这扰动是一颗以音速飞行穿过了心脏的铅弹或是直接注射到血管里的某些中药制剂时。

人体的循环系统是一个奇迹。一个成年人体内的血管,如果全部连到一起形成一条线,大约有16万公里长,可以绕地球赤道四圈。生命活动所需的各种原材料及产生的废物,就是通过这16万公里输运到它们该去的地方。这16万公里中流动的5升左右(成年男人)的血液,全靠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泵——心脏——驱动着。正常情况下,心脏大约每分钟泵出5升血,所以注射到血液里的物质可以在一分钟左右遍历全身。

如此辛勤工作的心脏对输送救命的药(如硝酸甘油)到目的地,是个福音,但对那些不幸被博大精深政治正确的中医眷顾了静脉的中国病人,这却是个灾难。

近日发生的刺五加注射液致死事件,涉及的病人都是在注射至一定剂量时快速产生不良反应。忠实的心脏,是无法判断进入血液的物质的善与恶的。它只是快速地把被中国文化污染了的血液推向全身,同时也快速地把一些无辜的中国病人推向死亡的边缘。

有人说这次事件涉及的刺五加注射液可能受了污染,意思是如果没受污染,这些由阴阳五行君臣佐使支撑的液体就是安全的。

事实并不如此,陕西电子医院的杨金玉与王志敏在2001年发表的《刺五加注射液的变态反应分析》论文中,就较全面地列出了刺五加注射液的种种不良反应。让文章自己说话吧,“全身性过敏症是药物变态反应中发病最急、进展最快、最易引起死亡的一种。在前述21例变态反应中,最危险的是过敏性休克反应。过敏症状的出现速度因人而异,快者在注射用药后1分钟到几分钟内就可出现,慢者可在用药后几小时或2、3天才出现,但大多数出现在用药后30min左右。”

如果说三聚氰胺大规模掺入奶制品,还有些偶然因素,那么刺五加被推进中国人的静脉,则属必然——看看刺五加注射液身后那一串串令人触目惊心的国药准字吧!

我对中医的痛恨,并非简单地出于宽泛的对错误世界观以及劣质思维的厌恶。我去世母亲的静脉中,就曾被注射过与刺五加注射液类似的愚昧。

注入我母亲静脉的,是一种叫做灯盏细辛注射液的东西。灯盏细辛背后美妙的文学联想和“活血祛瘀,通络止痛”之类博大精深的中医四字经,我是深恶痛绝的。

当年没能阻止推进母亲静脉中的愚昧,是我心中永不能平的大痛。

发表于 杂感 · 7 Comments »

10月 9, 2008 @ 1:44 pm

【转】俺如是说!——评《中国元素(太蔟)》

【太蔟按:近日无暇写作,很有三聚氰胺跑到肾里阻塞尿道之痛苦。看到一个对我文章的评论,总算舒缓了一下。把它搬到这里,娱乐一下新语丝读者网诸网友。原文链接:http://ihatemosquito.blog.163.com/blog/#pn2】

太蔟其人,何许人氏?

今天从朋友处转的贴后才了解这个名字。看了他的文章《中国元素》,发现此人真不简单。

于是网上搜索了一下。原来太蔟不仅是中国人,而且是一定程度上的名人。先是查了“太蔟”这两个字,《汉典》注解是:1.亦作”太簇”。2.十二律中阳律的第二律。3.古人将十二律与十二月相配﹐太蔟配正月﹐因以为农历正月的别名。

看来,此人真的是彻头彻尾的中国人,而且不是普通的中国人,没有深厚的汉语言文字功底,哪会取这么一个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中文笔名呢?

再看,《中国元素》中的文字“前段时间的《功夫熊猫》和近日让世界人民震撼的奥运开幕式,中美联手,让中国元素突然火了起来。”看来,太蔟先生对中国的文化及其在世界舞台上的作用,一直是非常关注的。从下文中太蔟先生对《功夫熊猫》的英语台词的理解来看,太蔟先生对中外文化是无所不通,无所不精了,用“中外兼修”来修饰太蔟先生的学问,实不为过也。

“老欧的元素,是逻辑的硕果。老门的元素,则是实证的奇葩。它俩一结合,就把金木 水火土的中国元素和什么阴阳太极八八六十四卦打得稀里哗啦。曾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之上,其实还有一座大山,由老欧和老门的元素们组成的大山。义和 拳拳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鹰鼻凹目红装膝盖不会打弯的大不列颠火枪手。仔细琢磨琢磨,就连拳民们视若珍宝神明的中国元素,也是洋鬼子的盟友,要不怎会在关 键时刻抛弃了拳民们呢。”

看来,太蔟先生确实是文理皆修,无所不精。看到这里,俺不由好奇心更起,又百度搜索“太蔟”这个关键词。

“太蔟如是说”,“太蔟寻正的逻辑与常识”,“太蔟《启示录》一”,“太蔟:可笑的煮饺子文化””,“太蔟:再捅捅 哲学的马蜂窝”,……关键词索引众多,都是“太蔟言”或“太蔟云”耳耳,让人不觉肃然起敬。原来太蔟先生还是哲学家,甚至是成就非凡的思想家,古有孔子, 今有“太蔟”。俺不由得出了身虚汗,身为中国人,直至今日才知道中国有此伟人,让周围的人知道了,岂不是汗颜之极?

带着崇敬的心情,俺赶紧继续读《中国元素》。

“奥运开幕式的中国元素,除了礼乐、书法、山水画、戏剧、花拳绣腿等等这些表面功夫,还有儒教和禁不起推敲的四大发明等。”

太蔟先生想必是个百分之百的爱国者,不是爱国者哪会认真看完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呢?而且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来,太蔟先生关注了开幕式的每个细节,想必是彻头彻尾的爱国者了!

不过,俺有点怀疑太蔟先生的年龄,太蔟先生刚才给俺的印象,应该是高深莫测的教授型人物啊!难道俺猜错了?把中国几 千年的文化历史视为粪土的,除了少数“愤青”,年纪稍长些的人,也不会这么激动呀。难道太蔟是混血儿?照理说也不对呀。至少混血儿也不会把西方的舞蹈当成 是“花拳绣腿”吧?

难道他是日本人或是韩国人?只有日本人或韩国人把中国的一些文明当作是他们最早发现的,要不怎么说“禁不起推敲的四大发明等”呢?

想一想,也不对。众所周知,虽然儒教源于中国,可据可靠调查,目前儒教承继得最完好的应该是韩国和日本,可从上句话中,不难看出太蔟是对儒教抱有极度鄙视态度的。

俺真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太蔟先生究竟是何许人也!也许只有太蔟先生自己知道吧。

再看!

“这些东西,除了给人提供些娱乐消遣以及增强虚幻的民族自豪感之外,对解决中国面临的实际问题,并没有什么实质性作用。”

不知这儿的“这些东西”是指什么?是指“礼乐、书法、山水画、戏剧、花拳绣腿等等这些表面功夫,还有儒教和禁不起推敲的四大发明等”吗?

看到这儿,俺的头更大了。太蔟先生,先前您从观《功夫熊猫》后得出“乌龟大师”理论,作为知识肤浅的俺来说,太高深了,不懂。对于您老说的开幕式是表面功夫,也就罢了。对于您老说的“禁不起推敲的四大发明”说真的,作为一介平民,在教授级人物前真也不敢妄评。

可是,对上面这段话,俺可不赞成了。俗话说,俺做过农民,“民以食为天”。哎!俺就从一个农民的角度,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吧。俺记得农民扛重物的时候,边扛连“吭唷吭唷”喊几声,会感到干劲足些呀!

俺觉得,吃饭穿衣,跟看电影听音乐,看奥运鼓掌等应该没有任何冲突呀。难道说,一个人肚子饿了,非得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绞尽脑汁、挖空心思就想着咋去弄饭吃?就不许哼哼小调儿,自娱自乐,给自己打点气难道是坏事吗?

面临实际问题的时候,有一点民族自尊,自豪的感觉,难道会伤害解决问题的效率吗?

“中国更需要的,是如何用科学与民主的手段,将用于面子工程花拳绣腿上的经费花在教育、医疗、社会福利、环境污染治理、落后地区发展等更迫切更影响深远的事业上。”

俺从报上和电视上得知,奥运会的场馆,那个啥“鸟巢”、“水立方”,得到了国际高度赞扬啊!还有,奥运村被美国绿色建筑协会授予“能源与环境设计先锋金奖”。也许这是“面子工程”吧?不觉得脸上有光,中国人咋会对这些赞誉感到如此骄傲呢?

至于“花拳绣腿”,确实要不得啊!弄啥开幕式,举办啥奥运会呢!哎!几百亿人民币的奥运支出啊!要是省下来,分给每个中国人,也有几百啊!就当过年发红包,多好!要是支援穷困地区,够他们吃好睡好几年了。太蔟先生,您说对不?

“只有当把在发达国家尝试成功的关于社会治理的人类智慧结晶学学好用好后,我们才可以松一口气,把中国元素拿出来把玩观赏。在此之前,还是先把它们锁在玻璃柜中吧。”

原来,中国的几千年文明古国,只是个神话。中国的文化,只能用来把玩?可是,太蔟先生,俺不懂了。也许您学识深博, 肯定知道世界上其实存在着某种办法,把中国人脑袋里的中国元素像电脑磁盘一样先格式化,再download发达国家的人类智慧结晶。要不作为一个中国人, 岂能没有中国元素呢?

总算读完了太蔟先生的《中国元素》全文,司马迁在《史记》中谈自己观点时,总爱说“太史公曰”,太蔟先生爱以“太蔟如是说”作为开头,俺就以“俺如是说”来谈下自己的观点?

俺如是说:

一、

宝剑有双锋,事物都具有阴阳、正负、向离等两面性。用句俺听来的英语”Each coin has two sides.”来形容最贴切不过了。这是俺所能学到的最高哲学了。俺大老粗一个,也懂这个理。看事物不能片面,万物相生相克,相成相辅,普遍联系的。就如 中国的中医原理,阴阳调和。中国古代的五行说也不是凭空想象的,几千年前,中国的哲学就走在世界前沿。凭什么丑化中国的几千年文明呢?俺记得黑格尔曾说过 一句话: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有些东西在中国存在了几千年,即使西方人也在学习,为什么咱中国人反过来却去否定呢?

还有,即使西方人近几年也一直在反思,自己的教育是不是存在着严重的缺陷,要不要跟中国学。

不管是政治、经济、科学文化,中国一直在借鉴西方好的地方,并在实验。中国当代融入世界,就是一个明证。

二、太蔟先生所说的“禁不起推敲的四大发明”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四大发明不是中国的吗?难道已经有证据显示四大发明是别国的了?我只听说过,只有哈日哈韩族才会把中国发明的东西说成是日本和韩国的。

三、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成就,全世界人民有目共睹。中国在短短几十年时间里,消除了中国的大部分贫困。成为世界 第四大经济体,这一切都离不开中国领导人的英明领导,更离不开科技、教育等发展。人权、民主、环境,这一切能跟人的发展相切割吗?中国古人云:仓禀足而知 礼节。试问,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上,富庶的江浙一带,出过几个“暴民”、“反贼”?

最后,尽管儒教思想在中国长期占统治地位。儒教主张的观点之一,就是中庸。可惜,在中国几千年文明发展史上,极左或 极右的思想却多得泛滥成灾。正是这种思想,在某些历史时刻或人们平时的工作、生活中对社会或个人造成了极大损害。比如说“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让中国 发展倒退几十年。这才真是最要不得的!

所以全世界人民反对“沙文主义”(民族主义),中国人民反对极左或极右思潮,反对这几年出现的所谓“愤青”现象(太蔟先生贵庚?)。

总之,凡是有点头脑的中国人看了太蔟先生的《中国元素》。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有炒作的嫌疑。第二感觉,还是有炒作 的嫌疑!再感觉一下,还是有炒作的嫌疑。给人的感觉跟“芙蓉姐姐”、“芙蓉哥哥”、“芙蓉老爹”差不多。深处自是不敢想了,俺想太蔟先生写这篇文的目的总 不至于是为了误导国民,造成社会混乱吧?

发表于 杂感 · 9 Comments »

Categories

Links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