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蔟如是说

Recent News

Archives

7月 23, 2009 @ 7:07 pm

胡坚的胡说

中国的作家群是个文傻扎堆的地方。这个群的成员多是文科出身,再加上偏偏又不幸生在中国这片滋生文傻的神奇土地上,想不傻都难。

于是,青年作家胡坚,就顺理成章地文且傻着。

2009年07月22日《长江日报》登出一篇关于日食的访谈文章《日食的那些事儿》。胡坚在这篇文章中,用他自己的话语向我们昭示着他文傻的本质。让我们运起理性的解剖刀,分析一下他的胡言乱语吧。

“问:现在资讯发达,科学昌明,正常智力的人可能都明白日食是怎么回事。然而,专家们却不断提醒要防止迷信和恐慌心理,是不是有点关怀过度了?

……

胡坚:恐慌不是科学就可以消除的。科学作为认知世界的方法之一,和精神层面上的恐慌相比,要低一个层次。一个是技术层面,一个是精神层面,除非把技术层面上升到精神层面,但这很容易走入褊狭———英语里有个词scientism(科学主义),这个词不是褒义词。

玄学、科学都是认知世 ...

发表于 未分类 · 7 Comments »

6月 10, 2009 @ 1:01 pm

【旧帖】缺德的科学

【按:最近,方舟子用科学精神教训了一下科学松鼠会一位“温良恭俭让”的满嘴里跑火车的博士后妹妹,打翻了一些人的道德酱缸。对这位妹妹及她的拥趸,我用下面一段话来勉励勉励,

“科学,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是思想的奥林匹克;它不是小孩子玩的过家家游戏,也不是街道老大妈开的聊天会。智力残缺的、心理素质有问题的、高血压心脏病的、有大慈悲心肠的、见不得血光的、想归隐山林与世无争的,都不适合玩这个游戏;如果勉力为之,必将自取其辱、自取其痛,正如一个老头子硬要和刘翔跑一百一十米栏。”

这段话,摘自我两年半以前写的《缺德的科学》。翻出这篇旧文,也算是对科学松鼠会的一次免费科普。】

缺德的科学

参加过真正意义上的(而非敷衍了事走过场的)学位答辩或学术会议的,不管是台上的还是台下的,都不会忘记那股火药味。台上的思想完全裸露着,像一头失了群的 ...

发表于 科学与科普 · 4 Comments »

5月 21, 2009 @ 3:48 am

缺大德的中国文化

在我长大的东北某个小地方,说一个人缺德,是很严重的指责。比如某个男生给自己心仪的女生写个纸条,暧昧地表明想搞对象的意愿,在那授受不亲、桌上划三八线的年代,往往要被对方含羞忍辱地告到老师那儿,然后被冠以“耍流氓”或是“缺德”的称号。德缺得比较大的,比如通奸,我们那儿有个专用称呼——搞破鞋的。男女私情和破鞋有什么理论上逻辑联系,我到现在也搞不太清,但在我小时候,搞破鞋的要被抓获,是要挂破鞋剃阴阳头游街的。也许男女私情和破鞋的关系,是个经验的关系。在不可考的过去,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被族人赋以惩治通奸男女的重任,绞尽脑汁后想起经常被自己鄙弃的破鞋,于是灵机一动,那对狗男女脖子上就多了几双破鞋。挂破鞋这种象征性的惩罚,总比绑在一起沉潭要人道些。我们得感谢这位假想的心软的老先生。

搞破鞋比写情书缺的德要大些。但真正严重的 ...

发表于 中医批评 · 9 Comments »

5月 19, 2009 @ 6:28 pm

猪流感随想

“必也正名乎!”世卫组织已经为猪流感正了名,给了无辜的没有人权的猪们一个说法。我本应顺应潮流,叫上一句不痛不痒客观中性的“甲型H1N1流感”,但总觉得还是“猪流感”这个叫法更亲切,更有生活气息。这就比如,与其叫“法律认可亲戚朋友喝过酒随过礼的基本由德国车组成的婚礼车队阻碍过交通的为了传递遗传物质而走到一起的异性配偶”,不如叫“老公”、“老婆”、“老不死的”、“杀千刀的”、“心肝宝贝儿”等等来得亲切。

代表了广大中国人民最基本利益、代表了最先进文化、代表了最先进生产力的卫生部长兼院士陈竺同志坚定了我叫猪流感的信念。他那八角猪肉防流感的论断,是要进罄竹难书的史册的。

想 ...

发表于 中医批评 · 6 Comments »

3月 21, 2009 @ 2:22 am

声援水博斗文傻

我从不掩饰我对文傻的蔑视和厌恶,一有机会就对他(和或她;以下统称他)们口诛笔伐。我认为,不管他们出于何种“高尚”的动机,他们那经常罔视事实不顾逻辑的言行,简直就是在祸国殃民。如果我获得了相当的政治权力和舆论影响力,我会在法律和人道允许的范围内对他们——尤其是那些拥有了一定政治权力和舆论影响力的文傻——进行压制。

这种态度,乍听起来似乎有些不人道。但这只是小小的不人道,是为了大大的人道——让干细胞研究、克隆技术、转基因食品、水力发电等科技成果尽早造福四方。

文傻这种东西,你对他们太人道,他们还给你的是不人道。如果我们对他们采取一种放任宽容的态度,那就如伟大领袖的谆谆教导:“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当然,伟大领袖对灰尘的判断标准与我有些不同,以至于让一群 ...

发表于 杂感 · 11 Comments »

3月 15, 2009 @ 9:18 am

北川地震遗址纪行

Life goes on at Beichuan.

Prayers

Twisted childhood

Unresolved tension

Memorial

A messenger of the mountain

Blooming on the ruin

...

发表于 杂感 · 1 Comment »

3月 13, 2009 @ 1:44 pm

关于环保系列食物与能源问题的改正

在最近的“环保及食品安全知识系列问答(八)——家庭节能”中的

“问:一个典型的中产阶级城市三口之家每年平均消耗多少能源、水和食物?

答:一个人一生要消耗的食物,总重量与六头大象相仿。平均到年,一个成年人大概要吃掉88公斤肉(家畜、家禽和鱼)、113公斤鸡蛋、270公斤奶制品、34公斤脂肪、90公斤面粉和谷物以及320公斤的水果和蔬菜。把这些分类加到一起,一个成年人一年要吃掉近2吨食物。

一个三口之家,如果假设孩子食量是父母的一半,那么全家每年要吃掉近5吨食物。

这个家庭每年水的消耗,大约为16万公升,也就是160吨。

能源方面,在美国平均家庭年耗电量约为1万度。考虑到中国中产阶级家庭居住条件与美国的差异,我们给打个8折,那年耗电量约为8000度。”

我犯了几个错误。在此纠错,以正视听 ...

发表于 科学与科普 · 11 Comments »

2月 28, 2009 @ 6:54 pm

to xys-tech: 导入WXR文件的大小限制及我的建议

我从新语丝读者网导出的WXR文件为3.5MB。在试图将它导入此网站时,遇到服务器端设置的大小限制(2.2MB)。建议管理员将 PHP.INI 文件中的 post_max_sizeupload_max_filesize 参数值调至 8M 或更多。相关信息,请参见此网页

辛苦了!谢谢。

发表于 未分类 · 6 Comments »

11月 26, 2008 @ 2:14 am

读者网来了个弱智mzll

博客名为mzll。下面是其中《驳太簇的》一文的节选。精彩片段:“目标和产品产物成果”、“人类世界广大社会科学工作者专家学者”。

“ 已经有大量的科学方法都已经不断的证明了;民主当然也是科学。民主是什么?其实民主不过是科学在社会学的应用罢了。我们之所以提倡民主,是因为民主是人类 科学在社会科学领域的目标和产品产物成果。虽然民主自由是个古老的概念,但是我们现在今天人类说民主自由概念,除了特别声明,都已经是指现代民主自由的思 想和方法法律等。它是百年来,人类世界广大社会科学工作者专家学者,根据大量科学工具数学模型研究的结果,它已经是今天全球社会科学工作者专家学者的主流 观点和完整严密的思想体系。这如同”医学”虽然是个古老的概念,但是我们现在说医学概念,都是专指现代科学在医药领域的目标和产品完整严密的现代寻证医学 体系。”

更令人奇怪的是,如此弱智的一篇文章,竟得分“7 votes, ...

发表于 杂感 · 21 Comments »

11月 25, 2008 @ 9:31 pm

启蒙2.0和被推下神坛的哲学

现在在欧美,正进行着一场新的思想解放运动。为和 Web 2.0 及 Science 2.0 呼应,这场运动被命名为启蒙2.0(Enlightenment 2.0)。

除了零星的对“Enlightenment 2.0”的使用外,真正使这个说法光大的是由The Science Network (TSN,一个非营利的基于网络的推倡科学的组织。网址http://thesciencenetwork.org/)主办的名称为“Beyond Belief”的系列研讨会。这个研讨会到今年为止开了三届,开会时间为10月或11月,地点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附近的索尔克生物研究院(Salk Institute for Biological Studies)。2006年研讨会的主题为“Science, Religion, Reason and Survival”。今年的主题为“Candles in the Dar ...

发表于 科学与科普 · 26 Comments »

Categories

Links

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