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一月(2010年4月22日~5月21日)

21 05 2010年

http://t.sina.com.cn/fangzhouzi
1关注 17690粉丝 236微博

美国地质调查局不预测地震。国际地质学界主流认为地震无法预测。凡是声称自己能准确预测地震的都是有意或无意的骗子。回复@ceccec: //@ceccec:方老师,请问一下你在加州生活时对于哪里的地震,美国专家可以预测吗谢谢老师
4月22日 01:25

正因为地震不能准确预测,所以任何关于地震的准确预报都是谣言,当然可以避谣。回复@杨治_JY_JackYoung: //@杨治_JY_JackYoung:既然不能准确预测,专家为何频频出面辟谣呢?
5月7日 18:44

不在地震带的,不会发生大地震。在地震带的,碰巧在谣言说的那天发生大地震的概率几乎为零。回复@OrangeChan: //@OrangeChan:但是地震局凭什么说“不会地震”呢?
5月7日 21:04

山西经常出现地震谣言(辟过谣的有09年5月23日和今年2月21日),山西也经常发生小地震,某次谣言后碰巧有小地震,不能说谣言就不是谣言。回复@OrangeChan: 回复@方舟子:但1月24日山西运城的地震就是一例。ZF刚辟谣就4.8级震了。不是说相信真的可以预测,而是总感觉ZF一听到谣传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否认再说,也拿不出什么理由。起码你在否定那些号称可以预测的人时都是有理有据
5月7日 21:45

一面搞毒品专卖,一面发禁毒令,左右互搏,民主得很。
@土摩托:我觉得,这次的禁烟令,可以考验一下那些整天把民主放在口边的人是否真的明白民主的含义。
5月11日 20:55

美国政府曾因吸烟造成的健康危害向卷烟公司索赔,1998年达成的协议,卷烟公司同意年年支付偿款,25年内支付2千亿美元。回复@云堆锦绣: //@云堆锦绣:方老师稍安,不知西方国家如何平衡这两者的关系。方老师给来一段? //@方舟子:一面搞毒品专卖,一面发禁毒令,左右互搏,民主得很。
5月12日 16:01

那笔赔偿主要是用于补偿政府在与吸烟相关的疾病方面的医疗资助,例如资助穷人的Medicaid计划。回复@高嵩: //@高嵩:这个案子是早有耳闻,不过一直不求甚解。方老师有空的话,可否做一下深度调查,看看这2千亿美元的赔偿是被如何分配的,落实到什么地方了,谁受利了。这个问题很关键,有劳方老师了。
5月13日 16:39

最近流传的“潍坊要地震”的谣言源头是中国地震局许绍燮院士:“许院士……并指出潍坊就在这条线附近,即可能会发生地震。”(《许绍燮:地震是可预测的》,潍坊学院学工在线http://sinaurl.cn/hdzTD)
5月13日 19:36

鲍狄埃死于1887,按国际惯例版权应该在1937年过期,那时候全世界只有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南斯拉夫不是。 //@土摩托:唐朝乐队付没付版税?
@张发财:欧仁鲍狄埃的外孙女是《国际歌》版权拥有者,因此发了大财。版税一笔笔常年来,但搞笑的是:版税都素来自资本主义国家,从来木有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给过她钱。她向南斯拉夫催版税,铁托回信“我认为这首歌是一位工人同志为整个工人阶级创作的,都是一家人,怎么会存在钱的问题呢?”
5月13日 20:38

那是皮埃尔·狄盖特做的曲的版权,不是鲍狄埃写的词版权。而且此版权只限于法国,其他国家不认。 //@土摩托:各国的版权制度不一样,法国是作者死后70年,还要去掉两次世界大战,所以曲子的版权2017年才到期。http://sinaurl.cn/hdwLi
5月13日 20:56

看了一下你给的链接,词版权曾由鲍狄埃妻子卖给Clement,后来给了Delory,故鲍狄埃的外孙女从来没有获得过版权。 //@土摩托:各国的版权制度不一样,法国是作者死后70年,还要去掉两次世界大战,所以曲子的版权2017年才到期。http://sinaurl.cn/hdwLi
5月13日 21:07

没人从国际歌的版权发财。词版权由Delory辗转从鲍狄埃妻子那里获得,曲版权1922年之前被狄盖特的哥哥窃取,收入都给了他们效忠的法国社会党。狄盖特打官司要回曲版权。1927年斯大林邀请他到苏联参加十月革命庆典,奖给他一份养老金,成为其主要收入。
5月14日 03:40

世界卫生组织建议最好母乳喂养2年,美国儿科科学院建议至少1年。前6个月纯母乳喂养。有几个中国人能做到?一生下来中国医院就开始推销奶粉了。
@土摩托: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最新研究显示,母乳喂养的婴儿体内基因表达的模式和奶粉喂养婴儿存在重大差别,也许这可以部分地解释为什么母乳喂养的婴儿长大后会更加健康。http://sinaurl.cn/hd4kD
5月14日 16:36

因为“养生”的结果更难验证,更容易蒙人。治疗急性病最不容易蒙(所以中医对此有自知之明),治疗慢性病比较容易蒙(所以中医敢吹擅长治疗慢性病),“养生”就更容易蒙了。 //@肖恩怀特:中医养生是中医被系统批判后,退守的最后的阵地
5月15日 03:08

我不收中医信徒当“粉丝”,也无兴趣和他们在此交流。
5月15日 14:02

谁对批评中医有疑问,请自己去看我的博客的“中医批判”专辑里的文章,或看我写的《批评中医》一书(中国协和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中医信徒的质疑,在那里都有答案,不必在这里老调重谈。
5月15日 14:10

“根据空气动力学大黄蜂不能飞”,那是一个流传了几十年的丑化科学家的美国“都市传闻”,别把科学家想像得那么弱智好不好?
@我们可不可以不勇敢:按照几年前的空气学规律,雄蜂是不能飞远的。这是”经过科学验证的!”。 可雄蜂并不知道什么科学家的说法,依然无知的飞来飞去。摘抄至<<阿米宇宙之心>>,如果你能静下来看看这本书,相信你现有的观念会发生改变。现在的部分”主流”科学家总是喜欢用自己知道的一点知识去肯定,否定某件事情,这是一种狭
5月15日 18:22

广大人民的眼睛恰恰在医药问题上不是那么明亮,否则假医假药也不会那么泛滥。最常见的卵巢囊肿叫功能性囊肿,属自限性疾病(甚至算不上病),几个月经周期后就会自然消失。你要是碰巧在其间吃了中药,当然会觉得其神妙无比。只有很严重的、很大的囊肿,才会建议开刀。
5月15日 18:54

以前我揭过中医在感冒、止血、养生、慢性病、癌症等方面蒙人,漏了妇科。中医之所以敢自吹妇科天下独步,根本原因在于许多所谓妇科病是现代医学认为不必治疗就会自然消失的周期性或生理性现象。产科就不同了。所以在产科领域,中医已基本被淘汰,只能在治不孕、“保胎”方面继续蒙人。
5月15日 19:50

昨天上午应邀去西单图书大厦参加北京电视台《秘境观察》新书发布会(因在这个栏目做过几次嘉宾),冷冷清清的只有几十人,仅十来个读者买了签售。我的经验,在此举行的新书发布会都特别没人气,远不如王府井新华书店热闹,不知为何。此书与我有关的部分掺杂了主持人的说法,不都代表我的观点。
5月16日 16:58

回复@胖哥老陈:现在的中医狡辩说中医说的脏腑不是解剖学意义上的。其实《内经》说得很清楚,脏腑就是“可解剖而视之”的具体器官,《难经》还粗糙地说了这些器官的大小、重量。中医胡说的脏腑功能被否证后,就靠狡辩继续骗人,不诚实。
5月16日 17:42

中医之所以把肾当成了主要的生殖器官,显然是因为注意到精液和尿液都是从尿道排出的,肾的形状又与睾丸相似,引起了错误的联想。中医还更可笑地认为左右两个肾是不一样的,左边的是真正的肾,右边的是命门。看来肾移植弄不好就是在取人命门。
5月16日 19:36

其实中医最可笑的,是认为脑的功能是流鼻涕。这显然是因为注意到鼻涕和脑髓看上去很相似,以为二者是同一种东西,又以为鼻腔和脑相通,所以认为流鼻涕就是在流脑髓:“鼻窍通脑,故脑渗为涕。”名副其实的脑残。
5月16日 19:55

回复@奶牛族长:说“中医的理论99%是错的”是高估了中医。两千年前就基本定型的理论,能有万分之一还没错就算不错了。 //@奶牛族长:回复@Voyance:可是中医的理论99%是错的
5月16日 20:28

回复@水榭云仙曹海涛:如果想在中国骗人,学中医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在几十年内,国内的中医市场还是有的。在国外则基本骗不动(也就是骗骗唐人街的华人),虽然中医经常意淫中医现在在国外如何如何风光。国外另有本土的骗人医学,叫另类医学,中医在国外就被归为来自中国的另类医学。
@水榭云仙曹海涛 不是吧,方老师!?我还想报考中医类专业呢…
5月16日 23:24

回复@骑墙者:揭露骗人的东西,尤其是健康医疗领域骗人的东西,现在就是我的专业。我敢说我在生物医学领域比任何一位中医都专业。我对中医的了解,也比许多中医粉丝更“专业”(如果那玩意也有专业的话)。说骗人的东西是骗人,不叫情绪化,只是指出了事实。我的声誉还用不着你来担心。
5月17日 01:22

大脑的作用是流鼻涕,这是《黄帝内经》说的,中医骗子、信徒居然说我造谣,真是数典忘祖、不懂我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内经》:“泣涕者,脑也。脑者,阴也。髓者骨之充也,故脑渗为涕。”唐代王冰注:“鼻窍通脑,故脑渗为涕。”现在的中医教科书不敢再说脑,故曰中医无脑。
5月17日 15:15

中医之所以把肾当成了主要的生殖器官,显然是因为注意到精液和尿液都是从尿道排出的,肾的形状又与睾丸相似,引起了错误的联想。中医还更可笑地认为左右两个肾是不一样的,左边的是真正的肾,右边的是命门。看来肾移植弄不好就是在取人命门。
5月16日 19:36

中医治疗不孕症号称天下一绝。历代中医都认为女性受孕时间为月经净后六日内,还说单日受孕生男,双日受孕生女。那段时间恰恰是女性最不容易受孕的“安全期”,如果真按中医的指导择日“敦伦”,反而是无意中在搞计划生育了。
5月17日 16:16

回复@美丽的南国:不信中医的人不会因为你的批判而变成信中医,信中医的人却有可能因此变成不信中医。能改变一个就是多了一分胜利。在这场战争中我们注定是胜利者。
@美丽的南国 方博士,对抗中医是一个艰苦、孤独过程,现在全家就我一人批评中医,不吃中医,家里的其它人都相信中医。我想反对中医还有一个名字叫无奈或是沉重。
5月18日 03:17

今天下午上海东方电视台录制一个中医辩论节目,请我当反方嘉宾,但我有事去不了,推荐了纪小龙大夫顶替我,与张功耀教授一起当反方。正方嘉宾不详。其实,自从三年前上海台陈蓉博客节目找了一个流氓来对付我,我对上海的电视节目录制就有了成见,来请我都不去了。
5月18日 20:28

中医判别胎儿性别的方法博大精深,但基本的原则是“男左女右”。例如,“药王”孙思藐在《千金方》传授的秘方是:让孕妇向南走,然后在背后喊她,如果孕妇往左回头,就生男,往右回头,就生女。是不是只能喊一次而不能喊多次验证,不详。想传宗接代的孕妇切记,要养成向左看的习惯哦。
5月18日 21:00

中医最神奇的鉴别胎儿性别的方法是:摸一摸孕妇她老公的乳头,如果左乳有核,就生男,右乳有核,就生女。(载中医最大的方书明朝的《普济方》)我至今没想明白,为什么胎儿的性别要由准爸爸的乳头来决定,中医真的是博大精深啊。
5月18日 21:12

回复@阔达科技Elric明:你的初中基础知识太强大了,原来男人的乳头决定了在授精的那一刻是带Y染色体的精子还是带X染色体的精子能够跑第一。
5月18日 21:32

你要是生下宝宝后缺奶,“西医”会建议多喝水、多让宝宝吸奶,中医则会认为是你“奶道堵了”,要吃下奶的中药,常用的是通草、穿山甲、王不留行。看看这些药名:“通”、“穿”、“不留”,看出中医用药之妙了没有?穿山甲,穿山甲,山都能穿,还怕穿不通你的乳房啊?
5月19日 15:46

通草,中医说它清热利尿、下乳通气,都是因为“通利”。是不是“经验医学”发现通草有这些功效才叫它通草呢?非也,是因为通草茎有细孔,两头皆通,所以叫通草,所以吃通草就什么都通了,管它通的是尿还是奶。曾经让无数中国人得了肾衰竭的名中药木通(同仁堂龙胆泄肝丸主要成分)也与此类似。
5月19日 16:34

“水猿理论”只有根据人的身体构造做的推测,没有佐证,而且有相反的证据(例如考古表明人类祖先的食物中都没有鱼),所以只是一个另类假说。 //@土摩托:有意思的文章。我以前也曾经写过一篇生命八卦,讲“水猿理论”,该理论认为人类也是从水里进化而来的,不过现在看来其可靠性不如这个“水象理论”。
5月20日 02:09

中医信徒爱说:西医屁股也不干净!哦?所以中医就可以随地大小便,就可以叫人吃屎?中医还真是对各种屎都情有独钟,各有美名,人屎叫人中黄,兔屎叫望月砂,蝙蝠屎叫夜明砂,麻雀屎叫白丁香,鼯鼠屎叫五灵脂……现在中医都还在用。说“中医吃屎”,不是骂人。
5月20日 14:24

叶酸必吃,其他维生素制剂可吃可不吃。如果怕饮食营养不均衡,要吃复合维生素,应该选择正规大药厂的。不要吃传销、直销或保健品公司出的,因为不知道那里面都是什么东西。
@实事求是2010宝贝:对@方舟子 说:我爱人怀孕了,除了吃叶酸外,还要不要吃福施福营养素软胶囊呢,想听听您的看法,谢谢
5月20日 16:31

回复@ashleyinnederland:准备怀孕的妇女和妊娠头三个月的孕妇每天应补充合成的叶酸400~600微克。准备怀孕就应该开始吃,不要等发现怀孕才吃,因为那就太迟了。怀孕三个月后可以继续吃,但不那么关键。 //@ashleyinnederland:请问方老师,孕妇应该什么时候开始吃叶酸?吃多久为宜?谢谢~
5月20日 17:12

照X光可能会对胎儿发育有影响,应避免。照B超没关系。
@虹口老吴:对@方舟子 说:请问怀孕期间照了X光要紧吗?
5月20日 17:24

灵芝孢子粉是骗人的假保健品,连营养价值都未必有,更不要说治病。其实就是利用了中国人对灵芝的迷信。
@鲜多歪歪:我也想咨询一下@方舟子,关于“破壁灵芝孢子”,这个东西在宣传的时候说得还是很玄,给人的感觉仿佛就是能防治百病,信的人也多。我觉得这个东西无非就是营养成分多一点而已,最多可以增强一下人的抵抗力(其实人平时注意饮食均衡也能增强抵抗力)。至于治病是扯淡。不知我的想法对否?
5月20日 17:30

回复@说句VS心里话:百度百科是垃圾,不要信。没有任何证据表明B超会对胎儿有不良影响。也不提倡没事去照B超,这是费用和医疗资源浪费的问题。 //@说句VS心里话:怀孕期间应注意不要滥查B超,可能致胎儿畸形,百度百科的,不知道准不准 //@方舟子:照X光可能会对胎儿发育有影响,应避免。照B超没关系。
5月20日 17:36

回复@托马斯小白:冬虫夏草就是虫子上寄生了一种真菌,你说虫子尸体和真菌能有什么妙用?古人不懂,以为那玩意儿冬天是虫夏天是草,神奇得很,所以就以为是灵丹妙药。 //@托马斯小白:冬虫夏草呢?
5月20日 17:46

回复@p53基因:食物中的叶酸很不稳定,而且天然叶酸不容易被人体吸收,所以必须靠合成叶酸制剂补充。这是世界卫生组织等权威机构推荐的,医学界一致公认,没有疑义。
5月20日 17:50

回复@托马斯小白:科学研究的原则是有罪推断。在有科学证据证明有用有效之前,不承认其有用有效。否则我端一碗屎叫一个漂亮的名称说那就是灵丹妙药,也必须信啊?难怪信中医的人吃了那么多中医开的各种各样的屎。 //@托马斯小白:可是未经研究和实验就说冬虫夏草无用,这样是否符合科学精神呢?
5月20日 18:28

回复@百度故宫吧主:怀孕早期孕妇叶酸缺乏会让胎儿患神经管缺陷的风险大为增加,和兔唇没什么关系。 //@百度故宫吧主:方老师 叶酸缺乏胎儿就一定会得兔唇吗?
5月21日 02:15

回复@xiaoheny:听信代表主流科学界的一方。 //@xiaoheny:请教一下舟子,气候变暖的事到底应该听信哪一方?谢谢
5月21日 16:40

回复@璐璐selina:目前国际主流医学界不推荐补充DHA。这是国内医生搞创收。 //@璐璐selina:回复@方舟子:我现在怀孕四个月了,不知道是要补充DHA?医院大夫推荐了自费的智灵通,还挺贵,也不知道是不是必要?
5月21日 16:43

回复@托马斯小白:人体本身就能制造极为有效的止血药。只要伤势没有严重到要上医院急救,伤口经过包扎后都能自行止血。但是人们一看到出血,不撒点止血药就觉得不放心,不管撒的是祖传秘方、保密配方还是香炉灰、草木灰,当然都是无比灵验。 //@托马斯小白:回复 @方舟子:请问云南白药是有效中药吗?
5月21日 16:48

回复@木石金:阿胶由驴皮或猪皮熬制而成,主要成分为胶原蛋白,其价值不会高于其他蛋白质制品,甚至更低,因为胶原蛋白属于品质较差的不完全蛋白。 //@木石金:我也问个重要问题,阿胶这东西对人有益么?
5月21日 18:21

回复@王老湿:保健品基本上都是骗人的东西,要么没有任何保健价值甚至有害,要么有点营养价值但是物非所值。花那冤枉钱还不如多买点水果吃。 //@王老湿:方老师,请问市面上的保健品有用么,记得以前高考那阵子爸妈逼着喝过三勒浆的,特苦,其他没啥感觉
5月21日 18:23

回复@东风吹起来:中医是一种有意或无意的骗子,这是鲁迅说过的最正确的一句话。以前无意的骗子多些,现在有意的骗子更多。 //@东风吹起来:在方教授眼里,中医都是忽悠人的吗?
5月21日 18:24

迷信中医还有一个民族感情的因素。能否超出朴素的民族感情科学地看待中医,是检验一个中国人的科学理性素养的试金石。即使在国内反迷信、反伪科学阵营里,也有人对中医很有感情。所以敢公开批中医的何祚庥院士难能可贵。
@宋大妈:看@方舟子 批评中医的微博,妙趣横生,非常愉快,为什么就有那么多人相信中医及包括中医在内的伪科学呢?想来想去,无非是伪科学投人所好、伪科学制造神话,而且不讲过程只讲结论的伪科学恰恰适应了国人不求实证的需要,再加上“秘方”、“祖传”、“包治百病”的宣传,在中国,几乎逢科必伪。
5月21日 18:52

不是人造生命,只是合成了一种天然存在的细菌的DNA。理论上没有什么突破。
@土摩托:号外!号外!美国科学家制造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人造生命”,其DNA全部由人工合成,长度超过100万个“字母”(碱基对)。详情请见:http://sinaurl.cn/heXRB
5月21日 20:11



《财经》:释疑转基因

29 03 2010年

本刊特约作者/孙滔 文
《财经》杂志2010年第7期 出版日期2010年03月29日

2010年3月1日,名为“就要求立即停止转基因水稻和玉米商业化生产问题致全国人大”的一封公开信,将有关“转基因”的论战再次推向白热化境地。

这封信在很短时间内得到了100多位“学者”的签名。此前经济学家郎咸平则就转基因技术专利问题表示了自己的立场;尔后,网民以“乌有之乡”为依托对转基因技术展开声讨;最后,由曹南燕、蒋劲松、江晓原、刘华杰、吴国盛等人起草发出了《关于暂缓推广转基因主粮的呼吁书》。

反转基因的另一面,则是中国政府对转基因的大力推动。追根究底,这一轮讨论都起因于此前的2009年11月27日,农业部下属的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颁发了两种转基因水稻、一种转基因玉米的安全证书。农业部副部长危朝安在3月10日明确表示,推进转基因生物技术研究应用是大势所趋。

但中国相当多的民众依然没有买账。3月21日深圳卫视《22度观察》栏目播出转基因论战节目,站在赞同发展转基因作物一方的现场观众寥寥无几。

一系列争论的核心最终归结为两个问题:第一,转基因作物是否真的安全;第二,中国在转基因技术专利方面多大程度受制于西方国家。

欧美两种态度

与中国和欧洲的反转基因浪潮不同,美国公众对转基因的态度是宽容的。美国负责管制食品的FDA明确宣布,对来源于转基因作物的食品与来源于传统作物食品的管理完全相同——也就是说,转基因食品并不需要如同在中国一样被贴上标签。美国采取的是备案制,即在经过评价后,被视为安全的转基因产品就不再受监控了。

从这一表现可以看出,美国对于转基因态度已经很明确,转基因是没有问题的——美国种植的玉米(这是美国的第一主粮),80%以上是转基因品种,另外他们还批准了6种转基因水稻的种植。“那些声称美国人自己不吃转基因食品、生产出来的转基因食品只用于做动物饲料和出口国外的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曾在美国生活多年的生物学博士方舟子说。

方舟子将今天美国人不再对转基因技术恐慌的原因归结为:美国民众相信科学家的证据,即只要遵循国家卫生院制定的规则,重组DNA技术就是安全的。

但其它国家并非都如美国一样相信转基因的美好前景和安全性。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黄大昉向《财经》记者表示,欧美对待转基因态度是显著不同的。欧盟国家在转基因问题上被称为保守派。与“目前无法证明转基因不安全”的态度不同,欧洲人惯以“目前不能证明转基因安全”的态度应对。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王迁曾研究欧盟面对转基因态度背后的逻辑:科学是存在局限的,对科学评估转基因食品所需的完整数据要等到许多年后才能获得;无论研究方法多么严格,结论总会具有某些不确定性,而政府不能等到最坏的结果发生后才采取行动。

转基因比杂交更安全

粗粗一看,欧盟这种态度似乎更有道理,因为这能防患于未然——大多数公众也很容易这样想。

“然而,依据这个道理,任何食品,包括我们一直吃的常规作物、杂交作物,也都可能存在未知的风险。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哪一种食品相对更安全。事实上,转基因食品并不比传统食品具有更多的潜在风险。”方舟子说。

公众对“杂交”早已习以为常,对“转基因”却心存芥蒂。“但从本质上来说,转基因技术和杂交技术是一样的,”黄大昉跟《财经》记者解释说,之所以说本质上一样,指的是两种技术都是将某一基因转移到一个物种,都是遗传的改造;差别在于,利用基因工程(转基因)技术,所“转”的基因片段的结构和功能更加明确和精准,而杂交技术则是不那么准确的。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通过转基因技术培养出来的作物,实际上比杂交技术培养出来的安全性要高。” 黄大昉说。如果把农药残留等问题考虑进去,则更有理由认为抗虫害转基因作物比传统作物安全。

事实上,利用杂交技术或者诱变育种技术培养作物,确实是可能培养出有毒或者有害品种的。方舟子介绍说,1967年美国科学家利用杂交技术培养一种含水量较少的土豆时,就得到了含有更多有毒生物碱的品种(1969年被发现,1970年下架),这导致后来对任何一种土豆新品种,科学家都要做毒素含量测试;后来用杂交技术培养一种抗虫害西洋芹时,得到了一种生物毒素浓度过高以至于对人类健康有害的品种。“而采用转基因技术,出现这类意外的概率就要低得多;即使出现问题,也更容易被控制。”

至于一些人所担心的,吃转基因食品是不是会因为遗传问题而影响后代?方舟子用一句话给出了回答:“放心,转基因不是要‘转’你的基因!”黄大昉对此做解释:只有影响到生殖系统和生殖细胞,改变了一个人生殖细胞中的遗传物质,才会影响后代;而“转基因作物是用来吃的,吃进去的东西不可能影响生殖细胞中的遗传物质”。

在这样的前提下,美国主张遵循“可靠科学原则”,即:科学是管制体制的基石,管制不能建立在无端的猜测和消费者担忧的基础上,而必须有可靠的科学证据证明存在风险时,政府才能采取管制措施。

中国的把关

即使是在理论上已经证明了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各国对一个新品种依然要做严格的测试。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胡瑞法告诉《财经》记者,中国的转基因安全评价参考了欧盟和美国的评价规则,“中国比美国要严格”。

根据胡瑞法的介绍,农业部为2009年的转基因水稻和转基因玉米颁发安全证书,经过了约10年的安全性评估和审查。《财经》记者看到自2006年10月1日起实施的《转基因植物及其产品食用安全性评价导则》,详细规定了其安全标准,转基因植物及其产品的食用安全性评价应与传统对照物比较,其安全性可接受水平应与传统对照物一致。

这与转基因水稻项目参与者之一、华中农业大学作物遗传改良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林拥军关于安全性评价的描述一致:“1999年,开始进行转基因生物安全性评价和申报工作,并于2003年完成生产性试验。我们先后进行了转基因稻谷小鼠、大鼠毒理试验、抗营养因子试验、蛋白酶消化试验等各种食用和饲用安全性的评价,没有发现任何安全问题。”

“在全世界范围内,迄今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一个从事现代生物学(以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为基础的学科)研究的科学家,站出来反对发展转基因技术,”方舟子说,“生物学家总体上支持转基因技术,并非因为商业利益或者行业利益(绝大多数生物科学家跟转基因产业毫无瓜葛),而是因为他们比一般人更了解转基因技术,更了解其应用前景,不觉得它有什么可怕。” 方舟子说,即使是在欧洲,科学界也是支持转基因的。

因为专利,更要发展

3月份,一篇关于转基因玉米的报道被网络媒体渲染为:转基因玉米惹争议,专家称99%专利被国外控制。经核实,此事件是网络曲解了纸媒报道。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一直参与转基因植酸酶玉米研究的陈茹梅博士告诉《财经》记者,这样的网络行为“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误导了民众。

陈茹梅说,从生物育种的技术链条讲,中国拥有转基因植酸酶饲用玉米的自主知识产权,既有植酸酶基因的专利,又有转基因植酸酶玉米的专利,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是这两项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

中国科学院植物学研究所刘夙在其博客中详细介绍了这两份专利的情况。中国用的植酸酶基因是由中国农业科学院的姚斌、范云六等人从黑曲霉中克隆出来的,其序列和之前国外克隆出来的基因序列有较大的差异,所以姚斌、范云六等人在1997年为它申请了中国专利:植酸酶基因的克隆和表达(专利号:ZL97121731.9);2006年,范云六、陈茹梅等人又为其转基因方法申请了中国专利:一种表达植酸酶的转基因植物制备方法(专利号ZL2006101376525)。

转基因水稻的专利问题受到的指责更甚。此前,绿色和平和第三世界网络组织在研究报告《谁是中国转基因水稻的真正主人》中曾指责,中国正研发的8个转基因水稻品系涉及多项国外专利,而华中农大研发的Bt转基因水稻至少涉及11-12项国外专利。

但转基因水稻项目参与者林拥军的回应很坚定:“我们研制的抗虫转基因品系若在中国种植推广,不侵犯任何外国公司或个人的专利。” 一般说来,专利具有时间性和地域性。林拥军介绍说,没有在中国申报的专利不可能在中国获得专利权属,且即使在中国申报并授权,若过期也就没有了专利申请的权利。各国专利保护的有效期一般在一二十年,“转基因的基础技术大多是在上世纪90年代及更早以前产生,现在都已经过了专利保护期,目前最主要的专利权是在发现目标基因方面。”方舟子说。

南京农业大学教授周应恒介绍说,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商业种植转基因生物(抗病毒转基因烟草)的国家,但后来由于自缚手脚,在转基因技术领域吃了亏,转基因大豆就是一个典型的负面案例。

今天全球大豆种植面积的77%为转基因品种。出于“中国是大豆的原产地,要保护自然资源”的考虑,中国一直未引进转基因大豆产业化种植,也未进行转基因大豆研发。这造成了今天中国大豆产业的窘境。2009年,中国进口大豆比2008年净增500万吨,增加量正好相当于2009年积压的国产大豆数量——我们选择进口转基因大豆,而让自己的传统大豆留在库房里,其原因是自美国进口的转基因大豆,出油率高达20%,而国产大豆只有16%。

黄大昉认为,该困境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大豆转基因技术自主研发实力的不足。但直到今天,还有学者在呼吁“设立中国天然大豆原产地保护区,禁止转基因大豆产品进入该区”。

目前中国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种植主要集中于转基因抗虫棉上——这是中国转基因产业发展的一个正面案例。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中国出现了强抗药棉铃虫,棉农们束手无策;孟山都公司此时“乘虚而入”,成功在棉农中推广了自己的抗棉铃虫转基因品种。到2004年之前,孟山都的转基因抗虫棉占据了中国市场90%以上。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见机较早,先后开发出数种抗虫棉转基因技术,逐步取代了孟山都。1997年中国抗虫棉产品在国内市场上仅占7%,而到了今天,中国自己的转基因抗虫棉已覆盖国内95%以上的市场份额。



关于美国“甲流”的死亡率

2 11 2009年

【按:国内卫生部门和媒体把新型H1N1流感(或“2009H1N1流感”)不准确地称为“甲流”,这里沿用。季节性流感最常见的也是甲型H1N1流感。】

lw56102《看卫生部甲流想起赵本山电影》文中提到:“从WHO的网站上看各地的死亡率,最低的为0.41%,是欧洲,最高的是2.21%,是美国。”

美国的死亡率是根据WHO网站上列的死亡人数和感染人数计算出来的(3539 / 160129=2.21%)。据读者Yang反映,作者在计算时犯了两个错误:

一、3539人是整个美洲(Americas)的死亡人数,而不是美国的死亡人数。截止2009年10月17日,美国死亡人数为1004人。
http://www.cdc.gov/flu/weekly/fluactivity.htm

二、160129人是以前统计出来的感染人数。美国早就停止统计感染人数。现在估计有几百万美国人被感染,至少2万人住院,上千人死亡。
http://www.cnn.com/2009/HEALTH/10/24/h1n1.obama/index.html

三、美国甲流死亡率与季节性流感的死亡率相当,估计大约是0.007%~0.045%。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healthNews/idUSTRE58E6NZ20090916



新语丝镜像点xysforum.org被国内屏蔽

31 10 2009年



武汉肖氏法院的荒唐裁定混淆意定之债和法定之债

17 09 2009年

作者:Yush

意定之债,是指债的设定及其内容由当事人以自由意思决定,例如合同之债和单方允诺之债;而法定之债,是指债的设定及其内容均由法律予以规定,包括侵权行为之债。因名誉侵权而由法院判决形成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就属于法定之债。武汉肖氏法院的荒唐裁定,其问题不在于网友rdy在《肖传国的情况不构成“善意第三人” (二)》中所言的混淆了债与非债,而是混淆了意定之债和法定之债。

《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此条法律既然有“第三人知道该约定”之说,那么,所指的债务的设定或其内容就应当与第三人是否知道该约定有直接关系,例如第三人如果不清楚交易标的物是对方个人财产或夫妻共同财产,则权益可能会受损害。换句话说,如果第三人事先知道该约定,则可按其自由意思作出决定,例如可避免债务的设定以免权益受损害。因此,此条法律所指的债务为意定之债而非法定之债。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指出:“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此条款中的“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以个人名义”这一字眼意味着是当事人依其自由意思决定的债务,即意定之债而非法定之债。此外,此条款涉及个人债务是否“明确约定”,这也表明此条款所论及的债务属于意定之债范畴。

另外,《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此条款所言“夫或妻……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特别是其中的“决定”、“协商”、“意见”、“相信”、“意思”、“不同意”、“善意”等词,针对的显然是意定之债而非法定之债。

方舟子因揭露肖传国而被法院判罚精神损害抚慰金,此债务的设定及内容与肖传国是否知道方舟子夫妻财产约定毫无关系,并非可适用上述婚姻法及司法解释条款的意定之债,而是法定之债。方舟子揭露肖传国是其个人行为,整个案件从发生到审理到审结,与方太太或其个人财产丝毫无涉,最终法院判决由方舟子个人承担民事责任而非夫妻共同承担。因此,更精确地说,方舟子所被判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是法律文书确定的法定之个人债务。针对法律文书确定的个人债务这一情形,可参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变更和追加执行当事人的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第四条所明确指出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除法律文书确定其为个人债务外,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可以执行夫妻共同财产。”也就是说,此债务不应“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可以执行夫妻共同财产”,当然更不应执行另一方(方太太)的个人财产。



中国网络审查制度的无端牺牲品

3 09 2009年

  中国网络审查制度的无端牺牲品——新语丝被封锁

  作者:曹聪
  翻译:Yush

  2009年9月1日
  合众社亚洲《记录中国》专栏
  原文见http://www.upiasia.com/Society_Culture/2009/09/01/an_unlikely_victim_of_chinas_censorship/4073/

  中国北京——众所周知,在中国,互联网并非可以自由访问。但谁能想到,海外中文网站新语丝(www.xys.org)居然也在被限制访问的网站之列。在中国境内从谷歌和百度上搜索“新语丝”,甚至得不到该网站的链接。

  新语丝不是反中国政府网站,不是色情网站,与被取缔的法O功邪教无关,更与台独、藏独、疆独无涉。它所做的,仅仅是揭露中国的学术不端行为。

  新语丝由居于美国的中国公民方是民(以笔名方舟子而闻名)主持。方舟子毕业于中国著名的高等学府中国科技大学,后获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并在美国从事博士后研究。方舟子未再从事学术或商务职业,而是成为科普作家和打击中国学术不端的斗士。

  由于缺乏揭露学术界中的“烂苹果”的正式渠道,中国人只好求助于互联网,新语丝因此独树一帜。该网站鼓励实名举报(发表时可匿名);对于匿名投诉,方舟子也谨慎处理,经深入调查予以核实。

  据方舟子,自1997年以来,新语丝已曝光至少几百起骗局,主要是剽窃、伪造假冒数据、吹嘘研究成果、滥用科研资金、以及推销品质可疑商品。更有一英文网站专门追踪新语丝曝光的案例。【译注:指China’s Scientific & Academic Integrity Watch,见http://fangzhouzi-xys.blogspot.com/】

  近年来,中国的科学和教育权威机构,包括中国科技部、教育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科学院,已经制定了一些处理学术不端的规则。但是,几乎未见这些权威机构曝光处理过学术不端事件。

  与此相反,中国媒体却采纳了一些源于新语丝的案例进行报道,这对有关人员和机构施加了压力。某些案例已经被认真调查,一些被指控者最终受到惩罚。

  这就证明,新语丝的存在成为(并且将继续成为)那些行为不端者的恶梦。在中国越来越关注学术诚信的情况下,这些人会成为新语丝的下一批打击目标。

  这些潜在打击目标中的某些人纠集起来纷纷攻击新语丝,不顾新语丝所曝光的案例有充分坚实的根据,反而指责新语丝完全捏造事实。他们指控新语丝网站利用文化大革命攻击政敌的“大字报”手段污蔑学术界。有些人甚至打官司控告方舟子诽谤。

  尽管方舟子本人被中国媒体频繁采访报道(最近刚在科普方面被中国官方通信社新华社采访报道),这些人仍把他刻画为敌对势力。最终,新语丝被封锁,所受待遇与那些色情或反共网站无异。

  新语丝网站帮助维护中国学术界的诚信。对新语丝的审查封锁显然不会对中国的科技进步带来任何好处。

  作者曹聪现任纽约州立大学Neil D. Levin国际关系和商业研究生院高级研究员。1997年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博士学位,曾在美国俄勒冈大学和新加坡国立大学工作。曹聪博士从事科学技术的社会学研究(侧重于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