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说美国“中医大师”有四个博士学位

2 04 2019年

在《武汉大学校园惊现美国“中医大师”》一文中,我谈到:“一般人能读个博士学位已经到顶了,个别天才能读两个博士学位,超级天才可能会读三个博士学位,有四个博士学位的得是超超级天才了吧?”这当然只是在讽刺声称自己读了四个博士学位的美国“中医大师”吴奇。读的博士学位多,并不意味着是天才,天才也用不着去读多个博士学位,有一个博士学位就够了。例如爱因斯坦就只有一个苏黎世大学博士学位,虽然他还有很多荣誉博士学位,但是那不是读出来的,而是赠送的。

 

读博士学位其实是在接受学术训练,而博士是一个领域的最高学位,获得博士学位就意味着完成了该领域的学术训练,没有必要再去读同一领域的博士学位再接受一次学术训练。所以再大的天才,也只要读一个博士学位就够了。如果有人嫌自己获得博士学位的学校不太好,要去一所名校把博士学位重读一遍,一般是不会被接受的,因为这是在浪费教育资源。所以美国正规大学招收博士生,只要求有本科学位,如果有申请者亮出自己有该领域的博士学位,反而不会被录取。

 

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有必要去读第二个博士学位。一种情况是第一个博士学位是从不被认可的野鸡学校或外国学校获得的,为了找工作的需要,不得不再去读一个正规的博士学位。另一种情况是改行了,原来的博士学位派不上用场,只好再去读一个别的领域的博士学位。例如有的人在美国读完生物学博士之后,想改行去当医生,而美国医生都要有医学博士学位,这时候就不得不再去医学院读一个医学博士学位。(有的医学院有哲学博士、医学博士双学位项目,这是读一次博士同时获得两个学位,跟这里说的先后读两个博士学位不是一回事)

 

那个美国“中医大师”获得的四个博士学位有三个是“东方医学”博士学位,还有一个是天津中医药大学给的“医学”博士学位,这里的“医学”显然是中医,也属于“东方医学”,所以这不属于改行。也只有野鸡学校,才会一次次地接受已经有同领域博士学位的学生,因为本来就是在卖文凭嘛。“中医大师”不知道获得博士学位不过是表明完成了某个领域的学术训练,把博士学位当成了一种荣誉,以为获得的博士学位越多,就表明自己的学问越大,所以才会一次次地去“读”同一种博士学位。如果博士学位是货真价实的,只要一个就够了,哪里用得着一而再再而三地去“读”,直到五十多岁了还在“读”博士?这不禁让人想起以前相声的一个段子:口袋插一支钢笔的是文化人,插四只钢笔的是修钢笔的。其实,口袋插一支钢笔的未必是文化人,有一个博士学位的未必就是货真价实,但是有四个博士学位的,则肯定不是真博士。

 

2019.3.25.

 

 



哪些中草药可能会有疗效?

30 03 2019年

有一次我和一名被称为“国医大师”的著名中医在网上做视频直播辩论,“国医大师”越说越激动,节目结束了还刹不住,忿忿地对我说:你敢全盘否定中医中药,说中药都没用,我真应该带一些大黄,看你敢不敢吃?这个“国医大师”是在歪曲我的观点。我并没有“全盘否定中医中药”,也没有说“中药都没用”。我并不否认中医药里头含有医疗经验,中国古人有可能通过长期的摸索发现了一些有效的药物。但是经验有用,却也有限。药物是不是真的有效,有效的话是不是安全,是不能靠中医典籍的记载、“国医大师”的“医案”或患者的体会来证明的,而是要用科学方法加以检验才能确定,才能获得世界的承认的。我把这个观点叫做“废医验药”。

 

有些人比我还激进,提出“废医废药”,认为中药都不可能有效,都应该废了。这种主张实际上是否认中国古人靠医疗经验有可能发现有效的药物。事实上,世界各国人民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都可能发现有效的药物,中国古人并不比其他国家的人笨。动物学家甚至观察到黑猩猩也知道吃草药治病,它们会通过吞下一种菊科植物的叶子来治肚子痛、清除肠道里的寄生虫。中国古人未必连黑猩猩都不如。

 

那么哪些中草药有可能有效呢?很多人认为中药治疗慢性病有优势,这恰恰搞反了。对慢性病的疗效是很难通过经验摸索出来的。人们之所以认为中药能够治疗慢性病,是因为慢性病的病情往往会有波动,时好时坏,对慢性病的疗效医生和病人都不容易判断,所以容易出现错觉。通过经验比较容易摸索出来的,反而是治疗某些急性病的药物。这和通过经验比较容易发现急性毒药,不容易发现慢性毒药的道理是一样的:一种吃了马上就会要人命的毒药是很容易发现的,但是如果一种东西吃了很多年后才会让人得癌症,这个后果就不可能通过经验发现,而需要做动物实验和长期的观察。

 

世界各国人民的确通过经验摸索出了一些治疗最常见的急性病的草药。这些急性病非常常见,得的人很多,症状很明显,得了以后到处找草药吃,就有可能碰巧发现能缓解症状的药物,就认为很有效,从而流传下来。这大概包括这几类药物:

 

缓解感冒症状的药物。古代西方人很早就发现了吃柳树树皮能够镇痛解热,后来从里面提取出了苦味粉末用做退烧药,有机化学建立以后,1827年这种苦味粉末的有效化学成分水杨苷被分离、提纯出来,后来在此基础上研发出了阿司匹林。中国古人也发现了麻黄能够缓解鼻塞和气喘,日本科学家在1885年从中提取出麻黄碱,这可以说是第一种被现代医学证明有效的中草药。

 

通便的泻药。古代西方人发现了番泻叶能够通便,中国古人也发现了大黄——也就是那个“国医大师”威胁要让我吃的草药——能够通便,这是因为番泻叶和大黄都含有蒽醌类化合物,这类化合物能够刺激大肠的蠕动,减少大肠对粪便中的水分的吸收,从而引起腹泻。反过来,也可能发现止腹泻的药物。例如古代西方人发现颠茄能够缓解胃肠绞痛和腹泻,这是因为颠茄含有阿托品,而阿托品是一种胆碱受体阻断剂,具有松弛内脏平滑肌的作用,能够解除胃肠道平滑肌痉挛,降低蠕动幅度和频率。

 

止痛药物。古代西方人发现了鸦片能够止痛,后来从中提取出吗啡。中国古人发现延胡索能够止痛,我国药物化学家赵承嘏在上个世纪30年代从中提取出延胡索素,临床上用做镇痛、镇静剂。类似的,某些传统药物能够有效地止咳,也是利用了止痛药的麻醉作用。例如国内很流行的止咳药复方甘草片,其中起止咳作用的有效成分是阿片,也就是鸦片,鸦片能够抑制咳嗽反射中枢,因此起到了暂时止咳的作用。

 

治疗急性传染病的有效药物偶尔也能碰巧被发现。例如秘鲁的原住民发现了金鸡纳树的树皮能够治疗疟疾,后来西方科学家从中提取出奎宁。中国古人也发现了能够治疗疟疾的草药,不过不是现在很出名的青蒿(古人用做草药的青蒿并不能抗疟疾,和今人用于提取青蒿素的黄花蒿不是同一种),而是常山。古籍记载最多的治疗疟疾的草药是常山。屠呦呦经常说她发现青蒿素是受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的启发,她没说的是,葛洪共在书中搜集了43个治疗疟疾的偏方,青蒿一条是其中很不起眼的,只出现了一次,而常山出现了13次。上个世纪40年代,我国药物理家张昌绍用实验证明了常山能够治疗疟疾,之后赵承嘏从中提取出它的有效成分常山碱。

 

需要特别说明一下,有些貌似很有药效的草药是利用了人体的自愈功能,而不是真正有效。例如,有的草药号称止血非常有效,其实人体本身就能制造极为有效的止血药:当血管破损时,血小板会在伤口处聚集起来,释放凝血酶和多种血液凝固因子,收缩血管,形成血栓,堵塞创口。只要不是罕见的血友病患者,只要伤势没有严重到要上医院急救的地步,伤口经过包扎后都能自行止血,如果同时敷上某种草药,当然觉得其止血效果灵验无比,其实是错觉。

 

由此可见,通过长期经验摸索的确能够发现一些有疗效的草药,但是这些药物大多只是起到镇痛、解热、通便、止泻、止咳等缓解疾病症状的作用,并不神奇,治疗效果很有限。中国古人更不可能发现能够治疗癌症、艾滋病的灵丹妙药,因为中国古人不知道这些疾病的存在,当然不可能摸索出治疗它们的药物。所以有效的草药是很少的,用途也是很有限的。而且有些草药的副作用很强,更是限制了它们的用途。例如大黄虽然能够通便,是市场上“排毒养颜”保健品的主要成分,但是长期服用大黄抑制了排便反射,反而能够导致便秘,而且还能导致结肠黑变病。鸦片能够止痛、止咳,却是一种能让人上瘾的毒品,有很多人就因为止咳吃了复方甘草片上瘾。又如常山碱抗疟疾的效果虽然很好,但是有很强的肝毒性,所以不适于作为抗疟疾药物。

 

如果某种草药的确对治疗某种疾病有效而且比较安全,那么就可以找出它的有效成分,研发出化学药。与草药相比,化学药有很多优点。草药中的有效成分含量是不固定、不可控的,变化很大,这就影响了其治疗效果,而化学药的含量是固定、可控的。草药除了有效成分,还含有非常多的其他成分,吃下这些杂质不仅没有必要,而且可能有害,而化学药的成分是纯粹的。我们在研究清楚了草药的有效成分后,还可以对它的结构进行修改,研发出更有效、更安全的化学药。一个著名的例子是阿司匹林。柳树皮中的活性成分水杨苷被分离、纯化了出来之后,科学家发现,水杨苷水解、氧化变成水杨酸,药效要比水杨苷强很多,就用水杨酸取代了水杨苷当镇痛解热药。再后来科学家又发现,通过酯化反应把水杨酸变成乙酰水杨酸,可以减轻水杨酸的副作用,从此乙酰水杨酸——也就是阿司匹林——又取代了水杨酸。另一个例子是青蒿素。实际上从黄花蒿提取出来的天然的青蒿素本身的抗疟效果并不是很好,现在用的都是半合成的青蒿素衍生物,比如列入世界卫生组织基本药物清单的蒿甲醚和青蒿琥酯,都是自然界不存在的非天然的化学药。

 

所以即便有些草药可能有治病效果,今天也完全没有必要再去使用它了,因为有了更有效、更安全的化学药。在今天,谁还会为了镇痛解热去吃柳树皮而不用阿司匹林呢?谁还会为了治疗疟疾去吃黄花蒿而不用青蒿素衍生物呢?不幸的是,却还有很多人为了“排毒养颜”去吃大黄,为了止咳去吃鸦片(复方甘草片),为了止血撒上药粉……

 

2019.2.2.

 

(《科学世界》2019.3)

 



武汉大学校园惊现美国“中医大师”

30 03 2019年

武汉大学现在正是樱花烂漫时节,挤满了赏花人群。据武汉大学官方微博报道,有一个赏花的校友陈先生突然晕倒,不省人事。赏花人群中,从美国来的老中医吴奇、杭州某部队医院退役院长吴建华、湖北省中山医院康复科医生陈桢艳等人,见状赶紧施针救治,有的掐陈先生人中,有的用银针刺破陈先生的十根手指指尖,有的在陈先生头部多个穴位扎针,把陈先生的头扎成刺猬后,陈先生大叫一声:“啊!你把我扎疼了。”醒来了。120急救人员赶到后,将陈先生送往武大中南医院继续救治。于是这几个中医成了陈先生的“救命恩人”。

 

该报道自始至终没有提及陈先生是因为什么原因晕倒的。有很多因素会导致人突然晕厥,在很多情况下会很快自己醒来。这时候不管采用什么办法,民间盛行的掐人中这种偏方也好,刺破十个手指指头放血这种巫术也罢,自然都会让人觉得灵验无比,于是就被当成“救命恩人”,其实不过是给患者增加了额外的痛苦,甚至给患者传染上疾病。那些相信民间偏方、巫术、针灸真有救命神效的人,只要想一想,为什么全世界——包括中国——没有哪个医院的急救人员会用这些简单的方法救人呢?

 

不过更引起我注意的是那个“在陈先生眉间一处穴位施了最后一针”的美国老中医。报道称:“吴奇教授在美国一所大学教中医,前两天受邀到武汉举办讲座。”美国大学居然请老中医当教授教中医,难道中医真的像中医粉丝意淫的那样在美国发扬光大了?事实是,没有哪所正规的美国大学会教中医的。那么这个美国老中医是在什么样的美国大学当教授呢?幸好这个老中医自己有一个网站(网站上的老中医肖像与报道中的美国老中医相符,可确定是同一个人),网站上有他的履历(http://www.drandrewwu.com/wp-content/uploads/2013/01/Dr-Wu-CV-2013.pdf ),上面写着他是美国加州圣何塞Five Branches大学的国际事务副校长、高级讲师、博士项目教授。我从没听说过美国还有这么一所大学,不知那个校名是什么意思。搜索得知,它有一个中文名称,叫加州五系中医药大学,但在中国国内,往往就简称加州中医药大学,例如新华网曾经对吴奇做过访谈,对他的介绍就是“加州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博士生导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加州公立学校,其实是一所以赢利为目的的私立中医学校。美国有完全的办学自由,谁都可以办“大学”教任何东西,不要说中医大学了,星相大学都有很多。这所大学以英语、汉语、韩语教学,想必学生主要是中国人和韩国人。中国人、韩国人为什么要跑美国学中医?难道是美国中医已经引领世界新潮流了?

 

加州五系中医药大学有个网站(https://www.fivebranches.edu ),有英、中、韩三种文字版本。奇怪的是,在该网站的英文版的教职员工名单中,并没有吴奇(英文名Andrew Wu)。在中文版“美国博士课程师资”中,才有对吴奇的介绍,全文如下:

 

吴奇

Professor

吴奇Andrew Qi Wu,1948年3月3日生人。1967年随天津名老中医王季儒教授学习中医针灸。1968年开始用针灸为人行医治病。1972年至1975年随天津名老中医李儒生、颜耀宗等人学习临诊。 1977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天津中医学院中医系。于1982年以第一名毕业于天津中医学院中医系。后留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中医内科急诊工作、行医、带教,治疗了大量疑难病患。1988年受聘于美国旧金山中医针灸大学执教,全家移民来美。 1989年考取加州针灸执照。先后在旧金山中医针灸大学、加州奥克兰美洲中医药大学、美国加州中医药大学教书至今。 2001年获天津中医药大学医学博士学位。 2006年获加州南湾大学(South Baylo University)东方医学临床医学博士学位。 2008 年任教于加州中医药大学(Five Branches University)。现任加州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学术总监、副校长。 学术成就简历: 1996年正式出版《中医太极观》。 1997年与父亲吴连胜先生在世界上,首次将黄帝内经《灵枢》《素问》翻译成英文,并由中国科技出版社出版,本书被认为是目前黄帝内经最好的英译本。 2000年与中国六大头皮针之一,创立人上海林学俭教授合著《头皮针小脑新区与疑难病瓶颈之突破》,于当年出版。头皮针小脑新区对运动系统疾病、脑源性疾病及许多疑难病有特殊的临床疗效。 2010年8月8日,中央电视台四套CCTV4华人世界,播出了吴奇教授30分钟的专访节目-中医伴我闯天下。 2010年9月受聘为《中国医学大百科全书·针灸卷》编委会委员。 吴奇创办的北加州南湾中医诊所,拥有被认为是加州最具规模的中医针灸治疗中心。

 

看来吴奇在该校是专门教中国学生的。这份简历以及吴奇网站上的履历详细列举了吴奇的工作经历,却漏了一条:“美国西谷大学校长”。须知,早在2004年,吴奇开始在中国媒体上宣传自己时,打的招牌就是“美国西谷大学校长”(中新社2004年1月13日电《悬壶海外 心系津门——美国西谷大学校长吴奇》http://www.chinanews.com/n/2004-01-14/26/391372.html ),以致有人在新语丝网站上连续发文质疑,怎么在美国找不到这所大学?(加州有一所公立社区学院叫西谷学院,那跟吴奇毫无关系)现在吴奇自己连这段辉煌的经历都不好意思提了,于是“美国西谷大学”是什么玩意儿,就成了世界之谜。

 

吴奇还有个更为吓人的头衔“世界传统医学联盟主席”,在学校简历里没有提到,在他网站的履历里有:

 

07/1993 – Present President and Founder

Alliance of World’s Traditional Medicine, San Jose, CA, USA

 

在加州政府网站上找得到这个“世界传统医学联盟”的注册资料,注册地址20600 MARIANI AVE. CUPERTINO CA 95014,也就是“吴奇中医诊疗院”的地址,原来那就是吴奇中医诊所的另一个名字。同样,由于在美国结社完全自由,任何人都可以注册一个名头吓死人的组织自任主席,不要说“世界传统医学联盟”,就是注册一个“宇宙传统医学联盟”,也未尝不可。

 

不过,在我看来,最最吓人的,还是吴奇居然有四个博士学位,在名字后面写着PhD,以示这些学位是货真价实。一般人能读个博士学位已经到顶了,个别天才能读两个博士学位,超级天才可能会读三个博士学位,有四个博士学位的得是超超级天才了吧?那么吴奇的四个博士学位是怎么来的呢?在其简历里详细列着他这四个博士学位的获得情况:

 

09/2004 – 06/2006 Oriental Medical Doctor

South Baylo University, Los Angeles, CA, USA

06/2000 – 10/2001 Doctor of Philosophy in Medical Science, Medical Doctor

Tianjin Universi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ianjin, China

02/1997 – 06/2000 Doctor of Philosophy in Oriental Medicine Advancement

American Global University, Cheyenne, Wyoming, USA

01/1991 – 06/1992 Oriental Medical Doctor

North American Academy of Advanced Asia Medicine, Santa Fe, New Mexico, USA

 

他的第一个博士学位是1991年1月到1992年6月从North American Academy of Advanced Asia Medicine获得东方医学博士学位,但是查不到这个学校的任何信息,谷歌该校名字,只出来两个网页,全是吴“博士”的个人履历。吴博说该校在美国新墨西哥州,我检索了该州机构登记记录,没有找到该校。该校从没在该州登记过。美国的野鸡大学好歹还会向政府登记以取得合法身份,而该校的创建者竟懒到连登记都不去做。善意地想,可能是当时吴博刚到美国不久,不了解行情,被一个懒惰的骗子骗了,而且貌似只骗了他一个人,所以这个学校才只存在于他的履历中。

 

吴博的第二个博士学位是1997年2月到2000年6月从怀俄明州的美国环球大学获得的东方医学进展博士学位,读了三年多博士,貌似还挺正规。在怀俄明州的政府网站查得到该校的记录,是两个伊朗人在1999年12月成立的。这就奇了,吴博在该校成立的近三年前已经开始在该校读博了。难道是先试招了吴博读博,读了快三年,发现孺子可教,才去向政府登记注册?注册半年后马上给吴博发一个“东方医学进展”博士学位?至于为什么这个博士学位名称这么古怪,就不要计较了,伊朗人的母语不是英语嘛。而且不幸的是,该校已经在2003年6月关闭,总共开张三年半。吴博没了母校。

 

吴博的第三个博士学位是2000年6月至2001年10月从天津中医药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虽然才一年四个月就获得博士学位显得有些仓促,但是吴博是天津中医药大学的杰出校友,该校的教授们还指望着能通过吴博的关系到美国讲学或担任世界传统医学联盟的顾问,吴博的这个博士学位应该是货真价实的吧,毕竟,办证的都是办北大、清华的,谁会去办天津中医药大学的证呢?

 

不过,天津中医药大学博士是土博士,吴博还需要有一个洋博士学位,所以就有了吴博的第四个博士学位,2004年9月到2006年6月获“加州南湾大学(South Baylo University)东方医学临床医学博士学位”。这也是吴博在国内使用的博士学位,“南湾大学”是他翻译的,其实校名中虽然有“南”,却没有“湾”,Baylo好像是个人名,比“湾”(bay)多了两个字母。但吴博整天研究中医,不熟悉英文,看花了眼还是有可能的。这个学校是一对姓朴的韩国夫妇创办的,我看了其教职员工表,主要都是韩国人,教的东方医学应该是韩医了。当时吴博已经50多岁了,已是全世界著名的中医大师,还要去学韩医拿一个博士学位,这种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值得各个中医学习。

 

在美国“大学”教中医,其实没有什么可吹的,我前面说了,在美国谁都可以办大学、当教授。吴博值得吹的,是他活到老学到老,接连得了四个博士学位,虽然有的学校从不存在,有的学校已经关闭,有的学校很野鸡,但架不住数量多啊,以量取胜不行吗?普天之下有谁像吴博这样拿过四个博士学位(荣誉学位不算)?这是吴博最值得自豪的,以后再到中国救人,只要亮出四个博士学位,准能把晕倒的人吓醒过来,连针灸都免了。

 

2019.3.23.

 

 

 



浙大中兽医竟然给母象吃穿山甲

21 03 2019年

在中国名牌大学中,浙江大学的教职员工是比较有创意的,例如以前办班教学生炼丹药,还研究过修仙。最近又被发现浙大动物科学学院的研究人员尝试过给母象吃穿山甲治疗产后缺乳,还在《中国兽医杂志》发表了一篇不到一页的论文。

 

这篇论文说的是,杭州动物园有一头母象产后缺乳,小象得不到充分奶水,日见消瘦,经过中兽医辨证施治,症状得到明显改善。看了这篇论文,很多人才知道,原来除了中医,还有中兽医,会对动物辨证施治。要辨证施治,首先要辨证。他们测量了这头母象每天食谱的营养素含量,参考国外关于大象营养需求的资料,辨证说,该象属于营养不足,气血亏虚,乳汁生化无源,以致产后缺乳。中医不知道论文中所提的蛋白质、钙、磷等营养素,不会也不屑于做营养素的测量,更不会去参考国外文献,所以这明明就是西兽医,不是中兽医。营养不足导致缺乳,这也是西兽医的说法,为了表明是中兽医,才给添加上“气血亏虚,乳汁生化无源”的蛇足。

 

既然知道原因是营养不足,那么就应该改善食谱,增加母象的营养。他们也的确有针对性地调整了母象日粮,原来的食谱缺少蛋白质,就增加了黄豆粉,原来的食谱缺钙、磷,就添加了磷酸氢钙。这是正常人的思路。然而他们却同时给母象针灸,声称发现了母象有膻中穴,还给母象吃穿山甲、通草这些号称能“通乳”的中药,声称这三种做法全都有效:“针刺膻中穴治疗母象产后缺乳症取得了一定的疗效”、“我们用它(穿山甲)来治疗母象,也见乳汁增多”、“满足了营养需要,效果较好”。问题是,他们是三种方法同时进行的,怎么能够确定究竟是哪种方法有效?浙大这些研究人员,居然不懂得如何控制实验的变量,不会做对照,把所有能想到的方法都同时用上,有了效果,就说所有的方法都有效,也不想想,其实只要有一种方法有效,就能让症状得到明显改善。

 

只要脑子还没有因为喝中药喝坏了,就该想到,母象之所以缺乳症状得到改善,最可能的原因就是营养改善了,没有针灸、中药什么事。就拿穿山甲来说吧,他们其实只给母象喂了两天穿山甲。第一次将100克穿山甲(应是鳞片)碾成粉状混入粥中饲喂,第二天母象发觉粥中有异味不愿再吃,将穿山甲剂量减半再喂,第三天母象无论如何不愿再吃了,就没再喂穿山甲。所以他们总共喂过两次穿山甲,一次100克,一次50克,就这么一点点和大象体重(3.8吨)比起来微不足道的穿山甲,他们居然认为取得了通乳的效果,这是多么神奇的药物?幸好大象很快拒绝吃,否则这种中兽医推广开去,有更多的穿山甲要遭殃。

 

至于他们给大象针灸,其实还不算想象力丰富。当年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的大师祝总骧还发现了植物也有经络,给西瓜针灸呢。以后不知会不会有人开创中农医,给西瓜喂穿山甲?可以向浙大学习怎么做实验,给西瓜同时施肥、针灸、喂穿山甲,以此证明三种办法都能让西瓜增产,然后在《中国农业杂志》也发表一篇论文。

 

2019.2.26.

 



中医就是穿山甲灭绝的罪魁祸首

24 02 2019年

在《拯救穿山甲的唯一办法》(附后)一文中我谈到了要保护穿山甲、避免穿山甲灭绝的唯一办法是禁止用穿山甲鳞片做中药,有一个人大代表也提出建议,呼吁禁止用穿山甲鳞片做中药。我看了他的建议,基本上是根据我的说法,有好几个句子都是一模一样的。但是也有一个政协委员提出不同意见,是一个中医药大学的教授。这个当然涉及到中医自身利益的问题,我们来看看这个中医提出了什么理由来反对禁止用穿山甲鳞片做中药。

 

这个中医教授说,中医不倡导人们吃穿山甲,而是用穿山甲的鳞片入药。“那些吃穿山甲的人,与中医没有关系。”这意思是吃穿山甲肉和用穿山甲鳞片做中药是两回事,穿山甲是因为人们吃肉给吃得快灭绝的,不能把穿山甲灭绝的责任怪给中药。实际上要取穿山甲鳞片同样也要杀死穿山甲,而且中国市场对穿山甲鳞片的市场比穿山甲肉大得多,而且还是合法销售、使用,这才是导致穿山甲被大量杀害、濒临灭绝的主要原因。

 

这个中医教授说,可以靠人工饲养、繁殖穿山甲提供穿山甲鳞片。实际上,穿山甲因为食物非常独特,要吃大量的蚂蚁,是很难人工饲养的,动物园养穿山甲的成本极高,人工繁殖就更难了,几乎没有成功的案例,想要大规模养殖穿山甲完全就是异想天开。这个中医教授还说可以利用死亡的动物。要获得穿山甲鳞片都要杀死穿山甲,当然都是从尸体获得的。他的意思可能是指自然死亡的穿山甲,这也是异想天开,在野外碰上自然死亡的穿山甲的机会几乎是不存在的,想要获得穿山甲鳞片的人都只能去杀穿山甲。

 

这个中医教授说,如果是为了救命使用穿山甲鳞片,就不应该指责。但是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穿山甲鳞片能够治疗任何疾病,更不要说救命了。事实上就像我上次在文章中说的,穿山甲的成分和人的指甲一样都是角蛋白,人体没法消化吸收,即使能够消化吸收,也只是多了一点氨基酸,从理论上就可以否定用穿山甲鳞片治病、救命的有效性。

 

中医教授对成分分析是很不以为然的。他举了一个例子,说他曾治疗过一个酒精性肝硬化生命垂危的病人,最后严重抽搐痛不欲生,吃了几斤的山羊角粉都停不下来,后来吃了一点羚羊角粉就马上停止了抽搐,虽然山羊角和羚羊角成分一样,但是一个无效一个有效。中医最喜欢举神奇的病例证明疗效,但是现代医学早就知道了,个案是不能证明疗效的,需要做严格的临床试验。而且这个例子举得非常愚昧。抽搐是肌肉持续收缩导致的,但是肌肉不可能一直收缩,收缩一会儿就会麻痹,并不存在一直抽搐停不下来的情况。所以这个例子很可能是胡编的。靠胡编神奇病例为中医辩护,是中医特色。

 

2017.3.12

 

附:

拯救穿山甲的唯一办法

 

每年2月份第三个星期六,是世界穿山甲日。为什么专门要给这种动物设立一个节日呢?因为这种独特的动物快要灭绝了。穿山甲共有8个物种,其中四个生活在亚洲,四个生活在非洲。生活在亚洲的两个物种——中华穿山甲和马来穿山甲属于极危,另两个亚洲种——印度穿山甲和菲律宾穿山甲属于濒危,非洲的四个种属于易危。

 

穿山甲非常独特,八个种就自己组成一个目,叫做鳞甲目,是唯一披着鳞甲的哺乳动物。鳞甲是穿山甲的自卫武器。它们行走缓慢,遇到威胁时跑不掉,就把全身缩成一团,外面都是坚硬、锋利的鳞甲,连狮子都找不到地方下口,所以穿山甲在自然界实际上是没有天敌的。它的敌人是人类,主要是中国人,因为中国人觉得穿山甲的肉是美味,而且更关键的是,认为穿山甲的鳞片是可以治疗很多种疾病的良药,所以见到了穿山甲就捕杀。穿山甲用来保护自己的鳞片反而给它招来杀身之祸。穿山甲对付肉食动物的那套防御办法对人类是完全无效的,只是让人抓起来更容易。

 

中医大量地使用穿山甲鳞片做中药,有几十种常用中成药都用到穿山甲片,全国一年需要杀掉大约十万只穿山甲才能满足中药材需要。中国境内的穿山甲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差不多被杀光了,资源耗尽,属于商业性灭绝,要靠进口才能满足市场需求。主要是为了满足中国市场的需求,东南亚的穿山甲遭到大规模捕杀。东南亚的穿山甲被杀得变成濒危动物,满足不了中国市场需求了,就又在非洲大规模捕杀穿山甲,把原本很多的非洲穿山甲也杀得成了易危动物。穿山甲目前是全世界非法交易最多的动物,时不时地能见到海关查获几吨重穿山甲肉、穿山甲鳞片的报道。按目前的趋势,不加强保护的话,穿山甲很快会灭绝。

 

中国早已经把穿山甲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规定,禁止出售、收购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如果由于科研、饲养繁殖、展览等特殊情况,需要出售、收购、利用的,一级保护动物要经过国家主管部门批准,二级保护动物要经过省级主管部门批准。按照这个规定,穿山甲不仅不能吃,它的鳞片也是不能出售的,因为做药并不属于科研、饲养、展览的特殊情况。但是实际情况却是,吃穿山甲如果被发现了,至少表面上还有人管一管,而穿山甲鳞片作为中药却是列入了国家药典,公然合法地销售。

 

穿山甲肉只能偷偷地吃,又非常地昂贵,一斤上千块钱,一般人吃不起或没有渠道吃到,市场并不大。穿山甲鳞片的市场要庞大得多。要获得穿山甲鳞片,就必须把穿山甲杀死。中国药典把穿山甲鳞片入药,众多中成药都含有穿山甲片,这个庞大的市场,就是在鼓励、刺激偷猎、走私穿山甲。这才是导致穿山甲濒临灭绝的最重要的因素。如果要真正保护穿山甲,那么中国就应该取消穿山甲鳞片的用药标准,禁止穿山甲入药,把库存穿山甲鳞片全部销毁。

 

中医相信穿山甲片能有药效是因为穿山甲的名字引起的联想,以为它的甲连山都能穿,那么吃了它的甲就能够通乳、通经络,所以就可以用来下奶、治疗各种疾病。实质上这就是巫术、迷信。其实穿山甲鳞片的成分是角蛋白,和我们人的指甲成分完全一样,里面并不含有特殊的神奇成分,人不能消化、吸收角蛋白,即使能消化、吸收,也不过是多摄入了一点氨基酸,不可能有任何药效。同样的,犀牛角、羚羊角的成分也是角蛋白,也不可能有任何药效,但是也都由于中医的迷信,让犀牛、高鼻羚羊濒临灭绝。中医,是生物多样性的最大敌人之一。

 

2017.2.20

 

 

 

 



难道还有不骗人的火疗?

15 01 2019年

最近成了众矢之的的天津权健集团有三大“法宝”,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火疗,据媒体报道,权健集团旗下现有7000多家火疗养生馆,遍布全国。《科技日报》报道说,火疗其实是我国中医的一种疗法,从科学角度来说,火疗符合中医治疗原理,但是权健公司所谓的“火疗”,属于典型的概念侵占,因为这种疗法实在是细思极恐,荒唐至极。《科技日报》并采访了内蒙古知名中医杨晓东,介绍“科学”的火疗应该怎么做。那么权健的火疗和老中医的火疗有什么异同呢?

 

根据权健集团的火疗专利申请书,以及在权健火疗养生馆体验过的人的介绍,权健的火疗大体是这么做的:让患者躺好并且露出需要调理的部位,铺上干毛巾,再铺上几层湿毛巾,喷洒酒精,点火,扑火,反复几次点火扑灭后,到酒精烧得差不多时,喷洒第二遍酒精,最后一次扑火后把毛巾盖在患处,把毛巾取下后,把准备好的涂了火龙液的薄膜铺在患者火疗后的部位,并且做一些按摩。

 

《科技日报》介绍的“科学”的火疗是这么做的:将经过20几味中草药浸泡的经络绳放到人体背部后,再盖上一层保鲜膜以防止火疗时热量挥发。保鲜膜上放上两层湿毛巾,酒精倒在第二层湿毛巾上,打火机一点,火很快燃烧了起来,依着药绳放置的形状,烧成了一条火龙。

 

这两种火疗都用到了塑料膜,古代不可能有类似的东西,可见这是现代中医的发明创造,算不上中国传统疗法。两种火疗都是点燃倒了酒精的湿毛巾,差别只在于,权健的火疗是先点火,再铺药液,整个裸露部位都起火;老中医的火疗是先铺药液,再点火,沿着经络起火。

 

老中医说权健的火疗很恐怖,无异于玩火自焚。从照片上看,接受火疗的人整个背部都在燃烧,看上去的确很恐怖。其实这只是看上去吓人而已。学过化学就知道,酒精的燃点很低,把浸泡了酒精的湿毛巾点着了,看上去是熊熊大火,其实毛巾的温度也就三、四十度(取决于酒精浓度),并不会把人烧伤。只有烧的时间太长,把酒精、水分都烧干了,毛巾纤维真正被点燃了,才会把皮肤烧伤。权健火疗养生馆有时会出这种事故。但老中医的火疗同样会出类似的事故。所以两种火疗的安全性和危险性都是一样的,谁也别说谁是玩火。

 

老中医认为自己的火疗更科学,理由之一它是沿着经络烧的。假如经络起火真能治病的话,权健的火疗是全身起火,当然经络也在起火,怎么就不能治病呢?难道需要只有经络起火,其他地方不起火,才能治病?那样的话,老中医的火疗就那么精确,能保证点火的时候不会烧到其他地方?可见老中医的沿经络点火,其实也是骗人的。

 

老中医认为自己的火疗更科学,理由之二是烧的时候铺了草药,能让草药渗入皮肤治病。其实除非点火把皮肤烧伤了,否则是改变不了皮肤的通透性的,草药能不能渗入皮肤,跟点没点火没有关系,皮肤不会因为遇到高温就增加吸收,反而会因为出汗稀释了药液,不利于吸收,还不如像权建火疗一样把火扑灭了再涂药液。当然,即使皮肤能吸收草药,也起不到治病的作用,反而有中毒、过敏的危险。

 

所以,《科技日报》介绍的老中医火疗并不比权健的火疗更科学,都是骗人的,它们对身体的好处不会超过泡热水澡,不仅不能治病,而且危险。“科学”的火疗是不存在的。

 

2019.1.4.

 

 

 



“针灸纳入美国政府医保”是什么意思?

7 01 2019年

中医和中医粉虽然经常以捍卫中国传统文化自居,动不动就骂批评中医的人崇洋媚外,其实他们才是最崇洋媚外的,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一有什么动向让他们觉得中医药得到国际承认了,马上就大肆宣扬。例如,最近中医和中医粉在传播一条消息,说美国总统川普签署法案了,针灸在美国有望纳入美国政府医保;有的更是传成了针灸已经在美国被纳入政府医保,说明针灸得到美国政府承认了。有好多人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美国国会最近是通过了一个里面提到针灸的法案,川普签署了。这个法案的目的是要预防和处理美国目前很严重的类阿片药物危机。类阿片药物是一类和阿片(也就是鸦片)类似的镇痛药,以前药厂为了推销这种药,跟医生说这种药不会让人上瘾,所以医生就大量地开这种镇痛药给病人。后来才发现这种药是会让人上瘾的,但是已经迟了,美国已经有很多人使用类阿片药物上瘾了,甚至因此成了海洛因吸毒者。上瘾了以后,就很容易过量使用,有很多人因为使用类阿片药物过量死了。现在美国每天都有一百多人因为使用类阿片药过量死亡,成了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现在的美国社会分化很厉害,民主党和共和党打得很厉害,但是在赶快处理类阿片药物危机这个问题上,两党的立场是一致的,所以就有了这个法案。

 

这个法案叫H.R.6,篇幅很长,长达250页,其中有一处提到了针灸,说是要评估将针灸、按摩等可能用于处理疼痛的服务纳入政府医保的费用和益处,这就让中医和中医粉非常兴奋,以为中医要在美国振兴了。其实就是一部大部头法案里提了一句而已。但是从这一句话我们可以了解到,针灸目前是没有被纳入美国政府医保的,要不要纳入,要先做评估。而且,针灸在美国的地位和按摩是一样,最多只是作为一种辅助治疗的手段。

 

使用类阿片药物上瘾的人最初都是为了镇痛,所以美国政府就想到各种有可能既能帮助镇痛又不会让人上瘾的措施,除了研发、使用不让人上瘾的镇痛药,还想到有没有别的非药物方法可以尝试。有些研究表明针灸可能具有一定的镇痛作用,美国也有不少病人已经在使用针灸帮助镇痛,所以该法案提出对此要做评估,如此而已。评估报告还没有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中医、中医粉就那么兴奋了呢。万一评估的结果是不把针灸纳入政府医保,岂不是让中医、中医粉难堪?即使美国政府最终决定将针灸纳入政府医保,也只是限于用它辅助镇痛,而不是像中国那样把针灸当成包治百病的疗法。除了镇痛,针灸的其他作用在美国都是没有得到承认的。甚至连针灸是不是真的有镇痛作用,还是只是安慰剂效应,也还是有争议的。

 

2018.11.9

 



云南白药牙膏和其他中药牙膏都不要用

11 12 2018年

最近云南白药牙膏被发现加了一种能够凝血的化学药成分氨甲环酸,又叫做凝血酸,引起了一场风波。云南白药不是号称能止血的中药神药吗,怎么要添加凝血西药呢?在牙膏中添加凝血药物是不是妥当呢?对此,云南白药厂商回应说,在牙膏中添加氨甲环酸是国家标准允许的,也是国内外牙膏的普遍做法。为了证明这一点,《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了北京市场上的牙膏,发现有六款标有护龈止血功能的牙膏注明含有氨甲环酸,看来在国内牙膏中的确不罕见。其中有一款是欧乐B牙龈专护牙膏,这是美国牌子,似乎是国际通用的做法了?

 

其实不是,这是中国特色的做法。美国市场上的欧乐B牙膏没有一款是添加了氨甲环酸的,那是专门针对中国市场的产品。事实上,美国市场上是没有号称具有止血功能的牙膏销售的,也没有任何牙膏会去添加氨甲环酸,因为氨甲环酸在美国是处方药,必须有医生才能买到,不可能被用在牙膏当中。氨甲环酸在美国牙科的用途,是在血友病患者需要拔牙或做口腔手术时,用它来防止大出血。氨甲环酸在美国临床上的其他应用,也都是用于防止大出血,而不是用于治疗牙龈出血。

 

云南白药厂商没有回答为什么在有了云南白药之后还要添加氨甲环酸的问题。答案很简单,他们自己也知道云南白药实际上是起不到止血作用的,所以要用西药的药效来凑。其实刷牙时因为牙龈炎引起的出血量都很少,很快就会自己止住,用不着止血药。用了云南白药药膏后发现血止住了,可能不过是错觉。所以要止血用不着氨甲环酸。使用含氨甲环酸的牙膏是不是能够防止牙龈出血呢?我没有找到有这方面的研究。

 

即使使用含氨甲环酸的牙膏能够防止牙龈出血,也不应该用。健康的牙龈是不应该在刷牙时出血的。刷牙时出血了,说明牙龈有病。最常见的是牙龈炎,还可能有是其他更严重的疾病,例如口腔癌或血液疾病。对于疾病,应该是找出病因对症治疗,例如如果是因为牙龈炎引起的出血,那就应该去看牙医治疗。如果通过含氨甲环酸的牙膏来防止出血,并没有真正把病治好,而是掩盖了病情,让疾病进一步恶化。

 

所以含凝血成分的牙膏是不应该用的。云南白药牙膏更不应该用,因为它还含有有毒成分。虽然云南白药号称是国家保密配方,具体成分保密,但有一个成分是公开的,那就是乌头碱,这是剧毒的中药成分,怎么敢往嘴里送呢?云南白药里头是不是还含有别的有毒成分,我们不知道,因为它的配方保密。

 

牙膏的主要作用就是清洁牙齿防止龋齿和牙龈炎,有的还具有美白和脱敏作用。不能指望通过牙膏来治病。所以不仅云南白药牙膏不能用,其他中药牙膏也不能用,它们不仅治不了病,反而增加了健康风险。

 

 

2018.10.27



当中医自己真的相信中医

21 09 2018年

澳大利亚媒体报道,在悉尼有一个20多年前从中国移民到澳大利亚的中医师罗云森,因为医死了一个病人,被澳大利亚警方逮捕、以涉嫌过失杀人罪起诉。罗云森医治的这个病人也是中国来的,叫夏传英,56岁了,因为患有2型糖尿病,在今年3月找罗云森看病。罗云森让她停了西药,改吃他开的中药,结果两个多月后,夏传英就病死了。

 

现代医学将糖尿病分为1型和2型。1型糖尿病是由于缺乏胰岛素分泌所致,必须靠注射胰岛素治疗。2型糖尿病则不同,胰岛素的分泌量并不低甚至偏高,但是机体对胰岛素不敏感,主要是用胰岛素增敏剂类药物治疗,增加机体对自身胰岛素的敏感性。总之,糖尿病都跟胰岛素有关系。古代中医不知道胰岛、胰岛素,也不知道有糖尿病这种疾病。现代中医想到中医古籍里记载一种病叫消渴症,联想到糖尿病有一个症状是患者经常口渴、消瘦,就说消渴症就是糖尿病。这其实是很牵强附会的,因为具有口渴、消瘦症状的还有别的疾病,例如甲亢、尿崩症,并不能说就是糖尿病。退一步说吧,即使消渴症就是糖尿病,中医认为消渴症是肾虚所致,要用补肾的药来治,根本就不知道糖尿病的真实病因,怎么可能治得了糖尿病呢?不管怎样,中医既然认定了消渴症就是糖尿病,然后就认为中医古籍记载的那些治疗消渴症的药物都能够用来治疗糖尿病了。

 

但是实际上目前并没有发现有哪一种中药具有降血糖的作用。大多数中国中医对此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他们治疗糖尿病要中西医结合。做法有两种,一种是既开西药,又开中药,西药治病,中药挣钱。一种是开中成药,但是中成药里添加了降血糖的西药。例如国内临床上治疗2型糖尿病最常用的中成药消渴丸,号称是经典名方,其实里面添加了西药降糖药格列本脲,它才是其真正的有效成分。国内市场上降血糖的中成药全都添加了西药降血糖成分,有的标明,有的没有标明,但多次被国外、港台药检部门检测出来。

 

悉尼这个中医没有中国的中医聪明,真正地相信中药能够治疗糖尿病,所以胆敢让病人停止服用西药,而且胆敢让病人服用没有添加西药成分的中药,其结果就是出人命了。而且,他很不幸不是在中国。如果在中国,中医是不存在医疗事故的,把病人治死了是病人活该,不会被追究责任,更不会被起诉过失杀人。甚至不会有“医闹”去找中医闹。罗云森等刑满出狱了,还是回中国当中医比较保险,到时候就说是在国外当中医受打压,回归祖国了。

 

2018.8.21.

 



鸿茅药酒的豹骨问题要追究到底

22 05 2018年

鸿茅药酒的配方多达67味中药,其中一味是豹骨。“豹骨”来自猫科动物豹,包含云豹和雪豹,二者都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严禁商业进出口贸易。自2006年1月1日起,我国已全面禁止从野外猎捕豹类和收购豹骨。不过,为避免药品生产企业的经济损失,准许药品生产企业将现有库存的豹骨继续使用完毕。使用完之后,就要从配方中减去豹骨,或者用别的药材替代。

 

根据搜索到的信息,自2007年11月起,鸿茅药酒公司年产药酒15000吨,灌装鸿茅药酒每年3000万瓶。这么大的用量,库存的豹骨早用完了。但是鸿茅药酒并没有减去或用别的药材替代豹骨。内蒙古医学院还发表论文论证说,如果把鸿茅药酒的豹骨去掉,就会影响鸿茅药酒的所谓补肾作用。所以鸿茅药酒就坚持用豹骨。那么鸿茅药酒里的豹骨是怎么来的呢?鸿茅药酒官网2016年8月31日的一篇文章是这么说的:“我们每半年将相关材料和采购量向药监局与国家环保机关申请。国家机关将申请转到专家组评估,专家组评估后交医药公司;先查验是否是豹骨,再查验豹骨的来源是否合法。查明有且合法后,再由专家组验证豹骨的质量,鸿茅药业再按申请量采购。”也就说,鸿茅药酒里的豹骨不是用的库存,而是采购来的。这就违反了国家药监部门的规定。但是鸿茅药酒的宣传负责人接受采访时,却说他们用的豹骨是合法合规的。至于符合什么样的法规,语焉不详。此外,根据国家林业局和《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规定,凡生产、销售的含豹骨成份的中成药及规格包装的豹骨粉全部实行中国野生动物经营利用管理专用标识制度。但是鸿茅药酒并没有这样的标识。

 

针对这些疑问,有一个叫李清晨的医生写了篇文章,建议不要在豹骨的问题再追究下去了。他的理由是,该药酒事实上有无豹骨都对其疗效没有任何影响,都是无效的,而继续追问下去,给不明真相公众的感觉肯定是豹骨很重要很牛,这将导致要么是宣称有豹骨的中药被炒到天价,要么剩余的豹子由濒危变成迅速灭绝。

 

这个医生的逻辑真是奇怪,有变相为鸿茅药酒洗白之嫌。对那些用到濒危动物的中药,例如用到虎骨、穿山甲、犀角的中药,他是不是也要建议不要追究了?按他的逻辑,继续追问下去,也会让公众觉得虎骨、穿山甲、犀角很重要很牛,将加速老虎、穿山甲、犀牛的灭绝啊?

 

追究鸿茅药酒的豹骨来源,是因为豹子是受保护的动物,和豹骨有没有药效没有任何关系。豹骨有药效要追究,没有药效,更要追究。豹骨有药效不能用,没有药效更不能用,没有药效却去用它,是毫无必要的纯粹浪费,更应该用别的药材,例如猫骨代替。如果李清晨认为禁用某种濒危动物入药反而会刺激对其消费导致迅速灭绝的话,他是不是认为将某种动物划为保护动物的效果适得其反呢?是不是认为政府应该取消对虎骨、犀角的禁令,听任中药企业使用虎骨、犀角呢?

 

李清晨做高人状,说:“有毒的是中国人的思想和灵魂,病根不除,区区一个药酒,死活对这个民族的发展都没有丝毫的影响,一个药酒倒下了,另一个相关产品会迅速填补该药酒造成的需求真空,那么,我们科普的目的何在?打怪升级好玩啊?那不成了毛驴拉磨了。”这意思是要做科普改变中国人的思想和灵魂,不要揪着一个药酒不放。

 

假药、假保健品的泛滥,当然和公众科学素质差有关系。但是不能都怪给公众,还有别的因素,例如监管部门监管不力、不作为的责任。揭假反伪,除了帮助公众认识真相,还能制造舆论促使监管部门采取行动。科普和揭假并不矛盾,不能以科普的名义反对揭假。科普和揭假是相辅相成的,在一定程度上揭假也是科普。诚然,由于造假土壤在中国异常深厚,揭假未必能达到目的,一个假货倒下了,又有新的假货出现。那就继续揭露,能打掉一个是一个。想要通过科普提高公民科学素养,是一个长期的任务,不是短时间可以做到的。难道在公民科学素养大幅度提高之前,就只能听任假货横行吗?就不能追究吗?李清晨的这种论调,鸿茅药酒和所有的造假者一定喜闻乐见。用鲁迅的话说,他是在给造假者帮闲。对鸿茅药酒涉及的种种问题,不管是虚假广告问题、安全性问题还是野生动物保护问题,都要追究下去,一个也不能放过。

 

2018.5.7.

 

(科学猫头鹰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