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人民英雄”的老底

25 11 2020年

不久前北京召开了抗击新冠肺炎的“庆功大会”,意思是中国已经取得了“抗疫”的“伟大胜利”,要表彰“功臣”了。主要是表彰三个“功臣”,钟南山院士获得了“共和国勋章”,还有两个院士获得了“人民英雄”的称号,一个是军事医学科学院的院士陈薇,一个是中医科学院的院士张伯礼。


钟南山获得“共和国勋章”这么一个荣誉,主要是为了表彰他主持撰写了新冠肺炎的诊治指南。他撰写那个“诊治指南”起到的最主要的作用是往里面塞私货,我以前已经谈过。这次只来说说另外两个获得“人民英雄”这么一个崇高称号的院士。


我们先看陈薇院士。她的“功绩”是研究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但问题是,她的这个疫苗只是完成了II期的临床。疫苗是要通过III期的临床才能证明它是成功的。陈薇院士的疫苗目前还在做III期临床,还没有完成。完成了II期的疫苗在III期临床通不过,失败了,这是屡见不鲜的。她的这个疫苗完全有可能会失败。如果成功了,当然是皆大欢喜了;但是,失败了怎么办?难道把她的荣誉再收回来吗?不可能的。为了保住她的荣誉,即使失败了也要说是成功的。


再来看张伯礼。他是搞中医的。他获得“人民英雄”荣誉的原因,是用中药治疗新冠肺炎。中药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是没有得到证实的。如果得到证实,全世界就都会用。但全世界新冠疫情这么严重,除了中国没有哪一个国家会用中药来治疗,根本没有得到国际的公认。而且,张伯礼院士自己很清楚,中药实际上对治疗新冠肺炎是起不到作用的。他曾经接受过央视记者董倩的采访,说得很坦率。他说,用中药来治疗新冠肺炎关键不是有治疗作用,而是起到安抚人心的作用,避免恐慌。也就是说,这个中药院士自己很清楚,中药只是起到安慰剂的作用。药物研发用来做安慰剂的都是假的,所以他实际上就承认了自己的中药就是假药。把荣誉颁给了一个做假药的人的,这不是很搞笑吗?


陈薇和张伯礼这两个人,我是很了解他们的底细的。他们并不是那种认认真真在搞科研的研究人员,而是一惯就是在骗人,甚至害人。


陈薇号称是中国自己培养出来的科研人员,是浙大毕业的学士,后来到军事医学科学院得了博士学位,是所谓的“土博士”。但是,她有一段时间号称自己曾经到国外做过研究,然后“谢绝高薪聘请、毅然回国”。我以前调查过,她曾经在2000年到美国待过三、四个月,不是当访问学者,更不是留学。她到美国来干什么呢?那个时候她已经在军事医学院工作了。军事医学科学院从美国一家公司买了一套发酵罐的设备,因为陈薇他们实验室研究的是生物工程、需要用到发酵罐。她就以学习怎么样使用这个仪器这个借口到美国的这家公司去训练了三、四个月。


陈薇声称,这家美国公司要挽留她,而且开出了年薪10万美元的条件。她拒绝了“高薪聘请”,“毅然回国”了。在2000年10万美元是非常高的工资,学术地位很高的人才有可能拿到工资。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不可能对一个从中国来的、可能英语都不怎么会的、来接受培训怎么使用生物仪器的人,给你10万美元的年薪要把你留下来。这当然完全是吹的,使用的就是以前那些归国人员喜欢吹自己“谢绝高薪聘请、毅然回国”的套路。她连留学人员都算不上,却因此当上了研究室的主任,一步步地当官,直到当了研究所的所长、工程院的院士。后来她觉得没必要再吹自己“留学”这段经历,所以现在都不谈了。


除了她的“留学”经历是假的,她以前的那些“科研成果”都是夸大其辞的。比如说,她吹嘘自己是“欧米伽干扰素之母”,其实“欧米伽干扰素”是国外很早以前就做出来的。她号称使用基因重组的方法生成欧米伽干扰素,那也是国外早就做出来的。而且,中国在她之前也有人研究过“欧米伽干扰素”。她还吹嘘自己建立了关于炭疽菌、还有鼠疫的动物模型,这也是国外比她领先了好几十年的,四、五十年代都已经做出来了。但她就靠这个获得了很多的荣誉,变成了“中国十大杰出青年”。


陈薇本来也不是搞疫苗的,她从来就没有成功地研发过一款疫苗。她喜欢吹嘘自己曾经获得了埃博拉疫苗的国家专利。获得专利并不等于说这个疫苗就是成功的、有效的。她的这个疫苗根本没有经过临床的试验,是不能说成功地研发出这个疫苗的。所以,她以前根本就没有研发疫苗的成功的经验。实际上,中国从来就没有在世界上率先成功研发疫苗的经验。这次如果真的能够率先搞出一个新冠的疫苗,那就是奇迹了。


再来说说张伯礼。张伯礼是搞中药研究的。他被评为院士的原因,是号称证明了一种中药——关木通具有肾毒性,吃了关木通会对肾脏造成损害,关木通在中国就被禁用了。


但是,关木通肾毒性并不是张伯礼首先发现的,而是国外的医生最早发现的。最早是在1993年的时候,比利时的医生发现了关木通会导致肾损害,而且是不可逆转的损害。全世界很快也都做了研究,证实了这个发现,很多国家就把关木通给禁了。但是中国是一直否认的。一直到1998年,日本发现一款由天津的一家工厂代工的汉方药,有人吃了以后得了肾病,所以就让中国这方面来查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结果发现那款药里头是含有关木通的。


但是,张伯礼不信这款药里关木通有肾毒性。即使关木通有肾毒性,但是因为是用在复方药里头的,中药号称是什么“君臣佐使”,他认为这是可以把肾毒性抵消掉的。所以,他就去做动物实验。结果发现,即使用复方的药,还是让老鼠的肾受到了损害,这就证明,关木通的肾毒性是没法通过其他的中药来消除的。动物实验结果做出来了,张伯礼还不信,他找了10个妇女来做人体毒理实验,让她们吃这个药。然后发现,肾脏的确受到损害,这个时候他才承认这个药是有肾毒性的。


国外早就在五年前证明关木通是有肾毒性的,而且会对人的肾脏造成不可逆的损伤,会导致肾衰竭。过了五年了,张伯礼自己用动物实验已经证明的确是这样了,他还不信,还要找10个人来做临床的毒理实验,给她们造成了不可逆的肾伤害。这是把这些人当成了实验动物,是极其不人道的。他就靠这个害人的成果当上了工程院的院士。


作为中医院士,被称为是“中医大师”,以“中华传统文化继承人”自居,所以,张伯礼很喜欢写旧体诗、词。获得了“人民英雄”称号以后,他就赋词一首,词牌名叫做“清平乐”。词的内容不说,他这首号称“清平乐”的词根本就不符合清平乐的格律。古诗词都是有格律的,是讲究声韵的。张伯礼的这首词只是字数对了,但是根本不讲究声韵,该用平声的地方他用了仄声,该用仄声的地方他用了平声,说明他根本就不会填词。古诗词应该算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了,他却不懂。标榜自己是“中医大师”,实际上文化程度是很低的。我都怀疑他看得懂看不懂中医的经典著作。


所以,这些“人民英雄”都是有前科的,有劣迹的,都是有过骗人、害人的历史的。中国现在对舆论的控制是越来越严了。最近有一个网友因为在微信的朋友圈对这次的“抗疫庆功大会”发表了“不当言论”,就被抓起来了,以“寻衅滋事”的罪名被行政拘留了10天。我现在批评了这些“抗疫”的“英雄”,挖了他们的底细,是不是也会被跨国追捕呢?


2020年9月13日

 


操作

文章信息

留言

您可以用这些标签 :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ode> <em> <i> <strike> <strong>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