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中式西药”

15 08 2019年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和国家中医药局办公室联合公布《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供各地在加强合理用药管理、开展公立医院绩效考核等工作中使用。该目录共收入了20种药,它们究竟有什么问题,为什么成为重点监控对象,通知语焉不详。有媒体称这些药都是“神药”,但“神药”的说法,一般是用于讽刺某些声称包治百病的中药或保健品,而这20种药都是化药及生物制品,也就是俗称的西药。不知为何要由中医药局参与监控西药的使用,按理中医药局应该只管中药。不过仔细看一下这个药品目录,会发现里面有一些药虽然名为西药,其实更像中药,我称之为“中式西药”,例如脑蛋白水解物、骨肽。下面我就以这两种药为例进行分析。

 

和中药一样,“中式西药”研制的思路是中国传统的“以形补形”哲学,认为吃什么补什么。例如,中医认为虎骨能够祛风通络、强筋健骨,虎鞭能够壮阳,民间认为吃猪脑能补脑,依据都是吃什么补什么。更进一步的,是吃像什么补什么,例如,因为苁蓉样子像阴茎,所以认为吃苁蓉能壮阳;核桃仁样子像脑,所以认为吃核桃能补脑。当然,“中式西药”既然是“西药”,那就不一定要靠吃,有时也要靠注射,从“吃什么补什么”到“打什么补什么”,和中药注射剂一样,也算是“与时俱进”了。脑蛋白水解物是由动物脑组织蛋白通过酶水解获得的,所以就成了“脑功能改善剂”,这是吃(打)脑补脑;骨肽是用新鲜或冰冻的猪四肢骨提取的骨肽溶液制成的,所以就用于促进骨折愈合,这是吃(打)骨补骨。推而广之,动物全身都是宝,应该是什么器官都能制成药用于治疗相应器官的疾病。为什么只利用了脑组织、四肢骨呢?想必是因为这两个部位量多而又一般不吃或没法吃,所以就废物利用了。类似的还有没被收入这个目录的脾氨肽口服冻干粉,从猪脾脏提取的物质,也是因为猪脾脏没人吃。

 

和中药一样,“中式西药”的成分复杂、不清。本来,作为西药应该是成分单一、明确的,即使不是人工合成而是从动植物提取的,也是经过纯化的。“中式西药”则不然,和中药注射剂类似,它们只是简单的提取物、水解物。脑蛋白水解物是由动物脑组织蛋白通过酶水解获得的多种氨基酸和低分子肽混合物的水溶液,这还只是“活性成分”,里面还应该含有无数杂质。即使是“活性成分”,其实也是不清不楚的。骨肽是猪骨的简单提取物,主要成分为有机钙、磷、无机钙、无机盐、微量元素、氨基酸等,号称还含有不知何物的“多肽类骨代谢因子”。

 

和中药一样,“中式西药”的药理不仅讲不清楚,而且根本就讲不通。脑蛋白水解物的厂家声称其药理是,含有各种游离氨基酸,可通过血-脑脊液屏障进入脑神经细胞,促进脑细胞蛋白质合成。但是游离氨基酸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东西。我们吃下的食物只要里面含有蛋白质,就都会被消化成游离氨基酸再被人体吸收,这些氨基酸也都可以通过血-脑脊液屏障进入脑神经细胞,促进脑细胞蛋白质合成。那么这岂不意味着吃任何含蛋白质的食物的作用,跟注射脑蛋白水解物的效果是一样的?脑蛋白水解物的厂家声称脑蛋白水解物中的小分子肽也可透过血-脑脊液屏障并影响呼吸链。但是这些小分子肽是水解产物,并不具有特别的序列,而是杂乱无章的,怎么可能有特别的生理功能?同样,骨肽里面的各种成分也都是普通食品里具有的,而神秘的“多肽类骨代谢因子”即使不是胡编的词语,而是真的存在,在其简单粗暴的提取过程中也早就失去活性了。更可笑的是,脑蛋白水解物、骨肽还都和脾氨肽口服冻干粉一样有口服制剂,即使真的含有神奇的“多肽”,口服后也会被消化成氨基酸才被吸收,不可能进入人体发挥作用。

 

和中药一样,“中式西药”的疗效没有得到验证。真正的西药要经过体外实验、动物实验、三期人体临床试验,证明了其有效性和安全性之后才能上市。人体临床试验还需要符合多中心、大样本、随机、对照、双盲等原则才有说服力。而“中式西药”最多只做过很初步的体外实验和动物实验就上市了。就像中药通常用医案来证明疗效一样,“中式西药”用以说明其疗效的,是上市后的小型“疗效观察”,其实就是一些个案,而个案是不能证明疗效的。何况这种“疗效观察”往往是医院明里暗里接受药厂资助,为药厂做广告的。

 

和中药一样,“中式西药”治疗的那些疾病,都是现代医学目前没有办法治疗,或疗效难以有客观的判断,或根本就无需治疗的。例如,脑蛋白水解物的适应症居然是包括阿尔茨海默综合征在内的各种痴呆,如果真能治愈,可以得好几个诺贝尔医学奖了。当然,脑蛋白水解物的厂家也不敢说他们研发出了能治疗各种痴呆的神药,只是模模糊糊地说改善记忆功能,至于怎么算“改善”,就要靠感觉了。骨肽的作用是用于促进骨折愈合,但是骨折后,只要骨接上了,就会自然愈合,不需要吃药促进骨折愈合,也没有这样的药物。在发达国家,没听说过骨折还需要吃药促进愈合的。但是中国民间向来就有吃骨补骨的传统,骨折后不吃点特殊的食物(例如猪蹄)或药物就不心甘,所以才会有骨肽这样的奇怪药物出现。而和中药一样,“中式西药”是不会只满足于治疗一两种疾病的,为了扩大市场、增加销量,适应症多多益善。脑蛋白水解物除了治疗各种痴呆,还用于器质性脑性精神综合征、记忆障碍、神经衰弱、轻度婴儿大脑发育不全、脑震荡或脑挫伤后遗症、脑卒中、颅脑手术、脑膜炎及严重脑感染和休克症状乃至抑郁症等,只要和大脑有关的疾病,都包治。而骨肽除了用于促进骨折愈合,还用于治疗骨质疏松、增生性骨关节疾病及风湿、类风湿关节炎等,只要和骨有关的疾病,也包治。但是这些疾病虽然发生于同一个器官,却有着很不同的病因、病理,是不可能由一种药来包治的。“包治百病”这一点和保健品很相似,“中式西药”实质上就是提供安慰剂作用的保健品。

 

这就注定了“中式西药”和中药一样难以走向世界,基本上只在中国上市、使用。中药属于传统医学的一部分,具有民族文化的内涵,与科学没有什么关系——相信中医中药的人也往往认为“西方科学”不能用于验证中医中药。既然外国人不懂中国传统文化,那么中药难以在国外被接受,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但是现代药物(俗称“西药”)是根据医学科学研发出来的,而科学是没有国界的,在国外能用的西药,在中国也应该能用,同样,在中国能用的西药,在国外也应该能用。例如中国研发的“西药”青蒿素,就全世界都用了。只能在一个国家使用的“西药”肯定是不科学的,也就不可能是真正的“西药”,所以“中式西药”乃是假西药。“中式西药”虽然与中药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并非根据中医理论或民族传统研发的,所以也不是中药。既不是真正的西药,也不是中药,那么就只能是假药。对于假药,不能只是做“重点监控”,而是应该禁止。

 

    人们有选择使用自己相信的医术的权利。虽然中医药不科学,但是我并不认为应该禁止人们相信中医、使用中药。相信中医的人当然有权利使用中药。同样,相信科学的人有权利只使用经过科学验证的现代药物,或所谓“西药”。“中式西药”打着“西药”的招牌,却没有经过科学验证,甚至是反科学常识的,误导、欺骗了相信科学的人,他们不用中药,却不知不觉地上了实质与中药一样的“中式西药”的当。从这个角度说,“中式西药”更是骗人的假药,应该禁止。但是“中式西药”已经使用多年,有庞大的市场,涉及巨大的利益,要禁止其实是不可能的,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提醒患者要警惕,不要上当,即使是医生开的,也应该拒绝。

 

2019.7.13.

 

 


操作

文章信息

留言

您可以用这些标签 :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ode> <em> <i> <strike> <strong>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