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王宝强夫妇的加州房产说起

18 08 2016年

近年来国内明星、高官都喜欢在美国买房,尤其喜欢在加州买房,或者是作为投资,或者是准备移民,或者是为了子女来美国留学,或者是作为度假房,或者是到美国生孩子顺便买一套房住着……但是在美国买房有个“坏处”,房产记录都是公开可查的。近日国内电影明星王宝强跟妻子马蓉闹离婚,起诉书里提到在洛杉矶有一处房产,马上就被人查了出来公布在网上,还有人惋惜这个房子买亏了。

新浪微博有个认证的SLPD圣利安祖市警察局账号也来凑这个热闹,发了条长微博说:“从洛杉矶县府纪录资料办公室(LA Ccounty Record Office)显示,王宝强马蓉夫妇在巴沙迪那的房产上特别注明了一条不同寻常的附加条款‘with the right of survivorship’,意思是房子虽然为夫妻二人共同拥有,但只给活著的人,如果其中一方发生意外,另一方会无条件成为这套房产唯一产权人。……通常夫妻合伙购房,极少写上这一附加条款。若没有这一条款,而男方发生意外,男方在这套房子中本享有的一般产权通常会和老婆、孩子一同分享,而且如果男方父母也要来分房产,‘这件事就会变得很乱、很麻烦’,但加上这一点后,孩子与男方的父母就完全不必动心思了,‘没有任何争议空间,房子100%属于女方,就算男方另立遗嘱,写明要将房子给父母,遗嘱都无效’。 ”

暗示加这条“不同寻常”的条款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马蓉想在王宝强死后独占房产。圣利安祖市是加州旧金山附近的一个小镇,以警察局的权威发布这一消息和暗示,让人不能不信,国内各个媒体例如财经网、京华时报、今晚报、观察者网等纷纷转载,惊叹“不同寻常”。有人称之为“死亡条款”,还有人联想到王宝强曾经遭遇车祸,认定是马蓉为了独吞房产搞的未遂谋杀(其实该车祸发生于买房之前)。新浪猛推这条微博,一天之内转发几万次。

其实这是个谣言:不是说王宝强夫妇的房产契约上没有这个附加条款,而是这个附加条款并非“不同寻常”、“通常夫妻合伙购房,极少写上这一附加条款”。恰恰相反,夫妻在加州买房,通常都会在契约上加上这一附加条款。

美国各个州关于房产的法律规定不太一样。加州是所谓“共同财产”(community property)州,也就是说,除非特别声明,夫妻购买的房产属于夫妻的共同财产,双方具有同等产权。但是如果夫妻有一个先去世怎么办呢?他或她的那一半房产就成了遗产,要由配偶或子女继承。继承遗产在美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要做遗产公证(probate),很费时间,如果遗产价值很高,还要交遗产税。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大部分夫妻在买房时,就在房契上附加一个条款“生存者权利”,意思是如果夫妻有一方先去世,那一半的产权就自动转为活着的一方所有,这样就不用做遗产公证、交遗产税。等夫妻双方都死了,房产才整个变成了遗产,才要做遗产公证、交遗产税。例如王宝强前老板冯小刚在洛杉矶的房产,契约上也是写着“带生存者权利的共同财产”,难道冯导也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也有的夫妻在买房时,改变法律推定的“共同财产”属性,而改成“联合拥有”(joint tenancy),黄健翔在洛杉矶的房产就属于这种。联合拥有的意思也是夫妻双方具有同等产权,而且不必声明就自动具有“生存者权利”,和“带生存者权利的共同财产”类似,区别在于“联合拥有”形式可以被一方随时改变,而且在一方死后卖房时纳税方面可能有点吃亏。所以如果咨询律师,一般会建议采用“带生存者权利的共同财产”这种形式。不过,“共同财产”形式只有夫妻才能用,而“联合拥有”形式不是夫妻也能用。夫妻或非夫妻一起买房还可以采用“共同拥有”(tenancy in common)的形式,双方的产权可以不均等,一方死了也不会自动把产权转给对方。

总之,夫妻在加州买房,最常见的形式就是“带生存者权利的共同财产”和“联合拥有”,二者都是有“生存者权利”的,都是“如果其中一方发生意外,另一方会无条件成为这套房产唯一产权人”的,这是最为常见的,而绝不是“不同寻常”、“极少写上这一附加条款”的。

SLPD圣利安祖市警察局微博为什么要散布这一虚假信息,暗示马蓉阴谋独占房产呢?新浪微博上很多认证官微是假的。不过这个官微曾经在圣利安祖市聚会上做过推广活动,其小编晒过推广活动上跟该市市长、警察局局长的合影,看来是获得该市警察局认可的官微。从合影看,一男一女两个小编未穿警服,不像是警察局员工,大概是当地两个华裔平民承包了警察局微博。这两个华裔虽然在加州,大概没有买过房,或者没有以夫妻身份买过房,也不会上网搜搜资料,就大惊小怪地发布了信息,以加州警察局的权威身份误导了中国网民。这是很没有职业道德的,甚至可能引发诉讼、索赔,无疑有很多中国网民因为这条微博认定了马蓉阴谋谋害丈夫。而中国媒体连简单的查核工作都不做,就信以为真,帮着传播谣言,同样没有职业道德。

在我纠正之后,SLPD圣利安祖市警察局微博小编一方面悄悄删掉了这一谣言而不做任何澄清,一方面火速点赞“堂堂央视记者”王志安对我的诽谤,让人觉得其小编简直就是承担着败坏美国警察形象的使命。至于那些转发这一谣言的媒体,也未见有哪家做了澄清,没事一般继续转发其他谣言,这倒是中国媒体“联合拥有”的特色。

2016.8.18.



谷歌操纵搜索结果支持希拉里·克林顿吗?

11 06 2016年

6月9日,美国一家网站爆了一条消息,称谷歌操纵搜索结果支持希拉里·克林顿。美国保守派本来就有“受自由派媒体迫害”的情结,这下又为其阴谋论增加了一条证据。一天后这条消息传到了中国社交媒体和门户网站,被冠以“震惊!纸牌屋剧情现实版”的惊人标题。我们就来看看这事究竟有多震惊。

搜索引擎在你输入要搜索的内容的时候,会自动推荐一些相匹配的搜索热词供选择。例如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几个月前因为所谓“邮件门”(指其任职国务卿期间用私人电子邮箱处理公务涉嫌泄密)被搞得焦头烂额,联邦调查局一度介入调查,其政治对手声称她“犯罪”,那么就会有很多人在网上搜她有没有犯罪,“犯罪(crimes)”就会是和她的名字相匹配的联想热词。如果在搜索引擎输入Hillary Clinton cri,这时就应该出现Hillary Clinton crimes或类似指控其犯罪的一些推荐。但是在谷歌搜索里,出来的联想却只有三个,是crime reform,crisis, crime bill 1994,第一和第三个虽然有crime,但是指她关于刑事改革的提案,并非是对她的犯罪指控。是不是对她的犯罪指控不是搜索热词呢?对比一下其他搜索引擎,就知道了。例如在必应(bing)里头,输入Hillary Clinton cri,会出来cirmes, criminal, criminal investigation, criminal record, criminal justice reform, criminal activities,除了倒数第二个是其关于刑事改革观点的,其他都是涉及对其“犯罪”指控的。

如此看来谷歌暗地里操纵搜索结果支持希拉里可谓证据确凿了?谷歌对此有一个简单的回应:搜索联想词是根据多种因素产生的,包括搜索的热门程度,但是系统会自动屏蔽一小部分有冒犯性的、不合适的内容。好啊,谷歌承认会对搜索联想进行屏蔽,暗地里支持希拉里!但是且慢,谷歌没有说清楚,其屏蔽是针对希拉里一个人的,还是对其他人特别是希拉里的政治对手也做了类似的屏蔽?

保守派是不会想到也不愿意做这样的对照的。我来替他们做好了。希拉里的主要政治对手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Donald Trump)。在谷歌输入Donald Trump cri,出来的联想词是crippled america, cries, criticizes, criminal justice, critique,没有crimes之类的“犯罪”指控(里面的criminal justice是川普关于刑事问题的看法的)。是不是没什么人搜川普有没有“犯罪”呢?不是,对比必应就知道了,必应的结果是criminal record, criminal charges, crippled america, criticism, crime statistics(按:不同地区、不同时间搜出的结果会不一样)。可见谷歌把关于川普“犯罪”的联想词也屏蔽了,是不是也可以因此说谷歌操纵搜索结果支持川普呢?

google1.jpg

google2.jpg

有人说,川普和希拉里不同,没有受到“犯罪”调查,谷歌屏蔽掉“犯罪”字眼对希拉里有利。也就是说,他们认为谷歌为了显得公平,把候选人的“犯罪”字眼都屏蔽了,但是实际上也是为了保护希拉里。好吧,那我们就换一个对川普极其不利的词。川普面临的大麻烦之一,是他曾经办过一所“川普大学”(Trump University),被认为涉嫌诈骗(fraud),已遭到起诉。我们在谷歌输入Donald Trump,然后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输入fraud一词,从f一直输到frau,都没有出现fraud的字眼,到了frau只有一个结果,是罕见的frauen,到这时候都没有出现fraud。但是在必应中,却是一系列关于川普“诈骗”案的联想:fraud case, fraudulent university, fraud, fraud deposition, fraud trial。可见谷歌为了保护川普名声,把对其极其不利的“诈骗”指控的联想全屏蔽了。

google3.jpg

google4.jpg

 

有人说,不是川普本人被起诉“诈骗”,是他办的公司“川普大学”被起诉“诈骗”,所以谷歌才屏蔽对川普的“诈骗”联想。那好,我们再来试试输入Trump University frau,谷歌没有出现任何搜索联想,结果是零。但是必应出现了关于川普大学涉嫌“诈骗”的一系列联想:fraud trial, fraud, fraud case, fraud lawsuit status, fraud video。可见谷歌也采取了措施对川普大学的“诈骗”联想做了屏蔽(不过屏蔽得不彻底,在输入Trump U和Trump Un时还会出现一个“诈骗”联想,再往下输入才有屏蔽。但屏蔽得不彻底不能否认有屏蔽)。

google5.jpg

google6.jpg

 

这就证明了谷歌是对总统候选人的搜索联想都做了相同的保护,而不是要操纵搜索结果支持某一个候选人。谷歌这么做的动机不清楚,不知是为了让搜索联想显得干净,还是为了避免诉讼,但不管怎样,指责谷歌操纵搜索结果支持希拉里是无稽之谈。谷歌这么做反而对川普有利,因为对希拉里的“犯罪”指控早已经不是热点(当然这不妨碍有死脑筋的保守派还在幻想联邦调查局会去抓捕希拉里),但是对川普、川普大学的“诈骗”指控却还在持续发酵,而且很可能越来越热。我觉得谷歌对川普的搜索联想做处理还可以理解,这是为了对候选人一视同仁;但是对“川普大学”的搜索联想也做处理,是非常不妥的,对那家公司的“诈骗”起诉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不涉及诽谤,为什么怕人知道?

但不管怎样,上述证据已足以证明谷歌没有通过操纵搜索结果试图操纵选举结果。但对于相信自由派阴谋论的保守派来说,向他们出示再多的证据也不能改变他们的看法,因为阴谋论属于信仰,而信仰就其本义而言,就是指没有证据甚至有反面证据时,仍然还会相信,不可理喻。

2016.6.11



王志安与肖传国“会师”了

10 04 2016年

“堂堂央视记者”王志安同志在4月7日发了一条微博称:

“肖传国教授到北京,一起吃饭。席间他说,他在深圳的医院发展很好,估值已经有两点五亿,这几年不得己成为了亿万富翁。”并附有一盘剩菜照片为证。

“堂堂央视记者”和肖传国一起吃饭,讨赏去了。肖传国成了估值2.5亿的“亿万富翁”,王同志能分他百万分之一吗?席间是不是还商量了怎么对付我?(肖传国发微博称:“老王已公布的方舟子安保基金调查堪称深度调查经典,但只是上集,请大家静候下集。”)王志安“调查”安保资金的目的不就在于此嘛,搞清了安保细节,肖传国就可以再次下手。安保资金当初就是为了防范肖传国再次雇凶而设的,最恨安保资金的应是肖传国了。如果在王同志的背后除了徐壕、“科学公园”,还有肖传国,倒是不意外,以肖家的公安背景,可解释王志安泄露的那些比较准确的私人信息(比如我在国内的航班行程)是怎么来的。

方黑的最后归宿就是与肖传国抱团。王志安与肖传国会师了,此前徐壕也与肖传国会师了,跟在王志安后面造谣、诽谤安保资金的“科学公园”啥时候也跟肖传国会师?其实“科学公园”的主力“七是”(兰州交通大学物理实验工程师顾琦)早就声称肖传国是个好医生,邀请肖传国“做科普”了。听说肖传国估值2.5亿,“科学公园”也可去讨赏百万分之一,就不用再捏造各种借口借钱了。

2016.4.10



不锈钢电水壶还能用吗?

26 03 2016年

前不久江苏省质监局发布对水壶产品抽查报告和风险监测报告。抽检结果显示,55.6%的电水壶产品锰含量在10%左右,存在使用高锰钢的问题。网上有文章称锰摄入多了会让人“变笨”,使用这种高锰钢电水壶烧水会把人“喝傻”,要大家不要使用这种不合格的电水壶。随后又有“专家”、“科普网站”出来“辟谣”,说这种说法不靠谱,是炒作,要大家放心使用用高锰钢做的电水壶。

现在的电水壶大多是用不锈钢做的。不锈钢是铁和铬的合金,为了增加强度和抗腐蚀,往往还要加镍。但是镍比较贵,所以为了降低成本,有些厂家就用锰来代替镍,这种不锈钢的锰含量比较高,被叫做高锰钢。

锰在自然界中普遍存在,我们吃的食物里就有。微量的锰不仅对人体无害,还是人体健康所必需的微量元素。但是摄入过量的锰对人体健康有害,甚至导致急性中毒,主要是会损害神经系统。网上有“辟谣”文章说,应该担心的是锰从呼吸道进入人体导致锰中毒,不需要担心饮食中摄入的锰。这种说法是很误导人的。如果饮用水、食物受到污染,锰含量太高,同样会导致锰中毒。即使饮水中的锰含量没有高到会导致急性中毒的程度,但是也有一些研究表明,长期饮用含锰量高的水,也会对神经系统造成损伤,尤其是会对儿童的智力产生不良影响,导致智商降低。不过,对这种慢性的伤害是不是真的存在,锰含量高到什么程度会产生慢性伤害,目前还有争议。美国环保署建议饮用水中锰的浓度不要超过0.05mg/L。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建议瓶装水中的锰的浓度不要超过0.05mg/L。而此次检出的高锰钢电水壶锰析出量有的高达1.168mg/L(http://www.jsqts.gov.cn/zjxx/GovInfoPub/Department/Showinfo.aspx?infoid=6c190a95-0d05-447e-aa5a-4ae76f854bea&categoryNum=001010 )。

“辟谣”文章说,我国第四次全国营养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居民每天从食物、饮水中摄入的锰是6.8毫克,没有超过11毫克的限量,这表明用高锰钢电水壶烧水没有问题。这个逻辑是错误的,营养调查结果指的是平均水平,也就是说有很多人每天摄入的锰比6.8毫克高,不能据此说明每个人的锰吸收处于正常水平,更不能以此证明高锰中的锰不需要担心。

“辟谣”文章还说,“我们用的钢材都是合金状态,这些状态下金属的惰性会很强。也就是不容易溶解到食物里,不论是平时吃的醋、酱,加热,都没有那么容易析出。”这种说法也是错误的。不锈钢中的金属是可以析出到食物中的。国外对不锈钢炊具中的铬、镍的析出情况做过很多研究。如果烹饪的是非酸性的食物,析出的铬、镍量很少,与食物中原有的铬、镍相比可以忽略。但是如果烹饪的是酸性的食物,比如该“辟谣”文章说的醋、酱,那么不锈钢炊具析出的铬、镍的量就不能忽略(J Agric Food Chem. 2013 Oct 2; 61(39): 9495–9501)。微量的铬、镍对人体是无害的(铬还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但是到一定程度就对人体有害了。

那么锰呢?国外一般不用高锰钢做炊具,我没有见到有对锰的析出的研究。但是高锰钢比铬-镍不锈钢更不耐腐蚀,理论上其中的金属应该更容易析出。“辟谣”文章说,到目前为止未发现由于使用不锈钢制品导致锰过量、锰中毒的案例,没有一个真正的受害者。这种说法也是荒唐的。我们担心的不是大量摄入锰导致的急性中毒,而是长期摄入超量的锰对身体健康的影响,这种影响是慢性的,发生的时候难以确定病因,难以找到特定案例、受害者,而要通过流行病学调查来确定。

那么是不是要吓得就从此不敢使用不锈钢电水壶或不锈钢炊具呢?也不是。为保险起见,要使用那些用食品级不锈钢做的电水壶、炊具。国内外监管部门对什么样的不锈钢属于食品级其实并没有规定,但是有行业惯例。国外行业的惯例就是,高锰钢(美国标准属于200级的不锈钢)因为容易磨损、受腐蚀,不用于食品用具。食品用具用得最多的不锈钢是含锰量很低(低于2%)的304不锈钢,其次是比304不锈钢更抗食盐腐蚀也更贵的316不锈钢。正规厂商出的不锈钢器皿应该都会注明使用的是什么样的不锈钢。那些对铬、镍过敏会出现接触性皮炎的人,避免用不锈钢炊具烹饪酸性食物也许是明智的。

总之,用高锰钢做电水壶、炊具并不是没有风险的,虽然这种风险究竟有多大,还要做进一步的研究,但是既然有理论上比它更安全的不锈钢,那就没有必要贪图便宜去冒这个风险。高锰钢电水壶应该被视为不合格的、有风险的产品,应该避免。那些“专家”、“科普网站”说高锰钢没有风险,要消费者放心使用,是对消费者的健康很不负责任的。

2016.3.26.



“问题疫苗”究竟有多大的问题?

22 03 2016年

近年来国内媒体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曝光”国产疫苗又出问题了,然后就引起了家长们一阵恐慌。这一次曝光的是山东警方破获案值5.7亿元非法疫苗案,疫苗未经严格冷链存储运输销往18个省市。一些媒体用了一个惊人的标题——“毒疫苗”,仿佛接种了这些疫苗就会让人中毒似的,如果那样的话,这么大批量的疫苗早就导致大批被接种者中毒了。

这些疫苗是正规厂商生产的合格疫苗,是没有毒的。问题出在没有严格冷链存储运输。世界卫生组织建议,除了脊髓灰质炎糖丸可冷冻,所有儿童用疫苗都应在2~8摄氏度的冷链运输。如果没有达到这个要求,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如果温度偏高,有可能让蛋白质变性,导致疫苗效价降低乃至失效。如果温度偏低,冻起来了,有可能导致抗原和佐剂分离,降低疫苗效价。所以,疫苗没有严格冷链储存运输,并不会变成“毒疫苗”,最大的风险是疫苗失效,打了白打,起不到免疫效果。

但是并不是所有疫苗都对温度很敏感的。实际上不同的疫苗对温度的敏感程度不同,有的疫苗对温度非常敏感,一旦不在冷链范围就很快失效;有的疫苗非常稳定,即使没有用冷链也长时间不会受影响。世界卫生组织曾经归纳过各种疫苗的温度敏感性(http://www.who.int/immunization/programmes_systems/supply_chain/resources/VaccineStability_EN.pdf ),根据这个归纳,此次有问题的疫苗的温度敏感性是这样的:对热很敏感的有水痘减毒疫苗、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乙型脑炎减毒活疫苗,有些敏感的有腮腺炎疫苗、轮状病毒疫苗,不敏感的有口服轮状病毒活疫苗、甲肝疫苗、乙肝疫苗、脑膜炎疫苗、B型流感嗜血杆菌疫苗(冻干粉)、狂犬病疫苗。

所以接种了没有冷藏的疫苗,会有多大的风险,还要看是什么样的疫苗。但是有的所谓“专家”却把这种风险大大夸大了。例如有媒体如此报道:

“这是在杀人。”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学系副主任王月丹评论称,接种未经2℃-8℃存储冷链运输的疫苗,首要风险是无效免疫。例如狂犬病这类致命性传染病,接种者免疫无效会感染发病死亡。

实际上狂犬病疫苗恰恰是所有疫苗中对温度最不敏感、最稳定的。狂犬病疫苗如果是液体,在37摄氏度环境中可以存放一个月,而如果是冻干粉,在37摄氏度环境中存放时间可长达3个月。(http://www.path.org/publications/files/TS_vaccine_stability_table.pdf )所以不用担心因为使用了这批没有经过冷藏的狂犬病疫苗而无效导致死亡。曾经有报道有人因为接种了无效狂犬病疫苗没能预防狂犬病的发作而死亡,那是疫苗本身就有问题(比如是假疫苗),而不是因为没有冷链运输存储。担心狂犬病疫苗无效的话,可以在注射后十天左右去查一下体内是否产生相应的抗体。

疫苗没能按要求严格冷链存储运输,在各国都不少见。发展中国家经常达不到世界卫生组织的要求。发达国家也不一定能做好。2004年有报告,加拿大安大略省医疗机构有20%没有达到疫苗冷藏储存要求(JAMC, 2004: 171 (90))。也没见这些国家因此引起社会恐慌。

介绍这些情况,不是要为不法商人开脱,而是想告诉大家,这些“问题疫苗”的问题并没有媒体、“专家”说的那么可怕,不要因此吓得不敢让子女去接种疫苗。如果不幸用了这批疫苗,最严重的后果是免疫无效,需要补打。有医生建议在目前情况下暂时停止接种疫苗,这种建议极其愚蠢。这就好比,市场上发现了有某种无效的假药,然后建议病人暂时不要吃药。有这么愚蠢的医生吗?

还有媒体翻出了两三年前的一篇报道《疫苗之殇》,说有人接种疫苗后变傻了、成植物人了、残废了、得怪病了等等,把疫苗接种的后果说得极其可怕。虽然疫苗接种有可能出现严重不良反应,但是极其罕见,媒体报道的这些病例其实大都跟疫苗接种没有任何关系,连不良反应都算不上,属于偶合现象:那么多人接种疫苗,总会有人碰巧在接种疫苗后得了某种重症,就赖给疫苗,其实不是疫苗导致的。

从“山西疫苗案”开始,某些中国记者就以正义感爆棚的愚昧无知,前赴后继地妖魔化疫苗注射,把无效疫苗说成毒疫苗,把偶合现象说成疫苗不良反应,终于把中国公共卫生搞崩溃了,害人无数。有调查表明,三分之二的人表示不会带孩子去打疫苗。这不仅是对自己的子女不负责任,也是对社会不负责任。生产、销售无效疫苗的应该严惩,借机吓唬公众制造社会恐慌的也不应放过。

2016.3.22.



“引力波”闹剧

27 02 2016年

最近美国激光干涉引力波观测台首次检测到引力波,在中国却引发了一大风波。5年前我参与录制的一个电视选秀节目视频被人翻出来了。我当时经常收到这类娱乐节目的邀请,但是从来是不接受的,那次破了个例,是因为编导说那是个科普节目,请我作为特邀评委评点一些“民间发明家”的发明。在那个节目里有一个初中文化程度的下岗工人自称“诺贝尔哥”,声称推翻了现有的物理学,创建了一套全新的物理学,能够用来造出没有轮子的汽车,甚至长生不老药,将会获得诺贝尔奖,当场遭到我的质疑。有人说我态度不好、不尊重人,其实我不过告诉他,如果他觉得自己做出了科学发现,应该遵循科学规范去学术期刊发表论文,而不要在媒体上炒作。因为这个“诺贝尔哥”当时蹦出的一串物理名词里头有“引力波”,于是有人就认为引力波是他首先提出的,被我无知打压了,现在却被国外科学家证实了,好像中国一个诺贝尔奖就这么被我搞没了。很多名人、媒体纷纷转发这个节目视频,呼吁尊重别人的科学梦想,说我欠“诺贝尔哥”一个道歉。百度百科关于引力波的词条也做了修改,把“诺贝尔哥”列为提出引力波的第一人。

这实在是让我哭笑不得。引力波是一百年前爱因斯坦首先提出,根据广义相对论推导出来的。广义相对论认为引力是时空弯曲的表现,而时空弯曲是物体的质量导致的,物体质量越大,时空弯曲也越大。一个有质量的物体在时空中运动的时候,时空的弯曲也跟着发生变化。在一定的条件下,做加速运动的物体产生的时空弯曲变化,会以波的形式以光速传播开去,这就叫引力波。但是引力波是非常微弱的,所以在爱因斯坦提出一百年来,一直没有被直接检测到。美国激光干涉引力波观测台这次是怎么检测到的呢?在13亿年前,有两个巨大的黑洞发生了融合。其中一个黑洞的质量是太阳的36倍,另一个黑洞的质量是太阳的29倍,融合后形成的黑洞质量是太阳的62倍,少掉了3个太阳的质量。这些少掉的质量哪里去了呢?根据相对论,质量可以转化成能量,这少掉的3个太阳质量就转化成了能量。这个能量无比巨大,其功率比整个可观察宇宙的所有恒星发出的所有的光的功率还要大50倍,它以引力波的形式辐射开去,经过了13亿光年的距离,到达了地球,用一个能够检测到幅度变化不到质子大小的千分之一的极其精密的仪器,才被捕捉到了。

可见引力波的提出和检测跟“诺贝尔哥”毫无关系,他只不过是从某本科普书里听说了“引力波”这个名词,拿到电视上唬人罢了。引力波的推导要用到非常高深的数学,不是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下岗工人能够理解的。引力波是非常微弱的,是没有应用价值的,“诺贝尔哥”却说他能够应用引力波制造没有轮子的汽车,这也说明他说的引力波和科学界说的引力波不是一回事。太阳与地球这个系统发出的引力波的功率也就大约200瓦,不到一辆汽车功率的1%。而且引力波是向各个方向扩散开去的,难道他想把整个太阳-地球系统的引力波都想办法收集过来用来制造一辆玩具车吗?

除了引力波、没有轮子的汽车、长生不老药,“诺贝尔哥”还有很多异想天开。比如他声称自己几次看到UFO(不明飞行物)的飞行,并从理论上找到了它的飞行原理,证明UFO是外星人的飞船,进一步也发现了一个新的大科学。因为《科学世界》刊登过我否定UFO是外星人飞船的文章,“诺贝尔哥”曾经给《科学世界》写信抗议,说“方舟子的文章很幼稚,也很可笑”。他还声称亲眼看到沈阳空军与UFO产生了正面的遭遇,跑去找沈阳空军,要求他们做好防范UFO的准备,据他自述,被沈阳空军当成了精神病,气得他写了篇文章大骂中国空军“弱智”。那些力挺“诺贝尔哥”的名人、媒体,是不是也认为中国空军欠诺贝尔哥一个道歉?

有些人把诺贝尔哥叫做“民间科学家”,但我觉得称为“伪科学妄想家”更为合适,简称“科妄”。类似这样的人我遇到过很多,算下来没有上百也有好几十位了。以前是经常在国内名牌大学的校园内、中国科学院各研究所门口、门槛较低的学术会议的听众席中见到这些人的身影,现在则总能在网络论坛(特别是那些与科学有关的论坛)见到他们铺天盖地的帖子。我也不时地收到这些人寄来的稿件,抱怨由于国内学术腐败导致他们的成果被埋没,希望我为他们伸张正义。曾经还有一位希望和我合作,请我把他的论文翻译成英文发表,以后如果得了诺贝尔奖,奖金可与我平分。

他们并不是有什么科学梦想,而只有伪科学妄想,说自己证明了歌德巴赫猜想、费马大定律、黎曼猜想、三等分角,推翻了相对论、进化论、万有引力理论,发明了永动机、飞碟飞行器等等。他们的共同特点是文化程度普遍不高,或者虽然受过高等教育但缺乏相关领域的专业训练,却认为自己做出了最为重大的科学发现,无法获得科学界的认可,连该专业的学生都能找出其漏洞,但他们认为是受到学术权威的打压,以当代哥白尼、伽利略自居,到处推销自己。他们推销的劲头其实远远超过了其“探索”的劲头,可能只是花几天、几个月时间灵机一动做出了“发现”,然后就用一生的时间去推销,坚信自己的成就总有一天会获得公认。因为痴迷于其中难以自拔,他们的生活往往过得很艰难。比如“诺贝尔哥”,在网上贴过照片,说他为了争诺贝尔奖,要卖肝卖肾,可以说已经走投无路了。那些口口声声力挺他的名人、媒体,真那么相信他的话,是不是不要只会喊口号,拿出点实际行动,去资助资助他。

心理学界认为这类自认是伟大的发明家、科学家的人得了“夸大妄想症”,是精神分裂症的一种。中国空军认为“诺贝尔哥”是精神病,也是这么个意思。这种人当然并非中国才有,国外也有的是。但中国这种人数量之多,为其他国家所望尘莫及。中国为何盛产伪科学妄想家?我以前曾分析过,认为有四方面的原因:第一是传统因素。中国古代并无科学传统,只有技术传统。科学与技术在思想、方法、内涵各个方面都存在着很大的差别,但是在中国二者常常被相提并论,混为一谈。搞技术发明有时是靠经验积累和灵机一动就能做到的,使有些人误以为做科学研究也可以走这条捷径。第二是文化因素。中国历来没有“专业性”观念,欣赏全才、通才,不重视乃至鄙视专业人才,以为只要悟“道”,就可以融会贯通,什么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什么领域都可以去坐而论道。这种文化背景导致了许多人在科学问题上也好高骛远、夸夸其谈。第三是政治因素。大跃进、文革时对专家、权威的鄙视达到了顶点,无限夸大劳动群众的创造性,至今流毒不浅。文革刚结束时号召全民“攻关”、“向科学进军”,把科学研究当成了群众运动。随着陈景润成为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全国各地也出现了成千上万个陈景润的继承者。第四是经济因素。在科技产业化的刺激下,连专业的科研人员都在用浮夸虚假的成果去捞钱,许多伪科学妄想家也跟着梦想用妄想出来的科技成果发财,有意无意地骗钱。

其实还有一个媒体因素和社会因素。在国内媒体上经常能见到关于这些“民间高人”的报道,电视节目也会请这些人去露一下脸。而由于中国公众具有科学素养的比例非常低,这些人也不难找到市场,包括很多名人的支持。不管媒体、公众和名人对伪科学妄想家是抱着什么态度,是支持、鼓励、同情、打抱不平、猎奇还是娱乐,对他们的关注都让他们满足了被关注的欲望,实质上都是在促使他们越陷越深,加深其妄想。以前我跟几位伪科学妄想家有过争论,本意是不希望别人受误导,倒不是想改变他们的立场(他们不可能被改变)。后来才觉得,无视他们才是人道的做法。在五年前的那个电视节目上,几位来自娱乐界的评委很赞赏“诺贝尔哥”勇于探索、挑战权威的精神,给了他最大的红包。我相信“诺贝尔哥”是不会从此就听人劝告好好过日子的,而只会把上电视拿红包作为对他的某种肯定,更痴迷地推销自己。所以我当时说这是在害人,而不是在救人。五年后再看,也的确如此。

如果“诺贝尔哥”的动机是很纯粹的只是有一个科学梦想的话,现在对他的新一轮炒作,不过是在让他陷得更深,是在继续害他和他的家人。其实他的动机并不纯粹。他曾经在网上贴过一个“为有实力争诺贝尔物理奖的课题筹资”的告示,征集“有欲恢复声望、名誉的不在位贪官”、“有欲获得新出国途径的在位贪官”、“欲为本企业产品做全球性广告宣传的”、“欲为孩子打造虔诚的富人家长”的投资,说是只要投资5~10万元,就可以作为他的一篇论文的共同作者。现在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声称他接到很多电话表达了投资意向。这说明他可能是要借此忽悠赚钱,那就更值得警惕了。

有人说,你为什么不能圆滑一点,学那些名人说点鼓励的话呢?在科学的问题上是不能圆滑的。去鼓励伪科学妄想,往小了说是在害他本人更加痴迷其中不能自拔,往大了说是在帮他忽悠、骗人。对科学梦想应该鼓励,对伪科学妄想则应该无视,如果借此骗人敛财的话还应该揭露。

2016.2.20.



谁欠我一个道歉——关于我参与的“非你莫属”节目

22 02 2016年

我在2011年春节前夕参与录制的一期天津卫视“非你莫属”节目视频最近被翻了出来。因为在那期节目中有一个自称“诺贝尔哥”的初中文化程度的下岗工人提到“引力波”,遭到我的“打压”,而最近国外科学家宣布检测到引力波,于是我就成了把中国一个诺贝尔奖给搞没的罪人,很多人说我欠“诺贝尔哥”一个道歉。后来人们发现“诺贝尔哥”说的“引力波”和科学界说的引力波不是一回事,这个“诺贝尔哥”还有很多不靠谱的言论,甚至被认为是精神病人,但很多人仍然因为我没有尊重一个精神病人的发言权,没有风度没有教养,要我道歉。再后来又有人说“非你莫属”这个节目是专门奚落、嘲笑人的,找了一个疯子让嘉宾玩弄,太欺负人了,还是要我道歉。非要把我弄成“道歉哥”不可。

我参加了那么多电视节目录制,大概就这一期最火。先说说我为什么会去参加这个节目的录制。我那个时候时不时会接到担任电视选秀节目评委的邀请,因为不愿参与娱乐节目,都被我拒绝了。“非你莫属”的编导几次来联系我,我也是都拒绝的。后来编导说有个春节特别节目,是评点“民间发明家”发明的,带科普性质,和我的身份比较相符;并且说是司马南推荐我的,他要和我一起当评委,我才答应下来。到了录制现场,才知道司马南来不了了,换了从国外来的莫先生和我搭档。除了我们两个评委负责点评,还有张绍刚当主持人,十来名娱乐界、企业界人士当嘉宾负责投票。

临录制时,编导给了我一份选手的资料。我看到其中有一个“诺贝尔哥”自称自己创建了“新物理学”,带了几个能获得诺贝尔奖的成果,要用它制造“无轮子的汽车”、“长生不老药”,还说自己亲眼看到外星人飞船,发明了新型飞行力学等等。我就跟编导说,怎么找这种搞伪科学的妄人做节目?让他在电视上胡说八道误导观众,还以为他真受科学界打压了,影响不好。编导说是拿来当反面典型,让大家知道民间发明不是都靠谱的。我说他搞的那些东西并不是什么“发明”,心理学界公认这种人其实是有精神病,媒体不应该去关注他,不人道的,而且根据我以往的经验,多数观众都没有基本科学素养,反而容易支持这种人。编导说人已经到了,不能不让他上台,到时候你就把把关。

那次节目来了八名选手,有的带了自己的发明现场展示,有的只是提出了一个古怪的想法,连个模型也没有,还有两个是声称自己做出重大科学发现的——除了“诺贝尔哥”,另外一个说自己证明了一个什么数学难题,得到国外学者的认可,还拿了一封英文回信给我看,其实那只是一封收到来稿的礼节性回函。这些人,有几个得到主持人和嘉宾的一致赞赏和鼓励,有几个争议比较大,即使是那个“诺贝尔哥”,也有三个嘉宾是支持他的,嘉宾们之间还自己吵了起来,企业界的嘉宾认为不应该鼓励这种人,娱乐界的嘉宾认为要鼓励梦想——瞧瞧,并非所有的嘉宾都“不尊重别人的梦想”的。嘉宾慕岩随口说了一句,“支持他的都是娱乐明星”,另一个嘉宾、歌星孙浩火了,说自己不是“娱乐明星”,是“艺术家”,慷慨激昂发表了一番演说,给“诺贝尔哥”发了一千块钱红包(红包最高一千),另两个“艺术家”嘉宾也都给了他一千块钱红包。这是个求职节目,当老板的嘉宾对选手有各种反应都正常(事先并没有计划嘉宾要说什么、怎么投票,完全是随机发言、自主投票),但大气物理所一个博士后写文章说这个节目就为了“奚落和嘲笑”选手,完全是造谣。我不知道“非你莫属”的其他节目是什么风格,但我参加的那期,对大部分选手都是很友善的,因为是春节,还通过评委、嘉宾给选手发了红包。据说张绍刚的主持风格是毒舌,但在那一期,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即使对“诺贝尔哥”,他也表现得很友善,被《法制晚报》鸡蛋挑骨头挑出的,也不过是纠正“诺贝尔哥”说要“让中国成为20世纪真正的创新型国家”的错误:“21世纪!20世纪已经过去了。”

那么怎么有那么多人满嘴脏话、骂骂咧咧地要教育我怎么尊重人呢?比如那个跳水世界冠军劳丽诗?还有那么多名人、媒体呼吁尊重“诺贝尔哥”的梦想呢?比如姚晨、刘春、崔永元、孔二狗、人民网、法制晚报、未来网(排名不分先后)?

有人说不应该找一个精神病上节目。这个我完全同意,不仅在节目录制前就跟编导说过,在节目录制后还写过一篇文章《不应鼓励伪科学妄想》发在《新华每日电讯》上(http://news.xinhuanet.com/mrdx/2011-02/11/c_13726697.htm ),批评媒体去关注这种人。但是我只是一个特聘评委,选手并不是我找的,事先也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我不负这个责任。编导在找这个人时并不知道这种人是病人。即使现在大家都知道他是个病人了,不还有很多媒体采访他?据悉连央视都采访他了(会不会播出我不知道)。这些媒体比“非你莫属”好到哪去?

有人说既然找人做节目就要让人说话,不能不让人把话说完,有一个时评家还夸张地说“连一秒钟让他解释的时间都不给”。半天的时间要录八个选手,时间本来就比较紧,有的选手上台说了几句话,老板嘉宾一致灭灯,他就下去了。反而是这个“诺贝尔哥”因为有几个嘉宾亮灯支持他,在台上停留的时间比较长,说的话也比较多。但这是电视录播节目,不是实况直播,后期制作时要控制播出时长和节奏,最后大家看到的,是经过大量删减的。有的所谓打断人家的话,其实是剪辑的结果。比如《法制晚报》那篇力挺“诺贝尔哥”的报道这么说:

【“我发明了几个新理论,这些东西合集到一块,就会产生新的科学,这些新科学会带来什么新的技术呢,未来的各种车辆都不用有车轮……”郭英森说,现科学是在“惯性系加粒子实体”,在这个运动范围之内,物体运动的速度极小极小于光速,它的物理学叫正物理学。而在新科学当中,是“加速系+引力波+物质波”,它的速度可以极大极大地超光速。
在做进一步阐述时,郭英森被节目嘉宾方舟子打断:“我看到他的介绍是初中学历,我是觉得他可能连初中都没有学好,只记住了几种术语,就开始乱用。什么引力波、物质波的。”】(http://3g.k.sohu.com/t/n118299793 )

《法制晚报》这个记者如果不是人太傻或心太坏的话,应该注意到所谓“在做进一步阐述时,郭英森被节目嘉宾方舟子打断”是剪辑的结果。我那几句话是在张绍刚问我怎么评价“诺贝尔哥”的发明时说的,只不过播出时把张绍刚的询问剪掉了。

“诺贝尔哥”后来要介绍他根据阴阳八卦发明的“新型飞行力学”和“长生不老药”时,的确被打断没有让他说下去,但那也是主持人和力挺他的嘉宾请他别再说下去。孙浩虽然不懂科学,但也不是傻子,知道什么“长生不老药”是鬼扯,“诺贝尔哥”说得越多,只会让支持他的人越尴尬,所以孙浩才说:“老郭,求求你别再说下去了。你那长生不老药我不信。”

所以所谓的“打断”、“不让他做进一步阐述”,也和尊不尊重他没有关系。何况对这种伪科学妄想,本来就不应该让他胡扯浪费大家的时间。如果要让他把他的“发明”都阐述完,一天都不够,后面的节目也别录了。

    有人说,你不让他把话说完,怎么知道他说得对不对啊?连“它的速度可以极大极大地超光速”、“阴阳八卦新型飞行力学”、“长生不老”都扯出来了,还需要听听他怎么阐述才能判断他靠不靠谱,也太对不起自己受过的教育了吧?我还做什么科普啊?这些人遇到传销、接到行骗电话,为了表示自己有教养、会尊重人,是不是也要很耐心地听完?

    至于“引力波”,我知道那是爱因斯坦根据广义相对论推导出来的,广义相对论要用到非欧几何,我看了都头疼,不是初中学历的人能懂的。而且理论上引力波极其微弱(太阳-地球这个系统的引力波功率大概只有200瓦),所以一直检测不到,不可能用来制造什么无轮子汽车、长生不老药。那是个娱乐节目,我不可能去讲这些,讲了也不会播出来。我在这个“诺贝尔哥”的节目中表达了这些意思:

    【我看到他的介绍是初中学历,觉得他可能连初中都没有学好,只记住了几种术语,就开始乱用。

    我知道爱因斯坦相对论,但不知道他说的“相对论学”,他所谓的“表达式”是自己发明的,我不懂,物理学家也不会懂。

    我们这个庙太小,他应该去拿几个诺贝尔奖,而且他的发明发现如果能够成立的话,我们的物理都不用学了。

    想要获得诺贝尔奖,不是靠自己吹的,要获得国际科学界认可的。要获得科学界认可,就要遵循科学的规范,第一步要把成果写成论文发表。我不相信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说过中国诺贝尔获奖者会在民间诞生的话。

    很多诺贝尔奖的内容,的确一般人不懂,但是有懂的人,科学家是懂的,应该相信他们的判断能力。(这话是针对孙浩说的“反正诺贝尔奖的东西我们也不懂”)

    有梦想有追求是好的,但是要先过好自己的生活。他生活这么艰难了,别再折腾了,回去好好过日子吧。你们鼓励他,是让他更加痴迷,其实是在害他。(这话是针对那几个说有梦想是好事、要鼓励的嘉宾说的)】

    不知我这些话哪一句是“奚落和嘲笑”?难道要像“艺术家”嘉宾那样鼓励、支持他才不算“奚落和嘲笑”?不过“艺术家”嘉宾的所作所为现在也是被当成是“奚落和嘲笑”的,真是白给了那么大的红包。哦,对了,我说了一句“他可能连初中都没有学好”,可能让很多连初中都没有学好的人受刺激了。看到到现在还有那么多人在力挺“诺贝尔哥”,痛骂我把中国一个诺贝尔奖给搞没了,不正说明连初中都没学好的中国人是非常非常多的吗?初中没学好当然也并不就低人一等,但是初中没学好却自以为比谁都懂科学,这就叫反智。这个事件也该让大家明白,中国在某种程度上还处于蒙昧的中世纪,还是义和团时代。所以做科普,讲道理,要有不怕挨骂的勇气。正如我在接受《华商晨报》的记者采访时说的:

记者:为什么在节目中的表述不能圆滑点呢?

方舟子:对科学的问题是不能油滑、敷衍的。如果对这种伪科学妄想说鼓励的话,一则是促使他更痴迷其中不能自拔,二则是在帮他忽悠。他不是在拉投资要研发引力波吗?甚至要找贪官投资。

记者:作为科普作家,如果总是因为表述技巧和态度被公众误会,怎么能更好的传播呢?

方舟子:科普经常要针对公众的误区,消除公众的错误认知,所以不能迎合、讨好公众。中国具有基本科学素养的公众可能不到1%,做科普挨骂是正常的,不挨骂不正常。由于批评中医、科普转基因,我已经挨了很多骂,不担心再多一次骂。

2016.2.22



“全球家电品牌鼻祖”ACA北美电器的真相

10 02 2016年

偶然发现国内冒出了一个号称“全球家电品牌鼻祖”的ACA北美电器公司,在国内卖电烤箱、面包机、咖啡机、母婴辅食机、榨汁机等产品,据称有超过800家专卖店,同时全面进军电商领域,在各大网络销售平台建立旗舰店、专卖店。其企业大事记称(http://www.acachina.com/about/brand.jhtml ):

1926年,随着大规模集成电路的广泛应用以及成本降低,一家诞生于1934年的美国电器制造商——ACA北美电器公司(Applicance Co. of America),研发了早期适用于家庭的烤面包机,凭着先进的技术,ACA真正开启了面包机的新革命。
1934年,莱曼兄弟在美国创立ACA;
1962年,ACA发明了早期的旋转式烤面包机;
1989年,ACA参与研发早期的家用面包机;
1996年,ACA推出早期的快烤式烤箱,并获得美国厨师协会金奖;
2000年,ACA进入中国,在珠海建成专业的研发中心;

……

这个大事记第一条就莫名其妙,怎么在1934年才成立的公司,却在1926年就研发出了面包机?穿越了?何况1926年哪来的大规模集成电路?

更大的问题是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牛的美国电器公司啊?未免太孤陋寡闻了吧?搜ACA英文网页,出来一大堆非电器公司。幸好有其公司英文名称全文Appliance Co.of America,一搜就出来了。根据美国纽约州政府的企业注册资料,叫这个名称的公司有两家,注册人都是PAUL ROUGHAN。一家叫APPLIANCE CO. OF AMERICA (DE),1986年5月30日在特拉华州注册,1997年6月6日在纽约州注册,但在2000年11月28日改名JMD HOLDING CORP.。另外一家叫APPLIANCE CO. OF AMERICA, LLC,1998年12月16日在纽约州注册。后者才是“电器公司”。

鉴于该公司成立一、两年后就进入中国,我怀疑纯粹就是为了在中国做生意注册的——“美国户外品牌”“美国骆驼”不就是这么干的嘛。再一搜,不对,人家还是在美国卖过东西的。在美国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网站上,可以搜到关于该公司产品的召回启事:

1998年2月12日,因为该公司生产的WELBILT牌电烤炉其电源线有熔化的危险,召回。http://www.cpsc.gov/en/recalls/1998/cpsc-appliance-corp-of-america-announce-recall-of-ovens/

2000年7月11日,因为收到14起报告,该公司生产的WELBILT牌电烤炉会导致玻璃门炸裂和烤焦桌面,召回。http://www.cpsc.gov/en/recalls/2000/cpsc-appliance-co-of-america-announce-recall-of-toaster-ovens/

2000年8月3日,因为收到17起报告,该公司生产的Betty Crocker牌榨汁机使用时会导致滤器和盖子破裂,金属和塑料飞出,让使用者受伤,召回。http://www.cpsc.gov/en/recalls/2000/cpsc-appliance-co-of-america-llc-announce-recall-of-juice-extractors-sold-at-kmart/

美国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在这些警示的前面,用红字标注:

“注意:该公司已停业。不要使用这些产品。请扔掉或销毁这些产品。”(Firm is out of business. Do not use these products. Please discard or destroy these products.)

在召回启事的正文中也指出:

“该公司已停业,无法联系。”(The firm is out of business and cannot be contacted.)

原来该公司早就在美国停业了,然后跑中国当它的“全球家电品牌鼻祖”去了,因为中国是他们这种企业家的天堂。

2016.2.10



央视记者窃取公民个人信息,公安管不管?

21 01 2016年

“堂堂央视记者”王志安同志(按:此前有报道称王志安已辞职离开央视,但王志安否认,称自己仍是“堂堂央视记者”,这里仍用其自称)抹黑我的一系列文章的最新一篇,是“调查”我乘飞机的记录。他公布了我在2014—2015年这两年乘国内航班的16次订票记录,9次为头等舱,得出结论说:“过去两年方舟子头等舱出行的比例,占国内航线的56.25%,且均为安保资金支付”,并说我一家赴美机票也是从安保资金报销。

王志安公布的这份航班订票记录其实是不全的,比如众所周知的我2014年7月从北京去广州参加活动的往返纪录反而没有。王志安能掌握其他航班详细信息,不可能查不到这些航班,但这些航班都是经济舱,加上了的话头等舱比例就不足一半了,所以为了凑出我56.25%坐头等舱而有意删减,这是王志安做“新闻调查”的惯用手法。

其次,说这些头等舱机票都是安保资金支付的,纯属造谣。里面有几次头等舱是我出差参加活动,由活动组织方支付的,与安保资金毫无关系。比如其中列出的2014年6月1日从北京到海口的头等舱,同机还有纪小龙、赵南元、司马南,也都坐头等舱,难道王志安要说他们的头等舱机票也是安保资金支付的?剩下的几次,是由我自己支付了经济舱费用后,由彭律师用安保资金支付了升舱费。我以前乘飞机都是坐经济舱,但2014年7月我在广州签售遇袭后,彭律师认为要加强安保,要求我在国内航班都坐私密性较好、不容易暴露行踪的头等舱,多出的费用由安保资金支付。王志安和方黑们在那里论证头等舱并不比经济舱安全,好像我的安保措施要由他们来决定似的。我的安保措施的主要目的本来就是防备方黑们的袭击和骚扰的,对此最没有发言权的就是他们。我应该有什么样的安保措施是由安保资金管理人和监管人来决定的,不是由王志安和方黑们来决定的。我乘坐经济舱每次都被乘客认出(幸运的是遇到的都是支持者),乘坐头等舱从来没有被认出过,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我一家多次往返美国,都是自己出的机票费,买的都是经济舱,因为我认为国际航班上碰巧遇到方黑精神病的概率很低,经济舱已经足够安全了。只有一次因情况特殊彭律师给升为头等舱。王志安说我们一家去美国的机票费是安保资金出的,纯属造谣。

王志安出示的我这两年国内航班订票记录非常详细,虽然不全,但是是真实的。那么他从哪里得来的呢?王志安说是他在华欢律所的线人提供给他的,还说此人告诉他我在2014年之前还坐过几次头等舱。这是无稽之谈。我在2014年之前没有坐过头等舱。王志安出示的订票记录大部分是我出差参加各种活动,由活动主办方订票,华欢律所没有这些订票记录,不可能知情。可见所谓“华欢律所线人”只是幌子,王志安的真正线人只能是在民航、公安系统,因为不进入民航订票系统,不可能掌握这些由不同的人订票的航班信息。例如我2014年5月6日去重庆,是到重庆邮电大学做讲座,由重庆邮大订票后告诉我,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安保人员)航班信息,华欢律所不会有记录,那么王志安能获得这次航班信息的唯一渠道,就是进入民航订票系统。

所以很显然,民航系统或公安系统里有人把我的国内航班订票详细记录全都卖给了王志安。这事我一定追究到底,哪怕是告到公安部、最高检察院,也一定要追究王志安窃取公民个人信息、其线人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的法律责任,否则我以后在国内的行程都能被王志安掌握、泄露,哪有安全、隐私可言?我原来以为坐飞机出行要比坐高铁更安全,所以2010年遇袭之后我出远门都选飞机,没想到原来我的行程可以随时被民航或公安系统的人泄漏给我的仇家,想想真是恐怖。

彭律师和华欢律所的个人信息被王志安大量泄漏,连购买安保专用车的发票、合同以及车牌号、停车位、私宅照片等等都被王志安放到网上,彭律师报警,公安根本不管。我也来报警,看公安管不管?看“堂堂央视记者”是不是有凌驾于法律之上、可以肆意窃取泄漏公民个人信息的特权?

    如果执法部门认为王志安的所作所为是正当、合法的话,我们就来个以牙还牙,用相似的手段“调查”王志安及其领导。如果执法部门不对王志安的造谣、诽谤、窃取公民个人信息做调查处理的话,大不了把我逼成维权人士,把下半生贡献给推进中国的民主与法治事业。

2016.1.21

 

补充:

王志安公布的我两年来国内航班订票记录,直到2015年8月14日我从北京到厦门的航班都详细准确,但最后一个记录说我2015年8月22日从厦门回北京,无航班信息,日期也是错的(大概是根据我推特内容推测的),可见他窃取信息的时间是2015年8月14日之后、22日之前。

已知王志安公布的信息有一部分是深圳社保局综合处工程师景涛(网名“我爱雨果”)提供的,很可能是从社保数据库来的。是否包括航班信息,则不得而知。

2016.1.23.



评前堂堂央视记者王志安同志的“第二炮”

6 01 2016年

前堂堂央视记者王志安同志号称打出了“揭露方舟子诈骗”的“第二炮”,主要是公布了北京公安局海淀分局经侦大队的一份工作说明。

【王志安:罗永浩的信访案终结后,有关部门写了一份工作说明,介绍了罗永浩举报之后海淀公安做的具体工作,在这份说明里,自始至终均未提及查询安保资金捐款账目的事情。】

王志安称海淀经侦的工作说明“自始至终均未提及查询安保资金捐款账目的事情”,而其公布的工作说明却写着:“所有支出都用于科技打假和科技打假人身安全保障方面,但大概有近五千元的票据丢失,是根据行程订票单来统计出的。”如果没有查询安保资金捐款项目,怎么会知道“大概有近五千元的票据丢失”这种细节?方黑们还纷纷打赏他,都眼瞎了。

事实上,当时不仅海淀经侦大队查过安保资金,朝阳地税也查过。王同志能搞到海淀经侦工作说明,也去搞搞朝阳地税工作说明,进一步证明彭剑的清白。

【王志安:彭剑多次说过方舟子几个资金的账目存在重复报账。“一旦公开账目,就不能向海外基金会报销了”。仅从这一点看,彭剑律师还可挽救,重复报账的事不但和吴兴川说,还和海淀警察和盘托出。其实,早在批判性思维启蒙质疑时,彭剑在给批先生的邮件中,也做了相同的解释。实诚人!】

王志安同志又在造谣“一旦公开账目,就不能向海外基金会报销了”是重复报账(指打假资金,不是指安保资金),其实我早就解释过,这恰恰是为了避免重复报账,因为涉及打假的诉讼费用有些是可以向海外基金会报销的,属于垫付,如果作为打假资金实质支出公布,就不再是垫付,不能再向海外基金会报销了。而申请报销又不一定就获得批准,所以暂不公布,等批下来了再去除这部分支出公布。如果这里面有猫腻,彭律师有可能傻到跟恶意的质疑者说吗?

【王志安:本人找到吴兴川,与他当面核实上述信息,吴兴川对他出现在这份名单上非常意外。他回忆说,大约在2012年年初(具体时间记不清楚了),方玄昌曾经给他打过一次电话,说彭剑问他是否愿意担任安保资金监管小组的成员,吴兴川回答说可以。事后,吴兴川数次在不同场合遇到彭剑,但彭剑均未提及此事。吴兴川说,截止到我找他核实情况为止,他从未接到任何人的正式通知,他被聘为安保资金监管小组的成员。】

当时只是请过吴兴川当监督小组成员他也答应,所以彭剑就把他列入监管小组四个成员名单报给警方了,但随后曝出吴兴川撒谎向多位网友借钱且赖着不还的丑闻,彭律师认为此人人品太差,不愿再见他,没找过他,所以吴兴川实际上从来没有正式成为监管小组成员,没有监管过安保资金的事,也幸亏没有,否则现在他都会全盘透露给王志安。

王同志打“第二炮”的目的就是为了泄漏、抹黑监管小组成员。我曾说过,如果公布安保资金监管小组成员名单,他们就会遭到人肉、骚扰、攻击。王同志很听话,一从海淀经侦大队工作说明里得知监管小组成员名单,马上就开始人肉这些人,而且引用方黑的“爆料”抹黑他们。

海淀经侦大队能否解释一下那份内部工作说明是怎么落到王志安手里,导致我们认为不宜公开的安保资金监管小组成员名单被他公开的?其来源合法否?这件事不说清楚,以后谁敢主动配合公安的调查?

【王志安:而另据吴兴川披露,彭剑曾经和他亲口说过,曾经在出差时多报了打假资金的款项。】

吴兴川曾编造不同理由向多位网友借钱且耍赖拖着不还,曾造谣说我亲口向他授权科学公园可随意转载我的文章,现在又向王志安造谣说彭剑曾亲口跟他说出差时多报了打假资金款项。他以为他是谁啊,彭律师这么信任他?这个习惯性说谎者真是一次次刷新底线。

王志安还引用叮当蓝色鱼的“爆料”私信,声称方玄昌用安保资金出去旅游,指的是我们2013年夏天去河南郭亮旅游,那次叮当蓝色鱼也跟着去了。那次费用是AA制,门票、食宿、油费均分摊,只不过叮当蓝色鱼来回搭乘的都是安保车辆,所以没有让她分担油费,而方玄昌去程搭的是另一辆车,所以分担了油费。原来所谓拿安保资金去旅游,指的是让叮当蓝色鱼搭乘安保车辆没找她分担油费,那怎么成了方玄昌用安保资金去旅游?

叮当蓝色鱼向王志安报料说她想分担搭乘安保车辆费用,把钱给方玄昌他不要,给我的助理被扔地上。我不记得有这么生动的情节,方玄昌和我的助理并不负责安保资金,给他们钱干什么?安保资金账号是公开的,她觉得滥用了安保车辆不好意思,自己打款去。现在却躲王志安后面混淆视听,得了便宜还卖乖,狼心狗肺,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我也给王志安和叮当蓝色鱼的二人转提供点新材料:我2010年9月起外出都要有安保人员陪同,都搭安保车辆,我都没承担油费和安保工钱,有时我顺路捎带他人,也都没找他们分担油费和工钱,罪大恶极啊。王同志冒着生命危险证明了安保资金的使用存在一个瑕疵,没有向顺路搭乘安保车辆的人收费。他要建议安保车辆装一个计费装置搞创收,就像他天天在网上向方黑讨赏:

【王志安:我爆料安保资金黑幕已经十天,布局阶段完成。有些方舟子的支持者,看完之后虽然内心痛苦加扭曲,但还是无法正视现实。下步将进入中盘战,王局今天在这里立一个贴子,如果过些天方彭因诈骗之事被警方立案,请过来点赞打赏。如果方舟子或彭剑被抓,请大赏!】

王志安在打赌要把我和彭律师送进监狱,吸引方黑打赏。我和彭律师如果没进去,如果进去的是王同志,他给方黑退钱吗?我觉得法院应该判决没收王志安的讨赏所得,否则如果他赔偿的金额不及讨赏得来的,他还是赚了,更有诽谤动力。

2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