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赶超世界名校的秘密武器

5 12 2018年

大家还记不记得,去年12月,清华大学教授兼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发表演说,说西湖大学到2019年年底将超过美国洛克菲勒大学,五年后成为世界一流大学,15年后和加州理工学院媲美,成为世界最好的大学之一。不记得没关系,即使施一公本人不记得了也没关系,我会帮他记着。到现在快一年过去了,距离超过洛克菲勒大学只剩下一年,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只剩下四年,施一公采取了什么措施来保证实现这些目标呢?从公开的报道看,施一公的做法是派人到美国名牌大学拉华人科研人员、教师入伙,开出了很优厚的条件,其中一个条件是西湖大学的教师子女校方将帮助他们到美国留学。听上去很诱人,仔细一想,觉得怪怪的。如果西湖大学成了世界一流大学,乃至世界最好的大学,本校教师怎么还会稀罕让自己的子女去美国留学呢?难道不是应该保证他们的子女上西湖大学更有吸引力吗?可见,不管是去招聘的人,还是应聘的人,都没人真把施一公夸下的海口当真的。

 

最近我偶然见到西湖大学讲席教授崔维成科研团队招聘启事,才发现大家低估了施一公的本事,施一公要赶超世界名校有秘密武器。崔维成在成为西湖大学讲席教授之前,是“蛟龙号”潜水器的副总设计师,同时也是“佛学大师”。科研人员当然可以有宗教信仰的自由,有的科研人员信宗教信得很虔诚,虽然让人觉得奇怪,但也不稀奇。但是崔维成可不是普通信教的科研人员,而是横跨科技界和佛教界的著名“佛学大师”,经常以著名科学家的身份做弘扬佛教的演讲,在科学佛教界的地位大概仅次于原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

 

崔维成弘扬佛教有自己的两大特点。第一个特点是以“优秀共产党员”的身份,论证共产党员不仅可以信佛,而且应该信佛,只有信佛才能信共产主义,才能爱民如子,才有善恶观,才能做到不贪赃枉法。按他的观点,不信佛的共产党员一定会贪赃枉法,如此看来,共产党员应该团结在佛祖周围。西湖大学不是请崔维成去当党委书记的,对他的这番高论,我这里就不评价了。崔维成弘扬佛教的第二特点,是以“优秀科学家”的身份,宣布佛学超越了科学,而且佛教还可以指导科学,指引科学的发展方向。崔维成举了一个例子,说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早在比他早一千年的佛经中已有论述,在佛教内部也不断有大师亲自验证,达到事事无碍、穿越时空的境界。因此崔维成认为,“佛学,比我学的科学还重要”,那么想必崔教授在西湖大学是会用更多的精力去钻研比科学还重要的佛学的。我看到崔教授的招聘启事说,要招人来研究广义概率论。我不知道概率论还有广义和狭义之分,不知道这个广义概率论是不是就是在佛教指导下搞出来的?

 

施一公本人也相信人体特异功能,想必对崔维成的这些观点是非常认同的,不然也不会号称千里挑一看中崔维成,还让他当讲席教授。有“佛学大师”坐镇,有佛学的指导,有佛祖的保佑,还有什么事干不成呢?实在不行还可以请“佛学大师”穿越时空嘛。如此看来,佛学就是施一公要在四年内把西湖大学建成世界一流大学的秘密武器。

 

2018.11.14



罗永浩的“基因算命”是骗人的

22 11 2018年

早在十年前,国内开始有人在做给儿童检测天赋基因的生意,我就写过文章揭露过这是打着高科技的招牌在骗人。但是我的揭露好像也没起到什么作用。到现在仍然有公司在做这方面的生意。而且十年来基因检测费用越来越低,做个人基因检测生意的公司也越来越多。最近看到罗永浩在推销基因检测套餐,才知道他也涉足这个大忽悠行业,还拉了几个网红捧场。媒体报道说罗永浩搞的锤子手机已奄奄一息,多条后路被堵,也许这基因检测就是罗永浩新开的后路。

 

个人基因检测当然不都是骗人的。这最早是在美国搞起来的,有几家大公司在做这方面的生意。美国的个人基因检测服务主要是包括三方面的内容。第一是做族裔分析,并帮你找亲戚。这方面近来发挥了出乎意料的作用,警察利用它寻找嫌犯的亲戚,破了很多陈年旧案。第二是疾病风险评估,告诉你有没有携带某个致病基因。如果某个致病基因的后果非常明确,例如某种遗传病基因,这个报告就很有价值。但是致病基因更多地只是增加某种疾病的风险,只是给出一个概率,价值就不大了。第三是给出一些和生活方式有关的基因,例如告诉你有没有和喝酒脸红有关的基因,和乳糖不耐症有关的基因。这其实也没什么用。你喝酒脸不脸红、喝牛奶会不会拉肚子,自己会不知道?哪里用得着去测基因才知道?

 

由此可见,目前这些比较正规、严肃的基因检测服务其实没什么太大的用处,尤其对中国人吸引力不大,因为中国人不像族裔多样化的美国人,会对自己的族裔组成有那么大的兴趣。所以国内的基因检测公司为了吸引人来做检测,就要搞给儿童测天赋之类的骗人的玩意儿。罗永浩则是另辟蹊径,他既不做还有点价值的疾病风险评估,也不做已经被揭露过的儿童天赋基因检测,而是搞了120多个项目,主要是测心理和行为,包括所谓“多元智能”、个性特点、恋爱社交、心理健康等等。其实一个人的心理和行为,主要是后天形成的,受基因的影响不是很大。如果受基因影响,也是受很多基因的影响,而这些基因目前大多是不清楚的,单独拿出一个基因来评估,没有意义。当然,你如果要找,可以找到很多论文研究某个基因与某种行为存在相关性,但是这是统计的结果,不能用它来预测个体的行为。

 

而罗永浩搞的这个基因检测评估,连牵强附会都算不上。罗永浩声称这个基因检测套装经过了锤子科技员工的亲测,在广告中举了自己作为例子,说他6号染色体rs1360780这个位点是C型,所以抗压最强。其实这个位点的正常型就是C型,如果是T型会增加抑郁症风险30%-40%。但是和抑郁症有关的基因还有很多,这个位点没有表现出抑郁症的风险,不等于其他位点就没有。即使所有位点都没有抑郁症的风险,不等于就不会得抑郁症(最近有报道,罗永浩向员工们展示医院给他开的“抑郁症”诊断证明说:“我是个病人,是个精神病人,不要老逼我哇。”)。即使不得抑郁症,不等于抗压就最强。罗永浩拿着一个有正常型的位点就说自己抗压最强,岂不是说一般人都和他一样抗压最强?

 

可见这种基因检测评估完全是骗人的,它和用星座、血型、八字算命并没有实质的区别,其实就是“基因算命”。据媒体报道,罗永浩搞这个基因检测还有一个用意,想在他身上找到工匠精神基因,证明他天生具有工匠精神。如果从他身上找找厚脸皮基因、骗人基因,希望还要大些。

 

2018.10.17

 

 



墨子的发现启发了量子通信了吗?

15 11 2018年

这一段时间央视反复在播放一个公益广告,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潘建伟在广告中说:“墨子第一次用科学方法,解释了光沿直线传播,这在光学中,是一条非常重要的原理,启发了量子通信。”有几个读者留言问我,潘建伟这么说有没有道理呢?

 

我们先说第一个问题,墨子有没有发现光沿直线传播呢?《墨子》一书中有四篇很奇特的文字,叫做“经上”、“经下”、“经说上”、“经说下”,后人把它们统称为《墨经》。“经上”、“经下”有可能是墨子本人写的,所以被墨家叫做“经”。但是“经说上”、“经说下”是对“经上”、“经下”的解说,那就不可能是墨子本人写的,只能是墨家后学写的。“经下”、“经说下”各有八条和光学有关,其中“经说下”有一条是对小孔成像的解释,认为光的照射就像射箭一样,这被认为说的是光沿直线传播。但是《墨经》并没有明确提出光沿直线传播,虽然它对小孔成像的解释隐含了这个意思。而且更关键的是,《墨经》对后代光学的发展没有任何影响,中国古人根本就没去搞懂《墨经》那些晦涩难懂、甚至有错讹的文字是什么意思。等到光学传入中国之后,人们才开始用光学知识来注释《墨经》里的有关说法。

 

中国古人虽然对光学现象有些观察和研究,但是并没有形成系统的知识,不曾有过光学这门学科。光学的源头是古希腊。欧几里德在公元前300年左右写了《光学》一书,里面首次明确地提出光是沿直线传播的,在这个基础上,用几何的方法来解释光学现象。欧几里德是把光沿直线传播作为原理提出来的,并没有去证明。首次用实验证明光沿直线传播的是阿拉伯学者海什木,他在公元1000年左右做了很多光学实验,因此被称为现代光学之父。欧几里德和海什木对光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从知识的传承看,欧几里德和海什木才是提出和证明光沿直线传播的第一人。那么潘建伟怎么不说是欧几里德和海什木启发了量子通信呢?

 

而且,光沿直线传播原理和量子通信能有什么关系?量子通信的特点是应用了量子力学原理,而量子力学是上个世纪初才有的,和墨子更扯不上关系。如果仅仅因为量子通信用到了光,就非要说是受到了光直线传播原理的启发,那么光还有很多性质,像反射、折射、散射、衍射、波粒二象性等等,是不是也都可以说它们启发了量子通信呢?量子通信究竟要受到多少启发呢?光沿直线传播在今天已是一条尽人皆知的科学常识,难道搞量子通信的人还要受到一条科学常识的启发才知道去搞?

 

潘建伟也是研究量子通信的专家,难道他认为自己的研究受到了墨子的启发?他如果不去看《墨经》,没想到光沿直线传播,就没想到要搞量子通信了?为什么潘建伟要把墨子扯上了?无非就是要迎合现在的“国学热”。然而这比以前有人说易经八卦启发了电子计算机的发明还要可笑。

 

2018.10.13



今年的诺贝尔医学奖给错人了吗?

9 11 2018年

今年诺贝尔医学奖奖给了美国得州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教授詹姆斯·阿里森和日本京都大学教授本庶佑,表彰他们用免疫疗法治疗癌症的贡献。消息宣布后,很多中国人说,这个奖漏掉了耶鲁大学华人教授陈列平。由于诺贝尔奖一个奖项最多可以奖给三个人,还空着一个名额却不给陈列平,肯定是有意不给,是诺贝尔奖故意歧视华人。这方面的言论最有代表性的是在德国癌症研究中心工作的华人刘海坤,在网刊《知识分子》上发表了一篇长篇文章,替陈列平鸣不平,认为这次诺贝尔奖给错了,提醒华人群体要学会向世界宣传自己的杰出成就,免得被忽视了。那么陈列平的工作是不是被忽视了?他是不是该得这个诺贝尔奖呢?

 

这个诺贝尔奖奖给阿里森,是因为他在研究用CTLA-4肿瘤免疫治疗方面的贡献。奖给本庶佑,是因为他在研究PD-1/PD-L1肿瘤免疫治疗方面的贡献。陈列平的工作涉及到的是后者,所以我先简单地介绍一下PD-1/PD-L1肿瘤免疫治疗的原理。我们体内有一类叫T细胞的免疫细胞,它可以消灭入侵体内的细菌、病毒,也可以消灭体内自己长出的癌细胞。但是为什么癌细胞没能被消灭呢?这是因为癌细胞的表面会大量地生产一种叫PD-L1的蛋白质,它能够和T细胞表面另一种叫PD-1的蛋白质结合,让T细胞失去活性。如果能制造针对PD-L1的抗体,将它注入体内,把癌细胞表面的PD-L1阻隔住,让它没法和T细胞表面的PD-1结合,这样T细胞就可以消灭癌细胞了。这就是PD-1/PD-L1肿瘤免疫治疗的原理,这种方法已经成功地用于治疗多种癌症。

 

PD-1是本庶佑实验室最早发现的,而PD-L1是陈列平实验室最早发现的,这是有些人认为陈列平应该共同得奖的主要理由。陈列平发现PD-L1的论文于1999年发表在《自然·医学》杂志上,当时他把它叫做B7-H1。叫什么不重要,名字是可以改的,问题是,他这篇论文把PD-L1的功能搞错了,认为PD-L1的功能是共同激活T细胞,刺激白细胞介素10的生产,而实际上PD-L1的功能是让T细胞失活,所以陈列平刚好搞反了。刘海坤认为陈列平没搞反,说陈列平的这篇论文建议的研究方向就是免疫抑制负调控。实际上该论文虽然提到PD-L1涉及免疫负调控,但是认为是通过刺激白细胞介素10的生产来调控的,还是搞错了。所以陈列平虽然最早发现PD-L1,但是把功能完全搞错了,对以后的治疗癌症研究没有影响,这个发现权就没什么用了。

 

陈列平在2002年又在《自然·医学》上发表一篇论文,发现肿瘤细胞表达PD-L1,而且PD-L1会导致T细胞凋亡。这是正确的。但是他却认为PD-L1的这个作用和PD-1没有关系,是通过和别的受体结合导致T细胞凋亡的,这就又错得离谱。刘海坤认为,陈列平这篇论文的最重要发现是,如果用PD-L1抗体处理带瘤的小鼠,可抑制肿瘤生长,说这是靶向PD-1/PD-L1通路的第一个肿瘤免疫治疗实验,是PD-1/PD-L1肿瘤免疫治疗的开山之作,是该领域最重要的论文,第一次实验证明这个思路治疗癌症有效,而且为临床实验建立了可借鉴的模版……这么说来是该给陈列平诺贝尔奖。问题是,陈列平的这篇论文根本就没有做过刘海坤说的用PD-L1抗体抑制带瘤小鼠肿瘤生长的实验。该论文是用到了PD-L1抗体,但是目的却是为了证明T细胞凋亡与PD-L1有关但与PD-1无关,并没有用该抗体来抑制带瘤小鼠肿瘤生长。该论文是做了抑制带瘤小鼠肿瘤实验,但是用的是另一种蛋白质FasL的抗体,提供的治疗思路是阻遏Fas通路,怎么能说是PD-1/PD-L1肿瘤免疫治疗的开山之作呢?刘海坤是没有读过这篇论文就浮想联翩,还是读过了,却欺负别人不会去读或读不懂论文呢?

 

当然,陈列平对PD-1/PD-L1肿瘤免疫治疗做出了杰出贡献,但那是以后的事了,那时候已经不具有发现权了,诺贝尔奖委员会认为他不该得奖,是合理的。我们不应该因为陈列平是华人,就去煽动民族情绪;更不应该以专家自居,却歪曲乃至捏造论文结果,去误导外行。

 

2018.10.11

 



农大朱毅的“科普”笑话(更新版)

4 11 2018年

按:崔永元最近梦见我被朱毅的“科普挑战”吓跑了,顺便也对我发出“死亡通知”:“朱毅教授,被方舟子集团侮辱欺凌多年。一日,朱毅气愤不已:方舟子,咱们可以直播科普,让大家随便出题,看看谁对谁错……方舟子用谩骂回应并转移了话题。当时我就决定,要帮这个教授打死那个骗子!成了。”这倒提醒我,该再把朱毅的“科普”笑话整理一下,让大家乐一乐。以前我收集过六条,之后朱毅当然还在不停地闹笑话,就再收集八条补上。大家笑完了想想,这种人哪来的勇气要跟我比“科普”?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朱毅本科毕业于贵阳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之后留校当了5年团干,其间在职在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专业读了一个法硕士,再到中国科学院植物学研究所读了一个植物生理学博士,然后就去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当老师。这样的教育背景,表明其从来没有受过恰当的学术训练,所以只能靠造假、抄袭、灌水来完成博士学位论文和期刊论文,对此我已写过几篇揭露文章(参见“新语丝·立此存照·朱毅事件”专辑)。这是最恶劣的学术造假之一,得不到任何处理,说明中科院植物所是烂所,中国农大是烂校,监管部门所谓对学术造假要零容忍完全是笑话。

 

这样一个连科研的门在哪里都还没摸着的水货,因为敢于信口开河,居然被媒体捧为食品安全的“专家”,频频在媒体上代表学界发言,央视记者王志安称赞其“科普和人品都靠谱”,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称赞其“科普”“理性和感性都颇有分寸”。在我开始揭露她造假的一段时间,她有所收敛,曾表示要“退出江湖”。后来她大概以为已摆平了领导、度过危机,又变得非常嚣张。那么我们就来举一些例子,看看农大朱毅的“科普”是如何“靠谱”“理性”。

 

一、【凤梨释迦是释迦与凤梨杂交的后代】

 

“凤梨释迦是释迦与凤梨杂交的后代,外形有点像凤梨,果实味道与荔枝有几分相似,清甜而不腻,且食用不易上火。”(朱毅《热带水果怎么选》)

 

释迦属双子叶植物番荔枝科,凤梨属单子叶植物凤梨科,朱毅竟然认为不同科乃至不同纲的植物能够杂交产生后代,说凤梨释迦是释迦与凤梨杂交的后代,相当于说犀鸟是犀牛和鸟杂交的后代,狗鱼是狗和鱼的杂交后代,蜂鸟是蜂和鸟的杂交后代。这就是农大朱毅学到的生物学。

 

实际上凤梨释迦是两种番荔枝的杂交种,称为凤梨释迦仅仅是因为长得像凤梨,跟凤梨扯不上亲缘关系。这个说法最早见于2008年一篇网络文章《台湾水果怎么吃》(http://www.99sj.com/Article/30902.htm ),被毫无生物学常识的朱毅照抄过来。朱毅写所谓“科普”文章靠东抄西凑网络文章,又没有辨别能力,所以就抄得笑话百出了。

 

朱毅《热带水果怎么选》就是靠在网上搜文章东抄一句西凑一句拼凑而成的,网友“纵千万人吾往矣”在《朱毅科普文〈热带水果怎么选〉的“前失今生”》中考证甚详,将其来源一一找出来。文中还有:“榴莲可活血散寒,缓解经痛,特别适合受痛经困扰的女性食用。”“山竹性凉,若皮肤生疮,长青春痘,可生食山竹,也可用山竹煲汤去火。”“百香果具有降脂降压、滋阴补肾、增强免疫力等保健作用。”“杨桃可促进食欲,帮助消化,具有养颜美肤的功效。”“释迦具有降血糖的功效。”“火龙果名字和颜色火爆,其实属于凉性水果一类,寒凉体质的就不要多吃了。火龙果果肉甜而不腻,清淡中有一点芬芳,除了润肠通便、降血糖、降血脂、降血压、降低胆固醇和皮肤美白、防黑斑的功效,还具有解除重金属中毒、抗衰老等功效。火龙果果肉中芝麻状的种子有促进肠胃消化之功能,是糖尿病和高血压患者的不二选择。”等等老中医式的胡扯。

 

此外,朱毅还声称人参含抗癌因子,冬虫夏草要生吃才能增强免疫力抗肿瘤,声称她会毫不犹豫选择喝凉茶,完全就是个保健品、中医托儿。

 

二、【炒菜用猪油最健康】

 

2012年1月19日,朱毅在新浪微博做微访谈,有人问她“家里炒菜,用什么油最健康呀?”她回答说:“猪油、花生油都不错,橄榄油和茶油也可以。”(2012-1-19 16:16)

 

猪油作为动物脂肪,富含能增加心血管疾病风险的饱和脂肪酸,所以炒菜用猪油有害无益,应该选用不饱和脂肪酸含量高的植物油。这本是营养学的基本常识,但朱毅对此茫然无知,以健康专家的身份把猪油作为最健康的油推荐,在其微博中也多次推荐大家吃猪油,例如在回答网友“那什么油能吃?”的疑问时,她说:“少盐少油多蔬菜,吃点自己炼制的猪油也是一个选项”(2012-1-20 12:00)对防止瘦肉精,她建议的方法是:“适量吃动物油,吃肥肉,瘦肉精就不猖獗了”(2012-1-19 16:42)对猪油、肥肉如此情有独钟,与给乡村小学生吃猪油、肥肉的崔永元倒是一对儿。

 

三、【腌菜含有致癌物二甲基亚硝酸盐】

 

“近日热传的10种易致癌食物名单,葵花子、口香糖、爆米花等大家常爱吃的食品纷纷上榜,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表示,这份名单多数说法过于夸大和绝对,在列出的10种食物中只有腌菜在腌制过程中,产生二甲基亚硝酸盐,过量食用确实有致癌性”(中国之声)

 

亚硝酸盐并非致癌物,是常用的食品添加剂。致癌的叫二甲基亚硝胺,是亚硝酸盐在一定条件下与蛋白质反应形成的。世界上也不存在二甲基亚硝酸盐这样的物质,作为无机盐的亚硝酸根离子不可能和二甲基结合。这表明朱毅不仅缺乏癌症常识,也缺乏化学常识。

 

四、【吃芝麻酱能代替牛奶补钙】

 

2012年1月19日,朱毅在新浪微博做微访谈时声称:“芝麻酱钙含量很高,一天吃两三勺就足可以‘钙’过牛奶了。我个人极为推崇芝麻酱,尤其黑芝麻酱,老少皆宜,男女都佳。不习惯喝奶的老年人每天一大勺,对预防阿兹海默症、冬季瘙痒也有一定效果。”

 

芝麻的钙含量主要在壳里。芝麻酱有的去壳有的不去壳,去壳的芝麻酱钙含量不高,没去壳的钙含量较高,但壳里的钙主要是草酸钙,人体难以吸收,所以朱毅推荐大家吃芝麻酱代替牛奶补钙,纯属误人。至于说吃芝麻酱能预防阿兹海默症、冬季瘙痒,也是信口开河毫无科学依据。

 

五、【吃黑芝麻黑豆防止掉头发】

 

对产后掉头发,朱毅给的建议是:“多吃些黑芝麻黑豆的”(2012-9-14 19:56)

 

朱毅大概以为既然黑芝麻黑豆是黑色的,头发也是黑色的,所以多吃黑芝麻黑豆能防止掉头发,俨然老中医。按此逻辑,不知那些金发的、红发的,吃了黑芝麻黑豆有效否?是否会变成黑发?

 

六、【维生素B12吃多了会过敏、干扰叶酸吸收】

 

朱毅声称:“人体过量摄入维生素B12会产生毒副作用:有些人可能有过敏反应,甚至会出现过敏性休克;还会导致人体内叶酸的缺乏。”(2013年10月26日羊城晚报 )

 

实际上至今未发现吃维生素B12过量会产生任何不良反应,所以美国医学科学院未给维生素B12设置每日摄入量的上限。参见我以前写的《维生素B12的是非》。

 

七、【垃圾食品不存在】

 

朱毅称:“‘垃圾食品’这个说法本身就不是一个科学的说法,这个词并没有严格的量化定义,而是民间一种约定俗成的讲法。”(2015年5月5日新京报)

 

“垃圾食品”译自junk food,指那些高盐、高糖、高脂肪食品。这并不只是个民间说法,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文件中广泛使用,在生物医学论文中也经常使用。在生物医学文献数据库中搜一下junk food就可以搜出很多研究垃圾食品的论文,甚至以之为题,例如加州大学研究人员今年8月在《Frontiers in Psychiatry》发表的一篇论文,标题就叫做《接触垃圾食品扰乱大鼠寻找食物行为的选择》(Junk Food Exposure Disrupts Selection of Food-Seeking Actions in Rats)。朱毅因为从来不看也看不懂生物医学文献,才闹出了科学界没有“垃圾食品”这种说法的笑话。

 

八、【三文鱼朗朗上口】

 

朱毅:“春节海鲜河鲜云集,尤其三文鱼成了都市新宠。凭心而论,三文鱼生吃为好,丰美微甜,朗朗上口。”(2016年1月27日微博)

 

朱水货博士是不是边吃三文鱼边读自己的“科普美文”,把吃三文鱼“通感”成了“朗朗上口”读她的“科普美文”。

 

九、【人的大脑在3岁时就已经发育完全】

 

朱毅接受《中国食品安全报》采访时说:“人的大脑在3岁时就已经发育完全,之后使用任何产品都很难产生促进发育的明显效果。补脑产品最多提供营养,保持大脑正常运作,不能促进大脑发育。”

 

“补脑保健品”当然都是骗人的,但是朱毅胡扯“人的大脑在3岁时就已经发育完全”是什么意思?朱毅自己的脑子停留在3岁,别因此污蔑别人。事实上正常人类的大脑会一直发育到25岁左右才发育完全。由此可知农大朱毅的智商只有12。 

 

十、【细菌有智慧会思考懂联络】

 

朱毅说:“自己天天养的时候,会和细菌们有感情,观察到一些有趣的现象,就感觉菌落是有智慧会思考懂联络的。哈,果真如此,还不止于此。”(2017年12月22日微博)

 

朱毅说她养细菌养出了感情,发现细菌有智慧会思考懂联络。还真的是只有3岁小孩的智力,把幻想当现实,把童话当科学。 

 

十一、【“闻”是现代诊断学基本功】

 

朱毅声称:“传统医学望闻问切中的‘闻’,也是现代诊断学的基本功。其实,当下最精密的仪器也比不上人的鼻子,只是鼻子被忽略了。有的疾病就是有‘味道’的。”(2017年12月24日微博)

 

中医说的望闻问切的“闻”指的是听病人声音(《难经》:“闻而知之者,闻其五音,以别其病。”),现在有人认为也包括嗅病人味道。中医究竟是什么意思不重要,因为朱毅不是在谈中医,而是在谈现代医学,认为闻是现代诊断学的基本功,甚至声称人的鼻子超过了最精密的仪器。她去看病估计要请医生摘下口罩伸出鼻子对着她闻一通才放心。

 

有极个别的疾病可以通过闻气味作为初步诊断的参考,但是这种参考价值非常有限,还需要通过别的诊断手段才能确诊。现代医学并没有将“嗅诊”列为诊断基本功,更不会认为它比仪器还灵。

 

国内几本诊断学教材互相抄来抄去,都有不到半页的篇幅讲“嗅诊”,还都注了英文olfactory examination。但在英文医学文献中该词组的意思是“嗅觉检查”,不是“嗅诊”。英文诊断学著作也没有“嗅诊”。有几名和朱毅一样水的中国医生给朱毅洗地,声称“嗅诊”是基本功,看来是中国特色。不知他们自己在临床上用过几次? 这些医生在医院以后别戴口罩了,遇到病人先闻一通再说。 

 

十二、【舔柿饼鉴别是否发霉】

 

烧伤超人阿宝问:“如何识别柿饼上白色是糖霜还是发霉?”朱毅答:“糖霜分布均匀,发霉分布随意,多为点状片状分布。如果实在看不出来,舔一下就知道了。现在多见的是用滑石粉人工挂霜,这就太均匀了,抖一抖就会掉,一堆柿饼底下会有白粉末。舔一下也能辨别。”(2017年12月27日微博)

 

朱毅能用鼻子闻看病,还能用舌头舔鉴别柿饼是不是发霉,这是把自己当成了什么动物了?都怀疑发霉了,还不惜尝一口霉菌?

 

十三、【“量子纠缠针灸”有道理】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发表论文声称发明了“量子纠缠针灸”,实现直系亲属互治(例如通过扎妈妈的穴位给小孩治病),号称效果显著。论文上网后,备受嘲笑,独有朱毅说“量子纠缠针灸”有科学道理:

 

“‘孩子病了,拿针扎孩子妈’,科学上说还是有道理的。……妈妈和孩子之间也许可能会有看不见的激素信息的交流。所谓‘母子连心’,甚至有一种可能就是胎儿细胞有可能孕期通过胎盘进入母亲大脑内形成一种微嵌合细胞,事实上,母子之间的联系生理上心理上都是一直存在的,只是需要科学去发现和解释。”(2018年9月14日微博)

 

朱毅臆想出母子之间存在“激素信息的交流”,甚至臆想出胎儿细胞跑到母亲大脑内,就敢说“量子纠缠针灸”有道理。即使她的胡思乱想是真的,那也是分子、细胞层面的联系,跟属于量子特性的量子纠缠有什么关系?即使母子之间存在生理上和心理上的联系,又怎么能通过拿针扎母亲给孩子治病?“母子连心”,最多表现在孩子看到妈妈被扎,吓得哇哇叫,被吓的,就能治病了?这个水货博士是不是准备研究量子纠缠食品?孩子饿了,让妈妈吃饭就行了。 

 

十四、【大脑细胞需要一个个地数出来】

 

朱毅说:“大家都说大脑细胞是一千亿个,这是估算的,到底多少个呢,这需要一个个地数出来平均。一个巴西神经学家以一种相当恐怖的方式——把4颗捐献者的大脑,用类似于搅拌器的匀浆器加工成‘大脑汤’,然后数神经元的细胞核数,确定人类大脑包含神经元的真实数量。这四颗大脑来源于50岁、51岁、54岁和71岁的成年男性,他们捐献大脑用于科学研究,这四位捐献者都很健康,没有任何神经系统疾病。最后她数出来是860亿个神经元。”(2018年8月4日微博)

 

朱毅对巴西神经学家研究的介绍,一字不差地照抄自研究2012年3月5日新浪科技的报道《发现人类大脑拥有860亿个神经元与狒狒相同》,但给脑补了“需要一个个地数出来平均”。实际上这项研究也是估算的,不是也不可能一个个地数。860亿个神经元一个一个数,得数上几百年。

 

上面举的错误,都不是一时的笔误、口误,而是无法修改的根本性错误,能够体现出朱毅的学识低下到何等程度。总之,朱毅并不具有做科研和科普的资质和能力,写科普文章只能是东抄西凑,又不具有专业识别能力,有的抄对,有的抄错,有的从头到尾都抄错。这样的水货被捧为食品安全“权威”、“靠谱”、“理性”,本身就是一大笑话。

 

2014.2.19初稿,2018.10.29补充

 



崔永元究竟想要杀死多少人?

1 11 2018年

这段时间崔永元一直在嚷嚷有人对他发出死亡通知了,还正儿八经地向北京警方报案。大概没被当回事,所以他又骂北京警方不作为,让崔卫兵们义愤填膺,要自发保卫崔永元。但看崔永元晒出的“死亡威胁”证据,不过是网上口角时说了狠话。例如今年10月9日,崔永元称:“昨天,又一次接到恶狠狠的死亡通知。这不是儿戏,说明对手丧心病狂了。”看他贴出的截屏,原来是有一个ID“天仙哥哥”的网民贴了张崔永元在墓地的照片说:“崔永元,你墓地都看好啦,遗照都选好了,最好别出门,给我小心点,不然见不到明天太阳。”

 

类似这种“死亡通知”,每天我都能收到,现在大都是崔卫兵发出的。即使是崔永元,也很爱使用这种语言。例如,前天崔永元又在力挺中国最肆无忌惮的学术造假者之一也是最无知无畏最爱闹笑话的“健康科普工作者”之一、中国农大副教授朱毅(参见“新语丝·立此存照·朱毅事件”专辑),梦见我被朱毅的“科普挑战”吓跑了,顺便也对我发出“死亡通知”:

 

“朱毅教授,被方舟子集团侮辱欺凌多年。一日,朱毅气愤不已:方舟子,咱们可以直播科普,让大家随便出题,看看谁对谁错……方舟子用谩骂回应并转移了话题。当时我就决定,要帮这个教授打死那个骗子!成了。”

 

如果我见到类似这种狠话就去报案,还不得把北京警方烦死?不过,现在崔永元已经不满足于说说这种狠话了,而是真的对我发出了“死亡通知”。今天我见到崔永元以“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的身份接受西安时代人物杂志社长兼总编辑马川采访的最新视频(马社长几天前骂我“永远都是一坨屎”,大概因此被崔永元看中),崔永元在视频里恶狠狠地说我“必须死”:

 

“马川:咱们假设一下啊,如果某一天全世界在科学论证的这种推动下,在各个国家政府立法或者在各个行政部门立法的情况下,方舟子投降了,主动向崔永元投降,向你道歉,你会接受吗?

 

“崔永元:不会的。他必须死。为什么?就是因为他这个网络集团在网络使用暴力,包括他推广有毒有害的转基因,多少条人命已经在里面了,我怎么跟他讲和啊?我们往最少的说也得有一百条了吧?”

 

崔永元的意思说得很明白,因为我推广“有毒有害的转基因”,害死了至少一百条人命了,所以“必须死”。不是比喻,不是修辞,就是直截了当地下了“死亡通知”——他还好意思说我“在网络使用暴力”?

 

当年肖传国把针对我的“死亡通知”发给凶手时,里面也包括我妻子,不知崔永元向崔卫兵传达的“死亡通知”是不是也包括我的家人,我们知道的是,就在同一天,他在我贴出的女儿英文书法作业后面恶狠狠地骂了我一家子:

 

“为了女儿的前途,请教她先做人。不能再像她爹妈一样,人不人鬼不鬼的。”

 

我科普了转基因的科学知识,戳穿了崔永元之流散布的转基因“有毒有害”的谣言,告诉公众获得批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并不比同类非转基因食品更有毒有害,就被崔永元说成害死了至少一百条人命,所以必须死。但是我所说并非我标新立异的发现,而是科学界、国际权威机构的共识:

 

138名诺贝尔奖获得者联名支持转基因作物,特别是转基因金大米,指出:“全世界的科学与监管机构已经反复地、一致地认定用生物技术改良的作物和食品与用其他任何生产方式获得的一样安全,如果不是更加安全的话。”(http://supportprecisionagriculture.org/nobel-laureate-gmo-letter_rjr.html )

 

请问崔永元,这138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害死了多少条人命,该不该都杀死?

 

美国科学院、工程院和医学科学院指出:“虽然许多有关动物饲养的研究从设计到分析并不完善,但大量实验研究提供了合理的证据显示,动物并没有因为食用来自基因工程作物的食物受到危害。而且,在基因工程作物被引进之前和之后的、关于家畜健康的长期数据,也没有显示出任何跟基因工程作物有关的不利影响。委员会还查考了有关癌症病例以及其它人类健康问题的流行病学历史数据,没有发现任何确凿证据表明从基因工程作物来的食物比从非基因工程作物来的食物更不安全。”(美国科学院报告《基因工程作物:经验和展望》,2016年5月,https://nas-sites.org/ge-crops/2016/05/16/report-in-brief/ )

 

请问崔永元,美国科学院、工程院和医学科学院害死了多少条人命,该不该把美国科学院、工程院和医学科学院院士都杀死?

 

英国皇家学会指出:“食用转基因作物是安全的,没有证据表明某个作物仅仅由于其是转基因而食用起来有危险;转基因作物没有对环境造成破坏;食用转基因食品不会对我们的基因有影响;没有证据表明采用转基因技术培育出的新作物品种比采用传统杂交育种技术培育出的更有可能产生不可预见的影响。”(英国皇家学会《转基因植物问答》,2016年5月,https://royalsociety.org/topics-policy/projects/gm-plants/ )

 

请问崔永元,英国皇家学会害死了多少条人命,该不该把英国皇家学会院士都杀死?

 

美国科学促进会指出:“科学是清楚的:用现代分子技术改良的作物是安全的。”“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医学会、美国科学院、英国王家学会以及其他每一个受尊崇的机构已检验了证据,得出了相同的结论:食用含有转基因作物成分的食品,与食用含有常规育种技术培育的作物成分的食品相比,并不具有更大的风险。”(《美国科学促进会理事会关于转基因食品标识的声明》,2012年10月20日,https://www.aaas.org/sites/default/files/AAAS_GM_statement.pdf )

 

请问崔永元,美国科学促进会害死了多少条人命,该不该把美国科学促进会会员都杀死?

 

欧洲委员会指出:“从涵盖超过25年的时间、涉及500多个独立研究小组的130多个研究项目得出的主要结论是,生物技术,特别是转基因技术,其自身并不比常规育种技术风险更大。”(欧洲委员会《欧盟资助转基因研究的十年(2000-2010)》,http://ec.europa.eu/research/biosociety/pdf/a_decade_of_eu-funded_gmo_research.pdf )

 

请问崔永元,欧洲委员会害死了多少条人命,该不该把欧洲委员会官员都杀死?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目前国际市场上的转基因食品都经过了风险评估,它们并不比传统的同类食品有更多的风险。”(世界卫生组织食品安全部门《现代食品生物技术,人类健康与发展——以证据为基础的研究》,2005年6月1日,http://www.who.int/foodsafety/biotech/wh_study/en/index.html )

 

请问崔永元,世界卫生组织害死了多少条人命,该不该把世界卫生组织官员都杀死?

 

联合国粮农组织指出:“人们认为食用当前存在的转基因作物及其食品是安全的,检测其安全性所采用的方法也是恰当的。这些结论反映了国际科学理事会(2003年)所研究的科学证据的共识,而且与世界卫生组织(2002年)的观点一致。”(联合国粮农组织2004年报告《粮食及农业状况 2003-2004:农业生物技术》,http://www.fao.org/docrep/006/y5160c/y5160c00.htm )

 

请问崔永元,联合国粮农组织害死了多少条人命,该不该把联合国粮农组织官员都杀死?

 

如果我该死,那么138名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科学院、工程院和医学科学院院士、英国皇家学会院士、美国科学促进会会员、欧洲委员会官员、世界卫生组织官员、联合国粮农组织官员是不是也该死?

 

如果科普转基因的都该死,那么研发转基因作物和转基因食品的科研人员、批准转基因作物种植和转基因食品上市的各国监管机构官员、销售转基因作物和转基因食品的商人,是不是也该死?

 

崔永元究竟想要杀死多少人?

 

反转基因人士想要杀死多少人我们不知道,但是有很多人却被反转基因人士制造的舆论给害死了。全世界每年有一到两百万名小孩死于维生素A缺乏症,如果推广能补充胡萝卜素的转基因金大米,这些小孩就不会死。但是由于反转基因人士的阻挠,导致金大米研发成功多年以后都没法推广,每年不知有多少小孩因此被反转基因人士害死了。正如138名诺贝尔奖获得者联名信指出的:全世界还要再死多少穷人,反转基因才会被认为是反人类罪?

 

2018.10.26.

 

 



崔永元列举的司马南三大“罪状”

29 10 2018年

这一阵子崔永元过了一把“民族英雄”的瘾之后,网上言论又回归老三篇,一是造谣转基因如何有害,二是大骂“方骗子”如何“诈骗”,三是大骂“司马夹头”,如此循环往复,毫无新意,却乐此不疲,仿佛要这样才睡得着觉,倒是刺激得崔卫兵们都睡不着觉,一遍遍地高呼“保卫崔永元”。例如崔永元昨天发的微头条是这么骂司马南的:

 

【司马夹头,艺名司马南,曾用名于力,到处宣扬是我的朋友。司马以热爱祖国反对美国为人生两件大事,谈至高潮处涕泪滂沱。一年,逢农历春节,司马做完反美报告,即登机飞赴美利坚与家人团聚。不料在美国机场头部挤入电动扶梯,幸亏美国医生全力抢救,遂夹头重生。网友质疑其两面三刀,其辩曰: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现职业为方骗子诈钱保驾护航。】

 

并第N次附上司马南受伤照片,宠物的头被夹的照片若干。

 

崔永元用来骂司马南的话,说来说去,无非就是这些,他已经说过无数遍了,归纳起来,有三大“罪状”。第一大罪状是“到处宣扬是我的朋友”。崔永元摇身一变成了“反转基因斗士”、天天在网上骂街之后,司马南以老朋友的身份给他写过公开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就成了司马南的一大罪状。但听崔永元的意思,两人从来就不是朋友,是司马南要蹭他的交情。崔永元甚至还说过,司马南出名是他捧出来的(就像他说过我出名也是他捧出来的),似乎两人以前的关系不是朋友关系,倒像是帮主与马仔的关系。但是我记得清清楚楚,2004年9月23日央视10套《人物》栏目播出《反伪斗士司马南》(这个栏目前一天播出的是《学术打假英雄方舟子》,所以我记得特别清楚),崔永元以司马南多年好友的身份,多次出镜,盛赞司马南如何正直、善良,讲了一些只有朋友之间才知道的司马南轶事,给人的感觉倒像是崔永元到处宣扬司马南是“我的朋友”。崔永元当年做的节目现在早没人看了,只有他和司马南合作的《实话实说》特别节目《揭秘》现在还有人回顾,在那个节目里,崔永元可是一口一个“我的朋友司马南老师”的,这难道不是到处宣扬司马南是“我的朋友”?

 

司马南在2014年2月刚开始劝说崔永元的时候,崔永元还把他当朋友,发微博称:“我的朋友司马南最近对我说三道四,我没在意。因为前一段时间他的脑壳被重重地挤了,无法确定他现在说话还过不过脑子。”可见直到那个时候崔永元还在到处宣扬司马南是“我的朋友”。那时候崔永元还没对司马南破口大骂。他开始大骂司马南,始于2014年4月11日:“司马夹头,不管是不是老朋友,拜托你能否不造谣?比如陈一文是我的科学顾问。这张照片是你头被夹了,你介意我说成你死了吗?做人可以不要脸,但不能像肘子那样不要脸。”并贴出司马南受伤照片。

 

司马南在2012年1月20日去美国开会(不是崔永元说的“与家人团聚”),在华盛顿机场乘滚梯时出了意外,不幸受伤。消息传出后,网上“公知”、“民运人士”个个兴高采烈,一片欢腾,宛如滚梯替他们报了深仇大恨。北大教授贺卫方更是给司马南取了个外号“夹头汉”。这些人对意外受伤者没有丝毫的同情心、同理心,毫无人性,正所谓人面兽心。当时崔永元还把司马南当“我的朋友”,没有参与网上狂欢,说不定私下还表示过慰问。两年以后,两人因为转基因问题闹翻,崔永元才把司马南受伤当成了司马南的一条罪状,跟着贺卫方叫“司马夹头”,有一段时间天天发司马南受伤照,号称是“一日一夹头”,巴不得司马南再出意外。一直到现在,事故过去六年多了,还在幸灾乐祸,看样子要为此高兴一辈子。我们实在不能明白为何一个人意外受伤也能成为一大“罪状”,只能祝愿这些人这辈子平平安安,永远不要出任何意外。

 

崔永元列举的司马南第三大罪状,也与这个事故有关:“网友质疑其两面三刀,其辩曰: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这个谣言虽然司马南多次澄清过,至今流传不衰,有时还被传成是我的“名言”,再经崔永元不停地传播,看样子要一直流传下去了。这个谣言是司马南受伤之后,轮子功媒体炮制出来的:

 

【反美斗士司马南来美国探亲,在美国华盛顿国际机场被滚梯与悬墙间的夹角突然卡住头颈,当场昏迷被送急救,后无大碍。他在随后发布的微博中表示在国内反美是自己的工作,对于自己妻子儿女目前在美国生活,并不影响自己的工作,此次到美国是自己工作外的生活,希望网民区分开工作和生活。】

 

事实上,司马南在受伤后发的第一条微博是这么说的(2012年1月24日):

 

【2012年1月20日晚,华盛顿国际机场,本人被滚梯与悬墙间未设任何防护的夹角突然卡住头颈。其后,伤痛与活动受限耽误了开会不说,“飞来的横祸”让远在国内的家人大过年的揪心添堵。意外收获:体验美国急救全程,感动同机乘客搭救,忍看轮子谣言嘴脸,庆幸自己虎口脱险,珍惜活着给大家拜年。】

 

司马南当时的微博说得很清楚,他到美国是因为开会,家人都远在国内,怎么就成了“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自己妻子儿女目前在美国生活”呢?

 

即使没有留意到司马南当时发的微博,只要注意一下司马南平时的言论,就不难明白那是一条捏造得很拙劣的谣言。司马南虽然经常批评美国,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反美”,而且他发表言论都是业余爱好(自称“自由说话人”),不是把这当成职业,怎么可能自称“反美是工作”呢?司马南只是偶尔到美国旅游、录节目,从没有在美国生活过,更没有移民美国,他的家人也没有移民美国,怎么可能自称“赴美是生活”、“自己妻子儿女目前在美国生活”呢?捏造这个谣言的人甚至连司马南有几个儿女、是儿子还是女儿都不知道。

 

司马南没有移民美国,不用像崔永元那样只亮中国护照封皮作证,不仅我可以作证,腾讯也可以作证。2012年腾讯微博请我和司马南去美国观察美国大选,日程近了才知道司马南没有美国绿卡,需要办理签证,于是多付费加急给他办了签证,刚好在登机前一天拿到签证。何况,即使有美国绿卡,也不等于就不可以批评美国,更不等于就不爱国。对这点崔永元其实也很清楚的。2010年10月25日《广州日报》曾经报道过:

 

【记者从有关可靠渠道获悉,崔永元已得到美国绿卡。当现场被问到如何看待近年来中国名人精英分子移民如潮的问题,崔永元淡定而风趣地回答,“天高任鸟飞,谁说移民就不爱国,杨利伟还上了月球,又如何评价。沈群就是美籍华人,也一样为中国争光,开辟了一条民间外交的路子,尽管他上路没有警察优待,但他做的工作效果不比大使差。”】(《美籍华人出书揭露美国荒唐现象 名主持崔永元对话作者沈群——美中两国谁更荒唐》)

 

当然,现在的崔永元早就不是以前的崔永元。以前的崔永元还能淡定地回答“谁说移民就不爱国”,现在的崔永元却只会不停地传谣“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而且不管别人怎么澄清,还会一直传谣下去,崔卫兵也会一直跟着传下去。对某些人来说,造谣、传谣是工作,也是生活。

 

2018.10.23.



美国人不吃转基因大豆吗?

28 10 2018年

由于《黑龙江日报》把造谣“吃转基因大豆让人得癌症”的王小语评为“40年40人”,《科技日报》采访了几个专家辟谣,惹得崔永元不高兴了,大骂《科技日报》“无耻”,反过来说《科技日报》“造谣”。为什么要骂《科技日报》呢?崔永元说了,这家“没底线的报纸”配合孟山都把转基因大豆卖给中国人吃,而据崔永元的调查,美国人是不吃转基因大豆的:

 

“在美国,转基因大豆主要是作为工业燃料、制造油墨和部分牲畜饲料,而在美国市场上、美国消费者所能直接吃到的大豆制品,包括豆腐,豆奶(豆浆),和新鲜毛豆,统统不是标明‘有机’就是标明‘非转基因’,反正肯定都是非转基因的(因为标‘有机’的就一定是‘非转基因’的,还比‘非转基因’多几个指标)。下面是我上次逛商场时随手拍的几张照片。《科技日报》的记者马爱平所采访的那几个转基因砖家,只会反复背诵孟山都市场部转基因材料里的几段广告词。即便用猪脑袋想一下都会产生疑问:既然转基因大豆那样安全,为什么在美国市场上供人类直接食用的大豆产品全部要标上‘非转基因’?”

 

美国种的大豆基本上是转基因的(2018年美国转基因大豆种植面积占大豆的94%),而美国种的大豆大约一半(2016年占53%)国内自己用,也就是说,美国种的转基因大豆一半左右是自己消费掉的。崔永元一直在说转基因大豆有毒,吃了会让人得癌症,那么就面临一个问题,难道美国农业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也不顾美国人死活,让美国人吃转基因大豆吗?崔永元也知道,骂中国农业部还有人信,骂美国农业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连崔卫兵都未必买账。所以他干脆替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宣布转基因大豆不是给人吃的,美国转基因大豆“主要是作为工业燃料、制造油墨和部分牲畜饲料”,不是供食用的。

 

崔永元号称他在美国调查过了,声称在美国市场上供人类直接食用的大豆产品全部要标上“非转基因”,说得好像他把美国每一款大豆产品全部考察了一遍似的。在美国,豆腐、豆奶市场很小,属于非常小众的“健康食品”,消费“健康食品”的人很多迷信“有机食品”、“非转基因食品”,所以卖这种产品的厂家就乐于打“有机食品”、“非转基因食品”的招牌,趁机卖贵一些。然而要去贴这种标签,正说明美国市场还有同类“非有机食品”、“转基因食品”,否则就没必要做这种区分了。

 

美国市场上还有一种大豆制品,几乎全是转基因的,被崔永元故意忽略了,那就是大豆油。在各种植物油中,大豆油是用得最多的,以致美国市场上说的“蔬菜油”(vegetable oil)指的就是大豆油,曾经有人奇怪,美国超市怎么买不到大豆油?那是因为美国超市卖的大豆油不叫大豆油,叫“蔬菜油”,在成分里才会标注是大豆油。如果崔永元能够在普通美国超市卖的“蔬菜油”发现有“非转基因”标识,那才是件新鲜事。消费“健康食品”的人要用高大上的橄榄油,有的也用花生油、菜籽油、椰子油,才不会去用“蔬菜油”呢,所以目前我还没发现美国有“非转基因”或“有机”大豆油卖,美国卖的大豆油全是转基因的。

 

美国自用的转基因大豆,和中国进口的转基因大豆一样,主要就是用来提炼大豆油,而大豆油主要就是供人食用的。美国生产的大豆油,68%供人食用,一部分用于烹饪,一部分用于加工食品——我们经常听到“美国包装食品百分之七、八十含有转基因成分”的说法,主要原因就是要用到转基因大豆油。2017年美国自用大豆油948万吨,那就是吃掉了645万吨。剩下的大豆油,25%用来做生物燃料,7%用于工业用途。大豆炼油后剩下的豆粕,97%用来做动物饲料,3%供人食用,例如用来做豆奶,或作为植物蛋白质添加到食品中。2017年美国自用豆粕3166万吨,那就是吃掉了95万吨。(以上数据见:https://ussoy.org/uses-for-soybeans 和https://www.indexmundi.com/agriculture/?country=us&commodity=soybean-meal&graph=domestic-consumption )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批准转基因大豆时,都说明了既可供人食用也可作为饲料,从来就没有说只能当饲料不能供人食用。如果按重量算,美国大豆的16.91%是供人食用的,74.84%是做饲料的。(数据见2017 Soy Products Guide:https://reader.mediawiremobile.com/USB/issues/200233/viewer?page=61 )

 

崔永元连美国大豆油用于工业燃料、制造油墨都知道,岂会不知道美国大豆油更多地用于烹饪和食品加工?无非是故意造谣,误导中国公众。对故意造谣的人我们也就不指望他会改正错误,即使摆出再多的数据,他也还会继续宣扬“美国人不吃有毒的转基因大豆”,而崔卫兵也会一如既往地相信崔永元的谣言。

 

2018.10.22.

 

 



转基因大豆会致癌吗?

26 10 2018年

近日《黑龙江日报》将原黑龙江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选入该报“40年40人”,原因是他是“非转基因大豆的坚守者”,发现“转基因大豆不安全”。《科技日报》为此采访了几个科学家辟谣,把崔永元气得破口大骂“骂你们丫一句孙子是不是算轻的”,还要指导科学家怎么做“流行病学调查”、“队列研究”呢。

 

为什么崔永元大骂并要指导科学家呢?因为据他说,王小语有一个惊人的“流行病学”发现:“黑龙江王小语,读了全国肿瘤登记年报,发现了一个简单事实,哪里吃转基因大豆油多,哪里癌症发病率高。”王小语的这个发现并不是现在才有的,早在2013年就在电视上说过了,我当时也驳斥过了。我当时的驳斥是夹在一篇全面批驳郎咸平、石述思造谣转基因的长篇文章里头(《全面驳斥郎咸平、石述思散布的转基因谣言与谎言》),有的读者可能没注意到,现在既然旧谣言又被崔永元拿出来当成“简单事实”传播,有必要再回顾一下。

 

王小语当时是这么说的:

 

“我依据自身在粮食行业20年的工作经历,发现致癌原因可能与转基因大豆油消费有极大相关性。河南、河北、甘肃、青海、上海、江苏、广东、福建等地,基本是我国转基因大豆油的消费集中区域,这些区域同时也是我国肿瘤发病集中区。黑龙江、辽宁、浙江、山东、湖南、湖北、贵州等地基本不以消费转基因大豆油为主,不是肿瘤发病集中区域。”

 

大豆协会去发布肿瘤发病因素的研究结果,本来就是极其可笑的,更恶劣的是,这是该大豆协会出于不正当竞争的需要,捏造数据,故意撒谎,妖魔化转基因大豆,恐吓中国消费者。

 

我没有找到我国各地转基因大豆油消费状况的数据,无法知道王小语说的这些省份的转基因大豆油消费情况是否属实。但是我找到了这些省份的癌症(恶性肿瘤)发病率情况(据李媛秋硕士学位论文《中国癌症发病率预测统计方法研究》引用的数据http://www.doc88.com/p-997970483320.html ,这是2008年的统计数据,王小语宣布该“发现”时我国最新的有关癌症数据应是2009年的,但我没有找到2009年的系统资料,仅一年不会有什么差别),稍一对比,就可发现王小语在撒谎。

 

比如被列为“基本不以消费转基因大豆油为主的”浙江乃是我国癌症的高发区,男性发病率322.00/10万,女性220.19/10万,湖北、辽宁乃至该协会所在的黑龙江的癌症发病率也不低,分别是:湖北男性发病率287.09/10万,女性205.50/10万;辽宁男性251.97/10万,女性180.38/10万;黑龙江男性242.47/10万,女性133.39/10万。相反地,被王小语列为“我国转基因大豆油的消费集中区域”的广东、青海的癌症发病率都低于上述几个省份,分别是:广东男性174.80/10万,女性114.10/10万;青海男性233.80/10万,女性144.08/10万。

 

根据黑龙江大豆协会的逻辑,我们是不是可以说,吃转基因大豆油降低了癌症发病率?

 

然而崔永元却觉得这个捏造数据、胡乱联系的王小语很有科学精神,吓唬大家说:“支持王小语的科学精神,依照目前的研究结果,我知道转基因大豆高残留的草甘膦是致癌的,所以转基因大豆油,吃不吃您看着办。”

 

如果真有科学精神,就该知道,依据目前的研究结果,并没有确切证据能够证明草甘膦致癌(参见《草甘膦究竟会不会致癌?》《“美国法院判决转基因除草剂致癌”是怎么回事?》),转基因大豆也不存在草甘膦高残留的问题(参见《答崔永元:转基因大豆油含有有毒农药残留吗?》)。其实即使崔永元本人,也未必真把王小语的“发现”当回事,因为在王小语宣布其“发现”之后,人们还发现崔永元的“给孩子加个菜”项目在用转基因大豆油,当时崔永元辩称“只要国家批准的油都能用”,后来才改口说要改用非转基因油。但是那么多小孩已经吃了那么久的转基因油,如果他们的家长真相信了吃转基因油会致癌,以后哪个小孩得了癌症,是不是可以找崔永元算账?

 

2018.10.20

 

 



崔永元与上海经侦的恩怨

17 10 2018年

上海公安局发了一条“警情通报”称:“近日,有新浪微博‘@小崔读书汇’发帖举报上海公安民警涉嫌违法违纪。上海公安机关高度重视,已成立调查小组并多次联系崔永元先生,但尚未得到其回应。警方将继续联系崔永元先生,希望其也能主动联系警方并支持配合,相关举报问题一旦查证属实,将坚决依法依规处理。”

 

上海公安局的这条通报,针对的是崔永元发表了一篇文章《一声长叹一声雷》,声称自己因为向税务总局举报范冰冰、华谊兄弟却遭到上海经侦的打击报复。

 

根据我的个人经验,崔永元说的话十句不能相信一句。我们姑且相信崔永元在这里说的都是实话好了。按崔永元的说法,他总共去了三次税务总局,前两次税务总局的人很客气,第三次多了两个“蛮横的警察”询问他是从哪里弄来的《大轰炸》的合同(崔永元写文章大喘气,一句一段。为了节省篇幅,我给重新分段):

 

【第三次是突然被叫去的,多了两张陌生的面孔,没有自我介绍也没有出示证件。对我补充提供的阴阳合同证据看都不看。拐弯抹角地询问我是从哪里弄到的(大轰炸)的合同。一高一矮两位越问越急,终于原形毕露,这是俩蛮横的警察。在他们的世界里,有罪推定,人人都是凶犯。在他们的世界观里,他们就是法律,没必要对谁客气。我坚定地告诉他们:这合同是我从垃圾桶里捡的。一旁的国税总局大声喊着:把这个给他记上!

我认为,这两个身份不明的人不出示证据随意传唤审问公民是违法的,要求国税总局予以合理解释,国税总局称要请示领导,至今无下文,说话像放屁一样。 】

 

崔永元为什么会有一抽屉《大轰炸》的演员合同,的确是一件比较奇怪的事,因为崔永元不过是《大轰炸》的艺术顾问,而演出合同是制片方与演员私下签的,怎么会落到他手里呢?演员不可能集体把合同给他,那么是不是从《大轰炸》原来的总制片人、因“快鹿金融诈骗案”跑路美国的施建祥那里得来的呢?如果是的话,施建祥为什么要给这些合同呢?警方追问此事很正常,崔永元拒不回答就很反常。守法公民不是应该配合警方调查吗?为什么怕泄露合同的来源呢?是有人不许他说吗?

 

然后崔永元就说自己受到打击报复了:

 

【再然后,上海公安局经侦大队对所有我参与的公司彻底侦察,对我以前的助理不断询查,彻夜询查。我知道原因在于(大轰炸)。参与这次大欺诈的既有演艺界大腕也有上海经侦的警察。曾经当着我的面,他们喝两万一瓶的酒,抽一千一条的烟,几十万的现金用个书包就提走。】

 

如果在北京的税务总局要报复他(由于崔永元的“举报”,税务总局多收了那么多的税和罚款,为何要报复?这个崔氏逻辑我们不懂),却让上海经侦去查他在上海的公司,这个弯绕得有点大。不过,崔永元说查的是《大轰炸》的事,这就不奇怪了,因为《大轰炸》原来是上海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施建祥投资的,而“快鹿金融诈骗案”是上海经侦查办的。崔永元说《大轰炸》是大欺诈,而他曾经是《大轰炸》的艺术顾问,而且他与施建祥的关系非同小可,多次为施建祥、快鹿集团站台、当“公益形象大使”,和快鹿集团的人一起在上海创办过至少三家公司,雄心勃勃要一起搞“大电影”(参见我以前写的《崔永元的“阴阳合同”》),那么上海经侦在查办“快鹿金融诈骗案”时,也去查崔永元的公司,不是很正常吗?崔永元与施建祥、快鹿集团的关系,是在他举报范冰冰之后被人曝出来的,这个时候去查他的公司,也说得通。如果既没有参与金融诈骗也没有偷税漏税,问心无愧,再怎么彻查也不用害怕,对不对?

 

崔永元说上海经侦的警察曾经当着他的面“喝两万一瓶的酒,抽一千一条的烟”,这个情形我们想像得出来,因为警察和崔永元一样也是会有应酬的,也是会参加大款的饭局的。但是崔永元说上海经侦的警察当着他的面“几十万的现金用个书包就提走”,这就很不可思议。虽然世界上有的国家已经贿赂公行,但中国还没到那种地步,按常理受贿都是不会当着外人的面明目张胆地干的,如果崔永元不是梦里见到,那就是受贿的警察没把他当外人,误以为他是行贿者一伙的,当然行贿的也没把他当外人。然而正义感爆棚的“民族英雄”、“中国脊梁”、“实话实说”的崔永元为何当时不举报,不及时制止“大欺诈”,却继续当他的艺术顾问,要等到无数受害者血本无归之后,等到自己被查了才嚷嚷出来呢?

 

2018.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