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疫苗背后的“中国力量”

13 04 2021年

前一段时间,中国的舆论一直在造谣、抹黑辉瑞疫苗、莫德纳疫苗这些美国的疫苗。但是最近中国的舆论开始转向,变成了强调这些美国疫苗的背后其实是有“中国的力量”的,有中国人、中国公司重度参与研发。原因可能是上海复星医药公司从国外进口了辉瑞疫苗,把它改叫“复必泰”这个很老中医的名称,在香港获得了紧急使用的授权。该公司老总也说了,要尽快申请在中国大陆上市、销售该疫苗。所以就不好再抹黑它了。

 

我说这款疫苗实际上是辉瑞的疫苗,复星公司肯定不同意。按国内的说法,这款疫苗是复星和德国公司BioNTech合作研发的,自始至终都重度参与了研发工作。BioNTech公司的确最早设计出了我们今天说的辉瑞疫苗那款疫苗。这家公司一直在做信使RNA疫苗方面的研究。新冠疫情发生以后,他们看准了机会,很快就设计出了针对新冠病毒的信使RNA疫苗。

 

但是,这家公司是一家比较小的生物技术公司,没有能力和财力做后续的研发,做临床试验来证明设计出来的疫苗是有效和安全的。它必须去找合作伙伴和拉投资。在去年二月上旬,该公司的老总飞到美国的波士顿去找投资。上海复星公司的人打听到这个消息,抢先跟这个老总在波士顿见面,签了合作协议。这个合作协议规定,复星公司答应给德国公司3500万美元的投资,并用5000万美元买下德国公司的一批股票,而且复星公司还要在中国做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德国公司就把它的新冠疫苗在大中华地区的代理权给了复星医药公司,销售所得利润四六分成。

 

为什么复星公司花这么少的钱就把这个疫苗在大中华地区的代理权给买下来了呢?除了这家德国公司当时比较缺钱以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当时中国的新冠疫情是全世界最严重的,要做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最好到中国去,找一家中国公司合作是最合适的。

 

德国公司跟复星公司签好了协议,四天以后跟辉瑞公司谈成了合作。辉瑞公司财大气粗,决定为新冠疫苗的研发投资十几亿美元,而且承担了后续的研发工作,包括做临床试验、研究大规模的生产工艺。辉瑞希望能垄断全世界的疫苗市场,但是因为德国公司在和辉瑞公司谈判之前已经把大中华地区授权给复星了,所以辉瑞就只有除了大中华地区以外的市场。

 

辉瑞和复星都做临床试验,但是复星做临床试验的那款疫苗跟现在的辉瑞疫苗不是同一款疫苗。差别在哪里呢?

 

新冠病毒的表面有一种蛋白质叫“S蛋白”,它类似于一把钥匙,用它把细胞的门打开了,病毒才能够进入细胞。人类的细胞表面有受体,可以跟S蛋白结合,受体就相当于一个锁,S蛋白这把钥匙把这个锁打开,病毒就进去了。研发新冠疫苗就是要刺激人体的免疫系统产生针对S蛋白的抗体,抗体像一块橡皮泥一样把这把钥匙给包住了,新冠病毒就没法打开细胞的门进入细胞。

 

德国公司研发的是RNA疫苗,RNA编码蛋白质,细胞以该RNA为模版生产蛋白质作为产生抗体的抗原。德国公司设计了两款疫苗,一款只是编码S蛋白的一个片断,这个片断是S蛋白跟细胞的受体结合的那一部分。如果产生只针对这一部分的抗体,相当于把钥匙的尖给包住了,也能阻止新冠病毒进入细胞。另外一款疫苗编码的是全部的S蛋白。辉瑞测试的结果发现第二款疫苗的结果很好,就一期、二期、三期临床试验一步步往下做。

 

复星在中国做临床试验用的是第一款疫苗,只做了一期临床试验,做不下去了。到去年11月份,辉瑞的三期临床试验的中期结果出来了,发现这个疫苗的有效性非常高,达到了95%,安全性也很好。这时复星才拿了辉瑞的这款疫苗回头做二期的临床试验。辉瑞几个月前已经做过这款疫苗的二期临床试验了,所以复星的试验完全是多余的,就是为了能够在中国向国家药监申请上市。中国国家药监局要求疫苗要在中国上市必须有自己的临床数据。但是复星没法做三期的临床试验,因为在中国已经没有做三期临床试验的条件,复星也没能力去国外做。他们现在的说法是,就拿国外已经做好的三期临床试验去申请在中国上市,说人家已经做过了,就没有必要再做了。如果这样的理由也行,他们干嘛还去做二期临床试验?二期临床试验辉瑞也早已经做过了。

 

而且,三期临床试验是辉瑞做的,这些数据都是辉瑞搞出来的。复星拿辉瑞的数据要去申请在中国上市,不知道有没有得到辉瑞的许可,有没有谈成合作协议。辉瑞花了那么多的钱来做这些临床试验,如果无偿提供数据给复星申请在中国上市,倒是显得很大公无私。不管怎样,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复星的“复必泰”疫苗实际上就是辉瑞的疫苗,复星没有参与这款疫苗的研发,最多就是买下了这款疫苗的代理权。它所谓的研发工作,只是做了一个完全没有必要的二期临床试验,如此而已。

 

最近这一段时间,中国的舆论在吹捧一个叫王年爽的中国研究人员,说他是美国疫苗研发的大功臣。王年爽2009年毕业于中国海洋大学,之后去清华大学读结构生物学博士学位,研究蛋白质的结构,就是施一公搞的那个领域。但他不是跟施一公学的,可能施一公瞧不上这种比较差的大学来的毕业生,不愿意招他。他的导师是王新泉。2014年王年爽拿到了博士学位以后,到美国达特茅思大学的一个实验室做博士后研究。

 

2012年暴发了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那个实验室当时的研究课题,就是设计能够针对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的疫苗。中东呼吸综合征是一种冠状病毒导致的,我上面提到,设计冠状病毒疫苗都是针对其表面的S蛋白。他们就去研究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的S蛋白结构,看什么样的结构最易引起抗原-抗体反应。王年爽分到的课题是,把S蛋白上面的氨基酸序列改一改,做一些突变,看哪一种突变会让蛋白质的结构变得更稳定,有更强的抗原性。王年爽大概花了有一两年的时间,发现把S蛋白做一点改动,加两个脯氨酸,结构比较稳定,更容易刺激产生抗体。

 

这是很普通、很平常的研究,一般的博士生、博士后都能够做,并不是什么很了不起的发现。等他们做完研究写了论文,中东呼吸综合征的疫情已经过去了。这个研究因为没有什么原创性,论文被五个期刊拒稿。直到2017年,论文才在美国科学院院刊发表。这篇论文有三个所谓“共同第一作者”,王年爽排在第二个,只不过会注明第一、第二、第三个作者贡献相等,中国就把这说成是“共同第一作者”,他实际上就是第二作者。何况王年爽只是博士后,给教授打工的,做出什么研究结果并不属于他。

 

这篇论文发表以后没有引起什么反响,因为并不是什么重大突破。但是去年新冠疫情爆发了以后,大家开始设计新冠疫苗,针对S蛋白来设计,这篇论文就引起注意了。因为新冠病毒跟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都属于冠状病毒,所以它们的S蛋白的结构是很像的。大家就想起,几年前有那么一篇论文,说把S蛋白给加两个脯氨酸上去就会变得稳定,容易刺激产生抗体。那些做新冠疫苗的就都这么做,设计的时候给S蛋白加两个脯氨酸,如此而已。

 

所以,别人只是引用了王年爽几年前参与的一项研究的一个结果而已。王年爽既没有在莫德纳公司、辉瑞公司这些真正研发新冠疫苗的公司工作,也没有实际参与新冠疫苗的研发,人家只是在设计新冠疫苗的时候参考了一下他几年前参与做出来的一个成果,他怎么就可以吹嘘自己是新冠疫苗研发的大功臣呢?如果因为人家参考了他以前的研究他就变成了“大功臣”,那么疫苗的研发是要参考不少前人的研究结果的,那些人是不是也都可以说自己是新冠疫苗的大功臣了?而且,不仅莫德纳疫苗、辉瑞疫苗,而且牛津的疫苗、Novavax疫苗也都用到了王年爽的突变,王年爽是不是也要号称所有这些新冠疫苗他都是“大功臣”了?

 

王年爽究竟在新冠疫苗的研发当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从一篇论文就能够看出来了,那就是《自然》杂志发表的关于莫德纳疫苗的设计的论文。这篇论文总共有62个作者,里面有王年爽,但是他排在第46位。现在对论文的作者究竟在这项工作中做了什么样的研究,都是要注明的。那篇论文注明的王年爽对这项研究的贡献是提供了新试剂或者分析工具。这表明王年爽实际上没有参与这项研究,只是提供了一些材料,挂名而已。排在王年爽前面的还有40多个人,那些人大部分是实际参与设计、研发莫德纳新冠疫苗的,里面有好几个也是中国人。王年爽作为一个没有实际参与研发的挂名作者,就敢吹嘘自己是研发莫德纳疫苗的大功臣,前面那几个实际参与了研发新冠疫苗、而且不是挂名的中国人,是不是更可以说自己是研发新冠疫苗的大大大大功臣呢?他们没人这么说,脸皮没有像王年爽那么厚。

 

王年爽为什么敢在国内这么吹嘘自己呢?一个原因可能是他要为自己的前途铺路。王年爽在美国的那家实验室做了6年的博士后,一直到去年因为新冠疫情,借着这个东风总算找到一份正式的工作,在美国的一家制药公司做入门级的研究人员,职称是“科学家”。该公司就是川普被新冠感染以后给他提供单克隆抗体治疗的那家公司。去了这种公司工作,就没有机会再回头搞学术研究。可能王年爽就想着,炒作一番,把自己打扮成“大功臣”,然后“毅然回国”,到某一个大学当教授?

 

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这个人本质就是非常坏的一个人,就是一个骗子。有人把王年爽发的一些微博转给我,我才发现,这个人原来在新浪微博上很活跃,去年不停地攻击我、骂我,说他已经揭露我好多年了,说揭露我的历史比他研究冠状病毒还要久,说我的生物学的水平还比不上中国普通高校的一个博士生,说我做的科普都是“错误百出”的,说我揭露学术造假“都是为了打击异己”、“是有个人恩怨的”,说我是“最可恶的一个人”。还跟在王志安的后面造谣,说我“以安保的名义诈骗钱”,说我是一个“骗子”、“下三烂”,说我“做科普打假都是骗人的”,都是在“恨国误民”。总之,都是用最恶毒的语言来造谣、攻击、诽谤我。

 

这就让我觉得很奇怪了。我跟他无冤无仇,以前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是按他自己说的,他自从在清华读书的时候就一直在攻击我、揭露我了。为什么会对我充满这种变态的仇恨?我觉得只有一种人,那就是骗子或者是准备当骗子的人,才会对我这种揭露骗子的人充满了如此变态的仇恨。从王年爽把自己打扮成“新冠疫苗的大功臣”这件事,也证明了他的确就是这种人。当骗子的不是我,而是王年爽这样的人。

 

很不幸的是,中国现在就是骗子的乐园。复星公司研发的疫苗没搞出来,拿了辉瑞搞出来的疫苗给换一个名称,就可以宣布说这是它重度参与研发的疫苗。王年爽以前的研究跟新冠疫苗的研发最多是沾一点边,就可以把自己打扮成是“大功臣”,而且媒体纷纷地在吹捧他。这种事情也就是在现在的中国才会发生。

 

2021.1.28.



质问饶毅:林可胜何曾被遗忘?

11 04 2021年

北大教授兼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近日在其微信公众号发了一篇文章《被遗忘的中国生命科学之父》,称:

 

“林可胜是中国近代最杰出的科学家之一,他还是一位有趣味的多才多艺的人。可惜的是,林可胜不为中国大众所知、也几乎为中国生命科学界遗忘了。2001年第一次写本文的时候是这种情况,2021年第三次发本文的时候,似乎仍然如此。”

 

似乎林可胜这么著名的科学家以前鲜为人知,还需要饶毅这个伯乐来隆重推出。这可真是莫名其妙。随便做一个检索,就可搜到几万个与林可胜有关的网页,网上各种“百科”都有详细介绍林可胜生平的条目,学术期刊、杂志、报纸上介绍林可胜的文章数不胜数,中国生理学教科书第一章会提到林可胜对中国生理学的贡献,新华社报道过纪念林可胜的活动,央视做过介绍林可胜的专题片……几年前我与光明网合作做视频节目,有一期也是介绍林可胜。这是中国大陆的情况。台湾则至少出过三本关于林可胜的专著、文集(何邦立《林可胜——民国医学史上第一人》、何邦立《林可胜追思论文录》、施彦《林可胜与民国现代医学的发展》)。饶毅出了什么幻觉,觉得到现在林可胜还似乎仍然被遗忘?

 

饶毅也许会说,那也是因为他在2001年发表了介绍林可胜的文章,才让大家想起了有这么一个历史人物。那时候饶毅就在嚷嚷林可胜几乎被遗忘了,文章标题叫《几被遗忘的中国科学奠基人之一、中国生命科学之父: 林可胜》。那好,我们就只来看看2001年以前的情况。在2001年以前,至少有4本书收录了林可胜传记或回忆文章:

 

回忆中国生理学先驱林可胜教授.张锡钧.见:中国生理学会编辑小组编.中国近代生理学六十年.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1986,118-123

怀念爱国教授林可胜.荣独山.见:政协北京市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话说老协和.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431-436

我在林可胜教授指导下当进修生.王志均.见:政协北京市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话说老协和.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437-440

林可胜.中国现代科学家传记第一集.王志均. 北京:科学出版社,1991,596-605

既开风气又为师——林可胜先生传. 王志均,陈孟勤主编.中国生理学史.北京:北京医科大学,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联合出版社,1993,236-243

 

在2001年以前,至少还有13篇期刊文章或会议论文介绍过林可胜的事迹或工作:

 

纪念卓越的生理学家林可胜教授 孟昭威,吕运明,王志均 生理科学进展 1982-12-31

我国现代生理学的奠基人——林可胜 闻佳 生物学通报 1986-01-31

回忆中国生理学先驱林可胜教授 张锡钧 生理科学进展 1986-07-02

中国近代生理学的发展与中国生理学会——纪念中国生理学会成立六十周年 陈孟勤 生物学通报 1986-10-28

《中国生理学杂志》和《生理学报》六十年 生理学报 1987-12-27

抗日战争中救死扶伤的华侨生理学家林可胜 陈民 抗日战争研究 1992-07-01

林可胜:中国近代生理学的奠基人 王志均 生物学通报 1994-01-20

林可胜与中国红十字会救护总队 吕运明 贵州文史天地 1995-10-15

战火中飘扬的中国“红十字”——林可胜与救护总队 李筑宁,李丽 党史纵横 1996-09-15

庆祝《生理学报》创刊70周年──缅怀林可胜、冯德培二先生 王志均 生理学报 1997-12-25

中国现代生理学奠基人林可胜博士 曹育 中国科技史料 1998-03-30

20世纪中国生理学的发展 陈孟勤 科技进步与学科发展——“科学技术面向新世纪”学术年会论文集 1998-09-01

中国近代生物学领袖 刘学礼 科学中国人 1999-03-15

 

这些文章对林可胜的介绍有的比饶毅那篇文章更全面、详细,例如曹育《中国现代生理学奠基人林可胜博士》一文长达1.5万字,引用的参考文献达66篇。饶毅那篇3千多字的文章也许让更多的人了解林可胜,但以为中国大众乃至中国生命科学界都需要从他那里才知道林可胜的事迹,则未免太狂妄。这种狂妄反映了饶毅的治学态度和方法大有问题。林可胜究竟有没有被遗忘,是只要花几分钟的时间在网上和文献数据库搜一下就可以知道的,但是饶毅连这种举手之劳都不知道或不愿意去做,20年前吹嘘自己是重新发现林可胜第一人,20年后依然如此,然后享受着星宿派弟子们的肉麻吹捧和膜拜。

 

至于饶毅把林可胜称为“中国生命科学之父”,也是言过其实的。生命科学是一个无比庞大的研究领域,包括许多学科,而林可胜的研究工作只局限于生理学,对他的评价更确切的说法是中国生理学奠基人、创建者或先驱。其他生命科学领域有人比林可胜更早在中国做研究,例如动物学家秉志、植物学家钱崇澍和胡先骕,都比林可胜更早从美国留学回中国做研究,秉志还创建了中国第一个生物研究所。这种乱戴高帽,也反映了饶毅一贯的概念不清、思维混乱。

 

2021.2.13.



富豪科学家潘建伟

29 03 2021年

前一段时间大家被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给刷屏了:中国科大潘建伟、陆朝阳团队建造出了世界上最快的量子计算机,取名“九章”,以纪念中国数学名著《九章算术》。国内新闻报道说,这台量子计算机的运行速度是电子超级计算机的一百万亿倍,是谷歌去年建造的量子计算机“悬铃木”的一百亿倍。这台计算机运行200秒,超级计算机要运行好几亿年才能够得到相同的计算结果。

 

拿不同种类的计算机比运行速度是比较主观的。谷歌的“悬铃木”量子计算机2019年建造出来时发了一篇论文,说这台量子计算机运行200秒相当于IBM最快的超级计算机运行一万年。论文发表以后,IBM的人不服气,认为是高估了,其实也就是相当于IBM最快的超级计算机运行2.5天而已。一个说一万年,一个说2.5天,估计的差别就这么大。

 

有人可能会说,跟电子计算机去比运行速度可能是比较主观的,但是谷歌的“悬铃木”也是量子计算机,同样是量子计算机是不是就能比呢?谷歌的那台量子计算机号称是53个量子比特的,“九章”量子计算机号称是76个量子比特的,理论上是要快多了。但是新闻报道没有提的是,谷歌的量子计算机是可以编程的,而“九章”量子计算机是不能编程的。不能编程的计算机还可以算是计算机吗?这就让人很疑惑。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严格地说也是不能编程的,它只能算线性方程组,但是,只要是线性方程组,输进去了它就能算。而“九章”连这点都做不到,它只能算一道应用题。只能算一道题的计算机怎么能够说是一个计算机呢?

 

“九章”量子计算机的全称叫做“高斯玻色分布量子计算原型机”,只能算“高斯玻色分布”这一道题。这是量子力学的一个问题。“玻色”指的是“玻色子”,是一类粒子的统称,光子就属于玻色子。潘建伟他们号称建的是“量子计算机”,其实是拿光子做了一个实验,是一个非常大型的实验,用了100台的干涉仪、25台的压缩机、100台的超导单光子探测仪,看看能够探测到多少个光子。在一次运行中他们用这100台探测仪探测到了76个光子,然后就说这是76个量子比特的量子计算机。但是在平常他们只能探测到43个光子,那是不是就又变成了只有43个量子比特的计算机?这个“量子计算机”还会打摆子,一会儿高,一会儿低?如果只有43个量子比特,那不是比谷歌“悬铃木”的53个量子比特还要少吗?

 

所以,它实际上就是做了一个光子取样的实验而已,没有任何的实用价值。而且,这个实验是花了巨资来做的。国外以前有人做过这种玻色取样的实验,一般也就是能够探测到几个光子,潘建伟他们能够探测到几十个光子,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当然用到的仪器设备、花的经费也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我看到国外媒体报道专家的评论说,让他们震惊的是这个实验的规模这么大。这个实验的规模如此的大,用到了100台干涉仪、100台单光子探测仪,而且因为需要超导,还要在接近绝对零度的温度下来做实验,这么大规模的实验,当然要花非常多的钱。

 

国外那帮专家看到论文时想必在感叹,你们中国人现在是太有钱了,我们可做不起这样的实验。就像几年前潘建伟用一亿美元发射了一颗叫做“墨子”的卫星,就是要做一个没有任何实用价值的量子纠缠实验,这个大手笔当时也让很多国外的专家非常震惊,纷纷感叹“太有钱了”、“这种规模的实验我们是做不了的”。花这么多的科研经费,没有任何的实用价值,结果也就是发了一篇论文。号称在美国的《科学》杂志上面发了一篇高档次的论文,然后传回国去给大家打打鸡血,煽动一下民族主义的情绪,满足一下民族“自豪感”。

 

而且潘建伟又可以乘机捞钱了。潘建伟不只是一个科学家,还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他是“科大国盾”公司的创建人和最大的个人股东。这家公司号称是做量子通信的,已经上市了。有很多股民很相信潘建伟说的量子通信现在已经有实用价值了,要搞量子通信的干线了,股价就一路地飚升。根据潘建伟在这家公司占的股份可以算出来,他已经有20多亿的身价。而且潘建伟已经套现了。在这家公司上市之前,他已经从另外一家号称也是做量子通信的公司套现5个亿。所以他已经不只是名义上有20多亿的身价,而是有5亿的现金在手,是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

 

潘建伟的这家公司号称要把潘建伟实验室的研究结果转化成了技术,推向市场。但是潘建伟做基础研究的经费,包括发射一亿美元的“量子卫星”的经费是哪里来的?是国家的投资,不是潘建伟自己掏的钱。潘建伟用国家科研经费做出来的成果,把它市场化了,然后得来的钱放入了自己的腰包。这不就是无本万利吗?公平的话,潘建伟应该把国家的投资还回去。他现在已经有20多亿元的身价,国家以前的投资他完全还得起,应该把国家的投资给还回去,不然的话他由此获得的收入也应该属于国家的才对。

 

而且,潘建伟并不是变成了商人以后就不做研究了。他还是要继续搞科研的。他不是说发射完一颗“量子卫星”就完了,还要不断地发射“量子卫星”,号称要在2030年组成一个“量子卫星的网络”。发射一颗卫星就是一亿美元,不断地发射又要花国家多少的科研经费?

 

“量子通信”潘建伟已经吹了很多年了。好多年前他就已经吹嘘量子通信马上就要进入实用了,但过了这么多年,除了他把自己变成了亿万富翁以外,我们看不到有什么实用的东西出来。现在量子通信眼看骗不动了,他又改搞量子计算了。潘建伟号称是“量子之父”,只要是跟量子沾光的他都要搞。他实际上起到的就是一个包工头的作用,用他的名气、关系拉来了钱,然后招一大堆人来干活。所以,不管什么样的量子——量子通信、量子计算、或者别的什么量子,他都能做。

 

对于潘建伟搞的这些研究是一直有争议的,潘建伟却还要不停地搞,能够发论文“为国争光”,算他有本事。但是,他现在已经是一个亿万富豪了,完全付得起科研经费,为什么还要拿国家的钱来继续做研究呢?是不是应该用自己的钱来做研究?而且,这是有争议的研究,如果花的是自己的钱,他要怎么折腾别人都无话可说。他如果真的那么相信自己的研究是真实可靠、有实用价值的,为什么不花自己的钱?他如果花自己的钱来做这些特别费钱的实验,我没有一点意见。但是,他用的是国家的科研经费,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发论文给自己涨名气,又要到股市去捞钱,让自己的财产、身价再增加一些,国家的科研经费、纳税人的钱变成了他个人的投资。所以这种富豪科学家其实是学术巨骗,是国贼。

 

像潘建伟这样的富豪科学家不是个别的。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刚回国那一阵还在媒体上不停地说反对科学家办企业,说科学家就应该一门心思去做科研,不要把自己变成企业家、商人。然而,施一公现在也在办企业,跟他的妻子一起办了一家制药公司。这家制药公司最近也上市了,施一公夫妇也有了15亿的身价,虽然比潘建伟少一点,但是也把自己变成了亿万富豪。这家制药公司根据的成果也号称是施一公实验室做出来的,他也是拿国家的经费来做研究,然后把它转化成了技术,上市去捞钱。这跟潘建伟一样,也是无本万利。那么,他是不是应该把他以前花的那些科研经费给还回去?他以后的研究是不是应该也花自己的钱来做呢?

 

想把自己变成“富豪科学家”的还有的是,比如说施一公的朋友饶毅。饶毅夫妇现在也办了一家制药公司,也是想把自己变成“富豪科学家”。现在饶毅还没赚到钱,如果哪一天他的公司也上市了,也变成了亿万富豪,希望饶毅也能够拿自己的钱来做研究,而不要再拿国家的科研经费了。

 

?2020.12.5.



打疫苗不是转基因

28 03 2021年

最近有一篇文章在网上很火,该文称,《科学》杂志已经发表论文证明,新冠病毒的信使RNA是可以通过逆转录整合到人的基因组的,这就意味着任何一个注射了信使RNA新冠疫苗的人都将变成“转基因人”,都将携带着新冠病毒的基因,而且会传给下一代,他们的后代也都是“转基因人”,会世世代代地传下去,给全人类造成巨大的灾难。作者自称20年前曾经研究过合成病毒,后来发现后果很严重就退出了,显得很权威,而且很有良心。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研究结果发表,世界卫生组织、各国监管机构早就叫停辉瑞疫苗和莫德纳疫苗了,因为它们都是信使RNA新冠疫苗,怎么可能到现在还在大力推广、号召人们都去接种呢?只要用常理想一想就知道,这个人是在危言耸听,不可能有这样的研究。

 

他在文章后面附了一篇论文,是关于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实验室做的一项研究。这篇论文还没有经过同行评议正式发表,是作为预印本先放到了网上。它研究的是新冠病毒,而不是新冠疫苗,这个差别可大了。为什么要做这项研究呢?有一些新冠的病人病好了以后,过了很长时间,再做核酸检测发现又阳性了,就是中国所谓“复阳”。论文作者怀疑这些复阳的新冠病人其实并不是真正再次被新冠病毒感染了,而是他们第一次被新冠病毒感染以后,新冠病毒的基因整合到他们的基因组里,所以才能够检测出来新冠病毒阳性。

 

他们做了实验来证明这个假说。但是他们做的是体外实验,在体外做了细胞培养,里面有新冠病毒,然后证明新冠病毒的基因整合到细胞的基因组里头去了。在体外可以不断地调整实验条件来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可以用大量的病毒,可以加这个酶那个酶,可以改变细胞培养基的成分……所以体外的情形跟体内是不一样的,不能用一个体外的实验来证明那的确是在身体内部会发生的情况。

 

新冠病毒是一种RNA病毒,很多人都听说,RNA病毒很容易突变,而且还很容易整合到人的基因组里头去,我们人的基因组里头有相当一部分都是病毒的基因,就是原来的RNA病毒被整合到我们的基因组里头了。新冠病毒是RNA病毒,这个没错。但是RNA病毒并不是都很容易就能够整合到人的基因组里头的,只有一类RNA病毒可以这么干,叫做“逆转录RNA病毒”。其中最著名的是艾滋病毒。

 

RNA病毒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这类病毒的基因组以RNA作为遗传物质,它没法直接整合到人的基因组,因为人的基因组是以DNA作为遗传物质的。人体细胞里头遗传信息的传递是以DNA作为模板来合成RNA的,这个过程叫做“转录”。RNA病毒的基因组如果要整合到人的基因组,第一步首先必须用RNA作为模板合成DNA,跟转录是反过来的,所以这个过程叫做“逆转录”。但是,逆转录是不可能自然而然地发生的,要有酶来参与催化,这个酶就叫做“逆转录酶”。

 

人体细胞里头有一些酶有逆转录活性,但是很局限,只是转录一些很特定的序列,例如高度重复的序列,往往就只是逆转录自己的序列,并不是遇到RNA都能够逆转录。所以逆转录RNA的病毒是没法利用我们人体的逆转录酶来做逆转录的,它们必须自带逆转录酶。像艾滋病毒就有自己的逆转录酶,能在人体细胞里把它的RNA基因组逆转录成DNA。但是这个过程是发生在细胞质里的,而人的基因组在细胞核里,逆转录得到的DNA是没法从细胞质自动跑到细胞核里头,到了细胞核里头也没法自动发生基因组的整合。还需要有别的蛋白质来把逆转录得来的这段DNA带到细胞核,去跟基因组整合。这就需要有别的酶,其中最主要的一种就叫“整合酶”。艾滋病毒除了整合酶,还需要另外两种蛋白一起帮忙,把DNA运到细胞核里,然后与基因组整合。

 

新冠病毒是RNA病毒,但是不是逆转录病毒,没有逆转录酶,也没有整合酶或别的帮助把DNA转运到细胞核里的蛋白质。在一般的情况下,它是不可能把自己的基因给整合到人的基因组的。

 

有人说,在某些新冠肺炎的重症病人的身上发现,他们的基因组被整合进了新冠病毒的基因。我没有看到这项研究的论文,不知道是不是可靠。即使在某一些人身上发现新冠病毒基因能够整合到人的基因组里头,也是非常小的小概率事件。重症病人身上有极多的新冠病毒,大量地繁殖、到处跑,有可能就让小概率事件发生了。而且,某一些人有可能刚好有某种基因整合的条件,比如说身体里还有别的病毒,类似于艾滋病毒的逆转录病毒,能够帮助逆转录的过程。这种可能性有,但是很低。

 

即使逆转录现象发生了,新冠病毒被接合到人的基因组里头了,并不意味着就变成了“转基因人”,就能够传给下一代了。这种逆转录一般都发生在体细胞,例如在呼吸道的细胞,是不可能传给下一代的。必须是刚好发生在生殖细胞,又刚好发生了这种逆转录的生殖细胞变成了受精卵,才有可能传给下一代。这个概率就更低了。

 

而且,这些研究、推测都是关于完整的新冠病毒的,并不是关于新冠疫苗的。信使RNA新冠疫苗不是完整的病毒,它只是取了新冠病毒的一小段信使RNA,就是编码S蛋白的那一段而已,而且它是用一种纳米颗粒包起来的,并不是真正的病毒。新冠疫苗注射到我们人体以后,并不会像病毒那样大量地繁殖。疫苗的量本来就很少,那么一点点的信使RNA刚好发生了逆转录,而且还刚好发生在生殖细胞变成受精卵,这种可能性可以说是不存在的。

 

如果这种逆转录这么容易发生,随便一段信使RNA都能被逆转录,我们人体就乱套了。我们人体细胞里有大量的、多得多的信使RNA,都是我们自己制造出来的,如果制造出来又被逆转录,这里插一段,那里插一段,整个基因组早就都乱掉了。所以,根本不用担心,逆转录是没那么容易发生的。我们注射的那些信使RNA疫苗,因为量不多,还不够血液里的那些免疫细胞分的,更不要说刚好跑到生殖细胞去了。所以,大家可以放心,注射信使RNA新冠疫苗是不会把你变成“转基因人”的。

 

中国目前还制造不了信使RNA疫苗这个最新的高科技,现在只会研发最落后的灭活疫苗,因此不认输,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落后,反而要拼命地妖魔化信使RNA新冠疫苗,吹嘘自己落后的灭活疫苗多么地安全、先进,这是很可笑的。为了抹黑辉瑞疫苗、莫德纳疫苗,不停地找各种各样的谣言,先是说注射了辉瑞疫苗、莫德纳疫苗有人死了,得面瘫了,发生了严重的过敏反应了;后来又有人说注射了辉瑞疫苗以后还是被新冠病毒给感染了;最后又发展到说注射了辉瑞疫苗、莫德纳疫苗就会变成“转基因人”,更吓人了。

 

这让我想起了中国对转基因食品的排斥,很多人也是担心吃了转基因食品把基因也给转了变成了“转基因人”。比较奇怪的是,最近这一段时间拼命地在抹黑、妖魔化辉瑞疫苗、莫德纳疫苗的人当中,相当一部分还是号称在做科普的,而且以前嘲笑、批评过那些反对转基因的人。他们就没有意识到,他们现在妖魔化辉瑞疫苗、莫德纳的疫苗,跟那些妖魔化转基因食品、转基因作物的人其实性质是一样的,都是相信谣言,都是在歪曲某一项研究,都是对于整个问题缺乏必要的认识,都是没有掌握必要的科学知识,显得非常无知。

 

所以,这二者的性质完全一样,只不过他们为了反美,或者为了长中国的威风,就来妖魔化美国的疫苗。但是,他们也不想一想,信使RNA疫苗是一种新的疫苗研发的技术,代表着疫苗研发的发展方向,中国目前做不到,以后还是有可能做到,以后也是要研发信使RNA疫苗的。而且,现在还要去进口这种疫苗,复星医药不就要进一亿剂的辉瑞疫苗吗?虽然他们给改了名称,实际上是同一种疫苗。等着这些疫苗进口了,或者等中国以后也能够研发自己的信使RNA疫苗了,到时候这些人是不是又要换一副嘴脸,开始拼命地说信使RNA疫苗的好了?然后还要去澄清关于信使RNA疫苗种种错误的观点、谣言呢?所以,这些人号称是在做科普,其实本身就很不靠谱。

 

2021.1.4.



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

12 03 2021年

去年12月18日,9个西安人到河北参加一场婚礼,当天坐高铁回西安,到西安以后又坐了地铁。今年1月3日,西安政府接到河北方面的通知,参加那一次婚礼的人当中有人确诊得了新冠。这9个西安人就被作为密切接触者给抓起来去隔离。那一天跟这9个西安人同一趟地铁的600多个人也作为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被抓去隔离14天,而且还是自费,一天400多块钱,14天下来就是5000多块钱,对很多人来说是一笔很大的开支。他们中有人就在网上抱怨,说自己坐了一趟地铁居然是如此的昂贵。

 

这件事上网以后,引起了一场风波。西安政府取消了对这600多个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的收费。有一些人很支持西安政府的做法,认为对付传染病的基本方法就是要把密切接触者隔离起来。但问题是,要隔离什么样的人?国外对密切接触者也是要求隔离或自我隔离的,但是他们对密切接触者的定义跟中国的不是很一致,中国有自己的特色。就拿美国来说吧,美国疾控中心的定义是,跟被感染的人有比较近距离的接触,而且时间也不短,超过了15分钟,才算密切接触者,建议他们在家里自我隔离14天。至于跟被感染者在同一个房间但距离比较远,或者接触时间比较短,就不叫密切接触者,而是一般接触者。对一般接触者是不建议隔离的,因为他们被感染的风险非常低。但在中国,才不管是一般接触者还是密切接触者,只要有接触了,管你时间长短、距离远近,全部都作为密切接触者隔离起来。而且,在家隔离不行,怕不自觉,还要集中隔离。这算是中国的国情,因为一般接触者也有被感染的风险,虽然风险很低,为了做到万无一失,也不放过。

 

现在发展到连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也要隔离,就太过分了。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是不可能被感染的。就拿西安的这个例子来说吧,那9个人到河北参加婚礼有可能被感染,这没法排除,因为不知道他们与感染者接触到什么程度。把这9个人抓去隔离,我没有意见。但是,被感染了以后并不是当天就能够排出病毒去感染别人的。被感染了以后,病毒进入了人体,开始大量地繁殖,等体内有了很多病毒,才会排出去,而且病毒的浓度还要高到足以感染别人。这不是一两天能够做到的,往往要好几天。这9个西安的人当天就回去了,他们即使被感染了,身体也不会带有足够量的病毒能够传染给别人。所以,那些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是不可能被传染的,把他们隔离起来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冤枉了。

 

如果坚持要这么“万无一失”,再发展下去,不止是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连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也要被排查、隔离了。这不是说笑话,在沈阳已经有了。我看到一个报道,说现在沈阳已经排查、隔离了上万各类密切接触者。它列的各类接触者中,就包括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所以,这不是搞笑的,但这种做法是很搞笑的,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是绝对不可能被感染的。

 

大家这么不顾一切地互相比谁防控的措施更严格、更严厉、更“硬核”,这么比下去,可能就会有别的地方要搞出一个连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也要排查、隔离了。这么再多一级就要多非常多的人,最终全省、全国人民都成了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那还排查干嘛?干脆把全国人民都隔离起来不就得了?

 

全国各地互相比拼防疫措施更严格、更严厉,还不止是针对密切接触者。比如说境外归国人员。现在中国号称本土已经把新冠病毒消灭了,所以现在出了病例都是从国外带进来的,一条途径是冷链,另一条途径是境外归国人员,要严加管控。以前的做法是,境外人员一下飞机,就在机场所在地集中隔离14天。后来发现,隔离完14天以后,有人放出去又查出新冠阳性,虽然这很可能是隔离之后才被感染的,但防控人员不这么想,而是认为是因为隔离14天还不够,所以有一些地方就再加7天:在飞机场所在地被隔离了14天回家了,再抓起来集中隔离7天,这叫“14+7”。有一些地方觉得“14+7”还不保险,开始实行“14+7+7”,集中隔离“14+7”天后回到自己的家里还必须自我隔离7天。有的地方搞的是“14+14”,在飞机场所在地隔离14天以后,回家再隔离14天。有的地方还要再加3个月的随访,变成了“14+14+90”天。

 

隔离的目的是什么?是觉得这个人可能带了新冠病毒,但是还在潜伏期,用核酸检测测不出来,所以才要隔离14天。14天已经够长了,又加7天、再加7天、甚至再加90天,难道被感染了以后要过100天才能够检测出有没有携带病毒吗?这么搞,除了地方官员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有经济的动机,因为隔离是自费的,隔离期间做核酸检测也是自费的,当然隔离的人越多、时间越长,赚的钱也就越多了。

 

这是地方官员在乱搞,但是也有一些中国专家支持这种做法。他们认为,新冠病毒是一种新的病毒,还有很多的特性是人类不知道的,所以,“慎重为好”,“再怎么慎重都是无可厚非的”。他们经常说的就是“新冠病毒很聪明”、“有智慧”。最早是北京协和医院院长王辰这么说的。最近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接受采访,也这么说。他标榜自己做了40多年的传染病研究还是没有摸透新冠病毒,觉得新冠病毒超越了人类的认知。

 

其实,高福以前是兽医,后来做结构生物学研究,研究的是蛋白质的结构,跟传染病、病毒学没啥关系。2011年高福被调到中国疾控中心当官,先是当副主任,后来升为主任。那个时候起,他才开始研究人类传染病。他现在要伪造自己的学术履历,2011年之前的事都不提了。他网上的简历介绍的都是自己2011年以后的学术成果,就是为了标榜自己长期以来一直就是人类传染病的专家,所以现在吹嘘自己研究了40多年传染病还是没有摸透病毒,还发现新冠病毒很狡猾、超越了人类的认知。他举的一个例子是英国最近发现的新冠病毒变异。新冠病毒发生变异完全是意料之中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超越了人类的认知”。也许超越了高福的认知,高福难道把自己当作是人类的代表?

 

高福在采访中有一段话倒是超越了人类的认知。他说新冠病毒很狡猾,能够在潮湿的、不卫生的、比较污染的环境中长期地潜伏下来,可能过一段时间就出来感染人。他想以此说明,为什么中国某一个地方很长时间都没有新冠病例,突然又冒出新冠病例来。中国官方的说法一直是把这说成是外来的,从冷链传进来的,这条途径国际上是不认的。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新冠病毒能够通过冷冻的包装食品来传染,但中国一直怪到这上面。这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因为病毒如果冻起来的确能长期保持活性。但是,高福认为这还不够,他认为不需要冷冻,在潮湿的环境病毒也可以长期地存活下去。这就比较搞笑了。

 

病毒是一种寄生的东西,它在人体细胞里是可以一直传下去的,但是一旦脱离了人体,它是非常脆弱的,没法自己生存,在短时间内就失活了。怎么可能长期地在非冷冻的环境下潜伏下去呢?不可能的,细菌才可以。细菌在合适的非冷冻环境下可以长期保持活性,因为细菌有完整的细胞结构,而病毒没有。高福的这番话说明他分不清细菌和病毒的区别,或者认为新冠病毒已经进化成了细菌了。如果他真有这样的发现,可以去得诺贝尔奖了。

 

中国正是因为有这些不学无术的“专家”在指导着防疫,才把防疫搞得这么恐怖,为了慎重,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肯放过一个。有一些人很欣赏这种严防严控,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够控制住疫情。其实中国现在也没控制住,第二波已经开始了。但不管怎样,的确在好几个月的时间内,中国一直保持着低数量的感染病例,所以就认为控制住了。

 

但是,对疫情的处理不能光看病例的多少,甚至也不能光看死人的多少。不能一说起来就要跟美国做对比,美国感染了多少人,死了多少多少人。这个世界上不只有中国和美国两个国家,病死人数比美国少的,甚至比例比中国少的国家也多得是。就说朝鲜吧,目前它没有报道一个新冠病例,当然也没有人死于新冠。能说朝鲜是防疫的典范,比中国好多了,大家都要向朝鲜学吗?据网上的传言,朝鲜的防疫手段可比中国严厉多了,中国还号称“硬核”呢,跟朝鲜比起来软得不得了,朝鲜号称是一旦发现一个疑似病例,就一枪干掉。网上传言的真假且不说,这当然是最有效的防疫手段了,人死了病毒就没法传了。能够说我们大家都应该学习这样的防疫手段吗?你愿意生活在这样的社会吗?防疫的效果不能光去比病例的人数、死亡的人数,还要考虑社会的成本、经济的成本,还要考虑次生的灾害,不能只考虑因为新冠死了多少人,而不考虑为了防疫别的原因死了多少人。

 

有一些人偏偏就是很喜欢严厉的防疫手段。这让我想起了最近看到的一个例子。大连现在疫情据说很严重,很多小区都封了。有一个大连的网友住的小区也被封了,在微博上发被封日记。一开始他非常地高兴,表示坚决支持政府的做法,不给政府添麻烦。有一次他看到一些老头、老太太偷偷地跑到小区外面,还骂这些老头、老太太给政府添了麻烦。结果过了几天,他妈妈得了心肌梗塞死了,这时候他就换了一副嘴脸了,开始哭天哭地、求爷爷告奶奶要去看妈妈最后一眼,这时候就没有考虑到自己不给政府添麻烦了。很多网友对他不抱同情,把他以前的那些微博翻出来嘲笑他,他很不好意思地把自己的账号销掉了。

 

所以,别看有一些人天天在喊“防疫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当然前提是他本人不成为“代价”,不然的话马上就换成另一副嘴脸了。看到板子打在别人身上的时候他们是觉得无所谓的,甚至看着还挺爽的,等到板子打到自己身上,才感到疼了。

 

2021.1.6.



罗永浩卖假货

9 02 2021年

罗永浩自从锤子手机破产以后就改行了,已经改过好几次行,现在做的是直播带货生意,也就是推销产品。他推销的产品非常多,什么货都带,例如,他最近在推销一种香皂,一块卖20块钱。为什么一块香皂会卖这么贵呢?他说这不是普通的香皂,而是“除螨香皂”,是专门给男士用的,能够把脸上的螨虫消灭掉,这样就能够达到“控油去痘”的效果。


螨虫是蛛形纲的一种动物,跟蜘蛛相似,但是非常小,一般只有零点几毫米大小,用肉眼基本上看不到。螨虫有很多种,其中有两种螨虫寄生在我们的皮肤上面:一种寄生在皮肤的毛囊里,一种寄生在皮脂腺里,它们靠吃皮肤上的油脂作为食物。螨虫虽然寄生在我们的皮肤上,一般的人是感觉不到它的存在的,因为它太小了,而且它在通常的情况下对人体是无害的,所以我们也用不着要去把螨虫给消灭掉,也很难消灭,因为它是藏在毛囊或者是皮脂腺里头的。现在只知道有一种皮肤病可能跟螨虫繁殖太多有关系,那就是“酒糟鼻子”。


罗永浩推销的这种“除螨”香皂,是不是用来治疗酒糟鼻子的?不是的。我刚才说了,他号称它的作用是“控油去痘”,就是控制油脂的分泌、把青春痘给消灭掉,这跟螨虫没有关系。一个人脸上油脂分泌比较多,基本上是天生的,或者跟膳食也有一些关系,但是,跟螨虫是没有关系的。俗称的“青春痘”学名叫做“痤疮”,是因为毛囊被分泌物给堵住了,有时候细菌会在里面繁殖,就会导致发炎。所以,“青春痘”(痤疮)的原因是分泌物堵塞、细菌繁殖,这也跟螨虫没有关系。处理青春痘有专门的洗面乳,里面含有一些能够去除分泌物的成分,比如说水杨酸;或者含有一些抗菌的成分,能够抑制细菌的繁的。如果痤疮太严了,那么要找医生开抗生素。所以,治疗痤疮针对的不是要消灭螨虫,而是怎么样把堵塞的东西去掉,把细菌抑制住。


那么,罗永浩的“除螨”的香皂,能不能起到消灭细菌的作用呢?我看了一下它的成分。它里面列的号称是有效的成分,就是一些中药的提取物,像伍倍子、使君子、天竺葵提取物。这些中药的提取物根本就没有被证明过能够有效地去除螨虫,也不能有效地灭菌。所以,去买这种香皂跟买普通的香皂起到的效果是不会有什么区别的,最多就是起到一个清洁的作用。但是,他卖得比普通的香皂贵很多,这不就是假货,不就是在骗人吗?


这也不是罗永浩第一次卖假货、卖骗人的东西。以前他已经卖过很多很多的东西,里面很多都是假的,包括他现在的带货也被揭露过里面好多是假货。我就举我以前揭露过的例子吧:


比如说,罗永浩曾经推销过“基因算命”,号称测了你的基因序列能够查出你的120种跟心理、跟性格等等有关的特征,包括能够查出来你这个人是不是特别能够抵抗精神压力。这个完全就是骗人的。


又比如说,罗永浩曾经推销过一种材料,说是模仿鲨鱼的皮肤做的材料,号称能够对所有的细菌都有抵抗作用、有效性达到90%以上,说用了这种材料你就不用消毒了,用水一冲就好了。这个也是骗人的。


又比如说,罗永浩曾经推销过电子烟,说电子烟是一种“减害的产品”,是基本上没有害处的。这个也是骗人的。


罗永浩最骗人的,是打着“理想主义”、“工匠情怀”的招牌号称要做手机,为此说了非常多的大话、谎言。这个骗局支撑不下去、快破产的时候,他居然还从成都政府骗到了6个亿的投资。这可能是他骗得最大的一次。但是,即使拿来了这6个亿的投资,他还是没能支撑下去,还是破产了。现在罗永浩欠了一屁股的债,变成了老赖。


他现在就说,他之所以出来赚钱、直播带货,是为了赚了钱还债。他带货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该赚了不少钱了吧?我不知道他还了多少的债。根据我对他的了解,这个应该也是骗人的,否则就请他用赚来的这些钱先把成都纳税人的那6亿元给还回去。


2020.8.19.



崔永元“大病初恙”和周小平卖带鱼

30 11 2020年

前段时间网传崔永元因为服药过量中毒住院,崔永元出院时录了一段视频,说他“大病初恙”,还发了一条推特,也说他“大病初恙”。这就让人奇怪了,“大病初恙”是什么意思?“恙”是“生病”的比较文雅的说法,但是他已经出院了,还说自己“初恙”,那不是自相矛盾吗?显然他理解错了“恙”的意思,把它当成是“病愈”的意思。


崔永元怎么连这么普通的一个字都不认识?有人替他辩护说,崔永元早就声明过了,推特上面那些推文不是他本人发的,而是朋友代发的。那好吧,姑且我们认为那条推文是朋友代发的,那么视频呢?难道那个视频也是朋友写好了文稿,让他照着念的?也有人说,崔永元有可能是口误、笔误,并不是说他真的不懂“恙”是什么意思。说话说快了出现了口误,敲字敲快了敲错了字出现了笔误,这谁都难免,我也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崔永元是口头这么说,书面也这么写,说和写同时出现失误的可能性可以说是没有的,不可能说嘴巴说快了、敲字敲快了刚好都出现同样一个错误。所以,最大的可能还是崔永元的确就是说了“大病初恙”,而且把“大病初恙”当成了“大病初愈”,分不清“恙”和“愈”的意思。


现在当然一般不用“恙”表示“生病”的意思了,但是常用的成语还那么用:“别来无恙”、“安然无恙”。只要读过小学的应该都认得这个字的意思。崔永元好歹也是上过大学的,而且当过著名的电视主持人的,居然连这么一个很常见的字都不知道它的意思,把意思搞反了,这就让人感到很惊讶。以前崔永元闹过很多这种笑话。他甚至连“氯化钠”是食盐都不知道,所以网人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崔化钠”。那还可以说他缺乏化学常识,是文科生嘛,情有可原。但是,他作为文科生连常见的字的意思都不懂,那就太说不过去了。这不仅让人怀疑他的科学素养有问题,连文化素养也有问题了。


崔永元一出院就发了这么一条推文、视频,目的是为了推他的一个网店,叫做“崔永元真选店”。他发的那条推文上面就有一个链接连到那个网店,还有一个截屏,显示崔永元一出院就发了一条朋友圈,也是推荐他的这个网店的。我一点那个链接还真的上到他的网店了。对此我还是有点惊讶的。很多人不是说了嘛,说我和崔永元虽然以前老是争来争去的,现在命运相同了,都被中国给彻底地封杀了。我是被封杀得很彻底的。我在国内的所有的自媒体的账号全部都被封掉了。我没有网店,但是我的朋友搞的网店——科学猫头鹰商城因为在卖我的书,也受到了牵连,也被封掉了。如果我在国内开网店肯定也会被封掉。崔永元虽然现在在新浪微博上被禁言,却居然能够开网店卖东西,可见他的被封杀还没有我彻底。


既然上了他的网店,我就去看了一下,看他究竟在卖什么东西。他现在只卖两种东西,大米和河蟹。卖河蟹起了一个名字叫做“崔永元真河蟹”。崔永元给自己卖的东西加上一个“真”字,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的,以前他还没被在中国网上封杀的时候也办过别的网店,当时也在卖各种各样的带“真”字的东西,“崔永元真牛”、“崔永元真鱼”、“崔永元真鸭”、“崔永元真茶”、“崔永元真鸡”、“崔永元真面”等等等等。现在他又开始卖“崔永元真河蟹”。我就奇怪了,他这个人是很喜欢说假话、很喜欢造谣的,对我就造了很多很多的谣言。越是爱造谣的人,越喜欢标榜“真”,越是什么东西都要加上一个“真”字,让人觉得这种“真”是不是一种另类的真?是不是实际上是“假”?


要标榜真,是因为市场上有假。标榜“崔永元真河蟹”,难道市场上还有“假河蟹”?难道还有人把海蟹拿来冒充河蟹卖?莫名其妙加一个“真”字,反而显得很心虚。也许他标榜“真河蟹”是为了说明那是“非转基因河蟹”?他以前开店卖过各种号称是“非转基因”的食品,难道这个河蟹也是“非转基因”的?目前并没有转基因的河蟹,所有的河蟹都是非转基因的,所以他想去打非转基因招牌也打不成。


崔永元以前卖东西,一加上一个“真”字就变成了天价,比别人卖的同一款产品要贵出好多。我看了一下崔永元现在卖的两种东西。大米一公斤他卖20多块钱,是比较贵,但是还没有贵到离谱的地步。而“崔永元真河蟹”最贵的八只卖到了2550块钱,算下来光是一只河蟹就300多块钱了。河蟹本来就没多少肉,一只河蟹卖300多块钱,难道吃这种河蟹吃的是金子?我不知道什么样的人会去买这种天价的河蟹来吃。而且,他卖的河蟹还不是著名的“阳澄湖大闸蟹”,上面写的产地是“山东东营”。我不知道山东东营还盛产河蟹,而且还特别出名,卖得比大闸蟹还贵。我在网上搜了一下,阳澄湖的大闸蟹八只几百块钱就能够买到,贵一点500多块钱,便宜的三四百块钱就能够买到。


崔永元能把最多几百块钱的东西卖到2500多块钱,这里就加了好多额外的东西在里头,也就是所谓的“智商税”。买崔永元的“真河蟹”,买的不止是河蟹,买的是他的情怀,买的是他的“正义感”。这种河蟹如果真的能够卖出去,也只有他的粉丝会去买,愿意花这么多的钱来买崔永元的情怀、买他的“民族脊梁”。


这几年来崔永元是店关了开、开了关、关了又开,不停地在卖东西,卖了一种产品,又换另外一种产品。很多在网上闹出了名头的人也都在卖东西。我最近注意到,以前的“大五毛”、现在已经失势了的周小平,也开了网店在卖东西,而且卖的是带鱼。


我一开始看到有人在转“周小平卖带鱼”的截屏,还怀疑是别人在恶搞。众所周知,“带鱼”是周小平的一大丑闻。周小平曾经说过,由于公知造谣海水有毒,导致舟山群岛带鱼养殖场的带鱼卖不出去,让养殖的渔民受到了很大的经济损失。其实,带鱼都是深海里捞上来的,目前根本就没有养殖。他因此受到大家的嘲笑,得了外号“周带鱼”。他怎么好意思拿这种丑闻来炒作卖带鱼呢?我就去查了一下,发现他真的是在卖带鱼,还标榜自己现在是“专职卖带鱼”。在他的微博自我介绍里面就是那么写的:“专职开微商卖带鱼”。他的微信公众号专门有一篇文章推销他的带鱼,的理由说得非常冠冕堂皇,说自己是在帮助渔民卖带鱼。给人的感觉好像他是义务地在帮渔民吆喝。不是的。点他推销带鱼的链接,就到了他本人开的一家网店,上面在卖“香辣带鱼”。他那家网店除了卖带鱼,还卖各种东西:沐浴乳、洗面奶、洗洁精、护发素、香波、香皂,甚至还卖什么“宫寒贴”、“汉服”,日常用品,真的、假的、骗人的东西,都在卖。


不只在卖,还在招“分销员”,说是“到各个爱国博主的平台去做推广”,招“平友”(就是他的粉丝,“周小平的朋友”的简称)来当他的“分销员”,而且这是可以拿“回扣”、有分成的。这其实就是传销。他现在是为了赚钱什么招都使,甚至给他闹出了那么大丑闻的带鱼,他也拿来炒作,也拿来卖,为了赚钱已经完全不顾脸皮、不择手段。


不管是“公知”、“民族脊梁”,还是“爱国志士”、“大五毛”,现在都在开网店,都在带货。不管是他们标榜的“正义感”,还是所谓的“爱国”、“反美”,其实都是一门生意,都是在给自己打市场,都是希望自己的粉丝都来买这些高价的东西。特别是那些已经失势、快过气了的,更是要趁着他的粉丝还没有散最后来捞一把。周小平现在已经失势了,他的后台鲁炜已经被抓起来判了十几年的刑,周小平基本上就改做生意了,他自己说了,是“专职做微商卖带鱼”,兼职才是写作,给自己找了一条出路。


现在那些得意洋洋、还没有失势的“大五毛”,例如扬言要全面封杀我和我妻子的“孤烟暮蝉”(广东惠东县总工会舒畅),还在网上呼风唤雨,说要封谁就封谁,但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和其他鹰犬一样失势的。到时候她会不会也像周小平那样,也去卖东西?她要卖什么货呢?周小平把自己的丑闻都拿来炒作了,“孤烟暮蝉”也可以跟着学。她最不幸的事情她在成为“大五毛”之前自己说过,说是由于她的婆婆重男轻女,在她怀孕的时候就叫她从正月初一到初三跪在地上擦了三天的地。她以后如果失势了,要像周小平一样卖惨,要拿自己的丑闻炒作,可以卖抹布,或者卖护膝。


2020.9.20.



抗疫“人民英雄”的老底

25 11 2020年

不久前北京召开了抗击新冠肺炎的“庆功大会”,意思是中国已经取得了“抗疫”的“伟大胜利”,要表彰“功臣”了。主要是表彰三个“功臣”,钟南山院士获得了“共和国勋章”,还有两个院士获得了“人民英雄”的称号,一个是军事医学科学院的院士陈薇,一个是中医科学院的院士张伯礼。


钟南山获得“共和国勋章”这么一个荣誉,主要是为了表彰他主持撰写了新冠肺炎的诊治指南。他撰写那个“诊治指南”起到的最主要的作用是往里面塞私货,我以前已经谈过。这次只来说说另外两个获得“人民英雄”这么一个崇高称号的院士。


我们先看陈薇院士。她的“功绩”是研究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但问题是,她的这个疫苗只是完成了II期的临床。疫苗是要通过III期的临床才能证明它是成功的。陈薇院士的疫苗目前还在做III期临床,还没有完成。完成了II期的疫苗在III期临床通不过,失败了,这是屡见不鲜的。她的这个疫苗完全有可能会失败。如果成功了,当然是皆大欢喜了;但是,失败了怎么办?难道把她的荣誉再收回来吗?不可能的。为了保住她的荣誉,即使失败了也要说是成功的。


再来看张伯礼。他是搞中医的。他获得“人民英雄”荣誉的原因,是用中药治疗新冠肺炎。中药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是没有得到证实的。如果得到证实,全世界就都会用。但全世界新冠疫情这么严重,除了中国没有哪一个国家会用中药来治疗,根本没有得到国际的公认。而且,张伯礼院士自己很清楚,中药实际上对治疗新冠肺炎是起不到作用的。他曾经接受过央视记者董倩的采访,说得很坦率。他说,用中药来治疗新冠肺炎关键不是有治疗作用,而是起到安抚人心的作用,避免恐慌。也就是说,这个中药院士自己很清楚,中药只是起到安慰剂的作用。药物研发用来做安慰剂的都是假的,所以他实际上就承认了自己的中药就是假药。把荣誉颁给了一个做假药的人的,这不是很搞笑吗?


陈薇和张伯礼这两个人,我是很了解他们的底细的。他们并不是那种认认真真在搞科研的研究人员,而是一惯就是在骗人,甚至害人。


陈薇号称是中国自己培养出来的科研人员,是浙大毕业的学士,后来到军事医学科学院得了博士学位,是所谓的“土博士”。但是,她有一段时间号称自己曾经到国外做过研究,然后“谢绝高薪聘请、毅然回国”。我以前调查过,她曾经在2000年到美国待过三、四个月,不是当访问学者,更不是留学。她到美国来干什么呢?那个时候她已经在军事医学院工作了。军事医学科学院从美国一家公司买了一套发酵罐的设备,因为陈薇他们实验室研究的是生物工程、需要用到发酵罐。她就以学习怎么样使用这个仪器这个借口到美国的这家公司去训练了三、四个月。


陈薇声称,这家美国公司要挽留她,而且开出了年薪10万美元的条件。她拒绝了“高薪聘请”,“毅然回国”了。在2000年10万美元是非常高的工资,学术地位很高的人才有可能拿到工资。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不可能对一个从中国来的、可能英语都不怎么会的、来接受培训怎么使用生物仪器的人,给你10万美元的年薪要把你留下来。这当然完全是吹的,使用的就是以前那些归国人员喜欢吹自己“谢绝高薪聘请、毅然回国”的套路。她连留学人员都算不上,却因此当上了研究室的主任,一步步地当官,直到当了研究所的所长、工程院的院士。后来她觉得没必要再吹自己“留学”这段经历,所以现在都不谈了。


除了她的“留学”经历是假的,她以前的那些“科研成果”都是夸大其辞的。比如说,她吹嘘自己是“欧米伽干扰素之母”,其实“欧米伽干扰素”是国外很早以前就做出来的。她号称使用基因重组的方法生成欧米伽干扰素,那也是国外早就做出来的。而且,中国在她之前也有人研究过“欧米伽干扰素”。她还吹嘘自己建立了关于炭疽菌、还有鼠疫的动物模型,这也是国外比她领先了好几十年的,四、五十年代都已经做出来了。但她就靠这个获得了很多的荣誉,变成了“中国十大杰出青年”。


陈薇本来也不是搞疫苗的,她从来就没有成功地研发过一款疫苗。她喜欢吹嘘自己曾经获得了埃博拉疫苗的国家专利。获得专利并不等于说这个疫苗就是成功的、有效的。她的这个疫苗根本没有经过临床的试验,是不能说成功地研发出这个疫苗的。所以,她以前根本就没有研发疫苗的成功的经验。实际上,中国从来就没有在世界上率先成功研发疫苗的经验。这次如果真的能够率先搞出一个新冠的疫苗,那就是奇迹了。


再来说说张伯礼。张伯礼是搞中药研究的。他被评为院士的原因,是号称证明了一种中药——关木通具有肾毒性,吃了关木通会对肾脏造成损害,关木通在中国就被禁用了。


但是,关木通肾毒性并不是张伯礼首先发现的,而是国外的医生最早发现的。最早是在1993年的时候,比利时的医生发现了关木通会导致肾损害,而且是不可逆转的损害。全世界很快也都做了研究,证实了这个发现,很多国家就把关木通给禁了。但是中国是一直否认的。一直到1998年,日本发现一款由天津的一家工厂代工的汉方药,有人吃了以后得了肾病,所以就让中国这方面来查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结果发现那款药里头是含有关木通的。


但是,张伯礼不信这款药里关木通有肾毒性。即使关木通有肾毒性,但是因为是用在复方药里头的,中药号称是什么“君臣佐使”,他认为这是可以把肾毒性抵消掉的。所以,他就去做动物实验。结果发现,即使用复方的药,还是让老鼠的肾受到了损害,这就证明,关木通的肾毒性是没法通过其他的中药来消除的。动物实验结果做出来了,张伯礼还不信,他找了10个妇女来做人体毒理实验,让她们吃这个药。然后发现,肾脏的确受到损害,这个时候他才承认这个药是有肾毒性的。


国外早就在五年前证明关木通是有肾毒性的,而且会对人的肾脏造成不可逆的损伤,会导致肾衰竭。过了五年了,张伯礼自己用动物实验已经证明的确是这样了,他还不信,还要找10个人来做临床的毒理实验,给她们造成了不可逆的肾伤害。这是把这些人当成了实验动物,是极其不人道的。他就靠这个害人的成果当上了工程院的院士。


作为中医院士,被称为是“中医大师”,以“中华传统文化继承人”自居,所以,张伯礼很喜欢写旧体诗、词。获得了“人民英雄”称号以后,他就赋词一首,词牌名叫做“清平乐”。词的内容不说,他这首号称“清平乐”的词根本就不符合清平乐的格律。古诗词都是有格律的,是讲究声韵的。张伯礼的这首词只是字数对了,但是根本不讲究声韵,该用平声的地方他用了仄声,该用仄声的地方他用了平声,说明他根本就不会填词。古诗词应该算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了,他却不懂。标榜自己是“中医大师”,实际上文化程度是很低的。我都怀疑他看得懂看不懂中医的经典著作。


所以,这些“人民英雄”都是有前科的,有劣迹的,都是有过骗人、害人的历史的。中国现在对舆论的控制是越来越严了。最近有一个网友因为在微信的朋友圈对这次的“抗疫庆功大会”发表了“不当言论”,就被抓起来了,以“寻衅滋事”的罪名被行政拘留了10天。我现在批评了这些“抗疫”的“英雄”,挖了他们的底细,是不是也会被跨国追捕呢?


2020年9月13日

 



钟南山又在推销板蓝根

20 11 2020年

钟南山院士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白云山”牌的板蓝根颗粒对新冠病毒有效。他说这番话的第二天,广州白云山制药厂的股票大幅度上涨,市值一夜之间就增长了100亿元。有一些地方的药店板蓝根被抢购一空。


自从新冠疫情发生以来,钟南山就时不时地会针对新冠病毒推荐某一种药物或疗法。他曾经推荐中药注射剂“血必净”、中成药莲花清瘟胶囊、氢氧雾化机,还把他推荐的这些药物、医疗设备都写进了中国官方的《新冠肺炎诊治指南》。除了推销药、医疗设备,他还推销过伊利的一款牛奶、王老吉的一款饮料和一种白茶。


可见,钟南山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个“带货院士”。他此前没有推销过板蓝根。我还觉得奇怪,是不是他觉得这种“神药”已经臭名昭著,不好意思再推销呢?没想到他现在回过头来又推销起板蓝根了。


钟南山推销板蓝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早在2003年“非典”期间板蓝根就被作为一种可以预防“非典”的神药推荐,那时候是由国家中医药局推荐的。但是在2008年,钟南山认为板蓝根当时对预防非典是起到了重大的作用的,要研究板蓝根能够防治病毒性传染病的神秘机制。他认为板蓝根不止是能够预防“非典”,而且是能够防治各种各样的病毒性传染病。2009年发生了甲型流感疫情,钟南山就推荐说,板蓝根也能够用来防治甲流。


现在有了新冠疫情,钟南山说板蓝根也能防治新冠病毒感染,就不奇怪了。他早就说过,板蓝根能够预防、治疗各种各样的病毒性传染病,新冠不也是一种病毒性的传染病吗?


钟南山说这番话有什么依据没有?他说他的团队做过体外实验证明板蓝根对新冠病毒有效,而且他强调他用的是白云山制药厂的板蓝根,只为白云山制药厂站台,不为别的牌子的板蓝根站台,虽然我不知道别的牌子的板蓝根和白云山制药厂的板蓝根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但是一说起是用体外实验来证明的,如果你记性好一点,就会想起来,在新冠疫情刚刚在中国发生的时候,中科院也有研究员号称发现双黄连能够治疗新冠感染,依据也是做了体外实验。一夜之间双黄连也是被抢购一空,生产双黄连的药厂的股票也是大幅上涨。不知道当时抢购双黄连的那些人的双黄连吃完了没有?这次是不是又要抢购一次板蓝根?


钟南山以前说莲花清瘟胶囊对新冠有效,也是做的体外实验。他更早以前说板蓝根对治疗非典、甲流有效,也都是做的体外实验。做了体外实验就认为对治疗传染病有效,这是很荒唐的,因为在体外病毒是很容易被杀死的,一种东西在体外能把病毒杀死,不等于把它吃下去或注射到体内就能够把体内病毒也消灭了。


川普总统曾经说,消毒液在体外能够杀新冠病毒,那么注射消毒液是不是就能够也用来治疗新冠感染呢?他说这番话被大家笑死了,中国媒体也跟着嘲笑他,它们敢不敢嘲笑钟南山呢?钟南山的这个思路和川普注射消毒液的思路本质上是一样的。


如果有一些医疗常识就会知道,体外有效和体内有效是两回事。做体外实验证明药物能够抗病毒,是非常初步的,最多只是提供了一种科研的思路,下一步还要去做动物实验,再下一步还要做人体临床试验。而且,人体临床试验是要做三期的,成功了才能说明药物的确是对病毒是有效的,而且是安全的。


但是,钟南山做的所有这些研究都只是停留在体外实验这一阶段。他研究板蓝根已经十多年了,当时研究抗SARS、抗流感都是停留在体外实验,没见他进一步去做动物实验、人体临床试验。实际上,绝大部分的药物研发都停留在体外实验这个阶段,继续做下去就会发现没有效了。所以,也可以说,几乎所有号称能够抗病毒的药物,包括“神药”板蓝根,可以肯定几乎在人体里面是不会有效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只停留在做体外实验这个阶段。


不能通过体外实验来证明药物的有效性,对此一般的人可能不了解,一听说是著名院士说的,就信了。但是钟南山毕竟是搞临床出身的,他没有这方面的常识吗?即使没有这方面的常识,他已经混了这么多年了,号称是在领导科研,怎么能够不知道,要证明一种药物的疗效是必须做人体临床试验才可以的,不能拿体外实验的结果来说事?他不会无知到这种程度。他替白云山制药厂、板蓝根站台,实际上就是一种欺骗患者、消费者的行为。


有一些人感叹说,钟南山现在是“晚节不保”,年纪大了变得这么爱钱了,到处替各种药物、食品站台。其实,钟南山这么做是由来已久,并不是今年才突然这么做的。自从他在2003年成为“抗击非典的英雄”以来,他就一直在为各种各样、真真假假的产品站台了,被我批评过很多次。现在他名气越来越大,地位越来越高,又成了共和国勋章的获得者,那么他的身价也越来越高,他也就越来越喜欢替各种各样的产品站台。这就是为什么在今年这么几个月的时间内他会如此密集地为各种各样的产品站台,因为身价高了,找他的人也多了,当然收益也就多了。


有一些人感叹说,像“共和国勋章”这么崇高的荣誉,怎么能够授给钟南山这样的替各种产品站台,本质上就是一个“医药代表”的人呢?这让我想起国外有一种说法。有人发现中国的假产品很多,搞各种各样造假的、特别是学术造假的人也很多,就给中国起了个外号,叫做“骗子共和国”。从这个角度来说,授予钟南山共和国勋章倒是非常地恰当的,因为代表了骗子嘛。


2020.10.18.



基因编辑得诺奖,韩春雨怎么办?

13 11 2020年

今年的诺贝尔化学奖颁发给了两个女科学家: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杜德纳和在德国普朗克研究所工作的法国人夏彭蒂尔。他们是因为发现了一种新的编辑基因组的技术获奖的。


基因编辑技术在以前已经有了,但是以前的基因编辑技术做起来很麻烦。这两个女科学家发现的CRISPR技术可以让基因编辑做得非常快,而且非常精准,几乎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虽然在2012年才发现了这种基因编辑的技术,但是目前已经广泛地应用到了基础研究、医学、农业等领域,应用得非常广,给基因工程带来了一场革命。所以虽然发现还不到10年就获得了诺贝尔奖。

它获得诺贝尔奖是实至名归。但这是分子生物学方面的技术,都用在生物学方面,跟化学实际上没有什么关系。有的人非要把它扯上跟生物化学有关,但是现在的生物化学研究基本上也都是偏生物的,跟化学也没有什么关系。最近十几、二十年来,诺贝尔化学奖经常被颁发给生物学方面的研究,特别是分子生物学方面的研究,好像化学目前缺乏有什么重大的突破性的发现可以获奖,就拿生物学研究的发现来凑数了。这么一直下去,我觉得还不如干脆把诺贝尔化学奖改一个名称,叫做诺贝尔生物学或化学奖。诺贝尔奖缺一个生物学奖。生物学研究往往拿的是生理学或医学奖。有很多生物的研究跟生理学或医学挂不上钩,就去拿化学奖,所以还不如就把化学奖改名叫做生物学或化学奖得了。


这个评奖结果一公布,在中文自媒体上就有人说,对该基因编辑技术做出了重大贡献的还有华人科学家、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张锋。有的自媒体说“张锋竟然没有获奖”,“整个过程令人起疑”,“最大的悬疑”就是为什么张锋没有获奖。还有人说,这个件事肯定会引起议论为什么张锋不获奖。诺贝尔奖每一个奖项一次最多可以给三个人,现在只给了两个,为什么空了一个名额不给张锋?是不是背后有什么名堂?甚至有一些人说,这是对华人的歧视。


张锋没有获诺贝尔奖我觉得不奇怪,他如果获奖才奇怪。CRISPR基因编辑技术是这两个女科学家发现的,张锋只不过是把她们发现的技术应用到了哺乳动物,先是用到了小鼠,然后又用到了人的细胞。CRISPR技术之所以获奖是因为它应用很广泛,首创在哺乳动物细胞的应用当然也很重要,但是这在学术上并不是很有原创性的研究。而且,张锋为此申请了专利,引起了一场持续多年的诉讼,涉及巨大的经济利益,为此争得非常丑陋。这也会让学术界很多人士反感。


但不管怎样,学术界重视的是论文,而不是专利。而论文最早就是这两个女科学家发表的,这个基因编辑系统是她们最早发现的,张锋只是拿人家的基础研究来做应用,毕竟跟原创性的发现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目前CRISPR技术应用得更多的可能是在农业方面,如果最早把它应用到哺乳动物细胞就要获奖,那么最早把它应用到植物细胞难道也要获奖吗?


如果非要把空着的获奖名额填满,我觉得应该给西班牙科学家莫伊卡。CRISPR系统是莫伊卡最早发现的。虽然最早发现CRISPR序列的是一个日本科学家,但是他发现这个序列以后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的,而莫伊卡发现CRISPR实际上是细菌里类似于人体免疫系统的保护机制,用来对付噬菌体入侵。而且他预见到,进一步的研究可以把它作为一种生物技术。如果没有莫伊卡的发现,那两个女科学家也就不可能把它变成一种基因编辑的技术。所以,莫伊卡是一个铺路人。如果非要给三个人颁奖,莫伊卡最该得,他做的基础研究要比具体应用更加重要,而诺贝尔奖也是偏向于给基础研究的。


一说起基因编辑技术,大家马上就想起前几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他号称发现了一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比CRISPR还要高效、还要好,在《自然·生物技术》上发了一篇论文,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当时北大的教授饶毅,以及他主编的网刊《知识分子》拼命地炒作这件事。韩春雨在国内末流的大学工作,那种大学本来就不具备做前沿研究的条件,但饶毅偏不信这个邪,可能因为他自己也是国内末流大学出身,要替国内末流大学争口气,认为这件事说明中国的末流大学也能做出世界一流的成果。在饶毅和《知识分子》的炒作下,韩春雨暴得大名,国内有关报道铺天盖地。河北科技大学还把韩春雨这个“发现”说成是诺贝尔奖级的发现。韩春雨得到了大量的科研经费,甚至还申请到了一笔几亿元的经费,专门在河北科技大学建基因编辑研究中心。


但是这件事很快就被揭穿了。因为这个成果太重要了,如果它能够成立的话是可以带来革命性的变化的,所以很多人马上就去做重复实验。世界上很多实验室都去重复了,根本就重复不出来,只有中科院神经研究所的研究员仇子龙宣布重复出了韩春雨的结果,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号称能够重复出来的。


韩春雨一开始说别人技术不行,意思是说他还有什么秘密没透露。在学术上本来不应该有什么秘密,别人重复不出来,你不能怪别人的技术比你还不如。一个末流大学的副教授居然掌握了什么技术秘密,是别人没法做到的,这显然是很搞笑的。到最后他实在是没法再遮掩下去,被迫撤稿了。


这件事到现在完了吗?没有。我最近看到了李国杰院士关于学术造假问题的讲话。李院士不是搞生物的,而是搞计算机的,是中科院计算机研究所的研究员,但是他当了院士就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了,在讲话里提到韩春雨事件,替韩春雨打抱不平,声称普渡大学有一篇论文已经重复出来韩春雨的编辑技术,可见韩春雨的基因编辑技术并不是假的,不是重复不出来,是重复率太低。李院士以此说明对创新不应该打击,要更加宽容。


我不知道一个研究计算机的院士有什么资格来评价一种生物技术究竟是真是假、究竟能不能重复出来。他根本就看不懂生物技术方面的论文,包括他提到的普渡大学的那篇论文,却居然觉得也能够来评论生物技术,替一个在生物学领域已经被公认是假的东西打抱不平。这是中国学术界的一种怪现象,也说明了为什么韩春雨到现在还是如鱼得水,没有因为造假受到处置。


韩春雨的成果别人重复不出来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失误,另外一种是造假。只要有分子生物学方面的知识,仔细去研究他的那篇论文,就可以发现那篇论文有些地方很奇怪,是经不起推敲的,我曾经写文章论证过。为什么论文有明显的问题却能够在《自然·生物》这种比较权威的期刊上发表?因为一般人审论文的时候,如果不怀疑造假的话,是不会看得那么仔细的。但是,一旦人家重复不出来了,怀疑论文有假,仔细看一下还是能够看出问题的。


别人怀疑你造假,那么,要证明自己没有造假的唯一办法,就是拿出实验的原始数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但是,韩春雨死活不拿出原始数据,号称他的原始数据是“学术秘密”,那么别人当然就认为是假的。河北科技大学迫于舆论装模作样地做了一番调查,宣布韩春雨没有造假,但不公布具体的证据和调查报告,只是发了一条公告说没有造假,这叫人怎么能够信服呢?河北科技大学跟韩春雨实际上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因为韩春雨的这个“发现”已经搞到了很多钱,当然要保他了。


韩春雨最早是饶毅他们作为榜样推出来的,刚被发现有问题时我私下还跟饶毅沟通过,韩春雨是你们推出来的,为此他骗到了很多钱,你们功不可没,现在发现他有问题,你们是不是应该更正一下?饶毅当时跟我说,我们对网上的评论是不管的,如果认为韩春雨有什么问题,应该到学术期刊上争论去。等到韩春雨造假已被充分证明了,这时候饶毅忘了自己说过不管网上的言论,其主编的《知识分子》也跑去做调查,采访了韩春雨,号称发表了一篇揭露韩春雨的报道。它怎么不像饶毅说的那样,去向学术期刊反映?怎么也到网上揭露韩春雨了?


而且,当初推出韩春雨的《知识分子》摇身一变成了揭露韩春雨的功臣,还因此得了一个新闻报道奖。他们对以前吹捧韩春雨的那些做法从来就没有道歉过,甚至当时吹捧韩春雨的那些文章也没有撤稿,根本就没有任何后悔的表示。本来韩春雨是他们推出来假货,他们又把自己打扮成是一个“打假斗士”,这是非常无耻的。


202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