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简化之争【旧作四篇】

22 03 2008年

【按:由于明星政协委员的“在小学教繁体字”的提案,网上有关繁体字简体字之争又热了起来。这个争论和中医的争论一样,也是自有中文网以来就吵个没完没了的话题。我在1994年间曾编写过几篇关于汉字简化的常识介绍,无非是要澄清一些对简化字的常见误解,其实是资料汇编,并无新意,却在网上传播很广,还多次被人照抄过去当成自己的东西,比如“百度百科”。】

汉字简化和字源

一、

海外有人把简化汉字当成共产党的专利,未免太抬举了共产党。实际上,汉字简化运动在共产党当政之前就一直在不断发展,即使是国民党政府,当初也试图推行简化字,只是由于没有后来共产党政府的号召力而半途而废。至于后来国民党出于“凡共产党支持的我们就反对”的政治目的,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反对、攻击、毁谤简体字,在台湾及海外遗毒至今,甚至于两年前《世界日报》还长篇登载《简化字就是红卫兵》这种贻笑大方的文章,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共产党对汉字简化的主要功绩,就是把以前主要存在于知识界和民间的汉字简化运动转化为国家政策,积极推行,并取得了完全的成功。

目前大陆使用的简化字是1956年1月28日审订通过的,以后虽根据使用情况而略有改变,但一直使用到今天,成为中国大陆的用字标准。1977年,曾公布《第二批汉字简化方案》,在报刊上试用很短的一段时间后宣布废除。至今台湾、海外一些攻击简化字的文章,所举的例子往往都是这个方案的,他们以为它还在大陆通行,其对简化字之无知,由此可见。最可笑的,莫过于香港导演李翰祥曾在《世界日报》上登文说,汉字简化后,他的名字就成了“李汗祥”,不由让他汗涔涔下。“翰”何时又曾简化为“汗”来着?李导大概把某位大陆人写的错别字也当成简化字,白出了一身汗。建议简化字的反对者都先去学学简体字,再来发表高论。否则,支持简体字的人大体都懂繁体字,而反对的人却对简体字一窍不通,这架还怎么打?

反对汉字简化的一个理由,是繁体字符合汉字造字规则,虽然难写,却要比简体字容易认。其实汉字演变到楷书,不管繁、简,都已是面目全非了,真想知道一个字的由来,至少也必须懂得小篆甚至甲骨文,而教儿童认字的小学教师,哪会有这样的功力?即使有水平高超的小学老师,能把某个字为何这么写讲得头头是道,又岂是小学生能领会得了的?用繁体字的各位平心静气地想想,自己当初认字时有多少字是通过了解字源才记下的?恐怕绝大部分字都是靠死记硬背记下的吧?既然都是死记硬背,当然是笔划较简单的简体字好记好认好写。

有一些简体字,本来是古字,比繁体字更符合造字规则,我举两个例子。

先说“众”字。简体的写法是三个人叠一块,这是“众”字的最原始的写法,甲骨文就已经这么写了,就是《周语》所谓:“人三为众。”非常地好认好解释。可是繁体字的“众”字,有多少人知道它为什么那么写?原来它的下部,实际上也是三个“人”,只不过变了样了,不说还不容易看出来;而上部呢,根本就是写错了,本来的写法应该是一个横着的“目”,《说文》解释说:“目,众意。”我琢磨它的意思,大概这个“目”应该是“纲举目张”的“目”,也就是网孔。网孔密密麻麻的,确实是“众意”。既然“三人,众意”,“目”也是“众意”,未免重复累赘,去掉这个含义不明显而且写错的上半部,剩下原本的三人,不是很好吗?

再来看“从”字。简体的写法是两个“人”字并在一起,这也是“从”的最古老写法,也见于甲骨文,取“两人相从”之意。繁体的“从”可就不太好解释了,它的右上角,是两个“人”,保留了“从”的最初写法,可是其他部分呢?我们对照小篆,才发现这个字也是写错了,它的双人旁和右下角应该合在一块,成为一个表示行走的偏旁,这大概是在小篆的时候才添上去的,楷书再把它割成两半,可就有点莫名其妙了。

类似这样的简体字还不少,比如“尘”、“礼”、“云”、“电”、“胡”、“须”、“处”等等,不一一解释了。

二、

有反对汉字简化的台湾人声称简体字是郭沫若等人胡写出来的,比如“国”字。我们就来看看这个“国”字写法的演变。

商金文上的“国”字写作“口戈”,左边的“口”四四方方表示土地,右边的“戈”是武器,也就是说,“国”字的意思是用武器保卫下的土地。甲骨文的写法颠倒过来,成“戈口”。到了周金文,在“口”下面加了一横,成为“或”字了。这一横是什么意思呢?许慎说是“以守一,一地也”,与“口”重复,不太可能,所以有的学者认为这一横表示住在土地上的人。后来在“或”的左边加了波状的一竖,表示“戈”的柄,到后来这一竖向两边扩展,成了“匚”,“或”的最后被完全包围,成为繁体的“国”〔□或〕已是很晚的事了,大概是在李斯制造小篆的时候。

但是这不等于说繁体的“国”是正宗,因为“国”字还有另外一条演变路线。非常早的时候,商金文的“口戈”写法,右边的“戈”就被省略,光用“□”代表“国”了,所以作废的第二批简化字把“国”写作“□”,也是古已有之。但“□”的写法毕竟不容易辨认,所以就往里面填,这就有了“□八土”“□王”“□玉”。如果我们到历史博物馆去,看到太平天国的旗帜,就会发现他们把“太平天国”的“国”写成“□王”,那可绝不是郭沫若之流伪造的文物。武则天造字,也在“国”字上作文章,先是“□武”,后来觉得有自己给困在里面的意思,不吉,改成“□八方”〔上八下方〕。

“国”字可能是汉字中写法最多的一个字,据统计有四十一种之多,最奇怪的一种写法是三个“秦”垒一块,大概是汉初的一种写法,取“三秦”之意。

简化的“国”字绝对不是郭沫若等人的胡诌,而是非常早就在民间通行了,是最通行的写法,而且还流传到了国外,日本、韩国也都这么写,难怪大陆会把它当成标准字。

简化字从来不是某几个人的自创,文字改革委员会在确定简化字时,遵循一条总原则:“述而不作”,即只整理古来或民间的写法,不自创。

汉字简化常识

这网上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台胞、老外跳出来攻击简体字,“简体字是共产党的发明”啦、“共产党强迫大家使用简体字”啦、“简体字破坏中国文化啦”、“简体字破坏汉字结构”啦,他们这些贻笑大方的攻击洽洽暴露了他们对简化字、甚至是繁体字的无知。为帮助这些人了解汉字简化,参照有关资料,特编写这个常识。欢迎翻译成英文贴到英文组去。

一、汉字简化简史

简体字是汉字演变的逻辑结果。汉字从甲骨文、金文变为篆书,再变为隶书、楷书,其总趋势就是从繁到简。隶书是篆书的简化,草书、行书又是隶书的简化,而简体字正是楷书的简化。楷书在魏晋时开始出现,而简体字已见于南北朝(4-6世纪)的碑刻,到隋唐时代简化字逐渐增多,在民间相当普遍,被称为“俗体字”。我们今天使用的许多简化字,在这时候就已经开始出现,例如“营”、“寿”、“尽”、“敌”、“继”、“烛”、“壮”、“齐”、“渊”、“娄”、“顾”、“献”、“变”、“灯”、“坟”、“驴”,等等。唐代颜元孙著《干禄字书》和王仁[日句]著《刊谬补缺切韵》,都收了极多的俗体字。宋代以后,随着印刷术的发明,简体字由碑刻和手写转到雕版印刷的书籍上,从而扩大了简体字的流行范围,数量大大增多。根据《宋元以来俗字谱》,宋元明清12种民间刻本中所用的简体字多达6240个,合为繁体字共1604个,平均每个繁体字有3.9个不同的简化字,与今天使用的简体字完全相同的有“实”、“宝”、“听”、“万”、“礼”、“旧”、“与”、“庄”、“梦”、“虽”、“医”、“阳”、“凤”、“声”、“义”、“乱”、“台”、“党”、“归”、“办”、“辞”、“断”、“罗”、“会”、“怜”、“怀”等等共达330多个。

1909年,陆费逵在《教育杂志》创刊号上发表论文《普通教育应当采用俗体字》,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公开提倡使用简体字。

1922年,陆费逵又发表论文《整理汉字的意见》,建议采用已在民间流行的简体字,并把其他笔画多的字也简化。

1922年,钱玄同在国语统一筹备委员会上提出《减省现行汉字的笔画案》,得到陆基、黎锦熙、杨树达的联署。这是历史上有关简体字的第一个具体方案,主张把过去只在民间流行的简体字作为正体字应用于一切正规的书面语。它提出的八种简化汉字的方法,实际上也就是现行简体字的产生依据,影响深远。

1928年,胡怀琛出版《简易字说》,收简体字300多个。

1930年,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出版刘复、李家瑞合编的《宋元以来俗字表》,反映了一千年来简体字的发展情况。

1932年,国民政府教育部公布出版国语筹备委员会编订的《国音常用字汇》,收入不少简体字,并指出:“现在应该把它(简体字)推行,使书写处于约易。”

1934年,中国图书馆服务社出版杜定友的《简字标准字表》,收简体字353个。徐则敏在《论语半月刊》发表《550俗字表》。钱玄同在国语统一筹备委员会提出《搜集固有而较适用的简体字案》。

1935年,钱玄同主持编成《简体字谱》草稿,收简体字2400多个。同年8月,国民党政府教育部采用这份草稿的一部分,公布“第一批简体字表”,收字324个,虽然在第二年的2月又通令收回,但毕竟是历史上由政府公布的第一个简体字表。也就是在这一年,上海文化界组织“手头字推行会”,发起推行“手头字(即简体字)”运动。

1936年10月,容庚的《简体字典》出版,收字达4445,基本上本自草书。同年11月,陈光尧出版《常用简字表》,收字3150个,约一半本自草书,一半来自俗体字。

1937年,北平研究所字体研究会发表《简体字表》第一表,收字1700个。

抗日战争爆发,简体字运动才被迫停顿,而主要在共产党统治区继续发展。共产党夺取政权后,立即着手继续推行简化汉字。

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教育部社会教育司编制《常用简体字登记表》。

1951年,在上表的基础上,根据“述而不作”的原则,拟出《第一批简体字表》,收字555个。

1952年2月5日,中国文字改革研究委员会成立。

1954年底,文改委在《第一批简体字表》的基础上,拟出《汉字简化方案〔草案〕》,收字798个,简化偏旁56个,并废除400个异体字。

1955年2月2日,《汉字简化方案〔草案〕》发表,把其中的261个字分3批在全国50多种报刊上试用。同年7月13日,国务院成立汉字简化方案审订委员会。同年10月,举行全国文字改革会议,讨论通过《汉字简化方案〔修正草案〕》,收字减少为515个,简化偏旁减少为54个。

1956年1月28日,《汉字简化方案》经汉字简化方案审订委员会审订,由国务院全体会议第23次会议通过,31日在《人民日报》正式公布,在全国推行。以后这个方案根据使用情况而略有改变,1964年5月,文改委出版了《简化字总表》,共分三表:第一表是352个不作偏旁用的简化字,第二表是132个可作偏旁用的简化字和14个简化偏旁,第三表是经过偏旁类推而成的1754个简化字;共2238字(因“签”、“须”两字重见,实际为2236字),这就是今天中国大陆的用字标准。

而在其他使用汉字的国家,同样也在简化汉字。

新加坡:1969年公布第一批简体字502个,除了67字(称为“异体简化字”),均与中国公布的简化字相同。1974年,又公布《简体字总表》,收简体字2248个,包括了中国公布的所有简化字,以及10个中国尚未简化的,如“要”、“窗”。1976年5月,颁布《简体字总表》修订本,删除这10个简化字和异体简体字,从而与中国的《简化字总表》完全一致。

马来西亚:1972年成立“马来西亚简化汉字委员会”,1981年出版《简化汉字总表》,与中国的《简化字总表》完全一致。

泰国:本来规定华文学校一律不准用简体字教学,在联合国以简体字为汉字标准后,宣布取消原来的限制,于1983年底同意所有的华文学校都可教学简体字,发行简繁对照表手册,并在小学课本上附加简繁对照表。

日本:日本使用汉字已有近两千年的历史,在民间也长期流行一些简体字。1946年日本内阁公布《当用汉字表》,收字1850个,其中有131个是简体字,与中国简体字相同的有53个,差不多相同的有9个。

南朝鲜:1983年《朝鲜日报》公布第一批简体字90个,在《朝鲜日报》上使用,与中国相同的有29个,差不多相同的有4个。

二、汉字简化的原则和方法:

汉字简化的原则是:“述而不作”、“约定俗成,稳步前进”,也就是说尽量采用已经在民间长期流行的简体字,只作收集整理和必要的修改,不擅自造字。那种“简体字是共产党发明的”、“简体字是郭沫若等人造出来的”的笑谈,不过是国民党的宣传。

汉字简化的方法是以钱玄同在1922年提出的方法为基础的,共有七种:

1、采用比画简单的古字。如“从”、“众”、“礼”、“无”、“尘”、“云”等等,这些字都见于《说文解字》,比繁体字更符合“六书”,有的繁体字反而是写错了的(参见方舟子《字源和汉字简化》一文)。

2、草书楷化。如“专”、“东”、“汤”、“乐”、“当”、“买”、“农”、“孙”、“为”等。

3、用简单的符号代替复杂的偏旁。如“鸡”、“观”、“戏”、“邓”、“难”、“欢”、“区”、“岁”、“罗”、“刘”、“齐”等。

4、仅保留原字的有特征的部份。如“声”、“习”、“县”、“医”、“务”、“广”、“条”、“凿”等。

5、原来的形声字改换简单的声旁。如“辽”、“迁”、“邮”、“阶”、“运”、“远”、“扰”、“犹”、“惊”、“护”等。

6、保留原字轮廓。比如“龟”、“虑”、“爱”等。

7、在不引起混淆的情况下,同音字合并为简单的那个字。比如“里程”的“里”和“里面”的“里”合并,“面孔”的“面”和“面条”的“面”合并,“皇后”的“后”和“以后”的“后”合并,“忧郁”的“郁”和“郁郁葱葱”的“郁”合并。这些合并在现代文中不会引起词义的混乱,简化字的使用者从未感到不便,反而是些从未用过简化字的人在那里想当然地杞人忧天。

有几个常用字特别值得一提:“龟”字,繁体近二十笔,简直是一笔一画在画一只龟,难写(我至今不知其正确笔顺、笔画),难记(经常阅读繁体字书籍的我尚且认得写不得,何况小学生),简化后保留其轮廓,仅剩七笔。“忧郁”的“郁”,繁体多达二十九笔!写法极其复杂,也很难记(据说有一次汉学会议上有人靠写出这个字赢得一片掌声),简化后以“葱郁”的“郁”代替,仅八笔。“吁”繁体字多达三十一笔,也极难记住写法,简化后改为“口”形“于”声的形声字,好记得很,且不过六笔。“衅”的繁体字二十六笔,写法也相当古怪,明白了其字源也未必能记得其写法,简化后仅十一笔。这些都是人人必须记得的常用字,想当初学繁体字的小学生光记这几个字就不知花了多少精力,而用简体字的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它们记住,难怪有人对简体字大为不满--他当初的心血简直是白费了。繁体字动则十几、二十几笔,而简体字平均七、八笔,不仅书写快速,对于计算机用字也极其方便。要把一大堆二十几笔的字一个个都塞进十六针的字型而又不相混淆恐怕要付出加倍的努力,所以现在大家使用的免费字体,简体是漂亮的宋体,而繁体却什么体也不是,就象小孩描出来的。

以后有兴趣再回答“共产党强迫大家使用简体字”、“简体字破坏中国文化”、“简体字丑陋”、“简体字破坏汉字结构”、“简体字使中国人变笨”、“简体字不能提高学字速度”等等这类极其可笑而居然有人煞有介事地提出的指责。

大家算一算,那些攻击简化字的人共提出了多少可笑的理由?你真以为他们那么有历史使命感,要来保护连他们也不大了然的中华文化(比如那些宣扬“繁体字比简化字符合造字规则”的人,我敢说他们其实对字源一窍不通)?我看其实是一种“吃亏了”的心理在作怪,却拼命要给自己造出一些堂皇的理由。

再谈简化字

有个台胞去了趟大陆,看到有用繁体字写的招牌,便欣然叹道:“大陆人民正在抛弃简体字。”有位港胞接到中国新闻社新设的万维网,发现用的是繁体字,也赞叹主持人心胸好宽广。他们都不知道,在大陆,凡是与港澳台同胞有关的场合,为了让他们不至于成为文盲,使用繁体字是个沿用了十几、二十年的惯例,《人民日报》海外版不也发行了好几年的繁体版后来因为大陆留学生去提意见才改成简体的吗?这是跟“抛弃简体字”、“心胸好宽广”毫无关系的,倒可以说反映了简体字使用者的自信,该用繁体时就用繁体,不害怕被繁体取代。反观台湾,可曾有过这样的自信?可曾在与大陆同胞有关的场合用过简体字?从前我捡到的从金门漂过来的宣传品,也都是用繁体字写的呢。

这也可以说明在大陆并不强迫使用简体字。华国锋当主席后曾经推行试用第二套简体字方案,也仅仅是试行,并非强行。这一套方案也是从民间收集来的,有许多字从前和现在都在民间流行,民意基础是有的,但试行了几个月后就收回了,原因无非是:一、第一套方案已在大陆通行二十年,大家已经习惯,再创新不容易;二、简得太厉害,的确会造成识别上的混乱,如一个方框写小了是“口”,写大了是“国”,印刷体还好,手写可就不容易分辨了,想把常用的几千个汉字全简化成六笔以下是不实际的。这套方案的失败反衬了第一套方案(即今天大陆的用字标准)的合理,它的被收回也证明了简化字的推行从来不是强制的。

有台胞说,他不反对简化字,但是反对共产党“裁剪”简化字。我不知道他所谓的“裁剪”是什么意思。本来一个字可能有几种简化写法,共产党组织专家对它们进行归纳整理,确定一种写法为标准在全国通行,如果这就是“裁剪”的话,我支持这样的裁剪,因为为了便于阅读,文字必须有一个通用标准,几乎每个国家都有一个权威的机构在制定词法、句法的标准,在大陆这个机构就是“文字改革委员会”,它不仅简化汉字,而且废除异体字,从而使中国大陆有了用字标准。常用汉字不过五六千,但以前几乎每个字都有两种以上的写法(比如大家熟知的“回”有四种写法),有的写法差别极大,相当于要记几万字才算是真正掌握了常用汉字,徒然增加识字负担。我看台湾缺少的正是这样一个委员会。台胞说台湾民间也用简体字,但是没有一个权威机构制定简化标准,学校又不统一教,必然是各写各的,各行其是,那才叫混乱。有人说“让市场来决定一切”,需知市场并非万能的,在文字上更是如此,一个字有几种写法,有时很难使所有的人都逐渐采用同一种写法,因此标准是不可能自然而然形成的,在约定俗成的基础上更需要有权威的整理。秦始皇实行“书同文”,统一了汉字字体,共产党简化汉字、消灭异体字,统一了汉字写法,这种“统一”都必须靠强有力的专制政权来完成,也都是造福后代子孙的功德无量的大事。

还有的台胞说,现在电脑普及了,使用简体繁体对于电脑都一样了。且不说现在中文打字速度仍然赶不上手写,即使有一天赶上了,电脑也是不可能完全取代手写的。英文打字可谓迅速,美国的笔记型电脑也可谓普及,但我还没见过有谁是用电脑作笔记的。难道为了保存繁体字,就必须剥夺汉字的手写功能?

还有的说,简体字破坏中华文化,因为古籍没法简化,用简体字就看不了古文了。这种论调,反映了某些繁体字使用者的无知的狂妄自大。古籍是可以转成简体字出版的,而且一般不会引起阅读上的困难。中国大陆用简体字出版了大量的古籍,中学语文课本约有三分之一的篇幅是古文,也用简体字印刷,并没有因此就看不懂、没法教学了。更不必说为了保存古籍原貌,大陆还有一些中华书局、上海古籍出版社之类的出版社专门出版繁体字版古籍,而会简化字的人,几乎都无师自通看得懂繁体字。

简体字引起混乱吗?

简化字在大陆通行了三十多年,并没有人觉得引起了阅读上的混乱,却总有不用简化字的人来替我们担心,说是把“以后”的“后”和“皇后”的“后”并成一字就会乱套,在我指出这是杞人忧天之后,还有人举例说明的确引起混乱,但是他举的这些例子,只要放到具体的句子中,就不会有歧义。脱离了句子,许多词组,不管是写成繁体字还是简体字,都可以有多重意思。

“立皇后”,不论是现代文还是古文,这种说法都是指“册立皇后”,没有人会把它读成“站在皇帝的后面”,古文中极少用“皇”表示“皇帝”,一般用“上”、“帝”,习惯的表达法应是“立于上后”、“立上之后”。

“后生”,毫无疑问只能是“晚辈”的意思,在现代文和古文中都不会用这两个字表示“皇后所生”或“皇后生产”。

“后爹”、“后娘”,也绝不会有“皇后的爹”、“皇后的娘”的意思,后一种意思的表达法是“后之父”、“后之母”。

至于“面条”的“面”和“面孔”的“面”合并,也不会引起混乱,不赘述。

简化字反对者挖空心思想出的例子是如此不济,所以我才敢说这纯属杞人忧天。如果有谁能想出一个繁体字和简体字能读出不同意思的合乎习惯用法的现代文句子来,我愿意收回我的话。

用简体字写现代文是不会引起混乱的,写古文一般也不会混乱。“新语丝文库”中的古文甚至古诗词都是以简体字为标准的,难道就跟繁体字版的读起来不一样?


操作

文章信息

35篇回复 to “汉字简化之争【旧作四篇】”

22 03 2008年
alpha000001 (11:16:04) :

重读一遍,又学到些东西

22 03 2008年
南风 (12:14:04) :

赞一个!

22 03 2008年
xiaohui (14:03:31) :

罚他们用繁体抄写本文500遍,就会体会到了。

22 03 2008年
一剑飘香 (17:54:12) :

任何事情都要讲创新,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汉字简化就是创新.支持简化字!!

22 03 2008年
扛猪门街跑 (17:58:31) :

说的对,支持。我们这个经济社会文化圈太混乱了,什么原因?

22 03 2008年
扛猪满街跑 (18:01:04) :

啊,我的名字写错了,惭愧。

22 03 2008年
leo (18:12:13) :

搞繁体字的人肯定别有用心!
要不就是脑袋进水了!
或者说是为了凸显自己比较高贵!
最后一种可能比较大

22 03 2008年
leo (18:14:02) :

又想到一种可能!
那就是他们学繁体字比简体字辛苦!
所以心里很不平衡!

22 03 2008年
中南大学大四学生 (21:07:10) :

如今简化字都已经成为一种标准、主流了,还要去学什么繁体字?
宋委员的歌是不错,可是这个提案却糟糕透顶

22 03 2008年
蚂蚁虫 (22:02:55) :

今天还说繁体字好的人真是脑残。真搞不明白。还有那些日剧字幕组的人,翻译的电视剧都是国内的网友,但都是用繁体中文字幕,真搞不明白他们怎么想的,真是脑残。

22 03 2008年
sourzzon (22:44:51) :

文字的目的就是传播信息,作为信息的载体当然要学习方便有简练才是第一要素.
汉字不是来玩书法才制作的.

23 03 2008年
Stephen.Li (02:59:33) :

老共当初制定推广简体字是依照一定科学而决策的,而不是从单单从政治层面上考虑,但后来(具体到是第几套简体字忘了,)就矫枉过正,——刚好那时政治也处于疯狂状态。

23 03 2008年
Stephen.Li (03:02:31) :

“还有的台胞说,现在电脑普及了,使用简体繁体对于电脑都一样了。且不说现在中文打字速度仍然赶不上手写,即使有一天赶上了,电脑也是不可能完全取代手写的。英文打字可谓迅速,美国的笔记型电脑也可谓普及,但我还没见过有谁是用电脑作笔记的。难道为了保存繁体字,就必须剥夺汉字的手写功能?”

:)这号人,我知道,李敖就是,他说,既然有了电脑,就应该恢复繁体字。

23 03 2008年
Stephen.Li (03:04:19) :

嗯,马、李、宋是文科,会不会?呵呵,也许是因为要迁就台湾人啦。

23 03 2008年
gonewithwind (08:52:08) :

在政府的眼里,致力于如何提高某种药物的治疗效果的研究是胡闹;致力于如何把某种药物变成“有病治病,无病健身”的“神药”的行为就是创新。好比是:研究如何使双氧水具有啤酒的功能,既能用于伤口消毒,又可以具有解渴降温的饮料功能。——而且这是世界独创的科研项目!

这种比喻虽然有点夸张,但也并非毫无道理。凡是还算得上有灵魂的国人,面对眼前的“太平盛世”都会有种“冷暖我自知”的悲凉感受,而不会沉醉于商女商男们那或歇斯底里、或高亢煽情的“后庭花”之中。

23 03 2008年
supernova (10:33:07) :

我的名字两个字加起来才十一二画,要是用繁体字就得笔画翻倍,刷新用卡的时候好麻烦啊

23 03 2008年
supernova (10:36:59) :

to 蚂蚁虫

昨天看日剧,人家日本人也开始用简体字了,我看见画面里“大学”的“学”就是用简体写的。

23 03 2008年
judeLover (10:42:55) :

请问这些提建议的委员,你们平时用繁体字吗?会写多少非繁体字?用古文言文说话吗?如有,笔者也就彻底的服你们了。整日自己都在说洋文鸟语,连简体的汉字可能都不会用了,还号召小学生来学繁体字?

  知晓繁体字,就能知道中国汉字和文化的由来?要想知道汉字的由来,我看应该学甲骨文,这才是汉字的根,更能找到文化的源头。要是怕中国文化被隔断,最好是在全国的小学里学甲骨文,中学里学繁体字,高中、大学里学简体字,这样就没有隔断了,多连贯,继承发扬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精髓。同时,提倡全民说话一律都用古文言文的语气,可以采取立法推广,如在街上及一切公共场所不用此语气说话的,一律由城管负责处理,并可根据当事人的情节轻重,随时当场进行处罚,处罚的最终解释权归城管所有。这样,我们就回到了几千年前的古代文明社会,这样也就符合了这些明星们为我国文明的继承发扬所操的良苦用心了。通过学习甲骨文,我们再回到刀耕火种、茹毛饮血的时代,回到中国文化和文字的源头,似乎这样才能和老祖宗保持一致!这样可否?

  难道只有这样,才算是发扬光大我国的文化不成?知道中国汉字的由来,就非要通过学习繁体字才能达到?既然说简化汉字是一种进步的体现,那重学繁体字又是一种什么样的表现呢?

  任何委员在提建议之前,最好做一些调查研究,看看所提的建议对国家及社会的发展是否有意义。别几个人凑在一起,喝喝茶、干干杯,闭门造车,拍拍脑袋,随意的想出一个提议来凑数,还自认为很聪明能干,看,我们提出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提议,为国家的文化发扬与传播,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就象学英语,几乎百分之九十的人,一生也用不上,可还是被逼着去学,这有啥意思啊?关于这个,你们咋就不能做个提议呢?我们国家有语言文字法,有基本国策,就是要使用简化字,就是要推广普通话,这是一个基本要求。在做提议之前,连语言文字法都不学不看的人,做出这样的提议的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想问一下,为了祖国的统一,为什么非要会繁体字?如我们的文化需要在全世界发扬推广,你们咋不向联合国也联名提议,在地球上必须推广中文汉字和汉语通话,那多牛,以后全世界到处都是汉语声声,到那时,我们还需要学习其它的语种了吗?

  你们既然说要通过繁体字,让国人知道汉字的来历及中国文化,那你们肯定是知道汉字是咋来的了?更知道中国文化的历史了?用繁体字对你们来说,就象喝洋酒那样的爽?请问,你们真是这样吗?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明星们,你们平时把歌唱好,少拍点坑人的广告,我们就很谢谢你们了。别提这些连自己都弄不明白的无聊问题好不好?外行人不要说内行话、办内行事。如非要说,应该去说说为啥很多家庭交不起学费?农民的粮价为什么这样的低?猪肉为啥这样贵?房子为啥这么多人买不起?有了病为啥不敢去医院?歌星的出场费为啥这样的高?城管为啥这样的牛?等等,难道这不是关于社会民生的问题吗?21位明星委员就递交一个这样的提议?可见你们对这个委员的身份也是不负责任的。

  你们21个委员还不如一个巩汉林,人家不管咋说,还提出了一个关于社会民生的“北京井盖”问题呀?

  明星艺人,不一定就是代表有文化,你们唱歌表演上可能是精英,但在文化上可能就是白纸一张。

  我国的文化很多,酒闻化、茶文化、食文化,甚至于连古代的娼妓,都被一些人称为“娼文化”,“武大郎炊饼”是食文化,汉服也是文化。照这样下去,以后我们的出租车就采用八抬大轿好了,这也是古老的文化呀!可千万不要遗弃,对了,还有那“小脚文化”,我们都过古代的生活都好,还绿色环保,你们唱歌的出场费要用“多少多少贯钱”来计算了,不知道到那时,你们将是一个什么样的称谓?

23 03 2008年
piresfu (14:44:46) :

赞一个,其他的不想多讲

24 03 2008年
付强 (09:25:20) :

前一段,中国IT界曾有人提议用汉语编程。估计这和复古繁体字是一个心态吧!

24 03 2008年
LL (15:47:38) :

方先生博学多才,求真务实,真的很佩服。

24 03 2008年
monoclonal (18:13:05) :

只想赞下方老师~~~

25 03 2008年
skyloveme (05:40:19) :

方老师说国家不强制使用简体字,但是国家语言文字法里说,只有在以下6点中使用繁体字。

除了繁体字就是语言文字法里说的标准字,也就是简体字了……

6点分别为:(一)文物古迹;

  (二)姓氏中的异体字;

  (三)书法、篆刻等艺术作品;

  (四)题词和招牌的手书字;

  (五)出版、教学、研究中需要使用的;

  (六)经国务院有关部门批准的特殊情况。

25 03 2008年
寻正 (11:07:03) :

叹息啊,那些文化功底太差的人总会毫不客气地拿文化做文章。不过对这种赶鸭子上架似的提案也不必太在意,可能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搞着玩的,不然当上“委员”不提一两个案,好象显得更萎一些,公鸡生的蛋就只能那样子了。

26 03 2008年
内含子(intron) (00:46:16) :

我猜想历代汉字简化的时候--比如篆书被隶书取代--都有不少人跳出来大骂简体字破坏中国文化。

还有就是港台比大陆经济发达,没底气的家伙们总以为有钱人用的东西一定是高级的。

28 03 2008年
龟郁吁窃 (22:49:04) :

我记得小时候武汉人就在说水货、下课、洗了睡、打炮之类的词,而现在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也会说这些词,为什么?就是通俗易懂,形象生动。
我觉得推行繁体字没有必要,我学的是简体字,你要我写繁体字我也能写出百分之七、八十。教小学生写书法还有一定意义,毕竟现在字写的好的人才真是少。

29 03 2008年
忘记 (05:22:26) :

方舟子,向你致敬!

BTW,Nature去年十月份发了两篇关于语言进化的文章。其中一篇还被该杂志 named one of Nature’s “Best of 2007.”

Quantifying the evolutionary dynamics of language. Nature, 449(7163):713–716.

http://dx.doi.org/10.1038/nature06137

31 03 2008年
小召 (12:58:49) :

18楼说得很幽默~~

13 04 2008年
燕山夜雨 (02:54:24) :

繁体字信息量和表现力强于简体字,会识即可,可深刻理解简体字。拼音最简单,但几代之后就都成文盲了。正确理解语音是建立在文字基础上的。简体字优化了繁体字,易读易写失真少。汉字还有优化的潜力,但要慢慢来。

14 05 2008年
一蓑烟雨 (02:19:10) :

初来乍到。都是方先生的作品!?佩服!虽然有很多不同意的,待到长大再来争论!留下一脚先。

11 06 2008年
llch (23:41:37) :

“发”作为“发射”之“发”和“头发”之“发”的简体字,有时会有问题。例如:这个发烫的不好。其一指某种东西发热了,这个东西不好。其二指头发做的不好。两者读音不同。

12 06 2008年
方舟子 (01:35:46) :

有你那么说话或写字的吗?正常的说法是“这个头发烫得不好”、“这个东西发烫了不好”。

22 06 2008年
te (11:21:40) :

方先生说了一对简体字的不坏之处,似乎也该说点繁体字的好处,这样也才更好理解为什么有人提倡繁体字。
另外,据我所知,新文化运动后许多人,比如鲁迅、钱玄同等甚至提倡废除汉字,代之以拉丁字,也就是汉字的拉丁化,他们的理由是,汉字是愚民的工具,现在一般人学习十年也只能认一部分汉字,而在当时由于条件的限制,使得大部分人都是文盲。可是现在随着教育年限的提高,以及现代汉语大量使用词组,他们主张汉字简化甚至拉丁化的理由已经不成立了。另外,现行的简化字方案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完成,效率未免太高?有某些方面的缺陷似乎是必然的?但是积重难返,除非象当初一样运用强大的行政力量,否则也几无改变的可能。

22 06 2008年
海淀人 (12:07:36) :

这个发烫的不好
————-
在口语中当然可以怎么说。如果表示头发,有时候就把“头”省略掉了。有时候把“发”省去。即:这个头烫的不好。口语就是不严密。 但这句话不会引起误会,因为重音不一样。

如果把不严密的这句话写出来,就容易引起误解。这样的例子在汉语中并不少见,只有通过上下文的意思来分析。

5 10 2008年
Carl (00:45:10) :

写得很好。又学习了一课。不过,方先生在提到“共产党”时,常让我闻到一点酸味。纵观全文,共产党在简化字上做得非常恰当、到位,“功德无量”,似乎,不应还讲得酸酸的

留言

您可以用这些标签 :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ode> <em> <i> <strike> <strong>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