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鸡蛋一边

10 09 2020年

近日有一段视频在网上疯传。在美国威斯康星州基诺沙,三名白人警察持枪对准一名叫布雷克的黑人,这名黑人不理不睬,走向自己的车,拉开车门,这时一名警察冲上前去拽着他的衣服,近距离朝他背部连开七枪,简直像是当场处决,而车后座还有他的三名小孩。这个黑人命大,没有被打死,但脊椎受损,下半身瘫痪,小肠、结肠大部分切除,肝脏、肾脏受伤。

 

看了这段视频,有点人性的都会觉得惨无人道而感到震惊。不管这个黑人犯了什么事(据报道有涉嫌家暴的逮捕令),他赤手空拳,对警察又没有构成生命危险,何至于就要置于死地?即便不服从警察命令,警察完全可以采用非致命的方式,使用电击枪、辣椒水、绊倒等方式将其制服、逮捕,何至于要近距离朝背部连开七枪?

 

但有的人脑子和我们不一样,他们看了视频之后的第一反应是为警察辩护,说不服从警察就该被打死,说谁知道他会不会从车里拿出枪来(后来只在车里搜到一把刀)把警察都撂倒所以警察要先下手为强,说警察如果要开枪就应该把子弹都打光确保把人打死(不幸没死),说布雷克前科累累、涉嫌强奸未成年人(且不说这是谣言,即使他无恶不作警察也无权将其处决),还有更奇妙的理由,说由于“黑人生命也重要”运动导致警察不敢对黑人有身体接触只好开枪了,还有人说警察制服嫌犯容易自己受伤,为了保护自己要选择开枪……

 

这些都是在我的推特上的留言。此前在我转发佛洛依德被跪杀的视频下面,也有很多类似的为警察辩护、造谣佛洛依德的留言。这有种族歧视的因素(华人中歧视黑人的现象很普遍),但也不尽然。在我转发布法罗市老人去和警察讲理被警察推倒在地、后脑勺流了一大滩血的视频时,同样有很多人为警察辩护、造谣受害者,例如说老人是演员,是在碰瓷、表演,是用道具弄出来的假血。其实这个老人受了重伤,在医院住了一个月,推人的警察也已被起诉。这个老人是白人,所以不好说是种族歧视。

 

在警察与平民的冲突中,警察是强者,平民特别是黑人,是弱者。所以第一时间为警察辩护,更主要地反映了某些华人对强者的崇拜,对弱者的蔑视。他们不仅对发生在美国的警民冲突是这种态度,对发生在中国的警民冲突更是这种态度。例如对香港的“反送中”示威,示威者一概被妖魔化为“废青”“暴徒”“蟑螂”,香港警察则成了正义守护者,有一段时间国内网络还流行人人表态“我支持香港警察”。警察手里有枪,背后有政府,哪里需要你的声援?无条件的支持只会让警察更肆无忌惮。

 

强者与弱者的冲突并不限于警察与平民的冲突。例如在大佬性侵案中,大佬是强者,受害者是弱者,每次曝出大佬性侵案,必然有众多的人出来为大佬辩护,声称大佬有权有势有的是女人,犯不着性侵;同时抹黑受害者,说她是在敲诈,是“仙人跳”。所以我把这些人称为“大佬性侵权利维护者”。

 

弱者与强者的冲突,经常被比做是鸡蛋与高墙的冲突。当冲突发生时,有些人的第一反应是站在高墙一边。这有教育、文化的因素,从小受的是崇拜强者的教育,在弱肉强食的环境中长大,对弱势群体缺乏同情心、同感心。有的人年轻时显得很有社会正义感,要为弱势群体发声,年纪大了就觉得自己成了强者中的一员,反过来要嘲笑那些还在替弱势群体发声的人是“圣母婊”“白左”“政治正确”“退行性左派”了。

 

我们不要让自己也如此堕落,在鸡蛋与高墙冲突时,要首先选择站在鸡蛋一边。有的人说,我站对不站队,只站在正确的一方。这话听上去不错,但是现实并不总是那么理想,在很多情况下你是一时没法知道、甚至永远没法知道事实的真相的。在有视频的情况下还有那么多争议,何况在更多的时候是连视频也没有的。

 

在没法知道事实真相、谁是谁非的时候,要选择站在鸡蛋一边。首先,鸡蛋冤枉高墙的可能性很低,站错了的可能性也就比较低。例如,在性侵案中,指控者报假案的情况当然有,但是很少见,有研究表明,性侵案中的假案只占百分之几。除非有证据和逻辑表明指控者在说假话,否则就应该首先选择相信指控者。其次,即便站鸡蛋一边站错了,危害也不大。高墙有权有势有资源,有能力维护自己的利益,即使被冤枉了也能及时澄清,而站高墙一边如果站错了,就是为虎作伥,成了高墙的帮凶,对鸡蛋造成更大的伤害。

 

所以高墙不需要也不值得我们的支持,高墙需要的是被监督,防止其为非作歹。鸡蛋才需要和值得我们的支持。

 

2020.9.1

 


操作

文章信息

留言

您可以用这些标签 :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ode> <em> <i> <strike> <strong>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