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问南开大学能不能有点节操

6 01 2017年

《南开大学能不能有点节操?》在我的微信公众号登出后,起初的反应和其他文章没什么差别,近百条留言都是赞同我的。微信公众号留言需要作者批准后才能公开,我通常是一一批准,直到封顶(100条),再做点调整。几个小时后,突然增加了四、五百条留言,几乎都是南开大学学生跑来骂街的,明显是因为我的文章被转到了南开的群,所以群情激昂结伴来声讨我了。这些人显然不知道微信公众号的留言是要经作者批准才能公开的,而且只能有100条公开的,所以他们的这些谩骂、攻击、辩解,也就只是给我一个人看的。

起初我还饶有趣味地看了几条,很快就失去了兴趣,因为内容大同小异。例如很多留言都引用了南开一个叫史广顺的副教授在某个群里批驳我的微信,说是南开创始人张伯苓接受军阀和卖国贼捐款,遭到质疑,张如此回答:“美丽的鲜花不妨是粪水浇灌出来的!”然后史副教授训斥我:“方舟子这种人,岂能领会南开大学之精神与风骨!”南开这些师生也是以为接受美宝集团的捐款如同接受军阀、卖国贼捐款,是用粪水来浇灌鲜花了。不知张老校长接受了军阀捐款后,有没有搞一个以该军阀名字命名的民主中心?接受了卖国贼捐款后,有没有搞一个以该卖国贼命名的爱国中心?张老校长、史副教授以及南开众多师生没搞明白的是,粪水固然能浇灌出鲜花,也能浇灌出毒草,而用粪水浇灌出的鲜花,也难免会有臭味,所以现在种花的,谁还会用粪水浇灌呢。与其以“美丽的鲜花不妨是粪水浇灌出来的”这种散发着臭味的“精神与风骨”自居当阿Q,不如记住老百姓说的“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拿了军阀、卖国贼、骗子的钱,即使不同流合污,指望他们去揭露军阀、卖国贼、骗子,也是不可能了。

然后我收到了微信平台的通知,说是有人投诉我这篇文章涉嫌侵犯名誉,平台正在审核,再决定是否删除。我正纳闷投诉的是南开大学还是美宝集团,就收到了“南开大学法律援助协会负责人”发来的代表校方要求我道歉、否则要动用南开法学院起诉我的“律师函”,全文如下:

——–

南开大学法律援助协会致方舟子先生的一封信

方舟子先生:

您好!

您在微信公众号中所刊载之文章《南开大学能不能也有点节操》,其文章标题与内容中多次涉及对南开大学的侮辱与诽谤,侵犯南开大学的名誉权。先生在文章标题中指明南开大学“没有节操”,内容中多次暗示南开大学接受捐赠成立的中心并非科研用途,该中心研究人员都“没有节操”。这种行为已经对南开大学的学校声誉产生了及其恶劣的影响。在此要求您删除公众号中此篇文章并公开向南开大学道歉。

民法通则第101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侮辱指恶意败坏他人名声,诽谤指故意传播不实言论。先生将南开大学正常接受社会捐赠成立研究机构进行科学研究之事,恶意扭曲成为大学为捐赠者的非科学结论背书,既是侮辱,也是诽谤,已违反我国法律明确规定。

大学作为科研机构,接受社会捐赠的款项进行科学研究无可厚非。作为公众人物,您对捐赠者的任何意见不应牵扯到受捐赠的南开大学,更何况发表这样的极端的言论。您想要借南开大学的名目夺读者之目光增一己之声誉的心情可以理解,我法律援助协会也在运营公众号,懂得其中之艰辛,但流传越广之文章,越应遵守诚信之本分,污他人之名誉以博关注的行为不应是君子文人所为。

望先生厘清其中利害,删除公众号文章并向南开大学致歉。如若先生之侮辱诽谤仍然继续,文章仍不删除,先生就会了解到——南开大学除了生命科学学院,还有一所法学院。

祝好!

南开大学法律援助协会负责人

———

美宝集团给南开的5千万,并不是普通的捐款,而是要建“徐荣祥再生生命科学中心”,冠名“徐荣祥”,研究的是徐荣祥自创的“再生生命科学”,南开“律师函”却认为我这是“恶意扭曲成为大学为捐赠者的非科学结论背书”,那么南开是认为建这样的中心不是在为徐荣祥的“再生生命科学”背书呢,还是认为徐荣祥的“再生生命科学”不是“非科学结论”呢?假如汪精卫后人知道南开这么穷,什么钱都要(为南开辩护的理由之一),捐款建一个“南开大学汪精卫爱国中心”,你告诉我那不是在为汪精卫的卖国背书?南开“律师函”提醒我南开有一所法学院,所以就有法律力量来压制对南开的批评了?南开“律师函”大发诛心之论,污蔑我“借南开大学的名目夺读者之目光增一己之声誉”、“污他人之名誉以博关注”,按南开法学院的标准,这算不算“既是侮辱,也是诽谤,已违反我国法律明确规定”呢?

十几年来我批过中国科技大学没有节操,批过北大、清华没有节操,批过复旦、上海交大没有节操,批过武大、川大、厦大没有节操……没有被我批过的中国名校大概不容易找到,每次被我批到,都是名校师生倾巢而出骂大街,自己证明着这些名校的节操。但是因为批评了高校而收到“律师函”,威胁要动用法学院力量来起诉我的,倒是头一次见。南开的节操很不值钱,区区五千万元人民币就可以买到,然而南开却认为自己的节操很值钱,别人批评一句都不行,法学院教授们一字排开准备倾巢而出打群架呢,吓不吓人?要在天津打还是在美国打?请便。

2017.1.5.


操作

文章信息

留言

您可以用这些标签 :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ode> <em> <i> <strike> <strong>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