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托弗 希钦斯 —- 一个无神论者的最后时刻还在反愚昧

2018年1月22日

学过物理化学生物以后我就感觉体内的部分原子可能曾经属于某只巨型的恐龙,或许我呼吸的空气中某些原子也来自于那些伟大的生命。

(恐龙变成了化石燃料,又被燃烧成为二氧化碳和氮氧化物进入大气,被植物固定成淀粉和蛋白质被人或者初级消费者摄取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物质和能量不灭,即使消失了极其微量的质量,也会释放巨大的能量。

在生命的尽头,因为细胞再生能力到了尽头,器官老化,无法得到修复而机能衰竭,最终以大脑的活动停止代表生命的终结。意识和思维走到尽头。
无论火化或是土葬,属于我的每一个原子将重回自然母亲,不久这些原子还会被其他生命摄取,或许这就是轮回吧。
———————————————
============================
克里斯托弗 希钦斯 —- 一个无神论者的最后时刻

 

这是希钦斯(1949-2011)在他的癌症末期,最后一次公开演讲的视频片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7MtjJFelAE

Trascript:
I am not as I was, some of you I’d urgently felt I ought to do while saying, and one mustn’t repine or relate to self-pity about that, but at this present moment I have to say.

我已不比当年,来日无多了。对于你们(观众)中的一部分,有的话我觉得我需要说—–这些话说出来听起来像是自怨自艾。但是此时此刻,我必须要说:

I feel very envious of someone who’s young and active and starting out in this argument. Just think of the extraordinary things that are happening to us. Go for example to the Smithsonian museum, To the new hall of human origins, magnificently curated and new in exhibition.

只是想想那我们世界里正在发生的、意义非凡的事,就让我非常嫉妒那些刚刚进入这场争论的年轻的、有活力的人们。就比如史密森尼博物馆,走进他们壮观的新“人类起源大厅”

Which Shows among other things, the branch, or branches along which perhaps three, certainly three, maybe four if you count Indonesia, humanoid shall we say anthropoid species, died out, not very long ago within measurable distance of 75, 000 years or so. Possibly destroyed by us possibly not, we don’t know. We know they decorated their graves, we think they probably had language ability, we don’t know if they had souls, I’m sorry I can’t help you there. But I so envy those who could glimpse…

展览中的一部分展示了一项最新的发现:人类进化的分支—-也许有三支,(不好意思)确定有三支,也许有四支,如果算上 印度尼西亚的那一支的话—-类人猿,在可度量的近历史中灭绝了—大约7万5千年前。他们也许死于天灾,也许死于我们之手,我们不知道。我们知道的 是,他们哀悼自己逝去的伙伴,装点他们的坟墓;我们知道他们很有可能有语言能力;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有灵魂—对不起,这个我真是爱莫能助(观众笑)。 我看到了这伟大的展览和未知等待探索的领域,我是那么嫉妒那些有机会一睹…(剧烈地咳嗽)。

I’ve only mentioned three or four of the things that have magnetized and charmed and gratified me to think about in the recent past, and how much I hope that each of you form some such ambition this evening and carries it forward, In the meantime, we had the same job we always had, to say as thinking people and as humans that there are no final solutions, there is no absolute truth, there is no supreme leader, there is no totalitarian solution, that says if you would just give up your freedom of inquiry, if you would just give up, if you would just abandon your critical faculties, the world of idiotic bliss can be yours but we have to begin by repudiating all such claims grand rabbi’s, chief ayatollahs, infallible popes, the peddlers or surrogate and mutant quasi-political religion and worship, the dear leader, the great leader.

我 在刚刚的演讲中只提到了3~4件就在不久前发生的,吸引我,让我着迷,让我沉思的事情;在我知道我自己无法继续去思考这些问题之际,我是多么希望你们中的 每个人能有这样的雄心,把这些伟大的事业进行下去。与此同时,我们还有我们一直以来的义务—-那就是作为一个思考的人类,站出来呐喊:没有所谓的终极答案、没有所谓的绝对真理、没有至高无上的领袖、没有一劳永逸的总体解决方案;我们需要告诉世人:如果你放弃质询的自由,如果你抛弃你的批判能力,你也许可以得到愚者的极乐世界,这是你们的自由;但是我们的事业开始于批判一切来自首席拉比、最高阿亚图拉、唯一教皇、变异的政治宗教崇拜的伟大领袖和他们代理人的布道与主张。

We have no need for any of this, and looking at them and their record and the pathos of their supporters I realize that it is they who are the grand imposters and my own imposture this evening was mild by comparison, Thank you very much.

我们不需要这些荒唐的东西,看看他们的嘴脸、他们做过的事情、他们支持者的惺惺作态,我们知道,他们才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欺诈者。谢谢大家。

 

这 就是一个无神论者走到生命终点时的姿态,他没有罗织谎言欺骗自己还有永生的彼岸,他勇敢面对死亡带来的虚无,在癌症的病痛中依然瞪大双眼注视着人类文明的 伟大进步,并用最后的话语提醒我们现世才是所有价值凝聚的地方—-哪怕这样的提醒会触动到他自己不能继续目睹世界的遗憾。

是的,无神论死前会流露遗憾,流露对世界的眷恋,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因为我们知道世界的可贵;我们唾弃临死前由于幼稚的彼岸承诺带来的嗑药般的迷之安详。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渣滓,在希钦斯死后手舞足蹈、弹冠相庆—-这样的渣滓还为数不少—–他们丑陋的舞姿、他们面对死亡议题在欺诈者耳语中脸上浮现出来莫名其妙的诡异优越感,无一不在提醒我希钦斯有多伟大。

书架上还摆着不忍阅读的希钦斯的著作。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不记得多少次点开这段视频,热泪盈眶但又欢欣鼓舞。不,是我该谢谢你,克里斯托弗

Thank you, Christopher.

克里斯托弗 希钦斯 —- 一个无神论者的最后时刻

他终身的(也许是唯一的任务就是)与愚昧做抗争;

他是一位战士;

他与愚昧无知做殊死的搏斗……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不肯放下理智之剑

克里斯托弗 希钦斯 —- 一个无神论者的最后时刻还在反愚昧

2018年1月22日

学过物理化学生物以后我就感觉体内的部分原子可能曾经属于某只巨型的恐龙,或许我呼吸的空气中某些原子也来自于那些伟大的生命。

(恐龙变成了化石燃料,又被燃烧成为二氧化碳和氮氧化物进入大气,被植物固定成淀粉和蛋白质被人或者初级消费者摄取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物质和能量不灭,即使消失了极其微量的质量,也会释放巨大的能量。

在生命的尽头,因为细胞再生能力到了尽头,器官老化,无法得到修复而机能衰竭,最终以大脑的活动停止代表生命的终结。意识和思维走到尽头。
无论火化或是土葬,属于我的每一个原子将重回自然母亲,不久这些原子还会被其他生命摄取,或许这就是轮回吧。
=============================
克里斯托弗 希钦斯 —- 一个无神论者的最后时刻

这是希钦斯(1949-2011)在他的癌症末期,最后一次公开演讲的视频片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7MtjJFelAE

Trascript:
I am not as I was, some of you I’d urgently felt I ought to do while saying, and one mustn’t repine or relate to self-pity about that, but at this present moment I have to say.

我已不比当年,来日无多了。对于你们(观众)中的一部分,有的话我觉得我需要说—–这些话说出来听起来像是自怨自艾。但是此时此刻,我必须要说:

I feel very envious of someone who’s young and active and starting out in this argument. Just think of the extraordinary things that are happening to us. Go for example to the Smithsonian museum, To the new hall of human origins, magnificently curated and new in exhibition.

只是想想那我们世界里正在发生的、意义非凡的事,就让我非常嫉妒那些刚刚进入这场争论的年轻的、有活力的人们。就比如史密森尼博物馆,走进他们壮观的新“人类起源大厅”

Which Shows among other things, the branch, or branches along which perhaps three, certainly three, maybe four if you count Indonesia, humanoid shall we say anthropoid species, died out, not very long ago within measurable distance of 75, 000 years or so. Possibly destroyed by us possibly not, we don’t know. We know they decorated their graves, we think they probably had language ability, we don’t know if they had souls, I’m sorry I can’t help you there. But I so envy those who could glimpse…

展览中的一部分展示了一项最新的发现:人类进化的分支—-也许有三支,(不好意思)确定有三支,也许有四支,如果算上 印度尼西亚的那一支的话—-类人猿,在可度量的近历史中灭绝了—大约7万5千年前。他们也许死于天灾,也许死于我们之手,我们不知道。我们知道的 是,他们哀悼自己逝去的伙伴,装点他们的坟墓;我们知道他们很有可能有语言能力;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有灵魂—对不起,这个我真是爱莫能助(观众笑)。 我看到了这伟大的展览和未知等待探索的领域,我是那么嫉妒那些有机会一睹…(剧烈地咳嗽)。

I’ve only mentioned three or four of the things that have magnetized and charmed and gratified me to think about in the recent past, and how much I hope that each of you form some such ambition this evening and carries it forward, In the meantime, we had the same job we always had, to say as thinking people and as humans that there are no final solutions, there is no absolute truth, there is no supreme leader, there is no totalitarian solution, that says if you would just give up your freedom of inquiry, if you would just give up, if you would just abandon your critical faculties, the world of idiotic bliss can be yours but we have to begin by repudiating all such claims grand rabbi’s, chief ayatollahs, infallible popes, the peddlers or surrogate and mutant quasi-political religion and worship, the dear leader, the great leader.

我 在刚刚的演讲中只提到了3~4件就在不久前发生的,吸引我,让我着迷,让我沉思的事情;在我知道我自己无法继续去思考这些问题之际,我是多么希望你们中的 每个人能有这样的雄心,把这些伟大的事业进行下去。与此同时,我们还有我们一直以来的义务—-那就是作为一个思考的人类,站出来呐喊:没有所谓的终极答案、没有所谓的绝对真理、没有至高无上的领袖、没有一劳永逸的总体解决方案;我们需要告诉世人:如果你放弃质询的自由,如果你抛弃你的批判能力,你也许可以得到愚者的极乐世界,这是你们的自由;但是我们的事业开始于批判一切来自首席拉比、最高阿亚图拉、唯一教皇、变异的政治宗教崇拜的伟大领袖和他们代理人的布道与主张。

We have no need for any of this, and looking at them and their record and the pathos of their supporters I realize that it is they who are the grand imposters and my own imposture this evening was mild by comparison, Thank you very much.

我们不需要这些荒唐的东西,看看他们的嘴脸、他们做过的事情、他们支持者的惺惺作态,我们知道,他们才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欺诈者。谢谢大家。

这 就是一个无神论者走到生命终点时的姿态,他没有罗织谎言欺骗自己还有永生的彼岸,他勇敢面对死亡带来的虚无,在癌症的病痛中依然瞪大双眼注视着人类文明的 伟大进步,并用最后的话语提醒我们现世才是所有价值凝聚的地方—-哪怕这样的提醒会触动到他自己不能继续目睹世界的遗憾。

是的,无神论死前会流露遗憾,流露对世界的眷恋,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因为我们知道世界的可贵;我们唾弃临死前由于幼稚的彼岸承诺带来的嗑药般的迷之安详。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渣滓,在希钦斯死后手舞足蹈、弹冠相庆—-这样的渣滓还为数不少—–他们丑陋的舞姿、他们面对死亡议题在欺诈者耳语中脸上浮现出来莫名其妙的诡异优越感,无一不在提醒我希钦斯有多伟大。

书架上还摆着不忍阅读的希钦斯的著作。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不记得多少次点开这段视频,热泪盈眶但又欢欣鼓舞。不,是我该谢谢你,克里斯托弗

Thank you, Christopher.

克里斯托弗 希钦斯 —- 一个无神论者的最后时刻
我们终身的和唯一的任务就是:

做一位战士;
反对愚昧,和愚昧无知做殊死的斗争……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不肯放下理智之剑……

我们教育中到底多了些什么?又缺少了些什么?

2018年1月21日

我们教育中到底多了些什么?又缺少了些什么?

肥叔(转自)肥叔

 

1 天前

最近在微博上连续看到两则和孩子有关的新闻。

一个是关于父母用来描述孩子多么倔强的视频。

一个是一位老父亲在微博上控诉自己女儿的文章。

蛮巧,这两个视频都是四川的。

也不知道是因为这段时间我在四川出差,微博按照定位推给我的,还是这两个新闻在全国都很出名,不管如何,这种新闻,让人看了内心是充满触动的,似乎有一些内容在内心深处孕育成型,总是想表达一番。

于是,就有了这一篇文章。


家长是爱孩子的么?

家长一定是爱孩子的。

第一个视频里,为了让孩子做一个不再出错的人。父母不惜破坏亲子关系,一遍一遍的在逼迫自己的孩子。

第二个文章里,老父亲为了支持孩子上学,毫无犹豫,拿出了自己的积蓄。

无法想象,家长会在不爱孩子的情况下,会做出这些努力。

 

家长真的是爱孩子的么?

爱孩子,为什么不一直满足孩子的需求?不去春蚕到死丝方尽?

而是一个不断的刺激自己的孩子,一个是在微博上对孩子做血泪控诉?

如果我们问一下第一个视频里的父母,我们有很大的概率得到如下的回答。

“孩子不懂事,这样下去,以后会XXXXX,将来是无法在社会上立足的”

这是父母们的一个典型的顾虑。

意味着,父母们现在的行为,其实是被将来可能面临的,他们不想面对的情况驱动的。

而这种他们不想面对的情况,是和孩子无法更好的生存,无法更好的获得生活资料有关系的。

于是父母的爱就变成了,父母为了避免自己预期的未来的不好的情况,现在不停的逼迫孩子,让孩子内心充满了压力,用孩子的话描述,是“弄我”。

于是问题背后的问题就来了:

1、你们这么使劲的“弄”孩子,孩子将来真的能成为你们内心期望的样子么?你们恐惧的未来就真的不会来了么?

2、父母们为什么不自己努力打拼,将自己打拼成王健林,王思聪就算是再挥霍,生活也一直很惬意不是么?


对错,在人类社会中意味着什么?

本文开头的两个案例,都非常强烈的提到的对与错的问题。

一个是逼迫尚在幼年的女孩儿,一定要服从父母的对错观,并且以父母认可的方式服从,一个是老父亲,站在道德的高地上,无情的炮轰自己那个无情无义的女儿。

而女儿的反应,一个是年幼纯真,在天性的支配下,展现出来了一定的愤怒和战斗姿态,结果被强烈的打压;另外一个年龄大了一些,展现出来的,完全是落荒而逃的行为,不断的拉黑所有和她沟通的人,远远的逃离。

对错不仅在这两个案例中是焦点,在非常大比例的的家庭中,都是争吵的焦点,夫妻之间,长辈和晚辈,同辈之间,频繁的发生,是无法绕过去的话题。

对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当我们争辩对错的时候,随之而来的要求,是对方一定要听我们的话,按照我们的意志行事。

于是争辩对错,最终会变成,你要听我还是我要听你的,你要服从我,还是我要服从你的对撞。

一方说“因为XXX,所以XXXX,因此我是对的”潜台词是“你要听我的”

另一方说“因为XXX,所以XXXX,因此我是对的”潜台词是“你要听我的”

如此反复,最终权利拥有方,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至于到底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争吵的双方,大部分情况下,只是在不断证明自己对了,而很少去审视,自己是否真的是对了。

在彼此都无法接受对方的对错观的时候,对错意味着权利,最终“对”的一方,是人类社会中权利拥有的一方。

所以你在强行要求孩子接受你的对错观,按照你的意愿行事的时候。

你只是在用对错的外衣,来行使你的权利。

那么真的就没有孩子会认错的情况发生了么?

并不是,然而孩子在情绪充满胸膛的时候,是无法冷静的思考和接受自己情绪之外的声音的,大人也一样!


教育子女的过程我们行使权利是不对的么?

也不是!

所有的事情都让孩子做主,那这个世界肯定会天翻地覆了!

我们要做的,并不是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放弃我们的权利。

而是要搞清楚,如何行使我们的权利。

 

那么在谈如何行使我们的权利之前,我们要先弄清楚,我们想让我们这种权利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在当前社会有两种比较明显的和教育相关的声音。

一种是当孩子出现我们不希望看到的行为的时候,惩罚孩子让其难受,出现我们期望的行为的时候,给予奖励,并在这个过程中完全不顾孩子的感受。

比如不要理孩子的哭闹,孩子哭了,我们把孩子锁在屋里,转身离开不管孩子,让孩子自己哭到不哭为止,以让孩子知道哭是没用的。

只有孩子的行为满足我们的预期了,我们才给予孩子奖励,比如温暖的拥抱,比如一个笑脸,比如给孩子买好吃的。

这样,就能让孩子变成我们想要的样子。

另外一种,是要充分顾及孩子的情绪,当孩子内心有了不适感,我们要充分照顾到孩子的感受,并引导孩子建立自己面对自己的感受的能力,并且在孩子具有这种能力之后,我们还要引导孩子学习做人的道理以及各种知识。让孩子具有面对内心各种情绪的能力,并让孩子具有面对自己人生的毅力,以及相应的知识。

这样描述会有一些复杂,我用一个简单的例子来做形象化的总结。

第一种,给孩子画一个圈圈,让孩子待在里面不能出来,出来了就一顿胖揍,孩子痛了就会回去,出来再揍回去,再出来再揍,时间久了,孩子就不会再走出这个圈圈了。

第二种,我们和孩子一起去探索这个圈圈外面的世界有什么,在探索的过程中,孩子失去了勇气,我们给予孩子鼓励,孩子失去了兴趣,我们引导孩子建立兴趣,孩子自信心不够,我们引导孩子建立自信心,我们伴随孩子一起去探索这个充满未知的世界。遇到致命危险,我们引导孩子跟我们一起避开,遇到美景,我们引导孩子我们一起去体味。

不可否认,第一种对父母来说,容易了很多,第二种,对父母的精力,对父母的学识,对父母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都有非常高的要求。

但是如果你是孩子,你要的是那种?

这里可能会有父母说,我只做到第一种,其实就够了,然而我要说的是,第一种,看似将孩子置于保护之内,其实忽略了我们遇到的最大的危险,那就是内心世界随时可能会失控的情绪。

说这些之前,我们先看一则视频。

我无意去谈论这个事情法律判罚的轻重,也无意去谈论这些问题带来的社会意义,唯一想说的是,这个人,完全没有能力和自己内心世界的愤怒,屈辱感,不适感,和平相处,他面对这些情绪的时候,只有一件事情能解决内心的不适感,那就发泄,那就是报仇,也就是他嘴里所说的情杀,为了解决内心的这一口恶气,为了自己眼里的的对错,他剥夺了另外两个鲜活的生命,并搭上了自己生命作为出这口恶气的代价。

他认为自己付出生命的代价出这口恶气是值得的,你觉得值得么?

如果你认为不值得,你觉得这个人的成长轨迹中,是缺少了些什么呢?


在第一种教育中,缺失少了本应该在教育中非常重要的内容——培养面对我们面对内在不适感受的能力。

然而要让我们和孩子相处的时候,能够锻炼孩子面对这些不适感的能力,我们首先要有能力面对自己的内心不适感。

很难想象,上面视频中,被内心不适感催动去杀人的这个人,能有办法坐下来和自己身边的人,谈一谈致自己的感受,谈一谈如何在避免铸成大错之前,如何消解自己的感受。

这也是我觉得我们社会所缺少的东西。

纵观九年义务教育,我并没有看到有任何课程教导我们,如何减少内心张力的。

反而,仅有的一些思维转换的技术,在我的那个年代的教材中,被誉为是“阿Q”精神,是需要被排斥,是需要被侮辱的。

更不用谈,如何面对我们自己的可能会失控的欲望的办法了。

于是下面这种教育在国内似乎是很不寻常的。

 

 


那么教育该如何进行呢?

这个话题是非常庞大的。

才疏学浅如我,是很难回答清楚的。

 

不过我觉得对大部分家庭来说,停下对错的纷争,开始彼此沟通内心的感受,绝对是一种进步的行为。

 

那么作为父母或者即将成为父母的你,有能力和身边的人谈感受么?

期望看到你的讨论。

 

转:我老爸是我的哆啦A梦(机器猫)

2015年12月14日
我爸?他是我的机器猫啊! 

 

我记性早,幼儿园小班就开始记事了。
从小,我爸就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且玩的很投入很有细节,比如给我当马骑,他还会尥蹶子把我摔下来,以增加真实感。

 

我坐他肩膀上,假装驾驶机器人,揪左耳朵左转,揪右耳朵右转,他有时候会假装死机或乱码,故意装瘫痪。

扮成船,我坐他肚子上,可以抓着他胳膊划桨。

他跟我妈领我散步,一手牵一个,走两步突然使劲,我脚就悬空被他们拎起来了——我管这个叫“打溜溜”。

在我小的还可以放进一个脸盆里的时候,有一年下大雪,被我爸妈包成粽子,和两只小熊一起连盆放在一块木板上,我爸在板上绑跟绳子,在雪里拉着我“坐雪橇”。

每年春天给我做一个风筝,教我做风车,教我磨刀的技巧,还有教我如何往暖瓶里灌开水——以及,万一烫着手,该冲哪个角度把水壶扔出去。
至今我都记得第一次灌开水时的心情啊——很紧张,很危险,很谨慎,大冒险有没有?
小学四年级教我打拳,让我学会利用“身高优势”——从下往上进攻,以及如何依靠灵活占据优势。
要知道,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我来说,厉害之处在于那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啊!
若干年后,高中体育课,有次我跟我的好朋友摔跤玩,她一米七多,居然被我死死制服在体操垫上不能翻身,连体育老师都来围观了。
身为一个哈比人,我有多激动啊你们知道吗?

现在想来我爸肯定是文艺青年,他看《悲惨世界》知道洋娃娃对女孩子有多重要之后,每次给我买娃娃,都会给我堂妹也买一个。
他呢,应该也是二逼青年,除了娃娃也给我买变形金刚,枪。

有一年买了一个“火箭筒”——用大号乒乓球做子弹的,打足气,扛在肩上发射。那年夏天,一个景象就是一群穿着花裙子的小姑娘,扛着枪,据守楼道高处,打地楼下一群小男孩屁滚尿流……

小时候我又乖又调皮,可闯了祸从来没被惩罚过。
记得有一年跟几个小姑娘,放学后跑到排洪沟跳沙坑,那其实是一个工地倾倒土石方的地方,我们从路边往沟里跳——顺着沙土滑滚下去,玩得那叫个昏天黑地,投入忘我,结果裤子都磨破了。
天快黑了才回家,半道遇到那两位的爸爸,都是给提溜着耳朵回去的,巧也是,跟她俩分开时正撞上我爸出来买饼,我以为我也惨了,谁知他笑呵呵的,见我一头沙子只问了一句,多余的话没有,只说晚上有好吃的,就领我去买饼了。
这辈子我都忘不了,人生第一碗羊肉泡馍!

说起跟我爸的趣事,我能眉飞色舞没完没了。
回想起来,我的童年是在贫瘠闭塞的大西北腹地渡过的,时髦玩具都是我长很大后,老爸才从广州带回来的。
可小时候,我从来不觉得缺玩具。我能趴窗户边看云看一下午,因为,我讲我看到了什么时,我爸都会听。

其实重要的从来不是有什么玩具,而是跟谁,玩怎样的游戏。

我也知道,题主发的其实是钓鱼帖,想让大伙儿贡献个淘宝列表嘛哈哈哈╮(╯▽╰)╭ (感谢感谢,以后闺蜜孩子生日,我就知道该送啥了)
但想来想去啊~真的,我觉得我爸就是我最好的玩具。
功能齐全,寓教于乐,安全又有趣,还能自主创新,那真是全宇宙最赞的没有之一。

爸爸从来没让我失望过,哪怕他现在老了,背不动我了,也不能再替我解决闯的祸了……但是但是,永远爱你啊!

——————————
貌似我略跑题,那总结下回答:

——
感谢我妈,虽然你不怎么会买东西,但在给宝宝“买”玩具上,你的眼光实在太棒啦!哈哈

屠呦呦获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可预见各类人的反应

2015年10月5日
下面是俺认为结论性的一篇……其它的忽悠有空再研究咯。
《青蒿素与方舟子》

  作者:解剖刀

  本人在美国一家全球大制药厂任项目经理, 搞新药研发。说来也巧,我去年
去了趟中国,还与中科院一院长及一博导研究员(都搞药物研发的)以及复旦大
学一位药物学教授讨论过青蒿素。

  青蒿素,起初我还认为是一种中药,因为它是青蒿中提取出来,而且一直也
没听说过当时中国有现代的科学制药系统。院长先生马上进行了解说,纠正了这
一观点。从此,我们再也没有把青蒿素当成一种中药来讨论了。了解情况的制药
科学家也绝对不会对此定义有任何异议。

  很多西药是从植物提取的。但研制过程中它们的单一分子的分子式,分子结
构都被确定(现代西药区别于其他药的最大特点)。研制过程经过严格的试验设
计, 动物实验和多期(一般三期)临床试验。新药往往要在成千上万的病人中试用,
并有差不多同样数量的对照组病人。一般的平均研发周期是20年,成本上亿美
元甚至更多。我们最近的一个新药就投入了几亿美元,在4万多病人身上进行了
历时4年的临床实验。实验的结果(主要是药效和安全性)再经过近一年多的数
据收集,清理核对,统计分析,作出报表/图,写成长达百十来页的临床研究报
告(CSR),由监管部门按统一的格式做成包括数据,计算机程序,报告文献等在
内的报送包(filing package),提交给美国食品药物局进行审批。审批过程大
约要半年以上,过好几道关。这是典型的现代西药研发过程整个过程漫长,风险
巨大,项目投资浩大。这与传统的中药制作根本上就风马牛不相及。

  青蒿素的研发也是动员了庞大的研发资源,为的就是按科学程序(尽管那时
不太正规)鉴定它的药效和安全性。这在60,70年代非常不易,但为了支援越南
战争,国家还是象办奥运会一样动员了全国的力量攻关。到现在为止它仍然是我
国仅有的1个经FDA认可的由中国独立研发的药物(但不是中药)。屠呦呦在美国
获奖值得庆贺的。全体几百个当年参与青蒿素研究的人员的杰出贡献也应予以肯
定和奖励。

  如果仅仅因为中医在历史上也一直用青蒿治病就说青蒿素是一种中药的话,
那真冤枉了当年所作出的巨大投入。如果仅仅因为青蒿素是从中国药用植物青蒿
中提取的就叫中药,那么全世界由在中国被药用的植物上提取研发的药都可叫中
药了。

  显然, 把青蒿素当中药, 或用青蒿素给中药脸上有意贴金, 要不是无知,要
不就是故意混淆视听。其实,在现代医学药物研究科学化之前,全世界各民族都
在采用类似中药的方法治病,甚至许多方法用的是同一种植/动物。连许多动物
都本能地知道用某些植物来治疗所患疾病。因此,毫无必要过度地把这么一种大
家知道的前现代药物学的治病方法上升到民族优秀文化的角度来神化。因为我们
中华民族有,别的民族也同样有。再说,抛弃人为炒作的一大部分,传统医学在
庞大的现代医学面前也就这么一点点东西,可靠性又极差。千方百计地这样贴金
只能说明我们拿不出啥新鲜东西, 还要靠老祖宗可怜的一点家当来支撑民族的自
信心。这才没面子呢。

  在飞速发展的当代,我们中国人应该努力进取,把精力集中在现代高科技产
品上的创新上,而不是躺在先辈的摇篮里孤影自赏。应该坦率地指出,中国医药
业仍然非常落后。跟欧美发达国家是没法比,连印度都远远在我们前面。在这种
情况下,我们绝无资本沾沾自喜,以此来说明业已过时的传统医学如何伟大,更
不能用它来搞政治内耗。我国的药业近年来受到国家和地方的重视,在加上大量
西方制药厂里的中国籍专业人员海归,把这一十分复杂的高科技行业知识带到中
国,相信不出十年我们最起码能赶上印度。

  方舟子是位值得尊敬的治学严谨的学者,看过他许多文章,能看出他是个认
真负责的人。早年留学的学生学者大多具有这种品质。他的观点基本上就是西方
科技界的常识,他是搞科普的嘛。许多人以为是他说的理论而攻击他,殊不知,
他们攻击的不过就是并不深奥的已为西方公众普遍接受的科学观念。这种先入为
主的攻击对大众科学的流行发展和提高中国人的全民素质带来负面效应。

(XYS2011093)

				

下一站:《日落大道》

2014年11月27日

(下月)27号上演寻子记……Smile

……向着 日落大道奔去

久别重逢已经可能把破碎的爱 再还原
原来 爱不害怕路途遥远也不害怕时光流逝人事非
只怕来不及爱你就长大了 
还记得 拥抱时你的心跳还记得你身上 的味道让一切无处可逃
我学会等待
忘掉悲伤爱的勇气再燃烧哦哦哦 爱的勇气我已准备好再次迎接爱的来到
你已经不再是小宝宝
看懂似是而非的少年
不得不面对自己的未来 
不再回忆来路的艰辛
只当作必须付出的代价
放下了 面对着爱
还记得 拥抱时的心跳还记得与你的 亲吻和你身上 的味道让一切无处可逃
我学会坚强和奔跑 忘掉伤痛 
爱的勇气再燃烧
哦哦哦 爱的勇气
我已准备好再次迎接爱的来到
可以再次拥抱 就享受拥抱
打开彼此的灵魂每一个窍门去体会感动
属于你我眼前的每一秒
哦哦哦 爱的勇气
我已准备好 忘掉悲伤爱的勇气再燃烧哦哦哦 爱的勇气
我已准备好再次迎接爱的来到……
——————————
那一刻将发生在12月27号YVR Airport.
LaughingCoolTongue out

转发:为什么那么多人饿死,我们却还要继续探索宇宙?

2014年11月20日

为什么那么多人饿死,我们却还要继续探索宇宙?

2014-11-20 13:42:007科幻太空宇宙

为什么那么多人饿死,我们却还要继续探索宇宙?#《星际穿越》继续烧脑#

 

 

 

 

 

1970年,赞比亚修女玛丽·尤肯达给恩斯特·史图林格博士写了一封信,他因在火星之旅工程中的原创性研究,成为美国航空航天局马绍尔太空航行中心的科学副总监。信中,玛丽·尤肯达修女问道:目前地球上还有这么多小孩子吃不上饭,他怎么能舍得为远在火星的项目花费数十亿美元。

 

史图林格很快给尤肯达修女回了信,同时还附带了一张题为“升起的地球”的照片,这张标志性的照片是宇航员威廉姆·安德斯于1968年在月球轨道上拍摄的(照片中可以看到月球的地面)。他这封真挚的回信随后由NASA以《为什么要探索宇宙》为标题发表。

 

亲爱的玛丽·尤肯达修女:

 

每天,我都会收到很多类似的来信,但这封对我的触动最深,因为它来自一颗慈悲的饱含探求精神的心灵。我会尽自己所能来回答你这个问题。

 

首先,请允许我向你以及你勇敢的姐妹们表达深深的敬意,你们献身于人类最崇高的事业:帮助身处困境的同胞。

 

在 来信中,你问我在目前地球上还有儿童由于饥饿面临死亡威胁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花费数十亿美元来进行飞向火星的航行。我清楚你肯定不希望这样的答案: “哦,我之前不知道还有小孩子快饿死了,好吧,从现在开始,暂停所有的太空项目,直到孩子们都吃上饭再说。”事实上,早在人类的技术水平可以畅想火星之旅 之前,我已经对儿童的饥荒问题有所了解。而且,同我很多朋友的看法一样,我认为此时此刻,我们就应该开始通往月球、火星乃至其他行星的伟大探险。从长远来看,相对于那些要么只有年复一年的辩论和争吵,要么连妥协之后也迟迟无法落实的各种援助计划来说,我甚至觉得探索太空的工程给更有助于解决人类目前所面临的种种危机。

 

在 详细说明我们的太空项目如何帮助解决地面上的危机之前,我想先简短讲一个真实的故事。那是在400年前,德国某小镇里有一位伯爵。他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他 将自己收入的一大部分捐给了镇子上的穷人。这十分令人钦佩,因为中世纪时穷人很多,而且那时经常爆发席卷全国的瘟疫。一天,伯爵碰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家 中有一个工作台和一个小实验室,他白天卖力工作,每天晚上的几小时的时间专心进行研究。他把小玻璃片研磨成镜片,然后把研磨好的镜片装到镜筒里,用此来观 察细小的物件。伯爵被这个前所未见的可以把东西放大观察的小发明迷住了。他邀请这个怪人住到了他的城堡里,作为伯爵的门客,此后他可以专心投入所有的时间 来研究这些光学器件。

 

然而,镇子上的人得知伯爵在这么一个怪人和他那些无用的玩意儿上花费金钱之后,都很生气。“我 们还在受瘟疫的苦,”他们抱怨道,“而他却为那个闲人和他没用的爱好乱花钱!”伯爵听到后不为所动。“我会尽可能地接济大家,”他表示,“但我会继续资助 这个人和他的工作,我确信终有一天会有回报。”

 

果不其然,他的工作(以及同时期其他人的努力)赢来了丰厚的回报:显微镜。显微镜的发明给医学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由此展开的研究及其成果,消除了世界上大部分地区肆虐的瘟疫和其他一些传染性疾病。

 

伯爵为支持这项研究发明所花费的金钱,其最终结果大大减轻了人类所遭受的苦难,这回报远远超过单纯将这些钱用来救济那些遭受瘟疫的人。

 

我 们目前面临类似的问题。美国总统的年度预算共有2000亿美元,这些钱将用于医疗、教育、福利、城市建设、高速公路、交通运输、海外援助、国防、环保、科 技、农业以及其他多项国内外的工程。今年,预算中的1.6%将用于探索宇宙,这些花销将用于阿波罗以计划、其他一些涵盖了天体物理学、深空天文学、空间生 物学、行星探测工程、地球资源工程的小项目以及空间工程技术。为担负这些太空项目的支出,平均每个年收入10000美元的美国纳税人需要支付约30美元给太空,剩下的9970美元则可用于一般生活开支、休闲娱乐、储蓄、别的税项等花销。

 

也 许你会问:“为什么不从纳税人为太空支付的30美元里抽出5美元或3美元或是1美元来救济饥饿的儿童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需要先简单解释一下我们国 家的经济是如何运行的,其他国家也是类似的情形。政府由几个部门(如内政部、司法部、卫生部与公众福利部、教育部、运输部、国防部等)和几个机构(国家科 学基金会、国家航空航天局等)组成,这些部门和机构根据自己的职能制定相应的年度预算,并严格执行以应对国务委员会的监督,同时还要应付来自预算部门和总 统对于其经济效益的压力。当资金最终由国会拨出后,将严格用于经预算批准的计划中的项目。

 

显然,NASA的预算中所 包含的项目都是和航空航天有关的。未经国会批准的预算项目,是不会得到资金支持的,自然也不会被课税,除非有其他部门的预算涵盖了该项目,借此花掉没有分 配给太空项目的资金。由这段简短的说明可以看出,要想援助饥饿的儿童,或在美国已有的对外援助项目上增加援助金额,需要首先由相关部门提出预算,然后由国 会批准才行。

 

要问是否同意政府实施类似的政策,我个人的意见是绝对赞成。我完全不介意每年多付出一点点税款来帮助饥饿的儿童,无论他们身在何处。

 

我相信我的朋友们也会持相同的态度。然而,事情并不是仅靠把去往火星航行的计划取消就能轻易实现的。 相对的,我甚至认为可以通过太空项目,来为缓解乃至最终解决地球上的贫穷和饥饿问题作出贡献。解决饥饿问题的关键有两部分:食物的生产和食物的发放。食物 的生产所涉及的农业、畜牧业、渔业及其他大规模生产活动在世界上的一些地区高效高产,而在有的地区则产量严重不足。通过高科技手段,如灌溉管理,肥料的使 用,天气预报,产量评估,程序化种植,农田优选,作物的习性与耕作时间选择,农作物调查及收割计划,可以显著提高土地的生产效率。

 

人造地球卫星无疑是改进这两个关键问题最有力的工具。在远离地面的运行轨道上,卫星能够在很短的时间里扫描大片的陆地,可以同时观察计算农作物生长所需要的多项指标,土壤、旱情、雨雪天气等等,并且可以将这些信息广播至地面接收站以便做进一步处理。事实证明,配备有土地资源传感器及相应的农业程序的人造卫星系统,即便是最简单的型号,也能给农作物的年产量带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提升

 

如 何将食品发放给需要的人则是另外一个全新的问题,关键不在于轮船的容量,而在于国际间的合作。小国统治者对于来自大国的大量食品的输入会感到很困扰,他们 害怕伴随着食物一同而来的还有外国势力对其统治地位的影响。恐怕在国与国之间消除隔阂之前,饥饿问题无法得以高效解决了。我不认为太空计划能一夜之间创造 奇迹,然而,探索宇宙有助于促使问题向着良好的方向发展。

 

以最近发生的阿波罗13号事故为例。当宇航员处于关键的大气层再入期时,为了保证通讯畅通,苏联关闭了境内与阿波罗飞船所用频带相同的所有广播通信。同时派出舰艇到太平洋和大西洋海域以备第一时间进行搜救工作。如果宇航员的救生舱降落到俄方舰船附近,俄方人员会像对待从太空返回的本国宇航员一样对他们进行救助。同样,如果俄方的宇宙飞船遇到了类似的紧急情况,美国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提供援助。

 

通过卫星进行监测与分析来提高食品产量,以及通过改善国际关系提高食品发放的效率,只是通过太空项目提高人类生活质量的两个方面。下面我想介绍另外两个重要作用:促进科学技术的发展和提高一代人的科学素养。

 

登月工程需要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高精度和高可靠性。面对如此严苛的要求,我们要寻找新材料,新方法;开发出更好的工程系统;用更可靠的制作流程;让仪器的工作寿命更长久;甚至需要探索全新的自然规律。

 

这些为登月发明的新技术同样可以用于地面上的工程项目。每年,都有大概一千项从太空项目中发展出来的新技术被用于日常生活中,这些技术打造出更好的厨房用具和农场设备,更好的缝纫机和收音机,更好的轮船和飞机,更精确的天气预报和风暴预警,更好的通讯设施,更好的医疗设备,乃至更好的日常小工具。你 可能会问,为什么先设计出宇航员登月舱的维生系统,而不是先为心脏病患者造出远程体征监测设备呢。答案很简单:解决工程问题时,重要的技术突破往往并不是 按部就班直接得到的,而是来自能够激发出强大创新精神,能够燃起的想象力和坚定的行动力,以及能够整合好所有资源的充满挑战的目标。

 

太空旅行无可置疑地是一项充满挑战的事业。通往火星的航行并不能直接提供食物解决饥荒问题。然而,它所带来大量的新技术和新方法可以用在火星项目之外,这将产生数倍于原始花费的收益。

 

若希望人类生活得越来越好,除了需要新的技术,我们还需要基础科学不断有新的进展。包括物理学和化学,生物学和生理学,特别是医学,用来照看人类的健康,应对饥饿、疾病、食物和水的污染以及环境污染等问题。

 

我 们需要更多的年轻人投入到科学事业中来,我们需要给予那些投身科研事业的有天分的科学家更多的帮助。随时要有富于挑战的研究项目,同时要保证对项目给予充 分的资源支持。在此我要重申,太空项目是科技进步的催化剂,它为学术研究工作提供了绝佳和实践机会,包括对月球和其他行星的研究、物理学和天文学、生物学 和医学科学等学科,有它,科学界源源不断出现令人激动不已研究课题,人类得以窥见宇宙无比瑰丽的景象;为了它,新技术新方法不断涌现。

 

由美国政府控制并提供资金支持的所有活动中,太空项目无疑最引人瞩目也最容易引起争议,尽管其仅占全部预算的1.6%,不到全民生产总值的千分之三。作为新技术的驱动者和催化剂,太空项目开展了多项基础科学的研究,它的地位注定不同于其他活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以太空项目的对社会的影响,其地位相当于三四千年前的战争活动。

 

如果国家之间不再比拼轰炸机和远程导弹,取而代之比拼月球飞船的性能,那将避免多少战乱之苦!聪慧的胜利者将满怀希望,失败者也不用饱尝痛苦,不再埋下仇恨的种子,不再带来复仇的战争。

 

尽 管我们开展的太空项目研究的东西离地球很遥远,已经将人类的视野延伸至月亮、至太阳、至星球、直至那遥远的星辰,但天文学家对地球的关注,超过以上所有天 外之物。太空项目带来的不仅有那些新技术所提供的生活品质的提升,随着对宇宙研究的深入,我们对地球,对生命,对人类自身的感激之情将越深。太空探索让地 球更美好。

 

随信一块寄出的这张照片,是1968年圣诞节那天阿波罗8号在环月球轨道上拍摄的地球的景象。太空项目所能带来的各种结果中,这张照片也许是其中最可贵的一项。它开阔了人类的视野,让我们如此直观地感受到地球是广阔无垠的宇宙中如此美丽而又珍贵的孤岛,同时让我们认识到地球是我们唯一的家园, 离开地球就是荒芜阴冷的外太空。无论在此之前人们对地球的了解是多么的有限,对于破坏生态平衡的严重后果的认识是多么的不充分。在这张照片公开发表之后, 面对人类目前所面临的种种严峻形势,如环境污染、饥饿、贫穷、过度城市化、粮食问题、水资源问题、人口问题等等,号召大家正视这些严重问题的呼声越来越 多。人们突然表示出对自身问题的关注,不能说和目前正在进行的这些初期太空探索项目,以及它所带来的对于人类自身家园的全新视角无关。

 

太空探索不仅仅给人类提供一面审视自己的镜子,它还能给我们带来全新的技术,全新的挑战和进取精神,以及面对严峻现实问题时依然乐观自信的心态。我相信,人类从宇宙中学到的,充分印证了阿尔贝特·史怀哲那句名言:“我忧心忡忡地看待未来,但仍满怀美好的希望。”

 

向您和您的孩子们致以我最真挚的敬意!

 

您诚挚的,

恩斯特·史图林格

科学副总监

 

1970年5月6日

昨夜我变成了一个哭闹的孩子

2014年10月6日

昨夜,我因为想你,变成了一个哭闹的孩子。我总是想起我们一起玩耍的快乐时光……趁着你爬上滑梯的间隙,我赶快跑掉,藏起来让你找不到;

路过花园小马路的时候,夸张地向左右眺望……说:这边有车子吗?……那边有车子吗?逗得你一边模仿一边哈哈大笑!

每天逗你过瘾地哭一场!嘿嘿……

狡猾地互相把对方关门外……呵呵

总之你笑的时候比较可爱一些……

另外别忘记怎么算 99……9 * 999……9 以及对数、幂、以及手工开方等等……

牛顿比我们古老近400年……咱们的(文明)比牛老师进化了400年……所以他老人家都懂的东西,您不懂合适吗?!Embarassed

从一个小孩子到能读懂《几何原本》到底需要多少年呀?!……我多想你能一口吃成个大胖子呀?!……这个别人还帮不了,好多东西等你“吃”呀……快快吃快快成长吧!!

而且,有关“人从哪里来”的问题,咱们是不是已经继续(进化论中)到了《育儿》这一课了……?!

这些可都是好书哦,与其在一生中错过,不如现在就和它们亲密一下吧!Laughing

http://xys.ss156.net/xys/ebooks/others/science/naked_ape/ape3.txt

——————————————————————

昨夜我还是个哭闹的孩子……

今天见到明亮的太阳,我似乎获得了平静和观察力。

 

正午,太阳在正上方照耀着。一个历经人间
冷暖的灵魂,远离了噪音,带着一点庸懒,获得
一种静观:人是过客,……

精神、文化、知识不朽。

 

人生彻底失败指南-之一(吸毒,抓老爹来殉葬)

2014年9月17日

儿子四五岁时,偶尔寄住郊区外婆家,周末我有些时间打发在那个城郊结合地带。住郊区最大的好处是,房前屋后的空地可以种菜。那是我的一个兴趣。有一天,我突然被菜地旁边一面高墙里的巨大哀嚎声吓了一跳。我才知道,那里是一个强制戒毒所。

很惭愧,我又增添了一份去菜地的不大阳光的兴趣。其实,与其说是兴趣,倒不如说是好奇。

一天,一位头发花白者步出铁门,摇晃几步跌倒在菜地边的路上。我赶紧跑过去,扶起骨骼有些硌人的老人。歇息稍许,了解到,老人是市里一名退休教师,儿子在墙里面,已经是N进宫。老人有一句话对我冲击很大,“生养这个孽种三十多年,就高兴两天,出生那天,结婚那天,其余,是操劳,是伤心,是祸害。”看着老人那令人信服的眼睛,我几乎得出一个人生真谛:只要不吸毒,男人活在世上再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三十不到,还没观世界,已经有了这个世界观。看着儿子渐渐接近我的身高,有一天,我突然决定把抽了20年的烟戒了。烟草与毒品隔得远,我仍然觉得它们隐藏着关联。

爱儿子,是一个男人最不可切割的人格成分。

新浪微博有一个粉丝超过2300万的大V,他关注的却只有寥寥7人。这恐怕是新浪微博到目前为止被关注与关注二者数量差最大的一个。这7人中,6个团体账号,是个人的只有1个,他的名字是——房祖名。

你一定已经猜到,微博的主人是成龙。

爱有千万里,尽在不言中。

可是,做儿子的房祖名在乎吗?感知吗?理解吗?珍惜吗?感恩吗?我说不好。按道理,31岁的男人,已经而立,少有不惑,应知天高地厚,冷暖炎凉;可是,当儿子在老子赠送的北京顶级豪宅中乌烟瘴气、一地鸡巴毛时,我以为他已用行动做了回答。

事发当日,正在伦敦为电影《十二生肖》宣传的成龙,“愤怒”“震惊”。匆匆赶回北京,发布博文,自己“很羞愧”“很心痛”,母亲“更是心碎”,“身为你的父亲,我愿意与你共同面对未来之路。”

未来将会是一条什么样的路?

不说不可避免的牢狱之灾,单说戒毒。如果让我讲句科学层级的真话,那就是:毒品是无法彻底戒除的。没有百分之一,没有万分之一。“一日吸毒,十年戒毒,终生想毒”,不是一句空话。香港有个以扶持“回头是岸者”为教义的基督教组织,教友以出狱、戒毒人员为主。里面有个牧师,年轻时是个戒毒成功者,后来入了神学院,中年后转入台湾传教。三十多年过去,在台北的医院因癌症过世。临终告解,问他还有什么心愿?老牧师竟幽幽说:“好想来一管。”令人不寒而栗。

据说,财富、尊严、存活期,吸毒者存在着一个数学换算。资金充裕,可以一直抽下去,靠交替品种和间歇性戒断保持快感,作为隐秘的爱好,继续过体面生活;一旦千金散尽,再尊贵的人物,流落到穷困潦倒的瘾君子圈里,行尸走肉,大概一两年内就销声匿迹,尸骨无存。

成龙应该具有这些常识。可是,他是父亲。心碎后,只有用眼泪在暗夜里粘起来。然后……

没有然后。富可敌国又怎么样?心尖上的针,永远在着。

眼泪渐渐流干,性灵渐渐风干。再辉煌的男人,跌了这一跤,苦不堪言,深陷冰窟,生不如死。

李双江如是。张国立如是。

今天,成龙如是。

—————————
以上转自加拿大一号站;
我写的都传不上来,考虑换个香港的服务器吧,能均衡北美和中国大陆(网速能兼顾北美和中国大陆的CAP,不用部署分布式的站点)。

考试到底有多重要?

2014年7月25日

小保尔,你知道吗?国内现在高考招生期间,人们又再热烈地议论高考呢!

你知道考试对人类有多么重要吗?!


人类因为要应对文明和发展的大挑战,又必须要建立伟大的社会组织或者国家,而有效管理庞大国家的办法一直是一个难题,直到中国在轴心时代思想基础上发明出的制度创新——科举制。


科 举制以人的学习能力、知识水平、行政能力作为考核的根本,用公平、透明、公开的方式提供给所有人机会,而不受出身背景或血缘关系的限制,从社会各阶层的人 才中选拔出优秀能干的人,并凭考核结果分享政治权力,另外通过政府考试的方式统一官方意识形态,以保障所录取的人才对政权的忠诚。这样的选拔和考核制度, 可以保证选出的人才既有全面能力,能服务百姓,又能效忠政权。由文官管理武官,保障政权不受挑战。从思想意识形态上,士大夫既效忠皇权政统,又忠诚于儒家 道统。既为百姓,又为皇权,兼为个人实现理想抱负,养家荫子。这几乎是一个完美的制度尝试,起源于两汉时的荐贤尝试,经过几百年的实践后,到隋朝正式确立 成为制度,为此后在一两千年管理中国这个庞大的帝国,提供了最坚实的保障。这也为中国从汉后的四百年战乱中重新崛起提供了基础,也让东西方在汉朝和罗马帝 国衰落后的命运截然不同。从公元500年到公元1770年左右,中国领先西方大概一千二百年,科举制这一创新正是助跑中国领先的最重要原因之一。这一制度 的确立使得中国在大体上解决了作为庞大帝国的行政问题,保障了长期的和平环境,形成了大规模的贸易市场,促进了技术交换和广泛应用,发展了文化,也拥有了 应对饥饿、瘟疫、外族侵略的能力,让中国在之后一千多年里领先于世界上几乎任何其他国家。甚至到工业文明,大英帝国开始建立的时候,也借鉴了中国的文官制 度,建立了自己的文官系统。今天无论是美国的军队,还是其他凡是采用文官系统的政府或是非政府组织都多少受到了中国科举制度的影响。

科 举制度虽然在极大程度上解决了帝国的政权问题,但它的核心缺点是皇帝这个最高领袖的选择。文官系统的发明,根本目的是为了延续帝国统治。但是皇帝必须以血 缘传承。如果皇帝能力优秀,整个帝国的力量就可以充分发挥出来,这一点无论是在文景两帝,还是汉武帝,唐太宗,宋太祖这些时代,都被一再证明。但是血缘无 法保障能力,无法保障皇位不会传给无能子嗣,因此就无法避免出现弱君、昏君。在他们掌权时,政权也不可避免地走向内斗、腐败。不稳定的皇权传承影响着朝代 的兴衰。但是无论一个朝代如何在管理细节上创新,都保持了科举制这一基本的政治制度。这一制度从汉、唐起影响中国政治,直到今天。

轴 心革命时代的另外一个重大的遗产是思想的多样性,在中国有百家争鸣的不同理念,在希腊亚里士多德所关心的问题从科学到玄学、法律、政权、法律、到逻辑,演 说非常广泛多样。思想多样性的出现,尤其是其中理性的一支指出了思想的另外一个重要轨迹。思想不仅仅是建立公平社会和政权、安慰灵魂的手段,从希腊的“为 知识而知识”开始,思想本身成为人追求的目的。人类在思想上的进步逐渐发展出近代的科学,从此开始真正主宰世界。这一支理性的思想为人类发展指出了另外一 条了不起的方向。
见以前的博客:《数学滚出高考—-数学滚了,高考还剩啥?》
http://xysblogs.org/baoer/archives/1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