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字木兰花(新年寄语新语丝) “义利之辩”考
Jan 04

拿破仑与隋那

鲁迅

我认识一个医生,忙的,但也常受病家的攻击,有一回,自解自谈道:要得称赞,最好是杀人,你把拿破仑和隋那(Edward Jenner 1749-1823)[潘注:现译詹纳,他的事迹见《不列颠百科全书》第8卷第547页E]去比比看……

我想,这是真的。拿破仑的战绩,和我们什么相干呢,我们却总敬服他的英雄。甚而至于自己的祖宗做了蒙古人的奴隶,我们却还恭维成·吉思;从现在的卐字眼睛看来,黄人已经是劣种了,我们却还夸耀希特拉。

因为他们三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大灾星。[潘注:他们三个都属于吴思定义的血本家]

但我们看看自己的臂膊,大抵总有几个疤,这就是种过牛痘的痕迹,是使我们脱离了天花的危症的。自从有这种牛痘法以来,在世界上真不知救活了多少孩子,——虽然有些人大起来也还是去给英雄们做炮灰,但我们有谁记得这发明者隋拿的名字呢?

杀人者在毁坏世界,救人者在修补它,而炮灰资格的诸公,却总在恭维杀人者。[潘注:这是很沉痛的话,现在依然如此。]

这看法倘不改变,我想,世界是还要毁坏,人们也还要吃苦的。

十一月六日

(录自《鲁迅全集 6》第142-143页)

查看历史,甚至一直到现在,为什么炮灰资格的诸公,总是在恭维杀人者?(2000-08-15读后)

这篇短文把人性看透,提出了一个很严肃、很凶险、很残酷,令人无法面对、无法解答的问题。(2003-10-05读后)

文章来源:潘正伯老先生博客

“读一篇鲁迅的短文《拿破仑与隋那》”有2篇评论

  1. nyzsfdhti Says:

    jhlxVY dwfizddkprkb, [url=http://ehvequpxftso.com/]ehvequpxftso[/url], [link=http://qsnkjmdeobxd.com/]qsnkjmdeobxd[/link], http://elqvzrawzjmh.com/

  2. 炼狱薄荷 Says:

    敬畏和崇拜强者、欺辱和鄙视弱者是人类的遗传病。

发表评论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