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的存档

戏说 弘法寺

2014年12月18日星期四

胡指挥按:这个短篇是四年前以某内部论坛为背景而写的一个武侠接龙游戏之作。

——————–

戏说 弘法寺

话说伊人离开了馒秀才,转过一个山头后,“大妈,大妈”的歌声才渐渐地听不到了。又策马前行了几十里路,天色已晚,前面却依然看不到洗脚池。伊人心想,往前面再赶一段路,就近找个村庄打尖歇宿一晚,明日再探洗脚池。

又前行了数里,不见任何村庄,不远处隐约却见一寺庙。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怎么会有寺庙?伊人不禁有些好奇,策马来到庙前,不免仔细端详一番。红瓦白墙,寺庙不大,却也不小,门前铺着石板,干干净净,似乎刚刚打扫过。寺门敞开着,匾额上书三个大字: 弘法寺,寺门左右是一副对联:

弘法必定来本寺,取经无须去西天

伊人暗暗称奇,心想这个寺庙的住持口气倒不小嘛,今天到要会一会。看他到底是得道高僧,还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只知道吹牛皮的庸僧。伊人将马拴在寺门前的柳树上,把剑背在身后,走进了弘法寺。

跨过寺门,只见院内载了几棵茶树,供奉着香炉,迎面是一个殿堂,门前又有一幅对联:

远黄酒近清茶小人亦可得道
读歪经弘邪法大师何曾无聊

怎么还有自称 “读歪经弘邪法”的大师?伊人四周观望,不见一个僧人。心想本姑娘游走江湖多年,倒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寺庙呢。往上一瞧,又有一个匾额:

品茶有道 弘法无边

走进殿堂,越发显得古怪了,左面是大肚子弥勒佛,右面却是太上老君。大厅两个立柱,分别写着:

宗佛亦宗道
渡女不渡男

伊人正自纳闷,从殿堂侧门传来清脆的女声:不知女施主光临,有失远迎了。随着声音,走进一个妙龄女子。

“敢问女施主如何称呼?”

“哦,你就叫我伊姐姐好了。”

伊人再也按捺不住好奇之心,不等对方会话,脱口而出:“你们住持在哪里?弘法寺怎么没有和尚僧人?你也是施主还是弘法寺的。。。”

“伊姐姐有所不知。我们住持大师到四川绵阳去弘法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至今未归。弘法寺再没有其他僧人了,现下只有我和嘤咛。我们二人跟随大师已经多年了,我叫小倩。嘤咛在泡茶,待我去看一下嘤咛的茶泡好没有。伊姐姐请稍候片刻。”

“且慢,怎么弘法寺还会有女眷?你们大师到底弘的是什么法? ”

“我们大师乃得道高僧,早已堪破男女之别。伊姐姐莫要心急,等你喝了我们大师栽种的茶,我再与你慢慢说来。”说完,小倩转身离开了殿堂。

小倩的话让伊人将信将疑。从小倩的身形,举手投足之间来看,似乎也是练过武功的,可是从她说话呼吸运气来看,却是一点内力也没有,与常人无异,真是奇怪。伊人 是个急性子,生平最不耐烦就是只能干等而又无事可做。于是她在殿堂内四下走动,再次察看,目光慢慢停留在立柱上的那两行字上。

宗佛亦宗道,看来这位大师是既尊佛又敬道啊,不拘一格,难怪他自称读歪经弘邪法。渡女不渡男,莫非他是一个淫僧不成?如果这样,到要小心一些了。咦,这几个字体看起来这么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啊哈,于京!是于京的书法!看来于京这家伙也与弘法寺有关联,我更要小心行事了,以防不测。

想到于京,伊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正在此时,殿堂偏门那边说笑着走进两个女子,一位是小倩,另一位手里端着茶具,自然就是嘤咛了。

“伊姐姐,请用茶。这是我们大师专为女施主准备的上好香茶。”

伊人接过茶杯,却并不 喝。“谢谢,你就是嘤咛了?”

“是啊。我们大师平生最爱读《聊斋志异》了,收下我俩之后,就把我们的名字改成小倩和嘤咛了。伊姐姐,这茶要趁热才好喝。”

“哦,是吗?聊斋里面的小倩婴宁可是我最喜欢的两个女孩子呀。”伊人嘴上这么说,口气却是有些冷淡。一边说一边把茶杯放到了案几上,说道,“我现在还不渴。”

“伊姐姐,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我们大师常常说起,喝茶如果只是为了解渴,那就有失品茶之道了呀。”说着,嘤咛把托盘交给小倩,就要去端那个案几上的茶杯。

伊人这时灵机一动,将身拦在案几与小倩嘤咛之间,说道,“我自己来吧”。同时暗中运气,衣袖一挥,茶水已从杯中激射而出,直奔小倩而去,而同时茶杯却向嘤咛飞去。

只听当啷一声茶杯落地,接着啊哟,哎呀两声轻呼。小倩胸前已经湿了一大片,而嘤咛也没有接住茶杯。

果然一点武功也没有啊,伊人刚刚放松一口气,再一吸气,忽然发现内力只能使出两成左右了,暗自惊觉,啊呀不好,怎么不知不觉之间已经中了邪门歪道了?莫慌莫慌,这寺里也许真的只有这两个小妖女。自己即便只剩两成内力,对付她们俩个也是绰绰有余。不妨假装昏迷不醒,看看她们到底能把我怎样。这样一边想着,一边手扶额头,身子一软,便倒在了地上。

看到伊人倒地,小倩和嘤咛倒也并不感到奇怪。小倩说,这个伊人姐姐,功夫似乎很高啊。嘤咛说,女人功夫再多又怎能怎么样? 还是别想那么多了,你去换一下衣服,然后帮我来把她扶到精舍吧。

不久,两人将伊人搀扶进了殿堂后面的精舍。待小倩和嘤咛走后,伊人屏息静听,判断屋外无人之后睁眼一看,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大炕上。说是精舍,其实除了这么一个大坑以外并无其他摆设。炕边墙上书写了几个字:聊天聊地,无聊才聊。这个看起来到不像是于京的书法了。

伊人躺在炕上寻思,是继续在这里假装下去,还是赶快离开此地去探洗脚池?现在我的功力只剩两成,即便找到洗脚池,又如何能够对付那里的高人呢?要不然就等小倩和和嘤咛再进来,就把她二人制服,索取解药。

不知过了多少时辰,伊人还在炕上躺着。恍惚之间,只听到外面两个男人在说话,似乎在争吵。

“嘿嘿,化敌为友,化敌为友。难道只有按你说的才是化敌为友,我的弘法就不是?”

“你又不正经了,毕竟 她和小倩嘤咛不一样啊”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就是武功高一些嘛,现在不也照样乖乖地躺在我精舍的炕上?”

“小倩和嘤咛跟你那是心甘情愿的,否则你以为鹿掌门,师姐,鱼书生还有副职匪,。。。,我们会坐视不管?我们不能强人所难,与月宫为敌!”

“那你呢,你除了出痘,还能有什么高招不成?”

“这你就不用管了,把伊人交给我就行了。你绵阳的事情还没有了结,你还是去绵阳吧。”

“好,好,好,等我回来看你们闹笑话吧。”

“你自己也好自为之吧,别忘了上次蹲炕沿的教训,呵呵。”

七绝 初冬再读前赤壁赋有感

2014年12月18日星期四

繁星朗月映初雪,苏子文章伴晚茶。

寄意江湖人未老,菊花谢尽待梅花。

2014年12月6日

 

后记:

此诗最初原稿是这样的:

诗意文章好伴茶,菊花谢尽待梅花。
无边风月时时有,属意江湖处处家。

略为修改后:
苏子文章好伴茶,菊花谢尽待梅花。
无边风月时时有,寄意江湖处处家。

在内部论坛贴出后,网友steven认为“菊花谢尽待梅花”一句”余韵不绝,以季节的结束兴起新的盼望。作为结束,能让人回味。“
于是重新修改。

其间历经
无边风月天将雪,苏子文章酒伴茶。寄意江湖人未老,菊花谢尽待梅花。
无边风月映初雪,苏子辞章送淡茶。泛棹江湖人未老,菊花谢尽待梅花。(steven)

而最后定稿:
繁星朗月映初雪,苏子文章伴晚茶。寄意江湖人未老,菊花谢尽待梅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