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帖] 再贴一篇ACT时代的旧文章谈杜甫

【原帖标题】把酸糙斗争进行到底

世上本无牛屎,有些牛憋不住了,也便有了这牛屎铺;世上本无诗,有些酸糙之辈憋不住了,不吐不快,非要发情,非要言志,于是也便有了诗。

孔老二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太史公说,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前者说的是诗中的言情派,后者说的是诗中的言志派。发展到两宋,一脉成了婉约派,另一脉则成了豪放派;到了这牛屎铺中,则演变为酸人与糙人的路线斗争。

曾几何时,诗中的言情派一度占了上风,以致于有些人以为诗经无非是些“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之类的奇酸之句,难道他们忘了诗经里还有“硕鼠硕鼠,无食我黍”这样发愤言志的至糙之作了吗?同糙们哪,千万不要小看这一点点零星的火花,这一支支涓细的小溪呀,随着历史的发展,正是这点点火花才引燃了李杜文章的万丈光芒,正是这支支小河才汇成了惊涛骇浪的韩潮苏海啊。

词坛向有“婉约”与“豪放”之争。想那词本是十七八女孩儿手执牙板唱的酸歌,因此在一开始,婉约的酸派独霸词坛也就不奇怪了。但是,难道只许你酸得,就不许我糙得?自从一代糙人东坡“聊发少年狂”并于赤壁怀古以来,一个声音便向历史发出了庄严的宣告:我豪放的糙派已登堂入室,反客为主,正式占领词坛了!从此,执牙板的十七八女孩儿将不得不让位于持铁板高歌“大江东去”的关西大汉……

近来,豪把《诗经》与诗圣作了比较,不知不觉间就露出了其真酸假糙的狰狞面目。请同糙们看一看他的反糙言论吧:

“诗圣的诗里杂进了人生道德,无法与《诗经》媲美。这是语言发展使其然。语言开始是创造过程,然后才定型。诗经里不大有对偶一类的套路,那是朦胧,那是醇而又醇的诗。到了诗圣,没这么洒脱了吧?所以,语言上我不相信后人能超过《诗经》。从醇美这点说开了去,王船山说《诗经》圣于诗,杜甫是诗之邪淫。— 豪”

所谓诗以言志,文以载道。老杜的诗在我看来,不仅仅是诗情,而有时更是锦绣文章。老杜自己也是持这个观点的,同糙所见略同嘛。比如他怀念李白之作“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何日一樽酒,重与细论文”;旅夜书怀之作,“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论诗之作,“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再如,“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出处?)当然老杜在这些诗中使用“文章”两字或有平仄押韵上的考虑,但出现频率如此之高,可见,老杜一向是把诗文相提并论的。所以,诗人自己的人生道德溶入了诗中,乃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硬要把这些东西摒弃于诗外,那反而倒不正常了。

另外,古诗总是有一定格式的,《诗经》大都四字一句,十分上口。而到了盛唐,到了诗圣,格律诗基本定型,才有了平仄押韵对仗的严格要求。老杜能在这些框框架架里把诗(文)写得如鱼得水,游刃有余,又岂是一句轻飘飘的“没这么洒脱了吧”所能评价得了的。

大家知道,踢足球除了守门员,其他人是不能用手的,规则不可谓不严了。如果坚持认为,踢足球的人没有玩橄榄球的人洒脱,那么我们还能说些什么呢?

当然喽,读老杜的诗当以光风霁月为怀。我们不把老杜奉为上帝而不容一丝微词。想那老杜不过一介糙人,批评老杜的诗我们当然欢迎。但是象王船山与豪这样,把老杜的糙与诗经的酸放到一块儿,各插一张试纸,然后拿出来比较两者的pH值,我们则是无论如何也要与之斗争到底的。

——————————————————————————-

再转贴方舟子当年的一篇文章:

据说诗圣于《诗经》,之后还有人敢写诗的话,即使写得象杜甫那样,也不过是淫邪。看来天下的诗人都该趁早放下诗笔,大家一起来抓“关关雎鸠”算了,怎么还要出什么诗刊?淫邪! 诗三百,出自三百人之手。杜诗一千,出自一个人之手。拿诗经比杜诗,无异于以合唱比独唱。比来比去,比出了个诗经高于杜诗之处在于不谈人生道德,在合唱声中听到了一声“青青子矜,悠悠我心”,就以为是在合唱这靡靡郑风,没有听到诗经还有毫无诗意地大谈人生道德的颂和雅。即使是国风,“誓将去汝,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又何偿无关人生道德?诗经之所以被捧为经,恰好在于诗言志,后儒以为有益世道人心。又据说诗经纯朴,没有对仗这等拘束,偏偏这“青青子矜,悠悠我心”恰好是原始的对仗,意对而声不对。以不对仗为洒脱,哪里比得上要对就对,不对就不对,随心所欲更来得潇洒?您以为老杜一辈子就只在那里玩儿对仗?你有“青青子矜,悠悠我心”,我还有“两个黄鹂鸣翠柳”呢,哪一个离人生道德更远?

李诗如潮,杜诗如海。欲知潮的气势,站在岸上观看就差不多了。但是要真正了解大海的雄浑、伟大,却非要扬帆出海不可,航行得越远,就越知道杜海之浩瀚无垠。但是如果遇到了一个小岛就匆匆上岸,名之曰“淫邪”,以为大海就那么丁点大,眼力倒也邪得可以。

诗源于诗经而不圣于诗经。诗圣于老杜。“于事无不通谓之圣”,登峰造极谓之圣。如果只会写风景诗,只会写情诗,只会写边塞诗,只会写赋物诗,只会写醉酒诗,只会写纪实诗,只会写说理诗,只会写怀古诗,都算不上圣。只有绝句写得好,只有律诗写得好,只赢乐府写得好,只有古风写得好,也都算不上圣。要绝句、律诗、乐府、古风无一不精,且后人以其写法为准则;要风景、相思、边塞、赋物、进酒、纪实、说理、怀古无一不能,而且前无古人,开一代之先河,后无来者,后人只能在他的高峰下攀登,才是真正的圣人。两千年间,有此能耐的诗人,当得起诗圣这一称号的,除了老杜,还能有谁?自古以来的诗人专集,除了《杜工部集》,还有哪一部称得上“博大精深”?李诗大则大矣,然而不博不精不深,大到成仙,却成不了圣,其他的诗人就更不必说了。

方舟子,未及前贤更勿疑,递相祖述复先谁

“[旧帖] 再贴一篇ACT时代的旧文章谈杜甫”有12篇评论

  1. penguin 评论道:

    评诗跟写诗一样都是言志,是自己心态的表白。逍遥的人喜欢陶渊明,烂漫的人喜欢李白,忧国忧民的会推崇杜甫。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心态,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也会不同的心态,对不同风格的诗人无法一网打尽,但可以换口味。

  2. fuzzify 评论道:

    同意你的看法。
    音乐也是如此,贝多芬,柴柯夫斯基类似于杜甫,莫扎特类似于李白,按王国维的说法,前者是客观诗人,后者是主观诗人。

  3. yuen 评论道:

    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睆彼牵牛,不以服箱

  4. yuen 评论道:

    老和尚携小和尚游方,途遇一条河;见一女子正想过河,却又不敢过。老和尚便主动背该女子趟过了河,然后放下女子,与小和尚继续赶路。小和尚不禁一路嘀咕:师父怎么了?竟敢背一女子过河?一路走,一路想,最后终于忍不住了,说:师父,你犯戒了?怎么背了女人?老和尚叹道:我早已放下,你却还放不下!

  5. yuen 评论道:

    And do not lead us into temptation, but deliver us from evil. For Yours is the kingdom and the power and the glory forever. Amen.

  6. yuen 评论道:

    观音能救世,佛祖多慈悲 割肉饲饿虎,化雨洒晶泪万字半日写,千丝一手挥 独怜杜秋娘,曲尽人憔悴

  7. yuen 评论道:

    荆枸山人常养气, 葵花仙子多玄机玉门关口东风疾, 昆仑流水更向西

  8. yuen 评论道:

    美哉西王母,高居在昆仑 吞桃再不死,服药能长生 夷羿忆日射,嫦娥思月奔 华年随风去,莫有二度春

  9. yuen 评论道:

    美媒报道22日十几名中国人在纽黑文苹果店外为争购iPhone 6打斗共有3人被捕.警方称打斗两帮因疑对方插队争执其中1人因前额被割伤送院还有人被撞伤或擦伤.被捕3人将被指控行为不检,破坏社会安宁等罪.纽黑文警方称自iPhone 6推出后每天都从纽约过来试图购买最多iPhone 6在内地转售.纽黑文苹果店不收合约费

  10. yuen 评论道:

    前美聯儲主席柏南克在芝加哥參加一老年人住所照護投資會議時與穆迪信評公司分析師mark zandi閒聊時談到他最近為房屋申請再融資時被銀行給拒絕.在場聽眾紛紛笑聲回應柏南克對美國目前金融情勢發表看法房貸市場仍存在銀根太緊問題—我指出一下利率低是难申请贷款原因之一:银行赚不到多少钱所以特别小心

  11. yuen 评论道:

    这件事起源–@老乔look1m ..持续近9个月批评@传奇愚公 等人导致群体分裂–因为两人都有其他方粉出来帮腔越闹越大,各种存在心里的不满都爆出来了,而最倒霉的是出版商@张兆晋 老板;他以前高兴方舟子的书卖得好自己有的赚,搞广州无神论坛如何功劳,现在都变成别人的弹药了.方舟子起初含糊反应,后来只好表态
    ◆◆@舟子直播间
    关于我在广州遇袭的事:去广州签售最早不是张兆晋提出的,另有别人提出,完全是一片好意,无需追究。那个款泉水瓶砸到我后刚好滚到张兆晋脚下,他顺手捡起来放在讲台边上,而不是扔进垃圾桶。大家当时都没有想到去留这个证据,等想起时现场早就被清理过了,没有找到。张兆晋带去的书之所以没有都带.

  12. drabon ball super 108 评论道:

    Mais il n’est pas à la hauteur, même en Super Saiyan.

发表评论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