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次声波之十四

2020年10月19日

 

10/19/2020

看几尊无机的和有机的弥陀佛像有感

杨週天聪

 

走过罗斯福大道看到橱窗里的弥陀佛像就浮现联翩。怎么搞得像一大坨冰淇淋似的,手脚都向胴体收缩。

image 

罗斯福商店里的弥陀佛像是私人收藏,不便展示,特此从网上下载公共展品如上。

为什么弥陀佛像搞得像坨冰淇淋,仔细一想就明白了。佛教来自印度。印度很热,弥陀佛又这么胖,热得袈裟只能褪掉许多。如此之胖,加上天气炎热,褪掉一些袈裟还不能充分散热,所以还必须露出个大肚子乘凉。不管是石头的或者木头的泥巴做的一概如此。这叫艺术源自生活也必须忠于生活。这是符合古今中外所有的艺术大师的艺术基本理论的。至于之所以要做成冰淇淋的外形那是碰巧的事情,是偶然之故。再说做成冰淇淋的样子让现代的人们视觉上也感到凉快一些,这是意外的感官效果。

前面说过弥陀佛像是石头的木头的或者泥巴的,袈裟是穿一半的。

但是如果把弥陀佛的袈裟全部去掉以后是什么样子的呢?再假如是活的有机体又是什么样子的呢?上网查了一下,真的看到了不穿袈裟的神经、血管、肌肉内脏齐全的活的弥陀佛像。

为了不偷享独食,特此供奉众人共享。

2 

但是这是个男的,如果是女的弥陀佛呢?也查到了。不过为了尊重女性,还是穿上现代服装。注意,女菩萨是很有爱心的,边上是她养的一条小狗子。也是活的,是真正的羰基生物。

 

image 

法拉盛次声波之十三

2020年10月4日

这个装置能动起来吗?

杨週天聪 10/4/2020

Making a GOOGOL:1 Reduction with Lego Gear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wXK4e4uqXY

gears-1

 

 

 

gears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cEH-2menVc 

不管如何我是很佩服这些搞科技实验人员的求实精神的。 

注释: 该装置不是永动机,而是大数起动机,是十的一百次方的启动装置。 

法拉盛次声波之十二

2020年9月4日

 

杨週天聪 9/04/2020

 

September 3 two thousand twenty years police send me information

Thank your Very much  to police department, because pandemic not end yet.

 

   Crimenile 

 image 

 

September-9-2020-spot-criminal 

september-9-2020-new-spot-crimenal-2 

法拉盛次声波之十一

2020年8月21日

 

– —  几个粗心大意的供货商

杨週天聪

8/21/2020

先看一张图,再看图思考。

 

 

 

为了法拉盛超声波11

 

没有这张图还可以,有了这张图,结果一个价值60多元的货物只能降价销售,最便宜的时候只能买到$10.99,几乎接近邮费。

其实不只这一家销售商品时马马虎虎。其他商家也是糊里糊涂地在销售,比如耳机,人们是很讲究 Frequency Range的参数。人耳感受的最低声波是16 Hz。 比如日本的许多品牌的耳机都能做到这一点,有的甚至做到14Hz以下,所以在市场上很受欢迎。至于最高音频二万赫兹,是人耳接受高音极限,一般耳机和喇叭都能做到。我看大部分耳机销售商都不标出Frequency Range 的范围。

至于另一种商品,充电器和变压器卖家基本不标注插口的内外径和型号,这固然和买家过不去,当然更主要的是和自己的销售业绩有仇。

顺便说一下:

1.48in = 37.592mm

0.86in=21.844mm

0.12in=3.048mm

这大概相当于一个成年人的两节小拇指大小长短和一节中指宽度大小硬板纸厚薄的迷你玩具。美国人一般只看英制不看公制的。

如果你要认真地把公制换算成英制应该如下:

37.5cm/14.76in

22.5cm/8.86in

3cm/1.18in

 

附:LOW FREQUENCY TEST TONE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5visUIa2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5visUIa2MY 

Frequency-test-tones-3hz-to-20-hz

 

 

 

用空罐头捕捉蟑螂

把吃完罐装食品的空罐头洗干净,放一点食品在里面,再放一公分左右的水,第二天可以捕捉到许多淹死了的蟑螂。笔者是连洗都懒得洗,把boiled oysters 里的煮熟的蚝吃完以后留一二公分的汤汁在空罐头里,放在蟑螂出没的地方。第二天就能看到许多淹死的蟑螂。这样捕捉蟑螂比蟑螂胶水有效得多。

如此这般捕捉蟑螂的原理是,洗干净或者有汤水的罐头壁很滑,蟑螂闻到食品香味,掉进水或者汤里就不可能爬出光滑的罐头壁,最终只能淹死。

当然了,阿弥陀佛,蟑螂也是生命,它们只不过吃人们的一点残羹剩饭苟活而已。想出如此的方法要它们的小命,也是很残忍的。让信佛的人知道,可能会被骂的或者被诅咒的。但是为了卫生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法拉盛次声波之十

2020年6月28日

杨週天聪 6/28/2020

 

有你的世界才有阳光

有你的世界

才有阳光

有你的地方

才有温柔

有你的时候

才有畅想

有你的世界、地方和时间

就有阳光温柔和畅想

当你远走他方

就带走了我的全部钟情和希望

留下的是无边无际的惆怅

 

今天检查闪盘,无意中发现这首诗,没有时间标识,我上网查了一下确定不是别人写的,仔细看看还有点诗意,赶紧把她发表出来。

 

最简单的保持茄子紫色的烹饪法

把一条长茄子纵向剖成四条,然后切成二公分左右的小块,用半勺油拌一下,放进大口碗中,然后放进微波炉叮二分钟后,取出。拌一点自己喜欢的佐料就行了。

这样叮茄子基本可以保持茄子的紫色。其中的烹饪原理是:茄子在微波炉叮的时候会有水分从肉质部分向外喷溅,使得茄子皮变成黄褐色。因为切成这样的小块,在微波炉叮的过程就不会定向朝自己的皮质部分或者其他小块的皮质部分喷溅。而是快速向大范围蒸发,加上微波炉的风扇作用,很快就失去对花青素的转褐作用。

 

关于手提电脑的机械硬盘升级为固体硬盘时的自动关机的问题

 在大公司买了一块 SSD 硬盘,安装软件确实比普通机械硬盘快一倍以上。但是装完软件以后,使用中感觉很快但是常常自动关机。我是从大公司买的硬件,基本可以排除质量问题。上网查询一下,说是中毒了。我又不是克隆操作系统,所以很肯定地排除中毒可能。其他胡说八道的说是要安装什么什么软件,我是不信的,那种网上介绍的软件,基本都有不良软件嵌合在里面。我仅仅打字上网查查资料看看网页,不需要杂七杂八的软件。反复想了好一阵,猛然醒悟到可能是我升级过RAM ,本来升级过RAM 就可能加重CPU 负担,如今又使用SSD 硬盘,CPU 的负担更重了,手提电脑的风扇不给力,所以手提电脑因为CPU 过热而关机。根据这个思路,所以我就把扩展的RAM 卸掉。重新工作,果然不再自动关机了。手提电脑扩展RAM 确实可以提高电脑运行速度,但是比不过使用固体硬盘。

一点小心得, 送给想升级手提硬盘的人们参考。

 

 

法拉盛次声波之九 — —

2020年6月7日

 

杜工部评论梨园子弟公孙大娘

王庆民PK 一代太极宗师马保国

杨週天聪 2020/6/7

 

杨週天聪

  -  回看杜甫的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联想马大师及张果老

注:为了阅读和理解方便,杜甫的原作就不引了,把百度网站翻译的杜甫的古诗摘录如下:

从前有个漂亮女人,名叫公孙大娘,

每当她跳起剑舞来,就要轰动四方。

观看人群多如山,心惊魄动脸变色,

天地也被她的舞姿感染,起伏震荡。

剑光璀灿夺目,有如后羿射落九日,

 舞姿矫健敏捷,恰似天神驾龙飞翔,

起舞时剑势如雷霆万钧,令人屏息,

收舞时平静,好象江海凝聚的波光。

鲜红的嘴唇绰约的舞姿,都已逝去,

到了晚年,有弟子把艺术继承发扬。

临颍美人李十二娘,在白帝城表演,

她和此曲起舞,精妙无比神采飞扬。

她和我谈论好久,关于剑舞的来由,

我忆昔抚今,更增添无限惋惜哀伤。

当年玄宗皇上的侍女,约有八千人,

剑器舞姿数第一的,只有公孙大娘。

五十年的光阴,真好比翻一下手掌,

连年战乱烽烟弥漫,朝政昏暗无常。

那些梨园子弟,一个个地烟消云散,

只留李氏的舞姿,掩映冬日的寒光。

金粟山玄宗墓前的树木,已经合抱,

瞿塘峡白帝城一带,秋草萧瑟荒凉。

玳弦琴瑟急促的乐曲,又一曲终了,

明月初出乐极生悲,我心中惶惶。

我这老夫,真不知哪是要去的地方,

荒山里迈步艰难,越走就越觉凄伤。 

 

唐玄宗喜欢舞台艺术,在教坊之外又成立了梨园,专门为朝廷演出,其中梨园的节目中有一种舞蹈叫舞剑器,那种舞蹈艺术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现在的人无从知晓了,但是从杜甫的诗中可以想象一个大概,不仅舞姿优美,而且动作迅猛是实战和表演的综合。

最近从网上看到中国武术大师马保国表演的舞大刀,理论上应该是和唐朝的舞剑器是同一个舞种,但是马保国的舞大刀实在是太难看了,甚至比京剧里的舞大刀更贼腔,猥琐丑陋不堪。如果马大师说这是实战的,那是鬼话,和日本军人练的拼刺刀试试效果,即便不和现代军队的拼刺刀比武功,那么和现代击剑运动比试比试看。如果退一步说是为了健身,那么马大师的大刀舞究竟锻炼了身体那一部分或者整体哪一种功能?广播体操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有明确健康目的指导的。看马大师的舞大刀,舞蹈不像舞蹈,实战不能实战,健身不可健身,大师的大刀舞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但是看到有人上传,知道这是在骗钱,打出大师名头是可以收徒弟,只要社会风气容许政府默许甚至还可以称霸一方。又但是,如果舞得好看也是可以参加舞蹈演出,或许也是可以到京剧团里教武旦武生舞舞大刀等十八般兵器。

话说马大师不仅能舞大刀,还是个太极高手。看到马保国大师唱着大海航行靠舵手这支歌曲,踏着漫游祥云般轻松的步伐走向格斗地毯,真令人不由自主行注目礼。马大师歌声未了,一掌就能击翻体壮如牛的年轻徒弟,那种气定神闲的功架简直就是个领袖的气场崇实。马大师不仅常常教训徒弟,而且指点江山,批评代表中国队搏击的女英雄张伟丽这不对那不是。这还不过嘴瘾,顺便指责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徒手格斗训练手册严重不正确。而且他不是随便说说的,一脸的庄重相,一腔的义愤填膺,看得人们拍案而起,如此这般的忧国忧民的壮士,实乃国之重器,人中豪杰枉屈江湖了。真是大道不行,雄才委屈,国之不幸也。我想如果钱学森在世一定会再次依共产党员的名义担保马保国象张宏宝大师李洪志大师或者严新大师一样进入国宝级名人堂的。

马保国他使我想起了唐玄宗时代一个叫张果老的骗子,说是自己活了八百岁还见识过人类鼻祖彭祖,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精通天地人三界,唐玄宗时代的翰林院 –  相当于当朝的中国科学院里的一帮骗子帮着蒙骗皇上。唐玄宗还真信了,封张果老为银青光禄大夫,赐号通玄先生,享受正宗的三品大官的俸禄。不料这个号称活了八百岁的神仙骗子享受了人间的荣华富贵没有多久就像一般的人科动物一样死了。人们别以为号称长命百岁的人死了西洋镜就会穿帮的,没有的事!世界上任何骗局只要一开个头一上朝廷就会无穷无尽地演绎下去。任何骗子的智商都在人群的平均水平以上。人之常情,一帮为他鼓吹过的同时也沾过光的其他骗子是不可能也不会说真话伤害自己的,随便编个故事说张果老骑鹤上西天去了骗局照常演绎下去。一千二百多年过去了,直至现代中国的民间还有人相信张果老真的是神仙。在大陆真的还有什么八仙过海的无聊透顶的文化遗存。

不要以为仅仅东方的中国人愚昧,西方世界的人也是同样的。在愚昧和无聊方面,古今中外历来如此。比如虾鲤露牙的耶稣不是死了以后还活着,不也是在天上看着我们。每每经过无比庄严和神圣的教堂教会时出于人道主义我是很担心人工的宇宙飞船以及人造卫星,或者自然的流星和太阳风会刮伤撞伤或者撞死耶稣和上帝的。

天上的事情暂且搁一搁–马大师生不逢时,没有人在科学院 — 当代翰林院 推荐,没有国家领导人册封。他不像严新,张宏宝,李洪志等特异功能者能有机会进入庙堂,只能流落江湖,自己编一套打败英国搏击冠军皮特的故事,并出钱请来职业比武人员配合录像。如此这般胡扯乱说乱表演也就罢了,不料他想和中国的武术界打假斗士试比高低,这下捅了马蜂窝了。三秒就击倒太极大师雷雷的徐晓冬震怒之下在同道的促动中要和马大师公开斗拳。在武艺界的众多媒体和自媒 体的聚光灯下,马大师出手了一个祖传秘招–在野马分鬃白鹤亮翅隔空发力之后使出了妖妖灵罩妖绝活,差一点就把徐晓冬搞成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送往班房。看得局外人也怒火中烧,大家讲好了不就是比比拳头功夫的吗。怎么这么这样子的,搞成可以动用国家机器构筑骗局城墙来保卫自己的安全和捍卫自己的尊严,这样谁还能比得过你。

谁有本事能和政府机构对抗的?

哪一种搏击是能够击倒国家机器的?

这口恶气憋在人们心中久矣。人民也苦太极大师们骗人久矣。如果不出变数,一切如旧。神棍骗子照常行骗,受骗党徒依旧心甘情愿继续受骗,恨骗党人照样咬牙切齿恨恨终身无法拆穿骗局,平行世界中平行事物平行发展永不相交。

不料在科罗娜凡柳丝肆虐中,人口密集型行业凋零,万户自闭,喧嚣顿失;而官府则坐困愁城,鞭长莫及,无暇顾及时的公元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六十八岁的马大师他想和另一个七十多岁的造诣很高的太极大师比武,准备一统太极天下。中国功夫不像现代搏击运动是讲年龄和体重对等原则的,却是认同越修炼越神奇,是讲究越老越厉害,是认为越不显山露水越莫测高深越会致人于死地的。

此七十多岁准备和马保国大师对抗的搏斗手尽管也是个所谓的年高德昭的太极大师,其实练了几十年调和阴阳贯通血脉,吐纳自如神清气爽的功夫也还是个凡人而已,也有高血压心脏病之类常见病,临场体检不适合比赛,所以临时换了个五十不到的武术学徒 王庆民。根据中国武术典籍秘传审视,王庆民练功整整比马保国少了二十载,自然的也少了二十年的武术真功夫,当然的摄于马保国的威名不敢比赛。但是在众人的撺掇下,战战兢兢地匆促上阵。马大师一看此人没有什么肌肉且干干瘦瘦的,不像徐晓冬般的敦厚壮实是那种力量型的拳手,如果自己用四两拨千斤对付王庆民的话绝对力量还有多余,打得他屁滚尿流肯定不在话下。所以马保国大师依照古训武德,和凭着人道仁爱之心展示了手掌心的太极球警示裁判说,我有一个习惯动作可能会伤到裁判你。裁判也是个看多了搏击场面的人,仗着自己仅仅是个裁判又不是搏击对手,所以壮着胆子说我不怕。比赛在众目睽睽下开始,可是当人们还没有看清时,马大师即刻仰面倒下了,就几秒钟功夫。人们看现代搏击都是看打得鼻青眼肿,满脸流血,哪有马大师这样象块抹布似的就地躺下的。还没有等人喊退票,马大师从地面爬起来又迎战王庆民,又躺下;又迎战,又躺下。如是三次,直挺挺象整片悬挂许久突然脱钩的冰冻死猪肉似的躺在地板上。吓得王庆民徒弟手足无措的站了一会,乘人不注意时赶紧溜下擂台。整个实际比赛搏斗时间前后三十秒。其余的时间就是搏击主办方向人民普及卫生知识演示运动场中是怎么急救一个昏厥的老人。

事后人们庆幸不是徐晓冬上场,不然一拳会把马大师打死的。好好地玩玩拳术却打死人了,那是要吃官司的。太极大师雷雷那是中央电视台都表彰过的太极大师级人物,三秒钟就被徐晓冬打倒在地,血流满面,惨不忍睹。况且雷雷还是个壮年汉子。而马大师却是个老态龙钟的人物,上武斗场时像个小脚老太太似的弯腰驼背撅着屁股迈着小碎步。看得人心酸,心痛。这哪是武术比赛,简直就是场欺负虐待老人的娱乐秀。

好在赛后马大师身体无大碍,人民松了口气。然而,马大师好歹在英国在上海也是开过武术馆的,可谓桃李满天下,门徒遍世界。听说马大师像个脓包一样被羞辱,顿时五洲震荡风雷激,四海翻腾云水怒。开门的关门的正式拜过堂的徒弟,慕名而私淑的弟子,巾帼须眉,背书匠,拆白党,下得过厨房的,上得过厅堂的,老的少的,男的女的,美的丑的,全出动了,誓言要为马保国师傅报仇雪恨。把个新冠肺炎肆虐的压抑气氛颠覆到豪气冲天,乾坤倒转。真的是好一箇我的大师,好一箇武林垂范。中国许久还没有一个如此让人们自觉地同仇敌忾的人。只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才有的久违了的景象被当代人重演了。

王庆民,王庆民,你是不自量力了,你敢动太极大师真身是会有人找你算账的。热闹之中我很担忧,中国武林是讲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如果是在旧上海王草民那是要被人暗算的,兜头撒石灰,暗角落里捅刀子,菜中下毒,设圈套遭群殴,诬陷送牢狱,伤了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你重创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行业,一个传统,一个文化,一个国术,一个祖传的提神壮胆安邦定国的中医气功太极三密钥之一。

就算武林中人不找你算账,那些写武侠小说的人也会找你麻烦,比如什么金庸梁羽生之流,以及他们的拥趸也是会视你为寇雠。因为你让金庸们的胡编乱造没有了市场,你又让金庸们的拥趸胡吹乱侃没有了资本。本来他们是可以用这些资本骗小女生吓唬男同学男同事以及街坊邻居的。

就算写武侠小说的人和爱好武侠的人不找你麻烦,国学大师也会想方设法弄死你。因为你让他们心血来潮的著作没有了价值。因为你戳破了一个梦,一个千年不舍不觉醒的好梦,至于在以后的中华文明史料里对王庆民是褒扬抑或是恶贬就说不清楚了。

王庆民拳打马保国后搅动了一泓浑水,听说武当山的轻功大师陈什么的也想出山比试比试,至于其他如少林寺庙的和尚,峨眉山和昆仑山的蓄着老鼠胡须的道士是否也想出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还是劝劝他们看一看由吐网站上的跑酷,那是比中国的轻功厉害百倍的真锻炼。那不是纸上的嘴上的录音录像拍照表演的二维图腾的虚构世界里的中国功夫,而是现代的货真价实的飞檐走壁的真实三维世界的运动项目。

6/7/2022

写于美国纽约法拉盛

6/8/2020改定

 

 

当今世界在新冠病毒肆虐中的光怪陆离

2020年4月11日

 

杨週天聪

序言:

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是显微镜和望远镜,这二镜的发明真正开拓了人类的视界。

一.人类的生物学视界最小单位是毫米,尽管当我们发生泪珠悬挂在睫毛上的情况时有可能看到微米级的东西,但那不能当作工具使用。只有因为有了显微镜的扩展我们才可以看到微米,纳米级的细小物体;人类的生物学视界最大单位是千米,因为有了望远镜则扩展到光年。在古代因为没有显微镜和望远镜,在微观和宏观这二个视界里的事物只能凭想象。人们再怎么聪明再讲经验和再讲逻辑也只能落入神学和宗教的窠臼。二镜的发明是实证的开始。

二.见多识广只有在显微镜和望远镜出现以后才有真实意义。真正的文明其实是开始于二镜的发明。在二镜之前的文明充其量只是蒙昧,半蒙昧,启蒙阶段,准文明阶段。

三.尤其是本世纪的2011年曼彻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打破了光学显微镜只能放大1500倍因而只能观察微米级物体的理论极限。他们用光学显微镜与透明的微球结合在一起的技术,攻克了光学显微镜的分辨理论限制。曼彻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的这项工作是由来自中国的李林教授和王增波博士率领该校的研究团队共同完成研制出的纳米级光学显微镜。纳米级光学显微镜的价值在于它可以观察活的细胞和病毒。而电子显微镜只能观察死的细胞和病毒。2011年曼彻斯特大学的科技成果使人类对微观世界的研究尤其是对生物科学的研究进入了新的境界。但愿以后我们人类有头戴式显微镜,可以随时注意病原体。

 

正文:

在二十一世纪二十年开始计数的二月底,在美国的民众打开电视机 首先映动在人类视网膜上的是彩色的可罗娜凡柳丝的美丽的尊容。色彩艳丽,圆滚滚的长满了小平脚的可罗娜凡柳丝图像,实在是太可爱了,谁见了都想认领一个或者养一头。但是可罗娜凡柳丝不是生物而是一个包裹着蛋白质的寄生性的核糖核酸。

电视频道上的这么美丽开爱的小物件其实那是生物插图画家给美容过的电子照片。真实的可罗娜凡柳丝的电子照片是很丑的,在小于可见光的光波波长的(380~780nm)纳米级的物体是不可能有色彩的。而可罗娜凡柳丝的波长只有100 纳米左右,在远紫外光的波长段靠近X射线的波段,远远低于人所能够感知到的最短波长大约380纳米可视电磁波。

尽管可罗娜凡柳丝被修容得无比可爱,但是她的毒性却是令人生畏的。

可罗娜凡柳丝属于病毒大家属中的一员,因为外形是圆形的并布满王冠样的突起,所以被叫作冠状病毒。人们对冠状病毒的以前的认知是普通感冒和流感病毒,一共四种,都是上呼吸道疾病。

2003年人们认识了第五种冠状病毒,那就是SARS。SARS 侵犯人类的是引起下呼吸道疾病。2012年又出现第六种危害人类的冠状病毒MERS,也是引发人类的下呼吸道疾病。现在,2019年底出现的第七种冠状病毒COVID-19,侵害人类引发的也是下呼吸道疾病。所以人类至今为止总共发现七种危害人类的冠状病毒,二十一世纪以前发现的四种冠状病毒侵犯人类引发的都是上呼吸道感染,都是普通感冒或者流感,都是上呼吸道疾病。二十一世纪以后侵犯人类的新的冠状病毒侵犯人类引发的都是下呼吸道感染和疾病。下呼吸道疾病比上呼吸道疾病的危害严重百倍,令人生不如死。

观看第五种冠状病毒的确认过程是很值得研究的。2003年广东的医院收治不明原因的下呼吸道疾病时发现用抗生素治疗没有一点作用,于是在排除了物理性,化学性和遗传学性的疾病以后,同时排除了病菌,支原体,衣原体和寄生虫的感染,最后推断是病毒引起的下呼吸道感染。但是广东的医院没有电子显微镜无法确认是哪一种病毒。而有资格确认的当年中国大陆的三家研究院中,武汉的研究院不能得到疾病样本。而有资格的另外二家,一家基于以前的文献记载冠状病毒引起的都是上呼吸道感染,所以一口咬定 电子显微镜观察到的衣原体或者支原体才是引起下呼吸道疾病的病原体。如果说广东方面提供的样本是已经剔除了冠状病毒的样本,目的是在于故意戏弄北京方面,那是天方夜谭。因为广东方面连观察病毒的电子显微镜都没有。所以只能推断北京方面的洪涛院士是基于老生常谈认为冠状病毒只能引起上呼吸道感染,纵然看到了冠状病毒依然排除它是病原体,而突出强调一定是衣原体 或者支原体引起的新型下呼吸道感染的结论。而另一家有资格研究样本的解放军研究所,其实当年(2003年)的二月份已经得出了是冠状病毒引起的下呼吸道感染,但是鉴于有洪涛这个院士挡道,不敢发表自己的观察成果。看到此处真是令人扼腕长叹。在SARS 病毒发现方面所谓的医学权威简直就是个祸害。幸亏广东方面坚持自己的推断,也幸亏香港方面在取得本地样本以后用电子显微镜确认是冠状病毒引起的下呼吸道感染。不然SARS 引起的疾病在不能得到及时遏制的话必将在2003年就波及全球。

这个教训是沉痛的,深刻的,但是也是及时的,因为有了SARS 的前车之鉴,所以以后的2012年的MERS 和现在2020年对COVID-19 的确认就顺利多了。因为事实证明SARS 以后的MERS和COVID-19 的病况比起SARS来要 严重得多,如果不能快速确认的话将发生毁灭性的世界性的大灾难。

严肃地说,SARS 的确认经过北京和广东这二方面都不是严格的科学研究,一个是实践经验的推断,一个是根据过往对冠状病毒的文献认知固执己见的胡猜。二方面都好像是在搞赌博,赌的结果由香港方面翻牌,北京的洪涛是赌输了,广东方面的钟南山 是赌赢了,如此而已。

为什么如是说。 因为广东方面的钟南山院士后来居然提出可以用板蓝根治疗冠状病毒引起的下呼吸道疾病,人们完全有理由相信钟南山院士也可能提出过不明下呼吸道疾病是浊气攻心,邪毒上头之类的根据祖国医学理论推断出的疾病根源。当然他究竟是否真的提出过SARS 是浊气攻心,邪毒上头,不得而知。但是钟南山院士先生能提出用板蓝根治疗SARS ,这当然证明他是根据祖国医学的理论的,反推过去怎么能排除他不会提出祖国医学的宝贵的人体发病理论?这说不过去,不合逻辑!

反思过去是为了现在。

这次的COVID-19 新冠病毒的确诊和医疗过程,其实一开始也是重蹈了当年的洪涛院士盲目崇拜现代医学文献的可悲情况,并重蹈钟南山院士推崇过的祖国药物理论的荒唐传统。如果当今世界各国不同时涌现许多用本国的传统治病方法对待新冠病毒,人们还真不好批评我们神圣的中医理论。感谢互联网,感谢各国的传统国术和传统医学,使我们知道有人用各种稀奇古怪的 方法和东西抗击新冠病毒的。比如堂堂美国就有著名牧师在装神弄鬼驱赶病毒,平均智商很高的日本人则选用有放射性的花岗石石块抗击新冠病毒,甚至连有古老文明历史的印度人现在也在喝新鲜牛尿治新冠病毒 ……  种种荒诞不一而足,令人叹为观止。

传统,传统,这其实是要让人献身神坛的愚昧借口。

权威,权威,无论是迷信文献的,抑或是迷信经验的,全都是要害死人的!据说其中一个中国疾控中心身居高位的的权威还是个兽医,这就太离谱和荒诞了。兽医有什么人类疾病防控的经验和理论,完全是在胡闹!

再说文献,文献,这个词本身已经说明了这都是过去的理论和经验的总结,是历史的资料。而面对新的事实,情况和问题,人们必须要有新的思路和方法。

但是人们是如此崇拜文献,如此崇拜权威,崇拜传统,甚至连戴一个口罩都要由许多国家的元首或者政府的首脑出面抵制,并要在自己的国家和地区感染了许多人并且死了一些人之后才改口悻悻然戴上。

其实中国的武汉市连中国人的隆重的传统春节都不过了,这就已经是在向全世界紧急宣告当前的疾病情况是极其严重和危急的了。

封城!这是多么惊心动魄的现实情况才迫使人们下得了的决心。但是就连中国毅然决然地封城这个震惊世界的举动都引不起世人的深刻同情和注意的?曾记得当初中国宣布武汉封城时引来的大部分是各国和某些地区的铺天盖地的恶意的谩骂攻击和嘲笑。

然而如果世人能冷静下来认真地思考一下,中国都已经隆重地宣布封城了,这还不是在严肃地告诫全世界的人们中国武汉发生了严重的人传人的情况?

但是居然还有人说:中国方面没有通知我们人传人!

但是居然还有人说:中国方面没有提供正确的数据!

请问谁有这个本事连新冠病毒COVID-19的发病机制和原因都没有彻底搞清楚的情况就有了正确的统计数据?请问谁有这个本事连检测手段和治疗方法还在摸索和实践中就能得出完美的统计结果?如果谁真的在突发灾难的现场提出各方面都满意的正确的统计数据,这要么是在撒谎,要么是在造假。任何突发的罕见的事件都唯有在事件过去以后平静下来厘清情况才可能提供完整的准确的统计数据。

当前,新冠病毒还在各国肆虐中,居然就有人在如此紧迫的关键时刻放弃围剿新冠病毒的人类天然的道义,任务和责任,调转枪口对准全球抗战新冠病毒第一道防线的中国政府和人民 开火。这还像个现代智人吗?

环顾全球,当今世界上多的是些什么智商和情调等级的人物?

我们又需要怎么样的教育才能提高全球人们的认知水平!

回顾起来在抗击COVID-19的历史事件的开始阶段也是非常令人深感遗憾的。中国的中央政府派出的二批疾病防控专家组都不能适时提出人传人的结论,非要等到钟南山院士一月十七日说了武汉市已经发生人传人的情况之后才确认。这也太麻木了,太不专业了。其实任何一个作为非医学专业的人士,仅仅凭常识就可以判断是不是已经人传人了。因为只要实地到医院一调查发现有一个医护人员被感染到了,就立即可以得出人传人的结论。因为医院是严格消毒的场所,这都能被传染到,这还不得出人传人的结论?

回归话题,2020年新年伊始,武汉市封城二个多月。一个千万人口的大都市整整封城76天,凭想象就可以知道这是多么惊心动魄的镜像和场景了!

这其实已经在用事实告诉人们新冠病毒COVID-19疾病的情况是极其严重和可怕的。但是现在世界上有些人们就是连事实都睁眼不看。请问你要怎么说才能使他们相信呢?又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们警觉呐?

难道要让文明的中国的人们倒退为野蛮人表演满地打滚,呼天抢地,捶胸顿足才过瘾吗!

 

拔:

面对种种现实情况,突然感觉到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其实还活在中世纪甚至史前社会。我们之中不但有现代人,还有近代人,古代人,石器时代的人。我甚至怀疑是否还有北京人,蓝田人,元谋人,尼安德特人混迹在我们之中。因为怎么说他们都听不明白,而且事实放在面前他们也视若无睹。

或许这就是我们这个多元的世界之所以迷人同时又令人困惑的景观!

 

4/11/2020 于法拉盛

4/13/2020修订

 

 

中国的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最新研究成果令人拍案惊奇

2020年2月26日

 

杨週天聪(2/26/2020)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说是:

“近日,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最新研究成果:日常的饮用茶水在细胞水平具有抗新型冠状病毒的作用。

“据悉,该研究是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人员卢亦愚、冯燕等专家,在省科技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关键技术的研究》重大专项支持下的一大研究发现。

“研究组选择了绿茶、铁观音与大红袍,称取上述各类茶叶2克,用50mL开水(实测90℃)浸泡30min,此时浓度计为40 mg/mL(即通常泡茶时的头道茶水),冷却至室温后,用细胞维持液稀释至各实验浓度。

“首先,以不同浓度的茶水(2.5-10 mg/mL)进行体外杀灭病毒试验,将开水与市售饮用水设置为实验对照组。不同浓度茶水,以及对照组与100TCID50的新型冠状病毒分别作用1小时后,感染Vero细胞并培养48小时,测定各组的病毒核酸增殖水平。

“结果表明,与未经茶水处理的病毒对照组比较,茶水处理组新型冠状病毒的核酸增殖量降低了1万-10万倍;而用于冲泡的开水、市售饮用水对照组,其增殖状况与病毒对照组一致,提示茶水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良好的细胞外杀灭效果。其次,研究组还采用0.25~2 mg/mL的茶水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1小时后的细胞进行处理,培养48小时后,发现0.25 mg/mL的绿茶,1~2 mg/mL的大红袍和0.5~1 mg/mL的铁观音均具有抑制新型冠状病毒复制的能力,抑制效果随茶水浓度上升而提高。

“本研究首次发现以茶多酚(包括儿茶素)为主体的茶水,在体外培养细胞中,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良好的细胞外杀灭与细胞内增殖抑制作用。

“茶饮料是我国上千年来一直使用的具有防病、治病与养生的健康饮料,因此研究组认为喝茶可能会有益于新冠肺炎的预防。”

看到这则新闻第一感觉是造谣,这是诈骗犯骗钱的的旧招数,乘国家危难之际假托权威机构卖假药贩假货;或者是汉奸卖国贼和恨国党的鬼蜮伎俩。

如果按照文中述说的这个思路我们中国人的厨房里的调料都是治疗新冠肺炎的良药。

比如:

油,可以浸死病毒。

醋,可以酸死病毒。

酒,可以醉死病毒。

盐,可以腌死病毒。

糖,可以渍死病毒。

即使不用”昂贵”的调料就是用廉价的开水也可以烫死病毒,用冰块也可以冻死病毒。

这些都不需要科学实验,都是常识,肯定都是可以杀死病毒的。但是问题是可以用在活的动物身上见效吗?可以用在活的灵长类动物身上见效吗?

不要说是用厨房调料,卫生间里也有许多有效杀死病毒的东西。比如爽身粉 ,香水,空气清新剂,洗头膏也都是可以杀死病毒的。即使是电吹风,电熨斗,也是可以杀死病毒。甚至漂白剂,洗衣粉,肥皂都可以杀死病毒。更不要说电烙铁,焊剂,焊油,打火机,酒精灯。以及 摩擦生热烫死病毒,把烧红的金属块丢进病毒培养液,淬火淬死病毒…… 人类有无穷多的方法可以杀死哪怕最凶险的病毒。但是问题就是你杀死病毒时会不会杀死了活的机体和人体,或者伤害了活的机体和人体,这才是关键。不需要故弄玄虚地说一大堆似是而非的科学术语医学术语,作为非医学专业的科学人士要听的结论是,你的方法和药剂能不能保证人的生命能健康地存在,能不能用在你的身上起效。

为此说一个真实的案例吧。多年前,澳大利亚一个医生为了证明人的胃病是幽门螺旋菌感染引起的就吞服了幽门螺旋菌感染了自己,然后用抗菌素治疗成功。彻底颠覆了以前人们普遍认为的人的胃部是高酸环境,是无菌器官。这才是科学精神,科学实验,科学结论。用茶叶水杀死病毒,是哪一个巫婆和神汉鼓捣的东西,试试看自己去感染新冠状病毒然后用茶水治疗。这有什么科学医学根据?又有什么事实依据,能不能现身说法?

上网搜索新闻来源,还真不是骗子放蛊毒运轮造谣,是堂堂《浙江日报》的报道,这就叫人拍案惊奇了。中国东南沿海的大省,古往今来人才辈出的方圆,冠名为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享受国家优沃待遇的研究人员卢亦愚、冯燕等专家居然和茶馆店的老板一个水平,太离谱了。

联想2003年的SARS 病毒突发时中国的专家提倡用板蓝根,当下的专家又胡说用双黄连抗病毒,这都是些什么鬼把戏。这样闹腾下去,是不是要采用我们老祖宗曾经用过的方法比如用女子经血,陈年老粪,猪狗羊等三牲血液对着病人兜头淋灌,或者画符念咒,点穴运气,呼灵叫魂,破解瘟疫!

呜呼哀哉!我们国人摆脱不了的千年万岁的愚昧荒诞!

现代的术语,古代的思维,生龙活虎的僵尸,装模作样披挂作法的专家学者,这些真的要叫现代莘莘学子们仰首吁天录了。

 

 

危难见真情

2020年2月12日

 

–   四条汉子之一田汉作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现在日本人民也唱了

四条汉子之一田汉先生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被残酷地批斗。他创作的”义勇军进行曲”就是以周扬为首的四条汉子提出的”国防文学”口号的总体现,全国总动员。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因为国防文学的口号与鲁迅的”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的口号不协调,所以田汉和阳翰笙、夏衍、周扬四人通通被打倒,被革职的被革职,被批斗的被批斗,被进监狱的被进监狱。田汉尤为不幸,于一九六八年在迫害中死于北京的监狱,死后火化时连名字都被改了。他作的”义勇军进行曲”也被禁止不准唱。”义勇军进行曲”本来是1949年9月27日法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因为这是由周扬等四条汉子主张的”国防文学”和鲁迅的”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有路线之争的具体体现,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歌词从此也被废除,改为继续革命的歌词,直到一九八二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恢复用田汉作词的义勇军进行曲作为正式国歌。

真是往事不堪回首故国明月中,令人抚膝长叹。下面是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声援中国的抗coronavirus 可罗娜凡柳丝的视频:

https://youtu.be/8Mzb8Y04fpA

从 “义勇军进行曲  ”联想到另外有一首歌也是很有些曲折的,也是和中国的大政治有关联的,那就是牧虹作词的” 团结就是力量 ” 的歌曲。这首歌一九四三年就流传开了。

团结就是力量
团结就是力量
这力量是铁
这力量是钢
比铁还硬
比钢还强
向着法西斯蒂开火
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向着太阳
向着自由
向着新中国
发出万丈光芒

 

因为其中有这句歌词”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文化大革命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无形中变成了禁歌。这首歌的歌词的中心意思就是主张民主,主张”民主”本来就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毛泽东主席和中国共产党的主张,但是老百姓一说民主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坏人。这也是很风云诡谲的事。

最后谨向抗战在冠状病毒第一线的中国人民致以崇高的敬意,并向胸怀坦荡的日本人民致以诚挚的感谢!

杨週天聪

于美国纽约法拉盛

2/12/2020

 

 

调解张光中王若望设局敛财的吴世珊去世

2019年12月18日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0%B4%E4%B8%96%E7%8F%8A

吴世珊(英语:Susan Rathbone,1921年10月29日-2019年11月22日),女,安徽合肥人,美籍华裔公益活动家,美国纽约亚裔社区侨领。她长年为华裔新移民和妇女儿童提供各项服务,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吴阿姨”。

我没有见过吴阿姨一面,但是从民众对她的口碑略知一二,是位难得的一个真正为公众效劳的华人。

特此谨向她的亲属致以问候。

杨週天聪

12/18.2019

美国.纽约.法拉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