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学的《学报》是干什么的? 为“君子远庖厨”正名
Oct 02

       天路客

       我小时候看到我的爷爷读过《燕山夜话》,是父亲从所在学校的图书馆借来的(图为我后来购买到的版本,非是那时所见版本)。

      那时候不懂什么事,只是记住了书的名字,印象却很深刻,不知咋的,后来总想起这本书,逛书店正好碰到,就买了一本,找时间读完了,才知道原来还有一段故事在里面。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现在时不时的还翻阅一下。

      抛开政治风云不谈,我深深为邓拓所感动,更佩服其旁征博引的功夫,哪怕马南邨先生再博学,文章里面涉及到的材料要做到手到擒来似乎也是不太可能的,于是,我深为马先生的检索能力所折服,要知道,那时候没有电脑,要检索到所需的资料需要更高的技巧,下更多的功夫,起码要做到熟练利用目录工具书,熟练利用图书馆,使查有去处,而这一切,只不过为了一张晚报的小专栏,令人感动。记得那时候读邓拓的杂文并不太容易,需要相当的文言文功底。

4b44e2b1t74ee86d4bc99690.jpg

发表评论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