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历史上几乎不可能存在过奴隶社会

人类历史上几乎不可能存在过奴隶社会

abada

中国的小学教材就问题很大,使儿童先入为主地接受了一些偏见。

例如小学《法制》教材,一开篇谈到法律是什么时,就说“法律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是要满足统治阶级的利益”,“奴隶社会有奴隶社会的法律,目的是满足奴隶主阶级的的利益”,等等。这种主张只是马克思主义的偏见而已,怎么能以毋庸置疑的语气给孩子灌输? 西方主流的自然法理念只字不提。改革开放30年了,法制教材还在延续“阶级斗争”为纲的基本理念。什么是自然法?想象一下,如果一个国家(按定义意味着有统一的基本法律)不禁止抢劫、偷盗,不保护私有财产,会如何?有些历史经验或学过一些经济学的人都会知道,这样的国家会很快衰落,在竞争中被迫改革,要么就会消亡。如果一家养猪,任何人可以随便杀吃,这样的人民公社形式,必然降低养猪积极性,导致没有人愿意养猪,使食物短缺,造成饥荒。

其实,问题是,马克思总结的人类社会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的规律不但不成立,而且这样的划分就可能是没有根据的。奴隶制社会本身就可能是一个虚构。

我很早就怀疑历史上曾有“奴隶社会”这回事。我认为这是马克思等等的文人虚构。按他们的定义,奴隶制,即奴隶主拥有奴隶的制度。奴隶为奴隶主干活,无报酬,且无人身自由,即被强制劳动。一个人类社会中,如果大部分物质生产领域劳动者是奴隶,这样的社会,叫奴隶社会。我说的是全社会的奴隶制,按他们的定义就是整个社会就是以奴隶为生产力的主力的社会,而且能作为一个社会发展阶段长时间存在,这才是奴隶社会

我不是无端得出结论的。我们可以从基本的经济规律推测。

试想一下,怎么才能做到大量地逼人干活、强迫劳动?社会如何可能成为一个大规模的强迫劳动的监狱?

除非资方雇佣和养活大量的军人来暴力监工,以防止反抗。既然花如此大的血本来雇佣暴力监工,为何不直接雇他们干活,或用雇监工的钱来给奴隶,让他们自愿地积极地干活?

后来我看到探索频道一个节目,说到考古发现:埃及金字塔的确是工人而不是奴隶建造的。当初到底是谁编造了埃及金字塔是奴隶建造的这个谎言?

华盛顿解散自己家的“黑奴”的时候,“黑奴”还赖着不愿走呢。林肯解放南方“黑奴”的时候,南方“黑奴”根本就不领情,打林肯的南方军人多是“黑奴”。

所谓黑奴,大多是像现代中国到美国的偷渡客一样吧,知识法律地位在美国得不到保障,但强制劳动不可能成为大规模的现象,绝不可能成为大概率事件。

我当然相信任何社会或多或少地存在强制劳动的现象,但是我不相信其规模能达到一个普遍的程度,以致成为一个“奴隶社会”或“奴隶制国家”。按定义,奴隶制,即奴隶主拥有奴隶的制度。奴隶须为奴隶主干活,无报酬,且无人身自由。一个人类社会中,如果大部分物质生产领域劳动者是奴隶,这样的社会,叫奴隶社会

中国历史考古从来没有发现真正有这样的奴隶社会存在过。西方据说有,但那是否是基督徒的虚构呢?

我把人类历史上不可能真正存在所谓的“奴隶制社会”的想法告诉彭定鼎—米塞斯著作的主要翻译家。他说不一定,因为1个军人可以强迫10个劳力。我的反驳是:在冷兵器时代,1个打10个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一个武术大师,而雇佣武术大师必然花费很贵,不如直接给劳力。

显然我这个命题是有风险的,不然就没有科研意义了。

有人可能受电影(可以虚构)影响,认为奴隶可以用脚镣什么栓起来的。

但现实中,成堆成库的镣铐考古挖掘出多少?没见。

就算某些大型工程,比如金字塔、万里长城,如果是奴隶建成,那么考古就会挖掘出大量的镣铐,成堆成库的镣铐,才能佐证。

美国当时黑人的比例,并不等于是“黑奴”的比例,而所谓的黑奴,其中真正被强制劳动的又只是其中一部分。美国的黑奴多是象现在的中国人偷渡或被拐卖的,在美国当时也是少数人,所以按定义,美国从来也没有出现过奴隶制社会, 大规模的奴隶制不可能存在。

埃及金字塔的考古,发现了不少高级的外科手术证据,包括脑外科。许多证据显示建造金字塔的是民工,而不是奴隶。罗马帝国的早期,在征战中有战俘,战俘就像现在的犯人,被强制劳动,但这些战俘不可能是人口多数,所以罗马也不可能是奴隶制社会

中国的长城也是民工建造的。能想象逼人投资和逼人干活而能出效率的事情吗?

使用军队逼奴干活,还不如让军队直接干活。

自古以来,抗险救灾等很多任务都是军队完成。

军队士兵也并非全被强迫劳动,如果是那样,士兵准会整体倒戈。

那些士兵多半是回家更没饭吃才当兵而已,那算什么强迫?

现在回到根源了。马克思看到有些工人干又脏又累的活,仅仅得到一碗饭的报酬,他想:换了他肯定不干,于是他就认为别人也和他一样不是自愿在干。再加上文学家的描述和渲染,他更相信他的想法了。但是那极可能是错误的想法。

马克思所虚构出的那种奴隶社会很可能根本就不曾在世界大规模存在过,但他意淫出的社会发展规律—共产主义实践,结果导致的北朝鲜,现实上则更接近他想象中的奴隶社会—金正日如同一个大奴隶主。但事实上,即便金正日的社会,人们也无法被大规模地强制劳动,在那里更多地只有消极怠工而已。

“人类历史上几乎不可能存在过奴隶社会”有11篇评论

  1. fly 评论道:

    马克思所虚构出的那种奴隶社会?
    啊,马克思没有虚构。他的奴隶社会是以古希腊为蓝本的,事实上类似某种兵蚁,古希腊的公民也的确都可以是战士。
    中国,有奴隶,没有奴隶制。
    中国自古以来都是君权天授的帝制,是真正的帝国,有一点封建制和郡县制的小小区别,客观来说到现在也还是郡县制,只是没有了皇帝,但中央集权是一样的。
    中国人,只知有刑不知有权。
    毛泽东说过“百代都行秦政法”,这句话千真万确,中国人民可怜啊。他眼光毒,说的对,只是他的意思是“所以要继续行下去”,我们的意思是“所以要改变!”
    另外,中国也是有民主和选举的。
    中国的民主是——为民作主。
    中国的选举是——权贵推举,皇上挑选。

  2. whatistruth 评论道:

    你忘了有“顺民”这码事了。
    给吃的喝的,有地方住,活下去就是愿望。
    1个军人看不了10恶棍,但是看1个恶棍加9个顺民还可以吧?制住了恶棍给顺民看。
    过去人没有你这么高的觉悟。脑壳子里面被灌输了天生的贵族天生的低等人的理念可不是中国或者外国独有的。那时人类社会的共性。
    现今国内的万人群体事件不过几百武警就搞定了。赤手空拳的能和那家伙的比不要命?
    以你文中的逻辑来推论没有奴隶社会,干脆发散出去,完全可以使用的全体社会。

  3. abada 评论道:

    现在的武警有机关枪啊。马克思的奴隶社会不是在冷兵器时代吗?

    任何时代的国王,基本都有正常人一样的智力,傻子毕竟是少数。 国王也希望有更多的钱可花。逼人投资、逼人干活不可能为国库带来更多的收入,这一点即便一个傻子国王如毛某不知道,那么少奇、小平也必然会要纠正过来。所以历史上大部分的王国都比较稳定。

    一个国王概率上讲不大可能任意去收税。当税率过高时,会影响国民投资和生产的积极性,使得社会总财富减少,最终使国王的总税收减少。

    所以,一般国王都会浮动税率。智力正常的国王都不会任意抬高税率超过一个临界,使其所得总税收降低。

    国王和地方政府也不可能允许任意欺压资方或劳动力,不然必会影响投资积极性或劳动积极性,使国王或地方政府官员的总收入减少。

    欺压总是可能的,但不可能严重到成为大规模和长时间的奴隶制社会。

    有人谈到信仰和精神控制的可能性。依靠信仰和精神控制,典型的就是金日成社会,对于这个社会我也说了,它更多地是存在消极怠工现象,而不是强制劳动。劳动是很难被强制的,强制他人劳动会花费很大的成本。

    信仰和精神控制就是Meme的作用。但文化信仰Meme不可能大规模长时间地反基因本能。原因是:人脑有这样的信仰Meme,就也会产生相反的信仰Meme。与基因完全冲突的Meme根本没有竞争优势。

    所以,文革时,尽管评劳模,发奖状,精神奖励,但对大多数来说,这些“精神”是战胜不了物质诱惑的。大多数人在真实的内心深处是不会被反人性的精神信仰所迷惑的,他们要么消极怠工,要么一有机会就拥护改革。

    利诱,或自愿交易,从人群大概率意义上说,任何时候都比精神控制或暴力逼迫,有效得多。所以,几乎不可能较长时期在世界范围普遍存在一个奴隶社会阶段—无论是靠精神控制还是暴力强迫。

    马克思认为奴隶制在当时的科技条件下效率相对更高,这属于臆想。自愿交易效率更高,这一点是不以劳动的科技含量为转移的。不包含多少科技的原始劳动,例如扫大街,也一样是自愿的劳动效率高,逼迫的劳动效率低。

  4. whatistruth 评论道:

    机关枪和大刀有什么区别?
    普通人不愿意活愿意死的占极少数还是大多数?如果一个带刀的大兵被10个赤手空拳的老百姓打死,这个是历史上的少数事件还是大多数事件?
    不管哪个国家朝代,100年里面老百姓造反的能数出来几年?如果只能1个兵管1个百姓,那个国家能存在哪怕1年?
    在什么都没有的年代,有个人给你点吃的让你饿不死,给你个睡的地方不会被野狗吃掉,和一无所有相比难道不是明显区别?
    任何时代任何国家占人口决大多数的普通人难道不是得过且过?只不过是想对的标准不同而已,不管精神还是物质。
    文革时代和小金社会都不是人类正常精神活动的例子。拿这点说事不抗特。
    比较被奴隶或者被杀了当肉吃,普通人是选择哪一个除了傻子都明白。当奴隶还是被咔嚓的情况下,为什么不去选择奴隶社会?
    如果想批评某个特定的对象请不要乱把别人拖上。
    :)

  5. 金五 评论道:

    感觉顺民和奴隶还是不一样。其中一个区别是顺民是自愿,而奴隶是被迫的。当然某些顺民的自愿,是在恐怖和洗脑之后。恐怖的差别可能不大,洗脑的技巧,猜想纯属猜想,奴隶社会可能不会太强。
    但由于是被迫,自然会有许多反抗,明的暗的,大的小的。从破坏生产工具,消极怠工到暴动。

  6. fly 评论道:

    这句话——欺压总是可能的,但不可能严重到成为大规模和长时间的奴隶制社会,我是同意的。
    奴隶制只能在像希腊那样的城邦小国存在,即使如此,它要能维持下去,就必须规定每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需要民主。权利和义务、或者说包括民主它们的起源也是可怕的啊!
    大规模和长时间的国家,在古代,只能是帝制。
    并且连这种帝制也必须靠改朝换代来消除矛盾以达到平衡。

  7. rocky268 评论道:

    初民时期,人兽不分,不出现奴隶制那才叫怪!

  8. whatistruth 评论道:

    他们的逻辑是权利和义务、民主是与人类共存的。只要有人,就必定有权利和义务,因此必定有民主,因此不符合民主的体制是不可能存在的。
    呵呵。类推出去就比较有意思了

  9. abada 评论道:

    民主和自由不同。人类历史是自由度左右摇摆的历史,中国各朝代直到现在,自由度也左右摇摆,没有后来的某时期一定比以前的某时期或朝代更自由的规律。 (主要是看与主贴有关的投资和劳动自由度,或经济自由度)。 自由度极低的社会几乎不可能大规模长时间存在的,就像大跃进文革时期,会被很快改革,几乎不会超过一代人时间。

    民主和自由不同。一个民主社会未必有更高的自由度,而一个专制社会可能有较高的自由度。在中国,信奉老子哲学的朝代一般自由度较高,社会经济也繁荣。

    米塞斯研究所文章:西方民主的失败和中国古代的自由至上主义

    Democracy and Faits Accomplis

    http://mises.org/daily/3849

    音频 Libertarianism in Ancient China

    http://mises.org/media/4311

  10. whatistruth 评论道:

    博主还陷在自己的思维里面我也懒得跟贴了。你主文里面来推理的论据漏洞百出,根本不支持你的观点。
    用近代的东西去反推古代的东东,这真是:他们没有米吃?那为什么不去吃肉呢?
    :)

  11. abada 评论道:

    考古证据呢? 推断古代人类普遍存在过一个奴隶制阶段的考古证据在哪里。 主张者从没有提供过充分的确凿的考古证据。

发表评论

https://xysblogs.org/abada/archives/6806

您必须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