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的存档

当今世界在新冠病毒肆虐中的光怪陆离

2020年4月11日星期六

 

杨週天聪

序言:

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是显微镜和望远镜,这二镜的发明真正开拓了人类的视界。

一.人类的生物学视界最小单位是毫米,尽管当我们发生泪珠悬挂在睫毛上的情况时有可能看到微米级的东西,但那不能当作工具使用。只有因为有了显微镜的扩展我们才可以看到微米,纳米级的细小物体;人类的生物学视界最大单位是千米,因为有了望远镜则扩展到光年。在古代因为没有显微镜和望远镜,在微观和宏观这二个视界里的事物只能凭想象。人们再怎么聪明再讲经验和再讲逻辑也只能落入神学和宗教的窠臼。二镜的发明是实证的开始。

二.见多识广只有在显微镜和望远镜出现以后才有真实意义。真正的文明其实是开始于二镜的发明。在二镜之前的文明充其量只是蒙昧,半蒙昧,启蒙阶段,准文明阶段。

三.尤其是本世纪的2011年曼彻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打破了光学显微镜只能放大1500倍因而只能观察微米级物体的理论极限。他们用光学显微镜与透明的微球结合在一起的技术,攻克了光学显微镜的分辨理论限制。曼彻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的这项工作是由来自中国的李林教授和王增波博士率领该校的研究团队共同完成研制出的纳米级光学显微镜。纳米级光学显微镜的价值在于它可以观察活的细胞和病毒。而电子显微镜只能观察死的细胞和病毒。2011年曼彻斯特大学的科技成果使人类对微观世界的研究尤其是对生物科学的研究进入了新的境界。但愿以后我们人类有头戴式显微镜,可以随时注意病原体。

 

正文:

在二十一世纪二十年开始计数的二月底,在美国的民众打开电视机 首先映动在人类视网膜上的是彩色的可罗娜凡柳丝的美丽的尊容。色彩艳丽,圆滚滚的长满了小平脚的可罗娜凡柳丝图像,实在是太可爱了,谁见了都想认领一个或者养一头。但是可罗娜凡柳丝不是生物而是一个包裹着蛋白质的寄生性的核糖核酸。

电视频道上的这么美丽开爱的小物件其实那是生物插图画家给美容过的电子照片。真实的可罗娜凡柳丝的电子照片是很丑的,在小于可见光的光波波长的(380~780nm)纳米级的物体是不可能有色彩的。而可罗娜凡柳丝的波长只有100 纳米左右,在远紫外光的波长段靠近X射线的波段,远远低于人所能够感知到的最短波长大约380纳米可视电磁波。

尽管可罗娜凡柳丝被修容得无比可爱,但是她的毒性却是令人生畏的。

可罗娜凡柳丝属于病毒大家属中的一员,因为外形是圆形的并布满王冠样的突起,所以被叫作冠状病毒。人们对冠状病毒的以前的认知是普通感冒和流感病毒,一共四种,都是上呼吸道疾病。

2003年人们认识了第五种冠状病毒,那就是SARS。SARS 侵犯人类的是引起下呼吸道疾病。2012年又出现第六种危害人类的冠状病毒MERS,也是引发人类的下呼吸道疾病。现在,2019年底出现的第七种冠状病毒COVID-19,侵害人类引发的也是下呼吸道疾病。所以人类至今为止总共发现七种危害人类的冠状病毒,二十一世纪以前发现的四种冠状病毒侵犯人类引发的都是上呼吸道感染,都是普通感冒或者流感,都是上呼吸道疾病。二十一世纪以后侵犯人类的新的冠状病毒侵犯人类引发的都是下呼吸道感染和疾病。下呼吸道疾病比上呼吸道疾病的危害严重百倍,令人生不如死。

观看第五种冠状病毒的确认过程是很值得研究的。2003年广东的医院收治不明原因的下呼吸道疾病时发现用抗生素治疗没有一点作用,于是在排除了物理性,化学性和遗传学性的疾病以后,同时排除了病菌,支原体,衣原体和寄生虫的感染,最后推断是病毒引起的下呼吸道感染。但是广东的医院没有电子显微镜无法确认是哪一种病毒。而有资格确认的当年中国大陆的三家研究院中,武汉的研究院不能得到疾病样本。而有资格的另外二家,一家基于以前的文献记载冠状病毒引起的都是上呼吸道感染,所以一口咬定 电子显微镜观察到的衣原体或者支原体才是引起下呼吸道疾病的病原体。如果说广东方面提供的样本是已经剔除了冠状病毒的样本,目的是在于故意戏弄北京方面,那是天方夜谭。因为广东方面连观察病毒的电子显微镜都没有。所以只能推断北京方面的洪涛院士是基于老生常谈认为冠状病毒只能引起上呼吸道感染,纵然看到了冠状病毒依然排除它是病原体,而突出强调一定是衣原体 或者支原体引起的新型下呼吸道感染的结论。而另一家有资格研究样本的解放军研究所,其实当年(2003年)的二月份已经得出了是冠状病毒引起的下呼吸道感染,但是鉴于有洪涛这个院士挡道,不敢发表自己的观察成果。看到此处真是令人扼腕长叹。在SARS 病毒发现方面所谓的医学权威简直就是个祸害。幸亏广东方面坚持自己的推断,也幸亏香港方面在取得本地样本以后用电子显微镜确认是冠状病毒引起的下呼吸道感染。不然SARS 引起的疾病在不能得到及时遏制的话必将在2003年就波及全球。

这个教训是沉痛的,深刻的,但是也是及时的,因为有了SARS 的前车之鉴,所以以后的2012年的MERS 和现在2020年对COVID-19 的确认就顺利多了。因为事实证明SARS 以后的MERS和COVID-19 的病况比起SARS来要 严重得多,如果不能快速确认的话将发生毁灭性的世界性的大灾难。

严肃地说,SARS 的确认经过北京和广东这二方面都不是严格的科学研究,一个是实践经验的推断,一个是根据过往对冠状病毒的文献认知固执己见的胡猜。二方面都好像是在搞赌博,赌的结果由香港方面翻牌,北京的洪涛是赌输了,广东方面的钟南山 是赌赢了,如此而已。

为什么如是说。 因为广东方面的钟南山院士后来居然提出可以用板蓝根治疗冠状病毒引起的下呼吸道疾病,人们完全有理由相信钟南山院士也可能提出过不明下呼吸道疾病是浊气攻心,邪毒上头之类的根据祖国医学理论推断出的疾病根源。当然他究竟是否真的提出过SARS 是浊气攻心,邪毒上头,不得而知。但是钟南山院士先生能提出用板蓝根治疗SARS ,这当然证明他是根据祖国医学的理论的,反推过去怎么能排除他不会提出祖国医学的宝贵的人体发病理论?这说不过去,不合逻辑!

反思过去是为了现在。

这次的COVID-19 新冠病毒的确诊和医疗过程,其实一开始也是重蹈了当年的洪涛院士盲目崇拜现代医学文献的可悲情况,并重蹈钟南山院士推崇过的祖国药物理论的荒唐传统。如果当今世界各国不同时涌现许多用本国的传统治病方法对待新冠病毒,人们还真不好批评我们神圣的中医理论。感谢互联网,感谢各国的传统国术和传统医学,使我们知道有人用各种稀奇古怪的 方法和东西抗击新冠病毒的。比如堂堂美国就有著名牧师在装神弄鬼驱赶病毒,平均智商很高的日本人则选用有放射性的花岗石石块抗击新冠病毒,甚至连有古老文明历史的印度人现在也在喝新鲜牛尿治新冠病毒 ……  种种荒诞不一而足,令人叹为观止。

传统,传统,这其实是要让人献身神坛的愚昧借口。

权威,权威,无论是迷信文献的,抑或是迷信经验的,全都是要害死人的!据说其中一个中国疾控中心身居高位的的权威还是个兽医,这就太离谱和荒诞了。兽医有什么人类疾病防控的经验和理论,完全是在胡闹!

再说文献,文献,这个词本身已经说明了这都是过去的理论和经验的总结,是历史的资料。而面对新的事实,情况和问题,人们必须要有新的思路和方法。

但是人们是如此崇拜文献,如此崇拜权威,崇拜传统,甚至连戴一个口罩都要由许多国家的元首或者政府的首脑出面抵制,并要在自己的国家和地区感染了许多人并且死了一些人之后才改口悻悻然戴上。

其实中国的武汉市连中国人的隆重的传统春节都不过了,这就已经是在向全世界紧急宣告当前的疾病情况是极其严重和危急的了。

封城!这是多么惊心动魄的现实情况才迫使人们下得了的决心。但是就连中国毅然决然地封城这个震惊世界的举动都引不起世人的深刻同情和注意的?曾记得当初中国宣布武汉封城时引来的大部分是各国和某些地区的铺天盖地的恶意的谩骂攻击和嘲笑。

然而如果世人能冷静下来认真地思考一下,中国都已经隆重地宣布封城了,这还不是在严肃地告诫全世界的人们中国武汉发生了严重的人传人的情况?

但是居然还有人说:中国方面没有通知我们人传人!

但是居然还有人说:中国方面没有提供正确的数据!

请问谁有这个本事连新冠病毒COVID-19的发病机制和原因都没有彻底搞清楚的情况就有了正确的统计数据?请问谁有这个本事连检测手段和治疗方法还在摸索和实践中就能得出完美的统计结果?如果谁真的在突发灾难的现场提出各方面都满意的正确的统计数据,这要么是在撒谎,要么是在造假。任何突发的罕见的事件都唯有在事件过去以后平静下来厘清情况才可能提供完整的准确的统计数据。

当前,新冠病毒还在各国肆虐中,居然就有人在如此紧迫的关键时刻放弃围剿新冠病毒的人类天然的道义,任务和责任,调转枪口对准全球抗战新冠病毒第一道防线的中国政府和人民 开火。这还像个现代智人吗?

环顾全球,当今世界上多的是些什么智商和情调等级的人物?

我们又需要怎么样的教育才能提高全球人们的认知水平!

回顾起来在抗击COVID-19的历史事件的开始阶段也是非常令人深感遗憾的。中国的中央政府派出的二批疾病防控专家组都不能适时提出人传人的结论,非要等到钟南山院士一月十七日说了武汉市已经发生人传人的情况之后才确认。这也太麻木了,太不专业了。其实任何一个作为非医学专业的人士,仅仅凭常识就可以判断是不是已经人传人了。因为只要实地到医院一调查发现有一个医护人员被感染到了,就立即可以得出人传人的结论。因为医院是严格消毒的场所,这都能被传染到,这还不得出人传人的结论?

回归话题,2020年新年伊始,武汉市封城二个多月。一个千万人口的大都市整整封城76天,凭想象就可以知道这是多么惊心动魄的镜像和场景了!

这其实已经在用事实告诉人们新冠病毒COVID-19疾病的情况是极其严重和可怕的。但是现在世界上有些人们就是连事实都睁眼不看。请问你要怎么说才能使他们相信呢?又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们警觉呐?

难道要让文明的中国的人们倒退为野蛮人表演满地打滚,呼天抢地,捶胸顿足才过瘾吗!

 

拔:

面对种种现实情况,突然感觉到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其实还活在中世纪甚至史前社会。我们之中不但有现代人,还有近代人,古代人,石器时代的人。我甚至怀疑是否还有北京人,蓝田人,元谋人,尼安德特人混迹在我们之中。因为怎么说他们都听不明白,而且事实放在面前他们也视若无睹。

或许这就是我们这个多元的世界之所以迷人同时又令人困惑的景观!

 

4/11/2020 于法拉盛

4/13/2020修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