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的存档

用铝废料制作氢气来启动3300W发电机

2019年5月27日星期一

 

杨週天聪     5/25/2019

在网上看到大陆发明了用水作能源的发动机和汽车,第一反应是骗局,这是违背物理学的能量守恒定律的。所谓水就是元素氢的氧化后的最终产物,形象地说就是灰烬。

灰烬还能作能源的?这不是在搞永动机吗?

这样一问,我想连傻瓜都知道这肯定是低劣的骗局。

后来又看到骗子公司的负责人说不是仅仅用水,而是用铝粉加水,看到此时不仅哑然失笑。据说,这门高科技的专利本身就值几百亿。再据说,大陆许多高级知识分子还真相信。

我看到此处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想还是直接给人们看几个视频,看看铝粉加水制氢并作为能源启动发动机的制作过程和实际情况。

YouTube上用铝块加水,甚至利用剪碎了的可乐罐头加水的制作氢气的装置有许多,而且直接用来启动发动机,哪有什么专利可言,都已经上网了,而且有视频。配方,设备和步骤都是详细给出的。

太可笑了,这么胡搞都可以骗到几百个亿的?!

看来随便在网上看到一个小实验的视频都可以在大陆申请专利,并且可以让政府投资。个人致富和小集团致富的捷径看来只要多看看YouTube就可以,条件当然是不能让别人也看到。

我想,这个世界之所以很混沌,主要是现代人们的逻辑,常识,科学知识都被人有意用史前认知代替了,复古了,倒退了,纯洁了,原始了;也才之所以骗局会层出不穷。

据报道为了这项制氢技术知名的大学的教授从2006年就开始研究直到现在,如果这是真的话,十多年的科研经费就是这样被白痴当作办家家的游戏浪费掉的。

环顾世界,而有些所谓的专家就是顶着光环为骗局作背书而已,他们的存在和表现比犹大更可恶,他们的言行和他们的职业要求品行要求完全不符,他们总是在为其他骗子,骗局和假货作伪证,哪里还有一点点真诚和科学精神?!

太可笑,太悲哀了。叫人都不知说什么好。

可能是我们的基础教育太差,所以看来任正非先生说的国家教育应该是最重要的确实也应当是我们的头项国策。

下面请读者在YouTube上输入几个字就可以看到怎么样用金属铝制氢和启动发动机的视频。

1)         Homemade Generator that runs on Water and Aluminiu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gWxZ2gC-Rc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DMIMP-DlQ4


Experimental Fun

2017年5月13日发布

订阅 33万

It Runs on Coca-cola!!!

 Chemical Reactions- Aluminum + water:

2Al + 6H2O = 2Al(OH)3 + 3H2

 Aluminum + water + Sodium Hydroxide:

2Al + 2NaOH + 6H2O = 2NaAl(OH)4 + 3H2

 

 2)Generator 3300W running 100% hydrogen from aluminum waste

(从铝废料中制作100%氢气启动3300W发电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HBOZvNjKkM

Babylon Wilfall

2014年9月3日发布

 

 

法拉盛次声波之五

2019年5月18日星期六

杨週天聪

一九九二年我的 “谈谈马克思主义人权观的二律背反”,全文如下:

马克思人权观1

 

 

 

我的字迹,公安的评价是柔刚。文风是学究气。

 

另:

下面附林牧晨先生的致人大的信件的复印件,原件现在在全国人大保存着。

林牧晨的信


 

 

 

这封信件我始终不发表。其实人大在一九九三年夏天就在【解放日报】回答了该信件的问题,但是我从来都不告诉人们,唯一知道人大回复的是通过【解放日报】传递消息的史振泰先生。为什么我不告诉其他人全国人大对此信有回音?一是避免人们的兴致高涨,再加码。二是我正在书写” 民主运动必须公开化”。

因为我从不公开此信件,所以有关的人心里就非常紧张。一是不知道我究竟把这封信怎么了,到底发了没有?二是也不知道人大如何对待这封信件?因为根据这封信件的措辞当年确实是可以作为反革命追究的。几个月下来紧张之余所以他要求出国去。

其实这封信真的是发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这封信的复印件左下角有当时的发送挂号信件的收据。我牢牢掌握住一个原则,不扩散,不宣传,仅仅作为反映底层情况,并且也仅仅作为高层决策参考之用,所以这是无罪的。当然这些政治运作对于底层人物来说是永远不能理解的。所以我不需要向他们解释也不需要他们理解,更不需要报告事件的最后处理情况。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他们仅仅是想闹事,如果让他们一知半解地知道政治运作过程,他们甚至可能会指控我是中共特务的。这倒真是个麻烦事情了。

每个人的出发点不同,目的不同,这就像座驾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一样,途中与其他车辆可能有交集,但是切切不可路怒万万不可纠缠,忘记了自己的行程和目的

顺便说说,林先生的字迹,公安的评价是阴柔。文风是文革大批判大字报。到了美国后才知道文革中林先生果然是个造反派小头头。再说其他的民运文章其实也都是文革式的大字报大批判。真的是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

至于为什么以前不公布此信件,现在却公布?原因在于现在有许多所谓的老民运想跟我联系。其实,我根本不认识他们,包括林牧晨信件中的许多人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即使听说过,我也从来不注意。况且林牧晨信件中提到的有一个叫什么鲍戈的家伙,因为我仅仅问了他一个失踪的人的情况,他就如获至宝地陷害我,让我坐了一年多劳教(包括在上海市黄浦分局看守所),还差一点死在劳教单位,到了美国他还不停地诬蔑我,这个教训太深刻了。

众所周知,在新语丝论坛上化名”转载”的就是此人。他在新语丝论坛 尤其是在 其他网站上诬蔑我二十好几年了,以前我从不搭理他。我在我的”女儿的万里归国路”中把他的嘴脸暴露一下,不料他竟然真的疯了。

当然我非常感谢美国的警察局,当接到邻居反映鲍戈看了我的”女儿万里归国路” 在住宅里咆哮冲撞皇后区警察局当即依照人道原则把他送往精神病医院看护和治疗。这也了却了我的一个心愿,这其实也是间接地回答了林牧晨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的问题。(林牧晨1993年6月6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的问题,二十五年后由美利坚合众国的纽约市法拉盛的警察局执行,时间也是够长的了。)说实在的鲍戈也是一个很可怜的人,精神上有些问题,却被人(各国的政治势力包括中国的黑暗政治势力)残忍地当枪使,他使我想起原驻香港的新闻机构负责人许家屯写的回忆录,记载了一个因为参加了六四游行而兴奋过度发疯的记者,反复了好几次,最后失去价值,被法国警方送还给中方。相比之下,鲍的结局还算是好的。无论如何我得承认美国的医疗条件要比中国更好些。

 

 

在这里我请人们务必记住,不识字也是可以写大批判的大字报的,文革十年中的顾阿桃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

只要怀有无产阶级的阶级感情就行了,只要怀有对阶级敌人的仇恨就足够了,用现在的国际政治形势和话语来说,海外的民运分子只要怀有对共产党和邓小平的仇恨就可以成为民主斗士和人权斗士的了。不需要文化也不需要理论,甚至也不需要事实就可以进行对既定目标的打击,把中国打回到第三世界去,甚至打回到 stong time (布热津斯基语)。

国际斗争三大手段,军事的-—— 武装干涉。政治的—— 以前是宗教,现代是意识形态,八十年代多出了个民主人权自由的理由。经济的——  税收,国际货币发行权,股市操纵,资源争夺,垃圾倾倒。目的把他国搞成弱,小,穷,愚:自己则,强,大,富,智。

当年顾阿桃的崛起是因为有叶群的支持,现在的民运则有外国政府和台湾的经济政治援助,背景大得多了,风头也大得多了,顾阿桃当年差一点当上中央政治局委员,成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现在依靠外国势力,没有文化没有理论只要反共反邓小平(现在范围缩小了只要反共反习近平)那就甚至有可能当上中华民主共和国大总统的。

这不是说笑话,委内瑞拉的瓜伊多就已经是委内瑞拉的准总统了。 这是确实得到美国为首的西方认可的无须通过民主程序而产生的一 国总统。这也是一个光辉的样板,其他第三世界国家比照着做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