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的存档

法拉盛次声波 2

2017年7月28日星期五

 

杨週(天聪)7/27/2017 2:01:51 PM

 

卖鲜花的白老头

女儿在母亲节时给她妈妈买了一束玫瑰花,我把玫瑰花放进花瓶里时问道:”我能不能问你几个问题?”

女儿说,”可以呀!”

我说,”你这束花不是在老中那里买的?”

她说,”是 的。”

我说,”你这花也不是花店里买的?”                                      

她说,”是的”,并反问我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你看你买回来的这束花里夹着一包养花的food,我们老中不会这么做,所有的花店也不会额外奉送养花的东西。女儿看了看这包东西,它的名字叫 Chrysal clear  universal 。她上网查了一下,这确实是养花用的。我说我以前只知道用阿司匹林,柳树根泡的水可以养花,还真不知道老美还有养花的专门的养料供应,也算增进了一点知识。

flower food

https://images-na.ssl-images-amazon.com/images/I/41Qg+p92KvL._AC_SR160,160_.jpg

女儿告诉我,这束花她是从一个白老头那里买的。那个白老头经常在罗斯福大道上的Queens County Savings Bank 和麦当劳之间的一条连接39 Avenue 通道上摆摊。我说我见过这个老头,不是蛮黑的吗?

女儿说,”你真的是什么眼神?!怪不得人家说,’男人都是色盲。’那个人是白人,不过皮肤晒成棕色罢了。”

我笑了,被女儿教训一顿很服气并感到满意。她是在美国读社会学的,刚开始读的时候,还有许多华人同学,越读到后面华人越少,最后整个班级只剩下她一个华人。因为上社会学课就是看书,讨论,演讲,写文章。 每次看书不是看一本,而是十几二十本,写论文一写就是十页以上。教授反复强调不能抄袭,语法有点小问题没有关系,他说自己出了好几本书,出书之前,出版社会交给语法专家校订,但是绝对不能抄袭。如果发现抄袭不但要受到警告,而且可能会开除学籍,所以许多华人少男少女都知难而退了。女儿的社会学不但读到最后,而且拿了个A。

所以她对美国社会的了解不是我这个老中能比的。她告诉我,有些白老头退休了以后,喜欢开一个小店,或者摆一个小摊,目的倒不是为了攒钱,而是保持和社会的接触,避免孤独和防止精神衰退。一般来说他们的服务最好,最周到。

 

不符合美国食 品包装要求的青叶肉脯,肉酥

 

给小孙女买了一瓶青叶牌的肉脯,女儿一拧开盖子,大吃一惊地说,你这肉脯哪里买的。我说超市买的。她说,你看,这盖子一拧就开了,这是问题一。问题二,盖子拧开以后按理瓶口有一层密封的硬质纸。但是你买的肉脯瓶子里没有这层纸,这只能说明这瓶肉脯被人打开过了。美国为了防止有人商店里的食品药品下毒,对食品药品的包装要求很高,凡是能拧开盖子的,瓶口一定有一层硬质纸或者铝箔密封的;除非饮料,用了特殊的防止盗开功能的瓶盖。

买来的食品是不能退的,但是我怎么这么倒霉,第一次买肉脯就碰到这种事情!好在商店离家不远,就到商店里再买一瓶。这次就先试试拧一下盖子,这次轮到我大吃一惊了,同样的问题!

我赶紧找来商店的营业员,对他说,你们出售的肉脯包装有问题,我告诉他是什么问题。他说不可能,自己试着拧开另一瓶,也是同样的问题,再拧其他的,也是同样的。他悻悻然说,可能本来包装就是这样的。他这句话提醒了我,我再到另一家超市试一试,发现也是一样的,连续试了三家,我死心了。青叶牌肉脯制品的包装根本就不符合美国食品药品包装要求的,而且更奇怪的是肉脯里居然没有防潮剂。凡是非罐头装的肉制品因为不能有效隔离环境同时因为富含蛋白质,一旦受潮的话是很容易腐败的。在美国就连没有蛋白质的药品因为有淀粉之类的营养成分也是要放入防潮剂的。

而且这种肉制品还没有生产日期,只有遥远的到期日,这家肉制品工厂对自己生产的肉制品的防腐功能真的太自信了,一定有什么价值连城的祖传秘方。我想!

但是美国食药局是不承认未经科学证明的任何秘方的,它们是怎么在美国市场上架的呢?

如果被歹徒(恐怖分子或者反社会的狂人乃至精神病人)发现了这个包装漏洞真的下毒怎么办?是食品生产厂商的责任,还是销售商家的责任,抑或是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责任?

仔细想一想是不是令人毛骨悚然。

青叶肉酥

青叶肉脯

 

 

http://my12buy.com/image/cache/catalog/demo/31002-228×228.png 

 

 

再说这种肉脯究竟是哪里生产的并不知道,查看了 一下商标的说明只知道是 PACKED FOR SAM’S MEAT CO., INC BOYDEN, IA 51234

也就是说该商品只标明是在美国的爱荷华州的博亦登包装的。最令我惊奇的是居然有合格证:”U.S.  INSPECTED AND PASSED BY DEPARTMENT OF AGRICUTURE  EST 2446″。

面对青叶牌肉制品我不由得深深感叹,青叶牌肉制品堪称地球上的英雄食品,居然能过五关斩六将,顺利获得美国农业部的批准,甚至连美国的药品食品管理局都视而不见或者是束手无策。但是在美国的本土大公司的超市为什么没有这种肉制品呢?为什么只有在美国的华人开的超市里有这种食品?我不得而解。我上网查了一下,这种肉制品已经侵入中国大陆好几年了,并在世界各地都有销售。

但是我想,如果有人举报的话,可能厂家会被罚得倾家荡产的,发放食品合格证的官员会被隔离审查甚至逮捕坐牢的。

至于有没有人会为此倒霉,我并不在意。但是由于这种食品潜在的危险是很大的,我在意的是我提醒了人们注意,并可能防止了一次大规模恐怖袭击和大范围人员死伤;我在意的是像此类商品永远不要再出现在地球上任何商店;尤其是不要在中国大陆的超市出现,因为我特别在意的是我在大陆的亲友们的生命安全。

 

捕捉来自下水道的蛾蚋( rui )

 

上文的话题太教人抑郁,下面说一点轻松点的。家居时常常会发现有一些很小的飞虫在空中舞蹈,纱窗也不能阻挡小飞虫侵入,即使把门窗紧闭了都没有用。这是些什么小飞虫 对人类有什么危害和来自何处呢?

这些小飞虫叫蛾蚋、也叫蛾蝇、蛾蠓、 蛾蛉、毛蛉,来自下水道。对人而言会造成蝇蛆病(myiasis),还有散播大肠杆菌疾病的可能性。那么它们是如何进入屋子里的呢?

 

https://fsv.cmoney.tw/cmstatic/notes/capture/57811/20150422143402364.jpg 

通常它们不是通过厨房的水池或者卫生间的洗手池进入房间的,因为这些水池有弯头可以潴留水防止气味和昆虫散出或者飞出。而浴缸因为要保持充分畅通,通常是不装弯头的,蛾蚋就是通过浴室的下水道进入的。网上有介绍用杀虫剂防治的,有用电蝇拍或者吸尘器捕捉的,也有介绍装下水道弯头杜绝的,这些方法和手段当然是有效的,问题是这些手段和方法的动静都很大。

在此,我介绍一个超简单的方法。就是用一个透明的广口瓶,瓶里最好涂一点肥皂液,倒扣在浴室的下水道口,就可以杜绝并杀死这些非常讨人厌的小虫了。

至于这种方法所依据的原理就是简单地利用了蛾蚋的趋光性。

 

 

 

 

 

 

New layer…

法拉盛次声波

2017年7月12日星期三

 

杨週(天聪)7/4/2017

用废弃的微波炉制作负离子发生器

   在youtube.com网上查spot welding microwave 可以看到有几千个视频教人用报废的微波炉变压器制作点焊机的。尽管 用报废的微波炉的变压器制作点焊机很实惠,但是我个人认为对大多数人来说,点焊机是用不到的。不过看了这些视频倒也受到不少启发。我想如果用微波炉的变压器制作负离子机或者臭氧发生器也应该是可以的。从卫生角度来说,负离子机或者臭氧发生器在现代家庭倒是非常需要和应该普及的。

微波炉里的变压器次级线圈的电压有二千伏,完全可以用来制作臭氧发生器,至于臭氧板可以用铝箔粘在厚玻璃两侧,或者粘在菜碟子上下两边,然后连接次级线圈导线就可以了。

制作负离子发生器稍微复杂一点,但是也是不难解决的。

一般来说,微波炉的变压器的功率都很大,完全可以满足家庭臭氧机或者负离子发生器的电功率需要,并有余。

 

                           祖宗鸡– 美国的中国菜

Youtube.com 真是个好东西,不仅教人动手做些小发明,还有教人做菜的。偶然看到有教做左宗鸡的。不由得想起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林樵清为我接风,特地介绍了一个叫左宗鸡的菜,说是老外很喜欢这道菜肴,并说了左宗鸡和左宗棠的渊源。

左宗鸡一上桌尝了一口,立即想到这不就是母亲常做的咕姥肉吗?不过就是把猪肉换成了鸡肉,叫它甜酸鸡才恰当, 或者叫咕姥鸡肉也顺理。叫左宗鸡有点怪里怪气的,和左宗棠联系起来就更莫名其妙。清末一代名将左宗棠哪有这个闲心去做广东菜的?再说,中国人用名人姓名命名菜肴的要么完整的取名字,要么取姓,或者取名号,如毛氏肉东坡肉。哪有见过叫苏东肉的,姓氏是完整的,名字却是残缺的?!如果真是这样的活,必定是指称另外一个人,肯定不是指苏东坡,而是指”苏东”这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左宗鸡,肯定不是指和左宗棠有关的鸡,而是指称和左宗这个人物有关的菜肴,强行和左宗棠联系起来是很不敬的宣泄!

再说,众所周知左宗棠是清末镇压回教叛乱的民族英雄,为什么要忌讳猪肉,把猪肉改成鸡肉?根本不合情理!

但是又为什么要把一个并不难吃的菜肴和左宗棠胡乱连接起来?

我个人认为左宗鸡可能是粤外人误写的,左宗鸡用粤语说出来就是祖宗鸡,如果有人不信我讲的,可以请正宗的广东人发左宗鸡这个名词验证一下,发音绝对一模一样。

这个美国的中国名菜可能最早是听到广东人哄小孩吃饭时说的话,”祖宗啊食饭啦,食鸡啦,食祖宗鸡啦”,外人听了就浮想联翩,把祖宗鸡(甜酸鸡)正式上桌,并写成左宗鸡,和广东菜隔绝,并说成是自己研究出来的。至于为什么用鸡肉代替猪肉做咕姥肉,是因为在美国鸡肉比猪肉便宜。不过甜酸鸡真要和左宗棠联系起来,应该叫宗棠鸡,或者左鸡,或者左宗棠鸡,叫左宗鸡真的不伦不类。左宗和左宗棠联系起来更是胡乱攀附。

什么东西一有名了谁都在争发明权,但是不要攀附,不要违背常理。

我的粤语很糟糕,但是因为是小时候学的,基本发音还是准的,我想,正宗的广东人发音的话,外人一听,就应该很明白我讲的是否有道理。

 

毛主席妻子贺子珍的亲戚的小故事

前文提到的林樵清,这位先生现在不知道在何处,有二件事倒是让我常常想念他。一九九七年春季,一个名叫张风的人找到我说,王若望伙同张光中诈骗了她做保姆挣的三万美金的血汗钱,希望我主持正义,帮她要回来。我不便和她说我和王若望在国内就有严重的政治分歧,就推脱说这事情你只能向张光中这个骗子要。她见我不肯为她出面,就找到林樵清家,哭诉道,看来杨週也不是一个正气凛然主持正义的人,只能恳求林樵清出面帮帮忙了。因为林樵清有一个好名声 — 当代孟尝君。

在林樵清家中常常是高朋满座,其中有二个人令我很好奇。一个是杨巍先生,是在美国学生物学的硕士,却迷信气功;另一个也是学生物的,还是和方舟子等人一起搞网络的,却迷信推背图。据他说根据推背图第几图,一个属猴的人是李鹏的解救人 …… 不说了,比他们更令我惊讶的还有国内科技大学的校长,一个著名科学家居然相信中医,崇拜佛教。每当我和女儿走过法拉盛的卢瑟福大道看到有一个橱窗里供奉的弥陀佛塑像,我就笑了,对女儿说,你要知道糖尿病人的早期症状,看弥陀佛像就是了。全身的脂肪象是充满了气一样鼓出来,很可怜的三高病人,却被人们当作神祗一样供奉起来。

林樵清找到侨界领袖王涵万和法拉盛的华人社会贤达人士吴阿姨,三个人一起和王若望夫妇及张光中协商如何偿还张凤的血汗钱。在多方调解中,王若望夫妇认为钱不是他们借的,所以不应该由他们夫妇还,但是张凤出示的张光中的借条的担保人却是王若望夫妇。于是林樵清和王涵万说,根据台湾的规矩,王若望夫妇有责任帮张凤追回这笔钱,如果张光中不归还张凤的借款,理应由王若望夫妇归还。王若望夫妇则坚决不肯承担责任,协商到最后也没有结果就散了。但是事后,王若望到处说林樵清是中共特务。林樵清气懵了,打电话对我感叹到,现在他明白了王若望为什么会说我杨週是中共特务了。谁要是主持正义,在王若望嘴里就是中共特务。他也理解我为什么不肯出面主持正义了。

徐邦泰的贪污事发以后,林樵清对海外民运彻底灰心了,准备到外州去永远避开所谓的民运。临走前几天,他来电话说,徐邦泰还欠你杨週几笔稿费,他想出面帮我要回来,我说算了。我知道即使林樵清出面也是要不回来的,再说,这一要就把我也卷进这场向徐邦泰追讨债务的漩涡里去了。

就这个故事, 最后说一句,张凤的真名不叫张凤,她是毛泽东的妻子贺之珍的亲戚,现在不知在何方。她的那三万美元血汗钱肯定是要不回来的,因为追讨债务的年限已过。据说在美国的私人债务追讨时限是六年。

我胡思乱想,毛泽东主席如果还活着,听到这个故事大概会气昏的。但是我诚恳地请毛主席先生不要生气了,连世界日报记者曾慧燕的保姆也被张光中骗走了二万元美金。

张光中现在大西洋赌城工作,不知道现在他手脚干净吗?补充一句,张光中绝对不是一个等闲之辈。他是一九九三年和姚凯文等密谋劫持飞机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姚凯文等密谋劫持飞机的小集团成员后来被大陆当局判了十五年有期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