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的存档

被遗忘的中国诺贝尔医学奖

2017年1月29日星期日

 

杨週(天聪)1/29/2017

1817年 瑞典化学家永斯·雅各布·贝采利乌斯(Jons  Jakob BerzeIius)通过对硫酸厂铅室底部的红色泥粉状物质的研究中制得一种性质类似于碲的物质,而碲Tellurium的希腊文原意是”地球”的意思。所以永斯将这种类碲物质命名為Selene。Selene希臘語是”月亮”的意思。

从被发现整整一百多年,硒一直被认为只是一种有毒物质。当硒在空气中的浓度达到每立方米数十毫克时,人们就发生急性硒中毒。中毒者口中有金属味,呼出的气息有大蒜味,并引起卡他性病变。长期摄入含高硒的食物可有眩晕、倦怠、抑郁、情绪不稳定及肝肾损害。

1957 年Schwarz 和Foltz通过动物实验发现对实验鼠的肝脏有些正面作用。

真正引起人们广泛研究硒的历史可追溯到一九六七年,当时正值中国处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在中国内蒙有一个叫刘绍显的铁匠,因为老婆得了当时不治之症的克山病,他用瓦罐熬制点豆腐用的卤水後得到一种白色物质,他用这种物质治好了老婆的病。这种物质在一九六八年一月被推广开来,并取名为681 。

当年,中国科学院应卫生部的要求对这种681物质进行了研究,并对一九三五年就发现的克山病发病所在地黑龙江克山地区进行微量元素的分析和研究,接着对全国克山病发病地区进行微量元素研究,早期测试的元素有: : K、 Na、 Ca、Mg、S、Cl、 P、Se 、Zn、Cu、Fe、Mn、Mo 、Co、B、Sr、Ba、Pb等,后期又增加了I、F、 Sn、 Si、 AL、 V等元素。

并在全国范围内从环境角度全面查明克山病,大骨节病和动物白肌病的地理分布,发现和土壤硒的含量有关(参见中国科学院院刊)。

因为这种研究坚实的科学基础,一九七零年中国卫生部门批准并推广使用口服亚硒酸钠防治克山病。到一九八零年克山病基本得到了控制,有些地区甚至奇迹般消失。

通过此后几十年的研究终于搞清了硒在人体的作用。因为生命活动的基础物质是蛋白质。蛋白质是由各种氨基酸组成的,有一些氨基酸含有硫原子。硒和硫是同族元素,硒的活性大于硫,所以会取代硫在氨基酸中的位置,从而形成”硒代氨基酸”,具有较强的抗氧化作用。通过最近几十年的研究发现硒不仅对克山病而且对许多癌症都有预防效果并可能对心脏病有益。

这是造福全世界人民的重大研究成果,值得大书特书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提出获奖申请和获得奖项,我很困惑。尤其是当青蒿素获得诺贝尔医学奖之后,我觉得硒对克山病的防治发现更应该得到诺贝尔奖。因为青蒿素治疗疟疾也会像奎宁一样很快使得疟原虫出现针对青蒿素的基因变异,从而失效被淘汰。而硒是参与蛋白质的合成,是不可能被淘汰的,所以硒对克山病和大骨节病不会失效。

像这类生物学和医学方面的科普文章当然最好是由方舟子或者饶毅这些专业人士来写才精彩。我这里只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罢了。

 

 

New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