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的存档

越过司法保护屏障的美国媒体

2016年12月13日星期二

  杨週(天聪)
 
2016 初最轰动全世界的新闻是亿万富翁川普要竞选美国总统。期间有熟人从法国打电话问候我,我跟他说请你注意美国总统大选。一个亿万富翁要亲自出马竞选总统,而不是幕后操作总统大选,说明美国的政治出了大问题了。现代总统这种政治权力,不像古代皇权那样隐蔽起来,而是明晃晃地放在众人面前,看得人人都馋涎欲滴,如果不是有大亨(国内外官方的或者民间的)在背后支持,什么头面人物都会被媒体攻击为罪犯的。现在大亨居然打破常规不是明的暗的出钱给政治家去活动,而是赤膊上阵亲自竞选总统,这也会被所有的政治家和其他大亨出钱的媒体攻击为罪犯的。
一个享尽人间荣华富贵的人要进入浊浪滔天的政治洪流,不是疯子,就是一个天才。我们都知道一个一无所有的平民参与公开的政治,即使全盘输了也是赢的。这就是越穷的人越无能的人越想造反和参与街头暴乱的原因。
而一个亿万富翁参与公众的政治竞选就算赢了也是输的,所有的丑闻,包括真有的和生造的全都成为人们的茶余饭后的谈话资料。谈论他人的隐私,尤其是床笫之私古今中外都是第一谈话资料,这有二个原因,一是通过窥私宣泄自己的性欲,二是抨击他人时满足自己的道德优越感,尤其在当今信息泛滥的时代,特别耀眼。
美国现在的政治人物和民众说话已经好像是在对敌国说话,满口的外交辞令,完全是一堆不着边际的空头话,滴水不漏的应酬话。而日益严重的国内经济问题,社会问题,治安问题,教育问题,就业问题,医疗问题,无可回避的宗教问题,尤其是随着全球化的浪潮现在的美国(包括所有西方国家)都有的特殊问题——难民问题移民问题,这些都需要一个务实的政治家来解决,而不是树立一个外敌模型就可以舒缓的。但是几十年的冷战红利使得西方政治家的惯性思维没有可能减速,甚至换向。这从根本上影响了本国所有人特别是下层人士的钱包,迫不得已时处于生活链顶端的人们才铤而走险,扑身到民众所在之地的街头巷尾和大庭广众里去,这才是川普现象的根源,这其实在疏导了社会潜问题的爆发能量,这也是川普会得到底层人民支持的根源。
美国的政治家被自己出钱喂养的专门欺骗敌国的变态的所谓权威理论家骗进了,相信所谓的历史的总结,东西方文明的冲突,天赋人权,人权大于主权等一系列胡编乱造的理论。编造这些胡话的人连基本事实都不管不顾。如果真是“天赋人权,人人平等”,那么日本的天皇,西欧的国王,女王,王子,公主是怎么回事,他(她)们生下来就享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和老百姓有什么平等可言。人民管他们挥霍浪费到死为止,没有人提出异议的,甚至还幸福得自以为是,自恃到优越感横溢。
说一点中国历史常识给世人听听吧。中国千多年前就有人说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苟富贵,毋相忘”,从来就不承认什么血统论的,这可不是近现代传入中国的人权思想意识的历史投射。造反或者称之为革命也是自古不分血统地位的,从贱民到贵族王胄有机会都参与。中国的秦末之乱,什么人都积极参与了。这种情况世界史上好像只有巴黎公社才有过吧。但是巴黎公社造反是失败的,唯有中国在政治形态不变的条件之下,造反算是成功的。
西方的所谓理论家媒体人被自己杜撰的理论陶醉,认为自己真的站在了历史的巅峰,人类社会进化的终端。美国的政治家,上至总统,下至参议员,迷惘得连自己的情报部门的话都不再相信,而是相信媒体的评论,相信媒体的报道,膜拜媒体的指点。
政治媒体本来就是政治工具,基本是用来对付他国他方他人的。信任媒体的话,前提必定是认定自己是 色盲,脸盲,形盲乃至全盲。一个盲人被媒体引导着在错综复杂的政治山巅上行走,肯定是盲人骑瞎马,后果是可以想象得到的。
 举一个曾经轰动世界的众所周知的例子。2000年7月27日,高瞻女士以乔治·梅森( George mason university )大学的教授 Gail Heights 的名义向麻萨诸塞州的供应商Rochester  Electronics  订购军用的intel486 cpu, 供应商立即打电话向乔治·梅森大学求证,发现没有这个所谓的Gail Heights 的教授,迅捷向FBI 报案。在FBI的全程监督下,高瞻在2000年10月6日完成了这批CPU的交易。当时高瞻是绿卡持有人,理所当然的移民局也会加入调查。作为总统属下的二个部门FBI 和移民局的办事员,对于如此重大的事件无可置疑的是要报告上司乃至总统的。
当高瞻在2001年因为与李少民共同涉及,当时已被台湾军情局策反的,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宣传部副部长曲炜 亲手传递的国台办副主任周明炜的内部讲话资料而事发被捕。美国的FBI 会不知道实情,并隐瞒不报,理论上说不过去。因为高瞻和李少民就生活居住在美国,他们和台湾军情局官员在美国的接触,FBI 和移民局会不知情?如果媒体知道的FBI和移民局不知道,FBI和移民局知道的媒体全知道,哪还要FBI 和移民局干什么,他们的职能全交给媒体人去办好了,此举不仅是使纳税人可以省下很多钱,也对国家的财政状况大有裨益。
但是鉴于媒体漫无边际的炒作,一个普通的涉台间谍案被媒体强力炒作为人权斗士高瞻被野蛮的政权无辜逮捕,2001年4月3日首先是众议员杰克森·李信了媒体的评论提交了一个议案(议案编号:HR ·1358) ,接着乔治·艾伦参议员也信了媒体的胡编乱造于同年4月5日提交了一个类似的议案(议案编号:S·702),要求司法部长无需高瞻经过宣誓程序立即授予她美国公民身份,用一个美国公民被他国无理拘捕为由施加外交压力要求中国放人。高瞻事件即将成为重大的国际事件,当时中国的国力很弱,美国则如日中天,常常威胁中国,要不给予最惠国待遇,如果事件不出变数如此这般演绎下去,后果如何,现在想来是不是有点不寒而栗呢?!
再说,要不是高瞻很快被中国释放,当年美国国会两院通过了提案,高瞻将成为美国特别为她量身定制的免除宣誓入籍的法律唯一受益人。另外,如果当年高瞻迟几个月才释放,这条法律是不是会被后人惊为天人之作。也因为这条法律条款内幕的错综复杂,高瞻事件也将成为21世纪的绝密事件。我们这一代人包括下一代人甚至几代人都根本不可能知道高瞻事件的真相。一个蓄意制造假象的媒体,最后肯定会导致掩盖历史真相的。
与参众两议员提交提案的同时,美国的总统和国务卿都和中国的最高领导人正面交涉要求放人,他们肯定知道FBI 和移民局的报告,但是都选择宁可相信媒体,而不采纳FBI 和移民局的建议,实事求是的说他们实际上是被媒体挟持了的。
稍微懂一点行政运作规则的人(其实古今中外都遵循下级如实及时地向上级汇报情况尤其是重要情报的准则),都不会相信FBI 和移民局有这个胆量不报告实情,故意让总统和国务卿出洋相。但是国务卿和总统偏骗相信媒体,偏信所谓的社会舆论,所以最后国务卿出洋相了,总统出洋相了。事实证明高瞻确实是个台湾军情局的间谍,而且大胆地在美国本土倒卖美国特别管制的军用电子产品。
抛开对高瞻的道德评论,就个人才能来说,高瞻绝对是个人才,居然在三根钢束上表演身段,实在是难得一见。我前几天还和朋友说,海外所谓的中国民运人士都有高瞻的心,但没有一个具有高瞻的才能和魅力。
我看了方鲲鹏的力作《扑朔迷离的高瞻案付照片》一文深受感动,尽管她使美国蒙受了奇耻大辱,但高瞻受的惩罚已经够多,时间够长了,将近十三年了吧。看在她的三个具有美国合法身份的孩子份上,放她自由吧,至于她曾经威胁说要爆出什么惊天动地的秘密,那真只是一个小女子的壮胆话而已,并没有什么可怕。无非就是写一些案发之后如何协助司法部门诱捕了其他倒卖管制品的贪财人士而已,在中国写这种故事和在美国写这种故事,在当今网络时代全都没有什么危险可谈,甚至都没有什么阅读价值。
所以,在此我尊重地吁请美国现任总统,如果时间过于紧迫的话,那么继任总统应该出于人道原则,人权原则对高瞻女士予以特赦。
司法部门对她的惩罚已经超过了她应得的罪行,再继续关押下去是不人道和反人权的。至于2003年高瞻认罪之后,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以《人权英雄为中国当间谍》为标题的报道说高瞻是中国间谍,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对自己的报道信吗?有哪一个 国家会对自己的间谍置于死地而不管的?如果真有这种事情发生,这个国家的情报系统还会有人安心工作吗?这个国家的情报系统还不全面崩溃?!一派胡言!
我整理了一下高瞻案件全部经过,其实很简单:高瞻和李少民参与了台湾情报局的工作,接受了中国原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宣传部副部长曲炜 给予的情报。同时又假冒名字购买了美国管制的军用品的CPU 给中国大陆南京电子研究所,案发后协助美国执法部门诱捕了其他倒卖军用物资的人士,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高瞻案件过程中的参众二议员的提案,中美之间的外交交涉,美国国务卿和总统出尽的洋相,以及高瞻判刑之后的发狠之言,这些极品调味料,五光十色的着色剂全是美国媒体搞成的,全赖在高瞻头上是不公平的。其实她也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可以调度美国的国会议员,国务卿和总统。这都是媒体的功劳,媒体如果有点道德的话不要因为超出了预想的结果而否认自己的主导原因。更不应该事后极其不负责任地保持缄默。
如果高瞻女士的案件还不足以说明问题,那么高瞻事件其后的中国的盲人律师事件怎么解释?那是连逻辑都不顾的胡搞事件,还不是照样把美国的参议员,众议员和美国的大使以及国务卿骗了。况且当时的美国国务卿本人就是律师出身,也被媒体煽动得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取得律师资格的过程。不仅如此,甚至连美国的知名大学的法学院都被骗了,当事人仅仅是个普通农民而已就能搞得周天寒彻!?期间,西方媒体包括美国媒体胡闹到甚至把一个身患重病的我都记不清是挪威还是瑞典的无业游民骗到中国大陆办起了律师培训班(我根本不想记住具体的国家和当事人的名字,只需记住一个大概就足够了)!真把中国当成了还处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期,像培训赤脚医生一样可以培训律师了。难道美国媒体是在普及西方的常规,西方本土的律师难道也是靠一个外行人并要依赖昂贵药物维持生命的人士给速成出来的吗?
如果还不能说明问题,那么二十年前西方媒体包括美国媒体鼓吹中国有一个人要自焚,并被捧为民主人士,以及另一个被西方媒体报道的法轮功信徒反抗中共迫害在天安门广场自焚的英雄事迹。现在这些人中有的都在美国居住和生活,怎么就不不见要扬言自焚了呢?因为美国媒体很清楚,如果有人在美国扬言自焚的话,他们是不能报道的,只能通知警察局让警察局出手把当事人送往精神病医院接受药物和心理治疗。甚至到今天为止法轮功现在也一直在纽约的法拉盛街头打着广告说法轮功人员自焚的惨剧是中共导演的,不承认自己有鼓励信徒自焚的反人性反人道倾向。但问题是,民主人士自焚和法轮功信徒自焚那不是西方大规模精心报道的吗,怎么却成了中共导演的,西方媒体会听从中共调派,参与事件的准备和事中事后的报道?
所以美国人民对高瞻案件不应该拘泥于无休无止地追究高瞻的个人责任这方面,而是要自我反省对媒体的认知问题。美国的媒体在对外方面从来就是不择手段地进行颠覆他国的宣传报道的,这从美国国家利益考虑本来也属正常的,无可非议的,但是过度相信媒体,就会把自己也给骗进的,那才是悲剧。尤其是当媒体把对外的一套用来对内,那才是天大的人祸。
这次美国大选,有的媒体胡说希拉里是恋童癖……甚至有杀人嫌疑,不一而足。美国的华盛顿邮报居然说川普是俄国间谍,后来有的报纸又说是中国间谍,类似种种新闻实在是太离谱了。这种情况对我来说其实也是似曾相识的。二十年了吧,就好像海外民运说我是中国共产党高级特务一样非常下作。但是海外民运本来就是乌合之众,也就这个素质了。要知道这次参与对希拉里和川普造谣诽谤的都是大报,是所谓的主流媒体,怎么都堕落到流氓无赖的地步了呢!?二十年前,美国的大报无论如何还像那么回事,用词造句和报道的内容至少装得像个正人君子,今日居然无耻到什么下贱的报道和评论都写得出来了!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凡是参选的都成了十恶不赦的坏人,媒体人成了圣人,道德家,法官。如果有好事之徒把媒体诽谤造谣的所有报道评论汇编成册,恐怕有上百万字之多,堪称《当代美国之奇观》。
人人都是圣徒,唯有参选者是恶棍,人们看美国总统大选就好像看恶棍比恶,坏蛋比坏,这情形简直就好像古代的人们观看古罗马斗兽场演出的现代版映射。
媒体本应该如实报道新闻,不应该附加自己的道德观和价值观。
如实报道其实是很费时费力的而且可能是有风险的,不然狗仔队拍的照片也不会卖得很贵了,而杜撰基本是不花什么时间和金钱的,新闻报道附加了许多事实以外的东西,就好像ps 照片一样不值几个钱了。
媒体一味追求轰动效应就已经不对了。比如什么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之类,进而编造新闻就更荒诞了。顺着这种思路,进入网络时代,到处都是新闻,为了跃出新闻的广阔洋面,为了吸引读者或者观众的注意,媒体干脆越过司法界限创造出有罪的人(特务,间谍和刑事犯)在竞选美国总统的具有超级轰动效应的新闻,其实这是一种罪恶。美国的媒体享受着司法保护,现在却拒绝接受司法约束,在言论自由的大旗下肆无忌惮地搞人身攻击人身陷害,这种示范作用在世界范围内是非常恶劣的。美国因为有强大的经济实体,军事实体和制度实体能抗住内在的媒体病毒攻击,其他国家可能会就此彻底瘫痪的。
然而在司法保护的自由度里冲出司法保护的屏障,无论如何,作长效观察的话,后果是会很严重的。这是我的个人认为, 听不听是世人的自由。是为记。
12/13/2016 纽约·法拉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