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的存档

我见证了中国的电子元器件小型化和微型化的过程

2016年8月8日星期一

杨週(天聪)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 初上海民间掀起组装收音机的热潮,从矿石收音机到再生式收音机到来复式收音机,进而到外差式,超外差式。众所周知那时上海的阶级斗争的弦是绷得很紧的,大功率的高频管是管制的,私人不准买卖,就连有短波频道的电子管收音机也要登记。一瓦以上的大功率高频电子管更是属于特别管制的。当局生怕人们有了这东西捣鼓收发报机搞特务活动,真是防民如防盗。公安系统最起劲的就是忙碌这些无足轻重的荒唐事情。
收音机热潮过后接着是组装电视机热。说到组装电视机,现在的人可能不太会相信,很多玩家的电视机的显像管是用示波器代替的。除了搞整机的也有搞元件的,比如购买各种尺寸的矽钢片和漆包线,用以自行制作各种用途的扼流圈,变压器。也有制作各种感应线圈,包括大功率低音喇叭的动圈式震动线圈和制作它的纸盆,那时我也知道有人喜欢制作动铁式喇叭的。个人制作的八寸和十寸的木质音箱也是很流行的。有时人们在街头就可以看到正在制作或者完成了的大尺寸喇叭箱。总之那时的上海青年的爱好现在想起来都是满有意义和色彩的。追求高科技,学习新知识是那个年代的显明标识。我的老上司,沈惠民先生就是那个时代的青年范本。他也是我非常尊重和想念的老朋友。

当年销售电子元器件的地方很少,虬江路电器商场是最有名的,排后是南京东路上的中央商场,牛庄路上的电器商场,淮海路的国营旧货商场–简称淮国旧。当初民用的电阻大部分是碳质,碳膜电阻,少部分是线绕电阻或者可调碳膜电阻– 也就是电位器。热敏电阻,被釉电阻以及可调精密线绕电阻等不是普通玩家玩的。碳质碳膜电阻有一个小炮仗那么大小,都是字标的。民用电容从介质上来说主要是空气电容,云母电容和纸质的电解电容,当然后来有了铝壳的电解电容。至于油浸电容,除了少数玩家用作降压用途,它的主要功能–改善电力功率因素反而很少被用到。一直到八十年代上海市的青年们掀起自己组装电风扇才被大量用到。顺着这个话头也说一下,那时侯,民间根本用不起的钽电容现在也都进入寻常百姓家了。
七十年代新品的电子管主要是南京市无线电厂生产的花生管,旧的电子管则是老牌进口收音机拆下的炮仗管。几乎每家销售电子元器件的地方都有外形很大的中周,还有单卖中周壳子的。反正动手能力强的人可以省下很多钱买需要的东西。
好像是七十年代末,上述电子产品销售处有了小功率高频管,依稀记得是锗管,是3Ag系列的,都是利用品。就是说比等外品更低一级的电子产品,利用品也叫处理品。买的人主要看贝达系数高就行了,至于耐压和温度要求,一般不管不问,因为一般人也无条件测试。低频大功率管非常昂贵,普通人买不起,于是上海出版的【无线电】杂志为了满足无线电爱好者的需求,推出一款晶体管和电子管混装的收音机电子线路原理图和安装图。晶体管和电子管混装线路的电波接收部分,以及前置放大部分是半导体二极管和三极管,功率放大部分则是采用电子真空管的推扼(推挽)电路。当年玩过晶体管和真空管混装的收音机的人们根本不可能想到几十年以后,用电子真空管作输出放大的收音机和功放器会成为电子音响的高端配置。
因为那时的科技杂志文章写到,电子真空管因为内部有热电子射向靶极,有内部噪音问题,就好象人体有血液流动,人耳不可能处于完全静音状态一样。这是电子真空管本身工作原理表现出的问题,是无法克服的,所以大力推崇晶体管。过了很长时间才发现,晶体管只要使用功率超过三分之一的话问题更严重,失真度更高。
一九九零年春季,因为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朱镕基发表公开电视讲话说要清算个体户和民营企业,上海的政治形势顿时恶化, 市场形势更其严酷,迫不得已我只能给中央写信要求重新改革开放。为避免政治和经商问题发生量子交缠厘不清,自己也从待遇优沃的总部经理位置辞职。我从公司辞职以后就再也没有时间看电器方面的书籍,不知现在怎么解决晶体管的失真问题。但是从美国专业电子产品市场上销售的高级功放器,标明是使用真空电子管技术的这方面来看,我想晶体管的电子跃迁产生的内噪音问题可能 还是没有最终解决。因为真空管的生产和使用的费用都远远高出晶体管,没有人会愚蠢到作高价值的投入,低价值的产出经济行为。至于有人说,晶体管和真空管的音质区别是根本分辨不出的。这只是个人的看法。声音失真不失真,不是靠人耳判断的,也就是说不能靠主观意识很强的人耳去鉴别的。那是要靠看的,也就是靠”观音”才能判断的。那是要靠示波仪观察输入和输出的波形有无变化才能判断的。我们中国人看问题研究问题往往凭个人的体会,再加一大堆个人心理感受的形容词,完全不想用客观判断的手段和方法。
据说前几年英国产的一款低频真空管,民间也叫作英国胆管的已经卖到一万欧元以上,现在还有价无货。这不是人们在犯傻,而是精益求精的追求。
话归原题,时间进入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开始真正改革了,电子产品得风气之先,字标的碳质,碳膜电阻很快退出市场,取而代之的是金属膜电阻,字标也改为色环。色环电阻的优越性是显而易见的,它从任何角度都可以看清电阻值。黑,棕,红, 橙,黄,绿,蓝,紫,灰,白,分别代表0,1,2,3,4,5,6,7,8,9。 金色和银色代表精度。至于读法当然有特殊规则,是要看几环和色环的位置。
八十年代中期,开始进口电子元器件。韩国三星公司的带装电阻很有名,带装电阻很适合自动化操作。日本日立公司出口的硅三极管质量相当好。当年中国生产的晶体管是金属和玻璃封装的,考虑到热膨胀系数问题,管脚用的是镀金铁丝,不仅价格贵,而且因为电镀工艺问题,镀金层很容易剥落,影响后续生产。而日本的塑封晶体管完全解决了热膨胀系数问题,而且价格便宜,产品的一致性好,几乎无需再筛选。从美国摩托罗拉公司进口来的286,386等集成块,使许多复杂的电子线路大为简化。来自德国西门子公司的微动开关的性能是世界公认的高质量。这些微型化的高质量的电子产品使人们的眼界大开。当然这还不是仅仅开眼界的问题,八十年代进口的高质量的微电子产品带来二重社会效应。一是淘汰了许多老产品,二是使得上海的电子工业有了一个转型目标。自然的,淘汰老产品时必然会让许多人下岗,由此得罪了许多老工人和老技术人员,为此邓小平得到的骂名不少。
最近上YOUTUBE看了一下,发现现在国内都开始PCB 设计了,电子元器件都是超微型化,而且标准化。看得我真是叹为观止。
也顺便说一下,电路板不再是单层的覆铜板,而是多层的印刷线路板。当年电子青年要用到的三氯化铁,现在的人可能要当作天方夜谭听了,因为三氯化铁是很毒的化学品。有次,我给女儿看电脑的主板,问她这像什么,她说像CITY。现在的一块电子板就如同一座城市一样不仅有错落有致的各种地面地标建筑,而且有多层管道预先敷设在地下。据说现在的印刷线路板最多的已有八层,而且价格便宜。我查了一下,四层的一平方厘米印刷电路板大约是八分人民币的钱,相当于一个美分大小的电路板的价值一个美分多一点,如此高科技的东西也就只值这么一点钱,真是匪夷所思。
电子工业的微型化和自动化,不仅三十年前想不到,就是二十年前做梦也想不到。如果不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所致,我们中国的电子工业不知道要落后世界多少年了。
在此也顺便提一句,八十年代一直到我出国为止,上海并没有真正的民营企业,我所在的上海市丰泽电器公司也是半官方的,我本人也算是不在编制的处级干部。这种地位好处是坐牢的时候官方会考虑处级干部的待遇,坏处是正常工作时有许多条件限制。但是没有一个正经的人会放着令人羡慕的好日子不过平白无故想去坐牢的,所以那好处的价值是零;而那坏处的风险倒是实实在在的。现在可能大陆有了真正的民办企业了吧,他们经营和发展的范围规模与以往应该不可同日而语了。市场面向方面,进出口方面,尤其是外汇使用的权限方面等应该有所改善吧。多年担任电器公司经理的经历使我深深体验到离开国际市场,国际科技,国际工业发展方向,任何工业都是会落后的,甚至被淘汰的。而这一切都需要中央放权和国家放权。
值此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之前,我写此文想说的是但愿中国的改革开放不要再因为这种那种原因而停滞停顿。我还是那句老话,我和中央的区别是我要求制度性的改革开放,而不是政策性权宜性的改革开放。要求的理由很简单,政策性的权宜性的改革开放实际是把人们放在一个朝晚迥异的政治环境,人们并不能全心投入 工作,学习和生活中。普通的人们根本不想成为杂技演员,更不想朝日处在走钢丝的危险境地。那种境地其实于国于民都是不利的。
最后谨以此文纪念真正倡导改革开放的有雄韬大略的邓小平先生。

Monday, August 8, 2016

(补充一点:当年矿石收音机用的矿石,是在中药店买的方铅矿。中药店卖这个东西肯定不是为了矿石收音机,而是治病用的。方铅矿是很毒的重金属铅的矿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