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的存档

办案听谁的?

2015年8月21日星期五

 

 

 

 

——记上海 丰泽电器公司往事及其他

杨週(天聪)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在上海市丰泽电器公司总部担任 主任,一年后升任总部经理。丰泽电器公司当时是上海最大的民营电器公司,管辖十个分公司。

在公司本部担任销售部主任之前,我是紧靠北京东路电器街,位于山西南路的建新商店的丰泽电器公司租借的一个柜台的负责销售电器业务的负责人,是丰泽电器公司分部经理沈惠明手下的业务员。建新商店的经理也姓杨,是个很精明能干的女士,她私下里想聘任我担任建新商店的副经理并向商业局打了报告,沈惠明不知道怎么知道了,建议公司老董调任我到本部任职去。

沈惠明经理是黑龙江回沪的知识青年,很聪明,很能干。他不像我有家庭财经背景——我母亲是国民党上海市财政局的留用人员,更不像我有家庭电器背景——我弟弟是上海金陵无线电厂的工程师,是上海市第一台高频电炉的总设计师。顺便说说,我弟弟叫杨行,是上海市无线电杂志一期的封面人物。

而沈惠明则完全是自学成才的电器公司负责人。

八十年代初中国大陆走向改革开放,有许多工业品放宽销售。现在的人根本不懂改革开放的艰难。八十年代以前中国大陆学的和贯彻的是苏联的经济模式。人们只知道模糊的计划经济这个名词。根本不知道具体的内容。

计划经济最重要的也是最核心的内容是所有商品分为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二大部分。根据马克思的理论,生产资料的掌握权控制权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或者社会主义道路的关键。所以控制生产资料掌握生产资料才是走社会主义的关键。众所周知不是所有商品都是生产资料,商品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生活资料。它们一般不形成再生产链条的环节,而是终端产品,是社会人的消费品。所以如何区分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是共产党管理生产和经营的主要课题。有很多很有天资和才华的人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能够正确区分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随便说一个例子,玩过电子元器件的上海人都知道,电子产品有特级品,一等品,二等品,三等品,等外品之分。特级品是军用品,一二三等品是工业品,等外品是民用品。它们的价格相差几百倍甚至上千倍上万倍。特级品和一等品是不供应民众的。也顺便说说,前些年,有一个叫高瞻的女士就是倒卖军用品的cpu 被捕的,她的律师和业余辩护人的辩护理由是486cpu 产品是连民用电脑都不用的,是电子垃圾,现在用的电脑起码是奔腾,所以振振有词的请问美国当局倒卖电子垃圾有罪吗?人们都知道清理美国的电子垃圾当然无罪而且应该是有功的。

我看了报道真感到可笑,军用产品是专用的产品,强调的是高低二端的极端温度值,抗干扰的稳定性能和工作状态,而不一定是宽广的其他性能。

我在公司做事,为了满足客户的要求曾经跑遍了上海的无线电厂和电子元器件厂。随便说一句,无线电厂不是一家工厂,而是几十家,电子元器件厂也不是一家,而是十几家。他们有时生产几批产品都检测不出几个符合特级品规格的产品,所以价格非常昂贵。再说(高瞻倒卖的CPU)要真是电子垃圾的话,中国当局会出几万几十万美金买下这些垃圾吗?他们进口几台旧电脑,卸下它们的cpu ,性能都要优于前几代的产品。中国大陆当局的科技人员在识别和检测电子产品的军用或者民用的能力不是一个搞普通电脑的人所能比拟的。

回到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话题上,马克思对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划分是很粗糙的,所以(被)自称为中国数一数二的诗人郭沫若先生顶礼膜拜为慈父的斯大林同志,专门写了一篇著作对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进行了划分。就是这么一篇博大精深的著作也只是原则划分并不能根本解决浩如烟海的商品的正确的具体的工作划分。中国的财政和经济部门每年都要发布新的有关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划分资料,随着社会和生产的不断发展,并不断对介于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小工具作新的定义和划分。

有许多根本不懂生产和经营的所谓专家和记者胡写什么改革开放的作品,那真是痴人说梦,内行人一看就知道是胡诌的东西。顺便说一句,以前中国大陆只容许自己的人胡诌,而且可能是故意的让这些人胡诌,把人民的智商搞得足够低,避免争论,避免人们深入了解内幕,并动用一些更蠢的人写文章鼓吹胡诌作者,搞多级推送强化把人们的智商搞到最愚蠢的效果。

好了,本文不准备写枯燥的计划经济和商品经济的论文,一来没有什么人想看, 二来花的时间太多,不值得。我从改革开放涉及的最重要内核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划分只是引出一个生活小故事,小经验。

因为我是丰泽电器公司本部经理,所以经常要为公司的大客户服务和招待他们。公司本部原来是龙门大戏院。大戏院对面是上海市电讯大楼,很方便帮客户和单位作电讯联系;大戏院东面是上海音乐厅和再远一些是大世界等娱乐场所,可以款待不同娱乐需求的人们。附近的饭店则有东面的新华饭店和西面的洪长兴清真馆,很方便招待不同信仰的人的口味。

大公司经理都有招待客人的经理基金,也就是被胡诌人士攻击改革开放的人称之为的私人小金库。我因为有政治前科,所以为人很低调,生怕落人把柄。购买烟酒茶糖果之类的招待品基本都交给业务员曹国荣和小沙小赵去办。

当年上海招待贵客流行的是外烟,都是些万宝路 健牌骆驼什么的,全是走私的东面并没有发票留据可查,所以我干脆把所有的烟酒茶和饮料糖果等招待用品全由我手下的业务员去购买和保管。我自己要东西也只通过他们或者借手仓库保管员等工作人员去拿,免得说不清。招待客人看戏看电影听音乐或者开酒席也都是小曹小沙和几个女生去张罗,一般我并不去,一来我腻烦酒店的重油重糖的味精菜肴,二来工作的确很忙,如果客人强烈要求我亲自出面也只是礼貌地给点面子稍微应酬一下就告辞。只有洪长兴羊肉馆的食品我略微有些兴趣,也很节制地吃多一点。

一系列的防范措施几年以后的确救了我。一九九一年秋季,上海市解放日报刊登头版消息说上海市破获建国以来全国最大的偷漏税案件。解放日报头版整版刊登上海市丰泽电器公司偷漏税一亿元以上的长篇报道,这的确把我吓得不轻。

我正在此时被上海市公安局因为政治问题被拘留审查和监视居住。忐忑了一年以后上海市政保处的小苗和小丁才跟我说:“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你一进来,你的每个毛孔我们都要用显微镜查看一遍。整个公司,其他人我们是不会管的,这个会有其他部门管。我们政保处重点查的就是你,只要你挞进一笔,你的什么事情我们都不再追究,就这一个偷漏税一亿元的大案件,你就死在监狱里去吧!想不到丰泽公司上下对你评价很好,说你为人正派,工作认真负责,为你开脱。”

我非常感谢城防公司的老领导—— 因为我们丰泽电器公司是和上海市城防公司联营的,丰泽公司的流通资金出资方是昆山子弟学校,城防公司提供的是房地产资本。丰泽公司所有的工作人员除了部门经理之外任用的基本是原城防公司的人员。我也非常感谢我的所有的业务员和手下的其他工作人员,尤其要感谢一个女售货员,我因为一件工作中的小事和她发生争论,她死不认错还胡说我和另一个女售货员有关系。其实任何单位只要女职员一多,必定会编出男领导和女下属的怪故事,只是当事人不知道罢了。而一个专心于事业的领导是不太会注意下属的美妍恶丑和衣着打扮的,更不会去关心下属之间争锋吃醋的故事。作为一个部门的领导关心和注意的是下属的工作能力和责任心。

我第一次听到女职员当面说出这么个桃色故事,一下子气懵了,一怒之下打了她一记耳光。她当时就大哭大闹,整个公司很轰动。因为城防公司大部分是顶替的从黑龙江回城的知识青年,女青年她们联合起来要城防公司追究我打女人耳光的责任,就差一点没有写联名信搞公车上书了。但是一九九一年丰泽公司出了这么大的事并且都上了解放日报头条头版了,她们并没有趁机诬告我。要知道这些黑龙江的男女知识青年很多早就知道我是 谁,尽管我在位时禁止公司谈论我的过去,免得从事经济事务时被联系到政治问题,给人有机可乘。但是机会来了时她们并没有落井下石。这是难能可贵的。

事隔这么多年了,我非常痛恶的是新闻从业人员不是如实报道新闻,而是插手司法案件,胡编乱造司法案件和情节,为政治服务,为路线服务,为理想服务。本该由司法部门承办的案件和解释的案件,新闻部门却抢先漫无边际地胡说八道,营造司法假象,平白给当事人增添无穷的困扰。

要不是一九九二年时中央坚持法制的一方顶住极左势力动用媒体乱搞,强调依法办事,实事求是,我真的是要死在监狱里了。

要知道解放日报是党报而不是当下的网络,野路子报纸,可以随意乱写,所以广大市民一般不会怀疑党报关于事件报道的真实性的。解放日报营造了如此强大的社会舆论,如果不是由司法认定而听由媒体人乱写并啃咬,我及公司的上层人员会有什么结果,现在的人们闭眼想一想就知道结局如何了。联想现在的媒体漫无边际的说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贪污几十几百个亿,这究竟有没有司法认定?没有司法认定的东西可以乱编乱说的吗?

所以问题可以归结为究竟是媒体办案,还是司法部门办案?

你媒体都能把案件事前都弄清楚了,还要司法部门干什么,全交给媒体去办好了。媒体就凭一二个记者根据几个所谓知情人的陈述,就洋洋洒洒写出整个案件的司法认定,他有这个专业知识和精力能力吗?

我们都知道一个专业的会计为了一个数据还有可能要核实几个小时几天甚至几个月,一个记者凭什么在短短几分钟就核实了所有的数据并写成文稿。

国民党人曾想出一个很生动的名词把这种人叫作文胆。文胆——顾名思义就是凭胆量写文稿,越武断越大胆越生动越好。

随便说说,前几年有媒体铺天盖地报道中国有一个盲人维权律师,我就不展开这个盲人律师的故事了,尽管很生动的。其实这个故事根本不值得说的。所以我只就盲人律师这个名词询问原上海的律师李国萍。质询中国现在的人权都进步到盲人可以当律师了?他们是怎么读完十几二十门法律课程的,特别是其中的经济法,国际法,连我这个专业秘书看了都头疼,他们是如何读完和完成法律考试的,难道大陆都有了盲文法律教材和盲文法律考卷?他们又是如何办案的,案卷都有了盲文文件了,都有了盲文备案?他们又都是如何在法庭上为当事人辩护的,所有的控辩双方都有了盲文记录?要知道司法文件是国家文件的一种,那是有规范保存的,我们如何查阅这些盲人办理的案件?再有,他们是如何取得律师资格的?要知道律师资格的取得必须通过律师资格考试,而且要和正式律师联合办过一定数量的案件才有资格申请,并且还要由导师推荐。律师不是作家,诗人,画家,音乐家等等,这些艺术人才是不需要通过国家考试的,只要社会认可就可以了,甚至都不需要社会认可,只要喜欢的人认可就可以了。因为艺术家强调的是出格性,也就是独创性。而律师和医生这二个职业是不能强调出格性的,它们强调的是社会规范性和专业要求性,因为这二个职业是有关人命的或者人身自由的,必须通过专业学习和专业考试,并且由国家有关部门任命,而不是社会认可就可以的,更不是一二个人胡说就可以认可的。

但是中国大陆有盲人维权律师的消息,中英文都报道了,美国的大使信了,美国的参议员信了,美国的国务卿信了,连美国的著名大学也信了并给了高额奖学金并进修本校的法律专业……呜呼,太神奇了!

当美国人上下都承认中国大陆有盲人律师这个事实,其实就是承认中国的人权状况比所有西方国家都先进这个大前提了。这个大前提显然是不存在的。不然,为什么要给予当事人政治庇护。这么显明的逻辑悖论全世界的人都不懂。

为了一个不存在的大前提,演绎出许多肯定的结论。这究竟是他们太蠢了,还是我们突然被衬托出聪明到超凡脱俗了,不见容于当今的世界了呢?

神奇的媒体,第四种政治架构的权力,媒体不再是监督而是表演,并且是出乖露丑的表演权力了。

2015//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