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的存档

研究问题必须从逻辑常识和事实出发(two)

2013年2月24日星期日

杨週(天聪)

从书本到书本,已经可能会发生信息失落或歪曲。发现明显的问题後不从一般推理去深究,更不去收集新的资料来加以更正,还是图省事照抄,实在不象是在治学。至于做什么“党的喉舌”搞什么“遵命写作”更是刻意在撒谎。这已不属于我们讨论的范围。

从历史研究联系到理论研究。当代东西方的冲突究竟什么是最主要的?是文明还是经济?文明的冲突是对抗式的还是竞争式的?一般冲突过程伴生融合,文明的冲突和融合是否会导致“文明的熵”的出现?当今国际资本究竟是否会采用旧的武力拓展空间方式。还是采用和平的资本占有市场的方式运动。东方对西方是否仅仅是商品输出?或是已经发展到资本输出?抑或是西方单向输出资本?东方单向输出商品?还是资本和商品都是双向输入输出?跨国公司在国际资本和商品的流通中的特殊地位在未来国际政治事务中的作用?中国的改革开放以后阶级组成和社会结构是否已发生了良性变化?人们的思想观念在资本和商品的交流中是否已发生体系上的变化?海外的中国民主运动究竟如何在国际资本和商品的交换的洪流中把握自己的位置和方向?中国的民主运动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反对派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色彩?中国是否已具备了进入民主社会所需的政治的经济的和思想观念的条件?具有民主思想的中国共产党个人是否能在中国的民主转型中起到稳定社会生活的作用?中国的民运是否有可能与中共对话?

这些理论探讨都需要付出把握住事实总体趋势的艰辛劳动?或者如一些严肃学者所说的需,要寻找到对中国现状的总体感觉。

历史研究必须要尊重事实,现状研究必须要尊重事实,理论研究也必须尊重事实!道听途说或从书本到书本难免以讹传讹,海外民主运动之所以给人以隔靴搔痒的感觉,问题就在于缺乏认真的尊重事实的研究精神。

我们反对共产主义体系自身不能陷入共产主义的思维泥沼,(海外的所谓民运,有许多本身就是搞共产主义的,而且比现在的当权的共产党更共产党。他们能够得到反共的支助,大约是支助的一方想以毒攻毒,犹如当年德国皇帝支助列宁一样,除此无法解释。)说大话空话假话,不能反对共产主义乌托邦,又提出另一种乌托邦,中国问题的理论研究迫切需要一些有实证研究精神的人来澄清许多问题,凭藉海外学人在学历上的优势及信息占有和利用的优势,完全可以作出卓越的贡献。

最后总结一下,研究问题,一是要从逻辑出发,逻辑都不通的事情,文章,理论,它们的情节,场景和结论不可能是真的。二是要从常识出发,不合常识,它们的情节,场景和结论必定为假。如果逻辑也通,常识也符合,最后还必须从事实出发。没有事实依托的结论也必定为假。



后记:本文作于一九九七年,当时用的中文软件(隐约记得当时用的好像是“双桥”)写的文章,现在很多都不能读了,这篇文章是应朋友之约翻出来的并重贴。其中对某些地方作了小修改。我不知道贴在新语丝上会不会又乱码?!

杨週于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法拉盛

今天抽空用GOOGLE的拼音对原文作了改码

 3/5/2013 4:48 PM

 

 

研究问题必须从逻辑常识和事实出发

2013年2月24日星期日

研究问题必须从逻辑常识和事实出发

                              杨週(天聪)

研究问题从什么出发是一个古老的命题了。这个命题似乎早已解决,似乎没有必要再提起,其实并不然。我在这里举一个最近的历史事实的研究事例来说明问题。

 

众所周知林彪在一九七一年由于和毛泽东发生内讧,事败之後机毁人亡在蒙古的温都尔汗。由于中共中央的文件对于整个事件的经过交代得非常模糊,有两个问题当时就没有讲清楚,现在更因为事过境迁被搅得混乱不堪。第一个问题是林彪密谋的事是如何败露的?第二个问题是机毁人亡的经过究竟如何?第二个问题我们暂且不去讨论只讨论第一个问题。

 

所有关于林彪事败的经过,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写这段历史的人都说是林彪的女儿林豆豆告诉周恩来的。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林豆豆是什么时候报告的?究竟是事前还是事後?看了所有的关于林彪事件的描述,都只提到林彪仓促逃亡的前一刻,林豆豆报告了监视他们一家的警卫部队。这个时间其实已告诉人们林豆豆是事後报告的。但是海内外写作的人在这样一个明显的事实问题上却含糊过去。有的虽然不含糊但却认定林豆豆当时的报告就是林彪事败的原因。这是非常不认真的治学方法。我们都是当代人。我们所写的东西都有可能成为後人引据的历史资料,如此含糊的态度和根据不足的认定给後人带来的麻烦,可以比照研究以往的历史由于记录不全或记录不确给我们现在所带来的种种困扰。

 

我在大陆的时後曾仔细研究过林彪事败的真正告密者是谁?研究的结果,答出的结论是林彪的心腹干将丁盛告的密。为什么是丁盛告的密呢?第一个证据是在林彪的五七一工程记要里作为第一方案,当暗杀毛泽东不成功时就执行第二方案——撤退到广州军区成立第二中央林彪一向以作战计划布置周密著称,身为当时广州军区司令的丁盛事前不知道这个计划完全不可能。林彪授意制定的有关自身生死存亡的作战方案如果仅凭临时抉择而不事前布置,这简直是形同儿戏,不仅根本不象林彪的一贯作风,再说也不符合计划十分周密详细的“五七一工程记要” 本身。第二个证据是丁盛是林彪的心腹。何以为据?其一,丁盛是文化大革命时提升为广州军区司令员的在文化大革命开始时到一九六七年年初丁盛还只是新疆军区和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的副司令。新疆军区不是当时八大军区中很重要的,所以八十年代归属于兰州军区。而广州军区无论是当时还是以后都是一级大军区。如果不是林彪的心腹能提升得这么迅速吗?其二,在文革中有资格出版书藉的人可为凤毛麟角。丁盛在一九六八年(?)的文革中却出版了一本书,书名叫“林彪同志谈政治工作经验”不是心腹在那个年代有这个可能出书藉吗?(注:这本小册子是我一九六八年八月逃回上海时在河南中路福州路口的新华书店认真看过的,当时没有仔细看出版年代,所以究竟是一九六八年或者之前我不能最后确定。但是能够摆在当时的书店橱窗里出售已经不寻常了。)其三一九六五年空军司令刘亚楼病死之前密告贺龙不甘心做体育部长(体委主任),要利用与原第一野战军的关系背靠苏联在新疆搞军事政变,中央交由邓小平处理。邓小平认为刘亚楼人也死了,这已是个死无对证的案件所以不予处理。但是身为国防部长的林彪还是把丁盛,裴周玉和李荆山调往新疆军区任军区和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任副司令员,所谓“掺沙子”。(这是军区内部师级以上干部传达的中央精神,会议以后又传达到当时的连以上政工)。如果丁盛不是心腹的话可能吗?第三个证据是,林彪的心腹干将和凡是“五七一工程记要”中牵涉到的部门在林彪事败之後都受到清算和整饬,作为林的心腹,尽管他们事後如何表态不会跟随林彪反对毛泽东的,都必须彻底交代与林彪的关系。即使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们事前知道林彪的计划,从总参谋长黄永胜,空军司令吴法宪,海军司令李作鹏,後勤部长邱会作,到上海警备区政委王维国等为数众多的人或撤职或隔离审查或关押逮捕,全受到清算。至于涉及到的部门则一律整饬。从国防部,总后勤部,空军司令部,海军司令部,到上海警备司令部都受到整饬。唯独“五七一工程记要”明文记载的准备作为反毛根据地的广州军区却没有受到整饬。而且时任该军区一把手的丁盛本人,不但当时没有受到清算,事后还在旨在防止诸侯坐大的八大军区调动时调往战略上承南启北,扼守形同第二中央所在地的上海的南京军区任司令员。这合情理吗?

 

这只有两种解释,一是“五七一工程纪要”本身是假的,是为了政治需要捏造出来的林彪另立中央的企图。所以事后不予追究文件中事涉另立中央的必定当事人。因为林彪事败以后,即使毛泽东极其虚伪的想依靠丁盛收拢人心但中国官场斗争的残酷性是连九族都要株连的。文革时株连的范围更是超出九族,放过企图谋反中央的如此重要的角色如何服众。况且丁盛在军内根本没有什么可以服众的资历,并且还是文化大革命中由林彪亲自擢升的嫡系。对于以前无故被整饬的其他派系如何交代?!尤其是南京军区开会((按规定,南京军区开会,上海警备部队和上海主要政工干部必需参加),上海的四人帮及其爪牙怎么能容忍林彪的死党同座?!为什么他们克制了造反本性,与林彪死党共商党国大事?!是谁平息了他们的高度革命警觉?!

 

另一个合理的解释是作为另立中央根据地的一方土地,事前向中央报告机密立了大功。

 

第四个证据是四人帮被捕之後,王秀珍,徐景贤,陈阿大准备依靠南京军区配合发动上海民兵武装反抗事件又不可能不涉及南京军区司令丁盛。林彪事件如果被丁盛躲过,四人帮被捕後上海的余党策动武装起义又失败,当时的报纸在清算上海民兵武装反抗的时候已不指名的直称,“南京军区那个林彪死党的余孽”丁盛之名已呼之欲出,这次又凭什么能躲过?这一切只能这样理解:丁盛因为揭发林彪有功才能躲过二次大清算。(附注:丁盛被判刑是秘密审判的,并和林彪作了切割,而且判了以后立即到杭州疗养)。当然这一切都只是逻辑推理,最後还需用事实印证。为此我在大陆时咨询过一些文革中的掌权者,他们都证实确实是丁盛告的密。

 

那么为什么海内外所有的文章都说是林豆豆揭发的呢这里有两个原因一是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和林彪背着政治局秘密策划发动的,二人当时在人们的心目中已成一体,是文革的共同象征。只要伤及一方,必然伤及另一方,并对整个文革造成否定,这是毛泽东不甘心的。但又没有任何巧妙的政治外科手术可以把两人剥离。所以中共中央的文件讲得很模糊,故设谜障,让人们从林彪的血统上去思考。林彪是卖国求荣,要逃往苏联,他的女儿是卖父求荣,要告发自己的亲生父亲,一家都有卖身求荣的奸徒基因。这不仅符合当时流行的血统论。同时又符合中国人的反奸臣不反皇帝的发表政见的安全心理要求。从而理出一个上下都安全的政治泄愤通道,二是以后写文章研究的人不求甚解,以讹传讹,三人成虎”,形成定见

 

从林彪事件一案联想到许多中国当近代的其他历史事件都发现有一些以讹传讹的问题。

 

比如解放军如何渡过长江天堑?明明是中共送了几卡车黄金给守江的国民党军队的长官买的过江方便,这连中共自己的文章都已公开披露,但有人还是说当时解放军已掌握了军事主动权,强渡长江成功。明明是中共派人暗杀汪精卫,中共自己的文献资料已讲得很清楚,是中共组织人员暗杀汪的,而且事後放风说成是蒋介石为剪除异己而干的,有意借祸与人制造汪蒋矛盾。但至今还是有人说是蒋介石派人暗杀的,如此治学已不是以讹传讹能解释的了,完全如俗语所说是在“捣浆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