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的存档

正义不该被揶揄

2012年11月6日星期二

杨週(天聪)
我们国人不仅分不清艺术和学术的区别,也分不清正义和邪恶的区别,还分不清权力和责任的区别,更不懂逻辑和事实的区别。
当一个执政者在管辖内发生自然的或者人为的巨大灾难时,当权者理应到第一现场了解情况,解决问题,尤其要关心受灾受难的人民,这是当政或者当权者必须明白的基本道理。当2005年8月卡趋娜飓风(Hurricane Katrina)袭击美国的南部新奥尔良时,美国总统乔治•布什没有到现场,非但没有到现场,而且去度假了,至今被美国民众痛骂不已。乔治•布什的继任者奥巴马总统深刻汲取前任的教训,当今年十月底桑迪飓风袭击纽约和新泽西州时,亲临新泽西现场,并对受灾受难民众表示同情和慰问,即使十一月六日总统大选在即,也得暂时放一放。在美国的政治家都懂得掌权保权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关心和爱护人民的生命和财产,这不是什么作秀或者影帝的表演,此处我不去把事件提高到道德和良心的水准评论,最低限度地说,那是所有现代政治人物的自身政治生命的要求。
美国总统是美国人民经常嘲弄和调侃的对象,他们生活和工作的各方面几乎都被调侃或者攻击,那是艺术的需要,也是人民舒展内心不满或者压力的需要。但是没有一个政治家或者艺术家敢去调侃和攻击总统关心和解决民众苦难的行为和举措,那是政治和学术的需要,是人类良心的规范。
但是我们中国人却缺乏起码的政治学术和艺术的分辨能力,公然嘲笑对民众表示关心和爱护的道德水准。这都是些什么人哪?什么心肝呵!
设想一下你当了总统或者总理试试,你不到受灾受难现场,照样以例行公事处理之或者无视之,人民会原谅你吗?!选你当政干什么的,政治就是为了让你这个千年难逢的奇才掌权吗?
我在九十年代初在香港的报纸上发表过一文,对当代政治下了一个新定义:所谓政治就是群体利益的集中表现和表达。如果你不认可具体的群体利益的集中表现和表达是政治,只认可大而无当的人民利益才是政治那是你个人的观念,但是在当代的实践中是行不通的。
举例来说,同性恋群体的权益是不是政治?同性婚姻是不是政治?同性恋的参政参军和进行高科技研究的权利是不是政治?更遑论受灾受难地区的人民的生命和财产了,那当然是更大的政治了。空喊人民的幸福和权力在西方是没有市场的,必须有具体的措施和行动。所以我观察到现代美国的总统没有一个是夸夸其谈的教授或者理论家。因为任何教授或者理论家都会在学术和研究的某一方面有所偏重,如果由其执政就会对整个国家和社会造成失衡管理。
中国的温家宝总理到受灾现场这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亲民之举,是中国历代当权派所没有的亲民爱民行为,这怎么可以攻击为作秀的,污蔑为影帝的。只有铁石心肠的人才会如此攻击和污蔑的。设想一下说这种话的人执政会是什么样的一副嘴脸和凶相。温家宝总理的作为就连一向以中国为敌的外国政要和媒体都不敢对温家宝在人道和人权方面的有益作为妄加攻击污蔑的。
从温家宝他能够第一时间到受灾受难现场说明他对属下平时就有所要求,告诫他们及时通报全国受灾受难的地区和情况,不然不可能如此迅速赶到现场。如果通过报纸和舆论才赶到现场那肯定已经错过了救灾救难的黄金时段。
更令人吃惊的是温家宝对解放军说,“人民养着你们,你们看着办吧?”这种说法完全符合他的总理地位和身份,这也可以攻击的?!
现时中国并非是一个总理制国家,而是一个实质上的党总书记制加总统制国家。作为一个政府总理只能统管日常的政治和经济和外交方面的事务,而军事这方面的任何事务政府总理是不容许插手的,也是无权插手的,这完全是恪守政府总理的职责。当汶川大地震时面对受灾的情况国家唯一有效的手段是动用军队,但是如果温家宝总理擅自调动军队,那不是越权了吗?这是一个合格总理能干能做的吗?!
我们中国人许多人都有行事合理但违法的情结。认为合理了就可以违法,这种无法无天的想法由来已久,看看『水浒传』如此杀人越货的书籍和它受欢迎的程度就知道了,到毛泽东身上更是发扬光大。
不是说其他国家的人民就没有干合理但非法事情的故事,但是那是作为反面人物出现的,就是一时符合人民的愿望,作了合理违法的事情锄奸杀人,结果也是英雄功成名就自动离开当地,远走他乡去。因为人们的正常生活不容许有非法行为的人在身边,更不能作为掌权者统治自己。而我们中国人就希望有一个杀人越货的人作自己的保护人,这是非常奇怪的人生态度。这也是左倾在中国长久不衰的一个社会原因。
现在有一些自诩为“红二代”的人秉承毛泽东的一套搞什么唱红歌,真是滑天下大 稽,媒体也一拥而上鼓吹什么“红二代怎么怎么了”,胡说什么根正苗子红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全不用头脑思考一下。如果当年的中共九大以后毛泽东没有和林彪翻脸,在党的八届十二中全会决定永远开除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刘少奇出党以后的背景下召开的九届一中全会,确定了林彪为毛泽东接班人,并组成新的共产党中央,接下来的二中三中会议会干什么!?这里顺便提醒人们一下,当年搞倒刘少奇是说他和邓小平两个人是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结果对刘少奇的处理决定并没有提供什么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东西,反而搞出一个什么叛徒,内奸和工贼的材料,很诡谲的。
懂一点逻辑就知道了。
继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把刘少奇当作大工贼大叛徒大内奸开除出党,接着下来的九届中央会议程序应该是选出新的中央机构并把刘少奇的干将六十一个叛徒集团集体永远开除出党,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哪有今天的什么自诩的红二代,那全是黑二代!比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都不如,现时只能干点用地沟油制作食品的勾当营生。
我是为六十一个叛徒集团的冤案平反呼吁过的,为刘少奇的叛徒,内奸和工贼的冤案平反呼吁过的人。这些都是有上海市公安局的档案保存着的历史资料。前一个阶段我看到六十一个叛徒集团成员的子女为毛泽东歌功颂德,我就如腹背受刺,几乎晕厥过去。
须知为了这些大案件的平反当年我是承担巨大风险的,上海是四人帮老巢,在上海为六十一个叛徒集团呼吁,为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刘少奇的冤案平反呼吁,那是要顶着人身风险的,尤其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哪里容得有半点差池的?开什么玩笑!
那是反对党中央的,是反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打了你甚至杀了你都是为了维护中共中央权威的,为此我还绕过党中央直接給全国人大写信要求为刘少奇平反。建国以后直到今天为止还没有第二个人胆敢如此无视党中央的权威,把全国人大抬得比党中央还高!
我完全是从法制的角度上才敢如此胆大妄为的,顶着巨大社会压力才写,才讲的。
说到这里我想插一句题外之话,一个人行事之前要想好了,所做之事符合不符合法律,能不能经得起历史检验。符合法律的经得起历史检验的你就勇敢地去做哪怕杀头坐牢都去做,不符合法律经不起历史检验的就不做,哪怕有重大利益都不做。
我最近看了一些国际事例的书,书中写到在美国的警察局法院的认罪态度并不能减刑,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被逮捕的前苏联的克格勃间谍盗窃美国原子弹机密的富克司甚至书面歌颂和感激美国的中央情报局,警察局和法院,照样被判重刑。在如何判刑上各国基本都一样,认罪态度并不能减刑,在判决书上写的认罪态度较好之类的话那是例行公文,唯有立功和自首才是实质性的减刑或者免罪的基础和条件。
所以人们不要等到大难临头才认罪态度很好或者较好,那是一点都不管用的,尤其是痛哭流涕,跪下求饶,丝毫不能减轻罪刑。我是和一个著名作家共过事的人,因为他早年在国民党统治时期从事过地下工作,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间谍工作,特务工作,养成习惯敢干任何违法的事,所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就是到了美国也敢和著名的民运领袖华夏子联合干违反美国联邦法的倒卖走私免税香烟的事。
他从事民运是假,捞钱是真。
他的以往经历使他觉得干违法的事,只要不被人发现好像就是机智和勇敢的表现,完全没有一点依法行事的思考和习惯。
所以像这一类人一旦被警察局抓住就竹筒倒豆子把他人也拉进局子扩大打击面以求减少自身的受力点。所以中国的大陆的国家安全局和公安局才对这个著名作家的人格嗤之以鼻。所以国家安全局才破格成立专家组审核我们的文章,全面研究我们的真实的文化水平和政治素养并区别对待之。
像这类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会完全不顾事实的瞎编政治历史和现实情况。在一九九五年的一个在美国注册的中文刊物上有人甚至捏造一段我和我太太在联合国广场演出所谓的“放下你的鞭子的”的话剧的文章,真是贻笑大方了。
当时我在医院里做麻醉,居然就被神差鬼使的编排到广场演出话剧去了。那一天其实是个很特殊日子,那倒不是因为江泽民到纽约,而是美国法庭宣判1994年谋杀其妻子和另一男子的刑事案件的被告美国著名的美式橄榄球运动员辛普森(O.J. Simpson)无罪,医院上下甚至全美国上下都很轰动,是为美国世纪大审判的日子。
就是在世纪大审判的日子,在联合国广场抗议江泽民的集会也有许多中外摄影记者拍的照片。这个自诩为“我党的红色近卫军”为了增加他的文章分量,居然就不怕人们质问为什么其他人都有照片,唯独我和我太太的演出没有照片。作伪得胆大到真的可以了。
至此我方才明白国家安全局为什么如此蔑视此人。真的是把该人的禀性研究透了。
当然也不能根据此人的作为推断其他人也是如此,每个人的个人品行是每个人个人的,与他人无关,绝对不能类推。前些年,我在新语丝上曾经公开发表文章写到,莫言和雷加等三十多人为我打过圆场,那是我被逮捕的时候。
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当时莫言是干什么的,当时他是全国作家协会的秘书长。如果追究给我写邀请信的责任,应该他是首当其冲的。但是他就是承担下来了。以后当我写文章提到这段往事,他也不因为怕我的经历连累他而否认。这是需要有多大的胆识呵!
这才是真正的朋友!敢于在别人危难中给予 hands。不怕受牵连和打击。
我从来不以个人的宗教信仰和主义信仰区分挑选朋友的,那是靠不住的,因为宗教信仰和主义信仰是变来变去的,那基本上是生前或死后的利益驱动所然。而对亲人和朋友的忠诚是现实的理念和感情的必然,那是比较可靠的。
莫言得到若贝尔文学奖我是十分的高兴的,我的高兴是因为他的为人会因为他得了若贝尔文学奖而被人长久地敬佩。
现在的人往往说邓力群怎么怎么左了,殊不知,一九七八年年底的中央会议上,邓力群是非常“右”的,是极力主张改革开放的,他的言论比海外所谓的民运分子还要资产阶级自由化。怎么后来就变左了,而且变成左派头子了。
反精神污染,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风波全是他刮起的,这根本不是他的个人能量有多大,而是他觑睨党的总书记职位时对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决议就势利用罢了。
这里插一句,我们大多数中国人的“左”是因为想整人或者想夺权,我们大多数中国人的“右”是因为被人整或者被夺权。所以你才会看到同一个人一会左,一会右,有时匪夷所思地同时左又同时右。老外的定式思维是看不懂的。
十一届三中全会肯定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为以后的左倾折腾打下了基础。而自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以后每届政府,每届党代会都肯定了十一三中全会,这才是左的根源。全国上下,海内海外居然没有一个人看到问题的所在,真是令人扼腕兴叹。
但全国上下海内海外真正看到问题所在的究竟还有没有人呢?当然也是有的,但是也只能屈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威力。
这个人是谁?这个人是温家宝。
他只能委婉地说到“自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特别是十一届六中全会以后”云云。(附注:十一届六中全会是否定十一届三中全会对文化大革命作肯定的结论。)
设身处地想一想,他也只能作如上表述。毕竟他是总理,不是总书记,无权推翻党的决议。这就像他在汶川大地震时无权调动军队赈灾救难一样,推翻党的决议不是他份内的事。作为一国总理,理论上是现存制度的看护者,而不是推翻者。
强求于他是不合情不合理的。但是能够在众人呃呃的情况下委婉地表达真知灼见,三十多年过去了,吾未曾见第二人焉。
我所之处,人云亦云的,浑浑霍霍的人太多太多了。许多人讲话或者写文章,我都不知道他们究竟通过大脑思考过没有。一窝蜂的胡说,一些人能够写得很长的文章但是结果不知所云。中国人民大学有一个教授,对某个人的文章是如此评价的,你的文章我看了,很好,不过有些小缺点,有时候你的两篇文章彼此矛盾,有时候同一篇文章前后矛盾。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此人写的东西是自打嘴巴的东西,完全不懂逻辑和立论,但是他就是好意思登出来,我都不知道他懂不懂教授的曲笔手法。
另一个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执教的教授干脆对我说此人的文章是掉书袋,文抄公,尤其是喜欢炒老外的,好像很时髦,其实不值一看。
更多的人连文抄公都不如,掉书袋都不如,简直就是剪刀加浆糊的剪贴工。什么时髦就剪贴什么。
有一个美国学者写了什么东西方文明的冲突,如此见鬼的文章也有人吹捧,他的一句所谓名言“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到处流传。而剪贴的人究竟思考过没有这句话是不是正确的呢?
绝对的权利是导致绝对腐败的充分条件但不是必要条件。
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恐怖的前件才是后件的充要条件。
在美国,有许多电影明星,娱乐明星,体育明星,房产大亨和金融大亨,他们的生活那真是绝对的腐败,但是他们并没有绝对的权力。中国历史上有一个皇帝,应该是有绝对的权力,但他真是绝对的清廉,过的是所谓绳床瓦灶的生活。远的不说了,四人帮之一的张春桥,他是有绝对的权力,可以轻易把人投入监狱,但是如果要说他生活腐败,也是不合事实的。
所以绝对的权利不是导致绝对腐败的充要条件,因此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是不为真的,绝对的权利是导致绝对的恐怖的充要条件这才是真实的。生活在毛泽东独裁统治下的中国大陆人民对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恐怖是有深切体会的。就是当今,生活在朝鲜的人民也是应该有深切体会的,不然我们不会在电视记录片中看到他们理当应该感激为他们治好重病的外国志愿者却不去感谢,反而去感谢让他们忍饥挨饿疾病缠身的金主席的。
中国不应该让嘲弄正义的调侃人道的人为所欲为,这是于国于民都是极其有害的。
我决不隐瞒我的观点,我是非常认可温家宝的所作所为的,非常欣赏他的人格魅力的,尤其面对纽约时报长篇累赘地报道他贪污,我是根本不相信的。对中国的左派人物惯于使用卑劣伎俩我是有切肤之痛的。昨天看到有报道说温家宝要求中央立案审查自己和自己的家人的经济状况,给全国人民有一个交代,我是非常敬佩他的勇气的。他的政敌的目的无非是想通过外国媒体造谣把他搞臭,那就立案审查吧。
让事实看看谁是真正的贪污犯。看看诬陷他人有没有这个勇气同样要求中央调查自己?!
也让中国大陆从此开个头,中国的政界人物应该学学世界政治的经验,政治头面人物的财产必须公开,一是以免人民怀疑,二是避免政敌造谣中伤。另外,温家宝在任上的作为也让后来的总理知道必须在人民受灾受难时出现在灾害现场进行赈灾救灾工作,那不是什么作秀,也不是什么影帝表演,而是身为总理的责任,是人民的要求,国家的要求,时代的要求。不然要总理干什么,躲在北京城里吃吃喝喝,高谈阔论为人民献身和为人民服务?!
让正义处在光明的位置上,让邪恶处在肮脏的场所。
正义不应该被丑类揶揄嘲弄,一切唯有公开才是出路!
Tuesday, November 06, 2012
草于纽约• 法拉盛
11/11/2012 9:26:37 AM
修订于纽约• 法拉盛
附注:
全会批准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这个报告以充分的证据查明: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刘少奇,是一个埋藏在党内的叛徒、内奸、工贼,是罪恶累累的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走狗。全会认为,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党和革命群众把刘少奇的反革命面貌揭露出来,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一个伟大胜利,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个伟大胜利。全会对于刘少奇的反革命罪行,表示了极大的革命义愤,一致通过决议: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撤消其党内外的一切职务,并继续清算刘少奇及其同伙叛党叛国的罪行。全会号召全党同志和全国人民继续深入展开革命大批判,肃清刘少奇等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派的反革命修正主义的思想。
——摘录自“中共共产党历次全国代表大会数据库” http://cpc.people.com.cn/GB/64162/64168/64560/65355/4442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