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的存档

真相大于是非

2012年2月19日星期日

——我看章含之谈你办事我放心字条内幕

杨週(天聪)

 

昨天看了“  章含之谈‘你办事,我放心’字条内幕”一文,章含之说的有部分可能是真的,但此人说谎太厉害,因此她的说法人们也不服。再说她讲的华国锋的为人也不符合事实,和她本人的描述也不相合。

华国锋绝对是个厉害的角色,绝不是如她所陈述的她老公讲的那样,“国锋同志是个老实人。”

能够在文化大革命如此疯狂的运动中从地方跳跃到中央,绝对不是因为老实,我所认识的老实的老革命们都是挨批斗的(不说我工作的单位,就说我的一个上海同学的老爸就是第一任东海舰队司令),哪会在文革中飞黄腾达的。华只是看上去有点愚忠和无能罢了。这是毛泽东最需要的。无能不要紧,但老实不行,老实人是认死理的人,是不能被独裁者所用的,是要坏事的,彭德怀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独裁要求人们分不清是非则是必须的,愚忠分不清是非又分不清真假就更好。

从现在揭开的华国锋他要逮捕四人帮的内幕来看,当时四人帮的确没有想到要夺权,是华想独揽大权编出来的故事情节。

所谓人民日报炮制“按既定方针办”的文章就是想抢班夺权。事后反复审查,查明不是这么回事情。

四人帮(其实是文革派,文革派包括毛泽东本人)绝对是祸国殃民的,是人们从心底里痛恨的。华国锋和汪东兴,叶剑英联合把四人帮抓起来,的确大快人心。这就像人们看到流氓横行乡里,又没有办法治理,有人出面痛打流氓后,并送进官府,从理论上讲,绝对是违法的,但是人心所向,也就合理了。

所以合理的,不一定合法。但是合法的,一定要合理。逮捕四人帮其本质是以恶治恶,是不合法的,不可成为常态。

这是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不可提倡,不可歌颂。但是华国锋及其手下的人却把这种非常手段当作合法手段歌颂,则是非常有害的,尤其还编造谎言,更是不可取的。

从华国锋当时的种种作为来讲,根本不可能提倡法治,他醉心于毛泽东的独裁方式。想通过合理但是非法的手段想当毛泽东第二罢了。我在第一看守所和四人帮的爪牙红卫兵打手关在一起时,曾仔细研究过他们的言论和思想。他们什么人都敢批判,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都敢批评,指出他们的行为和理论的种种谬误。甚至提出革命造反无赖论和开国皇帝流氓论。刘少奇和邓小平更是他们谩骂的重点对象,这根本不需要勇气和智慧只要引用报纸的评论即可。(说一句题外话,一直到一九九二年春季,“求是”杂志还在骂,“党内那个死不改悔的走资派还在走”,“什么摸着石子过河其实就是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所谓不要争论,就是让他搞资本主义,不让我们讲社会主义等等)。但是对于华国锋这个直接造成他们末日的人从来没有一个四人帮爪牙或者红卫兵打手敢批评的。这是非常诡谲的现象。

我和他们有过争论,他们不是正常地和你争论,当我提到苏联诗人马雅科夫斯基自己写的他如何回避事实,并污蔑争论对手是刑事犯的故事他们特别欣赏。他们只要有机会就向管教打小报告指控我反党反毛主席,反华国锋和不遵守监规。希望管教和训导员把我关进橡皮房。我到美国时和潘国平会面时他告诉我,他们在我的对面班房里经常看到一个投靠四人帮的工业局的老干部,心急火燎地就站在我们的班房门口向管教打报告要惩罚我。他们班房里的人都感到此人太下作了。所以潘国平和我尽管立场不同,观念不同,反而很尊重。

四人帮的爪牙们比谁都清楚, 华国锋绝对是毛泽东第二。是不可以非议的。而我对华有所非议,则是他们立功赎罪的机会。

另外章含之的讲话里提到华国锋有三张字条。但是说来说去就是二张字条。一张是,“别着急,慢慢来”。另一张是,“你办事,我放心”。至于另外一张为什么不讲呢。其实另外一张人们早就知道的,是毛写的“有事找江青”。

章含之为什么对这张字条讳莫如深,不提内容?其实很简单,就是回避一个不光彩的事实,他们夫妻两人被隔离审查不是如她所说的事因为不传达“你办事,我放心”。那个事实是她和乔冠华向江青写过效忠信。一提“有事找江青”,怕人联想到他们写效忠信的事实。   

写过效忠信就写过了么,为什么回避,越回避越被人怀疑。她和乔冠华被隔离审查就是因为在江青处搜查到他们夫妻两人的效忠信。这本来没有什么,说清楚就行了。据我所知原来上海共青团市委书记处的一个书记(Chen Qimao) 在批林批孔中还写过,“邓小平就是中国的纳吉”的文章,其实这篇文章是写作班子的作为,是共同作品,但是在审查四人帮时,他不牵扯任何人,只说是自己写的。所以人们对他很尊重,他也没有被捕和以后被秘密关进班房,一直工作到离休。

如果真如章含之所说是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事情,怎么可以隔离审查的?莫名其妙!

事情的真相是因为华国锋后来也下台了,所以胡编乱造华国锋整他们是个人报复。这就又和他们说华国锋是个老实人的评语相背。这种不能自圆其说的讲话其实是很卑劣的。我对文化大革命上去的人没有一个好感的。对华国锋也是如是观。一九八○年二月二十九日一九八○年二月二十九日通过的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为刘少奇平反,我当然很高兴,因为我是全国第一个用大字报形式给全国人大写信要求为刘少奇平反的人,听到广播里说十一届五中全会为刘少奇平反,班房里的四人帮爪牙和红卫兵打手当然非常反感。这是彻底否定他们造反的结论。所以他们纷纷说“现在连证据确凿的叛徒,内奸,工贼也平反了。文革其实被彻底否定了,右派翻天了。”对于我的高兴他们恨得咬牙切齿,想动手动脚,我不理他们高喊,“坚决拥护党中央的决议,英明领袖华国锋万岁。”镇住他们。

现在的人听上去可能觉得我怪怪的。但是当时我不接着在喊坚决拥护当中中央的决议之后喊英明领袖华国锋万岁,一是不符合潮流,第二压不住班房里我是少数派这个阵。说句笑话,人在江湖时(班房),有时也不得不装疯卖傻。华国锋的炎威呵!

为此第一看守所把我的情况通知我的承办员,我的承办员立即赶到看守所,劝告我,不要在班房里惹事,有什么情况报告训导员或者所长,如果想抽烟也可以在训导员值班时要求到训导室去抽。但是不能搅乱班房秩序。因为在班房里按规定不管你喊什么口号都是要吃铐子和关禁闭的。这次算了,下不为例。我在班房里喊口号,第一看守所的人整个楼层都知道,被震动了,在我对面班房的潘国平当然也知道,但是对于为什么会在管理森严的看守所喊口号的原因和过程他们是不知道的。

我想人应该是事实是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乱说,其他人会很尊重你的。即使立场不同,观点不同也无所谓。就怕瞎编。不能自圆其说。

另外提醒读者一点,章含之对美国之音的讲话推算下来是她2006年或者2005年讲的,但是生前并没有播放,2008126日她去世也没有播放,而是事过四,五年才播放。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比较合理的解释是,一可能是当时录音时,章含之本人要求生前不要播放。但是2008126日她离世后为什么还不播放?第二个比较合理的解释是“美国之音”当时也觉得讲话有违背事实为她本人和乔冠华开脱的嫌疑。

因为“你办事,我放心”这张小字条关联到一个中国历史重大转折的异乎寻常的事实问题,所以我才予以关注。并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对此评论。以免后人被误导。

 

2012 2 16日于纽约

2012219日修定

 

下面是章含之谈“你办事,我放心”字条内幕的链接和全文:

 

 

————————————————————————————————————

章含之谈“你办事,我放心”字条内幕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20120216-zhang-hanzhi-mao-139463148.html

华国锋夫妇20061226日参加毛泽东生辰纪念仪式毛泽东给华国锋写的纸条“你办事,我放心”, 曾经是华国锋接班的利器,被华国锋当局大力宣传,一度为中国人所家喻户晓。但是了解当时中国高层内情的章含之告诉美国之音,这句话含义不明,被断章取义,她的丈夫,外长乔冠华还为此挨整。

 

1972221日到26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导致美中两国打破多年隔阂的坚冰,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这次访问被称为“改变世界历史的7天”。被称为“末代名媛”的中国女外交家章含之参与过对尼克松总统的接待,当过尼克松的翻译,也是中国出席1972年联合国大会的副代表,是美中建交谈判的见证人之一。2008126日,章含之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3岁。就在她逝世的一年半以前,章含之在她在上海和北京的住所两次接受美国之音中文部的电视专访,就尼克松访华、美中建交、她和毛泽东的关系、乔冠华的外交和政治生涯等问题和记者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深度交谈。

 

 

.

*就事论事变成传位指示*

 

1976年,毛泽东逝世,四人帮垮台,华国锋接班。乔冠华和章含之没有料想到,毛泽东写给华国锋的“你办事,我放心”的字条,却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

 

章含之回忆说,毛泽东是在1976430日写这张条子的。那天,毛泽东会见外宾,华国锋陪见。会见后,华国锋对乔冠华说,毛主席给他写了三张条子,其中一张是“你办事,我放心。”

 

章含之表示: “因为这个‘你办事,我放心’当时没有拿出来。所以乔冠华当时问了历史上有很多偶然因素如果当时乔冠华看了这个条子不问也就过去了。偏偏他问了,这是什么意思呀,什么叫‘你办事,我放心’啊。华国锋当时就说,因为四川那边批邓不力,打内战当时地方上不都是打内战吗后来毛主席可能累了,不再说了,就写了这个条。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就这么一件蛮小的事情。没有想到这张条子后来这么重要。第一没有想到这张条子后来变成了接班人的指示,内容就变了。第二,这张条没有第二个人看见。当天晚上,华国锋并没有把这张条子拿出来给政治局。后来,粉碎四人帮之后,乔冠华就成了看过这张条子的唯一的一个人了。因此呢,这张条子怎么解释?其实乔冠华什么都没说。但是华国锋批判乔冠华抢先就说,乔冠华当时看见了,但是他不向大家传达,说明他抵制毛主席要我当接班人。当然你就有口难辨了。就这么两个人,这件事情你怎么说啊。这些事情就说不清楚了。

 

“这件事情我肯定是见证人,因为当天他回来告诉我这件事情了。他说,毛主席写了三张条。首先是这个条子,因为当时主席说话不是很清楚,有时他就写下来。他身边的人有时都听不大清楚。身边有些人就把这些条子捡起来,当然也是留个纪念吧,主席的墨宝嘛。有的时候我也在旁边,回来以后就对乔冠华说,主席现在说话不清楚,有时写条,他们都收去,我也去收两张,咱们留个纪念啊。当时老乔就跟我说,你千万别干这个事。我说为什么啊,咱们留个纪念嘛。他说,这个条都是片字之语,都是其中几句话。他说,如果将来主席百年之后,人家说它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不是这个意思,但这张条在你手里,你怎么办呢?如果人家要断章取义,说是这个意思,可这张条偏偏在你手里。你是跟着撒谎,还是说不是这个意思?所以你不要惹这个麻烦,咱们不要这些条。他还挺有远见,你知道吗。他当时说,你千万不要去捡这些条。将来如果人家要利用这张条,它在你手里,你就说不清楚了。你要么也跟着说瞎话,因为那时候主席已经百年了,也说不清楚了。”

 

“所以那天他回来就跟我说,唉,国锋同志也捡这个条。因为他觉得大家不应该去捡这个条。因为将来这些条是说不清楚的。他回来跟我讲,国锋同志今天也捡了三张条,给我看了好像会见新西兰总理之后。我说什么条啊,他就告诉我,好像什么‘慢慢来,不要着急’—这些确实都是断章取义的,都是中间几句话他说,还有‘你办事,我放心’。说过了,就完了。那天我记得是下午。那天好像难得的是主席是下午见外宾。晚上呢,他又去开会。他回来就对我讲,奇怪,国锋同志拿出两张条传达了,这‘你办事,我放心’怎么没拿出来啊。政治局开会了。后来我说,你不是说的嘛,这些条将来怎么解释都可以嘛。这些当时都是无心的,随便说话的。我说,你不是说过了嘛,将来人家怎么解释都可以,你办什么事,我放什么心啊,谁说得清楚啊。”

 

*知情之灾*

 

章含之说:“其实老乔对华国锋很尊敬的。当时他就说,你们年轻人老是这样想,不好。国锋同志是个老实人。我想他是出于谦虚,因为这是给他本人的。所以他谦虚,条就不拿出来了。当然后来这条就变成了接班人了,就变成了乔冠华抵制毛主席的指示,不赞成华国锋当接班人。所以他看了这个条,他就不传达。那么你都不给政治局传达,乔冠华怎么给人家传达?”

 

 

城门池鱼

2012年2月10日星期五

杨週(天聪)

自从我在北美自由论坛上发表“如何证伪‘一分为二’”之后,这个最早的海外中文论坛就彻底关闭了。

我非常清楚我的文章并没有短暂的新闻效应,唯有长期的学术效应。因此不能是简单删除我的文章就可以了事的,只能关闭网站。

我思忖再山,把证伪一分为二的文章贴到“国家与社会论坛”上,不久,该论坛也彻底关闭了。

自从新语丝开辟了博客,我就想着在新语丝上开自己的博客,并想过把“如何证伪‘一分为二’”再次发表出去,但是生怕新语丝的博客也遭上述二个网站厄运。所以很长时间没有发此文。

但是我的“塔剌剌风情”发表以后,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就打上门发难。我是见怪不怪,根本就不搭理他。这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居然为此文连续向新语丝发难。

有朋友告诉我,六十年代的充军者(另一种正规的叫法是——支援边疆的知识青年)在上海闹事了,于是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所以停下暂时不继续发“塔剌剌风情”改发“如何证伪‘一分为二‘”。我想知道那个成天一幅骂骂咧咧的样子精神有严重问题的人,看到我的“如何证伪‘一分为二’”之后有什么反应。我倒想看看似乎是不可一世的他在思维上能不能及我一,二。并想看看他有什么能耐把我的新语丝博客给捣毁掉。

去年年底终于水落石出了。为首闹事的当年知青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回来再说我的博客。我的博客每逢节假日就被黑掉。也难为了新语丝,一次次恢复。个中的修复和损坏周期唯有新语丝管理者和我知道。我猜想新语丝管理者可能知道大概是什么原因。是不是有人警告过新语丝的管理者,“必须关闭杨週的博客”,我不得而知。但根据经验,直接的威胁是不会的,但是间接的转弯抹角的劝告应该是有的。

今年一月十三日我的博客又被黑掉了。根据经验我想过了假日就可以恢复的,但是过了一个星期并没有恢复。连带新语丝所有的博客都被黑掉了。真是城门之灾,殃及池鱼。新语丝里的有些博客纯粹是些风花雪月,生活常识,个人感慨而已,居然也受此株连,真是令人不胜唏嘘。

猛然想起今年是邓小平南巡二十周年,但看海内外一派沉默。我不得不感叹极左势力的顽强生命力。

有朋友被邀请到纽约来。我知道后,请他在 Applebee 小坐一会。直截了当告诉他,有人把他邀请到纽约来是为了不让他在十八大期间出问题,给他的中共元老亲戚为难。

并直言告诉他目前左派势力非常活跃。已经影响到中央层面上了。环绕十八大的斗争是二十年所未见的。

中国真正开始丰衣足食是邓小平南巡之后。但是今天国内外对邓小平的南巡居然全部保持缄默,那是非常严峻的事情,中国会向何处去?非常令人担忧。

几十年的人生经验告诉我,作为个人任何人都不值得完全相信,我只相信理念是比较人而言是相对稳固的。

我在“如何‘证伪一分为二’”的文章中也指出,那些信奉马克思哲学的人,不仅思维有问题,而且人格和精神都有问题。他们会在左右二个极端尖上跳跃蹦达。

但是我相信极左派这种畸形人格的人迟早会出事情的。毕竟是电子时代,正确的理论不可能会被个人坏品质的趁势泛滥长久地淹没的。

一月十山日到二月五日整整二十山天。我的博客终于修复了。而且至今没有被损坏过。

我想,左派势力的翻腾闹剧相信应该是过去了。

联想到前天温家宝先生说,“没有民主程序就没有民主实质。”

这一番话预示着左派势力被打退潮了。

人们不要忘记,在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娴熟地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著作批判马克思主义对手的顶级文章是评苏共的“九评”。今后再也没有人可能动用如此多的人力财力物力搞这种顶级批判文章。而主导九评的人就是邓小平本人。他比世界上任何人都清楚,这种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经典著作批判对手的用意和最终结果是什么。

回想起一九九二年夏天我被中共当局软禁 在同济大学专家楼隔离审查时,国家安全局的人告诉我说,在我被隔离审查之前就已经把我的文章和Wang Ruowang 的文章都用字条贴去名字请专家组审核。那些专家在看了我的文章后作结论说这是专家写的。而那个被称之为著名作家的文章则被评为小学生水平。所以我才被软禁在同济大学专家楼里。而其他人则被关在看守所里。

联想到出国以后浏览了那些当代左右派的文章的感觉,说实话真是一群小学生的文章。怎么可能比得上九评的“博大精深”,“九评”那可是国际之间共产主义运动顶级专家组群的论辩巅峰之作。

认真看过和研究过“九评”的人,再看其他所谓的专家作品真有天壤之感。我到美国看到被吹捧到天上去的福山的“历史的终结”,看到亨廷顿的“东西方的文明冲突”,直感到有痴人说梦之感。如果按福山的说法,在共产主义运动萌发之前就没有文明就没有历史?人类历史会因为共产主义的退潮就终结了,没有了?真是一派胡言乱语!亨廷顿的东西文化冲突论,更是无稽之谈。国际间的真正 冲突是利益冲突。任何主义和信仰只为利益服务,生存服务,而不是为文化服务。犹太人的信仰算得顽固,在欧洲如此受歧视都顽强地保存下来,被莎士比亚为首的世界顶级大文豪如此这般地唾骂都延续下来,但是到了中国的河南不是被彻底同化了吗?吉普赛人,有的国家叫罗姆人(Roma)或者“茨冈人”(Tziganes) ,在向全世界扩散的过程中难道就单单避开了中国。比较合理的解释是被同化了,因为他们没有留下可靠的历史文献和宗教会所,所以留下了吉普赛人大迁徙的一个很难解释的重大缺口。

暂且不论吉普赛或者罗姆或者茨冈人,只论犹太人好罢。犹太人他们怎么没有和东方文明发生激烈的冲突,而是消融了呢?

难道是因为中华文化真的优于犹太文明吗?

消融东渡到中国的犹太文明不是中国文化的强大,而是利益,在一个战乱频仍,灾祸不断的中国,什么文化文明都是次要的,而生存是主要的,利益是主要的。所以在陕西的罗马人是如此,东渡到中国本土的伊斯兰教是如此,北上九州的佛教也是如此。共同的利益造就了中华文明,如此而已。所以谁都说不清中华文明,虽然谁都在说中华文明,原因即在于因为中华文明不是一个单质体而是一个嵌合体。所以越研究就越复杂,越迷茫。事件进展到今天,甚至只有你认真地说一段当代话,讨论当代任何事件就包含了复杂的东西文化的嵌合。

人类的致命的文化冲突是胡扯,人类的各种文化的最终结局是消融,或者叫嵌合。研究世界文化的嵌合论才是出路。

而改革无非是接纳一些有利的文化罢了,这是文化嵌合的需要,利益的需要,生存的需要。

“不改革只有死路一条”是邓小平的肺腑之言,是他在毕生的共产主义实践中屡经挫折后的经验之言。

是为记。

Friday, February 10, 2012 于纽约

本文发表以后 ,有人认为我高兴得太早了,很快就把我的博客黑掉了。一怒之下我把文章发在http://bbs.omnitalk.org/politics/messages/1295.html

 

(东西南北)论坛上。今天打开博客,发现被修好了。趁此时刻,把订正过的文章贴在此。

 

2/11/2012/

8am

于纽约

 

可能我的电脑有病毒,不能顺利发短讯

2012年2月1日星期三

我想在新语丝的读书论坛上注册,试了几次都不行。给新语丝发Email也不行。

于是只好在这里最后试验一下。我想说的是,在“人类天生适宜素食吗?”一文中,可能有一个错字。
“嘌呤是组成核酸的物质,核酸降解后产生嘌呤,然后嘌呤在
肝脏被代谢成了尿酸,随着血液送到肾脏,在那里分泌、排出体外。”我不懂医学,但是觉得“分泌”在这里读不通,我想可能是“分解”一词的误打。想提醒方舟子一下。仅此而已。
杨週2012年2月1日星期三
at 纽约

有朋友指出方舟子是对的。 我的理解错了。“在那里分泌、排出体外。”是指尿酸,而不是嘌呤。尿酸是被肾脏分泌并排出体外。是有递进关系的。

是识。

杨週

2/5/2012 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