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的存档

奇妙的纽约大中心总站七号地铁站台的灯阵

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杨週 (天聪)

纽约曼哈顿大中心地铁总站里的七号地铁站台的灯阵安排得非常有趣。我不知道它们表现的效果究竟是无意的呈现,还是有意的表达。

当你站在七号地铁站台的中线抬头看远处的灯。四个一组的灯组它们是呈箭头状排列的,越远越小,越近越大,都是箭头状的。但是看到头顶上的则变成菱形的了。如果走到每一个呈箭头状的灯具组下面,你会发现,其实看似箭头状排列的灯具组都是菱形排列的。

但是菱形排列的它们怎么会变成向前方的箭头状的呢?

我们设菱形排列的灯具组原本朝前的两个灯管为A B,向后排列的为C D 。如果去掉AB,所有的CD组成的灯具应该都是看上去朝前箭头的内角,只有头顶上的CD才组成向后的箭头!如果去掉所有的ABC灯管或者所有的ABD灯管只留下C或者D灯管,除了头顶上的灯管所有的C或者D灯管应该组成朝前的线段群。这是不是很奇妙?

以上设想看来近似于玄想,但是应该可以验证的!

验证的方法有两个:一个是请地铁站的管理员关掉所有的ABC灯管或者所有的ABD管,另一个方法是拍成深景照片抹去所有的ABC或者ABD灯管。

学过一点数学知道,快速移动的质点看似线段。或者反过来说,线段就是快速移动的质点。

由此想到,当我们仰望天空时,在一定的角度 被我们认为是朝前移动的某些物体它的真实情况其实是向后移动的。也就是说某些被我们认为是远离我们的物体,其实是在接近我们。

天文学上到底有没有这种情况?我不知道。但是理论上演示应该是有的。

有兴趣的人们可以到Grand central 的七号地铁站台实地看看灯具阵,非常有趣,也非常引起人们的遐想。

2011-9-23

                                               站在 站台的中线朝前看

 

                                          站在中线仰头看

关于一首诗的二个版本

2011年9月12日星期一

 

杨週(天聪)

 

 (版本一)

哭,有胆量你就狠命地哭

哭这山哭这水

哭这土地哭这江海湖泊

我知道你心中的悲歌

你知道我多么想长歌当哭

可是没有人敢说

可惜没有人敢哭

我想有许多人等着哭

我想该有人带头哭

我想总有一天

我们能够痛痛快快抱头大哭

哭去了心中的麻木

哭过了我们才能正常生活

 

 

 (版本二)

哭,有胆量你就狠命地哭

哭这山哭这水

哭这土地哭这江海湖泊

我知道你心中的悲歌

你知道我多么想长歌当哭

可是没有人敢说

可惜没有人敢哭

四周是一片静默

在静默中我想

    其实有许多人在等着哭

在静默中我想

    应该有人带头哭

在静默中我想

     总有一天我们能够痛痛快快抱头大哭

哭去了心中的麻木

哭过了我们才能正常生活

 

 一九九一年三月三十日

 

 

——当时写完第一个版本以后,总觉得有什么欠缺,琢磨再三,认为是行吟中跳跃太大,于是写了第二个版本。写了第二个版本觉得还是第一个版本比较洗练,究竟哪一个更好,一时确定不下。但是给人看了以后大多说,第二个版本有蛇足之感。这么多年过去了,至今我还是不知道哪个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