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的存档

人权与罢工——致艾伯特基金会和广东中山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2011年4月19日星期二

杨週(天聪)

纽约

Tuesday, April 19, 2011

 

四月十四日收到艾伯特基金会出资、由广东中山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举办的以罢工为主题的国际会议所发出的邀请E-mail

这封电子邀请信,按理应该给人权协会会长李国涛的,奈何李国涛作为会长于三月十八日离开了大陆,四月十日在法拉盛见面时他本人对我表示,他对人权协会已经有十多年不管了,听得我气急,一怒之下,不辞而别。

我已经离开中国大陆十多年了,四月十四日收到这封广东中山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电子邀请函,真不知怎么办才好。从收到信函到会议正式开始只有短短的十天时间,很难准备好相关的资料,再加上我现在所有有关中国的信息主要是来自网络和报刊杂志,都是二手三手的资料了,再整理一下也就变成三手四手资料,没有什么大的价值了。

其实像关于此类的重要会议早就应该举办了,如果早就举办此类会议并明确工人有罢工的权利,也就不会发生震惊世界的中国外资企业富士康2010年连续发生员工自杀的事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1975年、1978年的两部宪法中规定了工人享有罢工的权利。然而1982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却取消了工人罢工的权利。取消的理由是: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领导阶级的行为不应该和自己过不去,罢工应该是针对资本家的,工人当家作主了就不应该罢自己的工。听上去是很合逻辑的,其实很荒唐。

工人真的是自己工厂企业的主人吗?如果工人真的变成工厂或者企业的主人,那就不是工人了,而是老板。老板再怎么勤奋,废寝忘食地工作,没有人会因此而认为老板就是工人的。

有老板和工人界限模糊的现象,但那是企业或者工厂创业之初,或者小摊贩。但是严格来说他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工人。因为他们不是仅仅靠出售自己的体力智力去换得生活资料。他们和社会进行交换的活动其实是以最小工厂企事业系统出现的。

现代社会里和社会(包括国际)能够进行正常的物资 ,金融或者信息交换的不是个人交换,而是各种系统交换。个人不可能和社会直接交换,那会造成混乱,必须通过各种系统。如果个人越过系统和社会直接交换,肯定是绝对的贬值交换。为什么一般来说现代社会个人只能通过各种系统 和社会进行交换,是因为系统和社会的运作是有各种规章制度约束和规范了的,风险和责任很明确。个人理论上无法承担这种风险和责任,所以个人和社会或者系统单独进行交换必定是扣除风险和责任份额的大贬值交换。

简论之后说,所以一个单独的工人不干活,那就不叫罢工,而叫怠工,旷工,风险和责任是很大的,面临开除和失业的风险。一群工人成系统的不干活,那才叫罢工。而成系统的工人群,那就是工会。个人和系统的交换必定是大贬值交换,由个人(包括工人)组成系统和系统进行交换方可达到等值交换。

讨论到此,应该明白没有工会的罢工是风险很大的社会行为。工会维护工人的活动(包括罢工)才是减少个人风险的集体行为。

每一种行业都有自己的特殊性,理论上政党无法成为最小公倍数,(只有国家和国家的宪法才有可能成为最小公倍数)政党无法涵盖所有的行业,只能是群体利益的最大公约数,所以政党无法代表具体的行业群体要求。

人权是比政党利益涵盖面更大的群体利益,所以人权运动更不能取代工会的职能。

总起来说,就是本次研讨会之后应该建议全国人大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恢复罢工的自由,并且要在宪法中的结社自由的人大法律解释中明确企事业有组建工会的自由,不然罢工权利只是一句空话。

 

最后诚挚地感谢德国艾伯特基金会和广东中山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PS:

 

诚邀您出席以罢为主题的国际会议

Thursday, April 14, 2011 12:25 PMFrom: “艾伯特基金会” <bridges-china@ictsd.ch>Add sender to ContactsTo: yiyekanke@yahoo.com.cnMessage contains attachments1 File

 

(79KB)议帮助.rar

 

各位嘉宾:

受会议主办方委托,很荣幸的邀请您参加是由艾伯特基金会出资、中山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举办的以罢/为主题的国际会议

  时间:42314:0042416:00

地点:广州市中山大学海珠校区公共管理学院礼堂

  议联络人:李先生 电话:020-83465772 

餐宿费用由会务方负责,请您抽出宝贵的时间参加。

议课程及出席的嘉宾名单详见附件。

注:艾伯特基金会是德国历史最久、规模最大的政治基金会,也是欧洲最大的工人运动基金会。该基金会自称其长期坚持的几大工作是:以民主思想对各方面的人士进行政治和社会教育;促进国际谅解和建立与发展中国家的伙伴关系;赞助有天赋的青年深造和升迁;在经济学和社会科学、社会史和当代史领域进行联系实际的研究和资助这种研究;为国内外政策决策机构提供咨询;资助国内外学者进行互访和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