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的存档

小鸽子“咕咕”出落记

2011年3月24日星期四

杨週(天聪)


那是一个大雪天,晚上八点多回家时我在Flushing Hospital 附近东面新开张的一家 快餐店门口看见一只小鸽子顺着铁门导轨的 台阶走着。

这只小鸽子大概迷路找不到窝了

这么晚,这么冷,小鸽子它一定会被冻死的,我动了恻隐之心,把它捡了回家,并找来一个塑料盒子把它放在里面。它很安静不吵也不闹。

但是小鸽子到我家三天以后就给我找麻烦了,每次你想给它换垫在盒子里的报纸,它就用翅膀拍你,用喙啄你,同时骂你——它没有学会人类的丰富多彩的诅咒和下流的辱骂——只能发出愤怒的咕咕声,它讨厌人们伸手进它的住宅,尽管只占有了三天。

这么凶的小家伙,肯定是个公的。上网查了查,也说公鸽子是很凶的。

这么凶的鸽子,一定不是和平鸽————dove。我想,只是一个野鸽子pigeon 而已,一点也不可爱。

纽约市是禁止人们餵pigeon的,公园里挂着告示禁止人们餵pigeon,也就是说在纽约餵养pigeon是犯法的事情。于是我很担心有人进到我家,举报我喂养pigeon,抓我坐牢或者罚款。

然而,我的太太却喜欢它得很。用花生米,鸽子豆和有机谷物(专门买的)餵给它吃。我抱怨说,这样下去我们家会被这个鸽子吃穷的。它又不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有什么资格到平民家大吃大喝,逞凶霸道的?!

太太总是安慰我,鸽子能吃多少,不会把我们吃穷的。惟其有个性以后在大自然才能生存下去。

仔细想想也是对的,鸽子能吃多少呢,温良恭谦让的鸽子在野外能存活吗?!

太太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看她的“咕咕”——“咕咕”是太太给小鸽子起的名字。

晚上睡觉前太太必须亲自为它清洗房间,并和它道晚安。早上起来第一件事也是看她的“咕咕”。上班之前一定和“咕咕”道再见。太太对小鸽子的关怀超过了对老公和女儿的关心,我从心底里开始有些妒忌和讨厌这个小鸽子了。有一次看她照顾小鸽子到深夜,我发狠说,总有一天我会把它红烧了吃掉的。

为了表明我对小鸽子的鲜明立场和坚决态度,我几乎每天都提醒她,春天快到了,任何动物都是很臭的,所以我一定要把“咕咕”扔到当时捡到它的老地方,或者把它扔到公园里去,任凭它自生自灭。

然而仔细观察它时 发现它的左面翅膀是下垂的,看了有关资料知道它是刚满月时为争地盘,折断了翅膀,而且任何小鸽子折断翅膀二十四小时后,因为生长快速,无法复原,终身残废了。如果把它扔到当初捡到它的老地方或者扔到公园里去,因为它不会飞,命运注定是死的。


怎么办?如何处理小鸽子,成了我家的难题。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发现家里格外的清净,问女儿,家里怎么回事,女儿说,“妈妈在网上订购了一个纸板盒子,把“咕咕”放进盒子送到Manhattan去了。

晚上太太回家告诉全家,“咕咕”被送到野生鸟类基金会去了,为了她的宝贝的“咕咕”,她还认捐了donation 。她说wild bird fund 接待的人一看这个小鸽子就说,“very cute!

我和女儿都笑了,认定她是编出来骗我们的,很普通的一个小鸽子,而且断了一个翅膀,在马路上随便看到的一个鸽子都比它cute。野生鸟类基金会的人见的鸟多了,哪里会说“咕咕”cute的?而且这个“咕咕”一放出盒子,什么地方都不去,就傻头傻脑地站在门框边,像个站岗的哨兵一样几个小时不动,cute 个头!

唯一看起来有点cute的,是“咕咕”傻乎乎地站在门框边那挺胸叠肚的样子,有点像阅兵仪式上的将军或者元帅。

我和女儿说,如果小鸽子“咕咕”不送到野生鸟类基金会还可以多活几天,一送到野生鸟类基金会,因为它是残废的,不能康复回归大自然,只能实行安乐死了。

太太说,我一定不让“咕咕”安乐死的。第二天她打电话到基金会说,不能让“咕咕”安乐死。基金会居然答应她的请求。把它安排到一个什么什么中心。让它终身有所照顾。

几天后,太太网上订购的pigeon食料到家了,太太又兴致勃勃地乘地铁送到基金会去,指明是给“咕咕”的。基金会的医生告诉太太,通过X光拍片发现“咕咕”的骨折很严重, 看来是很难治疗的了,但是一定让它有个好的结局。

我说,再好的结局,也就是一辈子打个光棍,一个残废鸽子又这么凶,谁会要它。太太也还是每天说她的“咕咕”与众不同,一定会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好的结局。

为了淡化她对鸽子“咕咕”的思念,我告诉她,原来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有专门射击鸽子的比赛,现在在发达国家也还都有射击鸽子的狩猎活动。Pigeon 在西方是一种害鸟,是不受保护的,就像我们中国大陆在一九五八年把麻雀看成害虫一样。当然西方对野鸽子不像我们站在屋顶上挥舞红旗赶麻雀或者放鞭炮敲锣打鼓吓唬麻雀,而是穿迷彩服,用假鸽子引诱它们来,再用来复枪射杀它们。然而怎么说都不能改变太太对“咕咕”的看法。每天不讲她的“咕咕”就好象祖国和人民交办的任务没有完成似的。听得我都厌烦了,真后悔捡过这么一个破鸽子回来。

昨天,太太告诉我和女儿,她接到基金会的电话,“咕咕”被人领养了,她有许多同伴了。“咕咕”不是全家认定的男鸽子么,怎么变性为女的了? 她说是基金会的人说的,而且我们的“咕咕”是明星了,在网上有她的照片。

上网果然看到她的照片了,真是士别三日不得不刮目相看了,出落得美丽了。

 

 

现在她的official 名字叫 Catherine

出落得这么好看,怪不得有人要赡养她了,如果有条件我也想养她了。

3/24/2011

鸟

 

 

Looking for Home

Posted on by teresa mariano

A pretty little rock pigeon needs a new home

Meet Catherine the Great. This lovely little rock pigeon with checker markings is looking for a good home. An old fracture in the shoulder has rendered Catherine flightless, but she likes to walk around and is not frightened of humans. Catherine requires minimal upkeep, and ideally should go to a home with another pigeon.

If you’re interested in meeting Catherine and opening your home to her, please contact The Wild Bird Fund today.

If you’re interested in volunteering to help The Wild Bird Fund, providing foster care for our clients, or making a donation please call or drop us a line.

646-306-2862

rehabbers (at) wildbirdfund (dot) com

 

http://wildbirdfund.wordpress.com/2011/03/14/looking-for-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