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的存档

如何证伪“一分为二”之二

2010年2月28日星期日

杨週(天聪) 

在上文里,笔者提到毛泽东先生的“一分为二”是不能替代一般工具学的对称理论的。它和一般工具学的对称理论也有本质的不同。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一分为二”是强调一切现象和过程都是由对立的两部分组成,并且这两部分是依一定的条件能互相转换的。

前面笔者已经提到,对称是以中心对称、轴对称,平面对称为普遍方法的。但是人们常常只记得对称的两部分或两要素,恰恰忘记了对称的两个要素加上中心或轴或平面就已经具有三个要素了。对称不包含三要素是不可思议的。在所有的数学值和数学运算中不包括零和等于这些对称中心是无法运算的(就是等式也有非等式和不等式之分,有大于、小于、趋向……之分)。说到零,精通辩证法的恩格斯有一个著名论断:“零是具有非常确定的内容的,作为一切正数和负数之间的界线,作为能够既不是正又不是负的惟一真正的中性数(?),零不只是一个非常确定的数,而且它本身比其他一切被它所限定的数都更重要。事实上,零比其他一切数都有更丰富的内容。”人们从恩格斯的论断明白了零的真实意义了吗?我想是“明白”了,恩格斯并没有能够对零下定义,但是对零有一个评价,所以那个“明白”只不过是一个感觉--  零是“伟大”的而已,零的实质并没有被揭露。而科学对任何概念必须揭示其内涵。科学的任务发展到现在,就是要对公理本身进行明确的定义,何况零本身不是公理。任何一个辩证法的信奉者对零的认识只能讲一大堆似是而非的话,褒义的到歌颂的地步为止,贬义的到贬弃为止。辩证法者对零的实质都说不清楚,更遑论其他了。从恩格斯对零的评价,我们知道辩证法对任何事物的实质揭示并不感兴趣,只对事物的价值感兴趣。这个价值有什么标准呢,那就是个人的好恶的外在表现。对零的价值判断,反映了辩证法者只会玩弄文字游戏,在玩弄文字游戏中给人以高深莫测的感觉。而科学工作者注重的是揭示事物的本质,并不是象商人似的对事物进行估价、标价。

众所周知,在色彩学中构成颜色的三原色是红、黄、兰。在物理学中构成原子的三元素是电子、质子和中子;构成电子家族的有电子,正电子、中微子。介子有左旋,右旋的和零旋的。受中子轰击的质子放出的是阿尔法射线、贝塔射线和卡玛射线。威尔逊云室里观测到的微粒子是三种不同状态带电粒子,有正有负,有中性的。中子单独存在平均通过十五分钟多一点衰变为质子、电子和反中微子。在社会学中,有男女之间的爱情也有同性恋之间的爱情。人有老人小孩和中青年人之分。在生物学中,生物有雌雄,也有中性的。人有男人有女人,也有带XXY染色体的人,也有带XYY(?)染色体的人。低等生物有雌雄同体的,也有无所谓雌雄同体的。联状结构的分子和细菌有左旋的,也有右旋的,还有零旋的。在政治学中,人的政治观点上人有左、中、右之分。在哲学中,人的思维有唯心主义的唯物主义的和实证主义之分。在宗教学中,宗教里有天堂地狱人间三要素构成。在历史学中,奴隶社会有奴隶主,有奴隶,也有平民。在经济学中,经济活动中有生产、消费和交换之分。在国家学说中,国家形态上有专制,有民主,也有非专制非民主的形态。此外,策略上有上策中策下策之分。公文有上行文、下行文和平行文之分。股票有牛市、熊市和平市之分。国民经济有上升、倒退和停滞之分。空间有上下中之分,时间有过去、未来和现在之分。人的品格有好坏和不好不坏之分。在法庭上有被告、原告和法官三要素。嗅觉有香臭和不香不臭之分。听觉上有温柔恐怖和一般之分。恒星系里有恒星、有行星、有流星之分。宇宙有星系、黑洞和弥漫物质之分。光量子有光子反光子和湮没之分……

当人们说事物是“一分为二”的时候是根本忘记了分割事物的本身这个要素。有两端而没有中间段的尺子是无法制作的。有两极没有中间极的事物是不存在的。有对称没有对称点或线或面的对称是不存在的。一般来说中间状态是稳定的状态,两端是不稳定状态。稳定状态以不稳定状态为依存(也有例外,光量子的湮没状态是非稳定状态)。我们赖以生存的宇宙里,宇称是守恒的又是不守恒的。顺便说一句,杨震宁、李政道博士就是打破宇称守恒定律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

人们不可能找到一种只有单极的事物,也找不到只有两极的事物,事物的最基本构成必然是有三种要素。两种彼此对立的(性质、向量、矩阵、特性、特征、旋转……)要素和一种中间状态的要素。忽略中间状态是因为中间状态是相对稳定的状态,或者是隐性状态,或者是以此“出发”的状态,所以常常被忽略不计,但是中间状态是客观存在的。

就从字面上来说,“一分为二”,“分”本身就是一个要素,以什么标准来分,以什么方法来分,以什么手段来分。把标准、方法、手段当作可有可无的要素,如何“分”?这本身在逻辑上就不通。

辩证法的可怕之处即在使人们忽略了最重要的中间形态。在马克思列宁主义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辩证法里,人类社会只有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没有平民没有不受压迫同时不压迫别人的阶级。如果人们问一问马克思先生:“您是压迫阶级呢,还是被压迫阶级?”在马克思的经济学里人类社会只分成生产者和消费者,我们是否据此可以问一声:“马克思先生,您本人是消费者还是生产者?”

非此即彼的“一分为二”是无法解释略微深一点的问题的。这种连自身地位都解释不了的辩证法的诡辩论之所以风靡一时,即在于魔术般的隐蔽了“自身”。1 9 6 5年美国科学家扎德(L. A. Z a d e h)发表了《模糊集合论》,把这个隐蔽的“自身”“解放”出来。那个自身就是模糊概念。模糊概念的发现不仅仅只有数学上的意义,更重要的是它在哲学上的意义。

但是信奉辩证法的人是不能接受模糊概念的,认为这是诡辩术。他们的僵化思维只承认两极,并且认为两极是互相转化的。即令事物只有两极,但两极是否有个临界点和临界面?人们知道即使无穷小还是大于零的小,也是一种存在(即使是零也是一种存在),既然两极是互相转换的,但是转换的机理是如何的呢?从这一极过渡到另一极哪怕只有瞬间,也有种非此非彼、亦此亦彼的状态。这个状态为什么被忽略呢?如果该状态的确可以不计,那么此一事物(状态、现象)如何转化为彼一事物(状态、现象)的呢?辩证法用了一个“飞跃”,把事物存在的时空连续统彻底砸烂了。扎德的模糊概念正是表达物质存在的空间和时间的连续统的,而时间和空间在辩证法里是不连续的。人们从常识中就了解人类赖以生存的世界的空间和时间是连续的。顺便说一句数学的微积分就是关于连续统的计算,(众所周知微积分的重要概念之一是无穷小,如果把无穷小视为一个确定的仅仅大于零或等于零的数,微积分就破产了,无穷小和无穷大都不是确定的数,而是一种趋向概念、连续概念、动态概念、模糊概念)。它是时空连续性在数学上的反映。

时空的连续统在哲学上意味着什么?时空的连续性在哲学上意味着世界的客观存在。

时空的非连续统在哲学上否定了世界的根本存在,时空的非连续统不是人类能够生存的世界。时空的非连续统意味着事物本身是不可解构的,是永存和永劫!众所周知,科学是对所研究的对象进行解构。因为永存和永劫不能被解构,所以永存和永劫不是科学研究的对象,不属于科学研究的范围。永存和永劫具有超思维的理念的不可怀疑性。所以永存和永劫是信仰的基础,是所有宗教的二大根本依据。

我们冷静地观测,在所有共产主义世界里(过去的和现在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什么不是科学家所依据的工作理论,而是大众信仰的理论,即在它深深隐藏的时空非连续统的论断里。所以在共产主义的国家里,如果有人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进行物理的数学的哲理的探讨,立即触犯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超理性地位,怀疑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永存性。怀疑永存,必将被投入永劫中。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有许多仁人志士仅仅怀疑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有人仅仅转弯抹角地提一些不同的看法,或者仅仅战战兢兢地想修补一下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缺陷,并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法规就会被投入永劫(剥夺基本人权),其原因即在于他去动了永存(万岁)。

 

 

附识--因为L先生对我的追究,迫使我不得不写有关我的哲学观点的文章。因为身在美国,而美国的一般图书馆里和书店里关于中文的信息绝大部分是八卦的东西,文史哲的资料不容易收集,我所用的资料基本都是记忆里的东西,可能都很陈旧了,我很抱歉有关“一分为三”的题目写成如此。L先生发难,我只能凭记忆写有关“一分为三”的一般现象而不在理论上深化了。但是我得深深感谢L先生,促使我写关于《如何证伪“一分为二”的文章》

 

2001626

载《北美自由论坛》

 

 

 

如何证伪“一分为二”之一

2010年2月24日星期三

―― 答陆芸先生

杨週

2001626

为了论证命题让我先引述引起当代中国斗争不歇的“一分为二”哲学观点的来源。毛泽东先生说:“一分为二,这是个普遍的现象,这就是辩证法”参见《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 9 7 7年版第4 9  8页。另参见列宁:“统一物之分为两个部分以及对它的矛盾着的部分的认识……是辩证法的实质”“它承认(发现)自然界的也包括精神的和社会的一切现象和过程具有矛盾着的、相互排斥的、对立的倾向”(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 9 7 2年年版第7 1 1页。)

从以上引文可以看到,毛泽东先生是用最简洁的名词对辩证法作了概括。因为对辩证法作了以上概括,它就有了直观性和易解性。那么怎么理解“一分为二”呢?为了简便起见我们把上述有关“一分为二”引文的内容解析如下,毛泽东的“一分为二”的内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                        自然界的一切现象和过程是由二部分组成的。

2.                        组成一切现象和过程的二部分是矛盾的。

3.                        矛盾的二部分是互相排斥的。

4.                        矛盾的二部分是绝对不相容的。

5.                        “一分为二’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辩证逻辑的高度概括。

对于“一分为二”,我们暂且抛开它的解析不论。如果仅仅从字面上认识“一分为二”,确实在一般的认识和实践中有它的作用。我们都知道,小孩子看电影时总是要问,画面上中的人物是好人还是坏人。人们都知道有左面必有右面,有上必有下。颜色中有光线全吸收的黑色和光线全反射的白色。在初等数学中有加法及与之相反的减法;有乘法,也有与之相反运算的除法;有乘方,还有乘方的逆运算开方。数轴上有正数和负数。复数里有虚数和实数。在高等数学中有微分,同时有与之相反的运算积分。原子可分为环绕原子核作圆周运动的电子和被电子环绕不动的原子核二部分,原子核又可以分为二部分,质子和中子。恒星系可分为恒星和行星二部分。政治上有左派同时又有右派,国家制度有专制,也有民主。在生活状况上有健康的也有病态的。在生存状态上有活着也有死亡。在视觉感受上有美的也有丑的,在听觉感受上有温柔的,也有恐怖的。嗅觉是有臭也有香。奴隶社会有奴隶主,同时又有奴隶。思想文化上有进步的也有反动的。人有智慧的,也有愚蠢的。性别上可分为男性的和女性的。在一般空间占有上有大也有小,在时间占有上有长(老),也有短(小)。在宗教界里有天堂也有地狱,人类的思维的基点有唯心主义的和唯物主义的。在法庭上既有被告,也有原告。在社会经济活动中有生产、也有消费……

人们可以找出无穷多的例子说明字面上的“一分为二”的普遍性。

六十年代初日本的诺贝尔物理奖获奖人板田昌一先生专程到中国称赞毛泽东是伟大的哲学家。因为他的关于微粒子的对称性研究就是得益于毛泽东的“一分为二”的哲学观点对他的启发。

如果我们仔细研究即知道,所有以上所举的例子,都仅仅是对称问题。对称是事物的一种特性。对称性在方法上以中心对称,轴对称,平面对称最为普遍,此外还有伸缩(标量)对称,旋转对称……在现代物理试验学中,对对称的研究更为细微,有对应于“空间坐标平移不变性”的存在动量守恒定律,有对应于“时间平移不变性”的存在能量守恒定律,有对应于“空间旋转不变性”的总同位旋守恒定律。它们总称为宇宙对称守恒定律,简称宇称守恒定律

对称不是世界唯一的基本关系。对称关系本身可分为实对称和虚对称,如上面所说是实对称例子。《伊索寓言》里的一条嘴里有肉过河看水中倒影的狗,想获得水中倒影狗所有的肉的故事,则是一个虚对称的实例。

在对称性命题里除了对称关系,尚有反对称和非对称关系。上面说到许多对称关系,在此就不重复了,关于反对称关系是指AB同时存在,AB之间具有,而BA之间不具有的关系。如中国成语里的“牛头不对马嘴”的关系即是反对称关系。至于非对称关系是指AB同时,AB之间具有,但BA之间不必具有的关系,如中国成语里的“风马牛不相及”。非对称和反对称的关系是视情况而定的,有时候可以定义为非对称,有时候可以定义为反对称。如张三和李四的关系。必须作具体分析。

而毛泽东先生的“一分为二”所讲的不是一般逻辑工具的对称命题。也代替不了对称的命题,更代替不了对称性命题。如果说毛泽东先生的“一分为二”是仅仅研究对称命题的,那么它至少有两大关于对称性的关系命题没有论到,即非对称关系命题和反对称关系命题。另外它也没有讲到虚对称的命题。用一个本身都残缺不全的命题主导一个纷繁复杂庞大的中国事务是否有些问题呢?

 

2001626日始载《北美自由论坛》(北美自由论坛— —

www.nabc/bbs/freetalk.com —该网站已经彻底关闭了。2004年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