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次声波之十六

——   居高谨慎和得意忘形的美国政治家

杨週天聪

想当年(2008年)奥巴马当选了美国总统后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办公时,兴奋得把腿翘在 总统办公桌上,一班国务院部长和白宫工作人员毕恭毕敬地听他教诲和训诫,包括当时的副总统拜登。这才是真的黑命贵。

After-Obama-was-elected-he-put-his-leg-on-the-president-s-desk

图1 奥巴马听取幕僚们的工作汇报。

President-Barack-Obama-and-Vice-President-Joe-Biden-discuss-the-latest-developments-on-the-situation

图2  图中右二站立者就是当时的副总统拜登。

在奥巴马之前有没有把腿搁在总统办公桌的先例?有的。比如福特,当年尼克松总统因为水门事件丑闻而辞职后继任了总统,兴奋到得意忘形,成为第一个把腿搁在总统办公桌上的人。在福特总统把腿搁在总统办公桌上之前或许也有其他人如此干过,但是查不到照片,所以只能把福特算作开创总统把腿搁在总统办公桌的先驱者。

WASHINGTON-AUGUST-11-NO-U-S-TABLOID-SALES-U-S-President-Gerald-R-Ford-takes-a-call-at-his-desk-in-th

图3 U.S. President Gerald R. Ford takes a call at his desk in the Oval Office on August 11, 1974 in Washington, D.C. The bookshelves are empty due to ex-President Richard M. Nixon’s staff packing up two days prior. Ford stepped into office as president on August 9th after the resignation of Nixon. David Hume Kennerly-Getty Images

在福特之后小布什也是把腿搁在总统办公桌上的人。

President-George-W-Bush-meets-with-senior-staff-in-the-Oval-Office-to-discuss-policy-Left-to-right-C

图4 布什总统会见椭圆形办公室的高级职员,讨论政策。 从左至右:幕僚长安德鲁·卡德(Andrew Card),顾问凯伦·休斯(Karen Hughes)和总统高级顾问卡尔·罗夫(Karl Rove),2001年10月25日。布鲁克斯·卡夫特(Sygma / Getty Images)

https://time.com/4685807/kellyanne-conway-oval-office-presidents-history/

在奥巴马之前把腿搁在总统办公桌上的人是小布什,小布什因为险胜高尔所以也兴奋得忘乎所以、趾高气扬,忘记了起码的礼仪和规矩。

福特,小布什,奥巴马都是因为偶然因素登上总统宝座,所以都是得意忘形,行止于表的人。

这些把腿搁在总统办公桌上的人总体上给人以粗鄙放纵的感觉,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来看是放肆,很不顺眼的,是会被人认为是小人得志不可一世的。当年其他几位还健在的总统比如卡特、老布什、克林顿就不是这样的,非常注重礼节和规矩,可谓居高谨慎。川普总统尽管没有把腿搁在总统办公桌上,但是语言很粗鄙(随便骂人是狗),举止更且放纵。

举一个例子今年二月4日晚,当川普在国会念国情咨文之前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向他伸手以示友好,川普居然当众拒绝握手,气得佩洛西在川普念完咨文之后当场把国情咨文撕碎。佩洛西好歹是个众议院议长,再说年龄也比川普大,将近八十岁了,还是个女性,川普如此不顾礼仪、礼节和规矩,当众奚落议长,放纵得也是可以的了。如此地公开树敌也是世所罕见的。

imag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Sgc7wuiN30

我曾想川普周围怎么就没有人提醒他,为人的礼节礼貌和礼仪规范的吗?

仔细观察确实如此,没有在他身边为他的身份思虑和提出忠告的人。分析他重用的人就可以推演出川普必定会如此粗鄙和放纵的。比如川普重用的纳瓦罗。这个人居然塑造出一个哈佛大学的处于第八空间的名教授,然后在他嘴里塞一些话,再然后,在自己的名著里引用这个第八空间的名教授的名言证明自己的论点,没有人发觉纳瓦罗公然造假也就算了,作为一个总统不可能什么都懂,重用一些专业人才也在情理之中。但是这个纳瓦罗被澳大利亚的一个女学者揭穿了是个骗子,造假得无所顾忌了,这还能重用?就因为他反共,就是个人才了?太荒唐了!

再比如库德洛仅仅是个评论员有点名气罢了,但是这个人不是什么经济人才,还是个吸毒分子,讲话和在美国的中国民运分子一样前言不搭后语的,川普却把他当活宝使用,尤其离谱的是让他发表对外决策的胡言乱语,这还不引起国际反感。

In 1971, Kudlow attended Princeton University’s Woodrow Wils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where he studied politics and economics. He left before completing his master’s degree.
In 1987, Kudlow was hired by Bear Stearns as its chief economist and senior managing director. Kudlow also served as an economic counsel to A. B. Laffer & Associates, the San Diego, California, company owned by Arthur Laffer, a major supply-side economist and promoter of the “Laffer curve”, an economic measure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ax levels and government revenue. Kudlow was fired from Bear Stearns in the mid-1990s due to his cocaine addiction.
He was a member of the board of directors of Empower America, a supply-side economics organization founded in 1993 and merged in 2004 with the Citizens for a Sound Economy to form FreedomWorks. Kudlow is also a founding member of the Board of Advisors for the Independent Institute and consulting chief economist for American Skandia Life Assurance, Inc., in Connecticut, a subsidiary of insurance giant Prudential Financial.

Kudlow became Economics Editor at National Review Online (NRO) in May 2001. In December 2007, NRO published a Kudlow article entitled Bush Boom Continues, in which he asserted the economy would continue to expand for years to come.[9] The Great Recession, the worst economic downturn since the Great Depression, began that month.(引自新加坡原电脑教授袁先生的跟帖 – 杨週天聪注)

再比如彭佩奥,在演说中公开说 “我们造假,我们说谎,我们欺骗。”用这样的人担任国务卿,会给人什么感觉! 连起码的政治素养都没有。这里要提醒人们,起码的政治素养不是虚伪,不是做作,而是修养、是素质;以及对他人、对公众对社会乃至对国家和对世界的尊重和负责。为什么川普要重用彭佩奥,就因为他坚决反共!

为了反共,川普甚至用邪教来对付中共,邪教公然造谣撒谎中共已经有三亿人退党了并且转信邪教了,川普真的相信这种鬼话吗!邪教在大陆真的有这么大的能耐和市场吗?不要说人们会相信邪教的胡扯,连中央电视台或者地方报纸鼓吹的用板蓝根,双黄连、茶叶水、莲花清瘟汤抗病毒,有头脑的中国人民也是不信的,更何况是一个荒唐无比的邪教。

认真地看待中国,在中国大陆信各种宗教的人多的是,传统的外来的宗教也不少,中国每年自创的宗教也有很多。中国政府还特别在乎多一个自创的邪教?!说得粗糙一点,怕死和想发财是人的天性,也是宗教之所以存在的理由之一。信邪教当然是有它的社会原因的,但是只要这个邪教不违法不谋财害命,不造成社会问题,中国政府甚至美国政府乃至全世界正常的政府都是没有这个闲心去管的。中国大陆出现的所谓的香功、中功、法轮功等邪教,你以为是从天而降的,或者是祖传的?它们就是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政府听之任之的背景下出现的。现在法轮邪教在美国说中共制造了中国共产党病毒,这是反科学的,是有重大社会危害的。所有的反中分子还把邪教胡说的中国共产党病毒简称为中国病毒,这将造成多大的社会问题、种族问题、国际问题,以及医学问题、科学问题!

川普团队里难道就没有一个社会问题专家,国家问题专家提醒川普,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这是不道德的。怎么就没有一个权威的科学医学专家警示川普,把新冠病毒称之为中国病毒,这是在玩火,在美国的华人会面临种族歧视和被处于人种威胁的境地。

在美国的华人是少数族裔,尽管很多人反感共产主义,但是面临自身生命安全时,正派的华人是不会赞成川普对抗世界卫生组织的疫情命名方法的。再说中国共产党尽管打着共产主义的旗号,但是早就把共产主义当作一个虚拟的图腾对待,中国的国家和社会,哪里有什么共产主义的真实机构和组织,这就像美国总统向上帝宣誓一样,哪里是真的在忠于上帝的旨意和贯彻基督教的教旨。美国早就宗教分离了,只不过把基督教当作一种道德的约束罢了。中国也早就政教分离了,只不过把共产主义当作道德约束和道德追求罢了。何以如此,因为现代人类还没有一个可以替代旧宗教旧神学的图谱图腾罢了。正常的有理性的各国对旧宗教旧神学的态度也都是姑且用之,讲究用之而已。

但是在川普的团队里就是有那么一批人把冷战文献当作万年圣经在朗读。殊不知时代早就变了,现代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是在搞真正的共产主义?那些搞真正的共产主义的哪一个不是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又有哪一个不是穷困潦倒得一蹶不振的?!谁还真信,谁还在真搞共产主义的?连坚持共产主义攻击中国是修正主义并顽固到搞共产主义世袭制的北朝鲜都在酝酿变革了。新冠病毒肆虐全世界时还有几个意外的社会检验和社会效果,这就是彻底粉碎了马克思主义的所谓剩余价值理论,粉碎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剥夺剥夺者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全世界明智的学人正在重构国家与社会的科学的理论和学说。新冠病毒肆虐全世界还无情地抨击了亨廷顿和福山的那些痴人说梦般的理论。世界上现在只有脑瘫者、毒瘾上头者、失智者才信什么文明的冲突,历史的终极的胡扯。

但是少数古董战略家还在背诵陈词滥调,以为自己闭目塞听、盲推瞎算、运筹帷幄就可以决胜千里了。

奥巴马在台上八年时造成很多社会问题,所以奥巴马下台后,主动请人们原谅他有些不对的做法。这其实也是川普能上台的原因,这也是川普至今还有大量选票的根本原因之一。奥巴马主动致歉以后,川普总统在台上改正他的某些做法就是了。但是他大声喧嚷,最离谱的是以现任总统的名义宣布卸任总统是罪犯。现总统宣布前总统是罪犯,这还了得,这个口子一开以后天下还会太平吗?正常的人们其实都懂的知道的理解的,真的有什么可疑情况那也就是法院和检察机关的事,总统干预司法那绝对不是小事,真的是全乱套了。

还有更离谱的是川普宣布宾拉登没有死,宣布宾拉登被击毙是一个无耻的骗局。这是重创美国信誉和美国军队名誉的事,这是连 “异教徒”、”阶级敌人” “国家仇敌” “恐怖分子”都做不到的事,川普全做到了。退一万步来说,即使宾拉登真的还活着,但是已经销声匿迹,这就可以看作宾拉登至少已经变成行尸走肉或者植物人了,只要他不再危害世界伤害人类,这也是普天同庆的好事情。人们并不一定非要把病毒病菌全杀死,把特别致命的病毒病菌封存起来也是现代医学科学的应对方法之一。剥夺最凶狠的罪犯的自由行动权利并彻底封闭起来也是社会治理的方法,如同把泄漏的放射性物质用石棺锁住也是可行的通行的科学方案一样。

让人们保持平静就好,让社会平安就好。人类社会有些真相真的是不可随便挑开的,不需要一定去证实每件事,因为代价实在是太大了,社会成本不容许。作为一个政治家最起码的是不要挑起争端,不要揭开伤疤,不要刺痛人们的心扉。打个比方,有生活常识的人们都知道耶稣复活是假的,圣母玛利亚孤雌怀孕是假的。但是世界上有这么多的人相信耶稣复活,相信玛利亚能够孤雌生殖。作为一个合格的政治家如何对待这些呢?只要信的人没有对他人造成什么侵犯和危害,社会能正常运作就行了,敬鬼神而远之就可以了。因为你不是科学家,不是社会学家不需要你如此认真挑战普通人的信仰使人难堪。

社会是要靠信仰维持的,你粉碎了别人的信仰,你有什么信仰可以替代,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

作为一个政治家的要点是保证国家或者社会的总体的安宁、平和、平衡发展就合格了。

但是川普就是不顾厉害的乱搞一气,乱说一通,狂呼乱叫 宾拉登没有死,这不是在制造恐慌吗?尚且还是在总统大选前夕。

我真的怀疑围绕川普周围的都是些什么人,还恶意地纵容他径直宣布一旦继任总统职位就开除福奇的医学顾问。要知道新冠病毒还在肆虐中,福奇无论如何是个病毒专家。总统先生你在抗击新冠病毒的第二场战役还得倚重他,他本人也有广大的支持者。川普这样乱发狠劲真的是在和自己的选票过不去。

现在拜登宣布赢了大选,川普认为有舞弊,想改变选举结果。这其实是很难改变结果的。全世界都在看美国热闹、看美国笑话。认为美国你们以前用之于第三世界的伎俩全技术性反弹回来了。幸灾乐祸地看你们美国瞎鼓捣捧为圣典的亨廷顿和福山的理论破产。

其实任何选举如果是有利可图的话必定是有舞弊的,这是没有什么可惊讶和奇怪的。除非没有什么利益可图的选举,那确实是没有什么舞弊的,所以人们可以看到当今世界上有不少人连自己都没有参与某种选举却被众人选上了,甚至连一个宠物一棵植物一块矿物也都可以当选为人类社会的镇长的。

如果人们有本事发现和查证了有舞弊,也就是有一件算一件罢了,不可能全部推到重来的,世界上还没有那一个国家总统选举发生舞弊后和平地推倒重选的,因为工程量实在是太大,对抗太厉害了。迄今为止,总统选举被大规模质疑舞弊仍然确认或者推到重选的,只有军事干预,军事政变,那是要死很多人的。我认为大多数美国人是不会同意化怎么大的代价重选 的。

行文到此,我们只能这样感叹,机会难得,川普真的是可惜了。他的那些曾经重用过的人不对他落井下石,不诽谤和攻击他也算是难能可贵,是可以值得拍额庆幸的。但愿他不被人捏造罪名送往监狱就是万幸的。树倒猢狲散,纵观人情世故,现在看来从今以后大概也就只有一个朱里安尼会忠诚于他,其他人迟早都是会改换门庭的。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因为生活还要继续,奋斗才有前途,机会稍纵即逝。

最后我想说的是:政治不是儿戏,而是披着温情面纱的你下我上的斗争,有时激烈到甚至是你死我活的没有硝烟的战争。说句心里话,从个人的人生方程式来看,我个人是很欣赏川普的,不抽烟,不喝酒,不乱吃稀奇古怪的食品,不吃补药,没有不良生活习惯,这些都是好的参数,使他有健康的体魄活到七十四岁还像个壮年人一样到处演讲,到处巡视;头脑灵活、反应迅速,感染了可怕的新冠病毒也快速恢复。可以说,他是我们那一代人的佼佼者。他真的是个奇人、奇迹,并且还有个好的家庭,令人由衷地羡慕甚至妒忌。但是,事实证明,如果他的脾气不改的话实在不适合做政治家,尤其不适应做总统,特别是做美国的总统,只适合做企业家,做电台节目主持人。

11/07/2020写于法拉盛

11/08/2020 修订完毕

写后心得

  • 不要把披着温情面纱的你下我上的斗争,搞成激烈到甚至是你死我活的没有硝烟的战争。
  • 当人们的社会角色往上转换以后,以前常用的小词典也要跟着调换。这就像生物升华以后,旧的角质外衣必须扔掉。即使当人们的社会角色再转回去,旧的小词典也不可再用,因为那是有损自己在公众的形象的。简言之,但你的角色提升以后,提升之前的旧词典都得放弃。因为人们只记住你曾经有过的最高社会角色,所以你必须要保持你在别人心目中最高角色的语言行为特征。正像一头成年雄狮一样不可以用小狮子的叫声呼唤同类,更不可以学鬣狗甚至老鼠的尖叫一样。因为那样的话不仅可笑,而且有损自己的形象。

11/12/2020 深夜

附注:根据美国宪法,副总统是第一备位国家元首,众议院议长是第二备位国家元首。

发表评论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