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次声波之九 — —

 

杜工部评论梨园子弟公孙大娘

王庆民PK 一代太极宗师马保国

杨週天聪 2020/6/7

-  -  回看杜甫的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并联想马大师及张果老

注:为了阅读和理解方便,杜甫的原作就不引了,把百度网站翻译的杜甫的古诗摘录如下:

从前有个漂亮女人,名叫公孙大娘,

每当她跳起剑舞来,就要轰动四方。

观看人群多如山,心惊魄动脸变色,

天地也被她的舞姿感染,起伏震荡。

剑光璀灿夺目,有如后羿射落九日,

 舞姿矫健敏捷,恰似天神驾龙飞翔,

起舞时剑势如雷霆万钧,令人屏息,

收舞时平静,好象江海凝聚的波光。

鲜红的嘴唇绰约的舞姿,都已逝去,

到了晚年,有弟子把艺术继承发扬。

临颍美人李十二娘,在白帝城表演,

她和此曲起舞,精妙无比神采飞扬。

她和我谈论好久,关于剑舞的来由,

我忆昔抚今,更增添无限惋惜哀伤。

当年玄宗皇上的侍女,约有八千人,

剑器舞姿数第一的,只有公孙大娘。

五十年的光阴,真好比翻一下手掌,

连年战乱烽烟弥漫,朝政昏暗无常。

那些梨园子弟,一个个地烟消云散,

只留李氏的舞姿,掩映冬日的寒光。

金粟山玄宗墓前的树木,已经合抱,

瞿塘峡白帝城一带,秋草萧瑟荒凉。

玳弦琴瑟急促的乐曲,又一曲终了,

明月初出乐极生悲,我心中惶惶。

我这老夫,真不知哪是要去的地方,

荒山里迈步艰难,越走就越觉凄伤。 

 

唐玄宗喜欢舞台艺术,在教坊之外又成立了梨园,专门为朝廷演出,其中梨园的节目中有一种舞蹈叫舞剑器,那种舞蹈艺术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现在的人无从知晓了,但是从杜甫的诗中可以想象一个大概,不仅舞姿优美,而且动作迅猛是实战和表演的综合。

最近从网上看到中国武术大师马保国表演的舞大刀,理论上应该是和唐朝的舞剑器是同一个舞种,但是马保国的舞大刀实在是太难看了,甚至比京剧里的舞大刀更贼腔,猥琐丑陋不堪。如果马大师说这是实战的,那是鬼话,和日本军人练的拼刺刀试试效果,即便不和现代军队的拼刺刀比武功,那么和现代击剑运动比试比试看。如果退一步说是为了健身,那么马大师的大刀舞究竟锻炼了身体那一部分或者整体哪一种功能?广播体操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有明确健康目的指导的。看马大师的舞大刀,舞蹈不像舞蹈,实战不能实战,健身不可健身,大师的大刀舞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但是看到有人上传,知道这是在骗钱,打出大师名头是可以收徒弟,只要社会风气容许政府默许甚至还可以称霸一方。又但是,如果舞得好看也是可以参加舞蹈演出,或许也是可以到京剧团里教武旦武生舞舞大刀等十八般兵器。

话说马大师不仅能舞大刀,还是个太极高手。看到马保国大师唱着大海航行靠舵手这支歌曲,踏着漫游祥云般轻松的步伐走向格斗地毯,真令人不由自主行注目礼。马大师歌声未了,一掌就能击翻体壮如牛的年轻徒弟,那种气定神闲的功架简直就是个领袖的气场崇实。马大师不仅常常教训徒弟,而且指点江山,批评代表中国队搏击的女英雄张伟丽这不对那不是。这还不过嘴瘾,顺便指责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徒手格斗训练手册严重不正确。而且他不是随便说说的,一脸的庄重相,一腔的义愤填膺,看得人们拍案而起,如此这般的忧国忧民的壮士,实乃国之重器,人中豪杰枉屈江湖了。真是大道不行,雄才委屈,国之不幸也。我想如果钱学森在世一定会再次依共产党员的名义担保马保国象张宏宝大师李洪志大师或者严新大师一样进入国宝级名人堂的。

马保国他使我想起了唐玄宗时代一个叫张果老的骗子,说是自己活了八百岁还见识过人类鼻祖彭祖,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精通天地人三界,唐玄宗时代的翰林院 –  相当于当朝的中国科学院里的一帮骗子帮着蒙骗皇上。唐玄宗还真信了,封张果老为银青光禄大夫,赐号通玄先生,享受正宗的三品大官的俸禄。不料这个号称活了八百岁的神仙骗子享受了人间的荣华富贵没有多久就像一般的人科动物一样死了。人们别以为号称长命百岁的人死了西洋镜就会穿帮的,没有的事!世界上任何骗局只要一开个头一上朝廷就会无穷无尽地演绎下去。任何骗子的智商都在人群的平均水平以上。人之常情,一帮为他鼓吹过的同时也沾过光的其他骗子是不可能也不会说真话伤害自己的,随便编个故事说张果老骑鹤上西天去了骗局照常演绎下去。一千二百多年过去了,直至现代中国的民间还有人相信张果老真的是神仙。在大陆真的还有什么八仙过海的无聊透顶的文化遗存。

不要以为仅仅东方的中国人愚昧,西方世界的人也是同样的。在愚昧和无聊方面,古今中外历来如此。比如虾鲤露牙的耶稣不是死了以后还活着,不也是在天上看着我们。每每经过无比庄严和神圣的教堂教会时出于人道主义我是很担心人工的宇宙飞船以及人造卫星,或者自然的流星和太阳风会刮伤撞伤或者撞死耶稣和上帝的。

天上的事情暂且搁一搁–马大师生不逢时,没有人在科学院 — 当代翰林院 推荐,没有国家领导人册封。他不像严新,张宏宝,李洪志等特异功能者能有机会进入庙堂,只能流落江湖,自己编一套打败英国搏击冠军皮特的故事,并出钱请来职业比武人员配合录像。如此这般胡扯乱说乱表演也就罢了,不料他想和中国的武术界打假斗士试比高低,这下捅了马蜂窝了。三秒就击倒太极大师雷雷的徐晓冬震怒之下在同道的促动中要和马大师公开斗拳。在武艺界的众多媒体和自媒 体的聚光灯下,马大师出手了一个祖传秘招–在野马分鬃白鹤亮翅隔空发力之后使出了妖妖灵罩妖绝活,差一点就把徐晓冬搞成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送往班房。看得局外人也怒火中烧,大家讲好了不就是比比拳头功夫的吗。怎么这么这样子的,搞成可以动用国家机器构筑骗局城墙来保卫自己的安全和捍卫自己的尊严,这样谁还能比得过你。

谁有本事能和政府机构对抗的?

哪一种搏击是能够击倒国家机器的?

这口恶气憋在人们心中久矣。人民也苦太极大师们骗人久矣。如果不出变数,一切如旧。神棍骗子照常行骗,受骗党徒依旧心甘情愿继续受骗,恨骗党人照样咬牙切齿恨恨终身无法拆穿骗局,平行世界中平行事物平行发展永不相交。

不料在科罗娜凡柳丝肆虐中,人口密集型行业凋零,万户自闭,喧嚣顿失;而官府则坐困愁城,鞭长莫及,无暇顾及时的公元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六十八岁的马大师他想和另一个七十多岁的造诣很高的太极大师比武,准备一统太极天下。中国功夫不像现代搏击运动是讲年龄和体重对等原则的,却是认同越修炼越神奇,是讲究越老越厉害,是认为越不显山露水越莫测高深越会致人于死地的。

 

此七十多岁准备和马保国大师对抗的搏斗手尽管也是个所谓的年高德昭的太极大师,其实练了几十年调和阴阳贯通血脉,吐纳自如神清气爽的功夫也还是个凡人而已,也有高血压心脏病之类常见病,临场体检不适合比赛,所以临时换了个五十不到的武术学徒 王庆民。此人还摄于马保国的威名不敢比赛,在众人的撺掇下,战战兢兢地匆促上阵。马大师一看此人没有什么肌肉且干干瘦瘦的,不像徐晓冬般的敦厚壮实是那种力量型的拳手,如果自己用四两拨千斤对付王庆民的话绝对力量还有多余,打得他屁滚尿流肯定不在话下。所以马保国大师依照古训武德,和凭着人道仁爱之心展示了手掌心的太极球警示裁判说,我有一个习惯动作可能会伤到裁判你。裁判也是个看多了搏击场面的人,仗着自己仅仅是个裁判又不是搏击对手,所以壮着胆子说我不怕。比赛在众目睽睽下开始,可是当人们还没有看清时,马大师即刻仰面倒下了,就几秒钟功夫。人们看现代搏击都是看打得鼻青眼肿,满脸流血,哪有马大师这样象块抹布似的就地躺下的。还没有等人喊退票,马大师从地面爬起来又迎战王庆民,又躺下,又迎战,又躺下。如是三次,直挺挺象整片悬挂许久突然脱钩的冰冻死猪肉似的躺在地板上。吓得王庆民徒弟手足无措的站了一会,乘人不注意时赶紧溜下擂台。整个实际比赛搏斗时间前后三十秒。其余的时间就是搏击主办方向人民普及卫生知识演示运动场中是怎么急救一个昏厥的老人。

事后人们庆幸不是徐晓冬上场,不然一拳会把马大师打死的。好好地玩玩拳术却打死人了,那是要吃官司的。太极大师雷雷那是中央电视台都表彰过的太极大师级人物,三秒钟就被徐晓冬打倒在地,血流满面,惨不忍睹。况且雷雷还是个壮年汉子。而马大师却是个老态龙钟的人物,上武斗场时像个小脚老太太似的弯腰驼背撅着屁股迈着小碎步。看得人心酸,心痛。这哪是武术比赛,简直就是场欺负虐待老人的娱乐秀。

好在赛后马大师身体无大碍,人民松了口气。然而,马大师好歹在英国在上海也是开过武术馆的,可谓桃李满天下,门徒遍世界。听说马大师像个脓包一样被羞辱,顿时五洲震荡风雷激,四海翻腾云水怒。开门的关门的正式拜过堂的徒弟,慕名而私淑的弟子,巾帼须眉,背书匠,拆白党,下得过厨房的,上得过厅堂的,老的少的,男的女的,美的丑的,全出动了,誓言要为马保国师傅报仇雪恨。把个新冠肺炎肆虐的压抑气氛颠覆到豪气冲天,乾坤倒转。真的是好一箇我的大师,好一箇武林垂范。中国许久还没有一个如此让人们自觉地同仇敌忾的人。只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才有的久违了的景象被当代人重演了。

王庆民,王庆民,你是不自量力了,你敢动太极大师真身是会有人找你算账的。热闹之中我很担忧,中国武林是讲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如果是在旧上海王草民那是要被人暗算的,兜头撒石灰,暗角落里捅刀子,菜中下毒,设圈套遭群殴,诬陷送牢狱,伤了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你重创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行业,一个传统,一个文化,一个国术,一个祖传的提神壮胆安邦定国的中医气功太极三密钥之一。

就算武林中人不找你算账,那些写武侠小说的人也会找你麻烦,比如什么金庸梁羽生之流,以及他们的拥趸也是会视你为寇雠。因为你让金庸们的胡编乱造没有了市场,你又让金庸们的拥趸胡吹乱侃没有了资本。本来他们是可以用这些资本骗小女生吓唬男同学男同事以及街坊邻居的。

就算写武侠小说的人和爱好武侠的人不找你麻烦,国学大师也会想方设法弄死你。因为你让他们心血来潮的著作没有了价值。因为你戳破了一个梦,一个千年不舍不觉醒的好梦,至于在以后的中华文明史料里对王庆民是褒扬抑或是恶贬就说不清楚了。

王庆民拳打马保国后搅动了一泓浑水,听说武当山的轻功大师陈什么的也想出山比试比试,至于其他如少林寺庙的和尚,峨眉山和昆仑山的蓄着老鼠胡须的道士是否也想出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还是劝劝他们看一看由吐网站上的跑酷,那是比中国的轻功厉害百倍的真锻炼。那不是纸上的嘴上的录音录像拍照表演的二维图腾的虚构世界里的中国功夫,而是现代的货真价实的飞檐走壁的真实三维世界的运动项目。

6/7/2022

写于美国纽约法拉盛

6/8/2020改定

 

 

 

发表评论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