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万里归国路之十二

杨週天聪

11/12/19

中国人在社会学领域里最聪明的人我认为应该算是孔子了。他在二千多年前就对社会上的鬼神崇拜表现得很超然,“敬鬼神而远之”,自己不信而且避开之。如果有人自作聪明认为自己聪明绝顶可以拯救迷信之人,并且可以开导,教育,提高已经深入骨髓的迷信之人的智商,幡然醒悟,重新做人,开拓新生活,那是大概率的失败之举。如果你认为孔子不聪明,认为迷信之人也可以通过教育放弃迷信,崇尚科学,并身体力行之,多半是面临羞辱,围攻,侮辱甚至人身伤害甚至死亡威胁的。君若不信,试试看亲自到当代世界上任何一座大教堂,清真寺,大佛堂去宣传科学,揭露种种荒诞愚蠢的神迹和奇闻怪事和理论,轻则会被赶出殿堂,重则会被打伤、打残甚至打死的。

在进入这些神圣的殿堂之前你要想清楚了,你要有尊严的活着,你想全身而退,你必须要做足功课,或者要承认上帝创造了世界,或者要承认上帝通奸或者强奸了玛丽亚,并使她怀孕,在地球上留下了上帝的DNA 。唯此还不够,还要虔诚地认可在都灵大教堂的裹尸布上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可以克隆另一个耶稣和上帝的生物学密码。或者你要承认佛有无限能力和功力,可以移山填海,但是在钱的方面很尊重你,不会悄无声息地取走你的钱而是要你自愿的。总而言之,你要变得足够愚蠢,才能平安地进入和离开人世间最为神圣的地盘。如果你不想做这种功课,不想有这种愚不可及的知识储备,那么有个我们祖先通过百万年进化而得来的生物界特有的禀赋—— 装疯卖傻和装聋作哑以应对这些场合。

如果你不想做这些功课,不想自己的宝贵的生命浪费在无聊的知识上,又不想装疯卖傻和装聋作哑,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这些华丽和庄严的谎言构筑的实体场所。用孔夫子的话来说就是敬鬼神而远之。

中国的历代统治者是尊崇孔子的,那么如何面对孔子的教导的呢?我们以前讨论过,人在整体上来说是社会动物,而不是群居动物,更不是独居动物。社会动物的特征是讲整体生存和发展的,讲规则讲秩序或者称为讲文明的—— 文明也即秩序规则。在动物界的文明规则和秩序都是基因决定的,在人类社会里文明的秩序和规则的产生是通过民主的程序的。民主和自由是伴生的,民主在人类社会里是有数学的三原则模型规范的,自由当然也只在三原则范围里存在。没有独立于民主三原则的自由。你认为自由高于一切,试试看闯入任何国家的军事基地,任何国家的司法部门,任何国家的海关,任何国家的财政部门甚至银行机构,很大程度的可能是被逮捕,甚至还有可能在被警告后不遵从命令而被立即剥夺生存权。在一个向前移动的群居动物的群体中你试试向后动,立即会被挤伤挤残甚至践踏而死。卡通电影《狮子王》就生动地展示了一个勇猛的狮子王,落入奔腾的角马群里被践踏而死的情节。当然这只是电影。但是如果一头狮子真的落入奔跑的非洲野牛群里,那一定是会被践踏死的。所以狮子们一定是要避开奔跑的野牛群的正前方,这是有纪录片拍摄的真实情况。

自由和动物的生存能力是密切相关的。

人是一种个体生存能力很差的动物,人仅仅依靠自身的条件甚至都不可能徒手捕捉到一个兔子充饥。一只不起眼的蜱虫因为可以传播莱姆病、Q热、科罗拉多蜱热(Colorado tick fever)、兔热病(Tularemia)、蜱传回归热(relapsing fever)、巴贝西虫病(Babesiosis)、埃里希氏体病(Ehrlichiosis)、蜱媒脑炎(Tick-borne meningoencephalitis)、牛无形体病(Anaplasmosis)、犬黄疸病(Jaundice)等等疾病而中断了你的生存权。(参见百度百科)。且不说常见的感冒,和碰伤跌伤以及被其他动物叮咬,如蚊子叮咬时感染的疟疾和脑膜炎 ,或者被其他动物如猫狗抓伤咬伤而得的狂犬病感染或者破伤风感染致死。至于落入大型食肉动物的口中更是很快就让你被它们的胃液消化掉的。当环境的温度超过我们的体温达到三十八度以上,低温到零度以下,狂风巨浪,地震山崩……在在这些也都是要夺人性命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和蚂蚁蜜蜂的个体一样都是无法独立生存的,都必须依赖社会 依靠社会。

总之在动物界中社会动物的个体生存能力最差所以自由度最低,群居动物如野牛群中的野牛的个体生存能力中等所以相关的自由度也是中度高,独居动物如绝大多数猫科动物,它们的独立生存能力最强所以相关连的自由度也就最大。提倡绝对的自由权是无政府无秩序无文明的动物,作为哺乳动物一分子只能是必然的是猫科动物或者某些熊科动物。猫科动物或者某些熊科动物才是真正信奉绝对自由的,它们也确实是享受着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然而自由度最大,不意味着是无限大,处于食物链顶端的动物即使自由度最大,也还是受自然环境和条件的约束,不可能有无限大的自由度。水源、食物丰度、其他肉食动物的攻击、气候的变化以及蚊子的密度变更和侵害甚至配偶动物的活动都很大程度限制或者决定了独居动物的自由度。

人类社会之所以不同于昆虫社会,社会的耦合剂依据的不是命中注定的基因派定,而是依据后天的信仰粘合。早期人类没有科学,只有经验,大多数经验都是不科学的,由经验综合提升的信仰,当然很多是荒诞的,而信仰又是构成大多数社会的必须要素。如果因为提倡科学而排斥一切信仰,逻辑推理也就会排斥一切社会,排斥一切社会,还可能是什么入世哲学吗,这还可能是科学吗?这岂不是另一种宗教吗?

保证各种社会的存在,保障各种信仰的同等地位,所谓等量齐观就会自然地产生最大公约数 国家公法—— 成文的国家公法就是宪法,这个最大公约数就能保障整个国家的生存和发展。敬鬼神而远之的根本意义就在于此。不反对一般宗教,敬神如神在;不提倡一般宗教,敬鬼神而远之,和各种信仰和宗教保持等距离。除非某些邪教公开杀人,那么就用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自身的方法取缔之,如战国时期的西门豹治邺,如袁世凯制服(伏)义和团的刀枪不入神功的方法。这也就是中国文化长期存在的秘诀。(在当代因为提倡人权,这个“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自身”的方法,因为过于残忍也是行不通的。如何治理邪教,对等治理行不通,教育或者隔离同样要被攻击,那么究竟怎么治理?各国还没有共识。这也是当今世界的难题。尤其当各国政治家故意利用邪教当作颠覆他国的工具,邪教问题目前基本处于无解的情况,只能靠各国自身的实力遏制了。)

敬鬼神而远之,这是一句很易解很朴实的话,单独评论基本没有多少有用的信息,但是放进历史的长河,放进中国的现状,放进世界的历史和现状就可以理解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了。脱离了历史和现状研究这句话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它简直就变成为一个二维的图腾,严格来说不存在、不现实。顺便说一下,我们生存的空间是三维的,二维空间二维实体是不存在的,另外三维以上的物理空间也是不存在的,是极其抽象的,是观念中的。(以后我们会研究这个二维三维的关系。几何数学和物理的关系。)

人类社会根本不同于昆虫或者裸鼹鼠组合成的动物社会,这些动物社会是靠基因决定的,每个个体从出生到终老始终都在社会中的社会地位活动着。前面我们论述到,人类社会不是靠基因决定的而是靠信仰整合出社会的,所以这也就决定了,人们不可能始终在社会系统中生活,出了信仰的共聚时,我们组合在一起是群处,出了群处生活我们是独处。这不是很奇特的不可理解不合理的不存在的现象和情况,在各种宗教活动中和国家仪式中,人们共处时表现出最大的社会性,最讲规范,最讲秩序。群处和独处时一般的社会规范和秩序就降低降弱。但是规范和秩序始终约束着人类,不管是共处时,群处时抑或独处时的。这是有别于真正的社会动物、群居动物和独居动物的。人们共处、群处和独处时一旦失范就变成散居动物、群居动物、独居动物,这是很危险的情况。

群处活动时比如逛街,是不受信仰约束的。一旦在群处时失范—— 放弃或者突破了社会活动的规范和秩序,就变成群居动物。在有机会不劳而获时就会一哄而起的抢夺(抢夺和掠夺是每一个素食性动物和肉食性动物的自然天性),有生命危险时就会互相践踏。泰坦尼克號之所以感人的原因就是因为影片突出了人们的社会规范和秩序的重要性,强调了文明的价值观战胜了对死亡的恐惧。而对死亡的恐惧,逃避时不顾同类的生死存亡本是任何生命的自然天性。文明就是克服了这种动物层次的自私天性。我们常常感叹母爱的伟大,其实质就是赞美母爱是在自动克服动物层次的自私天性。

从以上例子可以看到,社会规范和秩序是社会性生物生存的最优化方案,而混乱和无序则是社会性生物生存的最劣情况。(11/20/2019补)

没有社会规范约束和秩序约束的群居活动和游行,是所谓的乌合之众,因为最不讲规范和秩序因而破坏性相当大。我曾经写过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上海的九江路上的一座叫“红礼拜堂”的巍峨的哥特式钟楼和教堂里的远东地区最大的管风琴就是被一群十四、五岁的小孩子们(江西中路原培成初级中学一些红卫兵)摧毁的。【座堂(教堂杨週注)东北侧最具宗教特色的维多利亚哥特式八音钟塔,其尖顶作为帝国主义侵略的标志,被上百名红卫兵用绳索将其拖下,整整用了一天的时间,这一天被在场观看的居民留下了深刻的一幕。几天后即有幕后机构派出成年人士神秘进驻,接管了座堂、图书馆、档案楼及全部教牧人员的办公楼生活区域,实施系列查抄并悉数没收。此后几个月里,那些十四、五岁的红卫兵占据座堂内部圣堂区域,大肆破坏了座堂内的教会设施,那座国内稀有珍贵的古管风琴也同时被损坏。———— 引自维基百科8:5311/12/2019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C%A3%E4%B8%89%E4%B8%80%E5%A0%82_(%E4%B8%8A%E6%B5%B7)

至于各种偶然因素造成的独居,如鲁滨逊漂流记中的鲁滨逊,中国古代的山林隐士,以及现代社会中的隐蔽的抢劫犯,强奸犯,纵火犯,杀人犯,食人族,都是自以为个人能力超强的,或者敢于独立于社会,或者敢于袭击正常的人类社会、人类群体和人类个体的隐蔽的独居者。

从大的系统而言,我们是社会动物,其实,我们每个人经常活动的状态是在共处、群处和独处这三大系统中切换的,而一切邪教的目的就是要把他人固定在三大系统中,不准切换。如太平天国把男女信徒分成男营和女营,摩门教等性垄断教(性霸权教)则把女信徒作为泄欲和生殖的工具,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则企图把人们全部纳入军阶式生活,搞什么阶级划分,阶级表现,阶级成分,甚至血统论,把人强行固化在社会体系的某一个位置,如同蚁群社会或者蜂窝社会,甚至像裸鼹鼠社会,终生不得逾越切换。顺便提一下,文化大革命中许多工厂没有自己的应有的组织称谓,而是如军队般搞班、排、连、营等建制。

仔细观察正常社会的每个正常人的生活就会发现,每一天他都在共处、群处、独处这三大生活系统中自由地切换。进入工作和学习场所他是共处的,研习人类社会积累的知识或者贡献自己的才能抑或自己研究的成果;在逛街和游乐中他是群处的,寻找友谊和欢乐;回到自己的居所他是独处的,很注重自己的隐私。这也就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原因。正常人绝不固化在某一种系统中。

换句话说,正常的现代人不局限在某一种空间里活动,因为每一种系统都各自占有一定的空间,这就象 我们每个人都有神经系统,血液循环系统,消化系统,运动系统,淋巴系统,感觉系统等等,接受、控制反馈系统,每一种系统都是占有一定的空间的。换言之也就是说我们的皮肤包围的整体空间里起码有八种彼此交叉相容的空间。这八种空间都是有机地统一在一个空间里,即我们的皮囊包围的一个空间中、人体里。由此我们可以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认为我们这个世界是多维 —— 四维以上的了,其根本原因是把多重系统理论错误理解为多维空间,把数学工具的解析等同于物理的属性。再说人类社会何尝不是多系统的,现代化的国家起码有如下的系统—— 国防系统,司法系统,监察系统,行政系统,教育系统,宣传系统,商业系统,工业系统,农业系统,卫生系统,交通系统,消防系统,银行金融系统,供应系统,能源系统,网络系统,电信系统,天气预报系统,灾难应对系统,环境保护系统,宗教系统,娱乐系统……等等等等,起码有二十多种系统。每个系统都占有一定的空间,这就是被纯数学理论称之为的二十多维空间。其实这么多重系统或者被数学家称之为的多维空间都只能在国家这个总系统里存在,没有游离于国家的孤立的社会功能系统。(此处随便举一个各种系统和整体系统的关系的例子。众所周知,地球有大气环流系统,有各种山川河流生物形成的小区环流系统,甚至还有动物活动形成的微小气流系统…..它们都在大的地球大气层这个总系统里存在,南美的一个小小的蝴蝶振动了翅膀有可能引起太平洋彼岸的热带风暴,这是由气象学专家长期研究的科学结论。认为一个蝴蝶的活动和整个大气环境没有关系,仅仅是蝴蝶活动的微小独立的孤立的小空间,那是当代纯数学的多维空间的胡思乱想,不符合实际。)——  再说我们所常说的空间有四维,实际是把时间当作了其中的一维。其实时间只是一个向量,不是物理空间的维度,确切地说,它是用来表示表达物体的瞬时位置和移动运动位置用的。再如我们的宇宙又何尝不是多重系统的呢,卫星,行星,恒星,星团,星系,各自都自行生成各自的系统,也即空间,但是也都只能在一个宇宙的宏观三维空间里。所谓的独立空间那是宗教的领域和物理没有任何关系。所谓的四维以上的多维空间那是数学神棍鼓捣的东西,没有物理基础。

不要胡说八道什么未来的多维空间。我们每一个人都必定生活在数学神棍所说的多重空间里,缺少任何一个人体的完整的多系统中的一个,缺少任何国家的社会功能系统中的一个,缺少宇宙的完整系统中的一个,我们都是无法正常生活和工作学习的。把某一系统当成独立的空间那是数学家的事情,那不是物理存在的依据。

任何有机的、生物的、社会的宏观的系统都只能在真实的物理三维空间里存在。

米尔斯-杨规范场的根本错误即在于把数学等同于物理。数学很好,数学很完美,不等于物理学、物理理论很好很完美。所以研究米尔斯-杨规范场的人只能进入死胡同,根本原因是大方向错了。严格来说米尔斯-杨规范场是数学研究不是物理研究。把各种物理公式合并在一起计算,这不是搞物理研究,而是做数学尝试,模拟游戏。物理学重在经验,观察,直觉,分析,对比,综合…… 而数学在于量的计算,量的变化,量的结构和量的关系。

物理需要数学帮助分析和综合,把物理经验提升为物理定理定律。但物理不能依靠数学去经验,观察和直觉以及验证。数学可以计量物理和物理过程,但是不能代替验证,观察和直觉。一个是科学,一个是抽象计较。米尔斯误入歧途自以为是在搞理论物理,其实是在搞物理公式的数学综合,所以他一生都没有也不可能有物理研究的成果。物理的猜想,物理的直觉和物理的理论只能靠物理的验证,而不是靠数理的推理和论证。比如众所周知的宇称不守恒理论就不是靠某个数学大师证明的,而是靠吴健雄的物理实验物理观察证明的。不同的学科是要靠本学科的方法研究和证明的。物理学要靠物理本身的方法研究和证明,同理数学的理论也只能靠数学的推导和论证。牛顿的微积分研究发布以后,第一个发现牛顿微积分漏洞的是英国大主教贝克莱,大主教不懂物理但是精通当时的数学。如果贝克莱精通当时的物理,他也成不了大主教,很可能还会因为精通当时的物理像焦尔达诺·布鲁诺(Giordano Bruno)一样被活活焚烧掉。但是贝克莱大主教他精通当时的数学因而很快就指出无穷小是一个幽灵般的存在,值得注意的是他指出微积分的数理逻辑问题时(1734年),牛顿关于微积分的书还没有正式出版(牛顿的微积分专著是1736年出版的)。贝克莱大主教提出了贝克莱悖论,使得数学进入了第二次危机。通过以后几十年数学家的不懈的研究才提出极限和变量概念解决了无穷小和零的关系,解决了贝克莱悖论。

牛顿晚年基本没有在物理学上有成就,基本在研究神学,并且几乎成为神棍。同样的牛顿早年连他被任命为卢卡斯数学教授的时候,他都直接给国王写了封信,表示自己可以当教授但不想当牧师,提出要么给我教授的职位要么帮我把神职免除。国王居然也就答应他的二减一的条件,任命他当教授并免除当牧师一职。

牛顿年轻时连当教授时必须要的牧师头衔都推却,晚年却专心研究神学去了。许多人都在探讨牛顿光芒消失的原因,不得其所以然。其实原因很直接,就是他被自己发明的微积分理论的无穷小这个等于零又不等于零的幽灵迷惑住了,转而求助上帝进入来帮助他一贯排斥神学的物理学研究和难题攻关的领域。

搞数学的人很容易成为神汉,这是真实的,中国有一个少年数学天才最后就成为了道地(真正;纯粹)的神汉—— 恕我在此就不提他的名字了。这不是孤立现象,我接触到的搞纯数学的人很多都是神神叨叨的。在中国信奉气功的数学家也多的是,一个中国著名的力学专家其实也就是数学很好的人是个名扬海外的气功神汉的鼓吹者。因为数学研究的领域太抽象了太玄幻了就很容易被虚无缥缈的神学迷惑住。

“一个针尖上站几个天使”,这只有搞纯数学的神汉才会去研究的课题。它完全脱离了物理世界现实世界。

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个马克思主义神学泛滥的年月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中国的知识分子的传统是敬鬼神而远之的,但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强行用政权暴力把一种极其荒诞的披着科学外衣的宗教塞进所有人的头脑里,这是将近三千年的有记载的中华文明史所没有的。

(未完待续)

 谨以此文献给曾经在危难中接纳过我的上海大学文学院

Ctrl+s   快速存档

这是Google 11/15/2019的圣三一堂的网页的截屏

很可惜以上截屏无论如何都贴不上,但是我在我的文档里保存着,因为我不知道哪一天GOOGLE 网站又修改维基百科的网页。是为解释。(11/15/2019

发表评论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