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次声波之五

杨週天聪

一九九二年我的 “谈谈马克思主义人权观的二律背反”,全文如下:

马克思人权观1

 

 

 

我的字迹,公安的评价是柔刚。文风是学究气。

 

另:

下面附林牧晨先生的致人大的信件的复印件,原件现在在全国人大保存着。

林牧晨的信


 

 

 

这封信件我始终不发表。其实人大在一九九三年夏天就在【解放日报】回答了该信件的问题,但是我从来都不告诉人们,唯一知道人大回复的是通过【解放日报】传递消息的史振泰先生。为什么我不告诉其他人全国人大对此信有回音?一是避免人们的兴致高涨,再加码。二是我正在书写” 民主运动必须公开化”。

因为我从不公开此信件,所以有关的人心里就非常紧张。一是不知道我究竟把这封信怎么了,到底发了没有?二是也不知道人大如何对待这封信件?因为根据这封信件的措辞当年确实是可以作为反革命追究的。几个月下来紧张之余所以他要求出国去。

其实这封信真的是发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这封信的复印件左下角有当时的发送挂号信件的收据。我牢牢掌握住一个原则,不扩散,不宣传,仅仅作为反映底层情况,并且也仅仅作为高层决策参考之用,所以这是无罪的。当然这些政治运作对于底层人物来说是永远不能理解的。所以我不需要向他们解释也不需要他们理解,更不需要报告事件的最后处理情况。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他们仅仅是想闹事,如果让他们一知半解地知道政治运作过程,他们甚至可能会指控我是中共特务的。这倒真是个麻烦事情了。

每个人的出发点不同,目的不同,这就像座驾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一样,途中与其他车辆可能有交集,但是切切不可路怒万万不可纠缠,忘记了自己的行程和目的

顺便说说,林先生的字迹,公安的评价是阴柔。文风是文革大批判大字报。到了美国后才知道文革中林先生果然是个造反派小头头。再说其他的民运文章其实也都是文革式的大字报大批判。真的是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

至于为什么以前不公布此信件,现在却公布?原因在于现在有许多所谓的老民运想跟我联系。其实,我根本不认识他们,包括林牧晨信件中的许多人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即使听说过,我也从来不注意。况且林牧晨信件中提到的有一个叫什么鲍戈的家伙,因为我仅仅问了他一个失踪的人的情况,他就如获至宝地陷害我,让我坐了一年多劳教(包括在上海市黄浦分局看守所),还差一点死在劳教单位,到了美国他还不停地诬蔑我,这个教训太深刻了。

众所周知,在新语丝论坛上化名”转载”的就是此人。他在新语丝论坛 尤其是在 其他网站上诬蔑我二十好几年了,以前我从不搭理他。我在我的”女儿的万里归国路”中把他的嘴脸暴露一下,不料他竟然真的疯了。

当然我非常感谢美国的警察局,当接到邻居反映鲍戈看了我的”女儿万里归国路” 在住宅里咆哮冲撞皇后区警察局当即依照人道原则把他送往精神病医院看护和治疗。这也了却了我的一个心愿,这其实也是间接地回答了林牧晨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的问题。(林牧晨1993年6月6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出的问题,二十五年后由美利坚合众国的纽约市法拉盛的警察局执行,时间也是够长的了。)说实在的鲍戈也是一个很可怜的人,精神上有些问题,却被人残忍地当枪使,他使我想起原驻香港的新闻机构负责人许家屯写的回忆录,记载了一个因为参加了六四游行而兴奋过度发疯的记者,反复了好几次,最后失去价值,被法国警方送还给中方。相比之下,鲍的结局还算是好的。无论如何我得承认美国的医疗条件要比中国更好些。

 

 

在这里我请人们务必记住,不识字也是可以写大批判的大字报的,文革十年中的顾阿桃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

只要怀有无产阶级的阶级感情就行了,只要怀有对阶级敌人的仇恨就足够了,用现在的国际政治形势和话语来说,海外的民运分子只要怀有对共产党和邓小平的仇恨就可以成为民主斗士和人权斗士的了。不需要文化也不需要理论,甚至也不需要事实就可以进行对既定目标的打击,把中国打回到第三世界去,甚至打回到 stong time (布热津斯基语)。

国际斗争三大手段,军事的-—— 武装干涉。政治的—— 以前是宗教,现代是意识形态,八十年代多出了个民主人权自由的理由。经济的——  税收,国际货币发行权,股市操纵,资源争夺,垃圾倾倒。目的把他国搞成弱,小,穷,愚:自己则,强,大,富,智。

当年顾阿桃的崛起是因为有叶群的支持,现在的民运则有外国政府和台湾的经济政治援助,背景大得多了,风头也大得多了,顾阿桃当年差一点当上中央政治局委员,成为党和国家的领导人。现在依靠外国势力,没有文化没有理论只要反共反邓小平(现在范围缩小了只要反共反习近平)那就甚至有可能当上中华民主共和国大总统的。

这不是说笑话,委内瑞拉的瓜伊多就已经是委内瑞拉的准总统了。 这是确实得到美国为首的西方认可的无须通过民主程序而产生的一 国总统。这也是一个光辉的样板,其他第三世界国家比照着做就是了。

 

 

“法拉盛次声波之五”有3篇评论

  1. yuen 评论道:

    转载 有没有成为川粉?

  2. yangzhou 评论道:

    给袁先生跟帖的回音
    Mr. Yuen
    看了你的跟帖, 我想讲几句话。
    首先,我从来不太注意个别人的私人事情,观点和立场。我甚至常常连他们的名字都记不住。
    至于谁谁支持谁,反对谁,我从来不关心,我甚至对宫廷丑闻,皇家秘闻都没有兴趣,何况个人的无足轻重的事情。
    我关心的是政策,策略,方针,路线,法律和宪法。这些才是贯穿人类社会的主线,或者称为主干。
    我注意到你很长时间没有到新语丝网站上跟帖,现在突然现身,恕我直言,其实你是想转弯抹角地了解一下我对香港的反送中运动的看法。我明确告诉你,“反送中”,其实就是反刑事罪犯的引渡条例。
    我早就注意到香港,包括澳门,台湾的媒体,喜欢生造字眼,或者把好字眼赋于恶意,模糊人们的意识,把常识搞成荒诞,把理性搞成巫术。不仅仅是港澳台,其实很多中国人,都会把一个很好的名词搞成很恶心的东西。
    说一个我生活中的故事, 有一次,我买了什么好东西回家,和家人说,“老子今天给你们买来了好东西吃。”
    全家都惊恐地看著我,尤其是我女儿,瞪着眼睛说,“ 你怎么可以说自己是老子的?!”我对她说,“全世界我是唯一一个可以在你面前自称为老子的人 。“
    她想了想说,你说的是对的,不过听上去怪怪的。
    为什么怪怪的?“老子“ 一个很好的名词,爸爸的自我称谓,大哲学家李耳的尊称,就是因为被流氓到处乱用,变成贬义词。
    普通民众怎么会去关心刑事罪犯的去留问题,何况去从事还是可能会影响自己生命财产安全的危险的事实上的社会法律律担保。 比较合理的解释是,有人故意模糊了刑事罪犯和政治案件的界限。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我想习近平的反腐反贪的举措,有可能危及到栖身香港的党内的高管人士,他们需要安全港。再有就是美国,英国及其他西方的反中国现代化的势力的大力运作。不然怎么会有几十万人,不顾生计去搞最终危害自身的大游行?
    懂一点社会学的人都知道,任何大游行都需要大量的人力财力和物力的支援的。民众如果不是迫于长远生计是不会参与影响当前生计的社会活动的,尤其是我们华人,是非常现实主义的。不然我们华人不会在任何地区和国家都事业有成了。
    我曾经拍过一个视频,有人在华尔街挑战象征大财团的铜牛,据我有限的英文水平查阅,发现没有人报道过,而这是发生在光天化日的当代社会的特别事件,无论从新闻或者文化社会角度都是非常特别的。如果这是发生在任何国家都会上头条的,但事件是发生在美国,是美国的大财团非常厌恶的事件所以全世界的媒体都瞎了眼了。
    当前被西方国家为主导发动的大规模的“反送中“运动,看起来很智慧,其实在这里他们犯了个非常严重的文字错误,玩过头了,反刑事罪犯引渡条例,变成了反送中,暴露了该次运动的真正目的—— 反中。反刑事罪犯引渡条例,如果直接说出来,恐怕大多数人不会参与,变成反送中,模糊了所反的条例的合理合法性,迎合了少数独立势力的需求。
    据查,香港与二十多个国家都有刑事罪犯引渡条例,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却没有地区与中央的引渡条例,这是非常奇怪的现象,也是非常不正常的情况。
    香港回归已经二十多年了,香港面临着收留越来越多的在大陆的刑事罪犯的问题并变得越来越严重,而且越来越多的刑事罪犯通过香港这块跳板潜逃到国外的事件不断增多,尤其是当前特别猖獗的电信诈骗,金融诈骗,在大陆和香港之间规避法律制裁,这些都需要中央和地方合作,香港增修与中央政府的刑事罪犯引渡条例是势在必行的管理行为。
    至于你可能会认为我断言美国等西方国家反中国现代化,我是不会空口乱说的,我想请您注意到一个全世界都忽略的事实。
    किन डेमोक्रेटिक पीपुल्स गणराज्य चीन, जो हजारौं वर्षको दुर्व्यवहारको सूचीमा रहेको छ, चीनको लागि अनुकूल मित्रता छ र यसको परमाणु हतियार उठाउन र संयुक्त राज्यसँग कुराकानी गर्न तयार छ। मुख्य कारण यो छ कि चीनले चुपचाप चीन र उत्तर कोरिया बीच सीमामा स्थापित परमाणु हतियार नष्ट गर्यो। घटनाले संयुक्त राज्यबाट गहिरो भयको कारण बनायो। त्यसकारण, यो चीनमा 5 जी दमन गर्न सुरु भएको थियो।
    (请您注意我不认识上面这段文字,但是凭你的电脑知识很容易了解我究竟在说什么)
    把中国打回石器时代是一九九五年布热津斯基提出的,为什么到二零一九年才付诸行动,因为中国的高科技的迅猛发展已经摆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了。贸易战是常规的手段,高科技战才是当前最特别最重点的战役。
    至于当前的搞反送中运动,只不过是常用手法罢了,没有什么新奇,三十年前已经用过了,只不过名词不同罢了。那时因为中国有邓小平这个超级国际政治家才粉碎了这个计谋,现在虽说换了全部人马,好像都没有什么国际斗争经验。
    但是美方忘记了当时对峙双方的大部分人还活着,而且中国和当年的国力已经非同夕比了。吃一亏长一智是国人的信条。所谓似曾相识燕归来,中国现在的政府是有条件和能力应付的。
    而且中国进行了修宪有法制保障应对这非同寻常的国际风暴。而美国的政党恶斗可以逐渐抵消对外的非理性行为。
    与君共勉之
    杨週天聪
    法拉盛 6/13/2019

  3. yangzhou 评论道:

    给袁先生跟帖的回音
    Mr. Yuen
    很抱歉,上面跟帖的的 外文是无法反翻译回去的,
    我的翻译程序是———— CH TO RU TO NE
    虽然这样能够反译回去,但是也是要凭猜想补全的。
    所以重贴

    看了你的跟帖, 我想讲几句话。
    首先,我从来不太注意个别人的私人事情,观点和立场。我甚至常常连他们的名字都记不住。
    至于谁谁支持谁,反对谁,我从来不关心,我甚至对宫廷丑闻,皇家秘闻都没有兴趣,何况个人的无足轻重的事情。
    我关心的是政策,策略,方针,路线,法律和宪法。这些才是贯穿人类社会的主线,或者称为主干。
    我注意到你很长时间没有到新语丝网站上跟帖,现在突然现身,恕我直言,其实你是想转弯抹角地了解一下我对香港的反送中运动的看法。在此我明确告诉你,“反送中”,其实就是反刑事罪犯的引渡条例。
    我早就注意到香港,包括澳门,台湾的媒体,喜欢生造字眼,或者把好字眼赋于恶意,模糊人们的意识,把常识搞成荒诞,把理性搞成巫术。不仅仅是港澳台,其实很多中国人,都会把一个很好的名词搞成很恶心的东西。
    说一个我生活中的故事, 有一次,我买了什么好东西回家,和家人说,“老子今天给你们买来了好东西吃。”
    全家都惊恐地看著我,尤其是我女儿,瞪着眼睛说,“ 你怎么可以说自己是老子的?!”我对她说,“全世界我是唯一一个可以在你面前自称为老子的人 。“
    她想了想说,你说的是对的,不过听上去怪怪的。
    为什么怪怪的?“老子“ 一个很好的名词,爸爸的自我称谓,大哲学家李耳的尊称,就是因为被流氓到处乱用,变成贬义词。
    平心而论,香港的普通民众怎么会去关心刑事罪犯的去留问题,何况去从事还是可能会影响自己生命财产安全的危险的事实上的社会法律担保。 比较合理的解释是,有人故意模糊了刑事罪犯和政治案件的界限。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我想习近平的反腐反贪的举措,有可能危及到栖身香港的党内的高管人士,他们需要安全港。再有就是美国,英国及其他西方的反中国现代化的势力的大力运作。不然怎么会有几十万人,不顾生计去搞最终危害自身的大游行?
    懂一点社会学的人都知道,任何大游行都需要大量的人力财力和物力的支援的。民众如果不是迫于长远生计是不会参与影响当前生计的社会活动的,尤其是我们华人,是非常现实主义的。不然我们华人不会在任何地区和国家都事业有成了。
    我曾经拍过一个视频,有人在华尔街挑战象征大财团的铜牛,据我有限的英文水平查阅,发现没有人报道过,而这是发生在光天化日下的当代社会的特别事件,无论从新闻或者文化社会角度都是非常特别的。如果这是发生在任何国家都会上头条的,但事件是发生在美国,是美国的大财团非常厌恶的事件所以全世界的媒体都瞎了眼了,或者装聋作哑。
    当前被西方国家为主导发动的大规模的“反送中“运动,看起来很智慧,其实在这里他们犯了个非常严重的文字错误,玩过头了,反刑事罪犯引渡条例,变成了反送中,暴露了该次运动的真正目的—— 反中。反刑事罪犯引渡条例,如果直接说出来,恐怕大多数人是不会参与的,变成反送中,模糊了所反的条例的合理合法性,迎合了少数独立势力的需求。
    据查,香港与二十多个国家都有刑事罪犯引渡条例,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却没有地区与中央的引渡条例,这是非常奇怪的现象,也是非常不正常的情况。
    香港回归已经二十多年了,香港面临着收留越来越多的在大陆的刑事罪犯的问题并变得越来越严重,而且越来越多的刑事罪犯通过香港这块跳板潜逃到国外的事件不断增多,尤其是当前特别猖獗的电信诈骗,金融诈骗,在大陆和香港之间规避法律制裁的情况,这些都需要中央和地方合作,香港增修与中央政府的刑事罪犯引渡条例是势在必行的管理行为。
    至于你可能会认为我断言美国等西方国家反中国现代化有点空穴来风,我是不会空口乱说的,我想请您注意到一个全世界都忽略的事实。
    किन डेमोक्रेटिक पीपुल्स गणराज्य चीन, जो हजारौं वर्षको दुर्व्यवहारको सूचीमा रहेको छ, चीनको लागि अनुकूल मित्रता छ र यसको परमाणु हतियार उठाउन र संयुक्त राज्यसँग कुराकानी गर्न तयार छ। मुख्य कारण यो छ कि चीनले चुपचाप चीन र उत्तर कोरिया बीच सीमामा स्थापित परमाणु हतियार नष्ट गर्यो। घटनाले संयुक्त राज्यबाट गहिरो भयको कारण बनायो। त्यसकारण, यो चीनमा 5 जी दमन गर्न सुरु भएको थियो।
    ————顺序 CH TO RU TO NE
    (请您注意我不认识上面这段文字,但是凭你的电脑知识很容易了解我究竟在说什么)
    把中国打回石器时代是一九九五年布热津斯基提出的,为什么到二零一九年才付诸行动,因为中国的高科技的迅猛发展已经摆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了。贸易战是常规的手段,高科技战才是当前最特别最重点的战役。
    至于当前的搞反送中运动,只不过是常用手法罢了,没有什么新奇,三十年前已经用过了,只不过名词不同罢了。那时因为中国有邓小平这个超级国际政治家才粉碎了这个计谋,现在虽说中国的领导阶层换了全部人马,好像都没有什么国际斗争经验。但是美方忘记了当时对峙双方的大部分人还活着,而且中国和当年的国力已经非同夕比了。吃一亏长一智是国人的信条。所谓似曾相识燕归来,中国现在的政府是有条件和能力应付的。
    而且中国进行了修宪以后有法制保障应对这次非同寻常的国际风暴。而美国的政党恶斗可以逐渐抵消对外的非理性行为。两者互动,风暴会过去,但是更险恶的情况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与君共勉之
    杨週天聪
    法拉盛 6/13/2019

发表评论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