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万里归国路之十一

 

杨週天聪

8/12/2018

德国哲学家康德提出星云说,这对物理学界来说是有着非同寻常的贡献的,却长期以来被社会上风靡不衰的辩证法的诡辩论掩盖了永恒的光芒。

其实我们从牛顿的万有引力说,康德的星云说以及爱因斯坦的质能关系说很容易推导出一个物理公式。也就是说当物质不变时,能量越大,空间则越小。

Space =Physical: Energy

简写为:

S=P/E       

不要追究我是怎么计算出这个公式的:” 请给出整个推算过程!”我只能说是遵循了历史上著名的费马大律师的方法得出的。理由倒不是费马所说的是因为纸张不够,而是我的时间不够,精力不够,只能达到穷困处境的个人极限罢了。   

但是这个等式是可以验证的。在高能物理实验中和星际观察时这个等式都是正确的。

但是当我们仔细研究这个公式时就会注意到,根据这个公式我们可以知道当空间为零时,能量就达到无穷大。学过一点点数学后,我们知道无穷大不是一个确定的数值,如果无穷大是个确定数值,那么微积分就彻底破产了。通过对这个公式的演算,我们知道了能量不可能无穷大,所以反过来也证明了空间不可能为零。从这个式子也可以理解,不仅零不可以作为分母,无穷大也是不可以作分母的。

当前非常时髦的宇宙奇点说和微观黑洞说,其实都犯了一个假定无穷大或者无穷小是一个确定的数值并可以作为分母,也就是说可以作为度量单位,最后都堕入佛教的无中生有说。把无穷大或者无穷小当作一个确定的数值这件事,使我想起曼德波罗的英国海岸线有多长的理论,他的错就错在无意中把无穷大和无穷小当作确定数值计算。也所以难怪当代中国的科技大学同时也是物理学界著名的校长会推崇佛教了。其实不要说中国科技大学校长会推崇佛教,据说当代许多世界著名的物理学家也推崇佛教。从理论上来说,佛教推广到全世界,如果不考虑政治因素,假定物理学的尖端结论不变,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却不是理论问题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还清楚地记得,苹果公司的创办人乔布斯也是相信佛教的。乔布斯其实是叙利亚人,从家庭和环境影响和地域上观察,从理论上来说他或者应该信伊斯兰教或者信基督教,但是他却偏偏信佛教,这不是一个不可理喻的事件。能够理喻的根本原因即在于他是搞科技的,而佛教的无中生有说否定了上帝创造一切的西方共识,使得他能够提出创业不是为了满足现成社会的需求,而是要创造未来社会的需求之说,并付诸于实践,并且,而且获得了巨大成功。

也正因为现代物理学都倾向无中生有说,所以佛教才会从东方侵淫到西方。

这和传统的宗教扩散模式完全不同,即不是因为东方国家强大到侵略了西方,或者东方文化强大到盖过西方。而是现代物理的顶级理论肯定了佛教的无中生有这个古老的理论学说。其实仔细研究就会发现,历代宗教的大范围扩散,和宗教所依附的当时研究的物理学说的程度有关。公元前佛教蔓延到中国不是因为中国是个无信仰的国家,也不是因为中国是个相对贫穷落后的国家,而是因为中国的物理研究落后,不能理解和解释许多物理现象和原理。而佛教的玄而又玄最后导致无中生有的学说俘获了许多中国勤于思考的高级知识分子。需要说明的是中国的高级知识分子信的其实是佛学,而不是世俗的佛教,如拜菩萨,烧香许愿之类,更不是甚至因为要从事盗窃,强奸,杀人,放火,投毒等罪行的事前事后求菩萨保佑之类的精神交易行为,而是高级知识分子的个人的精神探索行为。

当我们仔细研究S=P/E 时,如果用M 替代P (设M 为精神,思想,求知欲等等)无限压缩时需要无穷压力,没有无穷的压力,当然也就没有无限的压缩,而且当M 被压缩到一定程度时,存储的能量就相当大,一旦被释放,就会空前的扩张,也就会爆发出思想的革命。中世纪的西方就是因为宗教的压力空前强大,导致人们的思想被压缩到极点 - - 注意不是压缩到奇点或者黑洞 - - 终于爆发为文艺复兴,科技革命。而东方的古代没有强大到压缩社会思想的宗教压力,所以东方只有轮回式的政权更替和社会造反而已,也之所以中国的三国演义总结说天下大势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总是一种同质性的轮替,并没有实质性的思想革命,文化革命和科技革命。

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其实不是什么文化革命,而是实质性的政教迫害,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对上海市团市委组织部长张迅先生评论十一届三中全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说,文化大革命就是民族灾难,关于这段对话其实是直达天听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种实质性的政教迫害的压力之大,使得人们的思想和生存空间被压缩到如此小的田地,这也就具有了超级的爆发能量。终于在一九七八年十一月底在上海的人民广场爆发为真正的新文化运动。实事求是地说,点燃这次新文化运动导火索的是思想先行者林立果先生。我们不去管他父亲 林彪的种种为人不齿的政治权谋,林立果本人的一九七一年的”五七一工程纪要”,在中国的思想史上是有着无可争辩的启蒙地位的。

下面引数段五七一工程纪要的重要段落:

 

当前他们的继续革命论实质是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

他们的革命对象实际是中国人民,而首当其冲的是军队和与他们持不同意见的人

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

 

 – 党内长期斗争和文化大革命中被排斥和打击的高级干部敢怒不敢言。

 

  –农民生活缺吃少穿

青年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

红卫兵初期受骗被利用,已经发现

充当炮灰,后期被压制变成了替罪羔羊

机关干部被精简,上五七干校等于变相失业

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剥削。”

 

在此引论的基础上,我必须客观地说,是林立果点燃的这个导火索七年以后引爆了中国的思想大解放运动,不然谁敢批评毛泽东,谁敢批评中国社会,谁敢要求改革开放,谁敢要求民主、自由、人权、法制。林立果提出的 “当前他们的继续革命论实质是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 ……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 社会法西斯主义是什么?那就是纳粹的展开写法。

学过一点政治经济学的人其实心底里早就知道当时的社会现状是什么,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于见诸于文字。这是超过当时及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任何中国的思想家和理论家所能企及的深度的文字,写下来甚至说出来那都是要杀头和枪毙的。

( 以上引文全引自 百度搜索引擎”五七一工程纪要”

https://baike.baidu.com/item/%E2%80%9C571%E5%B7%A5%E7%A8%8B%E2%80%9D%E7%BA%AA%E8%A6%81/721591?fromtitle=%E3%80%8A%E4%BA%94%E4%B8%83%E4%B8%80%E5%B7%A5%E7%A8%8B%E7%BA%AA%E8%A6%81%E3%80%8B&fromid=2659880

 

“继续革命论实质是托洛茨基的不断革命论。革命对象实际是中国人民,而首当其冲的是军队和与他们持不同意见的人。他们的社会主义实质是社会法西斯主义。农民生活缺吃少穿。青年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上五七干校等于变相失业。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工资冻结,等于变相受剥削。”

等等等等。

这都是些石破天惊的醒世恒言。任何一个中国的社会学家当年甚至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这个胆量写下以上文字。然而任何想无视这些文字的知识分子都是对历史极端不负责任的人。老实说,我本人在上海人民广场的很多演讲就是导源于林立果的天才论述,只不过从来不敢提也不便提林立果的名字罢了。但是我由这些论断展开的演讲却是非常得人心的。

一九七八年十一月中共中央召开工作会议,以华国锋,汪东兴,陈永贵等为首的文革既得利益受益人,反对为文革前后受到冲击的干部平反,工作会议上的大部分人的矛头直接指向毛泽东主席的亲密战友康生同志。康生同志的夫人曹轶欧面对人们指控他丈夫就是克格勃头子,专门陷害忠良的罪行甚为恼火,同时因为有华国锋,汪东兴,陈永贵等为首的文革派人士撑腰,她敢于在会上公开撒泼。我必须申明,我不是歧视妇女,实事求是的说,当一个女人撒起泼来,任何有修养和权威的男人也都是无计可施的。

中央工作会议几乎无法进行下去。

面对这个情况,一九七八年十一月二十日前,(我是一九七八年十一月二十日到人民广场演讲的),时任北京市委书记的林乎加和团中央派了第三梯队到上海交大与校长杨酉接洽,想听取上海人民对康生的看法。因为上海市是四人帮的老巢,上海的知识分子和工人阶级特别欣赏康生,尊称康生为康老。中央演讲团在上海市委书记王一平的组织安排下到上海市人民广场演讲,为了确保治安,人民广场的入口处全由工人纠察队和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的警员严守,只容许有工作证和大学校徽的人士进入。

我在诸暨打工时并不在我的表姐林琦所协办的社办工厂里上班,因为社办工厂只是做一些环氧树脂反应釜罢了,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为了以后能够独立谋生,于是由表姐拜托跟随了当地一个著名的油漆匠学艺。当时我从诸暨回到上海准备采购做油漆工所需的工具以及当年最紧张最行俏的清漆和蜡克。我住在离人民广场不远,听到人民广场有中央委派的代表团在演讲,早就渴望着时代有变迁处境有好转的心理就驱使我赶到人民广场听取中央最新消息。

当时我穿的是军装,为什么不穿便装?是因为我平时不舍得穿我妹妹杨雯为我定做的新的卡其布列宁装,尤其是准备到人群拥挤的场合,所以我就身穿军装前往人民广场。

因为我身着军装,而演讲团的人们恰恰也是穿军装的。所以纠察队和警员一看误以为我是第三梯队的演讲人就放行我到人民广场里去。我进入广场就被人们包围起来要求我演讲,于是我就讲了四条汉子的事件。这里要交待的是,我因为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称为刘少奇的爪牙,尤其在早先时,一九六六年九月下旬(也可能是十月,记不太清楚)在塔里木三总场召开誓死保卫文化大革命动员大会时,总场党委书记高呼口号打到四条汉子周扬时,误喊成打到杨週。经秘书提醒赶快改正说到,”杨週是个好同志,杨週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周扬才是坏蛋。”因为誓死大会是塔里木南岸各农场用广播喇叭直接广播现场的,我的名字在整个塔里木南岸的各农场立刻家喻户晓了。后来因为运动的深入我也成了坏蛋,杨週这个名字和周扬这个名字就无所谓会不会叫错和不叫错的问题了。际会因缘我就特别研究了鲁迅和四条汉子的 纠葛,提出周扬先生当时是上海文艺界的地下党负责人,接获内部消息,向鲁迅先生提醒冯雪峰可能是个叛徒,这是根据党的原则办的事,没有什么错,只是方法不对,不尊重革命老前辈罢了。而鲁迅先生把事情公之于众,使得周扬等人的身份暴露,不得不离开上海到延安工作。这完全是可以查清的历史公案。四人帮小题大做是完全别有用心的。

我的演讲和官方长期的说法不一致,听众大声鼓掌和喝彩。这里要说一点局外人不知道的广场演讲场景。当时演讲并没有麦克风,我又是站在平地上演讲,但是听的人很多,簇拥在外层的人听不清或者听不到,于是有人就组织起来手臂挽手臂齐声呼喊” 一,二 ,三,坐下。”于是围成一个内直径约十公尺的大圆圈。一层层的演讲同心圆就此在广场形成。内层几个大圆圈的人都是坐在地上的,大圆圈外层的人才是站着的。那种会场秩序至今回忆起来都非常令人感动。为什么如此秩序井然,根本不像是在社会上演讲,却好像是在单位里演讲,在部队里演讲,究其原因,是因为听众都是职工,机关干部和高等院校的师生。我的演讲很成功,在鼓掌和喝彩声中有人问,请问演讲人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就是周扬这个名字颠倒过来叫就是了,我叫杨週。但是这个週不是姓周的周,不要误以为我的姓名是父母亲姓氏的合写。我的母亲并不姓周,我的週是繁体週而复始的週,老子的週行不怠的週。

我不隐瞒我是上海本地人,不是北京派来的演讲团。

因为我直接宣称了自己不是北京派来的,而是上海本地的演讲人,似乎激发了上海人的自豪感, 我的演讲盖过了中央演讲团的风头。大概三天以后中央演讲团就撤离了上海。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共上海市委专门派来几个当时了解广场演讲的老公安与我对话。我一听他们说的场景,立刻判断他们讲的才是真实的广场的演讲实际情境,因为唯有当时确实身在现场的人才能知道细节。

我在海外一听有些人说是他们发动的民主运动,一讲到细节就知道全是胡说八道的东西,胡编乱造的故事,无足轻重的琐事,甚至是偷偷摸摸的私人事情。

.........

新思想,新观念,新文艺,新技术,新工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人们惊呼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由于种种政治原因,人们不能给出答案,不是人们不知道答案,而是因为现实的利益原因使得人们不便说出来罢了。

这里告诉人们一个公开的秘密。一九八零年,有人写了一个短篇小说叫”新来的教练”,直指新文化的源头,但是被当时的极左分子一直视为眼中钉,到了一九八四年还因为文学评奖原因拿出来说事。极左分子抓住”教练,十七岁少女,土壤改良,出国 ” 等字眼,捕风捉影的说是为持不同政见者立传呼吁,作者只好在”文学报”上发表长文辩解说不是为持不同政见者呼吁,而是为自己的表哥说事,总算勉强过关。

其实真正敢于正视现实和历史以及理论的只有党内的高层人士,比如周扬等人,但是即使身居高位同样逃不了暗算。在左王邓力群的纵容蛊惑下左派人士在【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上连篇累牍地攻击周扬先生是社会上持不同政见的后台。陆芸先生曾对我感叹过,现在看来民运中似乎没有什么人才。不要说民运中没有什么人才,连”社会”上也没有什么人才,人才都被共产党搜刮光了,漏网的都是些小鱼小虾。活了一辈子我只见到极少数几个漏网的大鱼,如方舟子等,其他早就被共产党的组织部网罗进共产党里了。封建时代的唐太宗搞了个科举制度把天下人才尽收彀中,中国共产党搞了个组织部把天下人才搜刮一空。认真地考察当代中国社会,中共的宣传部门和军事部门不是最厉害的部门,即所谓笔杆子和枪杆子。最厉害的部门其实是组织部门,各行各业的人才基本被组织部门搜刮一空。这么显明的事实只是人们不想说罢了。

我的温州朋友南飞宇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被动员进入了中国共产党。我的上海朋友姚振祥因为我的牵连前前后后坐了共产党八年牢,比我本人坐的牢还要多出一倍多,他的女儿姚月洁因为是上海电影学院导演系优秀的研究生,也被动员进入中国共产党。人才用不用是一回事,入党不入党是另一回事。总之人才必须搜罗干净,即使不用也不能流落社会,被他人使用。

我有时候苦笑我是不是个害人精,和我有牵连的人虽然有些被动员入党了,但是都被冻结前途。最令我难过的是姚振祥和他的一家,受我连累太深了。如果真的有地狱的话,我想我是要因为连累了姚振祥和他的女儿的前程在天堂或者地狱挨鞭打的。

我不相信时间会塌缩,空间会形成奇点,过去的只能过去了。仰望星球,那里能被我们观察到的一切,都是从前的东西,无一例外都是过去式,唯有我们身处的此时此地才是现存现在。

未来在何方,不在天际,只能是从现在的下一秒开始。

(未完待续)

 

 

1).    根据以上空间和物质及能量的公式可以得到空间最小单位:

  1 / (9 * (10^16) * (m^2)) =1.11111111 × 10-23 kilometers per liter

 

2).    我猜想这也就是光子的直径了。

附:

中文维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5%B0%E9%87%8F%E7%BA%A7_(%E9%95%BF%E5%BA%A6)

 

m

單位

事物

10-35

 

1.6×10-35 m

普朗克長度

1.6×10-35 m

一個的長度。

……

10-24

攸米(ym)

20 ym

1 MeV中微子有效截面半径

 

 

“女儿的万里归国路之十一”有一篇评论

  1. yuen 评论道:

    是否改变7上8下要等到20大才知道情形。那时还在的老同志们会表达意见,无需在这不是真正重要的问题上争论。 如果维持7上8下 李王汪赵20大留常,李领导。 改7上8下不容易,因为7人全留阻止年轻人升级,而以前8下的老同志也会不大开心。恢复主席+书记制度也可能遇到其他阻碍。
    北戴河会议有各种传言,虽然不见得推翻以前说法,总显示中国政治不容易说

发表评论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