悖論詞 ──中文的特色

 

杨週(天聪)

(謹以此文獻給全世界所有愛好中文的人們)

中國人常常用詞意相反的兩個詞合成起來表達一些複雜的意思。如:”他是輕重不分。”"輕重”既是一個詞又有兩個含意。”輕重”在本句中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看作兩個詞,是一種鬆散的合成。可能僅僅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在大陸的中文系教材里把”輕重”這個詞稱為對舉性名詞。──參見高等學校文科教材,《現代漢語》,甘肅人民出版社,一九七九年版,一九八四年第九次印刷。(需要說明的是,該教材是全國二十五所高等院校的教師聯合編寫修改的,其意義不同于個人編寫的教材,可以說是一本權威性教材。所以本文主要是引用該教材來說明一些問題)至於這種合成的詞,在《現代漢語》里關于詞的合成一章里”幾乎”歸納為合成詞中的某一類。但是在該教材里還是沒有闡明像這一類性質的合成詞的基本性質和特殊用途。

在合成詞一節里把合成詞分為五(是 三)大類。(1)是複合式,(2)是附加式,(3)是重疊式。像”輕重”這類詞顯然不屬於後兩 類 。因為像”輕重”這類詞並沒有附加成份,也沒有重疊成份,所以排除了第二和第三類。那麼只能屬於第一類了。第一類的複合式又分為五型。它們分別是聯合、偏正、補充、述賓和主謂型。在聯合型這種類型里把聯合型詞定義為:

“由兩個意義相同、相近、相關或相反的詞根並列組合而成。

例如:

a.   道路          波浪               聲音                群眾                停止

      裁判          選擇                幫助                優良                惡感

b.   骨肉          眉目                尺寸                風浪                筆墨

      口舌          方圓                矛盾                始終                反正

c.    國家         質量                窗戶                人物                忘記                乾凈

a.組的合成詞,兩個詞根的意義並列,可以互相說明。b組的合成詞,兩個詞根結合起來產生新的意義。c組的合成詞,兩個詞根結合成詞後只有一個詞根的意義在起作用,另一個詞根的意義完全消失。如’忘記’只有’忘’的意思,’乾凈’只有’凈’的意思。這種合成詞又稱為’偏義詞’。”(詳見《現代漢語》上冊222頁)

很顯然的”輕重”不屬於a,b,c,這三種類型之中任何一種。但是又沒有第四種。前文論述過,像”輕重”這類詞既不屬於附加式、也不屬於重疊式。它在某種程度是很像複合式中的聯合型。但是在論述聯合型詞類里似乎將要論述到該類詞時卻又完全遺漏了。

那麼像”輕重”這類詞是否因為無足輕重,或者是詞彙量過於稀少而無需論述呢?不是的。比如本自然段開頭就用了無足”輕重”來表達意思,它是常用詞。至於像”輕重”這類由詞意相反的詞根組合成的詞在漢語里是非常多的。比如:

            黑白                上下                前後                好壞                良莠

            虛實                真假                明暗                沉浮                有無

            始終                利弊                優劣                正反                大小

進退                美醜                禍福                生死                動靜

…………

如此之多的相反意義詞根組合成的合成詞被輕視掉,況且這些詞基本都是常用詞,這是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的。而且這個漏洞發生在中文大學的教材,再說編纂這份教材的大學中有些還是師範大學,其禍害的嚴重性是不待而言的了。我在上面有關聯合型詞的說明基本上是全文引述。而被引述的書籍是中國大陸的大學中文系的權威教材。這種疏漏就完全不能容忍了。大學中文系的教材居然把一類常用的中文詞類完全省略掉,這是誤人子弟,這是對中文的漠然心態。而且這本教材是由北京師範學院、南開大學等一批著名的大學的教授聯合編纂的。這實在是很荒唐的事。

為什麼會發生一本高等院校的中文教科書遺漏了中文構詞方面最有特色的一類詞的論述呢?說這麼多的高等院校、這麼多的教授都是弱智者這是很值得懷疑和不公平的。那麼是什麼原因造成如此重大的疏漏呢?根本原因是,長期以來有一些馬克斯主義的共產黨人,用馬克思的辯證法在中國大陸所有的科學殿堂內外亂塗鴉。就連現代漢語也不能幸免,許多現代漢語教科書把像”輕重”這類由相反詞意的詞根組合成的合成詞稱為辯證詞,說是樸素的辯證思想的反映。以此証明所謂”馬克思主義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的普適性。在中共的極左分子壟斷知識界的背景下,眾多教授既不認同這種塗鴉是科學,但又不敢公開批評和反對,結果發生了乾脆視若無睹的荒唐現象。

像”輕重”這類由詞意相反的詞根組合成的合成詞是世界語言界無法輕視中文的一大光彩。根據《現代漢語》對聯合詞的定義似乎應該稱這類詞是聯合詞,但是聯合詞是很難解釋它們的,所以事實上也無法深入下去。至於在該本教材以後,有些語法書把這些有相反意義組合成的詞稱作中文里的對偶詞……這是等於沒有說,這才是真正的弱智。認真地研究這些詞,其實它們是悖論詞。為什麼說它們是悖論詞呢?原因是它們是由兩個意義相反的詞──反義詞組合成的。根據悖論的定義,承認A可推出非A;相反,承認非A可以推出A。那麼A即是悖論命題。悖論詞是非常符合這個定義的。即當承認悖論詞的前詞根可以推出悖論詞的後詞根;相反,當承認悖論詞的後詞根同樣可以推出悖論詞的前詞根。眾所週知,在伯特籣‧羅素(Bertrand   Russell)提出悖論問題時。研究悖論問題的產生和原因,對於形式系統有極其深刻和積極的影響,比如:哥德爾(Kurt Godel,1906-1978)的不完全性定理。盡管哥德爾的不完全性定理是講數理邏輯的。但是對於中文系統中的悖論詞同樣有效。不完全性定理的第二部份說,系統中的協調性不可在系統內部中實現。兩個詞根能組合成新詞,說明它們是協調的,不然不能組合成新詞。但是它們是反義詞的組合,所以悖論詞本身又是不拹調的。換言之,即悖論詞無法在內部本身實現拹調。那麼悖論詞又有什麼作用呢,這是否是中文的一大弊病呢?此外人們說話是為了表達確定的含意的。而悖論詞本身的不協調性,如何使說話者表達明確的意思呢?這是否是個矛盾?另外,悖論詞是意義完全相反的兩個詞根組成。根據悖論理論,兩者不可能同時真的或者兩者同時假的,只可能一者真另一者假。那麼何者是真,何者是假,不是另外還需說明嗎?這不是很繁瑣嗎?其實這正是悖論詞的不可取代的優點。

比如”輕重”用英文解釋是light and heavy; light or heavy

其他如:黑 白  -- black and white; right and wrong . 

 上下-- high and low . up and down.

 前後-- in front and behind. both front and back

 好壞--good and bad.

良莠--What’s good  and what’s bad.

 虛實--false or true; the actual situation (as of the opposing side)

 真假--true and false; genuine and sham.

 明暗-- light and shade,  .

 沉浮  -- sink and float. Keep down and keep float.

 有無-- have and not have ; have and nothing ; Possess.

始終  --  from beginning to end. From start to finish. beginning and end.

英文也只能解釋到此為止。在英文的解釋中它們只有選擇關係或者是並列關係。因為英文是線性語言,嚴格來說是矢量性語言,矢量還未達到終點,矢量內部已經達到終點,矢量必將崩解。所以英文是無法把反義詞聯合起來組合成為新詞的。因此英文是不可能有悖論詞的。

但是在中文里”輕重”並非就是簡單的並列關係或者是選擇關係。譬如,我們說:”他不知輕重。”換成差不多的意思的語句是:”他不知道輕的和重的。”僅這層意思,前句就顯得精煉,後句累贅冗長。但是前句還有”他分不清輕的或者重的”意思。此外前句還有”他不明白問題的嚴重性”的含意。也就是說悖論詞是並列和選擇此二關係同時包含的,並且還有所深化。僅僅就悖論詞能縮短字節而言,就不是用節約時間和節約紙張能一言以蔽之的。縮短字節的意義用乘法口訣可能更能說明問題。中文的乘法口訣如:”二二得四、九九八十一等等。”既朗朗上口,而且又簡單又容易記憶。如果用英文說這些口訣,就只能是”two by two equals (is) four. Nine by nine equals (is ) eighty one.”既拗口又難記。

由於悖論詞包括了兩個反義詞,所以悖論詞必然包括了兩個端點,同時還包括了兩個端點之間的所有區間。如果說中文是點狀詞彙的話,那麼悖論詞就是線段詞。所以中文既是非線性的,又是線性的。理由就是中文有特殊的悖論詞現象。這是其他語種里所沒有的。所以當有人評論中國人的思維是非線性思維時,這是因為根本不瞭解中文有大量的悖論詞的緣故

悖論詞是有兩個反義詞組合而成的,兩個反義詞就是悖論詞的兩個端點,同時這兩個反義詞是在一個小系統里的,所以兩個端點之間的所有區間都必然包括進去,所以悖論詞有區域感。同時因為悖論關係,兩個端點不可能同時真的或者同時假的,必然一真一假,此真彼假,此假彼真,動蕩突現,所以悖論詞有強烈的擬動感。

比如”花在水中沉浮”這句話。中國人不會理解為花在水中沉沒,或者花在水中浮現。換言之中國人不會用一幅畫是花在水中沉沒,或者另一幅畫──花在水中浮現──表現這句話。也不會用以上兩幅畫並列表現這句話。另外也不是一組花在水中從沉沒到浮現,或者從浮現到沉沒的單向連續畫面能表達的。而必須是一組由 花在水中從沉沒到浮現,再從浮現到沉沒的這樣的雙向性的連續畫面,或者反之由一組花在水中從浮現到沉沒,再從沉沒到浮現的雙向性畫面來表示。這種連續的雙向性的思維方式,是現代科學的必要思維訓練。

中文里的悖論詞所含有的雙向性思維和擬動感擰合在一起,就有強烈的空間感。這種強烈空間感輻射到其他語詞里,用非反義詞的三名詞疊加同樣可以造成空間感。如”小橋流水人家。”"小橋”、”流水”、”人家”,三名詞疊加,這在英文里可能什麼都表現不了。但是在中文里這是一幅絕妙的田園風景畫,尚且是動態的。再如”古道西風瘦馬”,”枯藤老樹昏鴉”……都只有三名詞就在中國人的腦海里產生一幅幅美輪美奐的圖畫,這種特殊的文學表現手段在其他文化系統里是無法實現的。如若不信,試把三名詞疊加用英文寫下來或者用英文朗誦,我相信沒有一個老外會產生詩意的感覺,不但沒有詩意的感覺,還會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原因是老外根本沒有僅僅以三名詞就形成大腦皮層的空間聯想能力、或者稱空間思維能力。但是把任何英文的詩句翻譯成中文,認識中文字的人基本都能理解。

悖論詞由於包括兩個反義詞,及兩個反義詞所有的區間,當不是在表現連續性的時候,又不表現非此即彼的時候,它不可能躍出區間,但又必然在區間,所以有瞬間感。如”在生死之間,他奮然躍出車外。”如果是生,沒有必要再躍,如果是死,已經無法躍。生死之間本來是包括從生到死的一個很長的過程,但在本句中”生死”是非常短的時間概念,是一個瞬間概念。

早在二千多年前,中國的《庄子‧天下篇》說”飛鳥之景,未嘗動也。”明明鳥兒在飛翔,影子為何是不動的呢?即使用千分之一的快鏡頭拍攝飛鳥,飛鳥的影子也因為在動而必然模糊的,何況人眼、人腦!這種極其短暫的時間觀念,是無窮小的瞬時觀。這是微積分的基礎。

庄子的論述就是對於當代西方沒有受過微積分數學訓練的人來說都難以理解,何況二千多年前沒有微積分的時代。中國人是如何看懂庄子的論述的呢,如果只有極少數人能理解,那麼很難紀錄和流傳至今。換言之當時就有很多人能理解並欣賞庄子,所以才能代代相傳。須知看懂庄子的論述的人多半不是數學家,更不是哲學家,只是一般的文學愛好者,只不過長期受悖論詞的影響而容易理解庄子的思想罷了!

 

 

 

在這里插一句,中共不但對悖論詞塗鴉,對所有的學術塗鴉,連許多中國大哲學家也被污染塗鴉。大陸的研究中國哲學史的共產黨人,信口開河地說老子庄子的成就是因為他們有豐富的樸素的辯證思想!這真是佛頭著糞,胡鬧得可以了。

在美國的大學里,一提到數學這門學科,無論是老白或者老黑都一致認為中國人的數學普遍好。這是不是因為中國人的教學方法有什麼特別的先進手段和祕密方法?美國的教學方法應該是世界上比較科學和先進的了。所以深層原因不在教學方法和手段上,而是与中文本身有密切關係的。眾所週知,中文是非線性語言,在需要快速輸入輸出文字的電腦時代,確實也是一個缺陷。但是非線性語言的中文,卻對人們的抽象思維、空間思維、動態思維特別的有幫助,這究竟是什麼原因呢?其原因就是因為中文有其他語種所沒有的悖論詞存在。儘管現在是電腦時代,但是電腦時代還是需要人們具有快速掌握數學和科學知識素養的。這就是中文悖論詞的積極意義所在。中共左派是標榜的不折不扣的馬克思主義分子,他們認為知識越多越反動。悖論詞既然有如此作用,這個作用就成為這些馬克思主義分子要糟蹋它的理由。

2002年2月28日於紐約

附注:

復 合 型

 聯 合 型

 由 兩 個 意 義 相 近  、 相 同 、 相 關 或 者 相 反 的 詞 根 並 列 。

但 是 在 實 際 講 解 聯 合 型 詞 構 成 的 時 候 只 論 到 相 同 、 相 近 相 關 的 詞 。 而 相 反 的 合 成 詞 并 不 講 解 。

 彼 此 不 僅 僅 只 有 你 們 和 我 們 的 含 意 , 有 時 候  有 他 們 和 你 們 的 含 意 , 有 時 候 有 他 們 你 們 我 們 的 含 意

 又 比 如 ” 生 死 之 間 ” 不 僅 僅 只 有 生 或 者 死 的 感 念 , 還 有 一 眨 那 的 含 意 。

 不 僅 有 連 續 性 還 有 瞬 間 性 。

 作 用 - - 字 數 縮 短

 動 感 性 強 , 連 續 性

 意 義 明 瞭

 特 殊 的 文 學 表 現 手 法

 如 : 月 有 陰 晴 圓 缺 , 人 有 悲 歡 離 合 。

 用 了 四 個 悖 論 名 詞 。

 偏 正

 聯 合

 對 舉

 述 賓

 主 謂 附 加

 重 疊

 

后记:

记不清因为什么原因写过这篇文章,发在哪里也记不得了。

今天看到有一个cd 盘,打开以后发现竟然有这样一篇文章,是用什么软件写的也记不清了,总之不是下里巴人,就是双桥,或者中文之星之类的,而我现在用的却是google 拼音。令我惊喜的是居然还能显示。惊喜之余发在博客里。以待以后有时间好好研究。

杨週

 

法拉盛

8/14/2017 3:58:36 PM

 

 

“悖論詞 ──中文的特色”有2篇评论

  1. yuen 评论道:

    发些有点关系的话: elevator 或 lift 中文叫“升降机”但少人用,多数说“电梯”,但这是不准确的因为升降机完全不像楼梯。像楼梯的escalator要叫比较长不方便的“自动电梯”,因为“电梯”已经被不准确的用法霸占了。

    官场的“升降”跟你讨论的“轻重”同样是两个相反字合起来成为一个描述有关现象的名词不过比较罕用。英语倒是有个对应的用法“the ups and downs of politics”.川普了解这个所以选举成功包括操弄白人至上心理,但不了解”the light and heavy of politics”所以佛州恐怖事件发生后连必须很清楚地谴责白人至上主义也说不出口,比不上他女儿。

  2. yangzhou 评论道:

    Yuen 先生:
    首先要感谢你的好意。
    其次我要说明一些问题。
    悖论词一文,有一个明显的病句 。“在合成詞一節里把合成詞分為五大類。(1)是複合式,(2)是附加式,(3)是重疊式。“ 说是五大类,其实只例举了三类。为什么会出现这么重大的失误,我想大概情况是这样的:
    我有一个坏习惯,在自己的书上会写下一些感想,体会。关于悖论一文可能就是在书的边角上写的一些感想,以后觉得有点意思就写成文稿,估计在打字时把三大类写成了五大类。我平时的字是很潦草的,往往过后连自己都不认识,把三字看成了五字,并写成了五字。因为搬了几次家,这本语法书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所以也没办法核对。
    凭你的水准,应该早就看出问题,但是觉得该文有些意思,所以才不“揪住不放”。
    这篇文章可能从来就没有发过,因为这篇文章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牵涉的面太广,研究的深度太深,尤其在海外的学人是没有这个可能对悖论词进行研究的。
    最后深深地感谢你的善意!
    杨週(天聪) 于法拉盛
    Tuesday, August 15, 2017

发表评论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