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次声波

 

杨週(天聪)7/4/2017

用废弃的微波炉制作负离子发生器

   在youtube.com网上查spot welding microwave 可以看到有几千个视频教人用报废的微波炉变压器制作点焊机的。尽管 用报废的微波炉的变压器制作点焊机很实惠,但是我个人认为对大多数人来说,点焊机是用不到的。不过看了这些视频倒也受到不少启发。我想如果用微波炉的变压器制作负离子机或者臭氧发生器也应该是可以的。从卫生角度来说,负离子机或者臭氧发生器在现代家庭倒是非常需要和应该普及的。

微波炉里的变压器次级线圈的电压有二千伏,完全可以用来制作臭氧发生器,至于臭氧板可以用铝箔粘在厚玻璃两侧,或者粘在菜碟子上下两边,然后连接次级线圈导线就可以了。

制作负离子发生器稍微复杂一点,但是也是不难解决的。

一般来说,微波炉的变压器的功率都很大,完全可以满足家庭臭氧机或者负离子发生器的电功率需要,并有余。

 

                           祖宗鸡– 美国的中国菜

Youtube.com 真是个好东西,不仅教人动手做些小发明,还有教人做菜的。偶然看到有教做左宗鸡的。不由得想起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林樵清为我接风,特地介绍了一个叫左宗鸡的菜,说是老外很喜欢这道菜肴,并说了左宗鸡和左宗棠的渊源。

左宗鸡一上桌尝了一口,立即想到这不就是母亲常做的咕姥肉吗?不过就是把猪肉换成了鸡肉,叫它甜酸鸡才恰当, 或者叫咕姥鸡肉也顺理。叫左宗鸡有点怪里怪气的,和左宗棠联系起来就更莫名其妙。清末一代名将左宗棠哪有这个闲心去做广东菜的?再说,中国人用名人姓名命名菜肴的要么完整的取名字,要么取姓,或者取名号,如毛氏肉东坡肉。哪有见过叫苏东肉的,姓氏是完整的,名字却是残缺的?!如果真是这样的活,必定是指称另外一个人,肯定不是指苏东坡,而是指”苏东”这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左宗鸡,肯定不是指和左宗棠有关的鸡,而是指称和左宗这个人物有关的菜肴,强行和左宗棠联系起来是很不敬的宣泄!

再说,众所周知左宗棠是清末镇压回教叛乱的民族英雄,为什么要忌讳猪肉,把猪肉改成鸡肉?根本不合情理!

但是又为什么要把一个并不难吃的菜肴和左宗棠胡乱连接起来?

我个人认为左宗鸡可能是粤外人误写的,左宗鸡用粤语说出来就是祖宗鸡,如果有人不信我讲的,可以请正宗的广东人发左宗鸡这个名词验证一下,发音绝对一模一样。

这个美国的中国名菜可能最早是听到广东人哄小孩吃饭时说的话,”祖宗啊食饭啦,食鸡啦,食祖宗鸡啦”,外人听了就浮想联翩,把祖宗鸡(甜酸鸡)正式上桌,并写成左宗鸡,和广东菜隔绝,并说成是自己研究出来的。至于为什么用鸡肉代替猪肉做咕姥肉,是因为在美国鸡肉比猪肉便宜。不过甜酸鸡真要和左宗棠联系起来,应该叫宗棠鸡,或者左鸡,或者左宗棠鸡,叫左宗鸡真的不伦不类。左宗和左宗棠联系起来更是胡乱攀附。

什么东西一有名了谁都在争发明权,但是不要攀附,不要违背常理。

我的粤语很糟糕,但是因为是小时候学的,基本发音还是准的,我想,正宗的广东人发音的话,外人一听,就应该很明白我讲的是否有道理。

 

毛主席妻子贺子珍的亲戚的小故事

前文提到的林樵清,这位先生现在不知道在何处,有二件事倒是让我常常想念他。一九九七年春春季,一个名叫张风的人找到我说,王若望伙同张光中诈骗了她做保姆挣的三万美金的血汗钱,希望我主持正义,帮她要回来。我不便和她说我和王若望在国内就有严重的政治分歧,就推脱说这事情你只能向张光中这个骗子要。她见我不肯为她出面,就找到林樵清家,哭诉道,看来杨週也不是一个正气凛然主持正义的人,只能恳求林樵清出面帮帮忙了。因为林樵清有一个好名声–当代孟尝君。

在林樵清家中常常是高朋满座,其中有二个人令我很好奇。一个是杨巍先生,是在美国学生物学的硕士,却迷信气功;另一个也是学生物的,还是和方舟子等人一起搞网络的,却迷信推背图。据他说根据推背图第几图,一个属猴的人是李鹏的解救人 …… 不说了,比他们更令我惊讶的还有国内科技大学的校长,一个著名科学家居然相信中医,崇拜佛教。每当我和女儿走过法拉盛的卢瑟福大道看到有一个橱窗里供奉的弥陀佛塑像,我就笑了,对女儿说,你要知道糖尿病人的早期症状,看弥陀佛像就是了。全身的脂肪象是充满了气一样鼓出来,很可怜的三高病人,却被人们当作神祗一样供奉起来。

林樵清找到侨界领袖王涵万和法拉盛的华人社会贤达人士吴阿姨,三个人一起和王若望夫妇及张光中协商如何偿还张凤的血汗钱。在多方调解中,王若望夫妇认为钱不是他们借的,所以不应该由他们夫妇还,但是张凤出示的张光中的借条的担保人却是王若望夫妇。于是林樵清和王涵万说,根据台湾的规矩,王若望夫妇有责任帮张凤追回这笔钱,如果张光中不归还张凤的借款,理应由王若望夫妇归还。王若望夫妇则坚决不肯承担责任,协商到最后也没有结果就散了。但是事后,王若望到处说林樵清是中共特务。林樵清气懵了,打电话对我感叹到,现在他明白了王若望为什么会说我杨週是中共特务了。谁要是主持正义,在王若望嘴里就是中共特务。他也理解我为什么不肯出面主持正义了。

徐邦泰的贪污事发以后,林樵清对海外民运彻底灰心了,准备到外州去永远避开所谓的民运。临走前几天,他来电话说,徐邦泰还欠你杨週几笔稿费,他想出面帮我要回来,我说算了。我知道即使林樵清出面也是要不回来的,再说,这一要就把我也卷进这场向徐邦泰追讨债务的漩涡里去了。

最后说一句,张凤的真名不叫张凤,她是毛泽东的妻子贺之珍的亲戚,现在不知在何方。她的那三万美元血汗钱肯定是要不回来的,因为追讨债务的年限已过。据说在美国的私人债务追讨时限是六年。

我胡思乱想,毛泽东主席如果还活着,听到这个故事大概会气昏的。但是我诚恳地请毛主席先生不要生气了,连世界日报记者曾慧燕的保姆也被张光中骗走了二万元美金。

张光中现在大西洋赌城工作,不知道现在他手脚干净吗?补充一句,张光中绝对不是一个等闲之辈。他是一九九三年和姚凯文等密谋劫持飞机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姚凯文等密谋劫持飞机的小集团成员后来被大陆当局判了十五年有期徒刑。

 

 

“法拉盛次声波”有5篇评论

  1. yuen 评论道:

    王若望92年去美国,2001去世。他担保借钱是什么时候?同贷款人什么关系肯出头?他认为做担保没有赔偿责任,那么担保的意义是什么?

  2. yangzhou 评论道:

    Yuen 先生,你好!
    谢谢你的提问。
    首先要声明的是林樵清不是一个假想的人物,有些所谓的民运分子喜欢捏造假人,为自己鼓吹。林樵清也不是一个芸芸众生式的人物,他是中国近代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爱国志士林则徐的曾孙。
    至于王若望为什么会为张光中担保,是因为张光中和王若望 是六四结交的难友,张光中成立的空壳公司,王若望也是挂名的。我的正文里提到的姚凯文和张光中也是六四以后在上海市第一看守所里的难友。
    至于你提问,王若望为什么认为自己可以不承担担保人的责任,我不知道。他所依据的什么理由,只有他自己知道。林樵清,王涵万和吴阿姨的调解经过,我听过也就算了。如果有人真要知道详情,可以问他们三位。因为他们三位都是名人,很容易打听到他们目前的情况,以及和他们取得联系,并可以打听到贺子珍的亲戚化名张凤的女士的真实姓名。我从 心里很同情化名张凤的女士,真的被骗得太惨了,她在美国所挣的每一分钱都是做babysit得来的,其中的甜酸苦辣想象都可以知道。
    另外补充一点,我在正文里提到的在美国进修生物学的并和方舟子共同创办海外中文第一个网络的人叫李洪宽。
    杨週敬上!
    7/13/2017 9:40:12 PM

  3. yuen 评论道:

    谢谢您的回答。因为王若望和刘晓波一样是著名异议分子,我想对这件事稍微了解多一点。并没有更深钻研的目标。

  4. yuen 评论道:

    搜索了一下,看到方舟子2001年说:自1993年以来,李洪宽就不断采用冒名、伪造、窜改、造谣等卑鄙手段试图破坏我的声誉,。。 那时他还在密州大读博,李洪宽在纽约读博,都是去美国不久,已经不务正业整天在网上吵架?你说“共同创办海外中文第一个网络”是指 ACT 吧?

  5. yangzhou 评论道:

    Dear Mr. Yuen
    I do not understand network technology.
    I do not know the problem between Mr. Li and Mr. Fang.
    Your sincerity Yang Zhou
    Friday, July 14, 2017

发表评论

CAPTCHA Image
*